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錚」姚賈又拔劍,黑山還是老樣子,將手一揮,姚賈急忙側身閃開,哪裡知道黑山第一下為虛,第二下才甩出毛筆,命中姚賈胸口!姚賈的臉立刻紅了下來。不服氣地說:「再來一次!」

第三次,黑山直接把筆扔在姚賈的腳面上。姚賈上前幾步,將劍搭在黑山肩上,正得意。黑山說道:「做為刺客,成功與失敗,我都是必死無疑。但是這一次,你也死定了!」

「我頂多是腳受傷了,怎麼會死?」姚賈不服氣地問道。

黑山冷哼一聲,沒有回答。尉繚說道:「如果我是刺客,我肯定會找一把鋒利無比的短刀,再淬上見血封喉的巨毒。不管刺中你身上哪裡,你都必死無疑!」

姚賈聽了,滿臉通紅,自己出使各國,對各國國君權臣都是吆來喝去。什麼時候吃過這樣的啞巴虧。還是硬著脖子說道:「我還是不信荊軻會行刺秦王,使者為刺客,聞所未聞。我敢拿項上人頭和你賭。」

「為了刺殺吳王僚,專諸躲在太湖學治魚三月。藏魚腸劍於魚腹,成功地刺殺了吳王僚。要離為了刺殺慶忌,弄殘自身,殺了自己的家人,取得慶忌信任,終於成功刺殺了慶忌。哪個不是出人意料之外?我不和你賭,也不要你的人頭。你百般維護燕國使者,不惜拿自己的生命作賭注。為了秦王的安全,你晚上別回家了,在門房將就三個時辰,天就亮了,朝會完了再回去吧!」黑山說道。

「黑山,你算什麼?敢軟禁我?」姚賈怒喝道。

「我雖然不在中尉府了,但是我還記得執金中尉的責任。只要秦王有百分之一的危險,我們就要做百分之百的防範。何況,我已經判斷燕使有六成的可能是刺客!所以,只能委屈您一夜了!」黑山說道。

「黑山,明天朝會的安全,由你全權負責。寡人雖然不知道燕使如何,但深知燕太子丹的為人,這種事他做得出來。」秦王說完,自己去休息了。

「郎衛!」黑山喊道,「帶姚大人下去休息。」

「諾!」兩個郎衛應聲走進書房,把氣得咬牙切齒的姚賈帶了下去。

「國尉,你也早點休息。我還要進大殿布置一下。」黑山說道。

「一定要確保秦王萬無一失!」尉繚交代道著出宮回去了。

咸陽宮正大殿長六十步深四十步高六丈,正中的王案在六級台階上,秦王雖然是坐著,也足夠俯視下面的文武百官。百官兩邊身後,各有六根合抱粗的大柱。大柱後面是宮庭樂師吹奏笛、龠、塤,打擊鐘、鼓、磬琴、箏等各種樂器,合奏一曲《高山流水》。

百官們穿著寬大的朝服,手執玉圭在優雅的宮庭樂聲中各自站好位。待眾人到齊,秦王才從後殿緩緩走出,頭帶天平冠,身穿黑色綉金冕服。長長的冕服拖在地毯上。走上王案時,緊跟後面的兩個宮女負責拉起冕服,待秦王坐下,才將衣服展開,平輔在地上。

在最前面柱子後面的黑山慶幸事先有準備,否則秦王穿這身衣服,別說跑了,走快了都要絆倒在地。到時候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秦王坐定后,百官朝拜過。負責禮儀的奉常高聲喊道:「宣燕國使臣進殿!」

樂聲又起,一個九尺大漢,頭頂高山冠,身穿暗紅錦袍,目光深隧,鎮定自若地從殿外走了進來,正是燕國使者荊軻。身後緊跟一名八尺壯漢,滿臉黑胡,手捧一長匣,長匣上是一方木盒,正是副使秦舞陽。秦舞陽彎腰緊跟荊軻身後,一雙大環眼左顧右盼,難於掩飾內心的恐懼。

荊軻邁著方步來到大殿中央,奉常身邊。身後秦舞陽越發緊張,雙腳已經瑟瑟發抖。荊軻見秦舞陽的熊樣,只好自嘲道:「副使膽小,未見過秦國朝堂的威儀,過度緊張了!」說完,拉著秦舞陽一起向秦王行禮。

禮畢,奉常又高聲喊道:「燕使獻叛將樊於期首級!」

荊軻從秦舞陽懷中接過方盒,把開蓋子,一顆經過防腐處理的頭露了出來。

趙高接過木盒,在大殿中傳示一遍,才拿到王案前,秦王看了一眼,面無表情地說道:「懸在東門外示眾三日!」

趙高立刻拿起木盒送出殿外。奉常又高聲喊道:「燕使獻圖!」

荊軻從顫顫發抖的秦舞陽手中接過長匣,雙手捧著向王案走來。剛邁幾步,秦王說道:「典客姚賈,幫燕使把地圖展示給眾位大臣先看看。」

姚賈根本不信燕國使者是刺客,見到秦舞陽的熊樣,更是肯定了自己的判斷。連忙應「諾!」走道荊軻身邊。荊軻打開木匣,姚賈取出一圈絹帛,絹帛捆在木軸上,荊軻將木匣遞給秦舞陽,雙手接過地圖一端,姚賈抓住木軸,面向百官慢慢展開。眾人的眼光都盯在地圖上,而黑山則是在大柱邊上,一手握長劍,一手拿著盾牌,雙眼緊盯著姚賈手中的木軸。

當木軸打開九成時,荊軻突然一拽布帛,地圖從姚賈手中脫手而出,一把漆黑的匕首露了出來,荊軻向前一步接住匕首,一腳蹬向發愣的姚賈,借著一蹬之力,沖向秦王。荊軻自信,自己完全有把握在眾人反應過來之前,衝到秦王的身邊。正當他勝利在望時,突然發現王案面前突然冒出一個手執盾牌、長劍的武士,擋在他和秦王中間。這時,大殿百官一片混亂,只有秦王鎮定自若地坐著不動。荊軻知道自己沒有時間了,急忙向前沖幾步,只有撞開武士,才能丟出匕首射殺秦王。

荊軻人高體壯,足有二百斤。這一撞之力足夠撞飛三個武士。黑山馬步變弓步,用盾牌應扛下這一撞。結果兩人各退幾步,各自一驚。大殿門口的郎衛已經聞信衝來。荊軻決定最後奮力一擊。突然後腦殼一痛,轉身一看,又一物體飛來,急忙單手一擋,來物散開,裡面的藥粉灑入他的眼,一股藥味讓他無比難受!這一停頓,黑山立刻執盾撞了過來,荊軻眼睛睜不開,被撞倒在地,幾個郎衛正好衝到,執劍猛扎猛砍。

黑山並沒有向前砍殺,而是護在秦王身邊。這時,秦舞陽已經癱坐在地,小便失禁了。

「住手!」秦王猛喝一聲,站起身,走了過來。

郎衛們這才停住手,荊軻胸口已經血肉模糊,但是右手依舊緊緊地握住匕首,匕首依舊閃著黑色的磷光。至死未吭一聲。

事出突然,大殿內一片混亂,等大臣們反應過來,荊軻已經死了。眾臣紛紛告罪,姚賈更是伏地不起!

秦王面無表情,從容地走下王案。大殿內鴉雀無聲,落針可聞,大家都看著秦王,等待他的雷霆暴怒。秦王看都沒有看眾臣眼,竟直來到荊軻的屍首邊,對著荊軻的屍體施了一禮!冷冰冰地說道:「好生入殮,大禮送荊軻壯士回燕,告訴太子丹,好生活著,該吃吃,該喝喝,寡人來年收其首級!」說完,秦王竟自走了!

秦王走後,姚賈才掙扎站了起來!渾身冷汗淋。眾臣們議論紛紛,不知道該怎麼辦,大家都看向丞相。

丞相王綰說道:「找副棺材,將荊軻屍首入殮,讓副使秦舞陽帶回燕國。將太子丹的罪行召告天下!」

眾臣這才紛紛離去。

事後論功行賞,酈食其首先摘下自己頭上的板冠砸傷荊軻的頭,升爵為左庶長,接任執金左尉。太醫夏無且第二個用藥箱砸向荊軻,升為太醫令,賜金二百鎰。而功勞最大的黑山卻沒有半點封賞,依舊無職無權。

一場驚心動魄的風波就這樣平息了!姚賈特地登門拜謝黑山。疑惑地問道:「黑山兄弟,你是如何一眼認準荊軻是刺客呢?」

黑山邊給姚賈倒茶,邊答道:「我任執金中尉兩年多了,每天都在琢磨著秦王的安全。正常奔走列國的使者,都是滔滔雄辯之士,如您和頓弱大人。而燕國以兩位劍客為正副使者,我出於職業敏感不得不認真琢磨。認真從秦王的安全形度來思考這件事情,就發現了這個安全漏洞,就不難判斷荊軻是刺客了!」 喬瑜輕輕撇了一眼喬欣兒,眸底浮現了幾縷暗色,勾起一絲詭譎的笑容。

時間飛逝,很快就到了下午。

龐雪伸了個懶腰,對喬瑜道,「走吧,我們去樓下吃飯。」

喬瑜笑了笑,「好啊。」

「我記得樓下新開了一家餐廳,味道還可以,要不我們去那裏吃吧……」

兩人說說笑笑,下了樓。

根本就沒有注意喬欣兒。

等人幾乎散去后,諾大的部門只剩下了喬欣兒一個人。

此時,夜色沉沉,幾乎沒有一絲星光。

喬欣兒走到喬瑜的電腦面前,點開了電腦,……

《重生后又被霸總套路了》第103章設計稿被偷 13、梅林的師妹?

還沒得路明非詢問,他這位連名字都還不清楚的御主女孩,就突然倒下了。

隨着鮮血染紅了她身下的磚石塊,路明非這才意識到她受了非常嚴重的傷——之前看她還挺精神的,路明非就沒想太多。

難道之前的精神只是迴光返照之類的狀況?

不過路明非倒也不着急,畢竟女孩是活人,只要是活人,那麼他的【不要死】言靈就能生效。

路明非先將女孩抱了起來,從衣服的破口處確認了女孩位於腹部的血窟窿……

正常小女孩能忍受的了這種傷?

路明非立刻切換為楚子航的思維迴路,動作有些粗魯的將女孩腹部傷口附近的衣服撕開——這樣做是為了避免治療之後,衣服碎片卡才身體里去了造成二次傷害感染。

楚子航模式下的冷靜路明非也沒有立刻用會消耗自己精力的【不要死】言靈,而是取出了身上僅有的幾件隨身裝備之一,【回復】的魔術瓶,搖晃之後啟動了它的力量。

翠綠色的富有生命氣息的電流湧入了女孩的體內,刺激着她身體細胞的新陳代謝,總而言之先止血……?

路明非凝視着女孩傷口的眼睛的眼角抽了抽,甚至下意識的後退了幾步。

雖然這麼說一個女孩不太好,但發身在路明非眼前的一幕……無論如何恭維,都只能用『噁心』一詞來形容。

也不知道是【回復】的魔術瓶被達芬奇強化之後效果群拔,又或者是女孩本來體質就特別好,因此在生物電的刺激下觸發了某種開關……

路明非原本只是想先止血,卻沒料到在電流的刺激之後,女孩腰腹部的血窟窿處的血肉突然長出了許多觸鬚般的肉芽,這些肉芽蠕動着糾纏在一起,堵住了女孩的傷口,沒一會兒,原本的窟窿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白皙的肌膚好似新生的嬰兒。

「……見鬼了,真就跑生化危機或者啥克蘇魯恐怖故事片場里來了?這丫頭難不成是從啥實驗所里逃出來的實驗品嗎?」

路明非習慣性的吐槽。

就在這時,路明非似乎在女孩身上,看到了什麼奇怪的東西……

——【『觀察』行動的難度:1d50=25】——

——【路明非的『觀察』行動:1d100=49】——

——【49>25】——

——【成功!】——

「……?」

突然,路明非在女孩腹部傷口的附近,看到了奇怪的顏色,雖然那位置挺……挺那啥的,但路明非出於好奇與擔心,揭開了女孩身上的衣物,打算看看是什麼。

似乎是……數字?

——【1d666=6】——

數字6?什麼意思?畫上去的還是說是奇怪的胎記之類的?

路明非雖然覺得奇怪,但她沒有來得及的細想。

女孩的體質遠比她瘦小外表看上去要強悍的多,甚至沒看到類似貧血的狀況,很快她就又睜開了眼睛。

女孩睜大了圓滾滾的大眼睛,盯着路明非看了幾秒鐘,又低頭瞥了眼自己恢復如初的傷口。

「不愧是普雷拉蒂姐姐書里的聖騎士阿斯托爾福!」

所以說這個阿斯托爾福到底是誰啊?

路明非很確定,眼前的女孩肯定將自己跟別的什麼人搞混了。

不過也無所謂了,比起介紹自己的身份,路明非更需要知道的是這個特異點的各種背景情報。

路明非本來還在苦惱如何哄孩子、如何與小孩交流、如何從她嘴裏知道自己想要問的問題。

卻不料,路明非還沒問呢,女孩就一股腦的將路明非迫切需要知道的東西全都說了出來。

「求求你!成為拯救大家的英雄吧!阿斯托爾福!」

「……」暫且不提名字的問題。

雖然並不詳細完整,但通過將自己召喚至此的女孩的請求,路明非大致弄清楚了這個特異點的扭曲之處是什麼了。

按照女孩的說法,從距今大概一個月前的時候開始,一種怪異的疾病開始在法蘭西蔓延。

患病者首先會變得極具攻擊性,而後身體會漸漸出現變異,最初的特徵是雙眼猩紅膚色慘白,牙齒會變得尖銳,同時極其渴望吸食鮮血,被吸血的人也會感染。

隨着病情的惡化,患者的身體會開始產生變化,沒有吸食過鮮血的存在全身上下會開始變得潰爛,骨骼會越發畸形,最後從渾身的爛肉中長出黑色的毛髮,怪異的形態遠遠看倒是有些像是傳說中的狼人。

女孩說,這樣的存在是「失敗品」,失敗品們淪為這種姿態之後,會在月圓之夜失去理性,變成只會肆意攻擊活人的怪獸。

女孩說到這有些黯然神傷。

「襲擊我的失敗品……他應該是神父爺爺,爺爺他很努力了,感染后就算被大家驅逐趕走,也一直忍耐著襲擊大家的吸血衝動,不斷的背誦聖經祈求主降下救贖……但那個爛掉的怪物,就是他向神祈禱的最後的結果。」

女孩說道『神』這個詞的時候,神色間有煩悶與排斥的感情一閃而過。

路明非:「……」

除了這樣的失敗品之外,吸食了人血的怪物則會開始進化,吸食的越多進化就越快,與失敗品唯一的共同點是會在月圓之夜失去理性、

在這進化的過程中,她們身上會表現出越來越多的『龍類』的特徵,最後的結果有兩種,一種是徹底獸化的飛龍,另一種則是表面上維持着人形的龍人怪物。

正是因為有這種顯著的特徵,所以這種疾病才被稱呼為——【龍化病】。

路明非覺得這裏頭槽點太多了。

先不說這種會襲擊人的傳播感染的病症設定,放在遊戲里實在是太過常見經典,總而言之到底是什麼時期導致了這個時代扭曲,已經是顯而易見的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