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哲把這隻野兔抓住后,和它玩了一會後,見它也沒有被小雪龍傷到,身體完好無損的,蘇哲便把它放在地上,任由這隻野兔跑走了。

野兔一落到地面,便馬上竄入灌木叢中,不見蹤影了,小雪龍也沒有再去追。

雖然小雪龍很喜歡吃肉,但是從來也沒有生吃過肉類食品,更別說生吃野兔了,而且小雪龍平時吃的肉類都是羊牛雞豬肉等,它從來沒有吃過兔子肉。

小雪龍剛才之所以會去追野兔,只不過是因為好奇而已,現在小雪龍已經滿足了好奇心后,自然不會無緣無故去傷害野兔了。

野兔走後,蘇哲就帶著小雪龍在山裡遊玩。

蘇哲見這裡有不少大樹,一時興起,便訓練起小雪龍爬樹了。

因為體重的原因,所以正常來說狗是不會爬樹的,更別說是像小雪龍這樣的超大型狗了,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但是蘇哲就想試一下小雪龍能不能做到這一點,這只是他的突發奇想,就算小雪龍做不到也沒有什麼的。

沒有爬過樹的小雪龍,在剛剛開始的時候,也是完全不知道怎麼做了。

蘇哲教導了幾次后,還特意找了一下比較矮的樹來給小雪龍修鍊。

但是小雪龍學了好多次后,就是學不會,而且因為樹太矮的緣故,每次蘇哲讓小雪龍上樹,它都只是一跳,直接就跳到樹上了,根本沒有想過用爬。

沒有辦法,蘇哲只好找了一棵比較高大的樹,不過這樹榦比較斜一點,相對來說就很容易爬一點。

修鍊了大概半個小時左右,小雪龍終於學會了怎麼爬樹了,而且身手越來越敏捷。

到了最後,就算是很直的樹榦,小雪龍也可以不費勁的爬上去,這樣的結果讓蘇哲非常意外。

而小雪龍自從學會爬樹后,就開始樂此不疲了,對爬樹非常感興趣了,時不時就爬上一棵大樹上。

過了一段時間后,蘇哲看時間也不早了,便帶著小雪龍跑下山了。

在山下,蘇哲用清澈的溪水洗了一把臉,而小雪龍也是用舌頭舔了不少溪水來解渴。

蘇哲用溪水洗完臉后,便帶著小雪龍按照原路返回了。

李家村的村民大多數是不認識蘇哲的,雖然所有的村民都已經知道養殖場被人承包了,而且他們都已經分到錢了,但是卻很少人知道承包的人是誰。

畢竟蘇哲聯繫的人只是李賓鴻一個人而已,所以村民不認識蘇哲也是很正常的。

不過這裡的村民雖然不認識蘇哲,但是在路上村民見到蘇哲后,對蘇哲也是非常和善的,而且也是非常好客,十分熱情的。

有時蘇哲停下來想看一下這裡種的水果好不好,是不是適合養殖場採購。

而村民發現蘇哲后,並沒有驅趕他,這些村民都以為蘇哲只是來這裡遊玩的,並不知道蘇哲的來意,他們和蘇哲聊了幾句后,便主動摘了一些水果給蘇哲帶著回去,就算蘇哲不好意思收下,他們也是硬塞在蘇哲的手裡,而且還不收蘇哲的錢。

蘇哲無奈之下就收下了,反正這些水果也不值什麼錢,只是村民的一番好意,以後有機會再回報村民便可以了。

李家村的村民給蘇哲留下的印象都非常不錯,所以如果條件適合的話,蘇哲也很樂意幫李家村一把。(未完待續。。) 一路上,村裡養的狗雖然盯著蘇哲的身影,但是卻不敢對蘇哲吠叫,也不敢再靠近蘇哲和小雪龍了。本文由。。首發

看來初來咋到的小雪龍,已經給李家村的狗留下了一個深刻印象,震懾住了所有的狗。

回去的路上,沒有狗跟在後面,也沒有狗在亂吠叫,所以蘇哲的心情是好了幾分。

而小雪龍就更加不用說了,它第一次來到這樣的地方,還在山裡玩了那麼久,而且還學會了爬樹,所以小雪龍的心情是非常高興的。

蘇哲把村民送的水果放進車裡面,然後打開車門,讓小雪龍坐上去后,蘇哲便開車離開了李家村。

……

在回去的路上,原本還很晴朗的天,卻突然下起了小雨。

蘇哲不得不慶幸,他現在幸好已經帶著小雪龍在回家的路上了。

要是剛才蘇哲和小雪龍留在山裡玩多一會或者在李家村裡稍微待久一點的話,可能蘇哲和小雪龍現在都要被這一場突如其來的雨,給淋成落湯雞了。

這一場雨越下越大,已經開始有水珠從車窗里濺進來了,蘇哲不得已只能把車窗關上了。

在這下雨天里,小雪龍自然是不可能再繼續把頭伸出窗外,它不可以再像之前那樣愜意的吹著風了。

開著車的蘇哲,看到了前方的路口站著一個中年婦女。

這個中年婦女好象正在路口邊等車,可能是這一場雨來得太突然了,這個中年婦女並沒有帶雨具出來。而且周圍都沒有遮雨的地方。所以這個中年婦女現在全身已經被雨淋濕了。

這個路口平時是很少有計程車經過這裡的。而公交車又是很難等,蘇哲估計這個中年婦女現在是很難攔到車了。

蘇哲想了一下,便把車開到中年婦女的面前。

「阿姨,這麼大的雨,你在這裡可能坐不到車的,要不要我送你一趟。」蘇哲決定載中年婦女一趟,出門在外,人與人之間互相幫忙也是應該的。

蘇哲說完之後才注意到這個中年婦女的容貌。當他看清后,不禁嚇了一跳,臉色閃過一絲詫異,不過很快便被蘇哲隱藏下來。

因為這個中年婦女容貌實在是有點嚇人了,臉上什麼顏色都有,五顏六色,應有盡有。

中年婦女的嘴唇下更是滲著鮮紅的顏色,就好象在流血一樣,一雙眼睛也是有著兩行黑色的水跡,加上中年婦女現在披頭散髮。再混合著雨珠,中年婦女的容貌活脫脫好象是慘死的冤鬼一樣。長得怪嚇人的。

沒有一點心裡準備的蘇哲,初次見到中年婦女的裝扮后,會被驚嚇到也是很正常的。

不過蘇哲想到自己這樣的行為不太禮貌,所以他就生生把自己的驚訝藏在心裡,沒有表現出來,臉色也很快就回復正常了,裝得好象若無其事一樣。

蘇哲估計中年婦女這幅嚇人的模樣,應該是中年婦女化的妝太厚了,而她又被雨淋到了,衝散了臉色濃妝,所以她的臉上現在才會成為這般五顏六色,什麼顏色都有。

以中年婦女這樣的模樣,去做恐怖片的演員都可以不用化妝了,來個本色出演就可以了。

「坐你的車,要收錢嗎?」中年婦女葉春枚遲疑了一會,才問道。

葉春枚不相信會有人那麼好心,會不要酬勞願意送她回家,所以葉春枚才會有此一問。

如果蘇哲要收錢的話,並且獅子大開口的話,葉春枚寧願被雨淋著,直接走路回家,葉春枚也不會選擇坐蘇哲的車。

當然如果蘇哲收的錢比計程車少的話,葉春枚也會考慮一下坐蘇哲的車。

「不用給錢,我是看雨下得這麼大,所以才會載你一程。」蘇哲說道。

「不用錢的啊,那我就不客氣了。」葉春枚聽到是免費后,馬上打開車門坐上來了。

葉春枚的速度那不是一般的快,好象生怕蘇哲反悔一樣。

在剛才開始下雨的受傷,蘇哲把車窗關了之後,不能吹風的小雪龍就跑到後面的座位去坐了,因為小雪龍在後面的座位可以趴著。

所以葉春枚上車后,是直接坐在副駕駛座上的。

坐下來后,葉春枚就向蘇哲說了一個地址。

葉春枚所說的地址離這裡很遠,蘇哲開車過去的話,最少也要一個多小時了,不過蘇哲既然答應了要載葉春枚回家,現在蘇哲自然不可能會因為距離太過遠了,他就反悔了。

葉春枚坐下來后,就拿起旁邊的抽紙盒,抽出不少的紙巾出來,來擦掉身上的水跡。

不過讓蘇哲反感的是,葉春枚在擦完之後,就隨手把紙巾丟在車上,然後再抽出一些紙巾出來繼續擦。

但是蘇哲只是皺了皺眉頭,並沒有去說葉春枚。因為葉春枚的年齡都可能已經接近五十歲了,這麼大年齡的人,蘇哲也不好意思去說,也只能任由她這樣做了。

在後面座位的小雪龍好象很不喜歡葉春枚一樣,在葉春枚一上車,小雪龍就從座位里爬了起來。

雖然小雪龍沒有對葉春枚吼叫,但是也緊緊盯著葉春枚。

一般情況下,小雪龍是很少像現在這個樣子的,不然的話,小雪龍也不會在小區里那麼受歡迎了。

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總之小雪龍就是不喜歡葉春枚,對她很有敵意一樣。

如果葉春枚一直像現在這樣安靜坐著的話,也許就不會有什麼事情發生了。

「你有吃過狗肉嗎?這狗肉可香著了。」但是葉春枚發現小雪龍在後面,就開始管不住嘴了。

蘇哲皺了皺眉頭,說道:「我不吃狗肉的。」

「那你就錯過了,這狗肉可是包醫百病的神丹妙藥,有機會一定要去吃,我們家就經常吃狗肉,身體可好著了。」葉春枚一副蘇哲不識貨的神情。

「我家男人就最喜歡吃狗腎了,這狗腎可補了,我兒子和你差不多一樣大,但是他的身體要比你壯實得多,所以你吃多點狗肉,好處是很大的,而且狗肉的味道也是香得不得了。」

蘇哲沒有回葉春枚的話,任由她一個人說。(未完待續。。) 「你家狗這麼大,你自己不吃,拿出去賣肉也是很值錢的,我給你個電話,他是收狗的,你可以把這條狗賣給他。」雖然蘇哲沒有回話,但是葉春枚卻是越說越起勁。

小雪龍好象聽明白了葉春枚的話,當聽到葉春枚讓蘇哲把小雪龍賣給狗販子的時候,小雪龍再也忍不住了,它對著葉春枚吼了起來。

蘇哲也是忍無可忍了,就算他的脾氣再好,此時此刻他也是忍受不了葉春枚這種極品了。

「麻煩你下車,我要轉彎了。」蘇哲把車停到路邊,對著葉春枚說道。

蘇哲也是沒有想到自己好心好意,載一個被淋雨的中年婦女回家,只是希望做個好事而已,卻是沒有想到遇到這種人,讓自己平白無故生了一股悶氣。

不過想來也是,葉春枚看起來都已經接近五十歲了,而且可能葉春枚的真實年齡已經超過五十歲了,但是年齡不小的葉春枚依然是化著濃妝,比一些女生化得妝還要厚得多,誇張得多,要不然也不會一被雨淋到,臉上的妝被水衝散了,就成一副鬼樣子,就是因為葉春枚化的妝太厚太深,才會成為這個樣子的。

一般的中年婦女又怎麼可能會跟濃妝一樣,如果葉春枚不是這種人的話,也不會化那麼濃的妝。


說得正起勁的葉春枚,見蘇哲突然把車停下來,而且還要她自己回家,不禁愕然。

「你什麼意思啊,你說過要把我送回家的。我不到家是不會下車的。」現在葉春枚免費車正坐得舒服。她又怎麼會願意在這個時候下車了。所以葉春枚決定耍無賴。

「這是我的車,我現在不想送你了。」蘇哲只是淡淡的說道,他已經不想跟葉春枚繼續廢話下去了。

跟葉春枚這種人待在一起,蘇哲擔心自己不是被氣死,就是被噁心死了。

「你媽就是這樣教育你的,教育的真好啊,要是我兒子這樣跟我說話,我早就兩巴掌扇死他了。」葉春枚指著蘇哲突然罵了起來。

罵完之後。葉春枚發現蘇哲臉色都已經變了,她害怕蘇哲會發火打人。

於是葉春枚在罵完之後,感覺不對勁后,就趕緊打開車門,也顧不了現在還在下著雨,直接下車了。

然後葉春枚把車門用力一關,發出一聲巨響,用來發泄她心裡的火氣。

遇到這樣的人,蘇哲只能怪自己倒霉,好心沒好報。

就在這個時候。感覺到蘇哲生氣的小雪龍,既然自己就打開了車門。

之間小雪龍從車上跳了下來。向葉春枚跑去,蘇哲連出聲阻止都來不及,小雪龍就已經下了車。

葉春枚聽到後面發出的響聲,就轉過頭一看,當她發現小雪龍跑過來的時候,頓時三魂不見了七魄,臉色不禁大變。

於是葉春枚馬上慌不擇路跑了起來,雖然葉春枚喜歡吃狗肉,但是不代表她就不會害怕狗。

就算一般膽大的人被小雪龍追的話,也不可能不害怕,小雪龍不僅身軀比一般的狗大,而且發起火來,更加嚇人。

如果被小雪龍追到的話,被咬死都是有可能的,所以葉春枚怎麼可能會不害怕。

小雪龍在後面一邊追,一邊對著葉春枚吠叫,它的叫聲很大,讓葉春枚不禁驚恐失色。

但是不知道為何小雪龍一直跟葉春枚保持著距離,沒有追到她的面前。

以小雪龍真實的速度,如果小雪龍真的想追到葉春枚的話,葉春枚根本沒有可能跑掉了。

現在這種情況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小雪龍根本就沒有想追上葉春枚,要不然葉春枚也不可能可以跑到現在,如果小雪龍真的想追上去的話,葉春枚早就被小雪龍抓住了。

小雪龍只是想為蘇哲出氣,嚇一嚇葉春枚而已,小雪龍根本就沒有想真正去咬她,所以葉春枚才可以跑到現在,小雪龍也沒有追到她。

驚恐萬狀的葉春枚現在根本就不可能想到這一點,她只是拼著命向前跑,只想著趕緊跑掉就可以了。

每一次小雪龍發出的叫聲,都讓葉春枚以為它就要追到她了,所以葉春枚不禁心驚膽戰,她的速度又快了一分。

逃跑中的葉春枚,跑的太過急了,她的前腳絆到後腳了,頓時失去了平衡,向前摔去。

葉春枚的正面跟路面來個零距離的親密接觸,讓在後面的蘇哲看到都感覺到疼,而且這還不算什麼。

最讓人意想不到的是,路上正好有著一坨屎,而葉春枚好摔不摔,她既然直接撲在這屎上,沾了滿臉都是。

葉春枚現在是又疼又噁心,但是她現在又顧不了那麼多了。

摔下去后,葉春枚馬上就爬起來了,連臉上沾著的髒東西也沒有時間去處理了,葉春枚一爬起來馬上就向前跑了,生怕被後面的小雪龍追上來。

如果葉春枚現在回過身去看的話,就會發現小雪龍已經沒有繼續追了,早就停下來了。

但是現在葉春枚已經快要被嚇死了,那有心思轉過身去看後面,葉春枚只是想著快一點離開這裡,離小雪龍遠遠的,讓小雪龍再也咬不到她。

小雪龍在葉春枚摔下去后,它就停了下來,沒有再繼續去追了,小雪龍只是看著葉春枚逃跑,直到葉春枚不見蹤影后,它才回過身去找蘇哲。

而這時蘇哲也把開到這裡來了,小雪龍見到蘇哲后,卻沒有馬上上車,而是對著蘇哲叫了幾聲后,就低下頭來。

小雪龍認為自己犯錯了,沒有聽蘇哲的話,私自跑去追葉春枚,肯定會讓蘇哲生氣了。

蘇哲見小雪龍垂頭喪氣的,也想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


但是小雪龍會去追葉春枚,也是因為蘇哲才這樣做的,要不是葉春枚惹到蘇哲,讓蘇哲生氣的話,小雪龍也不會忍不住想幫蘇哲解氣了。


所以蘇哲現在感動都來不及,又怎麼可能會生小雪龍的氣。

蘇哲過去摸了摸小雪龍的頭,笑了出來。

剛才被葉春枚破壞掉的心情,現在蘇哲又因為小雪龍的善解人意,他的心情又再次變好起來了。(未完待續……) 而且現在葉春枚也因為小雪龍,而受到了懲罰,驅散了蘇哲心裡的悶氣。。。

小雪龍見蘇哲笑了,便知道蘇哲沒有生氣了,所以它很高興的跳到車裡了。

接著蘇哲就開車回家了,至於葉春枚是攔到車回家,還是走路回家,蘇哲是管不了那麼多了。

不過以葉春枚現在這副模樣,就算給她幸運攔到車了,估計也沒有司機願意載她了。

回到家后,蘇哲先幫小雪龍洗了個澡,因為剛才小雪龍去追葉春枚的時候,它全身都被雨淋濕了。

幫小雪龍洗好澡后,蘇哲本來想煮一些牛肉給小雪龍它們吃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