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爾等無需如此緊張,隨時防備就可以了,我們以逸待勞,等著他們。」晉家老祖說完話,就在家主的位子上坐了下去,閉上了雙目。

晉無涯見到老祖親自在家主府大廳坐鎮,心中安定了不少,立即下達了各種命令,但所有命令都離不開一點,那就是不能跟歐陽博這群人短兵接觸。

就在距離晉家十幾里之外,歐陽博等人沒有在前進了,反而是就地休息起來!

「博兒,你這是為何?」白祖不解其意的問道。

「我相信,以晉家的勢力和探子分佈情況來看,他們早就知道我們正朝著他們晉家趕,而他們也做好了迎戰的準備!」

「可是我們距離他們還有十幾里的路程,一轉眼就趕到,經過那麼長時間的奔波,大家都累了,我們就在這裡休整一下,天亮了再出發。」歐陽博說道。

「不錯,他們一定是想要以逸待勞,現在早就做好了戰鬥準備,我們偏偏不去,先休息一段時間,讓他們緊張的戒備,一直等不到我們,一定會著急的,導致他們的精神出現疲憊。」白均點頭說道。

「那就這樣!」白祖微微一笑說道。

「不過,晉家的老祖是個很麻煩的事情。」白均還是有些擔憂的說道。

「白老,不用擔心,白家當初被人滅族,據師祖說是結拜兄弟之間的事情,現在我知道了,當年白家先祖跟大乘丹宗的人一定是結拜兄弟,而前幾日你們對話當中的事情,也比較清晰,我敢肯定的是大乘丹宗的主要任務當中一定有先祖的拜把子兄弟後人。」

歐陽博突然說道。

「你為什麼如此說?」白祖道。

「很簡單,當初是因為紫心劍和紫心劍譜才導致這件事情的發生,而經過了無數年月之後,白家的人有紫心劍譜卻沒有人修鍊,反而還是施展的《殘影劍法》,而且那個三長老還問過白老紫心劍的事情,由此判定當初的事情還有問題,但肯定的是跟大乘丹宗一定有關係。」

「不錯,當年我父輩他們是這麼說道的,是因為比武,後來家族慘變,結合博兒你說的一切來分析,我想事情不一定完全是正確的,但是大乘丹宗絕對脫不開關係。」白祖認同的說道。

「大哥,這件事情總有水落石出的一天,眼前我們要對付的是晉家老祖。」白均說道。

「白老,我最大的底牌還沒有出來,如果明天晉家老祖出來,我必定要他們全部躺屍。」歐陽博堅定的說道。


晉家是大乘丹宗的附屬家族,也是因為這個原因他們才敢橫行霸佔廊倉城,而其他人因為攝於他們的淫.威,都是敢怒不敢言,而歐陽博經過調查和應正,發現很多事情跟大乘丹宗都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他對大乘丹宗為達目不擇手段的做法是深痛惡覺,該殺的,他是絕對不會手軟。

他們這邊萬聖商會的人全部席地而坐開始調息,那些跟來的武者們也各自尋找地方打坐調息,恢復消耗。

歐陽博他們的一舉一動,早就經過暗處的探子把消息一道一道的送進了晉家的家主府去了。

「什麼,全部在距離此處十幾里處休息?」晉無涯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

「是的,家主,他們一群人共有二十七人,姬家十個,其他的都是萬聖商會的人。」探子說道。

「姬家,很好!」晉無涯冷冷的說了一句,下一刻回頭說道:「仔細注意他們的動靜,隨時彙報。」

「是!」探子退了下去。

「這是搞的什麼鬼?」晉無涯自語了一句。

「身為家主,你急什麼,他們既然要休息就讓他們休息好了。」老祖在首位說道。

「老祖,我不是怕什麼,我是在想他們到底要準備幹什麼,是不是在等待後援。」晉無涯道。

「後援?有後援那又如何?誰敢跟大乘丹宗對著干?」晉家老祖連眼皮都不抬起來一下說道。

「老祖,他們如果不知道晉家附庸在大乘丹宗,這樣做的話我還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他們明知道是這樣但還是出手擊殺我們晉家的那麼多精英,特別是幾位長老。」晉無涯有些說不下去了。

「哼,不管他們有什麼注意,既然來了就不能再讓他們回去了,老夫會讓人記住的,晉家的人不是誰都敢動的。」晉家老祖冷哼一聲,冰冷的說道。

大廳中的所有人連大氣都不敢出,一個個的就這麼看著老祖,同時心中隱隱的不安起來。

時間飛逝,天很快就亮了!

「出發!」歐陽博說道,當先飄身而起。

一群人精神煥發的跟在歐陽博的身後,全速朝著晉家方向趕去!

而此刻,晉家的家主府大廳裡面,除了他們的老祖和那兩位護法,其他的人都是一臉的擔憂神色。

晉家一向是高高在上的慣了,從來沒有人想過有一天他們會緊繃著神經的等待著敵人,經過二個時辰的等待,精神上都有些震顫了。

本來武者就算是十天不休息也不會怎麼樣,可他們的緊張啊,雖然現在是他們實力最強了,可是比他們強大的大長老都被殺了,能不緊張嗎?

更何況,晉無涯說可能是在等待後援,如果他們還有更強大的後援,有人拖住老祖,那麼他們豈不是都成了炮灰,在生與死之間的等待,無論是誰,精神上都會有些承受不住。

再加上那傳的很神的話,歐陽博的實力並不下於大長老晉無聲的實力,不少人心中的不安更加的表現在了臉上,可是有老祖在他們不敢提出來撤走,更不敢輕舉妄動。

有老祖在,他們多少還能夠安心一點,如果沒有,恐怕是早就開始逃亡了。

現在他們能夠做的就是,祈禱老祖可以橫掃來敵,保住晉家的尊嚴,如果出現意外,那麼晉家就此消失了,他們的生死也是捏在人家的手心裏面。

種種原因相加,精神上有些支撐不住,這是可以理解的,可他們不知道的是歐陽博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十幾里的路程不算是很遠,特別是在這樣一群高手的腳下,朝陽初升,紅霞似火,一群人浩浩蕩蕩的站在了晉家的大門前了。

看書網小說首發本書 第三百六十九章一觸即發


「轟咔!」

「咔!」

「咔!」

一群人才剛剛站穩,還沒來得及開口,晉家那耀耀生輝的硃紅色大門緩緩開啟。

也就在同一個瞬間,歐陽博立即把墨麒麟和亞神獸小熊一起叫了出來,兩大神獸威風凜凜的站在他的身邊。

「小熊,等下你不要直接打,要裝作很受傷的樣子。」歐陽博給小熊一年傳音道。

「老大,為什麼?」小熊的熊臉拉長了許多問道。

「不要問為什麼,只要你不死就可以了,盡量讓他們傷到你,但不能危機生命。」歐陽博急忙說道。

「老大,你讓我故意給這一群卑微的人類傷害?」小熊的聲音越加的不爽起來。

「小熊,這一次我們能不能贏全靠你了,所以你必須裝作受傷,但不能危及生命。」歐陽博再次重複道。

見到老大說話的時候比平常嚴肅了許多,小熊沉默了!

「好吧,老大,我聽你的。」小熊許久才回道。

雖然不知道老大為什麼要這樣做,但是他也知道老大不會平白叫他裝作受傷的。

老大跟他是平等的關係,平常也沒少照顧他,現在老大遇到了大麻煩,他哪有不幫忙的道理。

見到小熊答應了,歐陽博心中稍微放心了一些,但同時他也對自己這樣做有些不好意思。

「小熊,等這一次打完了,我去給你烤肉吃!」歐陽博急忙說道。

聽到有烤肉吃,小熊那雙熊眼精光四射,就好像是大堆的烤肉堆在它的面前一般。

小熊雖然是魔獸,但也是他同生共死的兄弟一般,自從收服開始到現在,小熊立功不少。

而現在,他為了對付晉家老祖,只能是出此下策了,因為當初熊王說過,只有他們遇到危險的時候才能召喚它。

實際上,熊王最初的想法也是完全正確的,他也是為了更方便的照顧小熊,但也給歐陽博帶來了巨大的好處。

契約簽訂,歐陽博成功的領悟到了土之厚重,光是這一項就足夠他幸福一生了,更何況小熊還讓他領悟了金之犀利。

總之,利用這樣的辦法來收拾晉家老祖,他實在是很過意不去,但是他沒有辦法,除非他衝上去全力自爆,才有可能傷到晉家老祖,根本就殺不死。

而小熊受傷了,熊王到來,必定會大發雷霆,那個時候,晉家老祖就吃不了兜著走了。

當然,小熊和墨麒麟的突然出現,也讓周圍那些武者嘩聲一片,這樣巨大的魔獸是他們一輩子沒有見過的,更何況還是這麼強大的魔獸。

各種羨慕的聲音傳了出來,都是對歐陽博這個大家族世家子弟的身份深信不疑,因為這樣的魔獸不是一般人可以收服的,就算是擁有地元境七階武者的晉家也收服不了。

或許晉家老祖實力很強大,可是他卻無法收服這兩頭強大無比的魔獸,強迫魔獸認主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儘管這兩個魔獸的修為感覺上只有地元境四階多一些,可是那些圍觀的人群當中已經有了無數人非常的期待這一戰了。

當然,也有不少的武者認為這一戰萬聖商會只有輸的份,因為一個地元境七階的武者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也不是魔獸多了或是人多了就可以對付得了的。

「咚,咚,咚!」

大門開啟后,裡面傳來了戰鼓的聲音,緊接著就是黑壓壓的人群沖了出來,在大門前的空場上整齊列隊。

「真是噁心,都他娘的要決戰了,居然還要做出這樣的陣仗來,不知道有什麼意義。」戚威非常不屑的說道。

「沒辦法,人家這是排場,就算是馬上就開始廝殺也不可能隨便來幾個人就動手的,你沒見到主人還都沒有出現嗎?」陳彪在一邊說道。

「那是,等下讓他們見識下咱們公子的厲害。」採光等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說道。

「好了,你們注意防備,這些小嘍啰的確不是你們的對手,真正厲害的在後面。」歐陽博嚴肅的說道。

「是!」眾人躬身說道。


「家主來了!」

晉家的人群中爆發出了這樣的聲音,隨即,列隊的人群讓開了一條大道,迎面而來的是九個老者。

居中身穿灰色長袍的老者自然就是家主晉無涯了,在他身邊的有七人分別是負責外堂的長老,其中還有兩個是晉家老祖的護法。

而跟在九人身後出來的是晉中,此時的晉中臉色蒼白,跟在人群當中都是耷拉這腦袋,一副還沒睡醒的樣子。

他實在是搞不明白,為什麼他不小心得罪的這個年輕人為什麼這裡厲害,實力上看起來跟他差不多,居然連大長老都被他殺了,這還不算,連續殺了晉家的好多高手,那手段殘忍至極。

這都還不算什麼,居然連死都不怕,明知道晉家老祖的厲害,居然還敢打上門來。

不說什麼修為,實力,手段,管事這一份膽氣都讓他從心底里害怕,別人誰敢這樣,至少他懂事以來就沒有見到過這樣的,敢打上晉家門來的歐陽博等人算是第一人。

他本來是不敢出來的,但是身為晉家的嫡傳,他必須出來,所以他嚇得是臉色蒼白。

晉家的負責人都出來了,周圍的議論聲也隨之停止了,全部都是屏住了呼吸,瞪大了眼睛,要看清楚著萬聖商會怎麼跟晉家開戰。

「小子,你膽子不小?」晉無涯冷冷的問道。

「還好,我這個人膽子比較大。」歐陽博微微一笑說道。

對於這種自以為是的家族,歐陽博是看慣了,所以他根本就不在意晉無涯的語氣,很隨和的回應。

「打我晉家的臉,殺我晉家的人,敢上晉家門來的你真的算得上第一人。」晉無涯說道。

「哦,那我倒是很榮幸啊,居然這麼多的第一都被我拿到了。」歐陽博裝作有些茫然的說道。

「你….」晉無涯竟然一開始就被氣成這個樣子。

歐陽博越是不在乎,他就越是生氣,他就越是覺得他的臉被歐陽博掃盡了。

「你也不用生氣,我既然敢來,你也不用擺什麼架子了,說實話,你晉家我真的沒看在眼裡。」歐陽博大聲說道。

「狂妄的小子,晉家在廊倉城屹立數百年,豈是你可以小看的?」晉無涯按捺下了心頭的怒火說道。

因為他出來的時候,老祖曾經說過,盡量拖延,多問一些話,更好的了解一下歐陽博他們的出身。

「不是我小看你們,我想問下,這麼多年你們晉家橫行,欺男霸女,有人反抗過嗎?不就是仗著自己人多勢眾嗎?到底是誰給你的膽子,居然這般橫行霸道。」歐陽博的聲音一聲比一聲高。

這聲音立即引起了圍觀之人無數的共鳴聲,各種謾罵和譏諷,鄙視的聲音傳進了晉無涯的耳朵。

而晉無涯直接被歐陽博的這幾句怒喝聲問的雙目圓睜,臉上肌肉不自然的聳動,嘴唇輕微的啟動,卻是無言以對,但是看得出來,他的怒火已經被激發到了最強盛的時候了。

如果沒有圍觀者,如果沒有那麼多的共鳴聲音,如果面對的不是一個不知道什麼來頭,卻又強大神秘的人,他早就下令直接殺了。


可是理智告訴他,能夠殺了他晉家很多精英的人不是那麼容易被殺的,他只能是做好最大的忍耐,除非得到了老祖的授意,不然不可以先出手對付他們。

「小子,你們這一群人今天是來的去不得了。」晉無涯咬牙切齒的說道。

「你想多了,我們既然來得,自然去得,難道你們晉家可以攔得住我們?」歐陽博反問道。

依照他的想法,剛才那幾聲大喝,已經完全可以激起晉無涯的殺戮之心了,可為什麼他最後還是忍下去了。

既然你不想先動手,那麼我就再次激怒你,如果還不動手,他就會先動手了。

「當然,我晉家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晉無涯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得意的說道。

「不就是一個地元境七階的武者嗎?沒什麼了不起的。」歐陽博說完,坦然的一笑。

他是笑了,可是他的笑在晉無涯看來,跟哭沒什麼區別。

「家主,這樣侮辱老祖,我實在是忍不住了,下令吧!」他身邊的一位外堂長老說道。

「不行,不得到老祖的命令,我們不能先動手。」晉無涯直接拒絕了外堂長老的話。

那外堂長老一聽是老祖的命令,當即退了下去,就算是心中再怎麼憤怒,他也不敢無視老祖的命令。

「好大的口氣,你見過地元境七階的武者嗎?」晉無涯不屑的掃了一眼歐陽博等人,說道。

「果然如此,他們不打算先動手。」

歐陽博見到了之前外堂長老的動作,再結合晉無涯的說話方式和表情,他已經知道了大概。

「別說是七階,就算是八階的我也見過。」歐陽博語氣瞬間冷了下來說道。

他反正是打算先動手了,也不再是嬉笑著說話!而他回答的這一句,卻是讓晉無涯更加的不知道怎麼說話了。

經過調查,他發現歐陽博並不是什麼大家族的弟子,而且隱世家族當中也沒有複姓歐陽的,可眼前的小子怎麼說他見過地元境八階的武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