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現在要怎麼辦纔好?

王樂欣手足無措,她低頭看着手裏握着防身的菜刀,趕緊走過去放好,尋思着怎麼躲起來比較好?

這時,郝富已經走了進來:“我不能來是嗎?嗯?你這是在做菜嗎?”

身後,馬叔判斷道:“這好像是藥材燉的雞湯跟麻辣小龍蝦的味道!”

郝富狐疑道:“你什麼時候學會做菜了?”

郝歡咳嗽一聲,說着:“閒着沒事學的,也不是什麼難學的事情!不過我煮的少,難得你們過來,那我就帶你們去吃陽市最頂級的美食才行!”

馬叔忽然笑道:“歡子,你有點緊張了啊!是不是忘了馬叔當過特種兵了?你馬叔雖然年紀大了,但偵查跟反偵查能力還是沒有退步的!從你這樣子來看,就知道你沒有做過菜了!所以,這屋裏還有別人啊!”

“……”

郝歡知道瞞不住了,乾脆攤牌道:“好吧,這屋裏確實還有別人!不過你們別想太多!我這是因爲今天《盜夢空間》的電影票房創下了新的國產電影票房紀錄,所以打算吃一頓好的慶祝一下,就讓人專門煮一頓飯吃了。”

郝富使了個眼神,馬叔會意點頭,然後開始偵查着四周,不放過任何蛛絲馬跡。

而郝富則意味深長地順着菜香味走進廚房,然後看到了一臉忐忑不安,穿着圍裙,拿着鍋鏟的王樂欣。

“可以啊!”

郝富忽然冷笑道:“現在會煮飯做菜的女孩子可不多了!”

“我我我……”

王樂欣求救地看着郝歡,她不敢直視郝歡他爸啊!這大叔太可怕了!那充滿威嚴的表情,那不怒自威的氣場,簡直嚇得她心臟亂跳。

郝歡咳嗽道:“爸,你可能不知道!我的一日三餐都是助理準備的,所以這種事情見怪不怪,咱們出去聊聊吧,你還沒說你怎麼突然來找我了呢!”

“不急。”

郝富無視了兒子,走向王樂欣,那眼神盯得王樂欣握着鍋鏟的手瑟瑟發抖,心裏緊張害怕地喊着:你不要過來!你再過來我……我就用鍋鏟打你了!

好可怕……

她覺得郝富好像要殺了她似的!無形中給她一種致命般的危機感!

“麻辣小龍蝦都會做啊!了不起,我以前特別喜歡吃麻辣小龍蝦,可惜現在上年紀了,要考慮飲食健康了,所以老婆不給吃這種食物了啊!”

他感慨着,然後對王樂欣說道:“你這丫頭還傻愣着幹嘛?不用緊張,該幹嘛幹嘛,我不是不講道理的人,不會對你怎樣的!”

“哦……”

王樂欣忐忑地翻炒着麻辣小龍蝦,然後嗆着回過頭咳嗽起來。

郝歡就知道這次不好洗了!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現在還做飯吃了,要說他們倆沒有一腿,鬼才信啊!

可問題是,他跟王樂欣確實沒有一腿啊!

但在郝富看來,準兒媳都特麼定下了!

不然他怎麼會說這種話?

縱使是天天被郝歡罵蠢豬的王樂欣,現在都意識到這個天大的誤會了!

可是她太緊張了,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她光是看一眼郝歡他爸,就覺得好嚇人!他太兇了!太嚴肅了!

郝歡無奈到:“爸,你別嚇唬她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你這會嚇死人的!”

郝富瞅多幾眼後,這纔會心一笑地走出了廚房,打趣道:“要不是特意過來突擊檢查,我還不知道你這臭小子竟然真的金屋藏嬌了啊!”

“我藏了鬼的嬌了!算了,你愛怎麼想就怎麼想,反正事情沒有你想的這麼狗血!”

郝歡懶得解釋了,現在他的解釋,在他老子眼裏就是掩飾!所以他懶得浪費精力去解釋這麼多了。

郝富在大廳上坐了下來,問着:“同居多久了?打算什麼時候結婚?見過她父母家人了嗎?”

郝歡也是好笑,他乾脆胡扯道:“同居好久了!過兩天就結婚!岳父岳母對我特別滿意!再過兩個月你就可以當爺爺了!”

郝富自然能聽出這臭小子是在胡扯,斥道:“給我嚴肅點!都多大的人了!”

郝歡攤手道:“我嚴肅時說的話你不信,我也沒辦法,我也很絕望啊!”

郝富冷笑一聲:“你是怕我跟你媽不會同意是吧?因爲沒有門當戶對,所以不敢跟我們說,打算生米煮成熟飯再說是吧?”

郝歡佩服道:“爸,你不去當編劇可惜了!”

郝富不管他,繼續說着:“放心,你爸不是那種膚淺的人,門當戶對自然好,但人品纔是最重要的,所以你大可放心,不用藏着掖着。”

我藏個鬼,掖個鬼啊!

真的,你不去當編劇可惜了!

郝歡無話可說了:“爸,你繼續編吧!還別說,我挺喜歡聽的,感覺接下來我都可以寫一部都市言情的電視劇出來了!以我的水平,估計收視率會爆炸啊!”

郝富受不了這臭小子了,但現在兒子總算爲郝家的列祖列宗着想了,他的心裏也就可以容忍一下了。

他冷哼一聲,說道:“你老子我今天是過來好運影業考察的!現在好運影業雖然是國內最大的影視公司,但投入這麼多錢,現在還沒能賺回來,倒是你這臭小子開的小公司好!投入少,回報還這麼高!你說說接下來好運影業要怎麼調整,怎麼運營比較好?”

說到公司跟影視行業的事情,郝歡就沒有那麼不耐煩了,說道:“好運影業現在缺的是好的作品,要想賺錢,除了簽約明星,賺代言,出場費等等,最直接的就只能是投資影視劇,或者應聘一些有能力沒資金的導演,整一些好點的劇本出來讓他們去拍,不然就別指望賺什麼錢了!”

郝富對這個領域是不如他兒子熟悉的,所以現在也只能聽取一下兒子的建議。

畢竟這臭小子拍個電影,一年就能賺上百億元啊!而且這是一個人,淨賺上百億元!

這就是小公司的好處啊!老闆就一個,賺多少錢,那都是老闆自己的,不用分給什麼合夥人,股東啥的!

不像他,雖然富豪榜上說他的財富是三千多億元,但實際上他賬戶裏的錢連1000億都沒有啊!

而郝歡就不同了,他現在的賬戶裏至少就有兩百億元,到時候《盜夢空間》的票房分成到賬,他的身家肯定已經超過300億元!最重要的是接下來《盜夢空間》還可以賣播放版權,還可以賺網絡票房的分成!

今年再上映一兩部電影,那麼在票房穩定的前提下,郝歡的全部身家就能輕鬆突破400億了啊!

一年賺個一兩百億元,再過三五年,郝歡就真要成爲國內首富了啊!

現在郝富都有點慚愧了,偌大的一個集團,結果自己賺的錢還不如兒子拍電影賺的多!

但他也知道,這臭小子是個例外啊!沒看到國內國外那麼多人拍電影,一年都沒幾個可以淨賺10億的嗎?

也就這臭小子跟開掛了一樣,每天拍幾部電影,每部電影的票房都能大賣了。

不一會兒,王樂欣已經煮好飯菜端了出來,放在大廳的茶几桌上。

“看着不錯啊!就是不知道吃起來味道行不行!”

郝富微微頷首,沒想到這丫頭助理居然還能燒得了一手好菜,倒是有些驚訝了。

這時,馬叔突然走過來,苦笑道:“老富,看來咱們是真的誤會了!”

郝富眯了眯眼:“查出什麼問題了嗎?”

馬叔尷尬地咳嗽一聲,講述着:“歡子的牀上沒有發現女性頭髮,房間地板也沒有,衣櫃裏全是男性衣服,說明沒有女性在房間裏住過。

另外一個房間跟上次過來時一樣,都是長時間沒有人居住過的。不過書房的電腦桌下有兩根長髮,這說明有女性在書房裏工作過。如果這都不能判斷出結果的話,那麼整個屋裏沒有發現過那啥套應該可以判斷出來了。”

廚房裏,盛着湯的王樂欣都聽傻眼了!

這個馬叔是屬雷達的嗎?

而且他說的這是什麼意思嘛!

不過還好,清白貌似沒有被毀……

郝歡蛋疼道:“馬叔,你這職業病是不是太嚴重了!一進來就開始搜查!連兩根長髮你都找得出來!你這眼睛可以啊!都快五十歲的人了,還沒老花呢!”

馬叔坐下來,笑道:“這事不能怪我啊!”

郝富現在都懵逼了,所以我真的想多了?這臭小子並沒有金屋藏嬌?這真的是想慶祝一下票房創下了新紀錄,所以讓這助理丫頭過來煮一頓好吃的?

他傻眼道:“你跟她真沒那啥?”

郝歡搖頭道:“爸!你這種話說出去可是會害死人的!我都說了不是你想的這樣,你非得腦洞大開,胡編亂想!”

郝富皺眉,看着王樂欣端着湯走過來,這臭小子到底是幾個意思?這丫頭難道已經有對象了?還是說哪裏不好?入不得他的狗眼?

想想這倆人真不是他想的那樣,那他說的話對一個姑娘家來說確實很不好,本身一個姑娘家給他兒子當助理在別人看來就已經沒什麼清白了,他要是再煽風點火的話,說不準真的會害死人啊!

可是他不死心,所以問着:“電腦桌下有長髮,她平時是過來這裏上班,然後晚上回去休息的嗎?”

郝歡又是服了他爸的腦洞:“那是因爲我懶得去公司!所以有工作要當面交代她的時候,就讓她過來,然後對着電腦叮囑她一些重要的工作!”

王樂欣現在都丟臉死了,郝歡他們說話的聲音雖然不大,但她還是能聽到的啊!

但現在誤會解開了,倒也不覺得那麼尷尬了。

她拿了三副碗筷出來,放下來後立馬緊張道:“老……老闆,你……你們吃飯,我……我先走了。”

郝歡還沒開口,他爸立馬說道:“走什麼呢!再去拿一副碗筷過來坐下吃飯!這麼多飯菜,夠四個人吃了!”

“不……不用了……”王樂欣趕緊擺手,她也不知道爲什麼每次面對郝歡他爸,就緊張得結結巴巴。

郝歡咳了一聲,說着:“坐下吃飯,吃完飯去書房打開電腦看一下新電影的籌拍方案!然後拷貝好劇本回去好好想下新電影的籌拍工作!”

“哦……”

王樂欣只好重新走回廚房,然後拿多一副碗筷過來,如坐鍼氈地吃着晚飯。

“不錯,這菜燒得可以!麻辣小龍蝦不比外面的味道差!”

郝富誇了一句,王樂欣受寵若驚地回了一句:“謝謝。”

馬叔吃着切開一半的大閘蟹,稱讚道:“這糖水大閘蟹好吃啊!本來我還懷疑的,但現在我可以確定了。”

至於確定什麼,就只有郝歡父子才知道了。

馬叔說的是確定了郝歡跟王樂欣確實是清白的,王樂欣之所以在這裏做飯,那是因爲郝歡確實是想吃頓好的慶祝一下他創下了新的票房紀錄啊!

所以,他們真的想多了……

王樂欣隨便吃點菜,扒拉完一小碗米飯,鼓着小嘴,急促道:“老闆,我……我吃完了,我先去工作了!”

噔噔噔……

她趕緊端着碗筷溜進了廚房,然後走進書房打開電腦,拷貝新電影的劇本跟郝歡擬定的籌拍方案,抓緊時間道:“老闆,我拷貝好了,我先回去工作了!”

“嗯!”

郝歡應了一聲,然後瞪了一眼他爸跟馬叔,瞧你們都把這蠢豬給嚇成什麼樣了! 晚飯過後,郝富突擊檢查過來瞅一下兒子,蹭完晚飯就走了。

郝歡看着這碗筷啥的也是頭疼,於是他乾脆給王樂欣打電話道:“過來洗碗,順便交代你新電影需要注意的一些地方!”

說完,郝歡直接掛了電話,王樂欣接到電話後是有些尷尬緊張的,但郝歡不給她反應的機會,所以她也只好緊張不安地趕了過來。

叮咚……

沒多久,門鈴聲響起。

郝歡皺眉走了過去,難道老爸又回頭突擊檢查了?

服氣!

對於這樣的父親,郝歡也是無話可說,結果開門發現是王樂欣站在門口時,他更加無語了!

“不是給你鑰匙了嗎?按什麼門鈴呢!”

王樂欣緊張道:“我……我忘帶了。”

她其實是怕郝歡他爸又誤會啊!不然怎麼解釋她有這房子鑰匙這一件事?

郝歡自然知道王樂欣並不是忘了帶鑰匙,但他也懶得拆穿了,說道:“雞湯大閘蟹都還有剩的,你吃完了把碗筷洗了,然後到書房找我!”

“哦……”

王樂欣探頭探腦地走進來,郝歡看着這傢伙做賊心虛的樣子,沒好氣地拍了一下她的後腦勺。

“正常點!我爸已經走了!”

“好吧……”

王樂欣鬆了口氣,既然走了,那就好辦了,不然總感覺被人拿着刀架在脖子上一樣。

“跟個蠢豬似的!”

郝歡吐槽着走進了書房,打開電腦便敲着鍵盤,編寫着關於《死神來了》這部電影接下來籌拍所需要注意的事項,以及主演人員的建議跟要求。

王樂欣沒浪費糧食,前面晚飯她可沒有吃飽,所以趁現在總算沒有壓力了,她展開光盤行動,吃光飯菜,喝光湯後這才心滿意足地去收拾廚房,洗乾淨碗筷鍋盤。

完事後,她才走進書房,等着郝歡交代新電影的注意事項。

這時,郝歡突然用《無間道》裏黃警官的一句臺詞問道:“你覺得我這人怎樣?”

“啊?”

王樂欣莫名緊張起來,結結巴巴地說着:“你……你很……很好。”

所以,這是發好人卡了?

郝歡嗤笑着,也懶得再嚇唬王樂欣了,正式道:“《死神來了》,這部電影我會給你3億元作爲製片成本!要求不高,全球總票房超過20億就行!這算是除了《電鋸驚魂2》外,第一部真正意義上國際通吃的電影,你自己掌握好分寸!”

其實從角色名字來看,王樂欣大致看了一下就已經知道這是一部針對國際市場的電影了。

因爲這一部電影的角色名字,郝歡懶得自己想名,直接就用了原著的名字。

王樂欣在回去後看了一個小時的劇本,大體上也算是清楚這部電影講的是怎樣的一個故事了。

【高中學生艾利克斯跟同學們登上一架飛往浪漫之都的飛機,所有的乘客都已登機並扣好安全帶。飛機即將起飛,艾利克斯突然有一種強烈的不祥預感,他彷彿看見這架飛機起飛不久後便在空中爆炸,變成了一團火球。

於是驚恐萬狀的艾利克斯大吵大鬧,讓所有人都離開飛機,由此引發了機艙內的一場混戰。

最後,包括艾利克斯在內的7名乘客被趕出了機艙。

回到機場後的艾利克斯被其他6名乘客團團圍住,其中包括他的朋友比利和託德,一個名叫克萊爾的年輕女郎,曾與艾利克斯扭打在一起的卡特和他的女朋友泰莉,以及自願留下來照顧艾利克斯等學生的女教師盧頓。

正當人們因爲沒能飛往浪漫之都而惱怒不已時,艾利克斯的可怕預感卻被悲劇性地證實了!

那架飛機在半空中猛烈爆炸,機上無人倖免一死!震驚之餘,倖存者們都非常想知道艾利克斯是如何預見到這場慘劇的。

有人對他的特異功能很感興趣,可是大多數的人卻很害怕。

聯邦警察們也來盤問艾利克斯,而艾利克斯卻感到萬分愧疚和大惑不解,他很想忘掉這場悲劇,回到正常的生活中去。

永無止境的懷抱 可是艾利克斯看見的卻是不斷到來的死亡!

倖存者們開始一個接一個地死去,死因非常奇怪。

艾利克斯終於明白,死神是不可能被騙過的,他和朋友們必須團結在一起纔有可能改變自己的命運。】

以上,就是王樂欣大體上了解到的《死神來了》的主要劇情。

正如郝歡說的一樣,這是她導演生涯裏除了《電鋸驚魂2》外,第一部真正意義上可以國際通吃的電影!

因爲電影題材跟風格已經不再是迎合國內市場,就跟《電鋸驚魂2》一樣,國內雖然票房不差,但並不能跟《無間道》這種純粹的國產電影一樣票房炸裂,然而針對國外市場,《電鋸驚魂2》的題材風格跟劇情卻特別受衆,獲得了不菲的票房成績。

王樂欣期待而又有點小緊張地問着:“老闆,那演員上我要找外國人嗎?”

“不必!”

郝歡說道:“雖然劇本里的人物都是外國名字,但不一定就要找外國人演!另外,劇本是死的,導演是活的!名字只是一個代號,不管是叫張三李四還是王二麻子,反正這個人設就是一樣,名字改變不了他!

你回去可以自己去給這些主演角色起名,反正到時候翻譯比較適合,聽起來順耳就行。”

王樂欣問:“那這部電影是拍成3D電影,還是2D電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