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百三十九章修羅地獄

源初聽到孟婆如此直白的要跟自己做交易,還想要喝自己的血,頓時臉色變的更加陰沉起來,他冷冷一笑道:「哦,你對我的血好像很感興趣嗎,不過,我對於你的交易卻是一點也不感興趣,我是絕對不會讓我高貴的血脈被你這種垃圾噁心的東西給糟蹋了的,你的孟婆湯我是絕對不會喝的,這奈何橋我卻一定要過!」

孟婆沒想到源初竟然如此不識抬舉,頓時臉色猙獰的說道:「小子,看來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真是給臉不要臉,還從來沒有人敢這麼跟我孟婆說話呢,實話告訴你,今天這血我是喝定了,你給也得給,不給也得給,你要是再不答應的話,我就直接將你扔到橋下的黃泉水中,讓你承受這黃泉毒水的侵泡,生不如死,萬世不得超生,你最好想清楚了再回答我!」

源初沒有絲毫猶豫的哈哈大笑道:「老東西,找死的人應該是你才對吧,本來我還不想對付你這個老傢伙的,你就當沒有看到過我大家相安無事那有多好,可是你偏偏非要為難於我,看來你今天是留不得了,怪只怪你知道的太多了,不過,你放心我是不會殺你的,這麼多年你在這裡不知道已經坑害了多少鬼魂,想必你還從來沒有嘗過自己做的孟婆湯的味道吧,那我今天就滿足你這個遺憾吧,到時候你忘卻了一切前塵往事,就不會再有煩惱了!」

說著,源初嘴角不禁浮現出一抹嗜血的笑意,在孟婆驚駭萬分呆愣的瞬間,源初已經身影一閃便來到了孟婆的身前,左手猛然如同鐵鉗一般的快如閃電的狠狠的抓住了孟婆的脖子,右手一把拎起旁邊的滿滿一罈子的孟婆湯對著孟婆的因為快要窒息而張開的大嘴便將所有的孟婆湯一股腦的全都灌了進去。

源初像是扔小雞一般的將神情獃滯的孟婆狠狠扔到了地上,此時,孟婆雙眼無神的來回掃視著四周,同時喃喃自語道:「我是誰,誰又是我,我在哪裡,你又是誰,我是幹什麼的,你來這裡又是要幹什麼。。。?」

孟婆一下子問出了一連串絲毫不著邊際的問題,此時她竟然真的已經什麼都不記得了,別說是前塵往事了,恐怕後塵來事她都不可能記得了,從來只有她給別人喝孟婆湯的份,今天終於自己也親口品嘗了孟婆湯的味道,不得不說效果果然驚人,貨真價實,童叟無欺啊,她迷迷糊糊的問了好半天,可是並沒有人回答她!

源初看著已經徹底失憶的孟婆搖頭長嘆了一聲道:「唉,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孟婆你這也算是罪有應得了吧,既然你已經得到了應有的懲罰,我就姑且饒了你一條狗命吧,以後你就自己在這繼續賣你的孟婆湯吧!」

說著,源初連看也沒看孟婆便邁開大步向著奈何橋的橋尾走去,只留下了神情獃滯的孟婆在奈何橋上獨自一遍又一遍的問著自己同樣的問題:「我是誰,誰又是我,我在哪裡,我是幹什麼的。。。」

源初不慌不忙的一路謹慎前行,時刻提防著任何突發情況的出現,然而他走了好半天也沒再碰到什麼情況,一路走來倒是頗為順利,這反倒是讓他覺得有些不適應起來,他還擔心黑白閻王會再次派人前來捉拿自己呢,不過轉念一想也就釋然了,畢竟黑白閻王並不知道自己具體的身份和實力,以為黑白無常足以搞定自己了呢,既然如此,又何必多此一舉呢,只是他們沒有想到,黑白無常早就已經不知道到哪個地獄中去享福去了呢!

源初不知道走了多久,突然發現前方出現了兩個光門,這是一個岔路口,左邊的光門上面赫然刻印著四個大字「修羅地獄」,右邊的光門上面赫然刻印著四個大字「摩羅地獄」。

源初見狀頓時便笑了,看來自己現在已經面臨著一個不大不小的選擇了,顯然這兩個光門分別通向修羅地獄和摩羅地獄,自己到底應該先進入哪個地獄呢,不過,源初忽然想到兩大地獄之間連年征戰不斷,想必兩大地獄之間一定是相通的,既然如此,那麼自己無論選擇進入哪個地獄,最終都會是殊途同歸的,那麼自己乾脆就隨便選擇一個好了。

於是,源初便施展出了自己最為拿手推算之道「炒豆大-法」,經過一頓亂炒之後,他終於毅然決然的選擇了左邊的光門,就先到修羅地獄去看看吧!

不過他並沒有馬上就進入到修羅地獄的光門當中,因為這時他突然想到,黑白閻王沒有抓到自己,一定會派人到處搜尋自己的,雖然他們不知道自己的具體的模樣和身份,但是自己明明就是一個大活人啊,這個標誌實在是太醒目太高調了,必須隱藏一下自己的身份才行。

於是,源初連忙施展出了改天換地大-法,將自己的氣息演化成了幽魂的氣息,這樣就算是自己站到黑白閻王面前他們也絕對認不出自己的。

雖然,自己現在還保留有肉身,不是純靈魂體,但是,這並不礙事的,畢竟在地獄中有的幽魂也是以肉身狀態存在的,只是但凡以肉身狀態存在的靈魂體,無一不是實力強大的存在,而且在地獄中都是地位超然的角色。

特別是那些地獄中的皇族和貴族,更是喜歡不惜重金也要替自己搞到一副肉身,好像只有這樣才能襯托出他們高人一等的身份一般。

看著自己渾身已經充滿了幽魂的氣息之後,源初不禁滿意的點了點頭,而後沒有絲毫猶豫的便哈哈大笑著穿過了左邊的光門,進入到了修羅地獄的地盤。


當源初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已經來到了修羅地獄的地盤當中,他連忙十分警惕的小心翼翼的散出靈魂對周圍的情況進行感應了一番,生怕遭到埋伏,同時也不敢太肆無忌憚的釋放出靈魂波動,要是因此引來了黑白閻王的關注,就難免會節外生枝了,源初深知到了人家的一畝三分地,自己這條強龍還是低調一點的為好,俗話說強龍還不壓地頭蛇呢嗎!

源初發現自己此時已經來到了一片一望無際的大森林當中,到處都是鬱鬱蔥蔥的,與自己在鬼門關那裡看到的情況簡直就是天壤之別,遠處連綿起伏的巍峨群山看上去是那樣的熟悉,與仙域的景象好像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源初很難想象自己真的是已經進入到了修羅地獄當中了嗎?

就在源初疑惑不解的時候,他突然隱約聽到前方傳來了一陣陣激烈的爭吵之聲,源初的靈魂感應十分敏感,雙方的對話聽的一清二楚,甚至雙方的模樣都可以清晰可見,源初略微感應了一下,頓時便知道前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源初不禁搖頭苦笑著心中暗自感嘆道:「我操,哥們這氣運還真不是蓋的,簡直都強大到逆天了,怎麼剛剛進入到修羅地獄當中,就讓哥們碰到了英雄救美的機會啊,難道天下所有的路見不平的好事都讓哥們我包圓了不成,雖然,地獄中應該也沒什麼好東西,就讓他們自己狗咬狗去也好,可是,哥們我身為男子漢大丈夫,見到弱女子被人欺負,也不能袖手旁觀不是,這也不是哥們我的風格啊,唉,誰讓哥們我碰到了這樣的好事呢,就勉為其難的再做一次好人吧!」

想到這,源初便悄悄的向著前方爭吵的地方摸了過去,他還不打算直接出手,想要看看雙方到底是怎麼回事,要是人家真的是情投意合的,只是為了價錢而無法協商一致,自己冒然出手,豈不是壞了人家的好事?

很快源初便已經來到了雙方爭吵的地方,悄悄的躲在樹后饒有興緻的觀望了起來,只見茂密的叢林深處一塊巨大的空地當中,一群面相邪-惡的雄性靈魂體已經將兩個女鬼,哦不,應該是兩個雌性靈魂體,或者說是兩個美女給團團圍在了當中,不懷好意的上下來回打量著兩個美女。

這兩個美女的確是對得起美女這個稱呼了,雖然她們兩人談不上有什麼傾國傾城之姿,但是卻也是長的別有風韻,那種鬼魅的美,有著一種無法言喻的誘惑之力,即便是源初這種成天都在花叢中采蜜的主都不禁有些心動了,地獄的娘們果然別有味道啊,怪不得黑白無常說地獄的娘們的滋味絕對讓人回味無窮呢,看來此言不虛啊。

特別是源初發現這兩個美女年歲不大,絕對屬於含苞待放,時刻準備著任君採摘的花姑娘,而且兩人身上還有著一種出淤泥而不染的聖潔之美,源初實在是很難將這麼純美的詞與地獄中的幽魂聯繫到一起,可是當他看到這兩個美女的時候,已經覺得這個詞就是天生為她們而設立的,再貼切不過了,此時,源初已經下定決心,不管這兩個美女有沒有對象,自己都要出手了,這樣的好白菜要是讓豬給拱了,豈不是太可惜了嗎?

… 第七百四十章路見不平

這時,只見一群靈魂體當中一個為首的少爺模樣的尖嘴猴腮滿臉陰邪的傢伙看著場中的兩個美女嘿嘿一陣賤笑道:「夏娃,蒙娜麗莎,你們到底考慮好了沒有,這可是本少爺給你們兩個的最後機會了,本少爺看上你們兩個了,那是你們的福氣,跟了我保證以後你們享不盡的榮華富貴,如果你們要是再執迷不悟的話,嘿嘿,今天我就在這裡把你們給辦了,來個先奸后殺,我享受之後,我的兄弟們也可以順便開開葷,到時候一定讓你們爽歪歪啊,哈哈哈哈!」

其中一個看上去年紀稍微大一些的美女夏娃聞言頓時厲聲呵斥道:「戰色,你個無恥的小人,我們姐妹早就已經明確拒絕過你的提親了,你為什麼還要來糾纏我們,今天更是趁我們外出捕獵魂獸的時候偷襲我們,你還算是男人嗎,你都已經糟蹋過多少良家婦女了,還妄想得到我們姐妹,真是痴心妄想,你就死了這條心吧,我們就算是拼了這條性命也絕對不會屈服於你的!」

那個叫做戰色的少爺一聽頓時臉色變的無比陰沉起來:「夏娃,你他媽的別給臉不要臉啊,我戰色看上你們了,那是你們姐妹八輩子修來的福氣,有多少娘們爭著搶著想要讓我上呢,我還未必樂意呢,你們居然如此不識抬舉,實話告訴你,今天你們是答應也得答應,不答應也得答應,我爹已經說了,很快就會派人滅了你們斗羅部落,如果你們跟了我,我或許可以考慮勸說我爹放你們一條生路,犧牲你們兩個,拯救斗羅部落的所有人,不是很划算嗎,嘿嘿!」

夏娃和蒙娜麗莎兩姐妹大罵了一聲無恥之後便頓時陷入了沉默,她們的確是不怕死,為了保全貞潔就算是犧牲掉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可是她們也知道戰色說的沒錯,戰色是斗羅部落附近的一個比較強大的戰羅部落首領戰魔的小兒子,戰羅部落一直都對相對弱小的斗羅部落虎視眈眈,想要將斗羅部落吞併掉,只是一直礙於大家都屬於幽羅部落,怕受到幽羅部落長老會的責難,所以才一直沒有下手。

然而,最近戰魔的大兒子戰狂竟然成為了幽羅部落的一個統領,攀上了幽羅部落長老會的一個長老做靠山,即便現在戰羅部落吞併掉了斗羅部落,想必幽羅部落長老會也不會說什麼的,畢竟在修羅地獄沒有所謂的公平與公正,一切都要靠實力說話。

雖然她們兩個不怕死,可是要是因此連累了斗羅部落,她們就是部落的罪人啊,如果自己答應戰色的要求,或許斗羅部落就會因此避免被吞併掉的命運,也許自己這樣會犧牲掉自己的幸福,甚至生不如死,可是卻可以保全斗羅部落的所有人,似乎她們現在好像已經沒有別的選擇了,想到這,夏娃和蒙娜麗莎的臉上不禁浮現出了一抹絕望和頹然之色,此時她們已經做出了一個艱難的決定。

然而就在她們準備開口答應戰色的要求的時候,突然,不遠處的一棵大樹後面猛然傳來了一陣肆無忌憚的爽朗的笑聲:「哈哈哈哈,無恥啊,無恥,真是太他媽的無恥了,老子生平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無恥的人呢,你們竟然使用如此卑劣的手段來要挾兩個弱女子,你們難道就不覺得臉紅嗎,你們還他媽的是男人嗎,美女別怕,今天的事情哥們我替你們做主了,不要答應那個雜碎的要求,這麼好的白菜怎麼能去餵豬呢!」

眾人聞言不禁全都愣愣的看向了這邊,只見一個白袍青年正在不慌不忙的向著他們這邊走來,一邊大言不慚的教訓著戰色眾人,一邊不屑的冷冷看著他們,同時還不時的瞟向夏娃和蒙娜麗莎這邊一眼,露出一副人畜無害的和煦模樣,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戰色看到源初竟然有恃無恐的大搖大擺的走了過來,還對著自己劈頭蓋臉的就是一頓臭罵,頓時就已經火冒三丈起來,不過他是一個比較謹慎的人,看到源初竟然不是純靈魂體,而是擁有自己的肉身,頓時就是一愣,他自然知道在修羅地獄能夠擁有肉身的主絕對都是非富即貴的存在,對方如此有恃無恐,難道是有著什麼深厚的背景不成?

想到這,戰色沒有立即發火,而是很是恭敬的問道:「這位兄台,請問您是哪一位啊,若是我曾經有什麼地方冒犯過您,還請您多多見諒啊,只是,今天的事情乃是我們戰羅部落和斗羅部落之間的事情,還希望您不要插手為好啊,順便說一句我爹是戰魔!」

戰色雖然口氣上比較恭謹,可是話語中已經說明了自己的身份,更是將今天的事情已經提升到了兩大部落之間的高度,最後還把他老爹給抬了出來,就是為了向源初說明自己身後的實力,讓源初知難而退,不要胡亂插手,否則要是惹到了惹不起的人會為自己帶來不必要的麻煩的,最起碼也可以讓源初有所顧忌,不至於將事情鬧大!

戰色以為自己表明了身份之後,源初怎麼也會給自己幾分面子的,然而讓他沒有想到的是,源初根本就沒理他這根鬍子,以源初的身份和實力,就算是黑白閻王都沒有被他看在眼裡,豈會給戰色這個廢物的面子,而且,對於源初這個初來乍到的人,他根本就不知道什麼狗屁戰羅部落是幹什麼的,就算是知道也根本只會不屑一顧,戰色剛才的話實際上根本就是連個屁都不如。

源初看著戰色滿臉不屑的冷冷一笑道:「我只是一個路過的散修,不屬於任何部落,至於我的名字嗎,你還沒有資格知道,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這個人生平最討厭你這樣的仗勢欺人,欺男霸女的雜種,但凡這樣的人,我從來都不會放過的,也沒有人可以從我的手中逃生,你們也不會例外,我要是你的話,就應該好好想想自己應該怎麼逃命,當然了,想要逃出我的手掌心是根本就不可能的,嘿嘿!」

戰色聞言頓時臉色便陰冷了下來,剛才他還對源初身後的實力有所忌憚,然而聽到源初說自己不過是一個路過的散修而已,根本不屬於任何部落,頓時膽氣便又壯了起來,怪不得自己覺得附近的一些大部落中的家族子弟當中好像並沒有源初這麼一號啊,原來只是一個無名小輩而已,他之所以能夠有這麼一副臭皮囊,想必也不過是自己有些機緣罷了,根本就不足為慮,至於源初的警告則是被他直接給忽略了,在他看來源初不過是在故意裝逼而已,一個年紀輕輕的散修能有多大能耐。

可是想到源初這樣一個無名小輩竟然敢如此訓斥自己,戰色頓時心中升騰起一股無名大火,他看著源初囂張無比的模樣不禁嘿嘿一陣冷笑道:「小子,原來你他媽的根本就是一個沒有任何靠山的無名小輩啊,我還他媽的以為你是黑閻王的外甥呢,差點沒被你給我忽悠了,就這樣的廢物也敢管本少爺的閑事,我看你真是活膩歪了,就你還想要滅了我們,你他媽有那個本事嗎,今天我倒要看看是你滅了我們,還是被老子給滅了,兄弟們給我上,老子今天非生吞了他不可!」

聽到戰色的吩咐,他帶來的十多個打手頓時蜂擁而上呼啦一下便將源初團團包圍在了當中,這些人實力都不弱,皆是天仙巔峰境界以上的高手,其中竟然還有兩個老祖級別的存在,他們都是戰色的御用保鏢兼打手,平時沒少幫助戰色禍害良家婦女。

知道源初身後根本沒有任何身份背景之後,這些人頓時便有恃無恐起來,一個個殺氣騰騰的,不住的看著源初賊笑,不時還會舔一舔自己猩紅的舌頭,看樣子好像還真的把源初當作是一頓美味大餐了,在地獄,靈魂體之間相互吞噬是一種提升修為的快捷而有效的途徑,他們早就已經司空見慣了。

其中那兩個老祖級別的傢伙眼中精光一陣爆閃,而後突然一起向著源初撲了上來,手持一根狼牙棒對著源初的腦袋便狠狠砸來,雖然他們覺得源初年紀輕輕的實力肯定強不到哪去,要對付源初一個人就足夠了,可是他們向來喜歡以多欺少,那種將別人的生死玩弄於股掌之間的快感讓他們十分的享受,所以他們即便是覺得已經勝券在握了,還是決定要一起出手。

在他們看來,自己這一狼牙棒下去,源初肯定已經被自己砸成肉醬了,到時候,他們就可以享受大餐了,老是吞噬靈魂體那種枯燥的味道早就已經讓他們厭煩了,要是能夠就著新鮮的血肉一起吞噬靈魂體,那種感覺一定非常爽吧,平時但凡擁有肉身的靈魂體都是背景強大的存在,就算是借給他們一百個膽子,他們也不敢啊,哪裡有今天這樣的好機會啊,但是對待源初這個無名散修,他們可是沒有絲毫顧忌的。

… 第七百四十一章我逗你玩

然而,就在他們的狼牙棒即將砸到源初的腦袋上的時候,他們彷彿已經看到了源初腦漿迸裂,香甜的鮮血混合著腦漿向著他們的嘴裡飛來了,突然,源初的身影一閃便已經消失在了原地,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呢,兩隻鐵鉗一般的強勁有力的大手已經狠狠的抓到了他們的脖子上,將他們生生給拎了起來。

感受著源初手上驟然傳來的巨大的力量,他們兩人手中的狼牙棒頓時哐當一聲掉落了下來,臉色一片漲紅,眼珠子都快要被源初給捏出來了,雙腳不斷的亂蹬,表情無比痛苦,雙手用力的掐住源初的手腕,想要掙脫開來,然而不管他們如何掙扎,最終也只能是徒勞的,源初的兩隻打手彷彿鐵鉗一般強勁有力,根本無法掙脫。

他們現在總算是知道源初的實力到底有多麼恐怖了,能夠一招就制服自己這樣的老祖級別的存在,源初的實力該有多麼強大啊,此時,他們已經放棄了反抗,不住的對著源初拱手作揖進行求饒,希望源初能夠放他們一條生路。

他們覺得源初這樣一個年紀輕輕的傢伙,即便是實力強大無比,想必一定沒有什麼經驗,心智不夠成熟,說不定自己一求饒,源初就會放了他們呢,然而,他們實在是太不了解源初了,源初一路走來,不知道經歷了多少腥風血雨,他究竟殺過多少人,自己都已經不記得了,雖然他看似人畜無害,可是要是誰真的被他的這幅假象給蒙蔽了,那這個人一定會死的無比憋屈的。

源初看到兩人求饒的動作,故作有些猶豫的低下了頭,好像是在沉吟著是不是該放了他們,然而,就在兩人覺得好像源初真的有可能會放了他們的時候,突然,源初猛然抬起了頭,臉上浮現出一抹戲虐的詭異笑意。

兩人見狀不禁就是一愣,知道源初根本就是在故意玩他們呢,就在兩人臉上剛剛浮現出一抹憤怒和絕望的表情的時候,源初看著兩人冷冷一笑道:「記住了,我叫逗你玩,下輩子要是再遇到我的話,我還會逗你玩的,哦,對不起,你們好像沒有下輩子了!」

說著,源初手上猛然微微用力,兩人頓時雙眼圓睜,臉上浮現出一抹猙獰無比的表情,身體快速鼓脹起來,而後轟的一聲,兩人的靈魂體驟然炸裂開來,化作無數的靈魂碎片散落開來,不過轉眼之間竟然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看上去十分的詭異。

此時,所有人已經全都驚呆了,誰也沒想到兩個老祖級別的高手竟然被源初一招就給制服而後生生捏爆了,這是何等恐怖的實力啊,剛剛還將源初緊緊的圍攏在當中,想要等著吃源初的血肉和靈魂體的十多個打手早就已經嚇的尿褲子了,他們開始十分膽怯的緩緩向後退去,想要趁機逃走。

然而,還沒等他們轉身呢,只見源初身影一閃再次消失在了原地,一道白光在他們中間一閃而過,一陣眼花繚亂之後,源初再次回到了原地,而那十多個天仙巔峰境界的打手已經眼神獃滯的呆愣在了原地,一動不動,好像木雕泥塑一般。

旁邊的戰色不知道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看到十多個打手竟然全都呆立在原地不動了,頓時對著他們呵斥了起來,讓他們去對付源初,然而不管他怎麼發號施令,這些人就是沒有反應,戰色頓時怒了,他走過去對著其中一個傢伙用力一推,想要教訓他一番。

沒想到這一推不要緊,剛才還完好無損的打手頓時嘩啦一聲靈魂體驟然崩碎開來,靈魂碎片散落了一地,好像是受到了第一個打手崩碎的影響,剩下的十多個打手的靈魂體瞬間便發生了連鎖反應,一個個紛紛崩碎開來,轉眼之間,十多個打手的靈魂體便已經徹底崩碎開來了,而後他們的靈魂碎片竟然再次全都詭異的消失不見了。

戰色見狀頓時就驚呆了,他不可思議的看著自己的手指,徹底無語了,他怎麼也想不明白自己不過是輕輕推了他一把而已,怎麼會讓他們全都瞬間靈魂崩碎呢,真是見了鬼了。

難道是自己的修為驟然暴漲了這麼多嗎,不可能啊,很快他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那麼要不是自己的緣故,會是怎麼回事呢,那就只有一個可能了,一定是剛才那個傢伙搞的鬼,他明明已經瞬間就將他們全都殺死了,卻偏偏還故意弄成這幅模樣,讓自己來完成這最後的神奇一推,這他媽明顯不是故意在玩自己呢嗎?

想到這,戰色目光陰冷的看向了源初罵道:「小子,你他媽的到底是誰,為什麼明明已經將他們斬殺了,還要讓我去親自將他們的靈魂體打碎,你他媽這不是明顯在玩我嗎?」

源初嘿嘿一笑道:「沒錯,老子就是在故意玩你呢,你能把老子怎麼樣,至於我是誰嗎,我其實不是已經都告訴過你了嗎,我叫逗你玩啊,我這個人最喜歡逗你玩了,怎麼難道你玩的不開心嗎,對了,我和他們都已經玩過了,我們還沒有好好玩玩呢,怎麼樣,接下來是不是該我們好好玩玩了?」

說著,源初便不慌不忙的嘿嘿賤笑著向著戰色走了過去,戰色見狀頓時嚇的連忙一邊後退,一邊驚恐萬分的瑟瑟發抖的說道:「你要幹什麼,你別過來啊,我可不想跟你玩,我警告你千萬不要亂來啊,這裡距離我們戰羅部落並不遠,只要我發出信號,立刻就會有大批人馬過來的,到時候你們誰都跑不了,雖然你殺了他們,但是我不會和你計較的,你,你可以走了,對了,這兩個女人你也可以帶走,就當是我對你的一點賠償吧!」


源初看著戰色嚇的都已經有些語無倫次了,明明是自己殺了他的人,他還要對自己進行賠償,這他媽不是犯賤嗎,源初對於戰色的威脅絲毫都沒有在意,就算是戰羅部落的人馬趕到了,他也不懼,更何況戰色想要從他的手裡逃走去通風報信是絕對不可能的。

源初依然不慌不忙的向著戰色步步逼近,雖然看上去臉上始終浮現著一抹如沐春風的淡淡笑意,但是看在戰色的眼裡卻是比死神的微笑還要恐怖一萬倍,他一邊向後退,一邊思考著脫身之法,他知道以自己的實力根本就不是源初的對手,可以說還不夠人家塞牙縫的呢,想要逃走就只有利用底牌了。

戰色眼珠一轉頓時計上心來,他的袍袖微微一抖,一顆威力巨大的滅魂雷珠頓時便出現在了手中,他猛然將手中的滅魂雷珠用力扔出,不過目標並不是源初,而是一旁的夏娃和蒙娜麗莎兩姐妹。

戰色知道以源初的實力,就算是自己扔出滅魂雷珠也一定不會對源初造成什麼太大的威脅的,既然如此,還不如將滅魂雷珠扔向夏娃和蒙娜麗莎兩人,他知道源初一定會去營救兩人的,只要源初去救她們,自己的逃跑的機會也就來了,這一招叫攻敵所必救,這個傢伙雖然平時修鍊不刻苦,實力根本拿不出手,但是他平時倒是對三十六計兵法專研的不少,這個時候竟然還能想出這麼一招,不得不說這個傢伙還真算是一個人物啊。

果不其然,就在戰色對著兩個美女扔出滅魂雷珠的瞬間,源初已經身影一閃擋在了兩個美女的身前,他伸出右手對著迎面飛來的滅魂雷珠輕輕一抓,轟的一聲驚天巨響,滅魂雷珠便在源初的手裡轟然炸開了,巨大的聲響方圓百萬里都能聽到。

見到源初竟然傻了吧唧的伸手去抓滅魂雷珠,夏娃和蒙娜麗莎頓時便絕望的閉上了雙眼,她們已經不忍再去看了,別人不知道滅魂雷珠的厲害,她們可是再清楚不過了,因為滅魂雷珠乃是戰羅部落的一件攻擊至寶,斗羅部落的一位天仙六轉的老祖在與戰羅部落的族長戰魔大戰中,就是被戰魔扔出的滅魂雷珠給炸死的,天仙六轉的老祖都抵擋不住滅魂雷珠的恐怖威力,難道面前的這個傢伙還能抵擋得住嗎?

此時,她們已經覺得自己是必死無疑了,她們真不知道自己是該感謝源初呢,還是該臭罵源初一頓,就算是要救自己也不能採取這麼愚蠢的做法啊,以源初的實力足以及時將她們救走的嗎,幹嘛非要採取這麼找死的愚不可及的辦法呢?

可是,在滅魂雷珠爆炸之後,預想之中的靈魂體炸裂的情況並沒有發生,也沒有感到絲毫的痛苦,只是感到一股狂風在周圍肆虐了一下便瞬間消失了,兩個美女覺得有些奇怪,怎麼自己會一點也沒有感覺到痛苦呢,難道是滅魂雷珠的威力太大了,在自己還沒有感到痛苦的時候就已經讓自己魂飛魄散了,可是不對呀,要是自己已經死了,為什麼還有思想呢,自己現在又在哪裡呢?

… 第七百四十三章美女拉攏

這時,蒙娜麗莎頓時不幹了,見到夏娃要伸手接過寶物還給源初,連忙動作十分麻利的將寶物收了起來,而後看著夏娃埋怨道:「姐,你是不是傻了,這可是極品道器啊,你知道這件寶物對於我們斗羅部落意味著什麼嗎,意味著我們斗羅部落要崛起了,你真的要就這麼斷送了我們斗羅部落的重新崛起的機會嗎,反正這件寶物是公子送給我的,我是絕對不會再拿出去的,再說了,這可是一件大事啊,你覺得長老會會同意你的決定嗎?」

夏娃見蒙娜麗莎死活都不肯歸還寶物,也拿她這個妹妹沒有什麼辦法,而且,這件寶物的確是對於斗羅部落太過重要了,長老會要是知道了肯定不會再交出去的,於是,夏娃沉吟了片刻,也只好無奈的作罷了。

源初見兩個美女終於達成了一致收下了自己的禮物,頓時很是開心的笑了,這時,蒙娜麗莎眼珠一轉,看著源初嘿嘿一笑道:「這位公子,你救了我們姐妹的性命,我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而且你的救命之恩,我們也一定要好好報答才是啊,這裡距離我們斗羅部落不遠,不如你就先跟我們回去吧,要是長老們知道你救了我們,又送了我們如此厚禮,他們一定會好好感謝你的!」

夏娃看著蒙娜麗莎的詭異的笑容,略微沉吟,便已經大概猜出了她的鬼主意,而後饒有興緻,還有些期待的看向了源初。

源初聞言頓時便已經知道了蒙娜麗莎的用意,他這麼多年不知道經過了多少大風大浪,怎麼會看不出這個鬼丫頭的真正用意呢,她一定是看出了自己的不凡,所以想要故意拉攏自己,特別是現在戰羅部落對斗羅部落虎視眈眈,剛剛戰色又被自己斬殺了,斗羅部落現在可謂是風雨飄搖,若是能夠將自己拉到斗羅部落,斗羅部落就會得到極大的安全保障,看來這個鬼丫頭看上去年紀不大,心思倒是很複雜嗎!

不過,源初並不打算拒絕,因為他也是剛剛來到修羅地域,人生地不熟的,暫時也不知道該從哪裡下手,先到斗羅部落去看看,順便了解一下地域的情況,也是一種不錯的選擇,而且,他也已經知道戰魔現在肯定已經得到了消息,說不定很快就會帶人前來報復,斗羅部落危在旦夕,既然這件事情自己已經抗下來了,那就乾脆抗到底吧!

於是,想到這,源初很是興奮的嘿嘿一笑道:「好啊,美女相邀,我自當奉命啊,我也對於你們斗羅部落很感興趣啊,我還真的很想知道是什麼樣的部落竟然能夠培養出你們這樣的大美人啊,我就陪你們走一趟吧,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源初,散修一枚,以後還要拜託兩位美女多多關照啊!」

蒙娜麗莎聞言頓時高興的蹦了起來:「太好了,太好了,我們這就趕緊回去吧,相信長老們現在一定都等著急了吧,對了,以後我就叫你源初哥吧,雖然你看上去已經老的都可以當大叔了,但是看在你救了我們的份上,我就吃點虧吧,呵呵!」

說著,蒙娜麗莎便蹦蹦跳跳的跑到源初身前,雙手挽住源初的胳膊,好像生怕源初跑了一般,拉著源初就向著斗羅部落的方向趕去,源初本來覺得第一次見面就這樣拉拉扯扯的有些不雅,不過當他感受到蒙娜麗莎胸前那對軟綿綿的極富彈性的碩大飽滿的大白饅頭不住的擠壓著自己的手臂的時候,源初便果斷的欣然接受了,還十分舒爽的不時故意向著蒙娜麗莎的胸前輕輕擠壓兩下。


感受著那股極具誘惑力的彈性與酥軟,源初的心都融化了,心中暗自鬥爭著:「哥們,這麼做是不是有些太無恥了,你看這個小姑娘的眼神多麼清純啊,我就這麼明目張胆的占人家便宜,有點太說不過去了吧,不過,這又不是我先提出來讓她這麼拉著我的,是她自己送上門來的,俗話說,有便宜不佔,純是大笨蛋,不佔白不佔,佔了也白占,唉,誰讓哥是一個正常的男人呢,算了,無恥就無恥一點吧!」

想到這,源初便欣然接受了蒙娜麗莎一路的免費胸部按摩,在她的強拉硬拽下向著斗羅部落趕去,夏娃看著蒙娜麗莎和源初的親昵的舉動,臉上頓時一片羞紅,她的妹妹生來要比自己開朗活潑很多,這麼開放的舉動她可做不出來,她的心裡還是比較傳統的那種。

只是夏娃此時心中更多的還是在猜想著源初的真正身份,源初就像是一個巨大的謎團,她怎麼也看不透,猜不出,年紀輕輕,修為恐怖無比,擁有肉身,身份定然不簡單,說是散修又怎麼可能,沒有強大的背景是不可能達到這樣高深的境界的,就算是他是一個強大的散修,那麼他的背後也一定有著一個非常了不起的師父,也許是他的師父為人低調,不想要讓源初表露真實身份吧,誰知道呢?

總之,源初絕對是一個不可多得的逆天妖孽級別的天才,若是真的能夠將他拉攏到斗羅部落,那麼斗羅部落也許就真的可以迎來崛起的機會了,只是像他這樣的妖孽天才又怎麼會屈居一個小小的斗羅部落呢,他的舞台是整片天地,只要能夠留住他,就算是付出任何代價也在所不惜,哪怕是他要我們姐妹一同伺候他,我也心甘情願!

想到這,夏娃頓時俏臉羞的更紅了,暗罵自己怎麼會突然胡思亂想起來了呢,用力的搖了搖頭,努力平復了一下心中的紛亂的思緒,看著源初和蒙娜麗莎已經快要走遠了,才連忙心事重重的跟了上去,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雙臂竟然也不自覺的挽住了源初的另一隻胳膊,俏臉再次紅了起來。

源初感受著兩隻胳膊上不斷傳來的一波又一波的軟綿綿的卻好似滔天海浪一般的舒爽之極的誘惑攻勢,差點爽的直接叫了出來,就在這種暈暈乎乎的狀態中,源初在兩位絕色美女的陪同下一路快活似神仙一般的向著斗羅部落趕去,他真的希望時光從此就永恆的定格在這一刻吧!

斗羅部落距離這裡並不算遠,只有不過百萬里左右,以源初的速度帶著兩位美女只需要一會的功夫就可以到達了,只是源初實在是太享受現在的美好時刻了,不想那麼快就回到斗羅部落,因此不過百萬里的路程,三個人竟然走了三個時辰,這還是夏娃和蒙娜麗莎一再催促的結果,否則天黑之前都很難趕回去的,兩個美女實在是不明白為什麼源初會走的這麼慢,以源初追殺戰色的速度,恐怕都可以走幾個來回了。

她們哪裡知道源初的小心思啊,男人正在最爽的時候,是最不願意被打擾的,這段旅程整整走了三個時辰,可是源初卻是感覺好像只是過了片刻之間似的,唉,美好的時光總是短暫的嗎!

三個時辰之後,源初三人終於回到了斗羅部落的所在,說是部落可是並沒有源初想象中的那麼簡陋破敗,源初以為斗羅部落一定全是簡陋低矮的茅草屋呢,人們都穿著比較粗糙的衣服,也許還都是衣不蔽體呢,女人們穿著古老性感的比基尼,那景象一定會爽翻了吧。

然而當他來到斗羅部落之後本來的一些想法就被徹底推翻了,只見放眼望去是一排排錯落有致,氣勢恢宏的石殿,雖然看上去談不上奢華,但是那種高大上的氣質卻是毋庸置疑的,到處都是嚴陣以待的守衛,人忙都穿著得體,進進出出的不斷忙碌著,不時可以成群結隊的靈魂體趕著大車,拉回來一車車的魂獸的屍體,人們的臉上都洋溢著一種叫做安樂的滿足的神情。

雖然這裡的文明水平並不算低,可是人們還是過著相對原始的狩獵生活,正所謂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這裡到處都是連綿起伏的群山和茂密的森林,有著無數的實力強大的魂獸可以供他們狩獵,同時還可以得到必要的磨礪,因此這裡雖然沒有什麼所謂的宗門幫助人們修鍊,但是人們卻是個個實力強橫,民風彪悍,大家全都是經過了無數的生死磨練而迅速成長起來的。

夏娃和蒙娜麗莎帶著源初來到了斗羅部落的寬闊高大的城門前,守衛見到兩個美女回來了,連忙主動上前搭訕道:「哎呦,兩位美女回來了,今天怎麼回來的這麼晚啊,以你們的實力應該早就完成今天的狩獵任務了啊,不會是遇到什麼麻煩了吧,要不要幫忙啊,要是有什麼需要的話,儘管開口,我最樂意為兩位美女效勞了!」

這個守衛比較健談,而且夏娃和蒙娜麗莎可是斗羅部落的兩朵鮮花啊,不知道有多少年輕俊傑惦記著呢,這個守衛自然也是一直對她們很是傾慕,每次都要沒話找話的搭訕一番,希望因此引起兩個美女的注意。

… 第七百四十四章高調逛街

夏娃沒有說話只是對著守衛淡然一笑,算是打過招呼了,可是蒙娜麗莎脾氣比較火爆,是個典型的小魔女,雖然這個守衛並沒有什麼惡意,可是她最討厭這種沒事就知道圍著女人轉的男人了,平時沒事找事的騷擾一下也就算了,可是今天不同,今天她們可是有源初陪著的,在她的心裡也只有源初這樣的逆天妖孽一般的男人才能配得上她。

於是,蒙娜麗莎故意緊緊拉住源初的胳膊很是得意的笑道:「你的好意我們姐妹心領了,今天我們的確是遇到了一些麻煩,不過已經被這位源初公子給解決了,以後有源初哥照顧我們姐妹就足夠了,他可是真正的高手哦,沒有什麼事情是他搞不定的,你以後還是少替我們操心吧,站好你的崗就行了!」

說著,蒙娜麗莎和夏娃便拉著源初向著斗羅部落裡面走去,只留下身後一頭霧水,一臉羨慕嫉妒恨的守衛看著三人的背影有些悵然若失,心中大罵著,這他媽好白菜怎麼總是喜歡被豬給拱了呢,天哪,你他媽還有點天理嗎?

源初此時自然不知道這個守衛在心裡正罵著他呢,因為他現在的心思已經全都放在了感受著兩個美女胸前的一對飽滿上了,那種過電般的感覺,讓他渾身都是麻酥酥的,有著飄飄欲仙的感覺。

源初一邊享受著兩位美女的胸部按摩,一邊向著斗羅部落的族長所在的長老會走去,兩旁的路人見到斗羅部落的兩朵姐妹花竟然一起挽著一個陌生男子的胳膊在逛街,頓時眼珠子都驚訝的差點蹦出來了,這他媽的到底是什麼情況啊,平時一向是極其高傲,眼光極高的夏娃和蒙娜麗莎今天這是怎麼了,竟然如此高調的拉著一個陌生男子。

而且,兩個美女的俏臉微微羞紅,露出一副難得一見的小女兒姿態,要知道這兩個小美女平時可是一直都是以女漢子的姿態出現的啊,她們不僅長的傾國傾城,而且實力也很是強大,即便在整個斗羅部落的年輕一代中也絕對都是堪稱天才聖女一般的存在啊,不知道有多少年輕俊傑想要一親芳澤都沒有機會。

可是沒想到斗羅部落的兩朵鮮花竟然插到了不知道在外面哪個地方踩到的狗屎上,實在是太沒有天理了吧,都說這近水樓台先得月,可是現在看來還是外來的和尚會念經啊,瞧瞧人家一次性就搞定了兩朵姐妹花,這人比人真是氣死人啊,眾人在路旁不住的私下議論著,有羨慕的,有嫉妒的,有不屑的,還有故作高深莫測的幫著大家分析的,總之是形形色色,褒貶不一啊。

可是兩位美女卻是絲毫也沒有理會路人的議論,蒙娜麗莎聽著眾人的私下議論,很是得意的高傲的昂起了頭,緊緊的拉著源初的胳膊,好像在向眾人展示著自己這次出去狩獵的戰利品一般,在她看來只有她的源初哥這樣的偉大的男人才能配得上她們姐妹,她的源初哥的強大實力豈是他們這些凡夫俗子所能知道的,而且人家為人-大方,一出手就是一件極品道器啊,恐怕就算是做聘禮都夠了,那些所謂的年輕俊傑跟她的源初哥一比簡直是弱爆了。

兩位美女一路歡天喜地的拉著源初向著長老會走去,對於兩旁眾人的議論根本絲毫不予理會,至於源初更是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這些,他此時已經完全沉浸在了那種飄飄欲仙的舒爽感覺當中了。

片刻之後,三人便已經來到了長老會的大門外,門口的守衛見到夏娃和蒙娜麗莎帶著一個陌生男子就要進入長老會,連忙上前說道:「哎呦,這不是夏娃和蒙娜麗莎兩位大美女嗎,你們今天怎麼這麼有空來到長老會啊,族長和長老們正在商量要事,最近戰羅部落動作頻繁,可能要對我們斗羅部落動手了,長老們正在商量對策,今天不方便接見你們,你們還是請回吧!」

蒙娜麗莎聞言很是高傲的說道:「既然長老們正在商量對付戰羅部落的事情,那我們就更要進去了,因為我們姐妹已經替長老們找到了可以幫助我們斗羅部落對付戰羅部落的高手了,你知道這位大人是誰嗎,他就是我們今天請來的高手,只要有他在,戰羅部落根本不足為慮,你還不趕緊讓開,要是耽誤了大事,你擔待得起嗎?」

說著,蒙娜麗莎很是得意的又看了一眼旁邊的源初,守衛聞言就是一愣,他冷冷的打量了一番源初,發現源初不過是一個年紀輕輕的武者,在他看來就算是源初算是什麼年輕俊傑,可是好像也不至於成為蒙娜麗莎口中所謂的大人吧,還說什麼只要有源初在,戰羅部落根本不足為慮,這不是胡說八道嗎,戰羅部落的實力極其強大,豈是一個毛頭小子所能對付得了的。


可是他也擔心萬一要是蒙娜麗莎說的是真的話,如果真的耽誤了大事,慢待了這個所謂的大人,他還真的是有些擔戴不起啊,就在他有些猶豫不決的時候,源初嘴角微微翹起,一股強大的氣勢驟然破體而出,目標只是面前的這個守衛而已,並沒有影響到兩個美女,可是即便如此,兩個美女還是感受到了一股霸天絕地的強大氣勢。

源初的強大氣勢直接向著守衛壓了過來,那種如山如海般的強大威壓讓他驟然大汗淋漓起來,渾身的骨頭都嘎吱嘎吱的響了起來,此時他驚駭不已的愣愣的看著源初,一動都動不了,完全被源初壓制住了,他可以肯定只要源初願意,想要斬殺自己不過就是一念之間的事情,甚至連手指都不用動,只是靠這股強大的氣勢就足以讓自己魂飛魄散了,這是多麼恐怖的實力啊!


這個守衛已經是天仙巔峰境界的高手了,可是面對源初的強大威壓,感覺自己簡直弱的如同螻蟻一般,他知道源初的實力絕對是恐怖到逆天了,恐怕就算是族長大人都未必是他的對手吧,看來蒙娜麗莎說他是請來的高手果然不虛啊,幸好自己剛才沒有出言不遜,否則就算是這位大人將自己當場斬殺,族長都不會說一個不字的。

想到這,這個守衛不僅就是一陣后怕,此時,源初已經收回了自己的氣勢,他並不想傷害這個守衛,因為根本就沒有那個必要,他也沒有那個資格讓自己出手,他只是想要讓這個守衛知道自己的實力罷了,省的再為了此事在這裡耽誤功夫而已。

守衛突然感受到源初收回了恐怖的威壓,這才輕輕擦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而後連忙十分恭謹的說道:「這位大人,剛才小人多有冒犯,有眼無珠,還請大人不要見怪才好啊,小人這就帶您進去,相信族長和長老們見到大人一定會盛情款待的!」

源初聞言滿意的點了點頭,而後便在兩位美女的陪同下,跟著這個守衛進入到了長老會當中,很快幾人便來到長老會的寬敞高大的議事大殿外面,經過通報之後,源初三人便被邀請了進去。

源初進入議事大殿之後,很是隨意的掃視了一眼,絲毫沒有什麼畏懼拘謹之色,發現此時議事大殿里坐了一圈的人,大概有十多個的樣子,每一個都是實力強橫的老祖級別的存在,想必他們應該就是斗羅部落的長老了吧,這些人並不能引起源初的任何興趣,最後他的目光定格在了主位上的一個面容慈祥的老者身上,只是略微感應,源初便已經看出了老者的實力,天仙九轉初階,看來他應該就是斗羅部落的族長了吧。

源初猜的沒錯,這個老者就是斗羅部落的族長亞當,亞當剛才聽到稟報說夏娃和蒙娜麗莎竟然從外面請來了一個高手,不禁就是一愣,他很難想象她們兩姐妹怎麼可能會遇到什麼真正的高手呢,真正的高手那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存在,怎麼會這麼容易就跟著她們回來了呢,不會是一個冒牌貨吧,就算是有兩下子,難道還會比自己還強大嗎?

正是因為考慮到這些,所以亞當族長並沒有親自將源初迎進來,看到源初之後也沒有什麼太過恭謹的樣子,只是淡淡的打量了源初一番,不過令他很是疑惑的是,自己竟然看不透源初的修為,這種情況只有兩種可能,要麼對方實力遠超自己,要麼就是對方身上有著某種可以隱藏修為的絕世至寶,可是看著源初的年紀輕輕的樣子,亞當實在是很難將源初與什麼絕頂高手聯繫到一起,於是,他很果斷的將源初划入了後者。

亞當眼神冷峻的看著源初,身上猛然散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勢,向著源初壓迫而來,他想要通過這種方式來試探一下源初的實力,源初如果是真正的高手的話,自然能夠抵擋得住自己的氣勢和眼神,否則要是騙子的話,亞當不介意好好教訓一下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傢伙。

… 第七百四十四章高調逛街

夏娃沒有說話只是對著守衛淡然一笑,算是打過招呼了,可是蒙娜麗莎脾氣比較火爆,是個典型的小魔女,雖然這個守衛並沒有什麼惡意,可是她最討厭這種沒事就知道圍著女人轉的男人了,平時沒事找事的騷擾一下也就算了,可是今天不同,今天她們可是有源初陪著的,在她的心裡也只有源初這樣的逆天妖孽一般的男人才能配得上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