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什麼,顏顏,你沒事吧,我聽說了你出車禍,特意來看看你。」

「沒事,多謝宮先生了。」

顧顏慌忙開口,「就是些擦傷,多休息兩天就好了,宮先生哪裡得到的消息?」

就算是管吧發帖子,他也不至於那麼快就看到,顧顏知道他不怎麼關注管吧的。

見她這樣說,宮寒從善如流,「剛才我去劇組找你,沒看到你人,後來碰到了索清秋,她說你受傷了在醫院。」

去劇組找她?

霍霆不動聲色的將粥碗放下,「什麼事?」

「也沒什麼大事,就是想看看她新戲拍攝的如何,我這兒有新的導演,想要介紹給她認識。」

宮寒摸了摸鼻子,恢復了最開始的沉穩,「既然是擦傷,那你們繼續,我先走了。」

他說完不等顧顏挽留便率直離開,看著他的身影消失在門外,顧顏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

怎麼總覺得氣氛有些不對。

霍霆的臉緊繃著,她小心翼翼的捅了捅他,「你沒事吧?」

「沒事,還喝粥么?」

他將粥碗端起,打算繼續喂她,顧顏不敢在這個時候去觸他的霉頭,小心翼翼的將粥飯繼續喝了下去。

他的臉色不好看,她總覺得這會兒還是乖一點的好。

一碗粥快要喝完,顧顏始終乖巧聽話,霍霆輕輕呼了口氣,將碗放到了旁邊,認真的盯著她,「顏顏,答應我一件事。」

「你說。」

「以後不要單獨和宮寒見面。」

霍霆認真的一字字的說道,「我會吃醋。」

剛才宮寒看著她的眼神,讓他有危機感。 霍霆很少如此認真的說情話,這麼一說,顧顏的臉頓時紅了。

他說他會吃醋?

她嗆了半天,深深吸氣,這才再次看向他,「好,我答應你。」

「這才乖。」

霍霆的笑容瞬間綻放,像是雨過天晴之後天邊那絢爛的彩虹,顧顏看的有些呆了,在心裡默念清心咒。

帥氣的男人這樣迷人的笑,真的是妖孽,魅惑眾生。

「我答應你不和宮寒見面,你是不是也該答應我一件事。」

顧顏思索了下,認真的看著他,「你和冷雨晴。」

話剛出口,霍霆立刻用食指輕輕的堵住了她的唇,「別說了,我會將這些都處理好的,霍家和冷家是世交,有點難,你等我。」

他說的認真,顧顏不再多說,輕輕的頷首。

她相信他。

兩人在病房中膩歪著,秋水廣場外面的黑色汽車中,冷雨晴狠狠的拍了下方向盤。

怎麼會這樣!

她剛才看到了管吧上發的帖子,霍霆和顧顏激情擁吻,兩人同一時刻在管吧上高調官宣,讓粉絲們吃了好一波狗糧。

真的讓人難受!

明明是她設計好要顧顏的命,卻促成了兩人的感情,當初霍霆還沒如此高調過,都是顧顏那個小狐狸精給勾引的!

越想越氣,冷雨晴冷著臉看向旁邊的大飛哥。

「大飛哥,你下車吧,我想自己去散散心。」

知道她的情緒不好,大飛哥也不多糾纏,當下便從車上下來,冷雨晴皺著眉頭坐在了駕駛位上,猛然踩動油門。

顧顏,你這個專門使狐媚子妖術的賤人!

心中想著顧顏的臉,她根本沒顧得上去查看路面上的情況,汽車瞬間加速,等到她注意到前面的路障,已經來不及減速了。

轟鳴聲響起,冷雨晴的車子狠狠的撞了上去。

她的身體在座位上高高彈起又快速下落,在腿接觸到汽車前方的擋板的時候,冷雨晴這才傻了眼。

她忘了安全帶了。

劇烈的痛從腿上傳來,汽車發出令人牙酸的碰撞聲,冷雨晴眼睛翻了翻,昏死過去。

再醒來的時候,她已經躺在了醫院的病房中,醫生很遺憾的告訴她,她的左腿骨折了,要好好休養。

在她的身旁,冷夫人正皺眉擔心的看著她。

「媽,我這是怎麼了?」

「你還說呢,幸好有秋水廣場的警察在巡邏撤離路障,你的車子怎麼就不知道開的慢點,這次是失誤,沒扣你的駕駛證。」

聽著冷夫人嘮嘮叨叨的說了一通,冷雨晴煩躁的厲害,轉頭摸索出來自己的手機,將電話打給了霍霆。

她想見他。

左腿上的傷口還在劇烈作痛,她已經等不及和他說話,如果讓他知道自己傷了左腿,比顧顏的傷勢還要重,他會不會心軟?

畢竟,她是他從小都認識的女孩子。

電話接通,裡面傳來霍霆那短暫熟悉的聲音,冷雨晴心中一喜,嘴上卻委屈的和他告狀,「霍哥,我的左腿骨折了。」

「知道了。」

霍霆冷冷說道,啪的一聲掛斷了電話,不再接聽。 冷雨晴不甘心,再次給霍霆打了過去,他又接起了,聲音中明顯有著不耐煩。

「又有什麼事?」

「霍哥,我的腿好痛,真的骨折了。」

冷雨晴哭喪著臉,聲音更是聽上去凄慘嬌柔,「你就來醫院看看我吧,霍哥,我真的想見你,好痛的。」

「有病就去看醫生,見我就能好了么?」

霍霆冰冷的低聲呵斥,「顏顏受傷了,我要照顧她,你讓伯父和伯母好好照顧你就行了。」

他說完再次將電話掛斷,冷雨晴不死心的打了過去,提示的聲音卻是關機。

他不想再接她的電話了。

顧顏顧顏,這都叫上顏顏了,霍霆怎麼能夠被這個狐狸精迷惑到這種程度!

冷雨晴心裡煩躁,狠狠的將電話摔在了地上。

看著她那焦躁的模樣,冷父的臉色更黑了,起身摔門就走。

「沒出息!」

冷夫人急切的看看女兒,再看看走開的丈夫,輕輕的嘆了口氣。

真是孽緣。

「雨晴啊,這霍霆是很優秀,但是他如果真的對你無意,就別一直纏著他了,華國中有不少更加優秀的男人,媽媽都介紹給你。」

冷夫人是好心好意,冷雨晴卻聽著十分刺耳。

介紹給她?

華國是大,但有幾個人能夠比得上霍霆?

她懶得再聽母親的嘮叨,轉頭用被子將自己捂在了裡面,不管冷夫人怎麼拍她都不理會,見她冷漠,冷夫人嘆息走了出去。

讓她安靜也好,自己一個人獨處的時候好好想想,或許會冷靜下來。

就在這時,冷雨晴的電話再次響起。

難道是霍霆打來的?

她趕緊接聽,裡面卻是大飛哥那熟悉的公鴨嗓子,「冷雨晴,你得小心,剛才我見端木已經在審查當天和顧顏車子有接觸的人了。」

聽到這話,冷雨晴的心中緊了緊。

手腳竟然這麼快!

「如果讓霍霆查到是你做的,你好自為之。」

大飛哥掛了電話,冷雨晴緊緊的咬著唇思索了下,將電話打給了她最初找的那個男人。

只有讓這件事死無對證。

如果讓那個人一口咬定下來,說不定能夠平安度過。

心中打定了主意,冷雨晴的眼裡折射出冰冷的光。

病房之內,顧顏好笑的看著坐在她身邊的男人。

「你會將冷雨晴給氣死的。」

她故意點了點他的脖子,眼波流轉,「要是讓她知道是我纏住了你,說不定連我也會恨上,到時候再給我點下馬威。」

「她不敢。」

霍霆篤定說道,「顏顏,之前是我誤會了你,以後我會好好保護你的。」

再次從他口中聽到保護兩個字,顧顏的眼眶莫名的熱了熱。

有種辛酸在她的心頭泛了起來,她輕輕的抓住了霍霆的衣領,「好,這是你說的,我會白紙黑字給錄音的。」

「要我給你簽名嗎?」

霍霆笑了笑,「顏顏,你先休息,我去跟端木看看調查有沒有結果。」

他不會放過對顧顏動手的人,現在事件剛剛發生,趁著別人還沒有準備,正好打他們措手不及。 走出病房之後,霍霆的臉色頓時冷了下來。

顧顏這次出事故不是意外,剛才警察隊長已經給了他消息,汽車的排氣口和手剎驅動都出了問題。

排氣管裡面有一個小小的三角釘,方向盤手剎那裡被人滴了膠水,兩下抱死,才會讓汽車失控,只能加速不能減速和停下。

如果當時沒有及時的趕到秋水廣場停車,顧顏的汽車很可能在高溫中爆炸。

這是要將顧顏置於死地!

在他的眼皮底下動人,不知死活!

霍霆的臉色更加冰冷,周身氣溫迅速下降,端木匆忙趕來,看到他如此模樣,頓時激靈靈打了個寒顫。

霍總這是動大氣了。

「霍總,剛才查的有點眉目了。」

端木輕聲對他說道,「顧家別墅中一個傭人很可疑,只有她在昨晚清洗車庫的時候在裡面呆了半個小時。」

半個小時,足夠做很多事了。

霍霆的眼眸微微眯起,「走,去會會她。」

「人已經帶到了集團。」

端木低聲彙報,「但她的嘴巴很緊,我問不出來什麼,不管怎麼說她都只說在裡面清洗車庫,沒有做任何手腳。」

聽到端木的話,霍霆思索了下,輕輕揮手。

「去將她的資料帶過來。」

「是!」

端木輕聲答應,認真的去辦。

霍氏集團的總裁辦公室中,傭人小蓮緊張的坐在那裡,她從未到過如此好的辦公室,奢華大氣,讓她莫名有些緊張。

辦公室的門輕輕打開,她剛轉頭就對上了霍霆那深邃的眸子。

只一眼,她忍不住輕輕顫抖。

這個男人的眼神太過恐怖,凌厲而寒冷,如果不是想到卡里的錢,她都控制不住想要起身逃跑。

霍霆漫步走到辦公桌前,靜靜的盯著她。

「小蓮?」

「是。」

小蓮低聲答應,「霍總。」

「你倒是聰明。」

霍霆的嘴角微微上翹,「不管我的助理怎麼問,你都不說實話,真以為不承認就能夠矇混過關么?」

他的聲音冰冷低沉,像是刀子般直扎心底,小蓮再次顫抖了下,抬起頭來恐懼的看著他。

「霍總,我真的沒有做。」

她站起身想要下跪,端木眼疾手快的攔住了她,她可憐巴巴的看向霍霆,像是受驚了的小兔子般可憐無助。

演技可以。

霍霆再次冷笑,「小蓮,我讓你承認,是給你主動認罪的機會,我已經拿到了車庫的監控視頻,死不認罪要判處的時間更長。」

他靜靜的盯著小蓮的眸子,「難道你不管你那重病的母親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