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哭了一輪之後。小玄女稍微地恢復了一點狀態。一面擦著眼淚,一面向少年敘述了她與張老如何避過炎魔的追擊進入了死靈沼澤,又如何在陰司寒潭之中召喚出了華胥氏的死靈。敘述了張老與華胥氏的三問三卜。和之後與夜叉鬼的一番大戰,以及他們最終被拉入寒潭之底的事情。

對於自己如何走出的死靈沼澤,小玄女只是略微的提了一下,不過少年也能感受得到那是一段多麼驚險和煎熬的歷程。在說道自己走出沼澤后又如何回到元蒼界的事情時,就連小玄女自己好像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因為她之所以能夠這麼快回來,完全是炎魔的沙拉曼德女王親自護送的結果。至於那些原本四處追殺他們的炎魔為什麼要救她,就連小玄女自己都搞不清楚。

只不過,那些炎魔在找到空間通道的地點后,似乎從另一邊將其給破壞掉了,所以現在內堂處的空間之門已然消失,使人無法再回到深處於另一個空間的炎魔之島。

少年在聽完小玄女的敘述之後,心裡著急,但是也沒有辦法。以他現在的狀態,根本就無法穿越時空界限,前往炎魔島救人,說到底還是自己的實力太差。

「你暫且在萬金商會好好休養,一邊等候張老的消息,我與小白前往九獄山脈先將那魔劍逆鱗搞到手。」少年摸著小玄女的頭髮,輕輕說道。

「恩,這是張老讓我交給你的東西。」小玄女將心中的話語都吐出來后,狀態似乎又恢復了許多,從懷裡取出那白色的天黿龜甲交到了少年的手上。

在他接過那龜甲的時候,少年能明顯的感覺到小玄女似乎徹底地鬆了一口氣。

「這是什麼?」少年問道。

「這是風兒姐的傳家寶,裡面放著你交給張老的那枚金戒,天黿寶甲已經隔絕了金戒的一切因果,風兒姐說這金戒的關係重大。。。」在放下心中的石頭后,小玄女居然一邊說著一邊躺在少年的懷裡睡了過去。

望著那在睡夢中不斷抽搐的小玄女,少年此時的心裡比以往更加迫切地渴望得到實力的提升,只有自身足夠強大,才能最大程度地保護身邊的人們不受傷害!

元蒼界以及其它空間中所隱藏的神秘力量實在是太多了,以少年現在的實力,根本就無法接觸到張老他們所在的層次,想要救人就更加無從談起了。

之後少年在萬金商會陪了小玄女整整三天,待得她的情況穩定之後,才和朱實惠還有任雪一起離開了北海港。

站在船頭,迎著風浪,少年躊躇滿志。小玄女的遭遇,張老的處境,東方大陸的災禍,一切的一切,都讓這次獸域之行顯得更加緊迫。必須要得到逆鱗魔劍,封印元神,因為這是他變強的必經之路!

正想著,忽然聽到了朱實惠在船尾的喊聲:「楊公子,注意咯,前面便是有嚕角了!」

(畢竟不知海上的情況如何,且聽下回分解。)(五一國際勞動節放假三天,要好好陪陪家人,祝大家節日愉快!)(未完待續。。) 滄海茫茫,水勢連天。狂風咋起,烏雲密布。千層雪浪吼青霄,萬迭煙波滔白晝。水飛四野,浪滾周遭。水飛四野振轟雷,浪滾周遭鳴霹靂。

不說水勢,且看那極目之處,一道長牆般灰白色的懸崖峭壁橫在前方。猶如一條蜿蜒的白蛇,又如一根懾人的獠牙,突兀而出。這裡就是水上人家常說的絕命崖,有嚕角!


一般來說,常年在北海城附近跑船的漁民們,只要一看到這灰白色的崖壁,就知道要轉舵回頭,因為再往前走就是曾經吞噬了無數船隻與生命的魔鬼海峽。

這片海域據說暴風不斷,長年刮著千層高的巨浪,暗礁又多,即便是十桅的鐵船都是有去無回。也有人傳說,有嚕角和魔鬼海峽已是屬於古皇域的地界,也許是因為詛咒,才使得這麼多船隻在那裡遇難。

「楊公子你沒事吧!」站在船尾掌舵的朱實惠望著那臉色似乎有點不對的少年喊到。

「我沒事,只是早餐吃得多了點。。。」少年一手捂著嘴,一手拉著纜繩,含糊其辭的回道。

「抓緊咯,下面這風浪可大著呢!」朱實惠笑了笑,繼續不斷地調整著航船的朝向。

「哦!」少年應了一聲,臉上滿是無奈的表情。

頭一回出海,這讓從小在沙漠中長大的楊瑞吃盡了苦頭,早先那種第一次見到海洋時的興奮勁早已蕩然無存,雙手緊緊地抓著纜繩。迎著風,將早上吃下去的東西全部吐了個乾乾淨淨。

那三桅的帆船就像是一張樹葉在暴風中顛簸,隨時都有被巨浪吞噬的危險。好在朱實惠確實不愧為跑船世家的後人,雖然不會武功,卻對風向與水勢的掌握十分熟練。顧不上全身被海水打濕,穩穩地掌著舵,始終將船頭迎著浪尖。航船在大海中被拋上拋下,忽隱忽現,不過就是沒有被掀翻。

霧罩影 鳴蛇哥哥沒事吧。。。」任雪遠遠望著甲板上的少年,輕輕自語。

她藏身於航船里三十多間船艙的其中一間。雖也是頭一回經歷這麼大的風浪。但是由於可以運用元力來抵禦船體的顛簸,看上去的情況比起少年要好得多。

雖然心裡對少年的情況無比擔心,但是因為事先的約定,她只能呆在一旁看著。而且神門境武者雖可以調動一部分天地間的能量。但是面對這種純正的自然界的爆發力。也只有避讓的份。

望著那無邊的汪洋大海。低卷的烏雲,千層的巨浪,少年頭一回真正的意識到。人類在自然界的法則面前是多麼的渺小和無助。無論你的地位有多高,實力有多強,在這樣無窮的威勢面前,都只能選擇順應自然的變化,否則就只有死路一條。

轟隆!

海浪猛烈地轟擊著船身,聲音猶如雷鳴一般震撼人心。海水被高高濺起,化成暴雨擊打在少年的臉上,沒有半分的停歇。

剛剛清空了腸胃的少年,望著那猶如洪荒巨獸般襲來的暴雨狂風,忽然心頭一動,靈光一閃,好似醍醐灌頂,若有所悟。

手掌一翻,十分熟練的化出一條細鎖鏈懸浮在了自己面前,這正是那條困擾了他幾個月的,由緊縛陣單一符文所化的鎖鏈!

記得張老曾經和他提到過,那些組成符陣的符文皆是捕捉自然界中的元氣,仿照自然法則所勾畫出來的。所以符文符陣可以調動天地之間的能量,以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業火乃是由人類的業力所化,前業造因後世結果,業力可以說是人類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因緣,也是人類連接自然法則的紐帶。由此推斷,被業火燃燒轉化后的符文必定與法則之力有著某種聯繫。

特意讓楊瑞留心去感悟這最基礎的緊縛陣,張老必然有著他的深意,也許這條細鎖鏈正是打開那自然法則之門的鑰匙!

受到啟發的楊瑞,漸漸忘卻了周遭的環境,放開了緊握著纜繩的雙手,在甲板上盤腿坐了下來。任憑風吹浪打,面對身前漂浮著的細鎖鏈,虛目冥心,進入了一種恍恍惚惚的狀態。

置身極端環境,少年在感受著自身弱小的同時,其意識也是隨之侵入了那無邊細微又無邊宏大的自然法則當中。茫茫大海,遙遙星空,宇宙萬物各行其道,不垢不凈,不增不減,不生不滅。

對於法則之力,少年曾經在運用冰決進入那囚禁著冰族少女的堅冰中時感受過一次,只不過那時的他,對此並沒有太多的認識,只是覺得這冰決的運用有別於元氣的運用而已。

現在置身於這大自然的暴虐的環境當中,迎著驚濤駭浪,暴雨狂風,少年竟忽然有一種與身處于堅冰中時相似的感覺。這種感覺就好似切實的明白了自身在自然界中所處的位置,明白了事物之間的聯繫以及相互間轉化的途徑。

對,就是這種聯繫!


忽然間,周圍的狂風好像與巨浪一樣變得有形有質,萬事萬物於這一刻靜止,少年猶如置身於千千萬萬條細鎖鏈之中,正是這些鎖鏈組成的牽絆將萬事萬物聯繫在了一起。

在鎖鏈之中,無論是哪一個環節,哪怕是在遠離這裡的某一個山谷中,一隻蝴蝶扇動翅膀,都有會引起一系列的連鎖反應。其中的結果之一,也許便是這眼前的狂風巨浪。

這些鎖鏈同時又是事物間變化的途徑,在少年的眼裡,不同的事物通過這些途徑,無時無刻不在進行著能量的交流。這讓少年能夠更深的了解到,那冰決是如何通過業火發揮作用的。

少年忽然意識到,那緊縛陣的符文絕非是後天仿照自然規律畫出來的。而是一枚真真正正的先天符文。換句話說,這枚符文竟然是自然法則的一個組成部分,而在它與五輪業火結合之後,形成了那些貫穿法則終始的細鎖鏈條!

「縛!」

少年突然睜開雙眼,嘴角微翹,一手高舉著手中的細鎖鏈,一手結劍指大喝一聲,要將那狂風巨浪給禁錮住!

就在剛才的一刻,他忽然有種感覺,就是手中的這條細細的鎖鏈連接著周遭所有的能量。自己完全有能力。可以困住那些驚濤駭浪和暴雨狂風。

然而,周遭卻沒有發生任何令人意外的事情,暴風依舊肆虐,巨浪依舊澎湃。一個浪頭撞在船頭。嘩地一下澆了少年一身。好像是在嘲笑這個白日做夢的傢伙一樣。

倒是那在船尾掌舵的朱實惠被少年的這一舉動嚇了一跳。還以為他是吐得太多,暈得開始產生了幻覺。將船舵用繩子綁好,艱難的移到少年身旁。果然見到他在低頭沉吟,自言自語,不知在說些什麼。

「怎麼不起作用呢,明明是連著的呀。。。難道是哪裡缺了一環?」少年望著那條細鎖鏈喃喃自語,完全沒有注意到朱實惠來到了自己身邊。

「楊公子,現在天色將晚,你還是回船艙里休息一下吧。桅杆已經收起,今夜只能順著洋流航行,我自己在外面一個人也能應付!」朱實惠在風浪中大聲的喊著。

少年一聽,這才意識到自己剛剛的舉動確實是有點怪異,嘻嘻一笑,向朱實惠抱歉了一聲,收了鎖鏈,轉身下了船艙,不過一面走還一面在思考著剛才的問題。

「那缺失的環節大概就是我自己吧,由於無法內視的緣故,我也沒辦法控制自身的變化,所以鎖鏈只能是停留在普通符陣的地步。」這是少年最後仰頭看著天花板所得出來的結論。

想到這裡,少年只得無奈地笑了笑。看來覺悟是一回事,真正要應用到實戰中去卻是另一回事,需要自己不斷地去摸索。不過既然已經知道了其中的道理,只要堅持不懈,遲早會有成功的一天。

想通了其中的因由,少年的步伐好像一下子輕鬆了許多,暫時拋卻那諸多念頭,回到了自己的船艙。

船艙中,任雪早已等在那裡,輕盈地走到少年跟前問道:「鳴蛇哥哥,我看你在甲板上手舞足蹈的,沒什麼事吧?」

少年撓撓頭,知道小白雖然神門境的實力,但是卻非符陣師,與朱實惠一樣看不出自己在做些什麼,笑著說道:「我沒事,就是有點暈船,休息一下就好了。」

「恩,這樣我就放心了。」

任雪點點頭,將事先準備好的毛巾和乾淨衣服遞給了少年,自己轉過身去,將那房間中的炭火勾了勾,整個船艙變得溫暖起來,雖然依舊顛簸,但是外邊的暴風雨卻好像與這裡完全隔絕了一樣。

少年換好衣裳,在任雪的身旁一屁股坐了下來,往其香鬢上親了一口,由衷地說道:「小白,你能來真好!」

任雪那玲瓏的身子輕輕一顫,好似有一股暖流注入心田,臉頰微紅,嘴上嗔道:「說好了叫我任雪的,哥哥又在欺負人。。。」身子卻如往常一樣靠在了少年的懷裡。

少年心情不錯,嘿嘿一笑,摸著任雪的秀髮說道:「是是是,小白我叫著親切,任雪好妹妹,哥哥答應你就是。」


轟隆!

正說著,突然一聲巨響,船體劇烈的搖晃起來,有些地方甚至還咔嚓咔嚓地傳出了好像要爆裂的聲音!

少年一驚,立即起身,對任雪說道:「怕是有變故,隨我上甲板看看,注意隱藏行跡!」說著衝出了船艙。

任雪點頭緊隨其後,同時手中結印,瞬間進入了潛行狀態,將身形隱藏在了陰影之中。在這個狀態下,除了少年那特殊的眸子可以看到之外,其他人根本覺察不出她的存在。

「是章魚怪!」

劍橋上,朱實惠見到少年奔上甲板,指著桅杆大聲的喊道:「要趕緊切斷它的觸手,否則整隻船都會被它拉入海底!」

這種章魚怪嚴格來講並非屬於異獸,只不過因為體型巨大,經常在海中造成漁民的傷亡。眼前的這一隻,那觸手足有磨盤粗,二三十丈長,況且是在這樣的暴風之中,情況十分不妙。

少年順著朱實惠的手指望去,只見幾隻巨大的章魚觸手纏住了船身,其中一隻觸手正抓在桅杆上,要將船弄翻,連忙抽出青鋒劍掠了過去,一邊朝著朱實惠喊道:「你把緊船舵,這大章魚由我來解決!」

噗!

正當少年趕至桅杆下準備解決那條觸手之時,卻突然雙腳離地,騰空而起!

原來是章魚怪的另一隻觸手將少年抄了個正著,甩在了空中,要往那章魚嘴巴里送!

「嘿,大意了!」

少年自嘲地一笑,剛才情急之下,竟然沒有注意周遭的情況,現在吃了大虧。不過,在他的臉上卻神奇地找不到半分慌亂的神情,好像並不在乎被那大章魚吞到肚子里一樣!

只見少年嘴角一翹,手中並沒有任何的動作,那條纏繞著他的觸手竟然瞬間斷成了七截。而少年也是順勢落下,將那條桅杆上的觸手一劍砍斷,痛得水中的章魚嗷嗷直叫,往海里逃了下去。

原來是一直跟在少年身旁的任雪,在其被章魚抄起的一刻就立即出手,將那觸手斬成了幾段,又飛身一劍斬在海中,掀起一陣滔天巨浪,只是不知這一劍有沒有砍到那隻巨獸。

一切都在瞬間完成,那巨浪很快融入了大海之中。

任雪不識水性,一劍之後立即回身立在了一個桅杆頂上四下里張望。而少年雖有鳴蛇之能,卻苦於血脈之力被張老封印無法施展,所以也不敢輕易下水戰鬥。

風浪依舊很大,黑夜中很難看到那章魚的蹤影,即便是少年也很難不被海浪的衝擊所干擾。兩人一上一下,一左一右,各守一邊,時刻防備章魚的反擊。

而朱實惠見到船體解困,顧不上細看,立即轉舵前行。這裡已是魔鬼海峽,除了要應付那隻章魚之外,還得要注意那些水中的暗礁。 傲世傾狂 ,就有可能會被撞個粉碎!

(畢竟不知三人能否平安穿越,且聽下回分解。)(未完待續。。) 嘩!

果然就如少年所擔心的那樣,那隻章魚並不肯善罷甘休,在魔鬼海峽的一處暗礁上露出了腦袋。

幾人一看,這隻大章魚的主體呈暗黑色,它的背部,或者該說它身體的上部足有上百丈,跟個小島似的,而那幾條被砍掉的觸手竟然又長了出來,一共八條猶如長蛇一樣舞動著。

剛才楊瑞他們砍掉的,看來不過是這些觸手露出水面的部分而已,因為現在完全伸展開起來比大船的桅杆還要高了兩三倍。這根本就不是什麼普通的大章魚,而是傳說中的海怪,大王烏章!

這種生活在魔鬼海域的大王烏章雖然靈智不算太高,但是那觸手卻是非常粘人,而且力大無比,即使是元蒼界里最大的航船都能被它給拉下海去。剛才那一下如果不是少年和任雪及時趕到,現在這一船人已在水中了。

「幫我頂一陣!」

少年見到那海怪浮頭,一邊朝著桅杆上喊了一句,一邊翻手拿出一疊符文,在大風中以業火點燃,彈向了桅船的四周,嘴裡喃喃著:「幸虧業火不受這風浪的影響。。。」

那正在船尾掌舵的朱實惠聽到少年的喊聲,以為是在跟自己說話,一時有點犯難,自己有沒甚武功,怎麼頂啊!

不過這人也是老實,看到少年正在準備著什麼,也不過去打擾,一咬牙,將船舵拴好,拿起一根七尺長的漁叉就衝上了甲板。迎風盯著那隻巨大的海怪。

這時,那隻大烏章剛剛吃了虧不敢近戰,料定船上之人也不敢下水,在暗礁上舞動著八隻觸手,輪番撈起身旁的巨石,連珠炮似的就往這邊木船上扔了過來。

朱實惠一看,嚇得連退幾步,心想這回完蛋了,那一顆巨石看上去少說也有近千斤,這樣像炮彈一樣砸過來。這木船還不得毀咯。撇看了少年一眼。見他似乎還沒忙完,只得一閉眼,朝著一塊飛來的礁石撞了過去!

眼看著就要撞上那礁石的時候,朱實惠忽然感到身體一輕。被人往後拽了回來。睜眼一看。那巨石正被少年單拳打成了碎塊。

「嘿嘿,我倒忘了你在。」少年俊逸的臉上露出一抹笑容,一手提著朱實惠。一手結印,輕喝一聲:「厚土陣.結!」

只見整條桅船隨著少年的話語,通身泛起了淡黃色的光芒。那些礁石隨即砸了下來,雖然其中的大部分被天空上的任雪擋住,但是仍有許多落在了船身上。

轟轟!

伴隨著天空中和船身上無數礁石的爆裂,甲板上能夠感受到明顯的震動。朱實惠驚慌四顧卻驚喜的發現,那淡黃色的光芒似乎增強了船體的防禦能力,這使得桅船雖然被震得左右搖晃,但是竟然沒有受到太大的損壞!

天空中,任雪擔心船體堅持不了多久,舞動雙劍,主動迎上了大王烏章。以她的身手本來對付這樣的異獸也不難,但是九尾狐一族慣常潛跡魅惑,卻不善於在這樣的環境中打水戰,一時間竟奈何不了那頭海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