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並不意味著它的話毫無參考價值。

結合他個人處境以及邏輯判斷,它所描述的基金會,大部分應該是對的。

一個有著異常事物的人類世界,催生出收容異常事物的特殊組織,不足為奇。

需要警惕的是,這組織收容異常事物的目的是什麼?

對待收容物的態度又如何?

這兩點關乎他個人命運!

因為……如果他沒猜錯的話,此時的他,已經成了基金會的收容物。

『換位思考一下,如果我是基金會,我該如何處理這起事件?』

寧修遠微閉雙眸,微微吐了一口氣,舒緩無根之魂帶來的衝擊,竭力保持冷靜,分析起眼前處境:

『首先,可以肯定一件事,我這盞馬燈確實非同尋常。那麼我當時看到的怪誕場景,應該就是基金會派遣D級人員嘗試收容而留下的屍體,當然不排除暈厥過去的可能。』

『不過,聯想到紀紫君毀滅世界之言,那些人恐怕多半已經死了吧?』

想到那些躺在馬燈周圍臉上凝固著恐懼的D級人員,直到現在,寧修遠都有種難以置信的感覺。

『總之,不管那些人是死是活,馬燈都表現出十分可怕的能力。』

『如果我是基金會的話,首要任務,肯定要搞清楚馬燈的殺傷原理、殺傷機制,最不濟也要摸清表層規律,規避傷害,甚至加以利用,就像生機圖釘。』

——基金會雖然沒搞懂生機圖釘的本質,是一縷可以驅動一切物質的靈魂軟體,但這並不妨礙他們用另一套邏輯理解它、利用它。

『那麼我在這個過程中,將扮演什麼角色?』

『如果他們發現,我只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凡人,他們又會如何處置我?』

『囚禁?抹殺?廢物利用,淪為D級人員?』

『對了,從之前發生的事情來看,馬燈離開我之後,將會陷入失控,無差別攻擊一切人和物。那麼基於此,是不是可以理解,馬燈其實已經和我發生了綁定?只有我才能靠近並收容馬燈?』

『黎明神教莫非真的是真神教會?我是官方欽定的掌燈人?』

『有這個可能!但不能完全肯定,這需要實驗。』

『可惜,現在這環境不好實驗啊!」

「看來接下來,我應該盡量不要讓他們取走馬燈,更不要讓他們發現我就是一名普通凡人的事實。』

『退一萬步,如果他們強行奪走馬燈,摸索出馬燈規律,甚至掌握馬燈,不再需要我,我又該如何保住性命?』

『坦白黎明神教?』

『還是借黎明神教加以恐嚇?』

『等等,我之所以出現在這個世界,不會就是黎明神教的暗中操控吧?』

思緒至此,寧修遠心頭早已掀起驚濤駭浪,他也終於體會到「無根之魂」面對他的驚駭彷徨。

那是對未知高維的恐懼!

尤其是一知半解之時,那種由零星知識拼湊而出恐怖遠景,足以把人逼瘋。

「嘟!」

突兀滑開的房門,打斷了寧修遠的沉思。

他抬頭看去,瞳孔驟縮。

只見一名武裝到牙齒的武裝人員,正滿身鮮血的看著他。

……

……

時間回到半刻之前。

「醫生,我不明白,這才第四天,以前你對研究材料的消耗可沒這麼快。」

人形收容單元外間房門監控顯示器上,謝爾曼博士一臉疑惑。

「我的研究有了新的進展,牛屍已經無法滿足我的研究,我需要人屍,不,大體老師。」

渾身籠罩在黑袍中,戴著鳥嘴面具的疫醫,語氣充滿了壓抑。

「大體老師?不不不,我們無法給你提供大體老師……」

「為什麼不能?!我說了多少次,你們根本無法看到我所看到的恐怖,你們每個人都感染了瘟疫,只有我才是唯一的解藥,你們的愚昧無知只會毀了全人類,快給我提供大體老師!」

「醫生,你需要冷靜……」

監控中,謝爾曼博士忽然歪了歪腦袋,似乎在傾聽耳機中的命令,半晌他無奈道:

「好吧,我們可以給你提供一隻恆河猴,活的,這是我們最大的誠意。」

「猴子?好吧,勉強夠我研究之用了。」

「老規矩,請退回到內室,我們的人馬上會送上一隻恆河猴,並回收牛屍。」

鳥嘴醫生聞言乾脆利落的轉身,退回內室。

房門自動落鎖,將它死死鎖在裡面。

沒多久,收容單元安全門打開,數名安全人員端著槍械,一臉警惕的走了進來。

他們在確定安全之後,立即有身穿防護服的D級人員,推走擺放在轉運車上的龐大牛屍。

隨著他們的離開,人形收容單元大門旋即閉合,留下裝在籠子里「吱吱」亂叫的恆河猴。

奇怪的是,素來視人類、乃至類人生物為最佳實驗材料的疫醫,此時卻沒有急著出來查收屬於他的研究素材。

「沙沙沙!」

醫用轉運車在走廊里發出富有規律的摩擦聲。

沿途工作人員已經接到通知,避開這群正在執行看似不起眼回收工作的工作人員。

正在推車的D級人員,更是緊張到了極點。

透過透明面罩,甚至能看到他們臉上沁出的豆大汗珠。

——在這個站點工作的所有人都知道,凡疫醫直接觸碰過的一切碳基生物,無論是死是活,都有可能淪為它的喪屍傀儡。

「嘟嘟——」

走廊內突然炸響的警報聲,令推車的D級人員,渾身一顫,下意識暴退三步,其中一個甚至驚恐過度,以至小便失禁。

「彭——」

天花板消防噴淋頭突兀打開,細密水珠噴涌而出,充斥著齁鼻的薰衣草氣味。

【回收小隊請注意,疫醫收容單元監控全部失效,疫醫隨時可能外逃,注意回收物,注意沿途一切生物,請儘快將回收物送去焚燒間!】

耳機中傳來的指令,令回收小隊大驚失色。

一個個面面相覷之後,再也不敢耽誤,推起牛屍,沐浴著薰衣草混合液,拔腿狂奔。

此時,整個站點,已經進入戒備狀態。

無數工作人員就近躲進安全室,祈禱著事態不要演變成收容失效,大量安全人員得到命令,前往關押疫醫的人形收容單元。

「開火限制解除,小心猴子!」

疫醫人形收容單元門前,前來支援的安全人員,緊張的交流著。

「咔!」

隨著安全門打開,數枚微型無人機一馬當先,沖了進去。

隨即安全人員緊隨其後。

激光瞄準器在室內投下無數猩紅光斑,刺激得籠子里恆河猴焦躁得上竄下跳,吱吱亂叫。

「報告動物園,外室沒有發現目標,結束。」

【夜鶯請注意,即將打開內室大門,重複,即將打開內室大門,請做好戰鬥準備。】

「夜鶯收到,結束。夜鶯收到,結束。」

在溝通之時,兩名安全人員對內室房門,架起一挺重機槍。

另有兩名成員手持噴火器,一左一右,對準房門。

雖然站點已經知道薰衣草可以使其鎮靜,但薰衣草可對付不了被疫醫改造的活死人。

對付這些活死人的最佳手段,還是物理超度最佳。

「咔!」

隨著電動機發出細微轟鳴聲,內室大門緩緩滑開,渾身籠罩在黑袍中的疫醫,坐在單人床上,抬起碩大鳥嘴,看向安全人員。

除它之外,內室乾淨通透,一覽無餘,堪稱家徒四壁。

這讓安全人員內心稍稍鬆了一口氣。

【開火!開火!】

不想就在這時,耳機中突然傳來憤怒的咆哮。

安全人員愕然,手指本能的扣住扳機。

「噠噠噠噠——」

震耳欲聾的轟鳴聲,掀起漫天金屬風暴,透過半丈門扉,帶著死神喋笑,填滿內室生機空間。

「彭——彭——」

兩根噴火器,也驀然噴吐出死亡火焰,將門扉殘存的毫末空隙,徹底填滿。

所有人心臟皆隨著火器咆哮,提到了嗓子眼。

高達500rds/min射速的重機槍,彈指間,將一箱彈鼓打完。

硝煙彌散,燈芒恍惚。

刺鼻的燒焦味傳來,眾安全人員臉色卻驟然蒼白起來。

只見填滿密密麻麻彈孔,宛如馬蜂窩的牆壁下,疫醫化為一灘血肉,焦灼表面,青煙裊裊。

「疫醫,收容……失效了!!!」 又是一個陽光明媚的早晨,江銘亮起了個早,吃了一頓樓下中餐廳的華夏風味早餐,滿臉笑容的走進了俱樂部的辦公大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