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情報資料有什麼地方出錯了!?一個聯絡官,而不是行動隊員,怎麼有那麼強大的天賦能力!?

沒有退路!魚死,或者網破,尊尼擡起頭,瞳孔開始變成紅色,低沉的吟誦聲在他的口中流淌而出,並且逐漸高亢起來,符文咒語最大限度地將他身體中的潛力挖掘出來,屬於他自己的能量開始從身體內滲透而出,瞬間膨脹。

他的吟誦因爲驚懼而帶着破音,這種驚懼來自於萊娜的壓力,但是也真因爲這種壓力,讓尊尼嗅到了死亡的味道,他變得更加狂躁,開始反抗這樣壓迫。他雙手上的青筋畢露,一根根在皮膚下凸起,看起來像要爆裂開來,全身皮膚沁出鮮血的血珠,他的身體機能在強大的亞特蘭蒂斯符文吟誦時已經被強化到極致,血壓過高致使毛細血管紛紛破裂。

尊尼揮刀,雪亮的刀光在空氣中劃出一道扇形的光幕。

這不是一柄古刀,而是鍊金術打造出來的特殊太刀,經過了鍊金師的附魔處理,之所以在上面鐫刻“宮本武藏”四字日文,是因爲這傢伙是有着日裔血統的尊尼崇尚的一位日本武士。

這柄刀最大的祕密並不是刀的本身,而是當人刀合一的時候,尊尼經過強化的力量會傳入刀身,鋒利的刀鋒額可斬開空間!

沒錯,不是斬開空氣,也不是斬開水,而是將空間直接斬開一道“口子”,撕裂掉正常的三維空間,進入另一個神祕的空間裏。

這也就是爲什麼尊尼對6戰隊員開展攻擊的時候,會產生類似於萊娜的心靈傳送天賦的效果。斬開空間,進入,從靠近敵人身旁出現,出刀攻擊!

等同於走了一條“捷徑”!

他像一隻敏捷的猿猴一樣躍起,把太刀高舉過頂,刀鋒上出現了一道黑色的烏光,空間被割裂,尊尼消失在空氣中。

萊娜臉色微微一變,她站在原地,風聲突然從身後出現,尊尼鬼魅一樣出現在萊娜身後兩米高的空中,如同蒼鷹撲兔一樣落下,太刀直劈萊娜的後腦!

只婚不愛,前夫滾遠點 刀光過處,斬空!

萊娜原地消失,心裏傳送雖然不能穿過帶有伊特里之索的車間,卻能夠在裏面從容移動。

尊尼剛落地,立馬感受到身後的殺氣,他想都不想,回刀橫掃,空間撕裂,人再次消失。

倆人你一招我一式,相互攻擊對方十幾次,竟然沒有一次接觸,車間裏聽不見任何任何刀與刀撞擊的響聲,一切如同在看一部默片時代的武打片,十分詭異。

終於,十幾次進攻和防守反擊後,倆人同時現身,各自站在車間的一隅,狠狠盯着對方,卻一時都拿對方毫無辦法。 死寂的車間裏瀰漫着濃重的呼吸聲,萊娜急的使用心靈傳送耗費了大量的精神力量,而尊尼也不好受,揮刀斬裂空間並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

尊尼臉色凝重,萊娜是他從未見過的強勁對手。他閃過一個念頭,也許這次那幫該死的情報支援部門給自己提供的資料會要了自己的命。

第二枚“三叉戟”導彈撕破了夜空的寧靜,巨大的唿哨聲伴隨着光和火衝向天際,一分鐘後,它會進入大氣層,之後會進行三次分離,到達目標前將會分離制導,拋出至少4枚當量從1o47萬噸當量的核彈頭,將整片海域覆蓋掉。

這是世界上最先進的潛射導彈,它採用了很多前所未有的新技術,包括新的nepe75硝酸脂增塑聚醚75高能推進劑,碳纖維環氧殼體,碳碳可延伸噴管,gps星光慣性聯合制導,射程高達11ooo公里之多,輕鬆打擊北半球的任何一個位置。

萊娜不知道這顆導彈到底射向哪一支家族的艦隊,不過無論如何,這都不是她想要的結果,雖然四大家族裏出了哈布斯家族,其餘三大家族一直對天幕公司心存睚眥,但畢竟是同氣連枝。

兩枚“三叉戟”潛射導彈,意味着已經有兩個家族要遭殃,世界上最先進的軍用艦隻都無法防禦這種多彈頭分導的彈道導彈,何況是臨時改裝的普通武裝船。

必須要儘早結束這場戰鬥!

她突然站起來,人站在原地,金色的長無風自動,周圍的氣流開始生強烈的擾動,似乎有一隻看不見的大手在攪動着這裏的空氣。

瞳孔中的藍色裏,突然出現了一絲金色的光芒,然後開始不斷擴大,吞噬着原本純淨的藍色。

特工十九妾 尊尼立即意識到自己即將大難臨頭,萊娜似乎在進行着一種血統上的突破,她的瞳孔正在逐漸變成金色,這不是普通莫里亞後裔能夠擁有的瞳孔顏色。

他甚至用肉眼看見空氣中各種顏色形成的亂流,那是潛藏在空間裏的元素,它們被萊娜釋放出的能量帶動,正在不規則地流動着。

紅色的火元素,黃色的土元素,白色的風元素,還有藍色的水元素……它們如同沉睡的精靈,被人強制喚醒,開始朝萊娜的身體聚攏,當四種元素聚攏後,竟然變成了金色!那是被稱作“以太”的第五元素精神元素!

這些金色的元素吸附在她的皮膚上,從毛孔中滲透,像落入土地上的露水。

萊娜的身體周圍逐漸形成了一圈刺眼的光芒,那是元素的光澤,她的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顯然在承受很大的壓力。

“無畏之血……”尊尼終於認出這種天賦,“怎麼可能!怎麼可能!你不是混血種!”

萊娜終於睜開一直半閉的雙眼,黃金色的瞳孔如同天神的凝視一樣,尊尼感覺自己的脊椎都在嘎嘎作響,他所站的地方,金屬地板咔咔地出響聲,鋼板竟然凹了下去。

這是一種莫里亞純血種而且是皇族血統纔可能有的天賦,例如像格格或者哈布斯家族的人才可能擁有的皇族技能,只有當年阿加斯特神域中有着自己宮殿的那些大神們纔可能擁有的頂級殺技!

在五大元素中,精神元素被譽爲最強大的元素,可以駕馭其餘四大元素,而精神元素可以吞噬環境中隱藏在每一種物質中的元素精華,從而壯大本身的精神元素。

這也就是爲什麼萊娜如此強大的原因,但是使用這種極端的天賦技能,將會讓自己的身體承受強大的壓力,若沒有非常強悍的體質作爲載體,施放者將會暴血而亡。

這顯然是萊娜最後的一搏,如今的情形顯然將她逼到了牆角,長老會危在旦夕,而天幕公司的領導者芬奇又生死不明。

一切都是跟時間在賽跑,她必須在最短的時間裏幹掉面前的尊尼。

尊尼很清楚,自己也已然沒有退路,不是萊娜死,就是自己亡。

“好……你是一個我從未遇到過的強大對手!”尊尼擡起手腕,那隻防水深度可達到五百米的勞力士軍表的鏡面竟然啪一聲脆響裂開,顯然這裏的壓力已經相當巨大。

周圍的維修設備的鋼鐵表皮也在嘎嘎作響,似乎受到什麼東西的擠壓,多數已經開始變形。

“如果,一分鐘後,第三枚三叉戟導彈將會射,而在四分鐘後,第四枚導彈也會升空,我的任務是在四分鐘裏攔住你,而你的任務。”他咬咬牙,那把“宮本武藏”太刀撐在地面上,被他當做支撐,人搖搖晃晃站了起來,“你的任務就是在四分鐘內殺死我,不然,就算你最終殺了我,在我的屍體之下,仍有四大家族的精英爲我墊底!”

他說完最後一個字,狠狠咬破嘴脣,吐出一口血,疼痛讓他聚攏起已經開始渙散的體力,也讓逐漸陷入迷糊的精神爲之一振。

“嗬嗬嗬嗬”

他像一頭受傷的怒獅,在喉嚨裏出陣陣恐怖的怪叫,伴隨着這種低沉的嘶吼,他身體的肌肉開始急劇膨脹,血從皮膚下的毛孔中滲出,眼睛變得越來越紅,嘴裏喃喃有詞,似乎在吟唱着什麼奇怪的符文。

尊尼身旁的鋼板開始紅,似乎被高溫的噴槍燒灼,變成了一塊飯店裏的鐵板燒,地上那些6戰隊員的屍體和門德斯艦長流出的一大灘血液被灼燒,出滋滋的響聲,騰起一陣白色的霧氣。

萊娜聽出這種根本不是屬於亞特蘭蒂斯的符文咒語,尊尼吟唱的根本不是盧納斯符文,而是另外一種奇異的文字。

陌生,而且令人不寒而慄。

“魔族祕技!”她冷不丁認出了尊尼的伎倆,這是魔族的一種祕技,魔族素來以殘忍出名,對別人殘忍,對自己也同樣,他們許多祕技甚至都是通過吞噬同類又或者一些極其血腥的方法達到提高自己作戰能力的目的。

眼前,尊尼已經由剛纔的風度偏偏的海軍軍官變成了一個血人。他的人整個比剛纔大了一整圈,也高大了許多,肌肉膨脹擠破了他的作戰服,露出裏面鮮血淋漓的皮膚。

“饑荒!”

萊娜叫出了祕技的名稱。 饑荒。魔族祕技之一,釋放血霧,刺激周圍自己或者周圍的魔族戰士產生強烈的嗜血性,成爲比地獄猛獸更加兇狠的怪物,當這些怪物追擊敵人時候會將對方撕成碎片,吞吃血肉,通過這樣可以彌合自己身上的創口。

在釋放這種祕技的短時間內,施放者和被作用者甚至能夠忘卻疼痛,就算手腳四肢被砍斷,也會義無反顧追殺對手。

無論是“饑荒”還是“無畏之血”都是極其危險的種族能力,施放者都要冒着極其危險甚至失控或者生命的代價來進行。

一旦稍有差池,輕則瘋失控見人就殺,重則直接身體被撐爆直至暴血死亡。

所以,這都是禁忌能力,在魔族或者在莫利亞人中,除非到了最後,否則絕不允許使用這種技能,即便成功,施放者就像吸毒一樣迷戀上這種強大的力量,之後會產生心魔,在下一次戰鬥中忍不住繼續使用,終究有一天會出事。

也許,從芬奇將萊娜接到天幕公司的那天起,他就很清楚這個女孩的能力,將她放在指揮中心,也許正是由於某些不可說的祕密。

“宮本武藏”揮起,烏光閃過,尊尼原地消失!

這一次,萊娜卻沒有選擇同時消失,將自己傳送到某個角落。

她在等!

等一次機會!如果自己閃躲,尊尼也可以,大家在這種毫無碰撞的情況下繼續無聊至極地交手,就像兩個絕世的武功高手,站在那裏只要比劃一下動作,不需要出手就知道能不能幹掉對方。

雖然境界高,可卻十分無聊,甚至毫無作用。

現在是戰鬥,而且是一場有時間限制的生死之戰。萊娜不像搞得那麼文縐縐,你謙謙君子,我又卿卿淑女,這樣恐怕戰到天亮都不會有結果!

她這次決定等!放手一搏!

這一次,尊尼消失得比任何時候都要長久……

整個空曠的車間裏,只有萊娜自己的呼吸聲。

靈光,在黑暗中一閃!對於強大的萊娜來說,如今爆出的最高血統境界已經讓她的感官敏銳非常,比日常要強大百倍。

右後方,攻擊出現!

她想都不想,回身,揮刀,反握在手裏的三叉戟折刀擋出!



橘紅色的火花在昏暗中爆出,三叉戟折刀劃出雪亮的鋒芒,巨大的撞擊力直接將尊尼連人帶刀震得倒飛出去,尚未落地,太刀揮起,切開空間,尊尼再次隱匿。

兩秒後,遠處角落中傳出悶哼,尊尼的身影從隱匿的維度中跌出,結結實實落在地上,雙腳剛落地,人便單膝跪下。

那柄能夠斷金破玉的“宮本武藏”竟然中段直接被斷開,生生沒了一半!

尊尼大口大口喘息着,血從他的肩膀上滴滴答答地汨汨流出,一刀深可見骨的創口出現在左肩上,斜着橫過胸膛,差點將他開膛破肚。

“嘿嘿!只差一點點!”他獰笑着,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體,彷彿那不是自己的血肉之軀。

“饑荒”的魔族祕技激了他身體中所有潛能,瘋狂分泌出的激素令他每一根神經末梢都處於極度興奮的狀態下,根本感覺不到疼痛。

“好厲害的無畏之血……”看了一眼斷刀上的裂口,光滑閃亮,如同機牀割開鋼條一樣,竟然是被一柄僅僅三十釐米左右長度的三叉戟折刀直接切開。如果光憑一柄三叉戟折刀,根本不會有這種恐怖的威力,即便是混入了安德瓦里金屬的欽提拉米刀也做不到這點。

完全是萊娜本身的力量灌入刀鋒,與其說是折刀切斷了太刀,倒不如說是萊娜將太刀生生斬斷。

海面上,又一枚三叉戟潛射導彈破水而出,巨響過後,火光將附近的海面照得一片光亮,如同白晝。

四枚三叉戟型導彈正在按照尊尼事先的部署,正在有條不紊地一枚接一枚地射出俄亥俄級戰略核潛艇。

萊娜握刀的手微微顫抖,時間正在一點一滴流逝,三枚導彈射,意味着三個莫里亞長老會的大家族已經大難臨頭。

這是一個完美的絕殺計劃,借龍雲的手,將所有對沉沒的亞特蘭蒂斯古國感興趣的神祕組織和人員全部吸引到這裏來,按照中國的古老兵法,這叫“請君入甕”。

今晚註定是不平凡的一夜,無論是“創世紀”還是長老會,又或者是光復會,也許在今夜都會有一個瞭解,至少足夠改變今後上百年甚至千年的世界格局。

萊娜朝車間門口傳送出去,轉瞬之間就到了艙門口。

鋼製的艙門和艙壁上,全是吸入絲的伊裏特之索,在沒有心靈傳送者撞在它們上面前,看起來就是一根根再普通不過的金屬絲,略帶銅質一樣的表層,毫不起眼。

但是就是這些蛛網一樣的玩意,徹底困住了萊娜的移動。這就是鍊金術的奇妙之處,侏儒們賴以生存的手藝。

艙門旁,有個密碼鎖,如果輸入正確,這裏的艙門可以打開,一旦離開這裏,萊娜便再無阻礙,誰都攔她不住。

手輕輕放在鍵盤上,整個車間的結構和電路全部在萊娜的腦中形成虛擬圖像,每一個細節,每一處電路鏈接,每一塊芯片的作用和型號、參數,全部像一部詳盡的說明書一樣印入腦海。

猛然睜開眼睛,萊娜的手開始飛快在鍵盤上輸入已經解密的密碼。

“謎”!

尊尼大吃一驚,雖然早先的資料裏提及過這個天幕指揮中心席聯絡官的天賦,據說天下沒有任何設備能夠攔住持有這種天賦的人,他們可以在瞬間將一切繁雜無比的謎題解開,包括世界上任何一個電子設備,除非是頂級的鍊金設備有些難度之外,什麼東西都無法阻礙他們的腳步。

密碼一共八位數字,萊娜的手指在鍵盤上翻飛,已經按下了第七個密碼。 第八個密碼數字還沒按下,肅殺的風聲已經在身後迴盪。

第四枚“三叉戟”II潛射導彈尚未射,尊尼絕不會讓萊娜離開這裏,整艘卡爾.文森號航母只有這個aImd車間才能困住心靈傳送者。

太刀再次切開黑暗,在出現縫隙的零點幾秒鐘內,萊娜看見了那張慘白而猙獰的臉。斷刀掃向萊娜按在鍵盤上的手,如果不縮回,那整個手掌會被切下。

萊娜縮手的同時,持刀的右手走的是戰場刀術的路子,開闔極大,威力極猛,反手直刺尊尼的肋下。

按照她的估算,尊尼會再次割裂空間躲進虛無之中,避開這幾乎要致命的一刀。

不過,她很快現自己的預測完全錯誤。

尊尼根本沒有躲避的意思,他直接撞向萊娜手中的三叉戟折刀,隨着噗嗤一聲,經過特殊鍛造工藝處理的折刀刺穿**防彈衣和戰術背心,沒至刀柄,28cm的刀身全部刺入尊尼的身體。

尊尼眉頭緊緊一皺,趁着萊娜驚訝的一瞬間,左手緊緊地擁抱住萊娜,就像是老朋友分別多年再度重逢時的擁抱。

萊娜大吃一驚!這完全就是同歸於盡的打法!她立即騰自己的左手,準備格擋尊尼另一隻握刀的手。

但是,她再次估計錯誤。尊那隻握着已經斷掉一半太刀的右手猛然揮出,目標不是萊娜,而是刺入牆上的金屬密碼鍵盤上。

滋剌剌——

斷刀直接傳入鋁合金材質的鍵盤,電路板上電弧和火花四濺,密碼鍵盤頓時被燒燬!

該死!他的目標竟然是毀掉開門的密碼鎖裝置!

這一點完全出乎萊娜的預料,幾乎就在同時,萊娜準備格擋的右手運掌成刀,直接劈在尊尼脖子和肩膀鏈接的地方。

這種劈法,在戰術搏擊上如果使用得到,可以直接將敵人劈暈。萊娜不想被這傢伙抱住,近身糾纏對於心靈傳送者來說十分不利,只要他死死抓住萊娜,無論萊娜怎麼傳送,都會帶着他一起傳送到新的地點上去。

咔——

尊尼的鎖骨斷裂,接着胸口上直接捱了一記萊娜的膝頂,肋骨咔咔斷掉了三根,人悶哼一聲倒飛了出去,重重落在地板上。

不過僅僅剛一落地,他又像一直離弦的箭一樣射了過來,穿過了萊娜在身前揮起的一片刀網,在萊娜尚未來得及移動之前攔腰抱住萊娜,將她重重地撞在艙壁上。

萊娜根本看不清尊尼怎麼穿越刀網,怎麼抱住了自己,那簡直像是魔法。“饑荒”這種魔族的拼命祕技雖然不能完全彌補血統的差距,但是如抱着必死的信心,完全可以將萊娜死死纏住好一陣。

“我說過,我的任務是拖延住你,只要第四枚導彈射,我的使命就完成了,在這之前……”尊尼拼命往前拱,用力地將萊娜頂在牆上,血從他的身上流下,順着褲管滴落到地面,尊尼的軍用皮靴踩在上面,吱吱作響,“在這之前,誰都離不開這個房間!”

萊娜惱怒地舉起手肘,狠狠一下接一下砸在尊尼的背上,隨着每一次撞擊,尊尼都張口吐出大片的鮮血。

但是他仍然死不鬆手,不斷將“饑荒”的祕技催谷到最大的程度,承受這種摧殘式的打擊!

萊娜伸手去摸大腿上的那支mk23手槍,她現在急於要殺死尊尼,只有用裝有欽提拉米彈頭的手槍直接頂在這個瘋狂的傢伙腦袋上,連續打掉一個彈夾,也許能夠讓他徹底倒下。

尊尼似乎意識到這一點,將萊娜抱得更緊,身體頂在手槍的槍套上,萊娜根本無法拔出。

萊娜拔不出槍,直接抽下插在腰帶上的兩隻備用的鋼製彈匣,直接將它們從背部狠狠插入尊尼的兩肺,然後舉起手掌狠狠拍在彈夾上,直至它們完全沒入身體。

尊尼死死地頂住萊娜,他身體中躲出骨折,鎖骨、肋骨,肺部被穿刺,只有一隻右手勉強還能收緊,就是這樣,他還想把萊娜頂在牆上。

他還沒有完成自己的任務,他的任務是堅持到水下的俄亥俄級潛艇將第四枚“三叉戟”II潛射導彈射出去。

“雖然我很欣賞你的勇氣,但是我也很討厭你的糾纏!”萊娜一膝蓋頂在尊尼的心窩上,肋骨出“咔嚓”一聲脆響,大概又折斷了好幾根。

尊尼依舊在堅持,甚至開始哈哈大笑起來。

“看來只有切斷頸椎來謝絕你的挽留了。”萊娜伸手摸到了尊尼胸前插着的那柄折刀,用力將它從骨頭間抽出。

倆人甚至能夠聽見三叉戟折刀刀鋒上的鋸齒拉扯着肋骨的那種聲音,就像在用鋼鋸鋸着一截木頭。

突然,萊娜愣住了,因爲一雙手已經搭在她的肩膀上!

這雙是尊尼的手,這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他的鎖骨和肩骨都毀掉了,這樣的人根本就是個廢人。可尊尼的力量大得驚人,他把萊娜推了出去,撞在金屬艙壁上,自己再一次將身體頂前,那柄剛從身體裏地抽出的折刀再一次沒了進去!

“shI/T!”萊娜不得不佩服這個已經瘋狂的傢伙,“你是個瘋子!”

“沒錯,我特麼就是個瘋子!”尊尼一邊說,血一邊從他的嘴裏涌出。

萊娜瞳孔中光芒驟然一亮,手上加力,旋轉了一圈。

噶喇喇——

三叉戟折刀在尊尼的胸膛前攪出一個血洞,堅韌的刀鋒直接將骨頭切斷,尊尼的身體已經夾不住那柄折刀,被萊娜抽了出來,狠狠一揮,手起刀落,尊尼的兩隻手差點被齊刷刷切斷,只有一點皮肉還連帶着。

萊娜感覺肩膀一鬆,沉寂繼續一個膝頂,將已經沒有戰鬥力的尊尼踢飛,重重落在三米開外。

“哈哈哈哈哈哈!”尊尼舉起自己那支已經快徹底切斷的手腕,似乎一點都不疼,那些噴涌出來的鮮血好像跟自己沒有一點兒關係。

目光落在手腕的錶盤上,他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5……4……3……2……1……射!” 萊娜頓時驚出一身冷汗,趕緊擡手看錶,心頓時涼了一大截!

時間……到了……

“我還是成功了!哈哈哈哈哈!”尊尼瘋狂地仰天大笑,這傢伙渾身是血,身上幾乎沒有一處好肉,“饑荒”的效果開始逐漸消失,他的瞳孔開始灰敗下去,整個人無力地坐在地上,大口喘氣。

“萊娜指揮官,縱然你的血統比我強大,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長老會已經徹底玩完了!四大家族的精英,還有你們天幕公司最精銳的行動隊員,全都完蛋了!哈哈哈哈!你將會看到我們‘創世紀’組織的崛起,屬於那些古老種族左右世界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今天,今天就是歷史性的一天!你和我,都是見證人!”

他越說越激動,就像一個實現了宏大理想的布爾什維克戰士,他的生命正在一點一滴地流逝,也許撐不過十分鐘,不過,他覺得自己應該含笑去赴死。

“等等……”

許久的沉默之後,萊娜臉上滿是疑竇,她指了指船尾。

“我好像沒看到導彈升空。”

尊尼的笑聲戛然而止。

他驚恐的轉過身,望向海面。

漆黑的海面平靜如初,沒有動靜,沒有牽涉導彈發射的火光,沒有騰空時的尖嘯,一切安靜如常,只有附近驅逐艦上的隱約燈火,如同漂流在海面上的熒光。

“怎麼回事!”

尊尼俯下身,掙扎着爬向船尾,他難以置信的看着這一幕,朝着外面的大海狂吼:“你們這些蠢蛋!發射導彈!發射導彈!”

沒人能聽見他的指令,最近的驅逐艦都有將近好幾百米,何況負責發射“三叉戟”II潛射導彈的俄亥俄級潛艇此時在水面下至少五十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