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我耳邊就傳來了胖子的叫聲:“小史,救命啊,老子要死了。”

一聽這話,我嚇了一激靈,之前剛剛升起來的浴火立即就退去了一些,也不敢睜開眼,只敢大聲的問道:“胖子,你怎麼了?”

“我……我那玩意受不了,自己翹起來了,妖精們要坐上去,……如果那個啥了,這算不算我沒把持住呀?”胖子驚慌的叫道。

其實,這會兒誰的不翹,就真的該去男性專科看看了。於是我就對他說:“沒事,不是還隔着褲子麼。”

“我擦,褲子被她們扯掉了。我去,這回肯定死定了!”胖子嚇得都帶着哭音了。

PS:第二章奉上。喜歡的朋友們,記得每天看完爲地師投一下推薦票哦,謝謝。 一聽這話,我也嚇了一大跳,我是男人,當然明白這代表什麼。

這一下,我真的慌了起來。 總裁引妻入局 於是就對胖子喊道:“胖子,快……快咬舌尖!”

是的,咬舌尖,一來可以清神洗腦,二來疼痛也能把人從陶醉之中抽脫出來。

“胖子,你咬了嗎?”

我趕緊問胖子。

胖子回話道:“咬……咬了。”

“哦,那就好,龍哥,你們也記得,受不了就咬舌尖,掐自己。”我大鬆了口氣的同時,也不忘叮囑龍哥和陳二狗。

二人也都應答了一聲,顯然他們還沒有遇到胖子這種危急的情況。

而就在這時,我自己也遇到了這種情況,有女人硬扯下了我的褲子,然後就往我身上磨。不過後來,我就想到是有一條蛇纏繞在我身上,我就狠狠打了個激靈,因爲老子最怕蛇了,自然就什麼都不想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只知道女人纏在我們身上好一陣功夫,最後估計也是沒有辦法了吧,所以最後終於是放棄了,離開了我們的身體。

而就在女人們一離開,我就聽到“嘭”的一聲悶響,猶如一聲悶雷,震得人渾身一顫。我心中大喜,這一定是天破聲了,也就是說,玄武鎮真的就這樣被我們給破了。

此時,我趕緊睜開眼睛,一看,只見眼前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什麼也看不見。

是的,之前還是陽光明媚的,此時卻是黑燈瞎火,就好像是突然之間就進入了黑夜中一樣。而且,耳邊也再也聽不見女人的笑聲,也沒有絲毫的水聲,靜的出奇,只能聽到幾個人的喘息聲。

“小史、二狗、龍哥,你……你們在嗎?”

這時,胖子的聲音從身邊傳了過來,顯然他也見到了漆黑的一片,聲音之中帶着幾分驚慌。

我趕緊應道:“我在,你們都沒事吧?”

接着,陳二狗和龍哥也紛紛說自己沒事。

龍哥就問道:“我們這是在哪?”

我也很想知道自己這是在哪,於是趕緊對大家說:“幻境破了,這裏肯定不是女兒國了,咱們快點把手電出來看看。”

是的,眼下肯定是不在幻境裏了,我摸了摸自己的身上,衣服依舊穿在身上好好的,也就是說,幻境中雖然被女人們剝去了衣服,其實現實中的我只是做了一場夢而已。

大家一陣摸索,最後陳二狗最先摸到了手電,光亮一現,往四周一照,我們這纔看清楚自己是在什麼地方。

這裏沒有山,沒有水,沒有瑤池,也沒有鎮子,這裏竟然是一個石室。

是的,一個石室,石室並不算大,幾十個平方而已。

看到這裏,我們都有些傻眼了,之前我們是經過了一個長長的通道,然後走出洞口,見到了一個小鎮,發現那個小鎮是一個女兒國。如今看來,我們根本就沒有離開地下世界,更是沒有走出通道的洞口,而是經過通道,進到了一個石室裏邊了。

也就是說,我們一跨進這個石室的時候,我們就直接中了招,接着腦子裏見到的一切景象,皆是幻境。

知道原由後,於是我們就開始打量起這個石室。

只見,石室的最中央入眼是一巨大的玄武石像。就是龜蛇纏繞在一起的一尊石像,有一米多高,石像的底座上刻着三個大字:玄武臺。

看到這裏,我們都知道,之前我猜的一點沒錯,我們確實是闖進了玄武鎮,所以才見到了那些幻境的。

只見,此時的玄武臺,並無任何的氣息了,顯然是已經被我們所破。

在石室的四周,還雕着許多蛇女,身材窈窕惹火,有的光着身體,有的薄紗摭體,性感無比,看着就能讓人聯想到‘興’方面。

當然,除了蛇女的石像之像,還有許多男性石像,顯然如果是女生闖入了這個幻境,見到的就一定是這些男性了。

這時,陳二狗就突然指着這些蛇女的石像驚道:“你們快看這些蛇女,是不是很眼熟啊?”

“眼熟?”

我們一愣,然後趕緊仔細一看,不由都是一驚,只見這些蛇女石像,可不就是之前我們在幻境裏見到的那些美女們麼?

是的,之前在幻境裏見到的那些美女,全都在這裏。只不過,此時的她們,全是變成了一尊尊無血無肉的石像。

看到這裏,陳二狗就說:“幸虧師弟及時看穿了幻境,要不然咱們哥幾個估計就抱着這些石像‘米青’盡人亡了。”

陳二狗就開玩笑說:“胖子,你不是在女兒國很喜歡那些仙女們嗎,它們都在這兒!”

大家都哈哈的笑了起來。

玄武鎮就這樣被我們歪打正着的破了,此時我們也都很開心,開了幾句玩笑之後,接着我就對大家說:“現在只差朱雀鎮和黃龍鎮了,咱們現在是離曹操墓越來越近了。”

大家也很是興奮,於是龍哥就說:“那還等什麼,咱們趕緊繼續趕路吧,這一路小命差點丟了好幾次,要是不從曹操那裏拿點東西,可虧到姥姥家去了。”

說實話,我很感謝龍哥和胖子的。因爲這次進山,他們最主要的目的是找失蹤的父輩們,而他們的父輩們已在白虎鎮的石洞裏就找到了,也就是說,他們其實在白虎鎮的時候,就可以回去了,沒有了繼續走下去的必要。

可是,這一路走下來,遇到的危險是一件比一件兇險,他們自始自終都沒有說半句放棄的話。

我心裏很明白,龍哥和胖子不是那種要錢不要命的主,沒有誰會爲了錢,而不要命。所以,龍哥和胖子至今都沒有放棄,只有一種原因,那就是陪我們。因爲他們知道,我和陳二狗要去曹操墓取書。

也正是因爲這份出生入死的情誼,上次在青龍臺的時候,行屍們把他們綁在祭臺上要生祭他們,我才主動立誓,用自己的命,來換他們一條活路。因爲他們本來就是爲了我們才繼續走下來的。

言歸正轉,我們拿上行李,接着就繼續趕路。

離開石室,眼前依舊是一條漫長的通道。順着通道走了大概有好一兩里路程,接着我就停了下來,並伸手示意大家小心。

大家早已習慣了,見我突然停下,陳二狗立即便問我:“師弟,怎麼了?”

“前面好像又有一個石室。”我回頭對衆人說道。 “又有一個石室?”

此言一出,大家都是一驚。顯然,因爲經歷過玄武鎮那個石室的遭遇,此時我們都怕進石室了。鬼知道這個石室,又是個什麼陷阱在等着我們哩。

當下,我們就不敢輕易往前走了,停了下來,然後朝前方望了過去。

當然,其實那個石室還有好幾米遠,之所以我能發現那邊好像有一個石室,那是因爲那個石室裏竟然還有光!

是的,有光,淡綠淡綠的光,把石室給照亮了,所以我才能一眼就看出前方有一個石室。

在這沉封了上千年的地下,竟然有石室透着光,這顯然是不可能的事情。要知道這裏是不可能會有人來的,既然不是人點的燈火,那難道是鬼火?

我們四人相視一眼,都是一臉的凝重。

陳二狗就問我:“怎麼辦?要不要過去看看?”

“過去看看,不過大家都小心一點。”

低調暖婚:總裁追妻花樣百出! 我點了點頭,叮囑了一句大家,然後就帶頭朝那間石室的門口走了過去。

很快,我們就來到了那間石室的門口,朝裏面一看,只見這個石室和之前那個玄武臺的石室差不多大,幾十個平方的樣子。

不過當我們往石室的中央看去時,四個人都驚呆了!

金子,用噸來計算數目的黃金。

是的,你沒聽錯,只見石室的中央,有一金臺,全是用金磚堆砌而成的一座半米高的金臺。

金臺上面有一隻金鳥,這隻金鳥通身金黃,一看也是由黃金打造,一幅展翅高飛的姿勢,振着長翅,而且十分兇悍的樣子,讓人有一種敬而生畏的感覺。

這隻金鳥的口中含着一粒如雞蛋般大的夜明珠,這石室裏的光亮,就是由這枚夜明珠發出來的。

看到這裏,我們也大鬆了口氣,原以爲是鬼火,如今看來竟是自己嚇自己了。

雖然不見鬼火,但是我們也還是不敢輕易踏入石室,萬一又遇到什麼幻境怎麼辦?

於是我就對陳二狗他們說:“我先一個人進去,如果沒事,你們再進來。”

三人點點頭,於是我便一步踏了進去。

一入石室,我就感到溫度一下就高了許多,就好像走進了一個開着暖氣的房間裏似的,渾身都有些發熱。

石室外,是陰涼陰涼的,石室內卻是火熱火熱的,雖只是一門之隔,卻恍若兩個不同的世間。

而且,更奇怪的是,這個石室並沒有門,只就是說,雖然沒有門隔着,但是石室內和石室外,溫度卻存在巨大的差距,着實讓我感到不可思議。

見我神色異常,站在石室門口的陳二狗他們,還以爲我又陷入幻境了,擔心的趕緊朝我叫道:“師弟,你怎麼了?”

我趕緊對他們說:“沒什麼,就是這裏面溫度比較高,你們進來吧。”

聽我這麼說,大家也鬆了口氣,全都跑了進來。

四個人直奔石室的中央,因爲那裏堆滿了金磚。

人都是這樣,誰看到一堆黃金會不喜歡,不被吸引呀?除非他真的是做到了視錢財如糞土的境界了。可是,世人恐怕沒有幾人能做到。

來到石室的中央,望着眼前用金磚砌成的半米高的金臺,我們真的全都兩眼放光,非常的震驚和興奮。

胖子撫摸着眼前的金臺,激動不已的說:“媽的,這得有多少噸黃金呀?誰要是得到了,幾輩子也花不完嘛。”

我笑了笑,就對胖子道:“咱們還是別貪這玩意了,和上回一樣,咱們想要也背不了幾塊走。”

是的,雖然這裏的黃金有好幾噸,可是那也只能看看,過過眼癮了,真要想把這些金磚給搬回家去,估計是不可能的。

“真是可惜了這麼多黃金了,我這輩子都沒見過這麼多金子。”龍哥雖然沒有像胖子那樣愛財,但是見到這麼多金磚卻不能得到,也是覺得份外可惜。

胖子就說:“黃金咱們拿不動,但是你們看這隻金雞,咱們怎麼樣也得帶回去,這玩意的價值可遠比它自身的黃金值得多了。還有這顆夜明珠,真他媽大,什麼慈禧口中含的夜明珠,跟這顆根本就沒法比。哈哈,哥幾個,咱們這回可真是要發大財了。”

胖子分析的倒真沒錯,這金鳥,還有那顆夜明珠,顯然拿出去都是價值連城的寶貝。如今,真是不想發財都難,畢竟金磚我們拿不了幾塊,太重了,但是這金雞也就幾十斤,而那顆夜明珠,就更沒多少重量了。

想到這裏,我們幾個人都驚喜不已。

我就笑着說:“胖子,那可不是金雞,而是鳥。”

“鳥?”

胖子一愣,然後就說:“敢它是雞是鳥,哪怕它是隻鳳凰,老子也要把它帶出去。”

說完,胖子就要伸手去取那隻金鳥。

可是,當我聽到胖子說它是鳳凰時,不由一愣,仔細一看,頓時就嚇了一大跳,立即一聲大喝:“住手!”

同時,一把就將準備要去拿金鳥的胖子給拉了回來。

大家都被我這突如其來的一聲大喝給嚇了一大跳,胖子更是嚇得一激靈,還以爲發生了什麼大事。

他看了一眼周圍,也沒發生什麼異常情況呀,於是就好奇的問道:“小史,你……你怎麼了?”

“師弟,難道這金鳥有問題?”還是陳二狗更瞭解我,一下就問到了點子上。

我點點頭,指着那隻金鳥就對他們說:“千萬不要碰它,你們知道這隻鳥是什麼嗎?”

“是什麼?”胖子一臉的好奇,不過見到我一臉凝重,也不敢造次了,顯然也猜出了這隻金鳥肯定不簡單。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它可能是一隻朱雀!”我皺着眉頭,一臉緊張的對大家說道。

“啊?朱雀!”

此言一出,衆人皆是一愣,大駭。

我點點頭:“是的,朱雀,代表南方之神的朱雀。”

說實話,我也是聽到剛纔胖子說什麼鳳凰,才一下想起來的,因爲朱雀就是像雞,又像鳥,還像鳳凰。有人把它當成是鳳凰,其實它並不是鳳凰,而是朱鳥。

據說,朱鳥如鳳,全身火紅,乃是至陽之火,所以有人稱其爲火鳳凰,浴火重生,說的就是它。

雖然我也沒見過真正的朱雀,之所以我會斷定眼前的這隻鳥可能是朱雀,不僅是因爲它的樣子像傳說中的朱雀,還因爲朱雀爲南方之神,於五行主火,象徵四象中的老陽,四季中的夏季。而我們剛纔一進到石室,這個石室的溫度就高了好幾度,就好像這個石室中有一火爐似的,如此一聯想,眼前的這隻鳥可不就極有可能是朱雀了麼?

PS:今晚還有。 (PS:有人說出現了跳章,如果出現章節缺失的情況,請記得將小說移出書架,然後重新加入書架。)

聽到我說這隻鳥可能是朱雀,衆人吃驚的同時,也都仔細的端祥了起來。

看了幾眼,陳二狗也道:“師弟,聽你這麼一說,這隻鳥還真的有可能就是朱雀,你看它長得可不就像是一隻火鳳凰嗎?渾身金黃耀眼,嘴裏還叼着一顆夜明珠,夜明珠代表光,代表火,使得這光亮從它身上發出,正是符合朱雀全身陽火的意境。”

“難道……這裏是朱雀臺?”胖子反應過來了,一臉的驚駭。

這也不怪他們駭然,因爲如果這真的是朱雀臺,他輕易亂碰,可能就會惹出大禍來不可。

當下,我也就點點頭,對他們說:“沒錯,我就是擔心這裏是五行護法陣的朱雀臺!”

這時,大家也都立即知道了利害性,再也不敢隨便亂碰了。

陳二狗就分析道:“如果這個石室真是朱雀鎮的話,那麼這金磚砌起來的金臺就是朱雀臺了,而這個陣法的鎮物應該就是這隻金鳥。”

我點點頭,也覺得他的分析頗爲有道理,因爲我也是這麼認爲的。

聽到陳二狗說那隻黃金打造的朱雀,就是鎮物,胖子又高興起來了,說:“這麼說來,這隻金鳥可以拿走?取了這隻這隻金鳥,這個朱雀鎮就破了,是不是啊二狗?”

“按照陣法來講,確實如此。”陳二狗點點頭。

是的,陣法有陣法的講究,每個陣法,都有陣眼,即鎮物。你可以把陣眼或鎮物,理解決爲一個陣法的開關,一個陣法的運轉,全看它。所以,只要把鎮物拿掉了,自然陣法就破掉了。

“既然如此,那還等什麼!”胖子大喜,當下就又要去拿那隻金鳥。

“等等!”

我再次大喝一聲,將胖子再次喝止住了。

胖子一愣,收回手來,苦着臉望向我:“小史,又怎麼了?”

陳二狗也一臉好奇的望向了我,顯然也是不解我爲什麼不讓胖子去將金鳥取下來。他疑惑道:“師弟,難道那隻金鳥不是朱雀鎮的鎮物?”

我搖了搖頭,說:“我應該是鎮物。”

此話一出,陳二狗他們更好奇了。

胖子就說:“既然它是鎮物,那你怎麼不讓我拿走它?上回咱們遇到的白虎鎮,不就是取走鎮物,陣法就破了嗎?”

“是啊?難道這個陣法我看走眼了?”陳二狗眉頭一皺,有些懷疑自己了。

我趕緊搖了搖頭,說:“師兄說的破陣之法,我也認同。可正是因爲這樣,我才總覺得不對勁。”

“既然你也認爲拿走金鳥,就能破掉朱雀鎮,怎麼還會覺得不對勁。”陳二狗頓時一臉懵逼。

胖子就說:“小史,我看你真的是太緊張了,這就是一隻金鳥,又不是上回的美女引誘,難不成還會有別的危險不成。”

龍哥敲了一下胖子的頭,說:“胖子,人家小史叫你不要亂碰,肯定是有他的道理,你啥都不懂能不能安靜點?”

其實,這一次胖子還真的說的一點沒錯,我確實只是心裏感覺有些不太對勁,真要說出到底是哪裏不對勁,我還真說不出來。

於是我就笑了笑,對他們說:“我只是覺得,之前遇到的白虎鎮、青龍鎮和玄武鎮,個個都差點把咱們幾個給玩死了,個個都不簡單。可是如今咱們眼前的這個朱雀鎮,竟然什麼危險都沒有,不僅沒有絲毫危險,而且連破陣都這麼簡單。你們難道就不覺得這個朱雀鎮太簡單、太輕鬆了嗎?”

是的,我就是隻因爲這個朱雀鎮太輕鬆就能過關,所以才覺得不對勁。

陳二狗一聽這話,臉上的表情立即也愣住了,眉頭一皺,也開始覺得我說的有道理了。

胖子卻笑了起來,說:“我說你們,難道輕鬆一點不好嗎?這說明咱們厲害呀,一眼就看破了這個陣法的門道不是麼。”

“你懂個球!”

龍哥對胖子翻了個白眼,然後就說:“小史說的不無道理,這個朱雀鎮確實太容易了,容易的連我李亞龍都可以破掉它。這跟咱們以往遇到的那幾個鎮臺,差距也太大了點。難道……真是另有蹊蹺?”

追回前妻生寶寶 我苦笑了一下,攤了攤手:“我也只是覺得這個朱雀鎮太過簡單了,可是卻也看不出有別的蹊蹺來。”

說完,我看了一眼陳二狗,問道:“師兄,你是怎麼想的?”

陳二狗因爲聽了我說的話,所以一時之間卻也迷茫了起來,苦笑着搖了搖頭,說:“這一下我也不知道該咋辦了。直接將那金鳥拿掉的話,雖然符合破陣之法,但是如你所說的那樣,如果真的這樣就能破陣了,那也確實太簡單了,這完全不像我們之前遇到的那幾個鎮臺的風格啊。可是如果這個陣法不是那樣破的話,我還真看不出來應該怎麼破了。”

一聽這話,四個都傻眼了,一時之間大家都沒了辦法。

四人就這樣,圍着這座金臺繞起了圈,左看看,右看看,觀察了大半天,還是看不出有什麼特別的。

亂世卿臣:將軍,請寬衣! 這時,胖子就不想陪我們玩了,乾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說:“我看你們啊,就是吃飽了撐的,非得自己爲難自己。要我說啊,咱就先把那隻金鳥給拿了,看看它會鬧出什麼幺蛾子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