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當他正準備上前阻攔時,李凡手中的紅色小刀,卻是突然疾射了出去。

宋銘見狀,忙是縱身一躍,出現在了那小刀前行的路上,全身白色的霧氣一陣涌動,氣場瞬間出現,與那小刀撞在了一起。

「噌!」

猶如刀劍出鞘的輕微響聲出現,卻是那小刀洞穿了宋銘的胸骨,而宋銘的表情,早已變成了莫名的震駭。

他居然連李凡外放的氣都沒能擋住。

只見籠罩在宋銘全身的白色霧氣,這會兒已經變得單薄,那小刀在宋銘前面幾乎只是停頓了片刻,便穿透了他的身體,徑直向著王宣澤疾射而去。

早已被這似鬼神一幕搞懵的王宣澤嚇壞了,他的雙腳早已顫慄不已,想要逃跑,卻沒有力氣,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紅色小刀越來越近。

最終,在即將穿透他的頭顱時,那紅色的小刀終於在半空中消散無形。

在與宋銘的接觸中,這小刀便已耗盡了所有的氣。

「咳咳!」

宋銘劇烈的咳嗽著,他猛的吐出了一口鮮血,身體被洞穿的地方血流如注。

在經過這樣的緩解后,李凡的神智終於變得清醒,他看著前方的宋銘,先是皺了皺眉頭,繼而舒展開來。

「謝謝了。」

李凡的聲音略顯低沉。

剛才那一瞬間,李凡能明顯感覺到,自己神智的模糊,彷彿無形之中,有一個聲音,不斷在他腦海中說著。

殺了他,殺了他。

而李凡也那麼做了,所幸,宋銘擋住了他的攻擊。

若是真讓他殺了王宣澤一人,引出李凡的殺心,恐怕今天這場宴會,便會成血宴。

「今天這場宴會,到此為止,各位請回吧!」

宴會鬧成了這幅模樣,顯然是開不下去了,宋銘重傷,現在當務之急,是先把宋銘送去醫治才行。 台下,上百個家族、企業的領軍人,此時也只是沉默著。

李凡所展現出的實力,實在太強大了。

這些人因為身份的關係,全都對武者有些了解,知道這是一個特殊的群體,象徵著強大的實力。

但卻沒人見過如此強大的武者,只是隔空抬了抬手,便重傷了一名內勁宗師。

那可是內勁宗師,在任何一方勢力中,都被當作頂尖戰備的存在,在李凡手裡,竟是一招敗北。

這樣強大到令人不能理解的實力,讓所有人都生出了巨大的恐懼。

「走,送你去醫院。」

給眾人解釋了一句后,李凡走到了宋銘身前,一把抄起對方,輕聲說道。

在路過王宣澤身邊的時候,李凡還不忘補了一句:「三天之內,離開東市,我會給你足夠的補償。」

說完,李凡的身影便消失了,只留下現場表情各異的人群。

……

東市最好的醫院裡,宋銘安靜的躺在病床上。

他胸口的傷,已經做了處理,不再流血,但他卻表情木訥的望著天花板,有些無神。

他的腦子裡回蕩的,仍是李凡那柄紅色的小刀。

他想不通,為什麼只是那樣一把由氣組成的小刀,竟能穿透了他的氣場,穿透了他的胸骨。

李凡就坐在宋銘的身邊,見宋銘始終望著天花板不出聲,不由皺眉問了句:「怎麼樣?」

宋銘扭頭,深深的看了眼李凡。

他突然想到了在邱家時的場景。

那時候,李凡和他的實力相差雖然也大,但至少他還能看到李凡的境界與高度。

然而過了這麼些時日不見,他竟是連李凡的一招都擋不住。

甚至如果不是他當時避開了要害,這會兒直接被那小刀殺了都說不定。

「你真的……已經強到這種地步了嗎?」

宋銘苦笑,似乎還是有些難以接受這種現實。

看著宋銘苦笑的模樣,李凡無聲的點了點頭。

「半神與道境之間的差距是天差地別的,比起初練武到道境這中間所有的差距加起來都大。

我現在這幅身體,恐怕連基因都被改變了,到底本質還是不是人類我都不敢確定。」

李凡耐心的解釋著。

聞言,宋銘頓時睜大了雙眼。

「人和神,真的是有不可逾越的鴻溝啊!可惜,我是看不到這一天了。」

嘆了口氣后,宋銘又轉而問道:「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先回家看看,解決一下手頭的事,然後熟悉半神的力量,繼續探索更高的成就。」

李凡誠懇回答。

「聽說古逸天,也已經閉關嘗試突破半神境很久了,以他這種人的性格,沒有極高的把握,不會做這種無用功的。」沉吟了一會兒,宋銘鄭重說道。

「看來,這世界上即將多一批半神強者了,我的時代,估計也就能持續這麼幾天了。」

說著說著,李凡的腦子裡,突然冒出了阿薩托斯的身影,旋即暗道:也不知道這傢伙出關后,會是神境,還是半神,想來最差也會到半神,如果是神境的話……

李凡有點不敢往下想。

如果阿薩托斯真的突破了神境,第一個死的,恐怕就是他,跟著,便是整個世界都會遭到阿薩托斯的整合。

面對只存在於傳說中,可以毀天滅地的神境強者,根本沒有任何人可以制約他。

就像此時的李凡,即便還只是半神境,便足夠讓許多國家頭疼了。

一般的熱武器殺不死他,重型的,類似導彈之類的東西,又會造成大範圍的傷亡。

除非那些國家不顧及普通人大量死亡,現在的李凡,就是不死且無敵的存在。

就在這時,李凡身上的手機響了。他本想直接掛掉,可一看是楊瓊打來的,愣了一愣,心中有些不好的預感。

接通電話,那邊頓時傳來楊瓊的哭聲。

「李凡,我爺爺,我爺爺他走了!」

「什麼?醫生不是說最起碼還能支撐一周嗎?怎麼會這麼快!」

「我不知道,李凡,我該怎麼辦?」

電話那邊楊瓊的聲音顯得格外無助。

「你先別急,就按我走之前跟你說的來,穩住局勢,我馬上往回趕。」

李凡頓了頓,嘆息道:「老人家既然已經走了,那就讓他路上安息吧。如果我回去之前有人敢鬧事,你就先去找周書,他會幫你的。」

「你先養傷吧!我之後再來看你。」

掛斷電話,李凡和宋銘打了聲招呼后,便徑自離開了病房。

……

東市,郊外的某家私人會所內,泰桑此時正愜意的躺在一張沙發上。

左右兩邊,各有一個年輕的漂亮小姑娘倚坐著,任他動作,卻只是低著頭顫慄,不敢有絲毫抗拒。

在泰桑身前,站著一個年紀四十左右的中年男子,男子對這眼前的一幕,似乎早已習慣。

他微微弓著身子,帶著討好的笑容,問著泰桑:「泰宗師,不知道這兩個小妞,您還滿意嗎?」

這兩個坐在泰桑身邊的小姑娘,可是他特意找來的一對雙胞胎,全都是原裝的,為此,他可是花了不小的代價。

「嗯!還不錯!」

泰桑抬眼看了那中年男子一眼,似是覺得有些噁心,又閉上了雙眼,手卻不老實的繼續動作著,絲毫不在意一個男人就在眼前站著。

「泰宗師……」

那中年男子還要繼續說什麼,門外,卻是突然闖進了一個年輕男子,瘋狂吼道:「爸!仇家找上門來了。」

聞言,中年男子皺了皺眉,隨即又換上了一副討好的面孔,看向了泰桑,說道:「泰宗師,您看這兒……」

泰桑有些不耐煩的皺了皺眉頭,卻還是耐著性子暫時放棄了享受,站起身來,用一口蹩腳的華語說道:「既然拿了你的好處,就幫你一次。」

說著,泰桑便率先走了出去,身後,那中年男子喜出望外,忙是跟了上去。

至於那年輕男子,目光卻是在那對雙胞胎上游移了半天,再看向泰桑的後背時,卻是露出了一絲深深的妒意。

背對著年輕男子的泰桑,在這一刻突然感覺到了什麼,轉過身來眯眼看了那年輕男子一眼。

只是這簡單的一眼,那年輕男子卻是立馬跪了下去:「泰宗師,是我雄心吃了豹子膽,犯了糊塗,還望贖罪。」 年輕男子可不敢惹起泰桑的怒火,前幾天,他可是親眼看見,泰桑一個人在百人的圍攻下,衣角都沒佔一片的把人全打殘了。

面對這樣武力值爆棚的狠人,年輕男子只能選擇認慫。

「哼!下不為例。」

泰桑冷哼了一聲后,不再和年輕男子計較,身旁,一直緊張的中年男子也跟著鬆了口氣,哼哼的瞪了自己兒子一眼后,忙是跟在泰桑的身後,走了出去。

會所門外,此時並沒有想象中烏泱泱的一片,有的,只是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

但就是這一個漢子,卻讓門口的四名保安全都緊張兮兮的看著對方,就是不敢上去動手。

剛才,他們幾個同事也試圖對這漢子出手,但對方只是輕鬆幾拳,便解決了這裡十個保安。

現在,那十名保安全都躺在他們腳下,而他們四人因為沒出手,也就成了僅有的倖存者。

聽最後倒下的兩名同事所說,對面這人,可能是外勁後期的強者,這樣的人,他們可不敢去跟對方打。

「喂!我說你們老闆是不是跑了,趕緊讓他出來見我,我數三下,要是再不出來,我可就打進去了。」

許是等的不耐煩了,那漢子伸出了三根手指頭,但口中卻只說了一聲『三』,三根指頭便都放了下來,隨即便怒吼著沖了上去。

但他只是沖了沒兩步,那大門裡,卻是突然出現了一隻大腳,結結實實的印在了他的胸口。

砰!

剛才還氣勢洶洶的漢子,猶如一顆炮彈般倒飛而去。

人在空中,便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到落地時,便已經徹底沒了氣息。

而那隻腳的主人,卻是罵罵咧咧的叫開了。

「一個外勁後期的廢物,也好意思來麻煩我,真是浪費時間。」

泰桑十分不爽的瞥了中年男子父子一眼,哼哼道:「就那麼兩個小妞,怎麼配得上本大爺的身份,作為這次我出手的代價,你們再去找兩個小妞來!」

那對父子臉上泛起難色,但是馬上在泰桑凶戾的眼神中改口討好道:「沒問題,我們……」

「泰桑,你這段時間小日子過得不錯啊?」就在這時,一個冷漠的聲音從眾人耳邊響起。

那對父子又驚又怒的轉過頭,想看看是誰這麼大膽敢直呼泰宗師的大名。

然而令他們沒想到的時,剛剛還趾高氣揚的泰桑,聽到這個聲音卻是臉色臉變,瞬間臉上出現了討好的神色,微微躬身笑道:「老大,我就是出來放鬆一下,放鬆一下……」

那個聲音冷哼一聲說道:「行了,走吧!」

「是,老大!」泰桑連忙邁開步子,速度飛快的消失在了那一對父子的視線中。

只留下那一對父子,在風中凌亂,渾然不知到底發生了什麼。

荊山市,楊家大宅。

「什麼?我們在海外的生意被全面壓制,大批合作商單方面毀約?」楊天立大聲吼道。

「是,不僅是海外,就連國內一些合作商也有解約的意圖。」楊瓊緩緩陳述著,臉上很是平靜。

「他們怎麼敢!」

楊天立走來走去,顯得很是急躁,商業是楊家的一條重要命脈,現在內外同時對楊家展開商業打擊,代表仇家對他們出手了,而且絕對不止一家!

「爺爺明天就出殯了,我希望這兩天我們能夠維穩,讓爺爺走的安詳一些,不要再被這些事情所干擾。」

楊瓊很是平靜的說著自己的要求,似乎一點也沒有因為受到商業打擊而慌張。

「怎麼維穩?那可是楊家的命脈!」楊天立大聲朝楊瓊吼叫著。

「李凡呢?他怎麼還沒回來?你不是說他已經往回趕了嗎,現在人哪!就算坐火車也該到了吧!」

「三叔,請注意一下你說話的語氣,我是楊家下一任的家主,所有人都必須給我拿出最起碼的尊重,所以我不希望再看到下一次您以這種方式跟我對話,三叔!」

楊瓊冷聲說著,臉上如掛上一層冰霜一般。

以前楊天立這樣對她說話她不會在乎,因為楊天立是長輩。

但是現在不同,她是楊家下一任家主,就代表著家族的面子,她自己的面子可以丟,家族的面子,不能丟!

「況且,你又怎麼會知道,李凡他已經到達荊山了呢!」她在心裡默默的加上一句,內心中充滿了對李凡的信任。

實際上李凡確實已經到了荊山,並且正在一家麵攤前吃著面。

「老闆,再來一碗,加個蛋!」這家麵攤的面出奇的好吃,李凡西里呼嚕連吃三碗。

以他半神的飯量,真吃起來這點東西只不過是塞牙縫罷了,在這吃東西,他也就是嘗嘗味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