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叮咚一陣亂響,孟有房也是正式任命了孔方為有房不動產第一分店的店長,七家城的陣法也算是徹底的改造完工。

就在眾人聊天打屁的時候,七家城外卻是傳來了爆喝聲。

只聽一人中氣十足的怒吼:「七家城裡的人聽著,吾乃紀靈,你們速速開城投降!」

孟有房環視了一下眾人不由的笑了起來:「這位是來做什麼的,難道我開個店還得有個歷練不成?」

呂奉先此時最積極,想要好店鋪那就得有貢獻,這現成的貢獻可不能讓於別人!

方天畫戟向外一扔,呂奉先大吼一聲:「等某去擒下這等狂妄之徒!」

人隨戟走,一路火花帶閃電的就衝出了七家城。

孟有房都懶的動,這七家城的大陣剛弄好,正想試試威力呢,現在怕是沒辦法試了,有呂奉先在,這外面的人估計也就是分分鐘的事。

就聽七家城裡一陣鼓噪,外面傳來呂奉先的大喝聲:「死來!」

喝聲過後,震天的歡呼聲瞬間響起,只是隨後又都轉為遺憾的嘆息。

「什麼情況?呂奉先還會失手?」

孟有房疑惑的向外望了望,能從呂奉先手中全身而退那可是一員猛將了。

片刻的功夫,呂奉先垂頭喪氣的轉了回來,他把方天畫戟向著地上就是一扔:「奶球滴,這個貨居然有符。」

孟有房皺了皺眉,隨聲問道:「這人挺賊啊,是誰的人馬?」

呂奉先擺了擺手:「沒看太細,估計是袁公路的人馬,大旗上掛的是一個袁字。」

「袁公路?」

聽到這個名字孟有房再次鎖起了眉頭,連他都被聯合了起來,恐怕這一次齊天威的準備要足的多啊。

不過,這種小打小鬧的有什麼意義呢?

就像前面那句老話說的,難道就真的只是為了噁心一把別人?

孟有房還在思索著原因,呂奉先已經是把地上的方天畫戟給撿了起來,他向著孟有房一拽:「孟老弟,這裡完事沒,咱們趕緊去黑石山!」

孟有房回了回神,他知道這是呂奉先著急了,估計從劉玄德那裡也是得到了一些消息,既然有消息,那就得好好的問一問。

孟有房扯了扯胳膊笑著問道:「奉先兄,劉玄德怎麼說,古錠刀問到了沒有?」

聽到孟有房發問,呂奉先又是一惱:「孟老弟你快別提了,這個劉玄德,他特么的就是個娘們兒,除了哭就是哭,一點有用的都不說,我都想砍了他!」

。 —————————–

當天晚上,照理應該是蘇雲曦到達龍圖市的時間了。許林本來是想打一番電話過去詢問的。

蓋麥爾正在浴室裏面洗澡。為了引發關注,她不住地叫許林過去遞東西,許林也就忘記了這檔子事。

到了夜晚十點鐘的時候,他倆正在客廳里看一部西部電影《黃金劫案》。雖然情節相當的平淡,蓋麥爾也還是樂此不疲。

這是她對於華夏的熱愛,許林也很感動。

正在這時,汪蠻蠻的電話打進來了。

一開口,她就問許林是否接到了蘇雲曦的電話。許林大吃一驚。道:「怎麼,她不是回龍圖市了么?」

「是啊,登機之前。她還給我打過電話呢。」汪蠻蠻道。

「那,之後的幾個小時,就一直沒有聯繫過,是不是?」許林道。

「那不是廢話么,人在飛機上,是要開啟飛行模式的。」汪蠻蠻的聲音里。已經有了很大的焦急在裏面了。

「你派人去機場接她了沒?」許林也還是有些個不放心。

「這個,你說呢。我現在都還在機場呢,這裏剛剛刮過颶風,我的全身都是濕漉漉的!」汪蠻蠻氣呼呼地說。

「那麼,親,辛苦了,辛苦了!」蓋麥爾就在旁邊,許林說這話時,心裏也是有鬼。

他回望了蓋麥爾一眼,後者還給了他一個親切的回望。

「少在那裏拍馬屁!」汪蠻蠻不愧是個刁蠻公主,說話和翻臉,那都是像翻書一般的,「我在向你要人,你卻在那裏瞎扯蛋!」

「我……」許林的心裏,別提有多冤枉了。自從清晨回來,汪蠻蠻電令蘇雲曦離開開始,他就沒參進一句話去。現在出了事,就又為找他要人。

天理何在?公理何在?

可是。面對汪蠻蠻這樣的美女,還會有什麼道理可講?何況,他又是她的男朋友,准老公。

「現在,我給你五分鐘的時間,你將小蘇從離開他那裏到現在的脈絡理一理!」汪蠻蠻道,「理不出來的話,你知道後果!」

「知道,知道。」許林只有唯唯諾諾的份兒了。

電話掛斷。蓋麥爾在這裏差點兒就要氣得跳起來了:「走也是她叫走的,送也是她們不叫送的。現在出了事,反倒是來怪咱們。這個汪蠻蠻,到底還講不講理?」

「講理她就不叫汪蠻蠻了!」這是許林的回復。他說的話,可是千真百實的,這個汪蠻蠻,的確是不講道理的。

女人就是這樣的,他還能說什麼呢?

話是這麼說的,汪蠻蠻那頭。定然已經開始在調查了。她給他五分鐘理清脈絡的時間,他可是不能再耽擱下去了。

兩個人立即盤起了腿,開始一筆一筆地盤點着蘇雲曦的軌跡。五分鐘不到的時間裏,汪蠻蠻就又將電話打過來了。

這一回,許林索性打開了免提。

嘩嘩嘩,沙沙沙。很顯然。那邊的確是在下大雨,很大的雨那種。蓋麥爾也感動起來,不再有那麼多的怨言了。

許林將蘇雲曦從接到電話到離開的場景講述了個清清楚楚。汪蠻蠻聽到了,也是無語。

半晌,她才又回過來幾個字:「我剛到航空公司去查了,他們也說見到了小蘇登機時的場景。」

「那麼,她是不是一直在航班上呢?」許林道。

「這個嘛,要牽涉到很多的部門審批。」汪蠻蠻道,「不過。我相信,大概也就再等兩三個小時,就會有她在航班上的確切信息了。」

電話掛斷後。許林也着急得不行。

為了安撫他的情緒,蓋麥爾開啟了電視模式:「親,你想要看什麼樣的電視節目?」

「危機處理片。」許林一直喜歡紀錄片。這是蓋麥爾和蘇雲曦和汪蠻蠻都了解的。

「想找找靈感?」蓋麥爾戲謔道。沒想到的是,許林差點兒因此就發飆了,「是啊,我想要找靈感,你就不要太多的廢話了,給我搜那樣的節目吧!」

蓋麥爾趕緊地搜。誰知,這一着急她也就極度地不自信起來。結果,五分鐘過去,還是沒能找到一段合適的紀錄片。

許林着急了:「還是叫我來吧。女生們做事情,總是不能理解男生!」他的話,蓋麥爾聽到了心裏去。

沒有十秒鐘,她美麗深邃的大眼睛裏。就滿滿的全是淚水了。許林搜到了合適的片子,還沒開始看,就先看到了蓋麥爾。

「親,我錯怪你了,錯怪你了!」許林趕緊道歉,「我是太着急了。你不要跟我一般見識,啊?」

他真誠的態度,叫蓋麥爾也不好再生氣了。

紀錄片是找到了,是部很經典的推理式片子。許林剛看了沒有幾分鐘,汪蠻蠻的電話就打過來了。

「不用找了,我已經看到她在航班上的錄像了。」汪蠻蠻道,「她是上了航班的,也直接地乘坐航班直到了西京的。」

「那,從西京中轉之後呢?」許林也着急得不行。他加緊地追問道。

「從西京之後,好像就沒再上航班了。」汪蠻蠻道,「當然,現在也還不能確定她下機后的去向。此事,暫時也還沒能列為案件,也極有可能是樁普通的走失案呢!」

這話說出來后,許林的心裏,至少也可以稍稍地放下了點心了。他不再有什麼遺憾了。

「我沒有接到她的電話了。」汪蠻蠻也給了許林不少的信息,「現在各方面的意見歸結到一處,小蘇出事,也就鎖定在西京一個地方了!」

有了這個信息,至少說明許林是沒有問題的。再說,蘇雲曦這個人平日裏,在許林面前,也是飛揚跋扈的。

汪蠻蠻也是清楚的:「親,現在確定,她的失蹤跟你是沒有關係的了。我也是知道,她平日裏對於你的教導,也是愛理不理的。現在,我徹底地不怪你了!」

許林的眼睛裏,不知何時,已經浮起了不少的淚水。要得到如此的評價,是多麼地不容易呀!

「可是,我也還是在牽掛着小蘇的事情呀。」這話是許林說的。

【本章完】

。。 第1166章

老婦很是激動,看著自己新棉被、新被單這些東西,還有好幾套她給未來孫子準備的小衣服,都是放在一起的,都被偷了過來,莊戶人家賺個銀子不容易,就這些東西就花了她小四兩銀子,你說能不心疼嗎?當即就嚷嚷開了。

結果還沒吼完,只覺得眼前銀光一閃,一把匕首嗖的一下出現在她的眼前,直接插在了她的腳下,不偏不倚的插在她的前腳尖處。

楚琉影一身戾氣完全不加掩飾,看著嗚哩哇啦的老婦人冷冷出聲,「死了更是什麼都沒有了。」

老婦人雙腿一軟,差點兒坐到了地上,真真是半個聲不敢出了,滿臉驚懼的看著楚琉影。

她是看出來了,這男的不是個好惹的,是會殺人的。

「楚琉影,別這樣。」

秦臻沖著楚琉影搖了搖頭,為他這種狠厲的解決辦法,有些不贊同,這大娘臉都白了。

秦臻趁著陣痛未來,她看向楚琉影道,「身上有銀子嗎?」

楚琉影一挑眉,瞥了下嘴,「沒有,小爺看中什麼那都是靠搶的。」

其實本來身上是有銀票的,這不之前受了重傷被人帶來燕國,都送給對方了嗎。

秦臻抿了抿唇,抬起手將自己一對耳環摘下來,沖著那老婦的方向伸了伸手,「大娘,這對耳環送給你,這是金鑲玉的,當初買的時候差不多花了二十兩,你若是拿到當鋪去,至少也能換的十兩銀子。」

那老婦的眼神果然一亮。

「真,真給我?」

她道。

秦臻點點頭,「但是大娘,你要幫我將孩子接生出來。」

「行,沒問題,我在接生這方面是很有經驗的,當初我們鄰居妹妹的孩子的孫女就是我給接生的,放心啊,姑娘,一定給你接生出來。」

那老婦搓搓手忙道。

她大概看出秦臻是個好說話的,膽子也大了許多,走上前來看著秦臻手上的耳環道,「真給我的?」

「嗯。」

秦臻點點頭。

那老婦忙接過來,趕緊揣在了身上。

就在這時候,陣痛又來,秦臻抿著唇吸氣,疼的她眼前一陣一陣發黑,她也不知道抓住什麼,用了力的握著。

「我看看,我看看,我給你看看,到了什麼程度了?」

那拉老夫人忙道。

「還要等一會兒,熱水,洗手……」

秦臻咬著牙道。

她是大夫,她知道產程走到哪一步了,雖是環境不允許,但秦臻也知道生孩子這事兒一定要乾乾淨淨,老婦人剛趴在地上,手上都沾了泥土,有些臟。

楚琉影看一眼秦臻,這姑娘真不愧是出身大家,這時候了還講究。

那老婦人大概是拿了秦臻的耳環,也不好得罪,也或許她也看出來秦臻和楚琉影身上的氣質跟他們普通人不一樣,倒也沒多話。

正好火堆上架著兩個罐子,一個煮葯,一個燒熱水。

老婦趕緊的拿起木桶倒上熱水給自己洗了洗手。

這才趕緊回到秦臻身邊去。

「這些熱水還是不夠的,還要燒很多才行,你需的幫你夫人幫燒些熱水。」

老婦壯著膽子對楚琉影說道。

又被人錯認成秦臻的夫君,這次楚琉影很坦然,很淡定的就接受了。

「我去燒熱水。」

「哎呀呀,你這已經快了,怕是今天晚上就能生出來。」 天邊,是一片寂寞的風,於尊一臉愕然地望着頭頂,他再次看到了那雙巨大的瞳子,而就是因這雙瞳子,他才墮入此境的!

少年亦仰著頭,只是他卻比於尊平靜的多!

「那就是殺害琪兒的兇手!」他嗤笑着,望向於尊。

於尊的身體,因心底的激動,而微微地顫動着,「是它么?」

當手臂上的青筋鼓起時,眼中則漸多了一分殺意!

洶湧澎湃的潮水,瘋狂地翻騰著,於尊抬頭仰望着頭頂上的那片蒼穹,直至那片蒼穹,幻化為一片瀚闊的**!

潮水一次又一次的湧起,瘋狂地拍擊著岸崖。他到底也分不清,哪裏是**,哪裏是大地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