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慕雲傾也愣了一下,隨後問了一句不著邊的話,「那你當時呢?」

「我?不如你此時內力渾厚。」容衍如實作答。

「哈哈,那我豈不是真的能夠青出於藍?」慕雲傾笑道,顯然十分高興,等她武功高過容衍,一定要使勁虐這廝。

容衍聽此,突然抬手摸了摸慕雲傾的頭頂,雖然束著發,但髮絲柔軟,嗯,手感不錯。

慕雲傾全身僵了一下。

「估計你這個想法想要實現……很難,不過……也不是沒有可能。」

容衍這是擺明了打一巴掌再給個棗。

是怕她覺得沒有希望就不讓他教了吧。

不過,她也十分好奇,為什麼自己的內力會突飛猛進,難道是因為這個身體的緣故?慕雲傾仔細想著自己身體的異常,最終只能想到天瞳。

因為若是真要找出來點與眾不同的地方,也只有這個了。

這時,容衍開口,「算了,這樣也挺好,說不定你習武天分極高,之後每天我們都練上三個時辰,這個給你。」

綜福爾摩斯夫人日 容衍遞過來一本冊子,慕雲傾接著,看到上面寫的字:素雲秘法。

「這是一本武功秘籍,適合女子修鍊,一共九層,你逐一突破,前六層練好,一般的武者不是你的對手,如果練到第九層,那便是武者中的強者也不能為難你,除非武功登峰造極的武者以及修仙者。」

「那你算登峰造極那一類的?」慕雲傾問。

「當然。」容衍傲然點頭。

還真的是毫不客氣。

「對了,你剛才說修仙者,難道你知道?你該不會就是吧?」慕雲傾問道。

「我?你覺得呢?」容衍似笑非笑。

「不是,你哪裡像!」慕雲傾十分肯定的說道。

「嗯。」容衍沒說什麼,只是應了一聲,繼而接著說道,「你內力幾步如此之快,或許專心修鍊不久就可以將素雲秘法的第九層突破,武者之間比內力比功法,也要比靈活與技巧,所以內力功夫差不多的就只能看你自己的反應能力了。」

慕雲傾瞭然,然而她更好奇的不是武功,而是……

「那修仙呢?」

「修仙?據我所知,修仙首現要有仙根,仙根需要各大門派的法寶才能夠鑒別出來,伽羅大陸還無緣被各大門派列入適合修仙的名列,只有極少幾個有機緣去了,那也是三百年前的事情了,所以你不要想了。」

慕雲傾撇撇嘴,「說不定三百年後,他們又會從伽羅大陸選人呢。」

容迦原本想要反駁,但突然想到了什麼,轉而說道,「嗯,的確。」

慕雲傾訝然。

容衍這次竟然沒有鄙視她,打擊她?簡直是奇迹啊!

雖然因為容衍的話有些失望,但慕雲傾也沒有太記掛在欣賞,她現在的主要任務就是將素雲秘法修好,否則不說別人,一個慕雲柔她都不好對付。

「我再練一會兒。」說著,慕雲傾翻開秘籍,盤膝坐在地上開始修鍊素雲秘法。

過了兩個時辰,慕雲傾才起身,高興的沖著坐在樹上的容衍喊道,「我練到第三層了。」

容衍:……

他立刻下來,盯著慕雲傾看,心裡琢磨起來,這個女人到底是怎麼回事?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突破素雲秘法第三層?

這可是別人兩三年才能做到的!

先是會醫術,並且能夠讓人起死回生,現在練武又進步如此之快,她到底是什麼人?

「你是怎麼做到的?」容衍忍不住問。

「什麼?」慕雲傾不解。

「不過兩個時辰,突破了素雲秘法第三層,這可不是普通的武功秘籍,威力發揮出來可是十分厲害的。」

慕雲傾先是一臉茫然,她不知道自己突破第三層應該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回答。

「就那麼突破了唄。」

「就那麼突破了?」顯然容衍對這個回答不滿意。

「你教了個這麼聰明又天分高的人難道不應該高興?幹什麼糾結怎麼突破第三層的,好了今天練了很久,我們回去吧。」慕雲傾說完就走,免得容衍再追問。

難道她要說自己是擁有天瞳所以才進步這麼快?更何況她也確定是不是因為天瞳。

見慕雲傾走了,容衍也跟了過去。

兩人一直一前一後,直到下了山,容衍才喊著,「你是走過來的?」

「嗯,」慕雲傾點頭。

「雖然路不算不遠,但我這裡有馬車。」容衍說完輕輕拉起慕雲傾就往馬車所在的方向而去。 慕雲傾還沒反應過來,人已經跟著容衍走了。

「阿九在那裡等我們。」 冷情總裁的寵溺 容衍說道。

慕雲傾看著霸道的容衍,嘆了口氣,有馬車坐那就坐吧,剛好休息一下。

馬車停的並不遠,沒走一會兒就到了,阿九遠遠看到容衍跟慕雲傾過來,剛準備喊一聲,結果聲音在目光觸及到容衍抓著慕雲傾胳膊的時候卡在了喉嚨里。

他使勁瞪大眼睛,恨不得眼珠子都掉出來。

他沒有看錯吧?

他家爺在幹什麼呢?

不可思議,太不可思議了!

爺竟然會拉著一個女人!我的天啊!

直到容衍跟慕雲傾都走到他面前了,阿九還是傻愣愣的坐著沒有回神。

「阿九?」容衍輕喚。

「啊?」阿九慌了,差點從馬車上摔到地上,幸好他反應快,在落地的時候站穩了,立刻雙手置於身前恭敬道,「爺,您回來了。」

「嗯。」容衍應了一聲上了馬車,踏進車內的時候沖著慕雲傾說道,「上來。」

慕雲傾也跟著上去了。

阿九訝然,自家爺的行為真是讓人猜不透啊。

「阿九,趕車。」見馬車遲遲沒有動,容衍隔著帘子吩咐。

「是,爺。」阿九立刻坐好,趕著馬車離開翠郁山。

車內。

慕雲傾坐在軟軟的靠墊上,將身體放鬆,不知不覺就有了種昏昏欲睡的感覺,眼皮子有想要打架的趨勢。

沒過幾秒,慕雲傾雙眼就闔上了。

可就在這時,容衍的話讓她渾身一個激靈,猛地坐了起來,雙手撐著身體,目瞪口呆的看著對方,「你,你剛才說什麼?」

她肯定是聽錯了!

「我說,既然要跟我習武,那從明天開始我去接你。」容衍雙手交疊在袖中,一派正經。

這樣子顯然不是在開玩笑。

慕雲傾傻眼……

她乾笑兩聲,「不用了,我認識路,更何況從將軍府到翠郁山並不遠,我多走動可以鍛煉身體。」

說完,她就看到容衍輕輕眨了一下眼。

慕雲傾心裡一陣發慌,口乾舌燥。

「這樣對你影響不好,你看我惡名在外,你光明正大的去接我,恐怕不太合適,再說,影響我以後嫁人沒事,影響到你娶哪個千金小姐就麻煩了,我可擔不起這個責任。」

「我沒說要光明正大的接你。」

慕雲傾:……

算了,她無話可說。

「更何況,有沒有人願意嫁給我,你完全不用擔心,我想,至少要嫁給我的肯定比要娶你的人多的多。」

看著容衍氣定神閑的樣子,慕雲傾決定重新閉上眼。

跟容衍多說無益啊!還不如補充體力,同時也默認了明天開始容衍來接她,關鍵是她反抗有用嗎?

很明顯,沒有!

慕雲傾就這麼一路昏昏沉沉到了將軍府門口,容衍將她放下來,慕雲傾飛速的竄進了府內,進去之後她突然想到忘記問容衍明天在哪裡會合,等著她折身出去的時候,容衍已經離開。

慕雲傾只好往院子走。

張媽正跟小桃和煙兒三人在屋內烤火聊天,孫進照看慕年呢,慕雲傾聽到聲音從房間里傳出來,直接就進去了。

「大小姐。」張媽三人異口同聲的喊道。

「你們在說什麼開心成這樣?」慕雲傾好奇的問。

「說二小姐跟三小姐啊,鎮南王不是不允許請人來給她們看嗎,結果到現在還在床上躺著呢,雖然用了葯,傷口也好了些,但沒有讓萬壽堂來診治好的快,所以這些天哪裡都不能去,只能趴在床上,不是發火就是嚷嚷著痛。」小桃告訴慕雲傾。

慕雲傾坐下來,「這是她們自找的。」

「那是,成天就想著怎麼欺負大小姐您,還誣陷大小姐,破壞您的聲譽,哼,這下好了,撞見了鎮南王,遭到報應了吧。」煙兒說道。

「不說她們了,這樣也好,讓我們落下個清凈。」慕雲傾說完又問張媽,「最近院子里的開銷夠不夠用?如果不夠張媽你就跟我說,不僅是對我,你們也別虧待自己,以前跟著我也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氣,以後就輪到我們翻身了。」

「夠用了大小姐。」張媽忙笑道。

現在她也不會去過問慕雲傾究竟做什麼,因為大小姐不一樣了,以前一直都唯唯諾諾的呆在院子里,就算出門也是被孫嫦君以及慕雲染等人強制帶出去,為的是讓人覺得他們對大小姐好。

現在呢,大小姐不再拘泥著不肯出門,不僅如此,還結識了容迦小王爺跟鎮南王,她自然也放心。

「那好,你們繼續聊吧,我回房去了。」慕雲傾起身離開。

回到屋內,她又繼續拿出素雲秘法,容衍說要到第六層才能跟一般的武者對抗,想要在慕家真的自保,她不僅要對付慕雲染幾人,還有慕雲柔跟慕少澤以及慕良成。

因此,她要儘快突破第四層。

想著,慕雲傾閉上眼睛繼續修鍊。

不知不覺天色已晚,屋內光線暗淡了下來,慕雲傾這才從床榻上下來去點燃蠟燭,然後將素雲秘法收起來。

方才修鍊的一段時間,她能感覺到內力的凝聚比下午要慢了許多,加上素雲秘法越是往後越難練,第四層她還沒有突破。

不過不打緊,這才第一天,她今天先休息好,明天繼續。

說到練功,慕雲傾想起來前段時間從慕年所在房中看到的那本沒有名字的書籍,當時因為沒有看懂又怕很重要,所以收了起來,不知道為什麼她現在想著拿出來再看看。

將那本書取出來,放在桌子上,借著燭光又讀了下,依舊很晦澀難懂,唯一的不同是,可能因為練了素雲秘法,對口訣一類有了些了解,現在看書中的內容應該是某種修鍊的口訣。

幾遍看下來之後,慕雲傾還是沒有弄明白,只好再次將其收好,之後便去吃飯,休息。

第二天。

慕雲傾起來收拾好準備直接去翠郁山,反正容衍又沒跟她定下地點,然而,她剛從房間里走到院子,就看到一個下人急匆匆跑過來,見到她就說,「大小姐,鎮南王在府外等著您呢。」

啥?

慕雲傾愣住了,說好的不光明正大接呢? 慕雲傾什麼也顧不得了,飛快的往府外而去,果然,她看到容衍的馬車就停在大門后,阿九站在一旁,見到她出來,沖著她笑,「慕大小姐。」

慕雲傾也回以微笑,畢竟自己還欠著阿九一個人情呢,當初可是人家動手把她從棺材里放出來的。

「爺在裡面,您也上來吧。」阿九說道。

慕雲傾走過去,躍上馬車,容衍正斜靠在那裡看書,身旁放了個手爐,見慕雲傾上來了,隨手把爐子遞了過去,眼睛卻依舊放在書上。

慕雲傾把手爐接了過來。

「你不是說不會光明正大的接嗎?」慕雲傾皺著小眉頭問。

「嗯。」容衍慢吞吞的應著。

「那現在是怎麼回事?」慕雲傾恨不得將容衍手中的書給拿下來。

「因為忘記跟你約好見面的地方,所以只能這樣。」容衍面不改色的說著,隨後將書拿下來,端坐了身子,「這不怪我。」

慕雲傾:……

這個理由她依舊沒有辦法反駁。

奸詐狡猾非容衍莫屬。

「阿九,走吧,去翠郁山。」容衍低低的吩咐著,阿九立刻駕著馬車離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