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真之所以選擇這裡下手,就是要把李德剛變成白痴。

只要五行之水一乾涸一耗盡,裡面關著的怪獸必然吞食一切,就像癌細胞一樣,外來物種入侵,滅絕土著生命,破壞原來生態,留下破敗結局。

偏偏五行之水蘊含黃真念頭,到了新環境,必然不適應,肯定被李德剛消耗得一乾二淨。

比如,李德剛用腦過度,精神萎靡,疲累不興,絕對以五行之水作為營養,自動吸收,以求恢復。

正所謂,水是生命之源,何況更高級的五行之水?

就算李德剛不用腦,五行之水也會漸漸揮發,就像藥片表層的糖衣那樣,在口水的濕潤下,最終消失不見。

好在時間還短,糖衣未破,怪獸未出,李德剛還能正常答題。

漸漸地,前面的題目答完了,開始進入閱讀理解的答題節奏。

朱雲龍目光灼灼,繼續抄襲,卻意外撞上黃真的目光,不禁滿臉通紅,尷尬癌發作了。

黃真當然不是傻子,不可能繼續資敵,當即離開吃飯桌,走到茶桌邊,身體半蹲答題。

朱雲龍無可奈何,只能暗中記恨。

哼!老子看你卷子是給你面子,龜孫子給臉不要臉,簡直拎不清……

那一邊,黃真很快就完成了試卷,不檢查就交卷:「高老師,請您過目!」

高菁正在忙活論文,頭也不回,應道:「先放著,等他們好了一起評分。」

黃真摸摸鼻子,訕然一笑,退回茶桌,從雙肩包里拿出課本,默默複習,靜靜等待。

這一邊吃飯桌的二人,面面相覷,狐疑不定。

朱雲龍皺著眉頭,低聲詢問李德剛:「他有沒有這麼厲害?居然比我們提前這麼多時間?」

李德剛也是心懷納悶,但又斷然否認:「厲害個屁,他肯定交白卷!」

「我看得很清楚,他沒有交白卷,起碼閱讀之前的題目每一題都填滿了,而且很多答案和你一樣!」

李德剛明顯一愣,語氣凝重而認真:「很多答案和我一樣?真的假的?」

朱雲龍重重點頭,心中湧起不妙的感覺。

說好的賭局,賭注高達一萬元,對於姓黃的窮鬼來說,那是一筆輸不起的巨款!

想必那個龜孫子也不會傻到白送錢、純丟臉的地步,他一定有所倚仗!

穩妥起見,老子必須改答案!

一念及此,朱雲龍立刻行動。

按照之前做下的暗記,把答案改成與黃真一模一樣。

沒錯,他完全放棄了「戰友」李德剛。

李德剛歪著腦袋,稍事觀察,見到蠢貨的修改動作,瞬間明白朱雲龍的心思和機智。

居然還懂得做暗記?這蠢貨也不算太蠢嘛!

不管龜孫子的答案正確與否,起碼在前面的題目中,二貨朱雲龍也能拿到相同分數,完全立於不敗之地。

而且,二貨還能繼續抄襲後面的答案,以自己強大的閱讀理解,絕對輕鬆勝出!

李德剛暗中點贊,很自信地繼續答題。

朱雲龍也在抄襲中,見證時間的流逝。

幾十分鐘后,高菁一瞥屏幕,不緊不慢地說:「時間到,請交卷。」

三人靠近電腦桌,先後遞上試卷,又退後一步,圍在高菁身邊,靜候結果出籠。

近在咫尺,觸手可及!

暗香浮動,勾人魂魄!

朱李二人俯視高菁的後頸,那裡是漆黑的頭髮,掩映著若隱若現的脖子,偶爾露出一抹凝脂似的肌膚……

二人的鼻息越來越粗,吸入的空氣遠遠超過呼出的廢氣,似乎想把心上人的體香永遠留在體內。

高菁早有察覺,但又不好明說,也不便指責,只是驚訝於黃真的淡定。

她哪裡知道,黃真早就打開天眼,暗中檢測空氣中的體香成分,卻沒有任何異常。

既沒有男生宿舍里的毒氣,也沒有鄉下森林中的清氣,也就淡然處之,如常呼吸。

刷!

高菁拉開抽屜,拿出一把紅筆,開始批改卷子,打算速戰速決,把三隻蜂蝶通通趕出去。

首先批改的是朱雲龍的卷子。

令人驚訝的是,批改的速度非常快,簡直不可思議。

只見高菁握著紅筆,筆尖隨著目光迅速下滑,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就把紅筆懸在作文的上方。

一路下來,不見任何動作,既沒有勾對,也沒有叉錯,更沒有扣分。

直到十秒后,高菁看完作文,才寫下作文的相應扣分:-25。

隨後調轉筆尖,在卷子的開頭位置,寫下最後的結果:92。

很顯然,高菁批卷的時候,一邊校對答案,一邊心算得分,才有這麼高的效率。

放眼整個中學,也沒有第二個老師具備相同能力。

如果把範圍從小小的中學擴大到全縣全市全省,甚至全國全世界,恐怕也只有少數精英可以媲美。

「朱老師的成績提升很快,倒也難能可貴。」高菁端坐不動,反手把卷子遞給身後的朱雲龍,隨口點評,「只是作文方面,我是一句也沒看懂,就算扣光30分也不為過。」

朱雲龍接過考卷,瞪大眼珠盯著大紅的92分,只覺得心花怒放,一切努力都沒有白費勁。

他根本就沒有聽出話里話外的揶揄,反而心潮澎湃,大聲喧嚷:「多謝高老師榜樣起帶頭的作用,我一定加倍努力學習英語,時刻準備著向高老師靠攏!」

緊接著,朱雲龍轉頭側視黃真,意味深長地說:「請提前做好準備!」

什麼準備?

當然是掏錢包、學狗叫的準備。

「朱老師不用擔心,我確實做好了準備!」黃真目不斜視,心中暗道:我做好了收錢的準備。

「希望黃真同學稍後不要反悔喔!」

「男子漢大丈夫,一口唾沫一顆釘,怎麼可以反悔呢?」

鏗鏘有力的反問和回答,深得朱雲龍歡心。他豎起大拇指,贊道:「黃真同學一諾千金,夠意思!哈哈……」

三言兩語間,高菁又審完了一份考卷,並且報出結果:「李德剛同學考了113分,比起上一次考試的104分,也算大有進步,還望戒驕戒躁,繼續努力。」

本是鼓勵的一句話,聽在李德剛耳里,卻是咯噔一下,滿心不是滋味。 只有李德剛清楚,在最後的檢查環節中,自己抄襲朱雲龍的試卷,偷偷改了完形填空的答案。

總共改了八道題。

也就是說,新增的9分幾乎全部得益於黃真。

李德剛滿嘴苦澀,勉強應答:「多謝高老師指點,我會抓緊時間學習,爭取高考多考幾分。」

高菁不置可否,著手批改最後一份卷子。

奇怪的是,她的速度,慢了下來。

三人站在高菁背後,看不到高菁的表情,只是隱約聽到一句音量很低的嘀咕。

只有聽覺敏銳的黃真,才清楚嘀咕的內容,不禁嘴角一歪,露出莫名的笑意。

……

就在黃真三人等待分數出籠的時候,黃建武也在嘀咕,內容與高菁一模一樣。

那是一個疑問式的單詞,也是一個口語式的句子:Really?

對應的中文也是疑問句:這是真的嗎?

自從黃建武從鄉下老家回到縣城的商品房,就迫不及待地撕毀了離婚協議書,並且向妻子展示雄風。

直到夫妻倆雙雙登上巔峰,楊玥才像小鳥一樣,依偎在丈夫懷裡,補上你儂我儂的餘韻后戲。

沒想到,惹得丈夫再次雄起,楊玥又一次迷失在狂風巨浪之中。

這是久違了七年的感覺。

只有在大學時代,才享受到的快樂。

那時候,黃建武勇猛如虎,屢戰屢敗,屢敗屢戰,把楊玥整治得服服帖帖,甘願拿出生活費補貼黃建武養身體,而黃建建武卻把生活費拿去購買氣功雜誌。

大學畢業后,來自工作、生活和家庭的壓力,就像三座大山一樣壓在夫妻倆的身上,累壞了黃建武這頭牛,也累壞了楊玥這塊田,夫妻倆很少再有當年的激昂。

雖然濤聲依舊,深情依舊,遠方也依舊,卻少了詩一般的體驗。

直到一年多以前,丈夫慘遭意外,雄風不復,便是連濤聲也聽不到了。

即便深情還在,卻總是少了日常的笑聲和床畔的情趣,妻子也失去了當母親的權利。

直到剛才那一刻,楊玥燃燒自己,抵死纏綿,又一次看到了詩和遠方,總算把心底的不甘和痛苦徹底拋棄,只帶著濃濃的依戀和身體的疲倦,陷入深沉而安心的睡眠。

黃建武看著妻子不雅的睡姿,拉開床頭的抽屜,拿出一盒香煙,點燃一支,噴雲吐霧,像往常那樣進入一種名為「事後一根煙,快活似神仙」的節奏,而思維則是陷進心滿意足的暢想。

這是多年養成的習慣,便是九頭牛也拉不回。

只不過,這一次的效果和以前截然不同。

這種心滿意足的感覺是如此的暢快,如此的純粹,如此的單一,以至於不知不覺就完成了入靜和入定的前置要求。

一入定就「看到了」瑰麗的景緻。

那是冥冥中的景觀。

首先,是一個黑黝黝的洞穴。

在洞穴的中央位置,有一條七色的彩虹。

******

這一幕彷彿星空閃爍,彷彿天女散花,彷彿美人眨眼,說不出的瑰麗和艷奇。

特別是,黃建武的靈智還能清晰地分辨出這是自己體內的景緻,那就變得更加奇詭了。

這就是黃真送給小叔的大禮:位於曲骨穴的一根氣針,最核心的成分是一滴五行之水。

其中蘊含無屬性的本初清氣。

當黃建武的思維觸摸到光粒的時候,彷彿生而知之,立刻明悟:這是營養素的高級精萃。

既可以稱之為物質元素的高級形態,也可以稱之為氣功體系最核心的「氣」。

而且還是氣功大成的產物。

有了它,就有了內力。

有了內力,就可以打通經脈,搬運周天。

如果再進一步,就可以像郭靖那樣打出降龍十巴掌!

一想到降龍十巴掌,就感到手掌的食指和中指傳來一陣劇痛。

除了劇痛之外,黃建武還嗅到一股燒焦的肉香味。

於是,思維蘇醒,意識恢復。

黃建武側頭一看,發現手裡的香煙燒到了盡頭,正在以800度的高溫,灼燒自己的手指。

痛,是難免的身體感受。

******

爽,是洶湧的未來期待。

片刻后,黃建武處理好傷口,在書房裡盤腿而坐,開始氣功的正式修鍊。

當他完成第一次修鍊時,彩虹已經煉化,曲骨穴已經打通,經脈中真氣流淌,影響周圍的膀胱和前列腺,也影響到不遠處的柱狀物和會蔭穴。

會蔭穴位於曲骨穴的下方,乃是任脈開端的第一個穴道,也是黃建武選定的真氣流向。

一旦打通會蔭穴,就把真氣調頭往上,回到曲骨穴,再往上打通中極穴、關元穴、氣海穴……

面對如此巨大的意外收穫,黃建武浮想聯翩,脫口而出:「Really?」

同一個時間點,同一片星空下,高菁也說出同一個單詞,針對的目標也是同一個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