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她便跨上了中國殲轟A7主駕駛,飛機的螺旋漿加快了轉動,升空。

寒傑咬緊了嘴脣。他邁步走向一架還沒有起飛的中國殲11A,“寒傑,不要硬撐!”

駕駛員從飛機上下來,眉頭皺成了疙瘩,及其擔憂的看着寒傑,“不!我是一個兵,一個特種兵,這是我的任務,所以,我必須完成。”

駕駛員聽到他說的話,怔了一下,點點頭。

他每個字都吐得相當有力,像釘子釘到玻璃上一樣,發出的聲音樂曲般的悠揚。

寒傑跨上了飛機。通訊員戴上耳機,“所有系統正常,完畢。”“通訊正常,完畢。”“起飛。”寒傑有力的吐出兩字,中國殲11A快速升空,“寒傑?!”葉浛跳動了一下耳機,驚訝的看着後面的中國殲11A,“報告,抱歉首長,我現在正在執行我的任務!請不要干擾。”

只聽耳機裏面傳出寒傑那出息的,鋼筋有力聲音,接着,機後的中國殲11A便與葉浛駕駛的殲轟A7並肩同行,在天空中盤旋翻飛。

大曼咒罵着R軍嘟囔了一句,還不忘白一眼對面的戰鬥機羣。地面下的小棱無奈的嘆口氣。“衝啊!” 啞妻 也不知是誰一聲喊叫,幾顆導彈炸向了敵軍。 雙方僵持,終於,寒傑發現地面上駛出2輛坦克。

這時,屏幕忽然藍屏了,出現了四行英文字母,寒傑急了,咔咔點擊,他摘下耳機,“通訊出現了問題。”

通訊員的額頭直冒冷汗,“壞了,嚓,這也能出黑客……”

寒傑打開機艙,風垮了進來,呼呼地將他的衣角吹的向外疊。

對面的一架戰鬥機趁機使用瞄準儀,攻擊,“糟糕!”

寒傑大驚失色,一個機翼竟然被打了下去!

地面下,小棱等人急忙拼命的向四周逃跑,他們可不想被這個沉重的機翼給活活的壓死!“跳傘!”寒傑大喝一聲,兩人急忙迅速背上傘包拉開線跳了下去,寒傑咽一口唾液,將身上的傘包扔到了一旁。

“可惡!”

飛機在直直的墜落,首長和周論語看得觸目驚心!傘包被做了手腳,無法使用了,他迅速計算風向和墜落的大概地點。

“很好!”

他咬咬牙齒,狠狠地說道!

兩個跳傘的人驚訝的看着殲轟墜落,越過了兩人直直摔下去!他倒計時,“呀啊——”

一瞬間,寒傑四腳騰空,雙手緊緊地抓住排水管,在飛機上面的的大曼看得呆呆的,R國軍方的人的嘴巴也張成了O型,看得呆呆的。 暴龍撞上小甜妻 排水管管道的貼片將寒傑的手劃破了,劃出一道道口子,鮮血直淌。眼看就要抓不住了!他縱身一跳,準備踹破窗子跳進去,可誰知道這玻璃真麼的堅固!

他用的力度過猛被反彈了一下,幸好反應快急忙雙手抱住了電線,否則的話要被摔死了。

寒傑從口袋掏出唯一一把軍刀,只聽猛烈的爆破聲,玻璃碎了,但是他的胳膊和手上全都是鮮血。

霎時間,只覺得天旋地轉,“寒傑!你在幹什麼?!”

陸熒飛看見他似乎無法保持平衡,要掉下來的感覺,身子微微的搖晃。他急了。

一架R國殲轟嗖的飛過來,接着發出炮火的吼叫聲,這纔將他們的思維給拉回來,寒傑的身子搖晃着,手裏的軍刀落了下來,直直的砸在下面的窗檐上,他的身子向前傾斜,倒進了窗戶裏面,幾個子彈打在牆壁上。

周論語倒吸了一口冷氣。

“那……那可是……”

亞稟奇有些顫抖的說道,通過通訊在另一架殲轟飛機上的大曼接了他的話:“敵人霸佔的樓……而且剛好是最中間的一座!”

頓時,首長葉浛像是晴天霹靂被劈到了一般!眼睛都要紅了,“全副武裝,下達指令,突擊隊亞稟奇帶領01、03、06分組前去拯救寒傑,殺進敵區安全救出人質。”

“是!”

亞稟奇極速戴上防爆鋼盔,肩上跨上了微型衝鋒槍,很迅速的將半型帶齒式軍刀別到軍用腰帶上,又拿了兩把槍放進膝蓋袋。大廈內,寒傑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暈了過去。

陸地地面上,軍犬陌火焦急的轉來轉去,葉浛微微眯的起眼睛:“軍犬。”

亞稟奇微微怔了一下,“軍犬?讓陌火和其他人並肩作戰麼?”

“不。”

耳機內傳來炮火和首長葉浛的聲音,亞稟奇閉起了嘴巴,周論語靜靜的看着駛來的一輛軍車,“汪汪汪!”

只聽一陣犬叫!一名身穿迷彩特戰服的叢林特種兵將籠子打開,20只軍犬拖拉着牽引索的繩子坐好,小棱眼前一亮!陌火汪了一聲進入隊列中,突擊隊四人各牽了一隻軍犬,這21只軍犬各各挺直身板,露出尖利的牙齒,甚至能夠看到裏面那顆鋒利的犬齒。

“跟上!”

亞稟奇帶領着01、03、06分組都跟上!亞稟奇看着所有特種兵都跟上了他這纔跟在後面加速,領頭衝進敵區。

“殺呀……”

亞稟奇咆哮一聲,幾個人扔過去煙霧彈,亞稟奇一刀捅死一個衝過來的R軍,一名特種兵抽出槍打死兩個敵軍,“現在,周論語帶領04分組前去偵察敵軍總指揮部。”

“是!”

周論語扛上槍衝鋒進炮火中,“攻下R軍,重奪領地!”小棱大聲喊道,“既然你們不肯讓,那麼我們就殺出一條血路!”陸熒飛說道,大家的目光齊刷刷的看向他,都有些震撼,“你還有傷怎麼就出來了?”小棱問到,“報告!”

醫療軍醫走過來,“報告首長!他不配合治療,說要參戰,完畢!”

“你先退下去吧。”

首長眉頭緊鎖,說道,醫療軍醫敬了禮便走了,“所有突擊隊員跟着我走!”小棱一聲令下,陸熒飛、周論語和02分組,首長分配的50名特戰隊員跟在其尾,打死門外看護兵以後,他們變得更加謹慎機警了,亞稟奇慢慢的挪步,他與幾人相視,伸出3個指頭,“3、2、1!”

“砰!”

他一腳踹開門,6人迅速將裏面的歹徒給打死。

而另一邊的高樓室內,高耳兔久久凝視着照片上的男人,眉頭緊鎖。他苦惱的揉了揉太陽穴,忽然,想起了什麼:

“快點!”寒傑大喊一聲,他舉起手槍扣動扳機打死一個敵人。寒傑眼神有些空洞的站在那,女人握着軍刀刺了過去,高耳兔微微的皺起了眉頭,看着他好眼熟。那個女人即將要刺刀他的額頭了,於藝曦驚恐的站在了那:“完了……”這時,不知是忽然反映了過來還是怎麼的,寒傑舉起自己手中的軍刀擋住了……

高耳兔猛然從夢中驚醒!

他拿着資料的手在顫抖,“又怎麼了?”

蕭雨看着他的一系列的反常動作有些疑惑。

“沒……”

高耳兔抹去額頭的汗,深呼一口氣,努力讓自己的心情不要過於激動,努力讓自己的心情平靜下來,暗處,谷壽夫皺緊了眉頭,牛牛離哈出一口氣:“這天兒挺冷的。也該我們出場了,中國軍方不會就真麼放過我們的……”

“是呀。”

王金水看了他一眼。

說着,牛牛離拿上了伯萊塔90TWO型手槍,“嘖嘖!我們這些各國國家的厲害兵器,肯定會讓他們意想不到!就他們那些老土的突擊步槍,太落後了!”一直沉默不語的王金水舔了舔嘴脣。

拿起地上的柯爾特德爾塔手槍。

眼中露出兇光。 亞稟奇眯起了眼睛。

“現在行動分配,亞稟奇你和大曼有高精準狙擊。你們兩個負責救人質與寒傑回合,我們幫你們排除敵軍,當誘餌。開始行動!”

小棱麻利的分析道,大家點了點頭,生死,即將在此一戰了!

亞稟奇,大曼兩人帶着20來人警惕的觀察着四周,“大曼,你說,我們這次是不是真的要死在這兒,不能活着回去了?”亞稟奇持槍四處環顧,問道。“這個說不定,爲什麼這樣想?”大曼看了看亞稟奇,他欲言又止,好半天才說道:“你看,我們大家都受了重傷,R軍還有那麼多人呢……”

他嘆了一口氣,大曼抿抿嘴,看起來不想說什麼了。

而另一邊,王金水,牛牛離等人也做好了應戰準備。高耳兔將嘴裏的雪茄向地上一扔,踩幾腳,將衝鋒槍扛在肩膀上。“這次他們肯定要全軍覆沒了哈哈!我們的祕密武器還沒出呢~”

谷壽夫很高興的說道,王金水點了點頭,聽到祕密武器這四個字,高耳兔忽然緊張了起來,他嚥了一口唾液,說,“還有一點,把那名叫做寒傑的軍兵捉回來。”

“啊?”

牛牛離有些不解了,“他是什麼重要人物嗎?不對!難道啊,你看上哪個姑娘了?咱們可不能談……”

“給。”

高耳兔眉頭一皺,無奈地將資料遞過去,谷壽夫提前一步搶了過來,邊看邊說道:“18歲,寒傑,男,狙擊手,指揮員,軍銜少校。很普通啊!幹嘛要留着個人?這人長得還挺帥的,你不會同性戀吧,啊?哈哈哈……”

谷壽夫的這句話把大家都給逗笑了,高耳兔確實沒有留他的理由,也只能跟着笑幾聲,拍打幾下谷壽夫的肩膀。

“亞稟奇?”

王金水有些震驚的說道。“哦,這我知道,長得挺帥。”牛牛離搶答,王金水無奈的扯扯嘴角,但不是笑。

“什麼啊,帥是另一個方面好吧?再說了,這個戰鬥力纔是正面!這傢伙還挺強啊!少校,還擔當過爆破手專門訓練指揮隊長,還是個偵察兵來!”

“偵察兵?喲,不賴嘛。”

牛牛離笑呵呵的說道,直到電梯‘叮’的輕響一聲,大家才停止談話,走出電梯。

映入眼簾的,是來來回回的四個6人組成的小隊偵查,大廳正中間。

幾百名神祕部隊的人和幾百名R軍站得筆直,看起來是正在等待着王金水他們。牛牛離將槍往前一伸,便有一名R軍跑過來急忙接。“喲。真麼急切這和美女上牀啊?”

王金水邊說邊將槍伸出來,又一名神祕部隊的人接過。蕭雨聳了聳肩。

他們走向左邊的房間,屋內,四個長的妖嬈,衣冠不齊的女生走過來。還有一名男生,上身半赤着看着王金水,牛牛離過去抱住一名長的妖嬈的女生將手伸進她胸衣,谷壽夫三兩下扯掉另一名女生的衣服,與她舌吻。剩下的一名女生粘糊糊的貼到高耳兔的身旁,伸手摸着他的每一寸肌膚,高耳兔有些厭惡的推開她,“我還有點事。出去訓練訓練這些人!”他每次都這樣,大家已經習慣了,蕭雨一把摟過來她,抱着兩名女生纏綿。

另一旁,大曼和亞稟奇小心翼翼的進入一間房間,亞稟奇拿出電子圖紙。

兩人認真的分析,“有腳步聲。”

大曼說道,兩人立刻拿起電子圖紙和手槍躲到雜物後,門開了,兩名R軍拿着手槍機警的看了看屋內,發現無人後才關上門,大曼長呼一口氣!

“我們現在要去找寒傑,他在一樓,小凌他們會幫我們排除大量敵軍的,我們要先找到寒傑,救人是第一,然後解救人質。”

亞稟奇說道,大曼點點頭。

在大廈外面,首長葉浛等人控制着局面。“月亮虎,待會頂不住了你那邊扔手榴彈。狙擊手2點鐘方向狙擊。”首長動了動無線耳機,說道,“明白!”

耳機內傳來月亮虎的聲音。

“我操!奶奶兒個腿的。”

一名特種兵跑過來急急忙忙想報告什麼,在跑到首長面前之前摔倒在地,“首長!R軍他奶奶個腿兒的黑壓壓一片攻過來了啊。1師團軍兵們被突破了!3師團需要後援!”首長聽後神經瞬間繃緊了,臉色一僵,幾秒種後,道:“後援組011、蛟龍突擊隊去支援3師團!”

“是!”

那名身穿迷彩服的男兵敬了一個禮便走開了,首長大喊一聲:“預備!”

霎時間,正在打仗的40來人停止了手中的動作,拉開了手榴彈的保護環,一切就緒向前一步扔出了手榴彈,大家趕忙捂住耳朵張大嘴巴,迎面的兩輛R國90式主戰坦克和30多名神祕部隊的兵被40多顆手榴彈炸成了碎片,R國90式主戰坦克的120毫米的滑膛炮瞬間炸掉,74式並列機槍也被炸的完好無損,震耳欲聾的聲音迴盪着。

硝煙滾滾,他們的口鼻像是被一隻手給堵住了,頭腦也有些眩暈,月亮虎忍着蹦進嘴裏的沙土。

而另一邊,小棱努了努下巴,周論語明白他的意思,輕輕的點了點頭。

陸熒飛嚥了一口唾液,他拿出一顆手榴彈,拉開手榴彈保護環,小棱一腳踹開門,陸熒飛將手榴彈扔過去,快速進行了一個前空翻舉起槍打死裏面的敵人,大家捂住耳朵。不幸的是,陸熒飛的手榴彈剛好扔進了迎面的一名R軍的衣服裏,只聽轟的一聲,威力巨大的手榴彈將那名倒黴的R軍炸的四分五裂。

“哈哈!陸熒飛有兩下子啊!夠準的啊。”

小棱說道,陸熒飛笑了笑,“多謝誇獎!乃是———家常便事,也,哈哈哈!”話未說完,他自己先笑了起來,小棱和周論語也跟着一起笑了起來。

“好了先不鬧了啊。我們現在還不能放鬆啊!陸熒飛你有傷,我們兩個打掩護。”小棱看了看陸熒飛說道。

“恩。”陸熒飛嚴肅的點了點頭,一改往日的懶散。 “寒傑!”

亞稟奇有些驚恐的喊道,大曼跑過去:“快走。頭,給!”

他將一支柯爾特M1917型轉輪手槍遞給寒傑。

“頭兒你沒事真是太好了!”亞稟奇高興的說道,寒傑結果轉輪手槍笑着點了點頭。

“是不是又找到第一次作戰時候的感覺了?”大曼打趣道。

亞稟奇說。是啊!

“別把俺們無視了呀啊!”一名特戰隊員與大曼並列說道,大曼給了他一個栗暴。道:“嘿,小子!後面跟着去!這次工作可不是鬧着玩的,帶好你分隊!”“哦。”他將速度放慢了一點。

這時,一羣R軍出現在寒傑他們的視線之內,寒傑舉起手中的柯爾特M1917型轉輪連槍射死三名R軍,大曼用手中的步槍解決了6名R軍,“頭兒,你用過這支柯爾特M1917型轉輪手槍?”亞稟奇有些疑惑的說道,寒傑笑着點了點頭:“這支手槍最初適用於射擊訓練用槍。以前的時候見過,但是沒用過。既然是轉輪,應該用法沒區別。”

大曼撓了撓腦袋,嬉皮笑臉的說道,“我還差點弄壞了呢。不會用啊。”

“笨!”

亞稟奇罵道,大曼給了亞稟奇一個栗暴。

“別鬧了。接下來我們要進入正式了。解救人質!對吧?”寒傑看着他們兩個,“聰明。”大曼點了點頭,三人小心翼翼的挪步向大廳。

寒傑、大曼、亞稟奇越發的緊張了起來。這次19人的生命可都掌握在了他們三人的手中了。

這時,兩名身着黑色中國防彈衣的神祕部隊的人走了過來,大曼急忙要開槍卻被寒傑攔住了,寒傑快速給上了消音打死一名神祕部隊,剩下的一名衝了過來,寒傑再開了一槍,他卻閃了過去,一把扣住大曼的手腕,背摔,大曼忍住疼痛,寒傑向着他的胸口開了一槍,大曼站起來長呼一口氣。

寒傑拿出彈夾,果然沒有子彈了。之前大曼說他用了一發子彈差點弄壞了,現在自己又射擊了五次敵人。而這支手槍用的是三髮式彈夾,一共有六發子彈。“子彈,三髮式彈夾。”

寒傑向着大曼伸出手,大曼拿出45ACP槍彈,“喏!”

寒傑快速按上,三人帶着分隊小心翼翼的貼着牆。快速的拐了一個彎,上了閣樓,將閣樓上的敵軍全部打死。寒傑將身旁的一名敵人翻過身子,拿過他手中的色列金黃色沙漠之鷹。

眉頭一皺。

“奇怪。他們這些普通敵軍都用真麼好的各國國家槍支?大曼,亞稟奇。行動!”大曼和亞稟奇快速帶着兩支分隊分開佔滿第二層的閣樓,幾乎是相隔兩米一名特種兵舉着槍瞄準着下面。

“你們趕快釋放人質投降吧!”

大曼接過一人的喇叭對着下面大喊道,“所有人進入緊急狀態!”下面的一名R軍用外國語大喊道,立刻有60多人散開跑向二樓,剩下的40多人R軍守着大廳和一樓。

而左面的屋內,谷壽夫身邊長相妖嬈的女人赤身**的躺在她的身旁,輕輕的悶哼着。

勾引着谷壽夫,王金水將搭在那名男生身上的手拿下,道:“我們的戰爭。開始嘍!”“恩。”牛牛離站起來,剛剛還懶懶散散的五人立刻進入了緊急狀態!眼神似鉤子。

高耳兔看見趴在閣樓上的寒傑,心跳似乎漏了一拍!寒傑趴在閣樓上,狙擊槍口露出在閣樓扶手外,正在聚精會神的標準。“殺啊———”一聲大喊!頓時,一羣穿着迷彩服的軍兵們從大門衝進了大廳與敵軍對抗。寒傑眼前一亮,將頭微微的擡起:“小棱、周論語、陸熒飛來支援我們了!”不知誰喊了一聲,五顆煙霧彈向大廳的四角飛了過去,轉眼,整個大廳內白茫茫的一片,但是寒傑他們上面沒有一點事。

“哈哈哈!”

下面,傳來了陸熒飛那得意洋洋的笑聲。

寒傑抓起旁邊的一支普通手槍咔咔的掛檔,檢查彈夾發現沒有問題以後,帶着大曼和亞稟奇殺了下去。

閣樓之上,數十挺機槍和狙擊槍架在那,黑漆漆的槍口讓人看着不寒而慄,“嘖。你就是寒傑?”一個人影閃現之出,寒傑爲之一振!手不禁緩緩的移向了腰間的手槍方向。

“哼!”

牛牛離嘴裏悶哼一聲,飛起一腳踹向寒傑,寒傑急忙向左一個撲閃躲開,牛牛離雙手握刀,快速向前幾步閃現在寒傑面前,寒傑便變拳爲爪扣住他的手腕一個擦肩摔,牛牛離穩穩站在地上,用胳膊肘反頂一下,寒傑向後退了幾步,眉頭一皺。

看來這個人可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

他手臂微微向後彎曲快速扶在搶把之上,向着牛牛離開了一槍,卻發現無聲無息。

“嘖嘖嘖。你在找這個嗎?”

王金水得意的笑着出現在寒傑面前,她的左手晃着三髮式子彈。“可惡!”寒傑狠狠地說道,眼中閃過一絲厲色。

“頭!”

小棱大聲喊道,小棱與周論語要跑過來幫忙,卻被王金水一個響指招來的神祕部隊給攔住了。

寒傑看這局面可不一定能控制住,他兩腿一蹬,後空翻閃現在牛牛離的左面,牛牛離向後退一步,砍向寒傑,寒傑急忙俯身躲過這兩刀,掃腿像牛牛離,牛牛離摔倒在地之前用手成功的撐住,反擊寒傑。

小棱砍死一名神祕特種部隊的人,道:“寒傑有危險。他未必對付得了他啊!”大曼喘一口氣說道,“那我們怎樣?真麼多敵軍!”小棱不再說話,閣樓之上,周論語揚起了嘴角,手指扣動扳機,牛牛離向閣樓瞥一眼,快速躲過這一發機槍子彈。

周論語眉頭緊鎖。

這人不簡單。好身手。

“兄弟們,殺呀——拼了!中國的國土你個小鬼子也敢來?!”“對!兄弟們殺呀!”穿着男林地迷彩服的中國軍方蜂擁而上! 番外 南京大屠殺

發生過程:

1937年12月13日,

日軍進佔南京城,在華中方面軍司令官鬆井石根和第6師團師 團長谷壽夫等法西斯分子的指揮下,對手無寸鐵的南京民衆進行了長達6周慘絕人寰的大規模屠殺。 重生鮮妻,撞入懷 日軍佔領上海後,直逼南京。國民黨軍隊在南京外圍與日軍多次進行激戰,但未能阻擋日軍的多路攻擊。

1937年12月13日,

南京在一片混亂中被日軍佔領。

日軍在華中方面軍司令官鬆井石根指揮下,在南京地區燒殺淫掠無所不爲。12月15日,日軍將中國軍警人員2000餘名,解赴漢中門外,用機槍掃射,焚屍滅跡。同日夜,又有市民和士兵9000餘人,被日軍押往海軍魚雷營,除9人逃出外,其餘全部被殺害。16日傍晚,中國士兵和難民5000餘人,被日軍押往中山碼頭江邊,先用機槍射死,拋屍江中,只有數人倖免。17日,日軍將從各處搜捕來的軍民和南京電廠工人3000餘人,在煤岸港至上元門江邊用機槍射斃,一部分用木柴燒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