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寶大方站起來,跟著小廝就往後廚的方向走。不過是一群凡人,就算他站在原地不動,這些凡人都沒有殺死他的可能,所以他用不著害怕什麼。

一路跟著小廝走,玄寶也注意到,小廝在不斷的給旁邊的人打眼色,幾個小廝跟在了後面,似乎是堵住了玄寶的後路,不過玄寶對於這些,並不在意!

穿過擺滿雜物的弄堂,從側門出來,進入到了一個充滿著腥臭味道的小院子里,這裡就是望山樓的后廚了。

玄寶看著地面上的血漬,這裡應該是宰殺野獸的地方,氣味非常的難聞,地上還有不少皮毛在堆積,像是很久都沒有打掃過了。

小廝站在一道門的旁邊,指著裡面說:「客官,我們這裡可全都是新鮮的野味,整個拜月城都屬我們望山樓的野味最齊全,最豐富了,你可不要亂說話,砸了我們的招牌!這裡就是所有的野味了,你自己過來看新不新鮮?」

玄寶二話不說,走到了門口,抬眼往裡面一看,卻見到黑漆漆的屋子裡,掛著一具具的屍體,看不出是什麼野獸,好像被一團霧氣給擋住了,玄寶雙眼驟然發紅,一閃而逝,心中卻狂跳不已,在紅瞳閃現的那一剎那,他已經看清楚了,裡面掛著的屍體全都是人的,而且個個都是開膛破肚的,內臟已經全被掏出來了!

難道剛才自己所點的那些山珍野味,全都是人肉?自己還吃了一口…玄寶有一種想要嘔吐的感覺,扭頭憤怒的看著小廝說:「你們這些混蛋,竟然用人肉來做菜!」

就在這個時候,背後突然冷風襲來,不過玄寶卻是連理都沒有理,依然伸手一把抓住了那小廝的衣領,憤怒的看著他說:「到底是什麼情況?你們是不是人?這些被你們殺死的,都是什麼人?」

背後的那人已經舉著一把牛角尖刀衝到了玄寶的面前,二話不說就將刀子往玄寶的身上捅去,可是刀尖在距離玄寶身上還有一寸距離的時候就停下了,無論後面的小廝使出多大的力氣,都難以再前進一分!

另有一人手中拿著一把鐵鉤,就跟房子裡面掛著屍體的那種鉤子是一樣的,狠狠的鑿向玄寶的腦袋,不過眼看就要插進玄寶腦袋的那一瞬間,卻又「砰」的一聲被彈開了,連鐵鉤都脫手而出,那幾個小廝這才完全變了臉色!

「你、你想幹什麼?」被抓住的小廝終於看出面前的這個人並非是普通人了,臉上露出驚慌的神色,不斷的給玄寶身後的那兩人使眼色。

那兩個人轉身就跑,根本就沒有絲毫的猶豫,玄寶也不理會他們,反正他手中已經有一個能說話的,這就夠了!

「回答我的話!」玄寶冷冷看著小廝,用手接觸這個傢伙,才發現他的體溫非常的低,好像是死去多時的屍體一樣,可是玄寶卻可以感覺到他體內生氣在流轉,雖然不太旺盛,但是確實是活人!

小廝眼神驚恐,看著玄寶有些顫抖,連說話都哆哆嗦嗦的:「客、客官啊,我可、可是什麼都不知道啊,我就是個打、打雜的啊!」

玄寶眯著眼睛,一把將他給提了起來,單手捏住了他的脖子,讓他的身體懸空,冷冷的說:「回答我的話,不要讓我再說一遍,否則你就是個死人了!」

感受著一股股的窒息痛苦,小廝只覺得眼前發黑,雙腳不斷的擺動著,就像是一條垂死掙扎的魚,雙手快速的拍打著玄寶的胳膊,舌頭都慢慢伸出來。

玄寶也不想掐死他,把他又放到了地上,那小廝大口大口的喘息著,看著玄寶的眼睛充滿了驚懼,不停的說:「我說!我全說!不要殺我!」

身後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玄寶沒有轉身,只是盯著那名小廝,卻聽身後一人一邊走一邊對他說:「這位客官,我是這望山樓的掌柜,人家都叫我花九姑。不知道望山樓可有得罪的地方,為什麼會惹得客官如此大動干戈?」

轉過頭,玄寶看到了一個身穿錦衣的胖女人,活像青樓裡面的老鴇一般,手中拿著一把摺扇,快步向他走來,神色上看不出是憤怒還是其他,因為就算是臉上帶著微笑,也讓玄寶看出那笑容真是假的不能再假。

「怎麼可以做的如此淡然?就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玄寶轉過身,看著那個叫做花九姑的女人,語氣冰冷的說:「難道人命在你們眼中就是如此的低賤嗎?」

花九姑似乎愣了一下,苦笑著看著玄寶說:「客官這話是從何而來?我們望山樓只是一家酒樓而已,不是公堂衙門,跟人命可沒有什麼關係!」

「那這些你們作何解釋?!」玄寶憤怒的指著旁邊掛滿屍體的房子,對著花九姑大喝。

花九姑的臉上更是充滿了好奇,不解的看著玄寶說:「客官,我們既然是酒樓,當然要有食材啊!我們望山樓的特色是山珍野味,有這些東西,不為過吧?」

「可你們用的是…」玄寶厲喝一聲,可是卻馬上止住了自己的話,難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看著面前的這間房子。

剛才他明明看到,這裡面掛滿了人的屍體,可是這一眨眼的功夫,人屍都不見了,換成了一些動物野獸的屍體,跟那些人一樣,全都是剝光了皮毛,開膛破肚!

「這…」玄寶瞠目結舌,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剛才他看到的明明是野獸的屍體,為什麼在一眨眼的功夫內,就變成了這些東西?

花九姑的臉上帶著笑容,看著玄寶說:「我想客官一定是旅途勞累了吧,所以才會出現了一些小誤會,沒有關係,我除了有這一間酒樓,對面的客棧也是我開的,就給客官安排一間上房,讓客官好好休息一下,晚飯也不用下來,我派人給客官送上樓去,客官滿意了嗎?」

「不對,你們有古怪!」玄寶搖了搖頭,看著花九姑說:「你們所有人都有古怪!你們不是正常人,我要進去看看!」

玄寶對花九姑的安排充耳不聞,只是一轉身就往那間黑屋子裡走去,身旁的小廝似乎想攔,可是看了一下玄寶的眼神,就馬上退開,他知道這個人是自己攔不住的!

一進入那個屋子,玄寶就感覺到了一股奇怪的氣息,非常的難聞,不只是血腥氣,還有其他不好的氣息,一時沒有辨別出來,但是連玄寶都感覺到聞起來很難受,很噁心!

後面的人都沒有跟進來,玄寶下意識的扭過頭看了一眼,卻正好遇到花九姑那張幸災樂禍的臉。

見玄寶扭過頭往回來,花九姑也沒有躲閃,只是對著他擺了擺手,像是在道別,這讓玄寶馬上生出了警惕,剛想推出來,腳下一空,他已經掉了下去! 嘩啦一下,玄寶掉進了一個水坑裡面,等他看清這四周的環境,差點噁心的要吐出來!

這個水坑裡面泡著的全都是一些散發著惡臭的腸子和肝臟之類的東西,甚至還有不少被活生生挖出來的眼球!想著上面掛著的那些被開膛破肚的屍體,玄寶就算是在任何環境下都可以生存的體質,此刻也變得全身發毛,剛想要把自己變成幻靈之體逃出去,卻發現自己竟然無法變身了!

能夠影響玄寶變身的情況很少,但是絕不等於沒有,一般都是氣息強盛的時候才會出現,就如同現在,氣息非常的濃郁,限制了玄寶的變身。

在正常情況下,在正常的氣息下,玄寶轉化幻靈之體並不會受到影響,比如雜氣狀態,比如魔氣狀態,甚至還有幽冥氣下,玄寶都可以隨時幻化出幻靈之體。

可是在一些特別的氣息下,玄寶就無法幻化了,特別是那種靈氣稀少,以死氣陰氣佔據絕大多數比例的情況下,玄寶要麼是無法變化,要麼就是變化了之後就無法恢復。

就像是現在,玄寶就感覺到自己受到了壓制,無法隨意的幻化出幻靈之體,可是他卻還沒有感覺出來,這裡的氣息除了死氣和陰氣,還有什麼,好像就是那種未知的氣息,才對他的限制是最大的。

「天道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投!」花九姑的聲音從上面傳來,並沒有打開上面的機關,所以顯得聲音很遙遠,看來這些人真的是很小心,一旦被他們抓住的話,很難脫困了!

玄寶想起了之前自己所看到的那些屍體,現在想來,應該都是一些來自於外面的遊客,或者是過往的難民,也有可能是曾經想要害他們的暴民,不過現在,他們全都變成了一具具的屍體!

既然暫時還沒有辦法離開這裡,玄寶也就先穩下心來,閉上了眼睛,不去看周圍的這些噁心東西,也不去聽上面的人在說什麼,只是回想著進入拜月城時的點點滴滴。

其實從山上下來的時候,他就已經感覺到了不對,山上的樹林看起來很密,但是卻不茂盛,陽光可以照射下來,對於這樣的山林來說,就顯得有些不符合常情了,玄寶特意看過,那些樹木,大都是幾十年的老樹了,還有很多都可能超過了百歲!

這樣的樹木卻無法遮擋陽光,就顯得有些古怪了,更古怪的事,山裡別說野獸,就算是鳥禽都沒有一隻,甚至在這樣的季節里,居然沒有知了!

只不過整兒漠寰都是這樣,玄寶都已經見怪不怪,養成了一種慣性思維,所以也就沒有去注意這一些,現在想來,從山上到山下,所見到的每一件事,每一個人,都不對勁,這裡被一種奇怪的氣息籠罩著,顯得有些與世隔絕。

這種氣息好像是玄寶從來都沒有感受過的,不用想雜氣的結構,但是又自行組合,瀰漫在拜月城的每一個角落,好像影響著所有的人,所有的事。

就像是在這個充滿了惡臭味道的水坑裡,玄寶也能感受到那股氣息的籠罩,很強烈,讓他無法施展自己的修為,不過玄寶就算不用神技,肉身的強悍也是世間罕見,這種普通的囚牢,根本就困不住他!

不過從那幾個小廝對他動手的時候,玄寶就已經感受到,他們並不是凡人,因為凡人沒有那麼大的力氣!就算天罡氣盾已經擋住了那幾個小廝的攻擊,玄寶也已經感覺出,那些傢伙的速度很快,力道很大,不是凡人能夠做出來的!

從這一點上來看,酒樓里當時坐著的,沒有一個人是凡人,因為他們不可能對自己的酒菜毫無知覺,唯一的解釋就是,這是他們默認的食物,他們都不是凡人,都以吃人肉為樂趣!

明明不是魔族,身上也沒有邪靈的涌動,這些人竟然能夠發揮出超越超人的力量,進食人肉,他們都是些什麼東西?難道整個拜月城,都已經被這種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給佔領了?

仔細想來,這也不奇怪。不說那些邪教徒和暴民,單單說魔兵,就不可能跟凡人秋毫無法的共處一起。對每一個魔兵來說,凡人就是他們的食物,是他們補充體力的工具,就算是不吃了他們,也需要他們進獻自己的血肉。

所以能夠在魔族大軍手下活下來,根本就是不可能的,除非這些人全都是強大到可以打敗魔兵的戰力標準,或者是魔兵的盟友,而且是有足夠能力保護自己的盟友!

水坑不算深,玄寶能夠踩到底站直身體,大概到他的脖子的高度,這樣他就必須要一直仰著頭,不然那些令人噁心的髒東西就會灌進他的嘴巴!

不能使用任何神技,這裡的氣息將他的靈氣壓得死死的,就算是在魔鬥氣的世界里,玄寶也可以讓靈氣在體內自行運轉,可是在這裡,靈氣好像是停滯了一般,將玄寶變成了一個徹底的凡人!

很可怕的一種結界!當一種氣息達到了一種很霸道的效果時,它就自行組成了一種結界。現在玄寶所面對的,就是這樣一種結界,將他完全變成了一個凡人,不能施展任何靈技。

玄寶慢慢的往前走,他要走到旁邊牆壁那裡,看看如果不用神技,僅僅憑藉自己的攀爬技術,能不能怕到上面去。

如果是山崖的話,玄寶還有把握,因為再陡峭的懸崖都有抓手的地方,他可以憑藉一丁點的縫隙,就可以爬到山頂。可是在這裡卻沒有,四周都是堅硬的石頭,契合的雖然算不上很精細,但是卻難以抓手,上面長滿了噁心的黑色植物,就像是一層油垢,估計很難攀爬。

不管怎樣,玄寶都要試一試,所以他就這樣仰著頭走到了牆邊,然後雙手扒住石頭往上爬!可是根本上不去,雙手太滑用不上力,那些黑色的髒東西塗在手上,水都泡不掉抹的全手掌都是,聞起來能夠把人熏暈過去的臭味!

一朵氣泡突然從水底翻上來,在水面上炸開,玄寶開始還沒怎麼注意,可是很快,他就感覺到一股熱氣從雙腳上涌了上來,大量的氣泡開始在水面上綻放!

真沒想到,這個大水池子,竟然還是一口大鍋!有人在下面點火了,正在要把這一池子的東西全都煮熟了!

熱氣聚集,讓這裡的氣味變得更加難聞,因為沒有了靈氣的運行,玄寶就算是想用內息來代替呼吸都不行了!

隨著這四周的水越來越熱,玄寶也感覺到有些難以承受了!雖然肉身強悍無匹,可是因為沒有了體內靈氣的支撐,導致肉身的防禦力都下降了不少,已經讓他感覺到了難以忍受的地步!

大量的氣泡在身邊炸開,已經在水中浸泡了足足有兩三個時辰的玄寶感覺到,這裡的水已經沸騰了!

從來都沒有感覺都環境能夠讓他這麼難以忍受過,不只是那全身似乎被刀割一般的灼燙,還有那股子半熟不熟的臭氣,簡直要把他熏暈!

看來花九姑那幫人,是想把他給煮熟了!她們肯定已經看出,他不是一個普通人,雖然沒有認出他的身份,但是卻也用對付其他修靈人所同樣的方法,利用這裡的氣味,壓制住了他的靈氣,然後就用這種慢火燉肉的辦法,將他慢慢的燉熟!

這些傢伙到底是什麼來頭,怎麼會有這樣惡毒的手段?如果是單打獨鬥的話,玄寶就算沒有靈技的支持,也無懼他們所有人!可是如此憋屈的失敗,讓玄寶都有點無法接受,這純粹是大意啊,只要自己之前多留點心,就不會落到現在的這片田地!

這是一種很無奈的感覺,明明有無數種方法可以離開這個地方,有無數個手段來懲罰那些陷害自己的人,可是就因為靈氣已經被限制,讓他所有的手段都用不出來,變成了一個凡人,而一個凡人被關進這樣的陷阱裡面,那根本就是必死無疑了!

真的要憋屈的死在這裡了嗎?玄寶有些鬱悶,沒想到自己竟然是如此輕易的就被消滅擺平了,這進入拜月城還沒有多長時間,就得死在這口地牢大鍋里了!

玄寶感覺自己的全身都要被燉熟了,雖然肉身曾經經受過地心之火的數次淬鍊,可是如果沒有靈氣的支撐,那就算是一塊石頭,都就會被煮熟!

這讓玄寶很無奈,心有不甘卻根本毫無辦法,只能咬牙硬撐,保持心頭的那一絲清明!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頭頂上的天窗終於打開了,花九姑那張胖臉出現在上面,看著全身都已經漂浮在水面上的玄寶,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對身旁的小廝說:「把他撈上來!」

那個之前被玄寶制住過的小廝臉上露出了獰笑的神色,掏出身邊的一圈繩鉤丟了下去,勾住了玄寶的肩膀,然後用力的往上一拉,刺啦一下,玄寶的整條胳膊都幾乎掉了下來,從肩膀上褪下了大量的皮肉,露出了裡面的森森白骨。

「啪!」一個肥巴掌就落在了小廝的臉上,花九姑怒罵著說:「你給老娘小心點!這小子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身上的一根毛都是大補之物,如果浪費了一點,老娘把你扔下去煮了!」

小廝連忙躬身賠罪,臉上卻帶著壓抑不住的笑容,這一下子就可以看出,底下那個傢伙已經被煮熟了,全身的皮肉都被煮爛了!

不過也不得不承認,這個傢伙的骨頭很硬,前幾個人在煮熟了之後,雖然還保持著人的樣子,可是用鉤子一拉,連骨頭都散架了!不像現在這個,居然還能壓得住鉤子! 把繩鉤收好,那小廝又和幾名同伴拿來了兩個大網兜,用繩子套住,沉到了下面,一個兜住頭,一個兜住腳,合力將玄寶給拉了上來。

此刻的玄寶全身已經發白,像是脹大了許多,閉著眼睛,渾身上下沒有了半點氣機,看起來還算是完整,可是用手隨便一摸,皮肉就像是泥巴一樣掉落,黏在手上!

「死透了!九姑,今晚咱們又可以大吃一頓了,還是老規矩吧,你吃腦袋,我們吃內臟!」小廝一臉諂媚的看著花九姑說著。

花九姑白了一眼那小廝,哼了一聲說:「今天這個人特殊,修為不低,連你們都差點沒收服了他,看起來道行不淺,我得多吃點補補,除了腦袋之外,把心也留給我,說不定這傢伙還有心丹!」

一聽到心丹這個詞,幾名小廝也都瞪大了眼睛,臉上露出了貪婪的神色,他們很清楚如果真的吃到一顆心丹的話,會對他們的修行有多大幫助,不過他們也不敢跟花九姑搶,除非是自己不想活了!

一名小廝已經快忍不住了,手中拿著一把刀子,對眾人說:「我已經好幾天沒有吃新鮮的人了,都快流口水了,別啰嗦了,咱們趕緊開飯吧,我先剖開他的肚子,把他的心丹給九姑!」

「唰!」那小廝舉起了尖刀,對準了玄寶的肚皮就狠狠的戳下!可是還沒靠近玄寶的身體,就聽到「砰」的一聲,好像戳到了一團爆開的氣團上,刀子被彈了出去!

那小廝怪叫了一聲,往後跳了一步,吃驚的看著玄寶,嘴裡喊著:「真邪門!」

花九姑臉上露出驚容,可是看到玄寶依然是沒有任何氣息,全身都已經潰爛被燉熟的模樣,沖那小廝罵:「你這個沒用的廢物!」扭頭對旁邊那提著大砍刀的小廝說:「你來!」

那小廝沒有看清剛才同伴的動作,只是以為是那小子不小心把刀子給甩脫了,聽到花九姑的命令,就提著大砍刀往前走了一步,站在了玄寶的頭頂位置,用大砍刀瞄準了玄寶的胸口和肚皮,雙手抓著刀,對眾人說:「都閃遠點,濺一身血!我要把這小子一刀劈成兩半!」

說完,那小廝就把看到高高舉過了頭頂,然後深吸了一口氣,馬上就要用盡全力的砍下來,卻在這個時候,他突然看到了一雙眼睛正在下面一眨不眨的盯著他!

是那個已經被燉熟的傢伙,他竟然睜開了眼睛!小廝嚇得手中砍刀差點脫手,嘴裡失聲大叫:「他沒死!他還活著!」

不過這小子也非常的狠辣,即便知道了玄寶還沒死,超出了他的預料,還是把看到揚起來,狠狠的砍了下去!就算你沒被燉死,老子也要把你砍死!

不過還沒有等他的砍刀落下來,就見到一團火光嗖的一下打在了他的胸口,只聽「砰」的一聲血肉飛濺,那小廝被一擊拳雷打飛三尺,胸口被炸出了一個血洞,還有火焰在旁邊燃燒,那小廝已經當場斃命!

「殺了他!」花九姑也看出了情況的不妙,後退了兩步,對著另外兩個小廝大聲的命令。

那兩個小廝的臉上也露出了驚懼的神色,卻又不敢違背花九姑的命令,所以全都硬著頭皮的沖了上來,畢竟現在的玄寶,還是一個全身都已經浮腫的死屍模樣!

卻就在這個時候,「砰」的一聲爆響,玄寶全身都似乎炸開了,白色的皮肉碎末如同煙霧一樣往四面濺開,一道亮光從地上浮現,讓人不敢逼視!

兩名小廝的身上已經被那些白色的皮肉碎末給濺滿,噁心至極,見到了那道亮光,也下意識的扭過頭去,等他們再把頭轉回來,卻見到了一片亮光裡面,慢慢走出了一個人,正是之前被他們誘入地牢,然後被煮熟的那個傢伙!

此刻的玄寶除了全身都瘦了一圈,其他並沒有什麼異常,只是臉上卻帶著冰冷的表情,對這些人已經起了殺機!

其實這些人的修為並不高,如果不是玄寶不知道他們的身份,不懂得他們有凝聚氣息的特殊法門,想要動他們,一隻手就足夠了!

可是正是這些傢伙,卻讓玄寶差點吃了大虧,居然被他們給當成食物給煮熟了,幸虧修為高深,皮肉雖然腐爛,心識不滅依然可以重塑,不過卻捨棄了外面那一層爛掉的皮肉,需要用幾天的時間來恢復,這讓玄寶心中出現了殺機,也對這些傢伙的邪門感到震驚!

只是雙手一伸,那兩個想要逃跑的小廝就像是被一隻無形的手給抓住,倒退回來,站到了玄寶的面前,而玄寶卻垂下了雙手,冷眼看著他們,在強大的氣場下,他們根本就無法動彈!

花九姑臉色蒼白,小心的往後挪動腳步,想趁著玄寶對付那兩個小廝的時候,偷偷的溜走,可是玄寶卻看出了她的舉動,眯著眼睛盯著她,這讓花九姑心中發毛,臉上帶著強笑,對玄寶說:「客、客官,我想這、這是一場、誤會!」

話剛說完,花九姑突然滿頭長發飄揚起來,雙目通紅,而且流出了鮮血,嘴巴大張,露出了森森的獠牙,雙手如獸爪,向著玄寶就撲了過來!

驟然見她變成這樣一個猙獰恐怖的樣子,任誰都會嚇一跳,不過玄寶卻也只是皺皺眉頭,因為他見過的厲鬼比這恐怖的也多了去了!所以玄寶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懼怕,只是右手一伸,對著花九姑彈了一下中指。

一道雷光從玄寶的指尖射出,正中花九姑!這是玄寶從拳雷演化過來的指雷,威力要小一些,不過速度卻是更快。

從剛才被一拳打死的那個小廝身上,玄寶就已經看出他們的修為並不高,根本不可能承受自己的一擊拳雷,那名最先被殺的小廝,現在只剩下了半邊身子,那記拳雷幾乎已經把他的上半身都給炸開了,加上靈火的焚燒,這一眨眼的功夫,他的屍身就沒有剩下多少東西了!

所以他用指雷也可以對付這些傢伙,果然花九姑在中了玄寶的一記指雷之後,立即身形散滅,可這也讓玄寶瞪大了眼睛,露出了驚奇神色,眼睜睜看著一道黑影一閃而逝,那才是花九姑的真身!

真想不到,這些傢伙居然還會幻術,而且看起來這種幻術的修為還不低!玄寶沒有馬上去追花九姑,因為他的面前還有兩個俘虜,此刻那兩名小廝已經嚇得臉色蒼白,幾乎連站都站不住了!

不過也不用他們費力站著,因為全身已經被一股強大的氣機給鎖住,讓他們動彈不得,就算是想坐下都沒有那個力氣。

「你們是什麼人?修行的是什麼法門?」玄寶眯著眼睛看著面前的這兩個傢伙,他們身上有一股氣息,讓玄寶感覺到了陌生。

那兩個小廝驚懼的看著玄寶,現在他們終於知道,這一次他們是踢到鐵板了!這個人實在是太強大了,煮熟了都沒有死,根本不是他們能夠招惹的!

現在自己的小命可全在人家的手中,就算是想利用幻術逃跑,可全身都被氣機鎖住,他們也根本無法施展,所以還是乖乖的配合人家才是活命的保障!

「我們是教神!陰神教的教神!」一名小廝臉色蒼白的看著玄寶,搶著回答。

另一名小廝也反應過來,生怕自己的同伴把話都說完了,面前的煞神就會覺得他沒用而殺了他,也趕緊搶著說:「花九姑也是教神,我們這裡的人全都是教神,修行的是陰神奪命凝氣法!」

「就憑你們也配稱神?」玄寶怒喝一聲,手指連彈,幾道指雷就打在了這兩人的身上。

他並沒有用太多的力氣,可是這兩名小廝也承受不住這些指雷的打擊,全身開始出現裂口,嘴裡發出了撕心裂肺的慘叫,可惜因為已經被氣機鎖定,所以他們連躲避的能力都沒有。

玄寶當然不會相信他們是什麼見鬼的教神,不過看這兩個小廝的眼神,也知道他們說的是真的,最起碼是他們心中以為的正確的,這兩個都是小嘍啰,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什麼,要想問清楚,看來還是要找到花九姑那個人!

可這兩個傢伙該怎麼處置?玄寶皺起了眉頭,要殺了他們?玄寶還真下不去手,不是他想做濫好人,只是這兩個人的修為,在他面前跟小雜魚差不多,根本就不值得他動手!

看了看身後,玄寶有了主意,臉上帶著一絲微笑,一轉身,將那個之前囚禁過他的地洞蓋板打開了。

「不要!求求你放過我們吧!千萬不要!」那兩個小廝像是猜到了玄寶要做什麼,用力的搖著頭,向玄寶哀求著。

玄寶沒有絲毫的猶豫,只是雙手凌空一抓,然後往下一甩,那兩個人就帶著兩聲慘叫,被扔進了那個滿是腸子內髒的水牢裡面,那也是一口可以加熱的大鍋!

蓋上地牢的蓋板,玄寶走出了屋子,他一點都不想在這樣的環境下多做停留,可是剛想出去的時候,卻還是停了下來,想了想,馬上從原界,把火猴兒送了出來。

這裡的人身份詭異,氣息也奇怪,在沒有搞清楚一切的時候,危險是無處不在的,就算玄寶是神帝,可是在自己沒有遇到過的氣息面前,也一時半會想不到應對的最佳方案,就如剛才一樣,搞不好就要吃大虧,所以還是小心一點,讓火猴兒出來幫忙比較穩妥。

這一次只是火猴兒出來,龍猿和水魅都沒有跟著一起出來,玄寶有些奇怪,看著火猴兒說:「我發現你們這幾個傢伙越來越神神秘秘的了,趕緊老實交代,你們在幹什麼?」

火猴兒咧嘴一笑,看著玄寶說:「阿爹,再過一個月你就知道了,現在不著急!」 這小子現在越來越狡詐了,在自己乾爹面前也學會了賣關子,不過玄寶也沒有辦法,這個傢伙不願說,怎麼逼他都沒用。

剛想著把送他出來的目的告訴他,火猴兒卻像是感受到了什麼,警惕的看著四周,嘴裡說著:「好強的妖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