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時間就是生命!

要是說,他不能在兩個小時之內找到對方的話。

那麼對他來說,就是天大的悲劇了!

「主人,什麼事情那麼著急。」白兔問道。

「方糖跟妞妞被綁架了,他們要我兩個小時之內找到人,不然就會殺了他們!」陳天選說道。

「好,我現在馬上查!」白兔憤慨說道。

她想不出來。

現在怎麼會有那麼殘暴的人,竟然敢綁架自己主人的老婆孩子!

這件事簡直就是罪惡滔天!

白兔知道主人的性格。

這件事必然會掀起一番血雨腥風!

十分鐘之後。

白兔打來電話。

「主人,已經查到號碼的位置了,就在公海一艘叫做維多利亞的游輪上!」白兔說道。

「好,我現在馬上出海,你幫我安排快艇!」陳天選叫道。

「放心吧主人,我都安排好了,在維多利亞港口有快艇在等你!」白兔說道。 天銳星薛家祖地的後山,八獄崖。

「有人來了!」一朵巨大幽藍色的蒼蘭花在石壁上閃了閃便了無蹤跡。

原本在打坐的薛楠,瞬間便被鎖在牆壁上,薛楠目光一閃,身上宗師強者的氣息消失,身體變得虛弱,呼吸也跟著沉重起來。

又過了片刻,地牢外傳來腳步聲,幾聲電子音后,沉重的合金房門慢慢開啟。

一道光亮照進陰暗的地牢,光亮晃了晃,一個囂張的聲音響起,「這麼暗,怎麼看得見?!沒有燈嗎?」

「林少,這不合規矩!」

「規矩?誰定的規矩?現在輪到我在八獄值守,我說的就是規矩!」

「是!」

房間忽的光明大作。

「泥煤啊,你搞這麼亮幹什麼?想閃瞎我的眼嗎?暗點,再暗點,行了,你們出去吧!」

「可是二少……」

「怎麼了?你們這泰金鎖是紙糊的?還拍他掙脫不成?」

看守一想,泰金鎖的確不是紙糊的,沒有宗師高階的實力,無法掙不開!而薛楠據說只有高級武者中階的實力,實在沒必要太緊張。便按二少說的,從房間退了出去。

等看守都出去后,薛林向牆壁上的薛楠撲了過去。

「楠哥!」薛林聲音有些哽咽。

面前的薛楠消瘦、憔悴,滿臉的鬍鬚讓他看起來遠遠超過實際年齡。

薛楠慢慢睜開眼睛。薛林比他小兩歲,幼年時,他們都在薛家祖地受訓。薛林年級小,身體弱,常常被一些大孩子欺負。

有一次,薛林被幾個大孩子給堵在訓練場旁的竹林邊,路過的薛楠看見后,衝過去,和那些孩子打了起來,他還記得原本只會哇哇大哭的薛林,看見他與大孩子打鬥后,邊哭邊衝上去撕咬,那兇狠的樣子,把那幾個孩子嚇住了。

從那以後,再沒有孩子敢欺負他,也從那以後,他多了一個小跟班,一直跟到他從聯邦第一機甲學院畢業。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有著同樣的血緣能怎樣?幼年玩伴,少年知己又能怎樣?

薛林的父親薛青雲和自己父親一樣曾兄弟情深。

想到這裡,薛楠冷冷的笑了笑,眼睛又慢慢地閉上。

他不需要惺惺作態的兄弟情深,也不想應付任何薛家三房的人。如果他想要出去,有的是辦法,只是現在時機未到,他還需要繼續忍耐。

薛林見楠哥又閉上了眼睛,知道他不會輕易原諒自己,但自己又能說些什麼?

說他不知情,說他因為懦弱,這些年都在其他星域,不敢回來面對這些事?還是說他現在才知道,這一切是父親受自己舅舅唆使做下的?他什麼也說不出來!

他在南天曜日星流蕩時,遇到二叔父家的薛榆姐。從她的口中得知,因為曾叔祖發話,楠哥現在還活著,當時他非常激動,嚎啕大哭。

薛榆姐也噙著淚水,哽咽著對他說道:「世人皆知,薛家大房勾結星際海盜的罪名莫須有!

為了一個『利』字,薛家三房勾結外人,對自己的血脈兄弟下了毒手,這給多少名門世家提供了笑料?!

三百年前的星際大戰,薛家便有無數精英戰死沙場,使得家族實力大減。如今的內鬥又再一次削弱了薛家的根基。」

「薛楠原是家族這三百年來最有希望,最有可能在四十五歲前,進級神級的機甲師,如今卻被囚禁在八獄崖苦苦度日!」

「你們父子莫非要薛家衰落亡族才肯罷休?」

「榆姐,我沒有……」

「我不知道你有沒有!我現在只是薛家潑出去的水,你好自為之吧!」

說罷,薛榆拂袖而去。

想到這裡,薛林又一次潸然淚下。

——————————————

薛家祖地,墜寒峰。

薛蘇木將手中信息器毀滅后,嘆了口氣。

薛家大房被清洗時,他正在另一個星球參加老友的宴請。

回來的路上聽到這個消息,他急忙趕回來,也只來的及救下薛楠。

當時,聽著丁繼安振振有詞的話語,看著薛青雲遊離不定的眼神,薛蘇木真想將薛青雲立斃於掌下。

可這又能解決什麼問題呢?這件事水有多深?除了明面上的這幾個人,還有多少人藏在暗地裡,等著撲出來撕咬薛家一口!

最出色的大房已經被清洗,餘下的薛楠,丁繼安那個畜生還要求將他交給聯邦政府。

他若將薛青雲擊斃,那麼薛楠就必須交出去,這是他薛家百年來最出色的弟子,是薛家的未來。

無奈之下,他只好忍氣吞聲,留下薛青雲,將薛楠禁錮在八獄之中。

薛楠雖然禁錮在八獄,但禁錮的地點卻是他精心安排的,那個地方最適合古武和精神力的突破,他在薛楠被關之前,就將薛家秘籍秘密傳入薛楠的腦海中,這原本是等薛家弟子突破宗師才能學到的秘技。

薛蘇木這些年冷眼旁觀,薛青雲的幾個兒子,除了薛林稍稍能看外,其餘幾個心術不正,實力低下……薛家已經後繼無人。

薛蘇木越想越氣,難道薛家就要敗在薛青雲和丁繼安兩個賊子之手?!

怒火難消的他,便暗地裡下了黑手,斷了丁繼安幾個兒子進階的根基。就連他看不慣的薛木,薛森,他也找機會阻擋了他們繼續上升之路。

既然心術不正,就在家裡當種豬生孩子吧!薛蘇木冷冷的想著,可惜生的孩子也是歪瓜裂棗,沒有幾個能成氣候。

今天他收到納彥星內線傳來的消息,說是薛楠的那個在解家的兒子,雖然只有八歲,精神力已經在五級以上。

又是一個百年難遇的良才美玉,可是……卻不能在薛家成長。不能在薛家成長,便對薛家就沒有深厚的感情,再加上他父親外傳的信息是身亡,他的母親……

薛蘇木想道這裡便坐不住了,他見過那個曾孫媳婦,秀外慧中,資質潛力一點都不比薛楠差,這樣一個曾孫媳婦,這樣一個曾曾孫子,如果是懷著對薛家的仇恨長大……

不行,他得再暗示一下他的好友竹林寺主持永和大師,起碼要讓曾孫媳婦知道薛楠沒有死,要抱著一家人團聚的希望。

萬一她覺得薛楠已經過世多年,帶著孩子改了嫁,這會讓薛蘇木哭都找不到廟門。 那就是藍蝶已經在告訴他之前就和婉留說過了,而婉留選擇讓藍蝶隱瞞這件事。相比於那些事情,婉留更多的是擔憂墨然的安危,若是將事情和墨然的安危放在一起,那麼婉留絕對會選擇後者。

「是什麼事情?」想明白這一點之後,他再次詢問藍蝶,而這個時候婉留的投影也是出現在墨然身邊。「這個雇傭者和格萊伯特之間一定的聯繫。」婉留出現輕聲說着,「這件事是我讓藍蝶不要告訴你的。格萊伯特的家族勢力還是很龐大的,神族大多數的產業都是有他們家族涉獵其中。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神族才是讓他掌握了第四星區。」說到這,婉留看着一眼墨然。

「你是擔心我會頭腦一熱去找格萊伯特的麻煩?」墨然不由嗤笑一聲,低聲詢問著。

「有這方面的擔憂。畢竟從你之前只是看到同伴的信息就不顧一切趕過去的行為上判斷,你是有很大概率這樣做的。」婉留低聲說着,雖然只是推測,但她也是要將最壞的結果考慮到,相比於墨然的生氣,她感覺隱瞞這件事會更好一些。

墨然深吸一口氣,他明白婉留的擔心。「我並不是那麼衝動的人好吧!」輕聲說着,隨後望向藍蝶。「這個格萊伯特將軍的家族到底是怎麼回事,能做到這樣。」他不相信格萊伯特家族這樣做會沒有人知道,若是沒有人知道的話,他也不相信。

「格萊伯特的家族是神族的第一家族,從很久以前就一直跟隨着神族。」婉留輕聲說着,顯然得知那些僱主和格萊伯特有關係之後,婉留也是着手對格萊伯特所在的家族做了一些調查。格萊伯特在神族誕生皇族的時候,這個家族就是一直跟着神族。除了神族皇族外,就屬格萊伯特家族最有實力。但是他們家族一直都沒有拉攏到什麼有實力的指揮官,有人說這是皇族對格萊伯特家族的一種制約。所以到現在為止,雖然格萊伯特擁有着大量的財富與資源但第四星區卻是所有星區中實力最弱小的一個,大量的戰艦若是沒有優秀的指揮官,那麼只能是非常的孱弱。

雖然格萊伯特家族在軍事上並不強勢,但在商業上,神族接近兩成的經貿是由他們家族經手。用格萊伯特最喜歡的一句話就是,若是能用金錢砸死對方,那麼就不要用戰爭戰勝對方。

「他們家族在礦物,生物,技術等各個方面都有涉獵。其中以一些稀有物品的交易為主。」說到稀有物品,墨然不由想到了醉陀螺。顯然醉陀螺也是他們家族經營的一部分。除了這些格萊伯特家族還掌握著很多家族的經濟支柱。

墨然點了點頭,算是對格萊伯特家族有了一個大致的了解。「我懷疑,你救走炎龍軍團的事情已經被格萊伯特知道了。」在那顆行星行發生的事情,墨然自然和婉留說起過了,但是相比於墨然的怒火,婉留則是很平靜。這樣的事情在宇宙中各個地方發生著,只不過讓墨然遇到了發生在自己身上而已。若是這次墨然沒有遇見他們的話,龍炎的這個大隊絕對會成為神族利益的犧牲品。

墨然微微一怔,隨後就是想到了之前瑞萊雅將軍讓他趕回第一星區的事情。最初的時候,他只是想可能是亡靈族的異常表現才讓他回去,現在婉留的話讓他也是微微一怔。婉留說的也是一種可能,也許是瑞萊雅將軍發現了什麼,然後讓他趕快回到第一星區。若是這樣的話,他就不能將龍炎大隊仍在這裏了。

「我想,我們到第一星區他應該就那我們沒什麼辦法了吧!」墨然低聲說着,現在知道和格萊伯特之間的差距,墨然只能選擇逃避。以他現在的雙宇航艦隊指揮官的身份,格萊伯特並不在意。除非是他擁有巨大的成就,他可能才不敢對他下手。

婉留的說法這個時候是非常有可能的。按照時間計算,若是他沒有發現龍炎軍團的話,這個時候的他們肯定已經是死在那顆行星上了。

「我們準備一下就直接去第一星區吧!」墨然低聲說着,不過他們還要前往第七星區的星港看看。只有在那裏,他們才可以得到足夠的能量前往第一星區。

將路線規劃好之後,墨然就是關閉了通訊。

而在第七星區星港,一個青年神族指揮官看着最新的戰報,他站在一個英東平台上,一條條信息出現在他右前方的面板上。他已經離開神族內部領地好幾個月了,當初在聯合艦隊學院中聽到九十七號進入了第七星區之後,他也是在不久之後的選拔中挑選到這裏。

想到最初挑戰九十七號的事情,他到現在都是苦笑不已。經過那麼多年的戰鬥,他也是知道自己當初的想法是有多麼的可笑。而現在,他終於憑藉自己的實力來到第七星區,但聽到九十七號已經離開第七星區,他又是一陣失落,原本他已經準備要在這裏和九十七號好好聯絡一下感情,然後讓他為自己家族出力的,但是現在不免有些失落。

翻看着信息的時候,他很快就是注意到,九十七號戰艦編隊從亡靈族內部返回。這麼多年他沒從沒有聽說過有誰也可在亡靈族的後方突圍返回的案例,大多數的艦隊都是被亡靈族圍困最後被殲滅的結局,所以稍稍有些吃驚。

「看來和這個傢伙弄好關係還是很有必要的啊!」他不是沒有想過拉攏葉華的,但是葉華大多數時間都是在做各種任務,況且對方還在第五星區。即使他去了第五星區也不一定能夠見到葉華,況且最近葉華的戰績已經讓很多家族注意到了他,其中就包括神族最強家族,格萊伯特家族。

既然葉華那邊沒有辦法,那他就只能想着和九十七號好好談談了,正好也是有着曾經的事情,他也可以通過道歉和墨然建立一個良好的關係。這般想着之後,他就是注意了一下墨然的信息。發現墨然不僅從亡靈族內部返回,甚至還帶回來三個亡靈族星港的指揮室。以神族的技術,他們可以從這些指揮室中獲得大量的信息資料。

比如什麼時候有哪支艦隊從他們駐防的地方經過,最近補充了多少的物資與能源等。隨後根據墨然他們襲擊的方向,推斷出那附近有多少的戰艦。而且損失的星港,那一片的亡靈族補給就會受到影響。

「管家,幫我查一下這個九十七號的信息。」神族少爺對跟隨在他身後的一個懸浮在半空中的球形機械人說着。這個機械人是家族配給他的,作為他的獎勵。而機械人的另一端就是連接着在他所在星球上的小宮殿中,那個有些古板和不近人情的管家。雖然管家總是會很嚴厲地批評他的一些不好的作風,但他很多事還是需要管家幫忙的。

「少爺,是那個之前你讓我調查的九十七號碼?」管家自然記得這個生物,兩個多月前,他就是已經調查過一次,但是因為學院的封鎖,他並沒有得到多少有用的資料,但是之後沒多久他就是再次調查了一下。隨着九十七號在一些地方參與的事情增多,他也是知道九十七號名字叫墨然,來自一個很低等的文明行星。而另一個非常優秀的指揮官葉華也是來自那邊。

見到自家的少爺點頭,管家也是將九十七號墨然的一些事情簡單說了一下,都是一些很容易查到的東西。「現在知道的就是這些。」簡單說了一下墨然的名字和所在的星球后,管家回復。「而我這裏能得到的信息就是,他現在似乎隸屬於第一星區瑞萊雅將軍的統轄,已經是雙宇航艦隊的指揮官了。不過他這樣的升遷速度真的是非常的快,已經有一些將領對他不滿了,認為他有些名不副實了。」

「我剛看到一條信息,是星港這邊發出來的給各個指揮官的信息。那個墨然,是叫墨然對吧!」對於墨然的名字,這名少爺叫的很不習慣,「他剛才亡靈族內部回來,並且帶回來三個星港的控制室,這種亡靈族的內部星港可是有很多情報的。光是這一點就足夠他坐實雙宇航艦隊指揮官的軍職了。」少爺思索著低聲說着,隨後望向管家。「若是這個機會再錯過去,那就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和他拉關係了。」

少爺深吸一口氣緩緩說着。「現在邊境看上去還算寧靜,但誰也不知道下一刻會怎樣。若是這次戰鬥能夠勝利,或許我們家族的勢力也可以增長一大截吧!」

想到這少爺也是不由笑了起來,雖然有着這樣的想法,但他比誰都清楚,神族現在的境況並不是很好,皇族已經有不少人開始準備逃離這個宇宙了。之前聯合艦隊學院已經發現了新的適合神族發展的宇宙,雖然那裏的環境非常惡劣,但要比困在這裏要好很多。

。 保留地屬於自治區。

在行政級別中,僅比州府低半級,州府法律覆蓋,但保留地的『自治』程度也會存在很多漏洞。

這也是最開始,為什麼可以提出『引渡』魯普的方案。

而在非法種植案件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