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看着簡單,實則複雜呢。

沈清若倒是一點都沒有鬆口氣的感覺。

「太子妃的事情不是兒戲,你可考慮好了!」

現在晉國皇帝後悔也沒用了,金口玉言就在這裏。方才說了聽從南風翊的意思的人也是他,現在詢問南風翊的人又是他。他多希望南風翊後悔一下,也不希望這沈清若真的成為了晉國的太子妃。

當真如此,這事情要變得多麼微妙到難以形容呢。

此時此刻,南風翊看了沈清若一眼。

「兒臣是晉國太子,一言九鼎。今日當着那麼多人的面兒,這太子妃的事情如何兒戲。父皇不必費心兒臣回不喜歡,這事情就定下來吧。畢竟難得沈二小姐有這樣的情愫,如今的身份也不說配不上本太子。前些日子父皇看上的,不也是另外一家的郡主嗎?」

這晉國有幾個郡主啊,屈指可數。

郡主和郡主之間,更是有雲泥之別。

雖然南風翊這樣說,誰都能猜出來所謂的另外一位郡主,便是那戰王府上的蘇靈蓉。蘇靈蓉身份貴重,大家就不明白為什麼太子看不上呢。更加難受的就是淑貴妃沒錯了,她更是因為蘇靈蓉比不上沈清若的事情,想要生氣。

這晉國皇帝,騎虎難下。

「既是你親自答應,朕便下旨了!」

說完,皇上便轉身走了。

一道旨意,沒有半個字,也算是肯定了。

所有人都感覺,沈清若這一次是真的鋌而走險了,險些連聖上都得罪了。若不是雲天歌坑害了沈清若在先,怕是那晉國皇帝都不想要這件事情就此了斷吧。沈清若這主動求親再換一個場合的話,一定不會成功的。

現在,可是勝利者的喜悅。

皇上剛走,淑貴妃便上前了一步:「沈清若,你可真厲害,搖身一變成為未來太子妃了,本宮還來不及好好恭喜你呢!」

沈清若抿抿嘴,輕輕的笑了笑:「恭喜倒是不用了,臣女還要感謝當年貴妃娘娘的放逐之恩呢。貴妃娘娘似乎真的不喜臣女,若是按照先皇后的賜婚,貴妃與臣女怕是都不會快樂吧!」

沈清若的語氣,特別淡然。

但是淑貴妃這個時候幾乎是被氣炸了。

那種爆炸的心態,真的不好說。

沈清若的笑容淡淡的,卻隱藏着勝利者的喜悅。她可是第一次理直氣壯的站在了淑貴妃面前。雖然現在身份依舊懸殊,但是中宮太子妃的位置,也不是淑貴妃一個妃子,能夠隨隨便便欺負的。至少她之後對付淑貴妃,多的保障可不是一點點,這感覺,當真痛快。

「本宮倒是要看看,你能得意到幾時。本宮原本已做事情只是輕率,今日一看倒是真的厚顏無恥了!」

淑貴妃揚長而去,那南風禮沒說話,轉身的時候十分複雜的看了一眼沈清若。

沈清若就像是鬆了一口氣,趕緊找個地方坐下。

說那些話的時候,她確實是怕了,又累又怕,難以形容的感覺。但是現在這個時候,她卻又開始放鬆起來,自己都說不上此時的感覺,只是覺得終於解放下來了吧。

這種玩命的事情,她可不想要再有第二次。

再說了,她一個未出閣的女子,主動跟個男子求親,南風翊反而像是很委屈的樣子。

沈清若突然轉過頭:「太子殿下笑夠了嗎?」

沈清若只是找了南風翊配合自己的表演而已,她也沒告訴過南風翊這件事情。她自己也曾經想過,南風翊懷疑她的用情的時候,她從來不說一句話,如今也算是用自己的行動證明了,這個時候的南風翊可是會感覺到有些驚喜,有些快樂。

但是現在,沈清若真的是一句話都不想要問了。

特別是看到南風翊那笑容。

「原來若兒特地找本太子進宮,就是為了這件事情。今日本太子原本另外有事兒,看到是若兒找的所以馬上過來了,如今想想今日不來的話,本太子怕是要後悔了,錯失了如此的好機會,見不到若兒你的深情告白了!」

「這分明就是委曲求全,哪裏來的深情告白,太子殿下別得了便宜還賣乖了,臣女這樣做只是為了能夠順利進宮,莫要讓旁人有了一點什麼別的心思了。」

沈清若這話,就說的很清楚沒錯了。

南風翊偏過頭,眸子裏面閃過一抹……閃過一抹自己都看不出的竊喜來。

「那麼明日京城上下也會有人傳言,本太子被人求親了。本太子如何寬宏,顧全著若兒你的面子。這事情的發展,本太子可是穩贏!」

沈清若的臉頰紅了,怎麼突然就做了這樣不理智的事情來了。

但是雲天歌留在晉國,她與南風翊的事情早晚都是要公之於眾的,免得旁人後知后覺,覺得自己別有用心,大膽一點總是要比心機一點好了。就像是南風翊說的,明日京城之中就算是有人議論,也會議論說是自己走了狗屎運,才會讓太子答應這樣的親事。

這事情怎麼說吧,沈清若也感覺合理一點。

。 黎軒最終接受大魔法師轉世的建議。

決定在獵魔協會搜查魔宗總部時出些倒忙,讓峻熙避開有可能發生意外的選項。

與其接受失心惡魔的邀約前往總部決戰,倒不如在雙方實力相對透明的卡偌凱門戰場決一勝負。

匆匆半個月過去,在羅克郡城分會裏擁有較高地位的神眷者,想暗中控制方向還是很簡單的。

特意安排麾下的獵魔者去調查其他地段。

給出其他本並不具備可疑性質的建築、人物,分散懲罰者的注意力。

雖然這麼做總讓黎軒在面對峻熙那日益苦惱和煩躁的心情是有些愧疚。

但只要撐過一個月時間等到失心重返卡偌凱門戰場,自己就跟着峻熙一起前往戰線,當做是補償這段時間的隱瞞了。

「為什麼大魔法師轉世還沒出現!難道他沒接到失心出現在羅克郡城的消息么!還是說,那傢伙已經加入毀滅教隊列里,不敢來和我見一面!?」

一天下來又是沒任何收穫,還給獵魔協會在民間的名聲略微拉低了些。

讓峻熙終於忍不住在獨處時吼出聲來抱怨內心的苦惱。

身邊陪伴着他的黎軒並未立即出聲安慰,畢竟導致這種情況發生的部分原因還要歸結於自己。

聽說郡守府那邊不是沒收到有關失心刻意露出馬腳,想讓獵魔協會跟着線索查到魔宗總部的消息。

這種情報早在大魔法師轉世與郡守促膝長談后,便全部被壓在郡守府內無法傳遞到獵魔協會來。

要說為何失心不直接將方位曝出、而是採用這種循序漸進不留痕迹的手段透露,大概是為了防止懲罰者心生疑惑不會前去吧。

「可能大魔法師轉世在其他地方遇到了其他棘手的事,沒能第一時間趕來。再怎麼說現在毀滅教的三大宗主還未曾陣亡。說不准我們現在正面對着魔宗宗主,而大魔法師轉世則在與其他兩個宗主周旋。」

到現在依舊對黎軒抱着信任的峻熙點頭表示理解,並決定在午休後去繼續今日份的搜查行動。

獵魔協會羅克郡城分會如今正以每天地毯式搜索五百米的方式,向著這座大型都市每條道路周邊房屋推進。

由於接受了郡守府不許破門而入的限制,讓許多獵魔者在調查過程中都被當做私家偵探直接轟離。

即使沒在一起行動,但黎軒聽說過幾次峻熙差點挨打的事情發生。

「現在還有多少需要調查的地方?」

重新大起精神、恨不得將一天過成十三個時辰的峻熙看向擺在桌子上的地圖。

那是羅克郡城的等比例縮減般,上面用紅筆圈出的地點、地圖旁用釘子掛在周圍的畫像,皆是獵魔協會整理出來需重點排查的對象。

「這條街道還有六個可疑地點需要排查,派出的獵魔者應該能在今晚前各處準確回報。」

「另外這五位疑似毀滅教成員的市民身份已經查清楚,只待派出獵魔者去暗中監視一段時間,便可給予判定。」

事實上這些天對比搜索的建築,疑似毀滅教成員的任務到底順利進展了許多。

無奈對方的精神堅定程度堪比卡偌凱門那些前仆後繼的死士,獵魔協會並未從他們口中撬出多少情報。

「有沒可能讓六翼或是魔物局、郡守府他們也派出些人來支援?再怎麼說這些都是站在我們這邊的勢力吧!」

「不太可能。」

天撫眾生如實回答:「且不論六翼只認金幣、而咱們獵魔協會從來都不在意這些錢幣,導致沒那麼多錢來支付六翼所需的費用。郡守府、魔物局經過去年的混亂局勢已經讓很多原本為骨幹的戰力提前退休或是直接陣亡。就如現在的魔物局局長丁宇建,今年以來已經不下三次親自出面去各地郊區招納適合加入魔物局的青壯年。結果呢,三次加起來的響應者還達不到兩隻手掌能數不過來的程度。」

「難道就必須這麼乾瞪眼地一個個找?羅克郡城少說也有伊阿烏爾里皇都幾個大吧,豈不是等到我退休才能抓到魔宗總部所在地!?」

峻熙急切地想着可以緩解現在壓力、提高搜索效率的辦法。

甚至提出去當一段時間自由業者,掙取足夠的金幣后雇傭六翼把羅克郡城翻個底朝天。

「很難,懲罰者大人,請恕我直言,卡偌凱門戰線還在持續,我並不認為魔宗宗主會傻乎乎地待到那個時候,坐等你找上門去決鬥。」

新晉神眷者天撫眾生提議道:「我覺得可以多多留意卡偌凱門戰線的事,等到失心到那邊再次現身,我能隨您一起前往,幫助斬殺毀滅教的所有高層。」

「我從那邊急匆匆回來,若是不帶着任何戰利品回去,豈不是配不上我作為懲罰者的名號?」

堅持要搗毀魔宗總部的峻熙堅定說着:「哪怕取不了失心的項上人頭,找出魔宗總部把留在這兒的滅世奴全殺乾淨也不錯。」

難以壓制心中熊熊燃燒戰意的懲罰者長嘆口氣,準備離開這處臨時休息點前往自己的房間休息片刻。

這段時間來黎軒不僅在執行任務上下了點功夫,還會隔三差五地向峻熙傳遞些放棄此地、前往卡偌凱門的想法建議。

結果無一例外被對方否決。

感覺像是峻熙天生的使命便是要將毀滅教宗主失心斬殺於此般。

當天撫眾生無奈笑笑、跟着峻熙起身準備離開時,門外忽然傳來急促的報警聲:

「所有獵魔者注意!全體獵魔者做好戰鬥準備!」

「市區出現惡魔的蹤影、正在大肆破壞周遭城市!」

「據長老們推測,極有可能是毀滅教宗主級人物出現!」

「獵魔者們做好準備!神眷者、懲罰者將作為第一梯隊穩住惡魔,你們的目標是保護民眾、防止毀滅教教徒趁虛而入!」

得到緊急情報的分會內部如沉寂多時的猛獸忽然睜開眼睛。

連續接近一個月的搜尋早就讓獵魔者們心裏憋著口難以舒出的惡氣。

當得知懲罰者和神眷者也會參加針對惡魔的戰鬥時,反倒想着若是沒能遇到幾個毀滅教教徒能供他們練手的話,這個月時間算是白搭了。

「天撫眾生、懲罰者,你們過來一下。」

分會長謝志義來到兩者身前,嚴肅地說明現在外邊的情況。

「羅克郡城東南城區、鄰近港口的最繁華街道周圍,能判定為毀滅教魔宗宗主失心麾下的惡魔於今天上午突然出現,並大肆襲擊目光所及的一切生者。」

「消息傳回來時我和幾個長老正好在開會,所以很快便確定好戰鬥策略,並來通知你們二人準備參與對惡魔的反擊戰。」

剛巡邏回來的黎軒自然不需去額外配置更多武裝,懲罰者峻熙胸前的永逝結晶便能提供世間最強的盔甲和刀刃。

「要不要再等待一下,觀察情況再去?」

得到消息的神眷者在這件事上明顯出現些許猶豫,似乎想在這種危機時候等待什麼。

迅速披上救世聖鎧、走到眾多獵魔者中間的懲罰者回頭,帶着狐疑的聲音朝天撫眾生道:「都什麼時候了,還有心情等在協會內?難道你想等那頭惡魔殺了更多無辜人,再出手成為人們心中的英雄嗎!」

懲罰者的呵斥讓許多目光落在欲言又止的神眷者身上,無法反駁的黎軒勉強點頭:

「好吧,話已經說到這種份上,我除了儘快前往對敵還有什麼辦法。」

這位隨手將放在身邊的盾牌拿起、檢查腰間佩劍是否還鋒利的神眷者向懲罰者說:「你先行一步,我稍後趕到。」

披負水晶般全身盔甲的懲罰者聞言,旋即立刻像緊繃多時的弓弦飛速離去。

待到黎軒準備好所有物品即將跟着另外幾位神眷者一起離開時,分會長忽然來到他身邊低聲問道:

「天撫眾生,認真回答我,大魔法師轉世是否已經回來羅克郡城?」

猜出來其實比較簡單。

黎軒並未對謝志義直接點出那個名字而感到驚訝,反倒面色凝重地以差不多音量回應:「沒錯,前不久我曾和大魔法師轉世見面,很抱歉有部分事情隱瞞了協會。但我認為並沒做錯。」

「我能相信你,不過既然惡魔現身城區內,希望你能肩負起作為神眷者的職責儘快將之討伐。」

「這次不僅是要將惡魔擊殺,怕是懲罰者不藉此線索直接把魔宗總部搗毀都不會善罷甘休吧。」

謝志義鋒利的眼神忽然鎖定面前新晉神眷者,嚴肅地說:「如今惡魔正在城區肆虐,如懲罰者所言,緊急情況下每耽誤一秒,都可能導致一名無辜者喪生。所以懲罰者才會那麼心急離開,我認為至少不應該對此激情感到不滿。黎軒,我們要時刻謹記,獵魔者存在的意義便是守望這個世界,當得知有魔物肆虐時若做不到毅然決然的挺身而出,永遠無法達到我們獵魔協會的宗旨。」

本打算等待大魔法師轉世現身解釋情況、獲得對方支援的黎軒,此刻猶如醍醐灌頂般清醒。

注意到對方神色從恍惚忽然到堅定的變化,謝志義拍拍對方肩膀:「去吧,懲罰者還在等着你的治癒魔法支援啊。」

大批隊伍從獵魔協會的暗門出發,足足上百位獵魔者有序組成二十多個小隊。

按照長老們快速指定好的應急避難方向前進、引導惡魔肆虐區域的居民儘快離開危險區域。

衝刺在最前端的懲罰者則在報告的區域附近停下腳步,張望着尋找惡魔蹤影。

周圍部分房屋被強大的外力摧毀,部分石質結構被硬生生轟碎。

空氣中瀰漫的腐朽、血腥的刺鼻氣味,讓懲罰者愈發確認那隸屬於失心麾下的惡魔絕對在此地出現過。

外圍破壞程度較輕,那頭被毀滅教驅使的惡魔肯定往更深處的區域破壞而去了。

身披帶來希望的晶藍色盔甲時不時越過互相攙扶,一瘸一拐想儘快逃離中心地帶的居民。

他們大部分都不是被惡魔直接擊傷——

事實上若是被那惡魔作為目標進攻,也不可能活下來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