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他的話,我和蘇飛同時一怔,也不只是他,蘇飛喊來的那些公子哥,千金小姐們也都喊出了類似的話,顯然是都被拉進了羣,原本四十多人的員工羣,已經變成了六十人。

正在我們對周圍的事感到困惑的時候,吳菠菜給我打來了電話。

電話剛一接通,就聽到他急匆匆的衝我喊道:“吳小白,不好了,勾郚夫人復活了!”

“什麼!”我失聲驚呼道,而吳菠菜則是繼續說道:“就在剛纔,白潔給我託夢,告訴我勾郚夫人的背後是萬年鬼王,擁有復活鬼怪的能力,如果是萬年鬼王的話,即便仙器也無法傷其分毫,這下糟糕了!”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告訴他找個時間見一面,然後掛了電話,把這個事告訴了大家。

大家聽完後,都傻眼了,程智一臉呆滯的看着我,喃聲道:“難道噩夢又開始了?”

“現在怎麼辦,萬年鬼王的話,我們不是一點勝算都沒有了?”蘇飛一臉絕望,他拿起手機,仔細看了看地獄使者的賬號,彷彿還是不能接受這個事實。

“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地獄使者又是誰?”這時候夏羽插話道。

蘇飛就給他簡單解釋了一下,包括我們滅鬼的事情都說了。

夏羽聽完後先是一愣,隨即嗤笑一聲,擺了擺手,不屑道:“別騙人了,我又不是三歲小孩。”

“就是,有麼幼稚的謊言騙鬼呢。”旁邊一位長得很漂亮的女子也附和道,然後她就點了退羣。

【“京城大小姐”已退出了“天上人間員工羣”。】

她的動作很快,我們根本來不及阻止,當我們看到這條消息後,所有人都驚恐的看着她。

“你們看我幹什麼,我可不會……”她的話剛說了一半,聲音突然卡在了嗓子眼裏,接着她的面色變得極度蒼白,那幾個新人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呢,就看見她彷彿如蠟燭一般融化了!

“這……”夏羽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他顫抖着聲音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這個時候,騷亂還在繼續,本來大家都以爲已經逃出了死亡遊戲,可是發現又回來了,很多人都有些接受不了,又哭又笑的;而那些新加入的人,則是目光呆滯的盯着剛纔退羣女子消失的地方,久久無語。

場中的氣氛已然陷入了絕望!

就在這個時候,地獄使者再次出現,在羣裏發佈了新的任務!

【第十四個任務】:噩夢連環任務!

【任務說明】:此任務只有一小部分人可以看見。

【領導人員】:吳小白、陳旭、墨羽、蘇飛、白山、蕭薔。

看着這次的任務,我深深皺起了眉頭,因爲我完全看不懂是什麼意思。

“吳小白,這啥意思啊?怎麼連個任務目標都沒有?”蘇飛驚慌失措說道。

“不知道。”我看了他一眼,聲音冷冷道。

剛纔他跟我說什麼來着?這裏是現實世界,有錢有權是老大,那不好意思,你自己玩去吧。

我本來想拉陳旭和墨羽商量點對策,可是我還沒開口呢,一股難以形容的疲倦感忽然席捲了我們。很快我們就全部睡着了,而當我們睡着以後,整棟別墅裏的人,一個接一個的消失,最後只剩下六個人……

當我醒過來的時候,我發現我還是在蘇飛的別墅裏,在我的身邊,躺着陳旭、墨羽、蘇飛、白山、蕭薔,加上我一共六個人,而除了我們六個人外,整個別墅裏再無他人。

就在觀察四周的情況時,另外五人也全部都醒了,其中蕭薔迷茫的看了看四周,說道:“我們剛纔怎麼昏過去了,其他人呢?”

“不知道,不過我估計應該跟這次的任務有關,留下的六個人全是任務說明提示的領導人員,同時還是上次滅殺勾郚夫人那六個人。”我聲音淡淡道。

就在我們不知所錯的時候,客廳內的100寸液晶電視忽然自動打開了,緊接着上面出現了一副畫面。

看到那副畫面的瞬間,我們六人皆是一怔,因爲消失的五十三人,此刻都出現在電視畫面裏。

電視裏的畫面是一間類似密室的房間,沒有窗戶,只有一道鎖死的鐵門,而那五十三人此刻如熱鍋上的螞蟻一般,臉上都帶着焦急的神色,彼此交談着,我們甚至可以聽到他們說話的聲音。

“這裏是什麼地方,吳小白去哪裏了?”說話的人是林素,此刻她正看着程智,一臉焦急道。

“我也不知道,不過我們好像被困在密室裏了,先想辦法出去再說吧。”程智說道。

“可是怎麼出去啊,這間密室空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 重生之美利堅土豪 歐陽娜說道。

電視畫面會來回切換,給一些人特寫鏡頭,他們說的話還會實時變成字幕,出現在下方,看起來就跟電視劇一樣,而剛纔給的視角就是林素、程智還有歐陽娜。

“怎麼回事?他們在電視裏做什麼?”白山不禁問道。

“不清楚,我覺得有點像類似密室逃脫的任務。”我轉過頭看了他一眼說道。

正在我們瞎猜的時候,電視畫面上方突然出現了一段畫外旁白!

【連環任務第一環】:密室逃脫。

【任務說明】:一小時內逃出密室,否則五十三人全部抹殺!

【任務提示】:鑰匙在穀雨的肚子裏。 看到電視上的提示,我們都傻眼了,這次的任務也太殘忍了。

“鑰匙竟然在穀雨的肚子裏,要刨開她的肚子才能逃出去吧。”墨羽嘆了口氣,無奈道。

“嗯。”我點點頭,臉色不太好看,他們現在身處未知的環境裏,後面還不知道有多少危險,這種情況下在肚子上開個口子的話,基本是死定了。

“看來地獄使者是真的生氣了,開始報復我們了。”蘇飛的聲音中透着恐懼,完全冷靜不下來。

“確實是這樣,不過不管怎樣,我們先提醒他們吧,說不定逃出密室後,情況會變好些。”我抱着樂觀的心態,說出這句話,然後拿出手機,給林素髮起了消息。

按照目前的情況來看,這個任務是需要相互配合的,他們在裏面闖關,我們六人則是以上帝視角,從電視畫面上獲得提示,然後告訴他們,大家互相幫助,說起來也不是太難。

我很快編輯好了短信,可是按下確定鍵卻無法發送,正在我疑惑的時候,地獄使者給我發了一條信息。

【提示】:第一環任務只能輸入0-9共計10個阿拉伯數字,不能打漢字、字母還有標點符號。

“臥槽!這也太坑了吧?”

我看完私聊信息無語的低罵了一聲,然後把手機翻轉過去,將手機屏幕面向他們幾人。

他們也傻眼了,本來以爲刨腹取鑰匙就夠折騰人的了,哪知道連通知一下都這麼麻煩,最關鍵的是我們也不會摩斯密碼,如何僅靠10個數字就能把這個任務傳達過去呢?

就在我們苦苦思索如何告訴他們提示的時候,密室裏的人卻因爲被困在裏面,而變得焦躁不安。

鏡頭還專門挑了幾個表情浮誇的人,給了他們一個面部特寫!

“真是該死!我爲什麼會被拉入這種遊戲啊?”夏羽咬牙抱怨着,目光看向周圍,眼神中滿是恐懼。

“就是,參加個聚會而已,竟然會發生這種事。”旁邊一個穿着公主裙的女孩說道。

“哎,說這些有什麼用,當務之急,還是先想辦法離開這裏吧。”

新加入的這些富二代們吵鬧了一會,就將目光投向經歷過死亡遊戲的資深者們。

而資深者們現在也六神無主的,因爲領頭的幾個人都不在裏面。

這時候,一個叫毛鵬的服務生,站起身,左右瞅了瞅,大喊道:“吳小白呢?他平時不是最聰明嗎,這種時候他肯定有辦法吧。”

“他們沒進來,這次的任務顯示他們是領導人員,估計在別的地方執行任務呢。”林素回答道。

“媽的!都是他們連累我們,說什麼要殺死地獄使者,現在好了,害我們被困在這裏等死。”毛鵬渾身顫抖,大喊大叫着,恐懼得雙眼通紅。

“他們也是想結束這個遊戲,不能怪他們吧?”林素辯解道。

“哼!他是你男朋友,你當然幫他說話,只是你現在有危險,他卻不在你身邊。”毛鵬冷嘲熱諷道。

“草!你他媽有完沒完,信不信我揍你!”程智聽他逼逼叨叨一直在那抱怨,直接火了,擼起袖子就要衝上去揍他,旁邊的人趕忙給他拉住了,場面一片混亂。

“行了,你們別吵了!”就在這個時候,張若風站了出來,事實上這種時候,他必須站出來。

雖然因爲徐然的事情,張若風在夜總會裏威嚴掃地,但他畢竟幹了好多年經理,多少還是有一些威望的,聽到他的話,場面瞬間安靜下來。

張若風掃視了一圈屋裏的人,沉吟了一下,道:“這種時候內訌等於找死,我們先把注意力集中在任務上。林素和歐陽娜負責聯繫吳小白還有蘇總他們,其他人檢查一下這間密室的門、牆壁還有地板,看看有沒有什麼暗格之類能藏鑰匙的地方。”

“嗯,先這麼辦吧,也別埋怨誰了,眼下最關鍵的是逃出去。”歐陽娜道。

接着大家就聽從張若風的話,在密室裏忙活起來,而我在這個時候,給林素髮了一串1111的消息,看的她一臉懵逼。

林素摸了摸腦袋,把這條信息給旁邊的程智和歐陽娜看了。

“發一串1是什麼意思?”歐陽娜疑惑道。

“我也不知道。”林素搖了搖頭,然後發信息問我道:“看不懂,什麼意思?”

我呢?又回了一堆2222過去,不是我想搞笑,而是我真不知道應該發啥。

看着我發的第二條信息,林素徹底傻眼了。

這時候張若風他們知道我給林素髮短信了,都聚了過來,看着屏幕上的4個1和4個2議論起來。

“這啥意思?”毛鵬疑惑問道。

“那誰知道,鬥地主啊?”夏羽這麼想着,給我回了個:“王炸!”

看到這兩個字,我一腦門黑線,想解釋,更想罵人,但我什麼都做不了,只能發一堆莫名其妙的數字。

蘇飛在旁邊看着也是特別着急,嘴裏罵道:“媽的!這什麼鬼任務,連話都不能說。”

除了我,你誰都不許愛 這時候,陳旭忽然想到了什麼,把手機接了過去,發送道:“4396!” 看到這組數字,我們都是一臉疑惑,不明白是啥意思,而另一頭的張若風看到這四個數字後,卻是若有所思了一會,片刻之後,回道:“你們是不是打不了漢字?是打1不是打2。”

看到張若風秒懂,我們都驚呆了,忙問他這數字是什麼意思。

陳旭微微一笑,給張若風發過去了“1111”然後跟我們解釋道:“這是古印度一位叫拉瑪努明凱的將軍發明的,但凡被俘虜的士兵在被逼供的時候,都會寫下這四個數字,意思是什麼都不會招,只招這四個數字,而放在現在的理解就是我們只能打數字。”

這個解釋有點牽強,不過無所謂了,有用就行,眼下第一個坎算是邁過去了,張若風知道我們不能打字,肯定會主動問問題,以他的智商很快就能問到關鍵的地方。

“你們知道我們現在被困在密室裏嗎?知道打1,不知道打2。”

“1。”

“你們知道鑰匙在什麼地方嗎?”

“1。”

“鑰匙藏在牆壁裏?”

“2。”

“地板?”

“2。”

“鐵門?”

“2。”

連續的問答後,張若風沉默了,彷彿不知道該怎麼問了,電視上還給了一個張若風思考的鏡頭。這種情況我們也不着急,因爲這間密室太空蕩了,除了人什麼都沒有,很快就能想到。

果然!不過十秒鐘之後,張若風眼睛一亮,拿起手機再次發送道:“鑰匙藏在人身上?”

“1。”

張若風神色一凝,馬上問道:“我們之中有內鬼?”

“2。”

“你的意思是藏鑰匙的人,不知道鑰匙在自己身上?”

“1。”

下堂妃不愁嫁 聊到這裏,張若風以爲自己明白了,便衝着密室裏的人喊道:“各位,我知道鑰匙在哪了,你們翻一下自己的衣兜褲兜,看看鑰匙是不是藏在裏面。”

張若風第一時間並沒想到鑰匙藏在肚子裏,這也難怪,正常人哪有這麼變態的想法。

隨着張若風的話音響起,密室裏的人趕忙在身上翻找起來,而陳旭則是給他發信息道:“2222。”

看到這一排2,張若風面色一滯,似乎不理解爲什麼剛纔是1,現在是2,不過片刻之後,他猛然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臉色變得特別難看,然後拿着手機,問道:“你的意思是,鑰匙藏在身體裏面?”

“1!”

看到這個1,張若風沒有說話,沉默着看了周圍的人一眼,而他們的臉色也變得非常難看。

“鑰匙藏在肚子裏的話,豈不是要……”歐陽娜驚得捂住了嘴。

這種情況不用說,肯定是要刨腹取鑰匙的,不可能爲了一個人犧牲另外五十二個人,面面相覷之下,每個人臉上都寫滿了驚惶,生怕自己會成爲那個不幸的人。

“男1,女2?”

“2”

“資深者1,新人2?”

“1”

篩選到這一步,很多人都鬆了口氣,而剩下的十多個女人則是臉上寫滿了驚恐,然後張若風又一個一個輸入她們的名字問,直到問到穀雨的時候,終於出現了數字1!

“啊,不!”穀雨恐懼地大叫,渾身顫抖不止。

“真的要刨開肚子取鑰匙嗎?”新加入的幾個富二代知道他們要做什麼的時候,臉色皆是無比的難看。

“不這麼做,所有人都會死,所以沒辦法。”張若風無奈的嘆了口氣,目光同情的看向穀雨。

“不!我不要,不要這麼對我!”穀雨一聽要將自己開膛破肚,當場就嚇得臉色發白,彷彿受刺激了一樣,瘋狂搖着頭,大喊大叫着。

“對不起,我也不想這樣。”張若風眼神黯淡的看着崩潰的穀雨,然後又將目光掃過衆人,最後停在了阿銀臉上,詢問道:“可以幫忙嗎?”

這裏沒有任何可以開膛破肚的工具,只有阿銀有這個手段,從他上次秒殺楊軍就可以看出來。

“嗯。”阿銀跟張若風對視一眼後,點了點頭,然後站起身走到穀雨面前。

“你,你幹什麼?”穀雨望着阿銀那張帶着詭異笑容的狐狸臉,絕望哭喊道。

“不好意思,我會盡量不讓你痛苦的。”阿銀聲音很低的說了一句,然後擡腳逼近了穀雨。

穀雨不停後退着,直到退到牆邊,再無路可退的時候,乾脆蹲在地上,放聲大哭起來。在她哭的時候,雙腿間還有黃色的液體滴下,看起來像是被嚇得大小便失禁了。

眼前的一幕,我隔着屏幕都感覺揪心,刨開肚子,還要把手伸進去找鑰匙,這太血腥了!

阿銀皺了皺眉頭,衝着旁邊的人喊道:“你們把她按住。”

待得衆人將哭喊的穀雨按在地上後,阿銀便走上前,掀起了她的衣服,露出了光滑的皮膚,接着指尖彷彿變魔術一般,出現了一柄寒光閃閃的刀片。

“刺啦……”

他沒有任何猶豫,直接用刀片朝着胃部的方向速度極快的一劃,在這個剎那,穀雨肚子裏的器官全部袒露在衆人面前,殷紅的血液頓時從刀口處涌了出來,染紅了地面。

“啊!”

淒厲的叫聲響起,刺痛着周圍每一個人的心,看着穀雨體內的器官,周圍的程智,林素他們全都倒吸冷氣,使勁捂住嘴巴不讓自己嘔吐。

可是這還沒有完,接下來纔是最麻煩的地方,想在胃裏找到指頭大小的鑰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當阿銀把手伸進去的時候,穀雨已經痛的暈了過去。

阿銀在血糊糊的內臟器官中翻了一會,終於找到鑰匙,一把抓出來,扔給了張若風。

做完這一切後,阿銀沒有立刻抽手離開,而是從上衣兜裏拿出一根別針,彎成鉤狀,又從衣服上扯下一團線頭,往鉤子上一綁,將穀雨割開的肚子又重新縫上。

他的動作很熟練,沒有停頓,一看就是經常幹這種事。 撒旦圈養小嬌妻 我盯着電視屏幕中的阿銀,看着他淡然的臉色,心中越來越好奇,他曾經到底經歷過什麼!

在好奇了一會阿銀後,我又將目光轉到了穀雨身上,她現在的狀態基本上是失去行動能力了,甚至在短時間內,如果不能及時送到醫院都會有生命危險。

“我們趕緊離開這裏吧,穀雨需要趕緊去醫院接受治療。”林素主動承擔起照顧穀雨的工作,和歐陽娜上前扶起了她。

“對,趕快出去,我現在是一秒鐘都不想待在這裏,這裏太可怕了。”夏羽恐懼地看着周圍的一切。

“嗯,走吧。”張若風應了一聲,然後帶着一羣人走到鐵門前,用鑰匙打開了門。

祖師爺寵妻法則 門後是一條幽深的走廊,遠處傳來微弱的燈光,雖然勉強還能看到道路,但非常昏暗。

張若風他們走的很小心,一步一個腳印,同時示意後面的人也慢慢走。而我們這些看直播的人也很緊張,因爲這個鏡頭好像恐怖片視角一樣,直接給了個第一人稱的,鏡頭還晃來晃去的。

這一路之上,倒也太平,並沒有發生什麼意外,只是這走廊又深且長,而且慢慢向上,我心裏粗算,大概是從地下二層到地面的深度。

我正思索處,他們走到了走廊盡頭的一扇門前,輕輕推開了門。

門開的一瞬間,一條鋪着綠色地毯,藍色壁毯的走廊呈現在所有人面前,牆兩側每隔兩米有一盞很亮的壁燈,將整個走廊照的特別亮,走在上面有一種馳騁大草原上的感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