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僅如此,闞雎還有飛翼靴和金脊鐵甲。

這一增速一增防,配合起來使用,簡直如虎添翼。

若是死神鐮刀未曾毀去,那闞雎的殺傷力肯定會強大到難以想象的層次。

這讓孟夏都不得不心生感嘆!

強者恆強,贏家通吃,果然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大道理。

但是。

孟夏的眸子中沒有任何沮喪,反而燦若星辰,明亮到了極致。

艱苦、死戰、舉步維艱,這都是正常的。

因為,他這是在挑戰神話,化不可能為可能!

若他真能在內景初期逆斬宗師,那絕對會成就前所未有的武道傳奇。

孟夏感覺他就像是一塊鍛鐵,而闞雎就是那鍛鐵爐里的猛火和鐵匠手中的鐵鎚。

每一份灼燒,每一次敲打,在給他帶來考驗的同時,也反過來成為了他蛻變的養料。

孟夏異常狼狽,但闞雎卻絲毫沒有勝利的喜悅。

通過先前的交手,闞雎已然了解到了孟夏的境界……初入內景!

什麼時候初入內景的菜鳥,也敢妄圖挑戰高高在上的宗師了?

首次知曉孟夏的境界,闞雎都驚呆了!

更恐怖的是,他竟沒能直接摁死孟夏。

這是什麼概念?

真正的絕世奇才,威壓萬族年輕一代,億萬生靈中未必都能誕生一個,將來甚至有一定的幾率成就天人!

細細回想和孟夏交手以來所掌握的情報,闞雎越想越感覺顫慄。

初入內景的孟夏,肉身已然追平了宗師,在力量上也絲毫不弱。

不僅如此,還有精妙異常的百戰刀法,百戰不死,越戰越強!

還可以身融天地,懂得使用風息、火息、山意、水意,超越了所有已知的同層次元武者。

還有古怪的塵山,以及更為詭異的「大道律」。

此大道律,攻擊不僅防不勝防,還能極大的激發生命潛能,快速恢復傷勢。

更甚者,還能穿透他金脊鐵甲的防禦,直接傷到他的肉身。

怪物啊!

此時此刻,闞雎已經沒有了久戰不下的恥辱,身心反而無比亢奮起來。

和孟夏這樣一個絕世天才戰成這個狀況,不丟人!

任何一個天才,都是受天地鍾愛的寵兒,氣運渾厚。

一旦他能成功扼殺,就能奪到孟夏的氣運,給予人族以重創!

「殺!」

兩人再次戰到一起,各種秘法,百般妙術,悉數從二者手中揮灑而出。

戰至這個程度,闞雎對孟夏已然有了足夠了解。

也知曉孟夏近乎無法再催動神秘灰塔,也徹底放開了。

攻擊大開大合,專屬於宗師的戰法、靈咒、秘術,極盡絢爛,直殺的天昏地暗。

小賽維族結界天地,更是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大破壞。

山川被夷平,河流被蒸干,植被被摧毀,大地更是直接荒漠化。

若非梅湄湄趁機救走了眾多族人,小賽維族恐怕都要死傷慘重。

砰!

孟夏和闞雎再次激烈碰撞到一起,孟夏受創,踉蹌倒退,如遭雷亟,身軀遭受巨大的破壞,忍不住口吐鮮血。

而闞雎也忍不住悶哼一聲,虎口破裂,手臂差點骨折。

「好好好,不愧是絕世天驕,竟能和我斗到如此地步,那座灰塔就是人族高層寄予你的保命之物吧?可惜你太貪心了,初入內景,就妄圖挑戰宗師!」

闞雎連說三個好,但內心的殺意近乎化成了實質。

像是孟夏這等絕世天才,除了保命之物,鐵定還有護道者。

但孟夏身邊卻沒有!

他雖不知發生了什麼變故,但這卻是他殺死孟夏的最好機會。

一旦能成,他或許能藉助掠奪到的氣運,修補好天地橋,徹底打破羅雅陽留下的詛咒。

孟夏沒有回答,鬥志愈發的昂揚。

大夢萬古,見證傳奇。

孟夏的眼界早已超越內景,甚至就連復甦后的不朽王城都窺見過了。

現如今,孟夏已然敢自大的說一聲…….我與內景全無敵!

既如此,那不與宗師戰又與誰戰?

「殺!」

孟夏找准機會,再次動用大道律。

道音震天,孟夏的精神、意志凝練到了極致,識海內江河濤濤,化為一黑一白兩條陰陽魚。

精神映照現實,兩條陰陽魚遊動,在孟夏周身組成了一個太極。

而孟夏的身軀,赫然成為了太極圖分割黑白的軸線,屹立在了一種不可思議的妙境之內。

剎那之間,孟夏恍若身與道合,成為了天地的一部分。

海量的天地元氣向身軀中湧來,孟夏的氣勢陡然攀升了一大截。

闞雎大驚。

當即對著孟夏發起了前所未有的猛攻!

無比劇烈的衝撞,在兩人之間爆發開來。

神威浩蕩,無量光席捲,小賽維族的結界天地,都似要被徹底毀滅。

咔嚓!

伴隨著一聲清脆的鳴響,闞雎本來失了三分靈韻,又被不朽王城烙印鎮出數道裂痕的天地橋,再次遭到重創。

崩!

一聲崩碎聲響,闞雎的天地橋直接崩碎,數塊碎片逸散而出。

闞雎遭受前所未有的重創,身軀宛如一顆離膛的炮彈,直接砸飛出去。

而孟夏也不好受,腹部直接被打出一個大窟窿。

大量的鮮血灑落,眼看就要活不成了。

身體更是有如斷線的紙鳶,不受控制的向後飄飛出去。

看到這一切,所有還醒著的小賽維族人,盡皆震撼的無以復加。

[竟然和宗師拼殺到這一步……]

所有的小賽維族人,又感覺完全無法理解。

[明明只是一個外人,又為何要為了小賽維族,和一個宗師拼殺到這種程度?]

但不管小賽維族如何迷惑,又如何想不明白,有一點他們是確認的。

孟夏這般和宗師拼殺,一切都是為了他們小賽維族。

在這一刻,每一個小賽維族人,都徹底被孟夏感動了。

他們感覺內心燃起了火焰,似有某種枷鎖被打破了。

剎那之間,所有的小賽維族,齊齊分泌出一種前所未有的高品質魂香。

他們雖弱,但他們卻有心,也希望能助孟夏一臂之力。

梅莓莓大受感動,不由回想起了跟著姑祖母學習了無數歲月的禱天舞。

梅莓莓飛上天空,身軀大放光明,開始跳起了禱天舞。

「惟願天地,能保佑孟夏,讓他身體恢復。」

「惟願天地,能護佑孟夏,讓他戰力再升,助他戰勝惡魔闞雎。」

「惟願天地,能回應我等卑微的祈禱:」

「我願化身為孟夏的翅膀,助他速度更快;」

「我願化身為孟夏的鎧甲,助他少受傷害;」

「我願化身為孟夏手中的劍,助他打破惡魔闞雎的金脊鐵甲……」

伴隨著禱天舞的進行,梅莓莓的聲音,徹底傳入了結界天地每一個族人的心中。

看著禱天舞,聆聽著小祭司梅莓莓的聲音,所有的小賽維族人記憶的閥門被打開。

大祭司梅湄湄若有所悟,扇動翅膀,直接飛上天穹,開始以半步宗師的身份跳起了禱天舞。

受大祭司的引導,所有的小賽維族人,齊齊跪下,以古禮向天地參拜。

「惟願天地,能回應我等卑微的祈禱……」

伴隨著小賽維族人的祈禱,整個結界天地都在跟著共鳴。

越來越多的小賽維族人受到呼喚而醒來,然後又加入到為孟夏祈福的行列之中。

就連已然化為世界樹的小賽維族之王,此時也被孟夏所感動。

他曾大方的給予孟夏數枚七情果,目的就是為了讓孟夏更進一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