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裂空劍!」

「轟轟轟——」

低沉的音爆之聲瞬間響起,而後,就見到一道身形極其狼狽的倒飛而出,將地面之上生生的擦出了一道將近百米的深深溝痕……

「噗哧——」

在杜飛的視線之中,那被轟退的蝰蛇卻渾身一震,頓時一口鮮血狂噴而出,而其胸口之處,卻多了一道巨大的傷口,可以見到裡面的內臟在緩緩的蠕動著。只不過,在這種重傷之下,此刻蝰蛇的眼眸之中卻沒有任何恐懼的色彩,只是帶著不可置信的眼神凝視著杜飛,又吐了一口鮮血之後,才嘶然道:「怎麼可能!?混蛋!無形青玉扇,怎麼可能……」

但是,不管蝰蛇如何的不可置信,事實就是擺在了眼前,那就是,無形青玉扇脫離了他的掌控,落到了杜飛的手掌之中,而自己,此刻卻被那無形青玉扇擊成了重傷。 在微微顫抖了片刻之後,蝰蛇才迅速的清醒了起來,其目光掃了一眼此刻一臉冷漠的杜飛,眼神閃動之間,竟然腳掌在地面之上猛的一踏,身形就瞬間向著後方退去。

如今的他,已經出現極重的傷勢,而且因為剛才託大的關係,也沒有放出訊號讓其他人前來,若是杜飛再來這麼一下的話,恐怕他蝰蛇今日就真的要交代在這裡了。

「混蛋!沒想到這個傢伙這麼棘手,等到我回去之後,一定要讓大師兄親自出手,然後將這傢伙的骨頭一塊塊的捏碎!」

忍者胸口的劇痛,身形在暴退之間,蝰蛇也是在心中一陣咒罵,杜飛的兇悍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明明只有六品低階丹宗境的實力,但是靠著那一手丹之技,就連自己都差點被他一巴掌拍死。

至於那無形青玉扇為何為落到杜飛的手中,此刻,蝰蛇也算是基本想明白了。多半是這無形青玉扇在他手頭的時候,他早就以極其強悍的精神力在裡面下多了一個烙印,但是,他卻又不破除外間的禁制,明顯就是等著自己這樣的冤大頭主動破開禁制,他才再次奪寶!也就是說,將這無形青玉扇拿出來拍賣,不過是這個傢伙設下的一個局罷了!

「好狡猾奸詐的小鬼!」一念及此,想想自己為了此物付出的代價,這蝰蛇更是在心中一片咒罵。

「哎…為什麼你們都總以為,在我面前可以輕易的逃走呢?我既然在這裡等你…你就不要想著走了,好么?」

然而,就在蝰蛇不斷咒罵的時候,一直站在後方的杜飛突然冷笑了一聲,旋即腳掌一踏,身形已經劃過了道道殘影,幾乎瞬間就追上了那死命退走的蝰蛇,畢竟此刻蝰蛇身受重傷,速度早就大為減緩了。

對於蝰蛇這種人,杜飛可是清楚得很!這等人物要麼不動手,若是動手的話,就一定要斬草除根,要不然的話,日後定然是養虎為患,所以,此刻他可沒有半點將這蝰蛇放走的興緻!

「杜飛!我表哥是無形門大師兄!你若是敢動我!他一定會將你追殺得上天入地!」聽到後方傳來的破風之聲,那蝰蛇臉色猛的一變,旋即帶著幾分凄厲怒喝道。

「你覺得陳昆死的時候,沒有說同樣的話么?」面對蝰蛇的威脅,杜飛只是哂笑了一聲,旋即其手中的無形青玉扇微微一挑,頓時就有一道劍氣對著那蝰蛇的腦袋之處暴轟而去,這武宗環被破的蝰蛇,現在連杜飛隨意的一招估計也是擋不住的。

對於自己的狀況,那蝰蛇顯然也是極其清楚,感應到了身後的攻勢,當下其猛的一咬舌尖,一口鮮血狂噴而出,而後一道道無形劍氣猛的向著後方轟去。

「嘭——」

面對蝰蛇的瘋狂反撲,杜飛只是冷笑一聲,眉心小天地中的輪迴靈紋微微一顫,頓時,一股黑白之氣形成了一個漩渦,出現在了其身後,而在這黑白漩渦的牽引之下,那諸多的無形劍氣頓時微微一陣顫抖,隨後原本凌厲的劍氣就轉移的方向,無數道無線劍氣瞬間撞在了一起,旋即在半空中轟然碎裂。

而杜飛卻彷彿沒有看到這一幕一般,手中的無形青玉扇被他催動得愈發凶煞了起來,劍氣未到,但是那刺骨的殺意,已經盡數傾斜到了蝰蛇的身體之上。

「噗哧——」

殺意臨身,令得那蝰蛇又是一口鮮血狂噴而出,當既,其眼眸之中也是閃過了一片瘋狂之色!他算是明白了,無論他說什麼,這杜飛都絕對不會放過自己的!

「小子!你想要殺我!也沒有這般容易!我會讓你付出代價的!」蝰蛇發出野獸一般的吼叫之聲,而後其腳掌猛的在半空之中一錯,身形硬生生的向著左面落去,而在其落地的瞬間,其體表的真氣已經瘋狂的涌動了起來,而後竟然在其頭頂之中形成了一道無形巨大劍氣。

「化血無形!血祭!」

凄厲的吼叫之聲,從蝰蛇的喉嚨之中傳出,而後其右手猛的在自己的胸腹之處一拍,頓時一口鮮血狂噴而出,直接落到了半空中的無形劍氣之上,而那原本無形無跡的劍氣,隨著鮮血的瀰漫也是開始浮現了形狀,很快的,一柄只有劍鋒的血色巨劍,就這般浮現在了杜飛的面前!

「鏘——」

在這血色巨劍出現的瞬間,一陣略帶詭異的嗡鳴之聲瞬間響起,顯然,蝰蛇這拚死的一招極端的詭異,也極端的凶煞。

「唰——」

杜飛的身形也在不遠處停下,他眯著眼睛望著此刻氣勢再次暴漲的蝰蛇,也是微微的皺了皺眉。雖然蝰蛇這等手段需要付出極大的代價,但是卻也不得不承認,在使用了什麼血祭之後,其實力倒是又暴漲幾分。

「杜飛!你就給我去死吧!」

「無形劍訣!」

「唰——」

隨著蝰蛇的一聲怒吼,那到巨大的血色長劍微微一顫,旋即已經如同一枚隕石一般,狠狠的向著杜飛所在之處怒轟而去。而在這一刻,杜飛也是微微的皺了皺,因為他感應到,在這一劍斬來的同時,天地間的元氣已經被牽引,自己就算是想要退開,顯然也是來不及了!

「有點意思…不過…沒有意義!」

望著這一幕,杜飛微微一咧嘴,而後,其從容不迫的一伸手,頓時,一道黑白兩色的漩渦就浮現在了其身前!

「轟——」

在這漩渦浮現的瞬間,那血色巨劍也是狠狠的轟到了上方。不過詭異卻是,想象之中的僵持並沒有出現,而是一股輪迴之力飛快蔓延而出,這些凝聚在了一起真氣,就一點點的就被轉化成了一片虛無。

「從有到無,無中生有,陰陽轉換,生死輪迴!這便是輪迴之力了!」望著這一幕,杜飛淡淡一笑,喃喃開口道。

而同一時間,那蝰蛇的臉上卻驟然間的浮現了一抹驚駭之色!他自然感應得出,自己拚死凝聚出的武技正在不斷的被杜飛那詭異的手段所削弱!按照這樣發展下去的話,自己那武技最後肯定會直接化為虛無!

「你…這是你的靈紋!你的靈紋竟然能夠分解真氣?」下一瞬間,蝰蛇臉色一變,已經驚駭欲絕的尖叫了起來了,他也想不到,杜飛的靈紋居然這般的強悍!連真氣和武技都能夠分解,這是何等強悍的規則和力量?

「破——」

杜飛一臉冷漠,只是緩緩伸出手掌一握,頓時,那黑白漩渦之中瀰漫而出輪迴之力暴漲,瞬間就將那血紅巨劍盡數轉化,而後杜飛才右手一揮,將那黑白漩渦收回,而後淡漠的視線緩緩的落到了蝰蛇的身上。

「靈紋?轉化!我懂了!你得到了那處密藏之中的靈紋寶樹!」蝰蛇此刻的面容之上布滿了恐懼,不過微微一愣之後,他還是失聲道。

聞言,杜飛卻失聲淡淡一笑道:「想不到你知道的事情還挺多的,既然你知道這麼多的話,這東西是什麼,也順便告訴我如何?」

說話間,杜飛手掌一翻,當日從陳昆那裡奪來的青銅圓盤就出現在了其掌心之中。

「這——」見到了此物,蝰蛇就渾身一震,旋即一股怨毒之色猛的浮現臉上,「看來當日!果然是你壞了我們無形門的大事!小子,你既然搶了此物,那麼,會有什麼後果,恐怕是你承擔不了的!以你的實力,手中有此物,不過是自尋死路罷了!只要這消息傳出去,那麼很快的,不僅僅是我無形門,這九州之戰戰場中的所有人,都會將你追殺得上天入地!」

「哦?到底是什麼東西這般有價值,你不妨告訴我如何?」杜飛拋了拋手中的青銅圓盤,淡淡道。

眼角微微的抽了抽,那蝰蛇才譏諷一笑道:「你既然連這東西到底是幹什麼的都不知道,我為何要告訴你?」

「告訴我這是什麼,我就不殺你!」杜飛依然是淡淡的開口道。

這一次,那蝰蛇的身形卻忍不住微微一顫,片刻后才咬牙道:「此話當真?」

「我若是要殺你的話,現在隨時可以殺你,不過你若是說出足夠買你的命的消息的話,放你走又如何?反正,得到了這東西,我和你們無形門的仇怨已經夠大了吧?殺不殺你,此刻關係似乎都不大吧?」杜飛淡淡道。

聞言,蝰蛇微微一陣遲疑,片刻后才點點頭,沉聲道:「好!我告訴你!你手頭那東西,喚作通神令!據說這東西是九州之戰戰場西域一處極端重要密藏的開啟之物,而那密藏,就是商盟所給於的地圖裡面的那一處!」

「哦?」聞言,杜飛倒是忍不住揚了揚眉毛,「你是意思是,只要有這東西,就能夠在那密藏之中得到一些好處了?」

「差不多吧,具體這東西能有什麼作用,我也不清楚,不過手持此物,去那遠古遺址之中,應該可以佔到大便宜。」蝰蛇沉聲道。

「現在,我知道的消息都告訴你,你是不是也應該放我走了!」說完之後,蝰蛇才微微咬牙道。

「放心,我這個人說話,一向是極其算數了,既然你現在已經將知道的消息都告訴了我的話,你就走吧。」凝視了蝰蛇片刻,杜飛才淡淡道。

聞言,蝰蛇也不帶絲毫遲疑,猛的一轉身,就咬牙切磋的向著遠去竄去。

「混蛋!這個臭小子!等我回到了大師兄之處,一定要讓他你折磨得生不如死!小子,你手持通神令的消息傳出去之後,你會連怎麼死都不知道!」心中怨毒的咒罵著,但是蝰蛇動作卻絲毫不慢,顯然心中也是懼怕到了極致。

「噗哧——」

然而,他還沒有竄出數百米,突然間渾身猛的一顫,一道蘊含著金光的手臂已經猛的從其胸口之處破體而出,直接在其身上留下了一個深深的血洞。

「這…混蛋……你說話不算數!就算做了鬼!我也會生生世世詛咒你!」渾身猛的一顫,感覺到了生機飛快的從自己身體之中消散,那蝰蛇一臉猙獰的猛的轉過去,瞪著其身後不遠處的杜飛咬牙切齒道。

「哦,我這個人說話一向算數,我既然說不殺你,就不會出手殺你,但是,你死在其他東西手上,總不能怪我吧?」說罷,杜飛指了指站在自己身側的冷漠人影。

「靈…丹奴……」

見到這一幕,蝰蛇渾身再次一顫,一口鮮血噴出,身形終於軟倒在了地面之上…… 「既然你選擇了追殺我,難道,就沒有料到這個結局么?」

杜飛凝視著不遠處蝰蛇的屍體,眼神淡漠的開口道。望著這位在九州戰場西域名聲頗為響亮的傢伙,杜飛微微的咧了咧嘴,這一次,他倒是真正的確定了自己的實力。以自己此刻丹道的實力來看的話,遇到同等級的強者,基本上能夠盡數碾壓,而就算是六品中階武宗或者丹宗強者,自己也能夠與其一戰了!

也就是說,從這一刻開始,自己在這九州之戰的戰場中,也算是擁有了一席之地了!

「呼——」

「輪迴靈紋,果然是好東西啊!」望著手中之中淡淡旋轉的黑白之氣,杜飛將其一把捏碎之後,才淡淡笑道,雖然這輪迴靈紋的力量還有很多自己暫時沒辦法弄明白的,但是很明顯,此刻自己能夠掌控的力量,卻已經極端的強悍了。

「想不到連這個傢伙都被主人你殺了,這可是真正的六品中階武宗強者啊!就這樣殺了,是不是浪費了一點?」小白也在此時閃現出來,淡淡道。

「不殺的話,還留著給你打下手么?而且,若是不第一時間將其斬殺的話,我們的消息若是傳揚出去,恐怕接下來會更麻煩。」杜飛淡淡道。這些無形門的傢伙,總是開口閉口什麼大師兄,顯然,那位大師兄的實力絕對值得他們期待,像是這樣的人物,雖然自己也未必怕了,但是,在沒有完全的準備之下,自己也是不願意多惹麻煩的。當然,麻煩自動上門了,卻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算了,還是看看這一次有多少收穫吧。」

微微搖了搖頭之後,杜飛才手掌一揚,就將那蝰蛇手上的容戒吸到了手掌之中,隨後精神力飛快的探入了其中。

「呃……」

精神力在這蝰蛇的容戒之中探索了片刻之後,杜飛才撇了撇嘴,隨手將容戒拋到了地面之上。這個蝰蛇的窮,還真的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堂堂六品中階武宗強者手中,居然連一枚衍宗丹都沒有,甚至,他手頭連九州令都沒有!這種事情若是說出去的話,恐怕不知道要笑掉多少人的大牙。

不過轉念一向,杜飛卻又明白了過來,昨日為了拍賣那無形青玉扇,這個傢伙當真是傾家蕩產啊!估計連九州令都抵押出去了,否則的話,以他的身份,也未必會來攔路搶.劫自己,最後弄得自己橫屍當場。

「這麼說的話,另外四個廢物,多半也是身上一分錢都沒有吧?」一念及此,杜飛倒是完全的失去了誘殺那另外的四個無形門強者的興趣。

「看來,此次最大的收貨,就是這已經被破開了禁制的無形青玉扇,還有那消息了么?」拋了拋手中的無形青玉扇,杜飛倒是笑了笑。

這無形青玉扇之前自己沒有去破開它的禁制,只是在裡面留下了一道精神力的烙印,想不到居然還有這種作用。很明顯,當日這無形青玉扇的禁制應該是頗為特殊,使得無形門之人在不留下烙印的時候,都可以使用它。但是,也正因為那無形門的大師兄沒有在這東西上面留下烙印,所以今日倒是便宜了自己了啊!

雖然說,按照蝰蛇的說法,這無形青玉扇要加上無形劍陣才能夠發揮出最大的威力,但是,在自己手頭未必就沒有其他的用法,比如如同剛才一般的使用精神力操控,也是極好的手段啊!而最關鍵的卻是,符寶這種東西,可是不會有人嫌少的,既然這東西落到了自己手中,那麼無論如何都沒有放棄的道理了!

「主人,現在無形青玉扇的禁制徹底被破壞,想必無形門那邊此刻已經知道了,好在破除禁制的人是蝰蛇,想必他們一時間也不會注意到。」

「不過,若是那蝰蛇被殺的消息傳回去的話,到那個時候恐怕無形門就會大舉出動了!雖然主人你現在的勢力不差,但是,若是無形門傾巢而出的話,恐怕也是不好對付的!」

小白在蝰蛇的屍身之上晃悠了片刻,發現沒有什麼便宜可以占之後,才跳回了杜飛的肩膀上淡淡道。

「不管他們會不會知道人是我殺的,但是這裡是九州之戰的戰場,既然人殺了,也沒有什麼可怕的,我們繼續做我們的事情就是了!而若是無形門之人真的找上門的話,到了那個時候在說吧。」目光閃爍了片刻之後,杜飛才淡淡道。現在事情都發展到了這個地步了,自己就算無謂的擔心也沒有任何意義,既然如此的話,倒不如去那遠古遺址看看,如果能夠撈到什麼好處令得自己實力暴漲,那就是再好不過之事了。

「走吧,先去和小虎匯合,然後再去那遠古遺址的所在之處!」杜飛的目光微微一閃,旋即最後看了一眼地面之上蝰蛇的屍體,冷笑一聲之後,才身形一閃,瞬間向著遠方竄去!

隨著杜飛的離開,這片狼藉無比的山谷,就變得格外的安靜了下來,但是殘留在了此處的強悍波動,卻令得那些遠不徘徊在山谷之外的妖獸,都是遠遠的避開。

這種安靜,持續了接近半個小時之後,才被一陣急促的破風之聲給打破,而後,就見到三道身影閃掠而止,皺著眉落到了地面之上,他們的視線一掃,猛的落到了不遠處那蝰蛇的屍身之上,當下,三人的身形都是一僵,臉色瞬間抽搐了起來。

幾乎在同時,三人的臉上都是閃現出了濃郁的驚駭和恐懼之意!這蝰蛇的實力如何,他們最是清楚不過!怎麼會死在了這裡?

不過不信歸不信,片刻后,三人身形才一動,落到了蝰蛇的屍身之側,望著後者胸口那巨大的血洞,還有那一臉的怨毒和恐懼,就算三人都是六品低階武宗強者,在這一刻,都是有一股極端的寒意從腳底湧向頭皮!

「那小子…居然將蝰師兄殺了……」站在最左側的黑衣人眼角抽搐了一下,才略帶嘶啞道。

「怎麼辦?」站在中間之人也是微微一哆嗦道。蝰蛇在無形門之中,實力絕對排在前三的位置,是無形門中不可或缺的大人物。可以想象,此事若是傳回去的話,門中將會是何等的震動!這可和陳昆那種廢物死了完全不同啊!

「將屍體帶回去吧…那個小子完蛋了…很快他就會知道,殺了蝰師兄,到底會惹下多麼大的麻煩!」最後一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緩緩的將蝰蛇的屍身抬了起來,但是在這個時候,他突然神情微微一動,視線就落到了剛才蝰蛇躺在的地方。

「杜…飛?」

在方才蝰蛇屍身的右手邊之處,有鮮血所書的兩個字,字跡扭曲,顯然是在蝰蛇即將喪命的時候勉力寫下的。

看到這兩個人,三個黑衣人同時都是微微一愣,臉上有驚駭欲絕之色閃現!

「杜飛!?莫非…是斬殺了陳昆!壞了我們大事的那個杜飛!?」

一念及此,三人同時都是覺得自己的頭皮一陣陣的發麻了起來。

………….

茂密的山林之中,一道身形如同鬼魅一般的向著前方閃出,偶爾林中有妖獸察覺到了什麼,但是當它們從自己巢穴之中走出來的時候,卻連一道殘影都沒辦法看到了。

「唰——」

許久之後,這道鬼魅一般的身形才一動,猛的落到了一塊巨岩之上,視線淡淡的向著四周掃出。

「吼!」

隨著這道身影落下,不遠處很快的就傳來了一陣回應的吼叫之聲,然後一道如同小貓一般的身形瞬間從下方的林間竄出,穩穩的落到了杜飛的懷裡,開始不斷的撒嬌。

「沒事就好。」看到居然還會撒嬌的小虎,杜飛也是一頭黑線,不過同時也是鬆了一口氣,小虎的實力只有半步妖王大成境,距離六品低階武宗強者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若是被當日那三個傢伙追上的話,他的下場估計好不到哪裡去。現在它既然平安歸來,自己就安心多了。

「主人,接下來怎麼辦?」小白跳了出來,落到了小虎的腦袋之中,微微側頭道。

聞言,杜飛手掌一翻,那幅地圖落到了手中,仔細看了一眼之後,才淡淡道:「現在不過才三日的時間罷了,我們就算是現在趕去那地方估計也沒有什麼用處。諾,這中途有一個大型城市,喚作什麼漠北城,我們暫時去那裡休息一兩天,打探一下消息在說吧。估計很多想要去遠古遺址的人都會在那裡休息。而且按照那商盟的說明來看的話,這漠北城一向沒有九州之戰的土著居住,是一座只屬於九州之戰參加者的城市,在那裡,我們也可以好好的見識一下那些各大王朝、宗派的超級王朝!在那裡,九州之戰才算是真正的開啟了!」

「主人既然有定數了,那麼我也就不好多說什麼了,我們可以在那漠北城休息三日,三日之後再動身去遠古遺址也不遲!」小白攤了攤手道。

「既然如此,還等什麼?走吧!」杜飛笑了笑,一把將小虎塞到了自己的懷裡,旋即腳掌一踏,就帶著小白和小虎兩人身形同時竄出。

…………

在杜飛趕路的時候,在漠北城之中,一座極端華麗的石屋之中,氣氛極其緊繃。

這座石屋寬敞的大廳之中,人影錯落,大概有接近二十人四散分開,而一股陰鬱而沉重的氣氛也是在石屋之中瀰漫而來,令得不少人連呼吸也不敢大聲分毫。

坐在石屋最中心之處的,是一個面容極其俊美的男子,他有著一頭銀色的長發,直直的垂到了下巴之處,顯得極端的詭異。

此刻,他淡淡的注視著站在了前方神色惶恐的四個黑衣人,片刻后才吁了一口氣,淡淡道:「你們的意思是…蝰蛇那個傢伙,被那個叫做杜飛的斬殺了!而且,好不容易重新到手的無形青玉扇,又被那個杜飛給搶走了?」

「而且,會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為你們幾個和蝰蛇那個傢伙分開了,中了那小子的計么?」

聞言,大廳之中站著的四道人影都是微微一顫,片刻后,才有一人低聲道:「二師兄,不是我們中計了,而是蝰蛇視線如此吩咐……」

「你們還有借口么?」那被喚作二師兄之人微微皺眉,片刻后,才一揮手,淡淡道,「罷了,我也不會怪你們,不過,很快我們就會和大師兄匯合,到了那個時候怎麼跟大師兄交代,就是你們的事情了吧?」

聞言,那四個人的臉色,同時一白,瞬間慘白無比!

「二師兄!我四人願意請命,尋出那杜飛的蹤跡!到了那個時候,還請二師兄主持公道!」

聽到這四人的異口同聲之語,那所謂的二師兄才緩緩的點了點頭,旋即微微的眯上了眼睛。

「斬殺了蝰蛇之人么?有點意思啊……」 古老而雄偉的城市,座落在了群山之間.此處的景緻已經和之前在黃沙城的時候大是不同了,四周都是蔥鬱的樹木,一抹抹綠色將這古老的城市圍繞在了中間,顯得景緻無比的秀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