大虎毫不客氣的說道。

“你罵我?”

方少雨怒急,大有動手的意思



“我沒有罵你,我只是在說事實而已。”

大虎看着方少雨沒有任何的氣餒。

“好小子,有種,等會邱道長回來,我要你好看……”

方少雨也知道目前不是動手的時候,所以放下一句狠話之後就離開了。而大虎與周慧相互看了一眼後,也沒有着急離開,而是找了個地坐下開始靜觀其變。

半小時後邱道長氣喘吁吁的回來了,手裏多了幾張不知名的黃紙。

“邱道長,你回了?”

方來見到邱道長回來,連忙上前打招呼。

“嗯……”

邱道長沒有多說,點頭回應了方來,然後就匆忙的朝着葉子雲的屍體走去。

“邱道長……”

葉風在邱道長走後,一直呆在自己兒子葉子云的屍體邊,細心的觀察着葉子雲的變化。當見到邱道長過來連忙起身打招呼。

“怎麼樣?他沒有什麼變化吧?”

邱道長沒有多說,直接詢問情況。

“沒有,在你走後,他一直就是這樣。”

葉風簡單的介紹道。

“好,你們現在讓開……”

邱道長說完拿出一張鎮屍符,貼在了葉子雲的額頭。其餘人見狀很是知趣的沒有出聲。

“唉……你這樣做是不對的?”

邱道長正準備往下繼續,就在這時一個聲音突禿的響了起來。邱道長聞言眉頭一皺,轉頭朝着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

邱道長看着不遠處正有一個青年看向自己,不用懷疑,那聲音的主人就是他。

“李大虎,莫要在這裏胡說……”

還沒等邱道長說話,方少雨就跳了出來,用手指着大虎呵斥道。

“大虎……”

周慧見狀不由得擔心起來,用手輕輕的拽了拽大虎的衣角。

大虎看了眼周慧,給她一放心的眼神,然後沒有理會方少雨的話,而是朝着邱道長走去。

“你是誰?”

邱道長看着這個年輕朝自己走來,心中不由得疑惑。

“我是誰不重要,不過道長你的做法有些不妥!”

大虎看着眼前的道士,沒有回答他的問話,反而指責起來。

“嗯?那裏不妥了?這位朋友,請不要信口雌黃,不懂就不要亂說……”

邱道長聞言心怒面不怒,依然保持着正經之色



“對啊,李大虎,你雖然是慧慧帶來的,也不要在這裏胡亂說,否則我就讓保鏢請你出去……”

方少雨見狀再次指着大虎道。

大虎聞言再次看了眼有些煩人方少雨,“方少雨,等我把話說完我自然會走。”

大虎說完又對着邱道長道:“這位道長,剛纔可是用鎮屍符貼在屍體的內心?”

“沒錯,看來這位小友還真的是懂些東西,怎麼?我提前用鎮屍符控制他屍變,這有何不妥?”

邱道長聞言也知道大虎是個同道中人,不過看其年齡,頂多也就剛剛入門而已,所以說話的語氣仍然未變。

“呵呵……如果他真的變成了殭屍,用此符沒有什不妥,不過他現在還沒成爲殭屍,你這樣做會事得其反。”

大虎呵呵一笑的解釋道。

“怎麼個事得其反?還請小友解釋一二,本道洗耳恭聽。”

邱道長雖然話說的有些不恥下問,但語氣之中帶着傲氣,根本就沒有拿大虎當回事。

大虎自然也聽出邱道長的意思,但是他根本就不在意,他的本意是提醒一下邱道長而已,以防他好心做錯事。

“唉!鎮屍符乃是針對殭屍所用,他現在非殭屍也,只是個胚胎而已。你用鎮屍符將他封印,那他豈不連殭屍都做不成了,很可能還會出現異變,成爲屍妖。”

大虎輕嘆一聲對邱道長解釋道。

“屍妖?”

不但是邱道長聞言一愣,幾乎全場的人都是一樣的表情。

“哈……,我說李大虎,你就別在這不懂裝懂了,我只聽過人妖,那有聽過屍妖啊?你這就是分明在亂彈琴,我看你還是趕緊滾蛋,別在這耽誤了邱道長超度靈魂……”

方少雨在也忍不住大虎那種自以爲是的模樣,當即又跳了出來諷刺道。(。) 這一次方少雨還真沒說錯,的確是這樣了,這屍妖與人妖幾乎大同小異。所謂人妖就是變性的一中人類,而屍妖就是一種變異的殭屍,他是在形成殭屍的過程中,突然的屍體死去,也就是屍體失去了靈性,使得怨氣無法衍生,從而成爲了一具死屍。

屍體雖死但是體內的怨氣還在,所以他就成了半屍半怨之體。這種屍體也稱之爲屍妖,他比殭屍更可令,殭屍多少的還能被人超度,但是屍妖不能,他最後的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帶着他的怨氣,在天地之間承受着無盡的煎熬。

“對啊!這人誰啊?怎麼在邱道長的面前亂說呢?”

“是啊!裝逼撞到了真逼,這下有那小子受的啦!”

“靠,在關公面前耍大刀,我看這傢伙是在找虐吧?”

現場的衆人都是方少雨的親朋好友,在見到方少雨敵視大虎時,一個個都紛紛出來指責道。

大虎聞言很是不以爲意,他只是目不轉睛的看着邱道長,等待着他的回答。

“哈哈……,我想這小朋友是電影或者小說之類的東西看多了吧!你說的這些東西我不知道你是從那裏得來,但是我是聞所未聞,不過要論起對殭屍的瞭解,那我邱某就在這給大家解釋一下殭屍的由來。”

邱道長說完就掃了衆人一眼,然後清了清嗓子,看着全場的人道;“殭屍的始祖是將臣將臣,他生前是秦始皇手下的一員大將,名字叫做王翦。”

邱道長說道這看了看大虎那平靜無波的臉,然後就繼續說道;“王翦他爲秦始皇立下了汗馬功勞,但是秦始皇生性多疑,怕王翦造反,所以剝奪了他的兵權並在他死後將其埋在四絕聚陰之地,另其絕後。”

“但是由於4絕聚陰地可以聚合附近百里的陰氣,使墓穴主人的屍身不會腐爛,並且他的墓穴經過了9星連珠,9星連珠之日乃陰靈最強之日,所有陰氣都會在那天變的極其龐大。”

“恰好這王翦的墓地是聚陰之地,龐大的陰氣瞬間聚在王翦未腐的屍身之上,使其的發生異變。但是由於陰氣太大,使方圓百里的人畜的血氣全部被抽乾。”

邱道長說到這裏,臉上露出神祕的笑容,“灌入了王翦的屍身,所以王翦變成了殭屍。他體內的強大陰氣使他對所有神聖之物完全免疫,但是陰氣要和血氣融合才能發揮巨大的力量,所以他要靠吸血違生,否則血氣流失,他的肉身就會不在強悍,而且還會腐爛。”

“而被他咬過的人,由於陰氣侵體,也會變成殭屍。但是隨着陰氣的傳播,所以越來越弱。被將臣咬過的人,變成的殭屍被稱爲一代殭屍,被一代咬過的人變成的殭屍被稱爲2代殭屍,依次類推,每一代殭屍都比上一代更弱。”

“前10代殭屍都強悍無匹,不懼怕任何神聖之物,且擁有強大的超自然力量,但是10代之後的殭屍就開始懼怕神聖之物,且不能在陽光中生存。”

“超自然能力也不太強了,旱魃的確是有記載的第一個殭屍,但它並沒有攻擊過人類,也就是說他並將人變成殭屍,所以嚴格說來……殭屍的始祖應該是王翦,也就是將臣還有就是中屍毒,或者埋得不好。”

“怎麼樣?小朋友這些東西你知道嗎?”

邱道長說完以後有些得意的問道大虎。

“既然道長這麼說,那算是我多事了?那李某就在此別過了。”

大虎說完就轉過身去,然後就牽上週慧的玉手揚長而去。

“哼……無知小兒,也敢在我的面前賣弄……”

邱道長見大虎要離去,當即就一旁冷哼說道。

“呵呵……邱道長,我早就看出這小子是來這裏搗蛋的,如今被道長你識破,我看看這小子是害怕走了……”

方少雨見狀再次躍了出來,看着大虎離開的背影再次出口說道。

事情沒有因大虎的話而終止,依然的有條井序的進行着。

……

“大虎,你幹嘛跟他們囉嗦?我只是要你過去露個臉,然後使方少雨死心,讓他別再來煩我了就是。你倒好這下可是得罪了那個紈絝,不知道他以後會不會找你麻煩呢?”

周慧與大虎出了酒店,在去往地下室時,周慧擔心的說道。

“慧慧,你考慮多了,我雖然沒錢沒勢,但是想要欺負我……,那還得看他的拳頭硬不硬?”

大虎聞言攥起了右拳對周慧說道。

“嗯,你不怕沒事,萬事要小心一些爲妙。”

周慧說話間,兩人來到了車庫,周慧開車上去,小心翼翼的放下自己手裏的東西。大虎開門上車,然後微笑的說道;“好了,慧慧,我知道了,送我回去吧?”

“嗯……”

周慧沒有在說話,只是點了下頭。

紅色的奧迪轎跑“嗡的一聲在車庫內消失。

“大虎,你會唱歌嗎?”

奧迪車駛出了老遠,周慧這才小心的說道。

“嗯……,會點,不過會唱的不多,怎麼啦?慧慧你聽我唱歌?”

大虎聞言如實說道。

“對啊,你就隨便唱首吧?我開車容易犯困,你這一支唱歌我就不困了……”

周慧隨便找了個理由說道。

“嗯……嗯……”

大虎聞言清了清嗓子,然後開始唱到;“哎~~~哎~~~,西湖美景三月天勒,春雨如酒柳如煙勒。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手難牽。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若是千呀年呀有造化,白首同心在眼前。若是千呀年呀有造化,白首同心在眼前。啦~~~~~……”

大虎唱到這裏原本就準備停下不唱了,不料此時周慧接了下去,她用她那甜美的聲音接着唱到;“啊~~~啊~~~西湖美景三月天勒,春雨如酒柳如煙勒。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手難牽。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若是千呀年呀有造化,白首同心在眼前。若是千呀年呀有造化,白首同心在眼前。啦~~~~~~”

唱到最後大虎與周慧情不自禁的合唱了下去。(。) 好一首度情,好一句十年修的同船度,百年修的共枕眠。只是他們所同的不是船而是車,還好這車開的比較穩當,沒有什麼震動,否則就成了十年修的同車震了。

至於這百年修的共枕眠,兩人已經有了事實,雖然還爲解開最後的那層紅色的面紗,但是這兩人都心知肚明,都沒有挑明,將那件事悄悄的隱藏在心底的最深處。

同唱一首過後,兩人的情感不知不覺間又增進了一步。兩人非常的高興,非常的開心,車子飛速的在公路上行駛着,迎着夜晚的暖風,向着前方呼嘯而去。

……

有人歡喜,有人憂。在一間寂靜的宿舍裏,一名長相還算清秀的女孩,獨自一人坐在牀上,雙臂抱膝下巴抵在膝蓋上。原本初夏的夜晚不算太冷,甚至稍有溫熱,但是她卻是瑟瑟發抖,有輕微的抽涕,通過她那紅紅的星眸,不難看出她剛剛哭過。

她不是別人,正是谷寧,就是那個被藏獒差點咬傷,而被大虎所救的那個谷寧。

她在請了大虎一頓飯後,就在也沒有大虎有過聯繫,以她的性格她很是不肖與大虎這樣的人交往,不過現在她很是矛盾,有件事她必須要找那個叫大虎的小夥子,因爲她現在懷孕了。

早在一月前,她的姨媽不知什麼原因,竟然意外的的罷工了。姨媽沒有準時到位,這個以前也出現過,不過這次可是長期的罷工,一連七八天都沒有等到姨媽的到來,甚至身體也感到了一些小小的不適,這不令她懷疑自己身體是不是得了什麼病,於是谷寧就到了附近的婦科診所去就診。

到了診所後,谷寧將自己的一些症狀與姨媽無辜的罷工,統統的講給了大夫聽。大夫起先懷疑谷寧有可能是懷孕的症狀,不過在詢問谷寧是否有男朋友,甚至有過那方面的生活後,大夫斷然的否定了自己的初步猜測。

大夫將谷寧的這些症狀以及身體的不適,診斷爲是因換季,氣候後不穩所帶來的一種身體不適的疾病。最後大夫簡單的開了一些藥,以及叮囑谷寧回去後注意休息,儘量不要過多的運動,等過個三五天再回來複查一下。

谷寧聽了醫生話,回到了宿舍,並且給公司領導請了幾天假,就待在宿舍休息,直到第五天,谷寧的姨媽仍然沒有來,於是谷寧又去了診所。

陸少霸愛荒唐妻 到了診所,谷寧將自己的情況詳細的與大夫說了一遍,大夫聽了非常疑惑,於是不得往懷孕這個方面考慮。就在大夫與谷寧把過脈後,大夫驚訝的發現谷寧的脈象就是喜脈,然而大夫知道這谷寧是沒有男朋友,也沒有那方面的生活。大夫無奈,只好讓谷寧大醫院去做檢查。谷寧聽了大夫的話,沒有任何的猶豫,就趕往了最近的大通醫院。

谷寧到了大通醫院,掛了婦科門診,取號排隊,等了約有半個多小時的時間,這才輪到了她。

谷寧坐在醫生的對面,將自己的情況大致的說了一遍。

醫生聽完,眉頭緊皺,她甚至懷疑眼前的病人不是婦科病,而是神經病。

未婚先育的她聽過也見過,不過眼前這病人,說她自己沒有與異性發生過關係,而懷孕了,這讓她不由得疑惑難解。

醫生想了老半天后,這纔給谷寧開了一張檢查單,這張檢查單,上面的檢查項目不是b超項目,而是對處膜檢查的情況。

一開始由於這醫生寫字比較潦草,所以谷寧沒有看出單子上寫的什麼,直到檢查完後,看到了上面的檢查結果,谷寧這才方知自己到底檢查的什麼。

單子上的檢查結果,是這樣寫的,經某某醫師,經某某先進設備,確認處膜完好無損,沒有異物接觸所導致的破裂情況。最後還有附加,沒有人工修復的痕跡。

谷寧看了一眼單子,輕嘆口氣,沒有多想,直接返回了婦科科室。

試婚老公強勢寵 到了婦科科室,醫生看到了谷寧拿過來單子,臉上的驚訝之色,比見到了國寶還要豐富幾分。

最後大夫也是苦笑不得,只有讓谷寧先去做個b超,然後確定是懷孕了再說。

谷寧又一次拿着單子去做相應的檢查,等結果出來谷寧的心,好像是遭到了萬針齊扎般,疼的無法難以忍受。

谷寧將結果給了大夫,大夫看了結果後很是無奈,這種奇異之事她未曾遇到過。難道是鬼胎?大夫有所懷疑,但是現在是科技時代,什麼事都要講科學,她不敢妄下結論。

最後大夫問谷寧,在這段時間有沒有與異性朋友接觸過,谷寧想了老半天,她終於想起了有一次自己騎車帶過一個男孩,那次自己的後面還莫名的粘液。

大夫聽到着,終於恍然大悟,最後把谷寧奇異懷孕的事,推斷到了這件事上。不過不管是怎樣懷的孕,她目前所面臨的問題是,如何抉擇接下來的事。

是將這個無名之胎做掉,還是把他生下來?這個問題令谷寧愁斷了腸。

生下來吧……自己還未結婚,這要是被家裏人知道了,鐵定會打死她的,她家本就在農村,那裏的封建依然還存。雖然進豬籠丟到河裏,這樣的懲罰是不會有,但是令她們一家在村裏擡不起頭,這可是看見的。

要是不生下來,直接做掉,那她的那層象徵着她女孩的神祕薄紗,就不負存在。想到這裏谷寧的眼淚猶如泉水般的再次涌出。

谷寧是一個人來到這裏打工的,可以說她現在這裏是舉目無親,遇到這樣的事她連一個商量的人都沒有。此刻她才知道什麼是無助,什麼是孤獨,她是一個女人,她需要一雙堅實的臂膀來依靠,但是現在她擁有的只是她那的那兩個膝蓋。

孤單,寂寞,無助,可令,傷心,除了這些,其餘的她一無所有。不管流再多的淚水,上天也不會憐憫於她,所以她停止了哭啼,開始考慮接下來如何去做。(。) 孤單,寂寞,無助,可令,傷心,除了這些,其餘的她一無所有。??ww?w?.?不管流再多的淚水,上天也不會憐憫於她,所以她停止了哭啼,開始考慮接下來如何去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