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邊,周狂武等人沉默不語,他們內心實則驚駭之極,他們想不到會在這裡聽聞這樣的秘辛,誰也不敢胡言亂語

「走吧,我很想見識一下影龍王族的實力呢。」



孫言淡然一笑,朝著上方躍去,其餘眾人紛紛跟上,既然這魔藤壁壘是魔藤族人形成,想要從這裡脫困而出,必然要擊斃這個聯盟異族。

一行人沿著蔓藤牆壁,騰挪跳躍,很快來到頂端,上方完全被蔓藤封死,但難不倒孫言等人。

「給我破」周狂武揮掌如刀,將頭頂蔓藤切開一個缺口,眾人紛紛竄了上去。

這是一個蔓藤構成的大殿,辰管家實力最強,沖在眾人前面,落地之後,環視周圍,目光猛地一凝。

「蘇老哥」

大殿一角,之前那個老者盤膝坐地,周圍插著十二柄戰刀,形成了一個小型戰陣,將敵人隔絕在外。

他臉上泛著淡淡紫黑氣息,肩頭有著洞穿的傷口,顯是受到毒氣侵襲,又遭遇襲擊,受創不淺。

戰陣之外,站著影龍族的那個高大男子,一個身披鎧甲的巨漢,一個全身罩著黑袍的男子,正對那老者虎視眈眈

大殿另一角,年家的兩名稱號武者,年光軒,那個長腿短髮中年人則橫屍地上,兩人全身布滿紫黑瘀斑,雙目圓睜,一臉驚恐,死不瞑目。

不遠處,一個穿著豹皮,身材火爆的女子,妖艷指甲足有半尺長,一根指甲洞穿年光林的頭部,白色腦漿從創口出流出,她正低頭吮吸著腦漿,幽深雙眸閃爍著詭異光芒。

「魔豹族的『噬腦,」周狂武臉色大變,連忙傳音告訴孫言,魔豹異族的『噬腦,,能探知目標的記憶,這種能力詭秘而恐怖,令人聞之色變。

孫言心中一沉,他心思玲瓏剔透,立時明白過來,聯盟此次的目的,恐怕也是為了黑王星的元晶礦脈。

「辰管家,這些異族一個不留。」孫言向辰管家使了一個眼色。

辰管家一愣,他經驗何等老道,立刻明白事出有因,緩緩點頭。

「那老傢伙呢?不會出事了吧。」寧小魚四處搜尋田破曉的身影,卻是毫無蹤跡,他不禁擔心起來。這老傢伙雖然不靠譜,但畢竟是寧小魚的老師,他不希望老浣熊出現意外。

此時,那個高大男子微微側身,注視著孫言等人,冰冷的眼眸眯起,道:「想不到我看走了眼,拍賣會場里還隱藏著這麼多高手,為了表示敬意,允許介紹一下自己,我是影龍軍團副軍團長西德。」

「傑羅姆。」穿著鎧甲的巨漢說道。

「埃德蒙。」黑袍男子的聲音如利刃摩擦一樣刺耳。

那個魔豹族的女子將年光林屍體扔在地上,擦去嘴角白色腦漿,嬌笑道:「魔豹族卡蒂,太好了,又來了這麼多食物。」

卡蒂看著孫言等人的眼神,就好像是在看一堆美食一樣,令眾人心中極不舒服。

「西德、傑羅姆、埃德蒙由我來應付,言小子,你負責卡蒂。另兩個小子保護好小姐,其他人去營救蘇老哥,明白么?」辰管家聲音在眾人耳邊響起,語速飛快,迅速分配好任務。

那幾名倖存者忙不迭點頭,他們都是十級武者,也算是強者,單單是營救那名蘇姓老者,還是能夠勝任的。

孫言眉頭一挑,心中有些擔憂,辰管家誠然是月輪武者,實力強絕。但同時對上三名稱號武者,尤其那影龍王族的西德實力難測,以一敵三,恐怕很危險。

「不用擔心,【魔傀控元術】最擅群戰。」辰管家微笑,猛然喝道:「動手」

他身上氣息暴漲,元力猶如排山倒海,凝成三條元力之龍,沖向西德、傑羅姆和埃德蒙。 旁邊,周狂武、寧小魚等人也行動起來,一群人身形連閃,將速度催至極速,沖向各自的目標。

影龍人西德雙目一閃:「果然是【魔傀控元術】,果然是魏無畏,魏大將軍。鱷斧臨死前傳音,我還以為聽錯了。想不到,真是意外的收穫」

緊跟著,西德一聲暴喝,身後撐開一雙龍翼,扇動之間,一股黑暗氣息如夜幕般降臨,他腳下的影子忽然拉長,竟呈波濤般席捲,將孫言籠罩進去。

「魏大將軍,你百年前就是星輪巔峰的武者,現在恐怕早已躋身月輪之境。以【魔傀控元術】的可怕,在單打獨鬥的情況,我是沒有自信能抗衡。但是,分出力量困住一個武學大師,還是可以辦到的。」西德嘴角掀起,露出一絲獰笑。

在場眾人-大驚失色,原本己方最強的兩人便是辰管家和孫言,擁有稱號武者的戰力。其他人根本無法與獸王強者抗衡,周狂武和寧小魚聯手,也只能勉強牽制一名獸王強者,而且是初階獸王。

西德等四人都是獸王強者,並且,還有一名魔藤族人實力不明,己方本來就處於劣勢。所依仗的就是辰管家和孫言,現在孫言被困,剩下的魔豹族卡蒂誰來處理?

「呵呵呵,這人類的小美女不錯,一看就是肉質鮮嫩,她的腦袋一定非常美味。」卡蒂嬌笑著,身形一扭,便撲向了辰清漣。

周狂武攔住去路,身上散發著冰冷殺意,如出鞘的刀鋒。他身形若有若無,手掌橫切,與卡蒂戰在一處。

後方,寧小魚臉色凝重,站在辰清漣身旁,身形不斷暴漲,【獸狂訣】全速運轉,變身成一個四米巨人。

周狂武、寧小魚都很焦急,他們兩人聯手,方才能牽制一名獸王強者。若是單獨一人,根本堅持不了多久,但是,現在必須保護辰清漣的安全,否則,辰管家必定會分心。

另一邊,辰管家面沉如水,看不出喜怒,實則內心暴怒到極點,全力運轉【魔傀控元術】,與西德三人戰鬥,期望能迅速擊斃一人,解決這樣的危機。

可是,影龍人西德憑藉一雙龍翼,速度暴增近一倍,明明是初階獸王的實力,卻擁有中階獸王巔峰的速度,牢牢牽制住辰管家的行動。

另外兩人傑羅姆、埃德蒙,他們也是初階獸王,但傑羅姆一身岩紋鎧甲堅不可摧,埃德蒙氣息詭秘,彷彿是不存在一樣,難以捕捉到他的移動軌跡。

三人聯手之下,雖然無法對辰管家造成生命威脅,但是,確實牢牢拖住了辰管家的行動,讓他根本騰不出手來。

頃刻間,雙方已交戰數百回合,辰管家臉色越來越難看,他心中焦慮到極點,因為看到在魔豹女卡蒂的猛攻下,周狂武呈現不支的情況。

「呵呵呵……,地球聯盟真是天才輩出又出現一位絕頂天才,十級武境就能一戰獸王,可惜,今天就要隕落在這裡。」卡蒂一邊猛攻,一邊嬌笑著挑釁。


不遠處,寧小魚雙目如赤,低聲咆哮著,他很想衝上前,與周狂武並肩作戰,但只能硬生生忍住。

他很清楚,如果現在上前,則是正中卡蒂的下懷。一旦辰清漣被擒,辰管家必定投鼠忌器,所有人都要完蛋。

「哼哼……」影龍人西德冷笑,忽然大喝:「卡蒂,別玩了殺了那個地球青年,把那女人擒下。」

卡蒂的攻勢霍然迅猛起來,她手腳並用,如同一頭髮狂的豹子,很多攻擊幾乎違背了武道常理,立刻在周狂武身上留下了一條條爪痕。

遠處,那幾名倖存者不由呆住,一個個面色蒼白,想要轉身逃竄。現在的情況太危急了,若是這些獸王強者鎖定他們,根本無人能夠倖免。

逃?

這幾個倖存者交換眼神,腦海中掠過這樣的念頭,想要放棄救援戰陣中的蘇姓老者。

轟隆、轟隆……

突然,西德影子形成的區域,傳來一陣轟鳴聲,周圍的氣息流動絮亂起來,竟是形成了一個元力漩渦,空間瑟瑟抖動起來。

「這是……」

影龍人西德臉色大變,震驚於這種變化,「不可能我們影龍王族的【龍影禁錮】,除非是高我一個境界的強者,才能從內部強行突破。這【龍影禁錮】怎會有崩潰之勢?」

那片影子形成的黑暗區域,忽然亮起一雙晶金般眼眸,形如龍瞳,直視過來,震懾心神。

「龍瞳」

西德駭然失色,下一刻,【龍影禁錮】已崩潰,一股澎湃氣息爆裂開來,顯現出一個少年的身影。

站在那裡,孫言黑髮狂舞,他雙足交錯,身形不斷轉動,隨著旋轉之勢,雙拳交替著盤旋轟出,形成一個可怕的元力漩渦。

「大地龍拳」

在那個元力漩渦中,孫言身軀忽然伸展,體內脊椎如大龍一樣伸直,整個人從漩渦中心暴射而出,如巨龍翻騰,攪得天翻地覆。

這一刻,孫言心中有著明悟,所謂大地龍拳的精髓,便是身化巨龍,以身體作為載體,由此爆發恐怖的威力。

因為,封龍之技被創造出來的目的,實則是絕龍之主要發揮龍體的最大威力,以此創造出來的武學,最適合的載體,自是武者的本身。

半空中,一道光芒掠起,朝著西德衝去,其速度之快,已是避無可避。

「哼龍甲】」西德臉色大變,身體飛速旋轉,一對龍翼包裹住軀體,瞬間形成一個黑色甲殼。

這是影龍王族的防禦戰技,在聯盟的星域極為有名,乃是異族最強的防禦戰技之一。

下一刻, 農女 ,大地龍拳的可怕威力,直接穿透這個黑色甲殼,繼而將西德的身體洞穿,胸口露出一個人形的窟窿。

孫言雙拳一展,直接將西德的軀體撐爆,由上而下,撕裂成兩截,鮮血狂飆飛濺。

四周,無論是敵我雙方,所有人都驚呆了,一個少年竟擊斃了一位中階獸王,這簡直是傳說故事一樣。

「天吶一個獸王強者,身軀直接被裂為兩截。」

「這少年還不過歲,就能擊斃獸王我是在做夢吧。」

那幾個倖存者眼睛都凸出來,這樣的戰績絕對是武道歷史上罕見的,一旦傳揚出去,整個奧丁星域都會震動。

將西德的屍體隨手扔在地上,孫言身形一轉,抬頭拍出一掌,一股翠綠如玉的氣勁溢出,目標竟是戰陣中的蘇姓老者。

這樣的舉動,令眾人為之一驚,然而下一刻,那蘇姓老者已是毒氣盡去,睜開雙眸,精芒四射。

「好精純的青木真意」蘇姓老者長吁一口氣,「感謝這位小先生相助,蘇意澤感激不盡」

身處戰陣中,蘇意澤一直在運功排毒,但對周遭的戰鬥卻很清楚,自是明白援手之人是誰。

站起身,蘇意澤抬手一招,十二柄戰刃手入手中,散發著一股凌厲如刀的氣息。

「辰管家,百年不見,今天咱們又能並肩作戰。」蘇意澤聲音鏗鏘,有著鐵血之氣。

「這兩個傢伙交給兩位老哥了。」

孫言說了一聲,踏著【羅天步】,疾沖向正瘋狂攻擊的卡蒂,奔行中,雙掌交替拍出,一股股極寒的掌風席捲而至。

「好冷這……,極寒真意化罡」

魔豹女卡蒂的攻勢立時遲緩,她心中驚駭無以復加,這黑髮少年太可怕了,竟將數種武道真意,皆修鍊至化罡之境。

要知道,換成其他武者,恐怕終其一生,也未必能將一種武道真意修至化罡之境。

「暗殺黑名單前五的人物,已經成長到這個地步?這進步速度,太可怕了」卡蒂渾身冒著冷汗, 劍驚九天 ,冷汗依舊不斷滲出。

她無法想象,孫言在這樣的年紀,便能戰勝初階獸王,那再過數年,難道地球聯盟又要出現一位絕代武宗?

「卡蒂,快逃把消息帶回去。」另一邊,鎧甲巨漢傑羅姆咆哮道。

在蘇意澤加入戰鬥,與辰管家並肩作戰,傑羅姆和埃德蒙根本無法抗衡,節節敗退。以兩人初階獸王的實力,應付一個辰管家都很吃力,何況又有一個星輪巔峰的絕世強者加入,僅是片刻,黑袍男子埃德蒙便負傷,一條手臂被蘇意澤切了下來。

「想走么?這位姐姐,你還是乖乖留在這裡吧。」

孫言微笑著,卻是催動極寒罡氣,施展【吞海掌】,將卡蒂團團圍住,解去周狂武的危機。

一時間,卡蒂已是險象環生,孫言和周狂武聯手,兩人是打定主意,迅速擊斃這個魔豹女,不讓元晶礦脈的消息泄露出去。

「昆米,快幫我」卡蒂一聲尖叫。

四周的蔓藤立時暴動起來,一條條巨大蔓藤飛射而出,一邊襲向孫言、周狂武,另一邊則是朝著辰清漣捲去。

「卡蒂,快走」蔓藤中響起一個細微的聲音,正是魔藤族人昆米,也不知其本體隱藏在何處。

忽然,在這座蔓藤大殿深處,老浣熊田破曉出現,他手持長刀,刺向一條蔓藤,紫色鮮血迸射,一個紫色皮膚的人影慘叫著,撲倒在地。

「哼和我老人家比用毒,你還差了點。」老浣熊握著那把長刀,刀刃閃動藍光,顯是淬著劇毒。

見魔藤人昆米死亡,孫言沒有顧慮,身上涌動熾熱氣息,如一輪烈日滾滾,全身衝起滔天火焰。 那火焰濃烈如稠,竟是形成了實質,在孫言身後形成一雙羽翼,扇動之間,炙熱四溢,速度激增。

炎陽之翼

這一刻,孫言選擇炎陽化罡后的特性,凝為炎陽之翼,將速度推至極致,又有極寒融入【九九歸一訣】護體,自身防禦堅不可催,則未戰便立於不敗之地。

炎陽化罡——炎翼化海

一雙羽翼扇動,孫言滑行之間,似連空氣都燃燒起來,殘留下一道道熾熱的軌跡。

轟隆

魔藤人昆米死亡,在無邊烈焰的肆虐下,這座魔藤堡壘燃燒起來,化為灰燼碎裂四散。

在混亂中,孫言速度如電,追擊上魔豹女卡蒂,一拳轟在她的腦袋上,炎陽罡氣催動,這妖艷異族全身燃燒起來,化為灰燼消散。

「啊啊啊啊」

卡蒂臨死前凄厲的慘叫聲,響徹整個塔風城,無數人抬頭望去,看到城市中心的半空,一個黑髮少年,扇動炎陽雙翼,一拳將卡蒂轟殺的情景。

炎陽化罡,凝成雙翼,一拳之間,擊斃獸王

這一幕,映入無數人的視野,深深的震撼著他們,許多人都在猜測這少年的身份。

此時,魔藤堡壘消失,原先的拍賣會場已是一片廢墟,滿目蒼夷。

在辰管家和蘇意澤的聯手之下,兩個異族獸王傑羅姆、埃德蒙無力抵抗,在孫言擊斃卡蒂之後,兩人也被相繼擊

「哼聯盟的雜碎。」

蘇意澤身周懸浮十二柄戰刃,這些戰痕武器皆是級品質,由特殊功法催動,攻守兼備,並能布成一個絕強的戰陣

由蘇意澤、辰管家聯手,他們的戰技都擅群戰,攻守兼并,兩個初階獸王是插翅難飛,只能飲恨當場。

「近百年沒見,蘇老哥實力精進,可喜可賀」辰管家又恢復了平靜,拱手說道。

蘇意澤指著辰管家,一陣笑罵,在第四次斯諾河戰爭中,兩人曾是並肩作戰的戰友,那時蘇意澤尚是十級武者,乃是霸獄軍團的一名重要將領,亦是蘇家的核心成員。

「你這傢伙,當初玩那麼一手,假死脫身,也好意思來見老朋友。」蘇意澤笑罵一聲,便沒說什麼。

昔日戰友之情,便如兄弟之情,又怎會在意這些。

兩人轉頭望去,看到孫言從半空中落下,一對炎陽之翼漸漸消散,不由同時嘆息一聲。


「這小先生,便是帝風孫言么?他今年才多大?」蘇意澤問道。

辰管家略一沉默,如實道:「帝風孫言,現在還是學院二年級生。」

高等學院二年級生,最多也不會超過歲,一般來說,連18歲都不到。

「這麼年輕」蘇意澤感到震驚,旋即苦笑,道:「帝風大武一脈真是興盛,絕世天才層出不窮。經曆數千年沉澱,現在迎來了一個巔峰了呀前有東帥,現在又出現一個孫言,恐怕再過年,地球聯盟便將出現一位武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