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凱爾只不過是一個一代天使,哪能擔任一個軍團的軍團長~」

「說的也是啊,」華燁覺得蘇瑪利的話很有道理,於是便向著凱爾說:「一下子就讓你做那麼高的位子也不好,你自己挑一個軍團,然後慢慢往上爬吧。」

沒有絲毫的猶豫,凱爾在眾目睽睽之下伸出了手,指著高台王座旁的蘇瑪利。

「父王,我選……他。」

「哈哈哈哈啊!可以,我就喜歡你的自信!蘇瑪利,巡遊之後,凱爾就是你的下屬了,你要是被她搶掉了位置,我可是一點都不會心疼的呦!」

不敢相信凱爾所說的話,躲在人群中的鶴熙驚訝的捂住了嘴,她不明白凱爾為什麼要選蘇瑪利,難道她不知道蘇瑪利的部隊是沖在最前線的嗎?

——為什麼?你不願將事情都告訴給我?不管是翅膀還是現在的選擇,為什麼你都不來告訴我?

鶴熙還記得凱爾之前笑着跟她說:「巡遊的那天,如果你能來的話,我會給你一個驚喜。」

——難道,你的冷漠就是給我的驚喜嗎?

鶴熙等待着,一個能夠問清凱爾的機會。

華燁也在等著,蘇瑪利的回答。

後者嘴角上揚,語氣難免的認真了起來:「王儘管放心,我會一直站在您的身旁,而凱爾~我會把她訓練成下一個鯤鵬的。」

蘇瑪利沒有回應凱爾,因為對他來說,凱爾還不夠格所以他的言語直指凱爾的老師——鯤鵬。

「好,那我就等著看你們兩個的結果……現在,吃的喝的全部給我端上來,盡情享受吧!」

「哦——!!」

「空中花園」的狂歡開始了,但是世上總會有那麼一兩個不合群的人。

凱爾從送餐的侍女手上端走了一盤瓜果,轉身塞進了翼的懷裏。

「殿下?你不喜歡水果嗎。」

「喜歡,不過你剛剛受傷了,多吃一點對身體好。」

聽到凱爾的話,翼小聲的跟她說:「可是殿下,剛才我一點都不痛的,那個人打我的時候一點力氣都沒有,感覺就像是沒吃飽飯一樣。」

「真的?」

「真的!」

翼的神情看起來不像是在說謊,但是凱爾還是要確認一下。

「殿下?!」

被拽着手跑到了飛船連介面,在看清了四處無人後,凱爾一把扯開了翼后腰上的綁帶。

「呼~」

雪白的長袍從翼的身上滑落,一直到她的腰間。

「誒——!!」

「殿下你做什麼啊?!!」

凱爾仔細的瞧著翼那白皙的後背,確認沒有什麼淤青之後,她又連忙幫翼穿上了衣服。

看着後者羞憤的樣子,凱爾捏了捏她的小臉蛋,半開玩笑的說:「好了,我相信你沒有受什麼傷了,你要是覺得被我看了很不高興的話,那就……」

說着凱爾就要伸手去解開自己腰間的綁帶。

「殿、殿、殿!下、下、下!」

滿臉通紅的翼一邊因為凱爾的舉動而幻想着接下來的發展,另一邊卻又迅速的伸出手來阻止凱爾這荒唐的舉動。

雖然翼一直都幻想着能夠跟凱爾發生什麼事情,但那只是幻想,現實里凱爾一直都是她憧憬並無比尊敬的人,怎麼可能會讓她做出這麼荒唐的舉動!

「騙你噠!」

哪怕身子已經有些疲憊的凱爾依舊歡笑着,她看到不遠處的一道亮光后拍了拍翼的小腦袋說:

「好了,我還有事,你自己玩的開心一點,要是有人欺負你了,一定要跟我說。」

——可是殿下,我只想……

「跟你在一起……」

只有自己能夠聽見的話語沒能讓已經遠去的凱爾停下腳步。

失落的翼只能端著一盤的瓜果站在這介面處,莫名的低落。

尋着反光的鎧甲,凱爾一路跟到了一處風景絕好的地方。

一直向上延伸的樓梯出口,是古代戰船一般的寬闊甲板處。

「在船上待了這麼久,我還是第一次知道這麼個好地方……說說吧,為什麼幫我?」

那人沒有回話,而是自顧自的開口道:「你上船后就一直待在房間里,除了中途去了一次廁所。」

「你跟蹤我?」

「沒有,」守衛回答道:「只是多注意了一點。」

——那不就跟變態一樣嗎?

一邊享受着遠天吹來的涼風,凱爾還是沒有弄明白守衛為什麼幫自己。

「而且,你能不能轉過來?老是背對着個人,又不是不認識。」

凱爾話音剛落,那人就轉過了身來,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面孔。

「蘇瑪利的下屬都是二代天使,你只是一代天使,在裏面很容易被針對,」護衛建議道:「你應該去鯤鵬那裏。」

「天使還分一二代?」凱爾這可真的是第一次聽說。

她還以為天使只是有長翅膀和沒長翅膀的區別,但是現在看來好像不止是那樣的。

「那你倒是說說,天使的一代和二代有什麼區別?」

「沒有時間做解釋了,我只是來提醒你一句的,如果有機會的話,你一定要升級為二代天使。」

護衛話一說完,就從甲板上拿起一把嶄新的劍,扇動翅膀飛走了。

「話說一半不說全,你怎麼不去死啊?」

凱爾大罵了一聲,但是也只能是罵一聲,如果她的翅膀可以飛翔,那她就能夠飛上天掐著護衛的後頸,讓他把一切都說清楚。

不過沒有如果。

「哈~又被無聊的人浪費了時間。」

凱爾感嘆了一句后便要回去,但是當她踏出第一步的時候,心中卻突然想到了一個十分糟糕的可能。

「這貨……該不會是喜歡我吧?」

這個想法一旦被凱爾想到了,就越發的不可收拾了,甚至想到最後,凱爾發現……只有因為這樣,之前他做的那些事情才能有解釋。

——沒道理啊!我都沒跟他說過什麼話,怎麼就能喜歡上我呢?

而且凱爾也不喜歡男人,她這二十年來,除了華燁、鯤鵬之外,就沒跟什麼男人說過話了。

當然,好像在她十六歲那年,在實驗室那邊跟一個瘦的離譜的男天使說過話,但那名男天使只是一個孩子,而且看起來很自卑,也正是因為這一點,他給凱爾的感覺才會跟其他男天使不一樣,也讓凱爾的映象有些深刻。

不過那孩子怎麼看都跟那個說話說一半的護衛不一樣啊。

「算了……不去想那些了,越想越亂。

而且我的翅膀,如果被人發現飛不了的話,那就難辦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凱爾的想法突然從過去的「我要逃出天宮」變成了現在的「我要在天宮裏過的更好」。

可能連她自己都還沒有意識到自己思想上的轉變,不過她總有一天會發現的,可能就在不久后的將來,也可能就這樣永遠的沉入天宮秩序下。

而眼下,全速前進的「空中花園」,已經駛過怒海星,過不了多久就能抵達梅洛星了。 蕭棄一咬牙,猛地抽出一把古樸色的半圓形怪刃,刃口還有數道血槽散發著瑩瑩綠光。

這是他特意打造的F1級的長刃。

只見他猛地一躍,躲過地龍野蠻衝撞的同時劈向其脖頸。

倏地,地龍猛地轉過頭,而後朝著半空中的蕭棄咬了過來,無奈之下,他只得將怪刃橫在身前。

緊接著地龍狠狠地咬在了刃上。

短促的慘叫傳出,被擊飛的蕭棄直接飛出十米遠,自動撞到刃口的地龍在被怪刃割開一個口子的同時那毒素進入了傷口中。

本想要繼續進攻地龍狠狠搖晃著頭顱,嘴裡不斷冒著青煙的同時,傷口腐爛出一個大口子。

「該死的。」蕭棄的雙手顫顫巍巍,這猛烈的撞擊之下差點震斷他的雙手。

這E級異獸的力量和速度遠不是之前蕭棄之前遇到的那些F級異獸可以相比,若不是之前在猞猁手下受了重傷,加上蕭棄的身體堪比同等級的基因武者,這一擊他斷然不可能只是顫抖那麼簡單。

遠處的眾人也看到了面色蒼白的蕭棄剛剛那悍然對抗的一幕,雖然略顯狼狽,但這份果斷和勇氣卻堪比一些廝殺多年的雇傭兵。

稍微平復一下心情后,蕭棄抬頭,卻看到脖子亂晃,一臉痛苦的地龍。

這融合了眾多異獸的毒素雖然稀釋了不少,但那副作用卻不單腐蝕那麼簡單,眼下地龍便被其中的麻痹毒素折磨得發狂。

蕭棄看了看手中的長刃,而後再次襲了過去。

這一次處於發狂中的地龍沒有留意到蕭棄的近身。

遠處眾人只看到蕭棄縱身一躍,而後。。。而後剛剛好跳上它的背部,接著朝著被猞猁撕開的傷口用力一插,將近一米長的怪刃直接沒入至把手。

凄厲的慘叫響徹全場,地龍發瘋似的橫衝直撞,猝不及防的蕭棄直接被拋飛了出去。

沒等他起身,卻看到這頭髮狂的傢伙竟然朝著地涎河沖了過去。

「蕭棄,攔住他。」

另一邊,剛剛擊殺另外一頭地龍的顏老頭剛剛變為人形,消耗過多的他此時已來不及過來對付這一頭地龍,當下只能沖著蕭棄喊道。

本想裝沒聽到的蕭棄突然一個激靈,接著猛地沖了過去,那氣勢之猛仿若兩者有不共戴天之仇一般。

擦了擦汗的顏老頭一怔,這小子變性了?怎麼那麼聽話?

殊不知此時的蕭棄在心裡怒吼著,混蛋,我的刀啊。

那把花了他重金打造的刀如今還插在地龍的背上。

最後,在距離地涎河還有不到十米之時,蕭棄終於趕到地龍身旁。

只見他右手呈爪,心湖靈能劇烈蕩漾,接著狠狠地撕拉了過去。

伴隨著仿若指甲刀划玻璃的「咯吱」聲,蕭棄的五指和地龍那鱗甲抗衡著,蕭棄也沒有想到這鱗甲的防禦力竟如此驚人,當下他也只能咬牙堅持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