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覺間,姜雲燁望著弟弟的方向眼中竟然不自覺流淌出羨慕和妒忌來。

「一炷香時間到——」

所有人都隨著考官的口令望向紅葉,只見紅葉回歸現實之後表情顯得很是失落,立刻就蹲在了地上。

她只是在沉默著,但是並不脆弱,失落的表情上只是有很多的不甘心。

所有人都在期待她會有怎樣的結果。只見考官走了過來,表情既有驚喜也略帶一些遺憾。

「女生組一號紅葉,恭喜頂著第一個出場的壓力還出色的完成了識別方位,展示輕功,易容術,調查術等任務。雖然你沒有完成最後一項。」

「啊——只差一項了。實在可惜了。」

「不過也還好,第一個出場就完成了這麼多任務,而且已經是目前堅持得最久的,她可是目前唯一一個用完了一炷香的考生。」觀眾之中惋惜和鼓勵的聲音並存。

然後考官看著魔石方碑正對的一面所演化出來的顏色,宣佈道:「雖然你沒有完成全部的任務,不過就整個測試的成績而言,你從今天開始正式升入木形境界三重。」

「太好了。」

夥伴們以及觀眾們都歡呼起來了,「這可是今年第一個拿到段位的學員,而且還是一個女生。」

不過只有紅葉自己以及觀眾當中的玉龍沒有一絲一毫的喜悅表現出來。

紅葉的表情始終還有些失落和懊悔,她向人群里看了一眼,但是玉龍立刻給了她一個鼓勵的眼神。

考官手裡拿著一顆象徵著木形段位的徽章走到了紅葉的面前,交到了她的手中。

「恭喜你了紅葉,你可以進入正式班了。」

紅葉看著手心這枚徽章,雖然很小很輕,但是卻讓她的心中感到了一眾莫大的壓力。

她望著考官,表達了感謝之後問道:「考官大人,如果剛才才一炷香之內完成了最後的任務的話,我將是哪一個段位?」

考官的言辭帶有些許遺憾,然後又一笑化作鼓勵說道。

「魔石方碑顯示你已經具備了水形一重的實力,不過若是在一炷香完成了所有任務的成績才能夠正式拿到水形段位。」 紅葉回到了大夥的隊伍里去,大家表達了恭喜的同時也都安慰她。

「沒事的,六個月之後的考試爭取一舉拿下靈躍境。」

紅葉不想讓大夥為她擔憂,畢竟大家待會兒還有考試。她微微一笑,與大家鼓掌說道:「我沒事的啦,我已經順利通過了,你們加油了。」

一上午的考試結束了,這一次引得舉國重視的考試尤為嚴格,一個上午居然只有12個人通過了考試。更多的人則是連魔石方碑的測試都沒有通過。

不過還好他們自己所在的班級通過了五個人。上午參加考試的武陽和趙嶺也通過了木形段位。不過他們對自己目前的要求本就不高,所以拿到初級入門段位便顯得十分的開心。

這會兒的紅葉沒有過多理睬大家,眼神一直在人群里找尋什麼人,從表情看來似乎也不是在找玉龍?

雲燁看出來了她的反常,示意武陽去詢問她緣由。武陽鼓起勇氣走過去問道。

「紅葉你還在想今天的考試成績嗎?」

「我——沒有啊——」

紅葉尷尬看了看他,武陽則在心中暗自指責自己不會說話。

姜雲燁搖頭一嘆,走過去拍了拍了武陽的肩膀,然後自己問道。

「紅葉你在找什麼人嗎?」

紅葉很隨意輕鬆地點頭,然後說道:「我在找今天另外一個通過段位考試的女生。」

趙嶺一聽,立刻擁到她面前來比劃著討好說道:「哦哦,我知道那個人,就在我考完之後上場的。名字好像叫做藍明月,是一個法師。你們兩個一個刺客一個法師,一紅一藍弄一個組合還是挺帶感的嘛。」

「趙嶺,你不要胡說八道,什麼組合不組合的。我只是覺得靈鏡國的女生當中終於有了一個對手了。」

「是啊是啊,真的是對手哦,而且這個藍明月長得還很不賴哦,發育得到是比你好很多哦。」

趙嶺這個混小子開了句玩笑之後撒腿就跑了,紅葉氣得很,一點不顧及形象狂追他。

「趙嶺,你別跑啊,看我不打得你滿地找牙。」

「你來呀來呀。」

盛世為凰:暴君的一等賢妃 趙嶺得瑟著奔跑,轉身之時卻嚇得面目失色。

只見姜玉龍懷抱著好多梨正朝著大家走來。不過趙嶺已經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撞到了玉龍的懷中,懷中的梨則飈出半空。

大家全都齊刷刷望向空中的梨子,眼神中寫滿痛惜的饑渴感。

不過大夥都在擔憂梨子的時候唯獨姜雲燁一直在注視著姜玉龍的動靜。他的眼神里似乎正在期待著姜玉龍可以一躍而起將那些梨重歸原位。

不過姜玉龍並沒有因此而展露出來自己隱藏的許多本領來。多虧了紅葉一個跟頭翻躍,全部將梨子抱入了懷裡,沒讓一顆摔落地上。

雲燁為此大失所望,只哼了一聲之後便不辭而別,徑直從玉龍身邊走過去,也沒有和弟弟打一聲招呼。

「他怎麼了?」紅葉剛要把梨給他,雲燁揮手便打向了一邊,紅葉的眼裡滿是疑惑不解。

大夥全都茫然無措,聳了聳肩彼此面面相覷。趙嶺站穩之後胡亂猜道:「應該是餓了吧。走吧走吧咱們也趕緊吃飯去。」

總裁一吻定情 紅葉發完了梨之後往玉龍身邊一站,露著少女天真的笑容說道:「阿龍哥,謝謝你來給我鼓勵。」

老婆大人你好乖 趙嶺這個人真的是什麼事情都要爭著懟,一邊咬著香甜可口的梨子,一邊說道:「又不是來給你一個人加油的,而且玉龍王子今天真正來加油的人其實是二王子對吧。」

姜玉龍微笑看著大伙兒,不偏不倚說道:「我們都是一同長大的兄弟們,我是來給大家加油的。看到你們都拿到了自己的段位我替你們高興。」

武陽默默地注視著玉龍的雙眼,他雖然經常在面紅葉時緊張到犯傻,不過對身邊的每個朋友卻是十分的了解,也懂得善解心意。

他走到阿龍的面前,和他碰拳,回敬道:「我們只是先一步來考試了,我相信以王子的天資不久之後等你一定可以一鳴驚人。」

大夥擠在了飯店的一張圓桌旁,點了一桌子菜品。

所有人都已經通過了考試,下午就只有雲燁一個人還要繼續去后場待考。

大家都在侃侃而談今天上午的考試,也只有雲燁一個人悶悶不樂,時不時還抬起頭來看一眼姜玉龍。

弟弟,你到底為何而藏?

我一直以為你真的是天生廢材,可沒有想到其實你的實力才是我們當中真正的少年天才。

雲燁呼吸一番之後咬牙鼓腮的盯著玉龍,終於主動去和他說了一句話。

「弟弟,你想不想在這樣的大型考試中出出風頭呢?」

「風頭?」姜玉龍不懂他為何這般問。

「對呀——」雲燁的語氣有些怪怪的,「這樣眾目之下大出風采,成為天下人口中的少年天才。」

姜玉龍依舊不懂,姜雲燁則與他沉默對視。

片刻之後趙嶺的一席話可算打破了僵局。

「我心中啊少年天才只有一個那就是二王子。你下午啊那就好好表現出來讓全國的觀眾們都看個明白。」

姜玉龍聽罷,頓也真誠一笑,舉起了手中的茶杯,恭敬送出一句話話。

「哥哥一直都是我心中的少年天才。」

雲燁從他的眼神里看到了兄弟之誼看到了友善和真誠,於是暗自責備自己的妒忌和多疑,趕緊回了一抹微笑,接納了弟弟的好意。

「大家放心,下午看我的表演吧。」

這表演二字說罷臉上寫滿了自信和霸氣。然後他有言語溫柔對著姜玉龍說道:「其實弟弟今天能到場來加油,我真的很開心。」

就在這時候,剛才他們討論過的那個叫做藍明月的少女也進入了這家飯店。

寧靜而秀美——

優雅而溫柔——

她穿了一襲淺藍色的長衣,微風徐徐而過好似湖面盪起的一抹抹漣漪。

這名叫著藍明月的少女不就是之前姜玉龍送了貴重吊墜的那個少女嗎!

她今日的穿搭確實把超出同齡少女們的發育完全展現出來了,看起來似乎有十四五歲。

不過她既然在初級段位考試,實際年齡其實也就跟紅葉差不多。

她就坐在大夥的鄰座,好多小男生的眼神都被吸引過去了。

趙嶺更是口水都快要流出來了,痴迷的感慨道。

「女神啊——」

他趕緊回頭與大夥得瑟說道:「以後咱們玉虛都學院終於有了一位真正的女神了。」

「哼——」紅葉瞧不得他見色忘友的模樣,當即白了他一眼。

姜玉龍也用筷子敲了敲他,說道:「趙嶺,你這話可不厚道哦,咱們身邊不是有個小美女嗎。」

趙嶺趕緊掃面著紅葉,然後又扭頭痴迷地望了一眼藍明月,回頭來嫌棄說道:「咱們這位不算,紅葉也就一個沒長熟的丫頭片子。那一位可是如假包換的女神。」

趙嶺飯都不吃了,趕緊下桌子整理了衣裳然後拿了一顆梨走到藍明月面前去大獻殷勤。

姜玉龍也好奇扭頭一瞧,頓時大吃一驚,心中當即湧出欣喜。

「居然是她,原來她叫藍明月。」

只見趙嶺故意耍酷,下巴側開45度,故作瀟洒說道:「你好美女——」

然後他轉了一圈,眼神里好像在大放光芒,繼續矯揉造作說道:「天這麼熱,熱湯麵會讓你流汗的,吃一顆梨吧。」

藍明月的性情冷若冰山,根本看也不看他一眼。等到趙嶺將梨子送到她的面前之時揮手便打開了。

趙嶺搭訕不成表情顯得很是尷尬,望著飛走的梨大叫著。「我的梨。」

這顆梨像流星一般砸向了店小二端來的熱湯麵,緊急時刻紅葉再次飛躍而出,順利從他的面前接過了梨。

然後她大步走進了藍明月,自信一笑,開口說道:「你,你就是藍明月。」

藍明月終於抬起了頭來,眼神與她針鋒相對,各自不落下風。

一時間這飯店裡的許多男生卻都在驚訝藍明月的模樣和身材。

「哇——女神啊——」

噓聲一起,紅葉心裡一晃不免落了下風。可是誰知道藍明月此刻竟然轉身就走。

藍衣瀟洒隨風,恰恰從紅葉的面前飄過。

這一藍一紅果然不失為初夏的一道風景。

「哎,姑娘,你的面。」店小二著急呼喊著。

藍明月扭過頭來定格了一秒,揮手扔出了幾個銅板丟在桌子上。

下一秒她再同紅葉對視一樣,驕傲的仰頭說著:「你叫紅葉,以後咱們在玉虛學院里一較高下吧。」

紅葉震驚了,像是被一道閃電劈中了似的。

不過她並非是怕了這個藍明月的叫囂,而是這是她長這麼大第一次被人挑戰,或者說是挑釁。

她望著那一道藍色的背影,然後也自信一笑,心中默默說著,我等著。

姜玉龍瞧罷,走到紅葉身邊去,獃獃看著了那個姑娘的背影,然後再看著紅葉。

「有意思了,今後的學院的看來又要熱鬧了。」 當天下午,考試繼續如火如荼進行著。不過姜雲燁的號碼是男生組的最後一個,等到他上場的時候多半已經夕陽西下之時了。

所以整個下午大夥都在打瞌睡。不知道過了多久之後,一號場地的考官大呼道。

「下一位一百八十九號考生,姜雲燁。」

「到了——」

他舉手示意考官,然後抖擻著精神,自信的整理著袖子。

雲燁看了一眼身邊的夥伴們,感覺弄醒大家道:「快醒了,該我了。」

「終於到了。」

小夥伴們立馬就從渾噩中驚醒過來,趕緊給他加油鼓勁。

「加油,加油。」

姜雲燁展臂一躍,瘦小的身體里湧現出了瀟洒和豪邁。廣場上的觀眾里發出了一陣又一陣雷鳴般的歡呼聲。

「這是二王子啊。」

「二王子居然和平民一起參考試。」

此時,高處的看台上,大王姜炎洪和月琴母妃以及眾多的王公貴族紛紛起身,將目光投向了姜雲燁所在的二號場地。

雲燁環顧一圈,他雖然只是天地之中極為渺小的滄海一粟,不過在這麼多人的期待的眼神里,他的神情越發顯得自信滿滿。

他回望一眼父王和母后的方位,捏緊了拳頭打氣。

父王,我一定會好好表現,不負所望。

他跨前一步,給考官行了個禮,拱手說道:「考官大人,我已經準備好了。」

考官點點頭,依舊給他重複了一遍已經爛熟的規矩。

「一炷香之內,完成任務,便可以拿到相應的境界等級。」

考官依舊在魔石方碑面前點燃了香,然後雲燁閉寐呼吸,整個人便進入了考試的幻境里。

他彷彿覺得自己的四周在吹拂著狂風,只覺得四周的環境演變的越來越陌生了。 魔妃臨門:邪帝大人不好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