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很顯然,他的哀嚎是沒有絲毫用處的,那數頭銀se天龍沒有半分停頓,無盡的閃電在它們身邊交織,猛的從天而降,直接撞入到姜小凡的神識體上。

「轟……」

這片空間劇烈震動,無盡的雷光洶湧而來,一條條閃電比水桶還要粗大,毀滅萬物的氣息在肆意的瀰漫,擊碎了空間,扭曲了時間,化作一片海浪覆蓋而下。

重回八零之寵婚 我勒個去!」

姜小凡直接爆粗口,他的神識體劇痛無比,無盡的閃電在他神識海洋中交織,此刻看見這樣一道毀滅xing的汪洋神浪,他差點沒有直接來個自我了斷,太坑爹了。

無盡的雷光終究還是打了下來,將他徹底淹沒在了其中,這片空間在崩碎,在毀滅,神雷電閃,肆意天穹,彷彿是代表了大天地的意志,恐怖的令人髮指。

姜小凡顯得有些痛苦,他的神識海洋一片混亂,是風平浪靜的小河,這一刻,無盡的閃電從天而降,密布在這方空間,瞬間讓這裡海浪滔天,神力肆意。

「嗡……」

無盡的雷光在幻化,在他的神識海中停留,交織出一片片道印神則,像是一片雷光電,覆蓋了整片神識海,就如同是在他的神識外布下了一層雷光遁。

「雷神訣!」

一道jing純的神識烙印浮現在他的腦海深處,讓他下意識的念了出來。

隨之而來的是一幅幅古老的畫面,天地初開,混沌朦朧,一塊閃爍著雷鳴電光的天碑從混沌深處she出,震動大天地源,崩碎了萬物,墜落進了星空深處。

姜小凡的神識體震動,駭然失se。

雷神訣,秉承天地意志而生,天地間至陽志剛的無上秘術,此術一出,幾乎可以剋制一切神通,和道經中所記載的化神符有異曲同工之妙。

不過很顯然,雷神訣更加可怕!

姜小凡漸漸平靜了下來,雷神訣入體,他在神識海中演化這道恐怖的聖術,心中不禁駭然,難怪當初蕭家先祖可以憑此秘術君臨紫微,有這樣強悍到逆天的神法,君臨紫微簡直太容易了。

這已經不能算是秘術了,幾乎可以算是一部無缺的古經!

「轟……」

無盡的雷光將他淹沒,他在肆意的揮灑雷訣,演練雷光神術,他的神識變得更加凝聚了,閃爍著點點雷光,此刻的他,彷彿是雷電匯聚而成的般。


與此同時,現實世界中,姜小凡體外,數不清的雷電肆意,在這方空間中瀰漫,強橫的氣息一波接著一波擴散開來,震的這座山腹都在顫抖,彷彿地震了般。

「se狼他……」葉緣雪有些擔憂。

蕭文庭等人同樣震驚,幾人對視一眼,同時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駭然,有些驚喜而又驚訝的道:「難道……難道他洞悉了這張古皮的秘密,掌控了我蕭家先祖留下的那道秘術嗎?!」

「哧哧……」

閃電在肆意,姜小凡體外,璀璨的雷光繚繞,讓這裡所有人都大驚失se。

他身上的氣息不斷的攀升中,修在快速的增長,在這短短的一瞬間,雷鳴暴漲,他從覺塵四重天突破到了覺塵五重天,且還在繼續向前邁步。

「轟……」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整座山腹劇烈震動,有石屑墜落而下,森然的殺氣四溢,從外面流轉了進來,讓蕭文庭等幾人神se大變,神風門的人要攻進來了!

那片空間中,姜小凡的神識體更加強大了,雷光刺目,他站了起來,以神識體握緊雙拳,清晰的感覺到了自己的強大,一拳轟出,直接崩碎了這方空間。

「秉承天地意志而生,雷神訣加身,我就是天!」姜小凡大喝,靈魂都在震動,他最後望了這片空間一眼,神識化光,緩緩自原地消失,回歸體之中。

山腹中的境況越來越差了,許多地方都已經出現了裂痕,不斷有碎石碎粒墜落而下,森冷的殺機不停的從山腹之外沖了進來,讓蕭家堡普通弟子臉se發白。

「該死,怎麼辦!」

蕭文庭幾人很焦急,也就在這一刻,姜小凡驀的睜開了眼睛,兩道刺目的雷光在其雙眸中一閃而沒,強橫的毀滅氣息瞬間擴散,直接震碎了前方一塊大石。

「se狼,你沒事吧?」

葉緣雪沖了過來,好奇的上下打量他,小不點撲騰著一對五彩羽翼,輕聲的鳴叫,雪白妖獸低沉的咆哮了聲,想要衝過來,但是突然間渾身白se毛髮都刺立了起來,唰的一下跳出去很遠,無比jing惕的望著姜小凡。

「嘿嘿,小白別怕嘛,不會傷到你的。」

姜小凡大笑,心中都快樂翻天了,雷神訣果然強大,和佛經一樣,那股氣息讓萬靈都感覺畏懼,不愧是秉承大天地意志而生的聖術,恐怖之處可見一般啊。

「小兄弟,你……」

蕭家兄妹和蕭文庭等人也都圍了過來,上下打量姜小凡,蕭文庭幾人都皺眉,有些驚訝,感覺姜小凡身上的氣息變了,多了一股睥睨天下的霸氣,無形之中,竟然讓他們多了一絲壓力。

「沒事,我很好!」

姜小凡對著葉緣雪笑,而後向蕭文庭等人表達謝意。

就在這個時候,又一道轟鳴響起,山腹巨震,同時,一道滿含殺意的聲音從外面傳來進來:「蕭文庭,你以躲在裡面就沒事了么,還有那個小畜生,今ri要全滅你們,一個也活不了,我要讓這個地方血流成河,屍橫遍野!」


蕭文庭等幾個老者臉se難看,直直的看向山腹之外,神風門的人就要攻殺進來了,他們現在能怎麼辦,衝出去的話,絕對不可能是神風門這群人的對手,出去就代表了送死。

「前輩,這個還給你……」姜小凡將羊脂玉皮遞給蕭文庭,道:「這其中的事,晚輩稍後再向前輩等人詳敘,現在,我們出去迎戰神風門的人,該結束了!」

「小兄弟,不行啊,我們已經敗了,不是對手……」

蕭文庭嘆了一口氣,蕭家堡其餘人也都是神se黯然。

「沒問題的,這一次全滅他們!」

姜小凡很自信,右手微動,一顆雷光球浮現,噼啪作響,剎那間震醒了眾人。

神風門主與那神秘人站在一起,人皇境威壓浩蕩,蕭家堡祖先遺留在這裡的古陣幾乎已經被徹底抹除了,許多地方已經出現了裂痕,就要破滅。

「蕭家堡,小畜生!」

神風門主眸子森然,臉龐yin沉無比,殺意衝天。


「神風門的兩個老不死,居然還沒有走,等著我送你下地獄嗎?」

姜小凡的身影出現,懸浮到虛空之上,他的聲音帶著一股濃濃的調促味道,戲謔的看著神風門主,在其肩頭,雪白妖獸很安靜的趴著,讓神秘人有些顧忌。

「小畜生!」

神風門主冷喝,殺意無窮,一步邁出,直逼姜小凡而去。

然而讓他意外的是,他的這一擊他落空了,僅僅只是捕捉到了一個殘影,姜小凡的真身出現在了另外一個地方,正抱著雙臂,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你ri你要死!誰來了都救不了!」

神風門主臉se一變,話語更加yin沉了,堂堂人皇境高手,竟然被一個覺塵境的小修士避開了攻擊,這是恥辱,他再一次撲了過去,身軀都變得朦朧了起來。

「誰來了都救不了,是這樣嗎?」姜小凡突然詭異的笑了,雙手平攤,雷光突顯,道:「你來試試看……」

「轟……」

剎那間,震天的雷鳴響徹**八荒,雷霆洶湧,朦朦朧朧,無數道閃電從天而降,紫茫茫一片,瞬間讓這裡化成了一片毀滅的雷海,那恐怖的威勢讓神風門主當場變了顏se,身軀都在顫抖。 刺目的雷霆在這方虛空閃爍,方才還是一片蔚藍的天空,轉瞬間就被無數道閃電所淹沒了,天穹漆黑一片,這個地方被無盡的毀滅之力所籠罩,如同世界末ri來臨了一般,驚得無數生靈戰戰兢兢。

「小畜生,你……」

神風門主變se,如此龐大的雷霆海洋,縱然以他人皇三重天的強大修,也不禁感覺心間一顫,就更不要說其它修者了,一個個駭然失se,恐慌不已。

「啊……」


慘叫在第一時間傳來,神風門一些普通的修者當場被神雷擊中,手中的兵器都破碎了,一個個像是被火烤了般,焦黑一片,模樣十分凄慘,不忍直視。

雷神訣,秉承天地意志而生,志剛志剛,乃是世間萬物生靈的剋星,雷光所向,縱然修蓋世,也不禁會有一股能的畏懼,它是所有生靈的剋星。

神風門覺塵之下的修者,誰能夠擋得住這般可怕的雷光,對於他們而言,這是一場從天而降的浩劫,許多人都露出恐懼的神se,慌亂的逃竄,躲避滿天的雷光。

「轟……」

虛空震動,幾乎快被那無盡的雷電給劈碎了,大雷驚世,紫se和銀se的閃電如同chao水一般洶湧,這裡化成了雷電的海洋,無數道閃電如天界的神龍俯衝而下,讓神風門所有人心中驚懼,毛骨悚然,駭然的望著高空上的姜小凡。

特別是那被迷霧籠罩的神秘人,此刻渾身巨震,體外的黑se霧靄在潰散,他體外的黑se霧靄似乎帶著yin邪的氣息,讓不少毀滅xing的雷光都自主劈向了他。

「殺!」

蕭家堡的人沖了出來,以蕭家堡主首,四大長老和其它普通弟子都沖了出來,他們體內有姜小凡渡過去的雷神訣之力,無懼這片雷海,不受雷神訣影響。

神風門的人瞬間就亂了陣型,他們體內沒有雷神訣特有的神力,在這片雷電的海洋中,縱然是人皇境的神風門主都受到了極大的壓制,難以發揮出正常戰力。

「那什麼,你不是要殺我嗎,來吧,大爺在這裡等你。」

姜小凡懸浮在高空之上,右手中,一顆雷光球浮現,噼啪作響,絲絲縷縷的閃電在其上繚繞,他戲謔的看著神風門主,對著他勾了勾手指。

「小畜生,你找死!」

堂堂人皇境強者,神風門的主人,被一個覺塵境界的小輩如此蔑視,他豈能忍受,殺機狂涌,一步邁出,瞬息萬里,直奔姜小凡而去,手中戰槍光芒衝天。

「你的對手是我!」

蕭文庭衝殺而至,攔下了神風門主,刺目的神虹衝天而起,在雷海中打出一片光蘊,青蒙蒙一片,強勢無比,將高他兩個境界的神風門主震飛了出去。

「你……」

神風門主有些驚訝,微微變se。

「殺!」

蕭家堡四大幻神境長老大吼,始一出現就對上了神風門的四大長老,打入了高空,雷光閃動間,他們的戰力彷彿也升了不少,處在絕對上風。

蕭家堡的普通弟子也在衝殺,體內有姜小凡渡過去的雷神之力,在這片雷海中,他們如魚得水,讓最強大的神風禁衛軍都產生了壓力,這是一場龐大的混戰。

「轟……」

突然,另外一個方向,那尊神秘人冷哼,他的身軀之上突然爆發出滔天的烏光,有些yin冷,但是卻十分強大,讓姜小凡都猛的一顫,直直的望了過去,這個神秘人非常強大,很可怕。

不過他並不在意,微微偏頭,肩頭的雪白妖獸一聲大吼,直接沖了出去,還在空中就噴出一口烏黑的殺光,不受滿天的雷電干擾,徑直轟殺了過去。

「砰……」

神秘人很不一般,至少在姜小凡的感知中,對方最少也有人皇五重天的修,甚至更加強大,但是雪白妖獸無懼與他,且在這雷海之中,他們佔盡了優勢。

「唰……」

姜小凡在jian笑,雪白妖獸跳出的一剎那他就動了起來,微微一閃就消失在原地,帶動著滔天的雷霆而下,集中目標轟殺神秘人和神風門主,這兩人才是關鍵,只要解決了這兩個人,那麼這場戰鬥,就是他們勝了。

神風門主怒吼連連,他不僅要面對蕭文庭的攻擊,更要時時刻刻應對從天空中落下的毀滅神雷,真的有一種疲於應對的感覺,他突然生出一股不祥的預感。

雪白妖獸強勢無匹,人皇境威壓浩蕩這片虛空,近乎每一個角落都是,逼得神秘人連連顫抖,有些震撼,他打出的一片神通竟然直接被一爪子拍的粉碎。

而姜小凡更是時不時的出現,雖然沒有與他正面對敵,但是每一次揮手都帶出一片可怕的雷鳴之光,讓他有些狼狽,因對雷神訣真的非常的忌憚。

「該死!」

他發出有些沙啞的聲音,揮動蒙蒙的霧靄而戰,剎那間爆發出無語倫比的可怕氣息,yin森寒冷,旁邊幾個神風門和蕭家堡的弟子受到波及,當場發出慘叫,轉瞬間就被腐蝕了個乾淨,只剩下森森白骨。

雪白妖獸大吼,無懼這股氣息,開玩笑,它可是在那片yin川穀里待了不知道多少年,怎麼可能會對這樣的yin邪之氣產生畏懼感,直接一爪子拍了過去。

姜小凡跟進,眸子中閃動jing芒,周身雷光閃爍,此刻的他宛如自時空長河中邁出的上古雷神,數百道銀se閃電在他身邊垂落,震得空間都在顫動,抬手打向神秘人。

「哧哧……」

雷鳴爆響,空間震動,哧哧作響,天空在顫抖,烏雲密布而來,閃電在其中肆意,哧哧作響,在姜小凡的控制下從天而降,近乎轟碎了虛空。

神秘人後退,沒有去硬接,他橫移出去很遠,然而就在下一刻,他整個人猛的一顫,在其後方,一道人xing閃突兀的出現,直接一拳轟了過來,將之砸飛了出去。

這道人xing閃電自然就是姜小凡,他踩著幻神步而動,在這方空間中,雷光所向,他幾乎在瞬間就可以達到,轟飛神秘人,他沒有停留,直接抬起了雙手。

「雷印虛無!」

姜小凡大喝,眸子銀光電閃,雙手以極快的速度結印,隨著那一道道神印的打出,這片雷海近乎沸騰了起來,威勢大增,無數道閃電破空而下。

「哧哧……」

神秘人避之不及,瞬間就被無盡的閃電淹沒,青se的煙霧在那個方向瀰漫了出來,同時帶著憤怒的咆哮,虛空當場就裂開了,許多人耳膜都被震碎。

「師兄!」

神風門主突然喝道,急急的朝著這個方向望了過來,可惜,蕭文庭狂猛的攻擊在這個時候落了下來,逼著他迎戰,不給他絲毫放鬆的機會。

那個方向,雷光漸漸散去,露出一道枯瘦的身影,滿頭紅髮,蒼老的如同一具乾屍,眼窩都深深的陷入了進去,看上去給人一種驚悚的感覺,若不是感覺到對方身上還有微弱的生命波動,姜小凡會懷疑這是一具木乃伊。

「風晟,是你,竟然還活著!」蕭文庭有些驚訝。

「風晟,他是?」

蕭文庭臉se有些凝重,道:「他是神風門主的師兄,當初已經快要突破玄仙領域了,在最關鍵的時刻出了問題,據說已經隕落了,沒想到,竟然還活著!」

「嘿嘿……」風晟yin笑,聲音嘶啞,顯得有些森然,道:「炸死一百多年,沒有想到你還記得,蕭文庭,你們蕭家堡越來越沒落了,是該毀滅的時候了!」

姜小凡張了張嘴,難怪神風門這麼強大,竟然有兩尊人皇境強者壓境,要知道,一個小門派能有一尊人皇強者,就已經算很強了,神風門竟然有兩尊,怪不得號稱是四大教派之下最強。

「轟……」

突然,恐怖的能量波動浩蕩,風晟身上突然散發出無與倫比的可怕氣息,相比方才,直接升了數倍,血se的元力在這片空間中瀰漫,讓許多人駭然。

「我風晟豈是那麼容易死的,當初是我自己放出去的消息,的就是麻痹眾人,我神風門的宏圖霸業爭取時機,而現在就是時候了,蕭文庭你們認命吧!」

風晟冷喝,yin笑不已,一股極度森寒的氣息在這方虛空中繚繞,讓包括蕭文庭在內,所有人都猛的顫了一下,彷彿有一頭厲鬼被從地獄放了出來。

姜小凡驚訝,這股邪氣太強了,連四周的雷光都被壓制了下去。

「你……你修鍊了魂煉之術!」蕭文庭變s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