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狐狸在被黃鵬擋出來後,就開始委屈的看着黃鵬,彷彿是被誰給拋棄了一般。黃鵬仔細的觀看了一下,那狐狸眼中滿是純真。想了想,亡靈空間,不可能有生靈,這隻狐狸絕對不是亡靈空間的事物。

不由開口問道:“骨聖,這隻狐狸是怎麼來的,怎麼會在這裏。”確實,對此他也很是好奇,畢竟亡靈空間也不是什麼人都能進來的,看着狐狸,絕對不是什麼凡品。何況還出現在這裏。不問骨聖他們問誰。



骨聖一聽,不由擡起頭,小心奕奕的道:“主人,這隻狐狸難道不是您的寵物嗎。”語氣中也是一副疑惑的神情。

黃鵬一聽,不由有點驚訝,道:“寵物?我什麼時候有寵物了。我怎麼不知道。”說着看着這隻狐狸,心中彷彿想到了什麼,但又怎麼也抓不住。

骨聖一聽,馬上道:“主人,這隻狐狸在您昏迷的時候,一直趴在您身上,不肯離開,手下以爲這是您的寵物,也就一起帶過來了,既然不是.那手下馬上就把它帶出去.”說完就要動手去抓小狐狸。

黃鵬一動,阻止道:“先慢動手,讓我想想。”狐狸?自己好象並不認識什麼狐狸,如果沒有錯的話,那這隻狐狸已經就是跟自己一起進來的,記得自己進空間裂縫的時候,狐媚公主好象想要把我拉出去,後來被人暗算,如果沒錯的話,眼前的狐狸一定就是狐媚了。

想到這個結果,心中也就越是肯定,看着面前一臉委屈的狐狸,心中不由好笑,這哪裏還是以前的那個精於算計的狐媚公主。難道她是失憶了,有趣,真是有趣。想着,慢慢的走上前去,想要抱抱那隻狐狸。 娛樂圈奇葩攻略 那狐狸看到黃鵬上前,眼中馬上出現驚喜的神色,但之後由閃過一絲害怕和委屈的眼光。

讓人憐愛不已,黃鵬不由笑道:“狐媚啊狐媚。沒想到你想要我的水晶頭骨,最終卻落進了別人的算計中。一身修爲盡失,還失去了記憶,這也算是一報還一報。既然你已經得到了懲罰,以後就跟着我吧。反正婷婷好象缺少一隻寵物,用你最合適不過了。來”說完對着狐狸一張手。那狐狸看到,再沒有遲疑,一下子跳進了黃鵬懷中。舒適的找了個位置,趴了下來。非常的可愛。

抱着狐狸,也沒怎麼在意,卻不知,今天這個決定,讓黃鵬以後後悔不迭,痛苦不堪。一個勁的說,早知以前就不該帶她走。

黃鵬看着骨聖三人,點點頭道:“你們很好,這次救主有功。我心中記得很清楚,日後自有賞賜。不過現在我還有事,不刻就要離開。你們一定要盡力發展自己的實力,牢牢的掌控周圍的一切,以後我有用處。你們明白沒有。”

亡靈空間本就無主,只要把這空間掌控,再等到自己的世界擴大到一個適合的程度,就可以用自己的世界,融合亡靈空間。使得自己的世界,更加強大。只要一融合,亡靈空間也就成爲自己世界的一部分。以後實力大增就不用說了。這也是他的一點小小算計。 界之中分天地,陰陽造化爲三界。雖然現在自己的世分化成另外的兩界,這一切都不是急的來的,沒有足夠的時間,沒有充足的能量,還是無法演變出。再說,世界還在演化,再加上世界樹的的出現,只有持之以恆。世界絕對會向好的方向發展。

在得到自己的世界時候,可以施展一次法則力量,叫歲月穿梭。使得世界裏面的時間和外面的時間快上好幾倍,這樣演變起來的速度也將大大增快。但這一法則卻不能隨便施展,只能在特殊的時刻才形,外面一天,裏面一年。這樣的速度演化起來。如何能不快。

在吩咐了一下骨聖三人後,手中抱着一隻漂亮的小狐狸,一身黑色斗篷快速的向以前的通道走去,現在世界爲演化成,不可能通過自己的世界直接回到現實世界。只能走通道。

再一次的啓動傳送陣。光芒一閃,一人一狐就離開了亡靈空間。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是在一處森林裏面,心中不由苦笑。這傳送陣還真是簡陋,竟然是不定向。現在也不知道傳到了哪裏。最後一打聽,卻是到了杭州。卻說這段時間雖然短暫,但在這裏也過了好一個來月。黃鵬在亡靈空間沒什麼,但這外面卻已經是鬧翻了天。

首先是古霸天,在聽到黃鵬被打的重傷,並捲進空間裂縫之後,心中大怒,趕回陵墓,馬上就聚集周圍的勢力,日夜守備。準備隨時攻打蜀山。古霸天本就是一軍人。一將軍,講的就是血性,講地就是義氣。講地就是爲兄弟兩肋插刀。他認黃鵬爲兄弟,那就是一輩子的兄弟。所以在黃鵬奪了水晶頭骨後,也沒有多少,既不責怪,也不辱罵,而是爲其阻敵。這一情義就可看出古霸天的心性。

當日在阻止了白羽之後。古霸天也回到了陵墓,本來打算直接把自己地陵墓搬到十萬大山,這樣也好照看黃鵬,沒想到還沒等動作,就得到了黃鵬遇難的消息,他怎麼能不怒。空間裂縫是什麼,沒有人會不知道,古霸天憑心而想。就算是自己進去,不死也要脫層皮。 刀劍天帝 何況是他已經重傷的身軀,一進去,也許就是被絞的粉碎的結局。

所以古霸天也有了最壞的打算。馬上就開始聚集兵馬,他地手下。全是自己的士兵,還有旁邊的妖怪,血翼蝙蝠王也被其收服。軍人征戰,沒人敢等閒視之。現在蜀山也是戰雲密佈。對於異類來說,殭屍可謂是最爲難纏的一類。他們用一般的方法根本就殺不死。何況現在這些人,可都是軍人。其殺氣,其戾氣,天下無雙。再說,古霸天還是五行殭屍中的金甲屍,渾身猶如精鐵。破壞力極爲強大。

再加上三千軍士,變爲殭屍的軍人,其恐怖的程度可想而知。殭屍,本天地戾氣而生,不入輪迴,不在三界之內。永生不死。這就是殭屍地寫照。再加上一個血翼蝙蝠王。這一戰勝負難料。

而亂的還不止這一些,在現實世界,靈蛇掌妖盟,聚集了一些兇歷的妖族。以人類爲血食,不停的擄劫普通人。吞噬修煉。可謂是兇殘無比。一時間世界上各地失蹤人口陡然增加,他們這樣做所引發地後果,簡直就是難以想象。不單在華夏,就算是在西方也是一樣。各種異類生物紛紛出現。殺人的殺人。

整個世界都在一片恐慌之中,亂了,亂了,全部都亂了。這天下亂了,人亂了,妖亂了,黑暗生物亂了。靈界亂了。亂就一個字。但代表地卻是無數的血腥。各國都已經沒有任何辦法,一個個焦頭爛額。

龍組之中,會議室,裏面像以前一樣坐滿了人,這些所有人的臉上都沒有了絲毫的輕鬆之意,一個個臉上凝重無比。憂慮之色顯而易見。張正國身軀堅挺的坐在主位。臉上滿是沉重。道:“這次找大家來,你們也應該知道是什麼事情,現在靈界大亂,妖怪吃人。各種邪人也紛紛出來做亂。把這社會絞的一塌糊塗。”

說着手猛的拍了一下桌子。那巨大響聲也代表其心情,表露他憤怒的情懷。這段時間確實是亂的不象話,惹的社會恐慌。這樣下去,說不定要動搖社會根基。弄的民衆大亂,這樣一來,後果不堪設想。這段時間來,他頭上的白髮都不知道長了多少。

張正國久居上位,身上自然有一種上位者的氣勢,平時還不顯,但在

怒,卻是顯露無疑,隱隱的壓力直接讓下面的人,臉出一層密密的汗珠。一個個都不敢說話。只有幾個掌控者纔沒有什麼反應。

張正國在發了一陣火之後,情緒也緩了下來,嚴肅道:“如今靈界大亂,正是龍組表現的大好機會,立功的時候就在現在。”



聽到他的話,其中一個人站起來道:“局長,您說的話是有道理,可我們雖然有異能,比之普通人要強大無數倍,但現在亂的是靈界,其中以妖怪爲首,我們的異能在妖怪眼裏,威懾力根本就不大。除非幾大掌控者出手。我們也是有心無力啊。”說完慚愧的嘆了口氣。不單是他,那些吃過虧的人,那個不是心中吁吁。

張正國聽到,眼中突然神光大勝掃視着衆人。神情嚴肅無比。對於那人的話也不置是否。反而轉故而言其他:“你們雖然進入龍組,可卻不知龍組隱藏了我華夏一重大祕密。你們可知,你們身上的異能是如何來的,你們可能說是天生的,可以說是後天突然擁有的。可爲什麼會有。爲什麼會出現異能,這你們可知道。”

張正國現在的神情有說不出的嚴肅。這一刻幾乎所有人都把目光緊緊的定着張正國,他們之中的異能確實有天生,有後天,但這些異能爲何會存在,他們卻是一點不知。難道這裏面還有什麼隱祕不成。一個個好奇心也都升了起來。就連那些掌控者也不例外。因爲這件事除了張正國就只有少數幾人能得知,知道的人有如鳳毛麟角。少的可憐。

長生雖然閉着眼睛,但頭卻轉向了張正國。張正國也沒有讓他們久等,接着道:“上古時期,有傳盤古大神開天闢地。陰陽演化洪荒大地。始有上古妖族,之後有巫人與之對抗。妖就不用說了,上古巫族,相傳是盤古大神體內十二滴精血誕生。稱之爲十二祖巫,每一個都有毀天滅地之能。”

“後妖族掌天,巫族掌地。當然巫族就是大地的主人。聲勢和妖族一般無二。一個個都有大威能。但妖族與巫族天生不和,兩者之間的爭鬥一直沒有停息,最後兩者兩敗懼傷,人族趁勢而起,成爲世界主角。但這時巫族卻並沒有真正的滅亡。而是融入了人族之中,成爲祭祀。”

“在後來,人族發聲戰爭,巫族也幾經變故。 我被穢土轉生出來了 最終難以生存,但巫族也有天縱之才。在巫族快要消亡的時候,竟然想到把巫族血脈融入人族之中。使得他們有了大巫血脈。這種血脈可以通過後代延傳,至今爲止,不知道有多少人接受了巫族血脈,只是有一缺點,那就是這血脈的力量每隔一代,力量就要小上一些。”

“華夏第一位皇帝,始皇帝,秦始皇就是擁有巫族血脈的人,殺神白起、霸王項羽、戰神呂布等等等等,無一不是天縱之才。每一個都在歷史上留下了重重的一筆,這不是因爲別的,只是因爲他們體內有大巫的血脈。只要激發了大巫血脈,自身就能擁有無比的力量,乃至成爲大巫也說不定。”

“大巫血脈流傳到現在,已經遍佈於華夏人的血脈之中,密不可分。而你們體內就是因爲有大巫血脈。”說着神光陣陣的看着衆人,卻發現,衆人眼中一個個無不是驚訝之色。但說到者張正國並沒有停止。接着道:“大巫血脈,雖然能夠讓人得到匪夷所思的力量,但流傳到如今,血脈中的力量已經稀薄無比。這也讓它所產生的效用大減。這也就成爲了我們華夏的異能。這就是華夏異能的歷史。不單是我華夏,就說西方,每一個地區都有自己的神話,自己的信仰,他們的異能也是從那些神話中衍生的。”

“本來這個祕密我一直不想說,因爲說出來的時候,也就是天下即將大亂的時候。你們所掌控的只是異能,不過是巫族手中不入流的手段而已。上古巫族,與自然親近。掌控各種各樣的力量。他們舉手投足所帶有的都是天地的威能。就像火神祝融。水神共工等等。他們都是一方能力的極點。舉手之間就可毀天滅地,你們現在的火系異能與之相比,那就是螞蟻與浩月比高。小小巫見祖巫。沒有任何可比性。就拿掌控者來說,也依舊差的太遠。” 上古巫族:有十二祖巫,外界也稱十二魔神,天生肉匹,吞噬天地,操縱風水雷電,天山移海、改天換地。

蓐收:全身金色鱗片=處生羽翼.

句芒:全身青木顏色.v

共工:蟒頭人身;洪荒水勢.

祝融:獸頭人身;.之祖巫

后土:人身蛇尾:巫

天吳:八首人面.,

玄冥:全身骨刺,巨獸,

強良:虎首人身

翕茲:人面鳥身:

帝江:人面鳥身.翅一扇二十八萬裏:

燭陰:人面蛇身|之祖巫

奢比屍:人頭獸身,耳戴兩條青蛇,掌管天氣,又稱旱巫”

“十二祖巫所代表的就是世間的萬物循環。天地自然之威力。每一個都是能與天抗地角色。在祖巫之後地大巫也各都能有操控一種能力的力量。你們體內的大巫血脈早就稀薄不堪,只能通過修煉,孕養血脈。不停地壯大。這也是你們異能會越來越強的原因。如果是平常,這樣已經可以應對。但現在不一樣。你們的力量根本就不能應對。唯一的方法就是完全釋放你們的血脈力量。”

火之掌控者聽着只覺心思神往。那上古的祖巫地能力更是讓他羨慕。特別是火神祝融。不由急切的看着張正國問道:“局長,究竟要怎樣才能釋放我們的血脈呢。您就快說吧。”不單是他。就是別人一樣。一個個眼只有一個人,那就是張正國。

張正國並沒有因爲他們把注意力轉移到自己身上而有什麼動容,緩緩的道:“據記載。秦朝始皇時期。秦始皇在臨終之前,爲了爲巫族後人留下一絲希望,而傾進國力,與儷山之建立寢陵。陵墓之有一座祭臺。那祭臺叫輪迴祭壇。能返本歸原。完全的誘發出自身的大巫血脈。其爲了建這一祭壇。秦始皇足足用去了大半個帝國的財力和自身三分之二的血脈。才能建成。建成之時。天災地陷。天地大動。也就是因爲此,動搖了大秦地根基,纔會消亡。”

說着張正國神光閃閃的注視着所有人道:“我們的唯一希望,就是進入儷山,找到祭壇,只有這樣,你們才能讓自身的血脈力量無限地發揮出來,從此。你們就是巫。巫族有大能,自身**強悍無比,不懼刀兵。以後提升的空間也就更大。只是儷山之有秦始皇遺留下地十八銅人。厲害無比。要想過去,就要打敗十八銅人。你們要清楚。一不小心,可是要丟掉性命的。我說的。也都說了,至於要怎麼決定,就看你們自己的了。記住,機會只有一次,如果第一次沒有成功的話,那儷山將在頃刻間塌陷。從此再無儷山,再無輪迴祭壇。也再無巫族。你們想清楚在回答。”

聽完張正國的話,會議室裏面再一次的陷入了沉寂之。這時就算是一根針掉在地上,也是清晰可聞。而張正國卻是坐着拿着一杯茶,靜靜的邊喝邊看着他們,等着他們的回答。機會只有一次,如果不成功,便永遠沒有再提升的機會。這事情實在是太大了,大到沒有人敢輕易做決定。

而且張正國還有一件事沒說,那就是,就算找到了輪迴祭壇,能不能百分之百的轉化都不能確定,依照記載,只有五成。不要小看這五成,五成在張正國看來,已經是非常大的機率,完全有價值值得冒險。

長生一直閉着的眼皮微微動了一下,但卻依舊還是沒有睜開。用一種充滿滄桑感的語氣道:“局長,如果上古記載是真實的話,那長生想,這個險我們還是值得冒。機遇向來就是與危險伴隨的。沒有危險何來的機遇。我想,如果我們能得到輪迴祭壇的話,我們的力量將在同時增加到一個難以想象的地步。長生贊同進入儷山。”說完這句,表完態也就不再說話,再次平靜的坐着。

晴天也點點

“我晴天沒有任何問題,只要能提升能力,不論做什何況只是闖闖儷山。”小紫不知道何時,手把玩着一辨紫色的花瓣。身上閃現出一種嬌媚的氣質,點點頭道:“小妹也沒有意見。同意。”

之後衆人也紛紛同意了這個意見,畢竟,現在的情況是實力纔是真理,沒有實力,看着越來越亂的社會,遲早要淘汰。自己要是停靠不前,遲早要成爲別人的踏腳石,這是誰也無法改變的。

所以唯一的出路就是,變強,變強,惟有變強才能生存。這就是天地至理。天地法則。弱肉強食本就是世間最**裸的規則,所謂人,不過是披了一層斯的外表而已。

張正國慎重的把手的茶杯放了下來,眼神光必露,高聲道:“好,很好,既然你們已經決定,那好,事不宜遲,你們各自準備一下,留下守備力量,然後帶領人手,前去儷山,至於該如何做,到時候我會說明。我只希望,你們能一戰功成。”

霎時間會議室所有人同時站起來道:“一戰功成,不成功便成仁。”蕩蕩漏*點在會議室流轉。卻不說龍組,黃鵬在知道自己所在地之後,也沒有辦法,只能去坐火車。沒辦法,現在他的骷髏之身,可不敢隨意的顯露,要是顯露,不要說,自己被追殺的命運依舊不可改變。具體只能等自己的實力達到一個能藐視所有人的程度才行啊。

現在自己處於藍色境界。修爲相當於修道界的煉神返虛期。只要一突破藍色境界,馬上就可以達到合道後期。再突破,就是仙人境界。但說是容易,做起來難啊,不要說,在突破的時候,所需要的巨大能量,這一切都要時間來積累啊。



自己靈竅之的鬼玉珠現在也算是杯水車薪。難以爲濟。而且一到藍色境界,自身吸收起能量的速度也增大了許多,一個月最少也能吸收掉一顆鬼玉珠,他計算,這一百多顆鬼玉珠最多可支持到突破藍色境界。之後就無能威力了,所需要的能量實在是太過龐大。

微微嘆了一口氣,沒有再去想,只是趕去了杭州火車站,不能說是趕,應該是走,黃鵬手抱着一隻雪白的小狐狸。信步閒情的走在路上,大街之上的人看到,雖然感覺詫異,但卻發現這人抱着狐狸竟有一種說不出的和諧。彷彿就是天經地義一般。

路上的行人,一個個行色匆忙,眼各有憂慮,彷彿有什麼事情發生一般。而在此,黃鵬更是感覺到整個城市的氣氛有點不對。突然,他神情一皺。突然往旁邊的一個小巷走了進去。

小巷。幾個小孩正在玩耍。嬉戲。但就在此時,一道黑影從天而降,激起一陣巨風,捲起地上的風沙,讓人一時間竟分不清東西。可黃鵬眼卻出現一層淡淡的藍色光暈。仔細一看那黑影,原來是一隻巨大的老鷹。那老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妖氣。兩隻利爪卻是寒光閃閃,一看就知道能開山裂石。

那老鷹別的地方不去,對着的卻是那幾個在下面嬉戲的頑童。眼射出兇殘的光芒。黃鵬微微一皺眉,心道:怎麼回事,現在的妖怪怎麼敢在大庭廣衆之下抓人,難道他們不怕龍組,不怕妖盟嗎。心不由奇怪無比。

確實,這隻老鷹一看,就知道是還沒有化成*人形的妖怪,這要是在以前,絕對是躲在十萬大山,不敢出來。沒想到,它不但出來了,而且還想傷人,從它的眼神看,就可以知道,這絕對不是一個善茬。

微微嘆了口氣,看到那些孩要在頃刻間喪於非命,這種事情黃碰還是做不出來。畢竟他還是人,還有人心。不是冷血動物。

想着,嘆了口氣。眼兩道藍色光束瞬間把那老鷹給罩了起來,一個個魂字連成三條藍色的鏈條,直接把老鷹給捲了起來,一在脖,一在兩隻利爪,根根不落空。自從自己的力量突破到藍色之後,陰陽煉魂眼的威力更是強大。

那隻老鷹在被鏈條捆綁住之後,眼閃過一絲驚慌之色。之後就開始激烈的掙扎。但卻無論如何也爭脫不了。那鏈條就彷彿是一塊狗皮膏藥一般,死死的把它鎖住。一隻還沒有化形的妖怪,豈能爭脫的了。

微微搖搖頭,沒有多說什麼,心念一動,那纏住老鷹的瞬間沒入老鷹體內,霎時間,那老鷹彷彿受了什麼傷害一般,直接從空掉落下來。 一掉也把地上砸出了一個大坑。那些玩耍的孩童看到一個龐然大物從天而降,一個個也都害怕的跑了出去。

黃鵬走了過去,看到那隻老鷹砸下來,身上也沒有絲毫傷痕,心中暗道:不愧是已經成妖的老鷹。果然是皮堅肉厚。

剛剛的魂字已經完全的印進了老鷹的體內,從此老鷹的生死已經完全由他把握。看着老鷹的眼神,沒有多少表情的道:“你這老鷹也膽大,修爲沒多少,竟然敢到人間來吃人,簡直就是膽大包天。死字也不知道怎麼寫。今天我心情還算不錯,再來身下缺少一代步之獸,看你也算威猛,有點氣勢,想收你爲坐騎,不知道你願不願意。要是願意的話,就點點頭,不願意的話。就趕快回十萬大山去。不要再出來。”

說着有意無意間閃過一絲寒光,如果不答應,他可不會留手,反正自己殺的人也不少,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不殺,自從在經歷了追殺之後,黃鵬的性格已經變了許多,現在的他只要看到危險,就想抹殺,不讓它有對自己造成危害的一天。不要說殘忍,這世界本就是弱肉強食。人吃人的世界。沒有多少道理可講。

那隻老鷹也算是識相,知道面前的人不是自己能對付的,舉手投足之間就把自己制服。可見他要比自己強大無數倍,跟着一個比自己強大的人,怎麼也不算是辱沒自己。所以那老鷹馬上就點頭,點的像小雞啄米一般。

黃鵬看到。微微一笑。眼中藍光竟失,對老鷹身上地禁制也微微放鬆了一點,道:“恩。既然你甘願當我坐騎,只要你盡心盡力,我自然不會虧待你。以後有你地好處。”說完徑直的站在了老鷹的背上。道:“從今天起,你就叫鷹翔。鷹擊長空、翔於萬里。起”

霎時間那老鷹眼中閃過一絲激動地神色,確實,能得到一個名字對他來說。也是一件無比榮耀的事情,心中對於成爲坐騎的事實也算是認下了。反正跟了一個如此厲害的主人,至少比自己一個人要好。

所以高興的鳴叫了一聲。翅膀揮動了一下。霎時間足足有六米大小的雄鷹就負着黃鵬沒有一絲顛簸地飛了起來。周圍的氣流吹在臉上,給人一種清新的氣息。一人一鷹,越飛越高。懷中的小狐狸更是拿兩隻眼睛,俏生生的向下望去。看到自己身在雲霧之中,眼中滿是好奇。一隻雪白的尾巴,輕輕掃在黃鵬的臉上。

黃鵬輕笑了一下。看看下面。這時鷹翔揹着自己已經飛到了距離地上千米的高度。看着下面地地面。只覺得平時的高樓大廈現在在眼中卻如同一隻只細小的火柴盒一般。地上的人比螞蟻還小。這也算是一樁趣事。

站在雄鷹之上,藏身於雲霧之間。其形飄渺。宛若神仙中人,黃鵬看着下面,卻看到下面地城市裏面。妖氣比以前不知道要濃郁了多少倍,再聯想到這隻小小雄鷹也敢出來吃人。心中也隱隱猜到了世界上一定出現了什麼變故。平時妖怪都有妖怪聯盟管着,現在妖怪聯盟的首領已經變成了自己手中地小狐狸。也不知道是誰管理妖盟,竟然讓這些妖怪胡作非爲。

不過你做你的,你要吃人,別讓我看到就是,唯一不要做的就是,別傷害我的家人,不然,上天入地,我也要將你找出來。想着,他額頭之上突然閃現出一個神祕的圖紋。隨着圖紋的出現身上也不由自主的散發出一種藐視衆生的氣勢。

這就是他身爲世界主人所天生應該帶有的威勢。這種威勢他還沒有能力控制,只能等他實力到一種境界才能自由的控制,現在,只要情緒一有大的波動,就會突然出現。

看看周圍,沒有再多想,直接對着北京的位置一指,喝道:“走,朝那邊飛過去。到家了,自然有你的好處。”鷹翔一聲清鳴之後,展翅飛速的向着北京的方向飛了過去。至於什麼好處之內的,鷹翔可沒多想,現在成了坐騎,生死早由不得自己。

而這時的許玉倩姐妹和婷婷,還有俏麗的馬紫玲正坐在莊園之中的涼亭裏面。在一隻石桌上面放着一些茶點和一壺碧螺春。許玉倩姐妹臉上微微有些憂愁,顯得清瘦了不少。足足兩個多月了,自從黃鵬離開的那天算起,一知道現在,已經過去了兩個多月。這段時間,許玉倩一直在擔心他,而最近有出現了

的靈異事件。讓她們更是驚慌。

許玉倩輕輕的拿起茶杯潤了一下嘴脣道:“小玲妹妹,你也知道我一直沒把你當外人,這次姐姐卻是有件事情要問你。”最近世界上人心惶惶,一個個都忐忑不安,彷彿末日來臨一般,不要說別人,許玉倩她們也很是擔心,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是不是和黃鵬有關。這次找馬紫玲來,也是爲了知道一下情況。心中好有個底。

馬紫玲也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後才道:“玉倩姐姐,你們想問什麼,我想我基本上知道,一是問黃大哥的事情。二,應該就是問這世界爲什麼會這樣吧。”

許玉倩姐妹聽到,對馬紫鈴的聰明,觀察力很是佩服,點點頭。道:“妹妹說的不錯。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不管事情如何,我們都希望能做個明白人。”

馬紫鈴聽到,微微嘆了口氣。想了想,在心中組織了一下語言,才道:“我們是姐妹,有些事情也不該瞞你們。我就先說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吧。”

“這一切都是因爲妖怪聯盟的盟主狐媚公主突然身亡,以至於妖怪聯盟沒有了約束。被分成了兩部分,一是以靈蛇老祖爲首的信奉妖族至上的一邊,另一邊就是主張與人類和平共處的一類。靈蛇老祖在奪的盟主之位後,就開始放任手下妖怪吃人類,把人類當成是血食。食物。這也是這段時間爲什麼會無端出現許多失蹤事件的原因。而且由於有他們帶頭,惹的世界各地的各種黑暗生物全部出現,才造成現在這種情況。”

說着小小的喝了一口茶,笑了笑道:“其實姐姐你也不用太過擔心,北京是我華夏首都,有龍氣庇佑。萬邪不侵,再說,這裏本就是華夏的重地,靈蛇就算膽子再大,也不管公然在這裏惹事。只要小心一點就不會有事。”

許玉倩聽到,心中的驚訝就不用提了,雖然以前就有這種心理準備,但怎麼也沒想到妖怪真的會公然出來吃人。心中想到有一天,自己就要成爲妖怪口中的事物,心中就不由升起一陣後怕。



想了想,道:“妹妹,這算是一樁,只是不知道你有沒有我丈夫的消息,他以前出去的時候,從來就沒有離開過這麼長時間。說實話,這幾天我一直心緒不寧。如果有什麼消息,還望妹妹直接說出來。”

馬紫鈴聽到,心中一陣苦笑,她最不想說的就是這個,她馬家也算是驅魔四大家族之一,有些事情,她們的消息還是很靈通的,當時第一次來黃鵬這裏的時候,馬紫鈴就已經知道黃鵬和死神就是一個人。但她也知道,黃鵬既然不想讓她知道,自然有他的道理,也就把這個祕密憋在了心裏,誰也沒說。

心中當然也就知道,黃鵬就是死神,死神就是黃鵬,死神被打進了空間裂縫的事情,早就是靈界人人知道的事情,這件事馬紫鈴已經瞞着許玉倩一家,就是怕他們知道這個消息有什麼過激的行爲。

馬紫鈴搖搖頭道:“姐姐,不是我不說,而是我確實不知道,黃大哥行蹤隱祕,應該不會有什麼事情,姐姐也不用多想,我看黃大哥一定是有什麼事情耽擱了。要不然早就回來與姐姐享受天倫之樂。小妹想,黃大哥一定會以一個我們想不到的方式出現在你面前。”

許玉倩眼中閃過一絲黯然,但還是笑道:“是嗎?希望妹妹說的話能應驗,對了,妹妹,你能不能教我們姐妹修煉,現在世道這麼亂,我想還是學點東西防身的好,鵬在離開的時候,曾留下兩卷修煉法訣。可我們姐妹一直因爲不能理解裏面的意思,無法修煉,希望妹妹能指點一下。姐姐感激不盡。”

她們幾人誰也沒有修煉基礎。更不瞭解道家文化。沒辦法理解修煉法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所以馬紫鈴對於她們不會修煉也是理解,只是對她們能有法訣卻是比較奇怪,在現在的修道界,除了那些從上古流傳下來的大派,其餘的散修也不一定能有什麼好的法訣,隨意也就以爲許玉倩她們修煉的不過是一些次品修煉法訣,也沒覺得什麼,只是點點頭道:“別的小妹幫不上,但如果你們要修煉,帶你們入門,妹妹還是做的到的。” 紫鈴心中想,黃鵬留下的應該不是什麼厲害的法訣,意,直接就向許玉倩道:“姐姐,你們要想修煉,這也好,畢竟現在的世道不怎麼太平。沒有點功夫防身,總是不怎麼妥當。不知道黃大哥留下的法訣在哪裏。”

許玉倩笑了笑。從身上拿出一本手抄的法訣不死鳳凰訣。放到了桌面上。這裏面的是許玉倩手抄的一部分鳳凰訣。這法訣是黃鵬留下的,要不是實在不知道怎麼修煉的話,她絕對不可能拿出來。這樣危險實在是太大了,第一要堤防馬紫鈴有佔爲己有的心理,等等。雖然她們與馬紫鈴的交情不錯。但交情有時候在絕對的利益面前,是毫無用處的。

馬紫鈴一看那手抄的名字,心中一跳:不死鳳凰訣,竟然是不死鳳凰訣。眼中滿是震驚。不死鳳凰訣當然可是參照鳳凰所創立的,比之世界上大多數法訣還要好上幾倍。其中最厲害的要屬慾火重生這一招。只要修煉到一定程度,那基本上可以說是不死的。

這種法訣在上古也是屬於上品。到現在基本上已經失傳,沒想到竟然能在這裏看到,這法訣比起自己家的也不知道要強上多少。心神也不由有點恍惚。眼中閃着各種各樣的光芒。想了想,她還是平靜了下來。

看着許玉倩她們神情嚴肅的道:“姐姐,你這法訣是從什麼地方得到的,真的是黃大哥留下地嗎?”說完就眼神緊緊地盯着許玉倩。

許玉倩嘴角微微一笑。冷靜的道:“不錯,這確實是你黃大哥離開的時候留下地。他只是叫我好好保管。但現在世道已經變了。以前他也曾問過我。願不願意進入靈界。我當時並沒有下定決心,以至他也沒能教我修煉,現在只能麻煩妹妹了。”

馬紫鈴點點頭。然後道:“姐姐可知道。你手中的不死鳳凰訣如果拿到外面去的話,將會引起多大的風浪。不要說別人,小妹剛剛也有見利起意的心思。何況是別人,所以姐姐你一定要小心保管好這東西,千萬不要輕易拿出來,要不然離大禍臨頭就不遠了。這東西。小妹還是不看了,姐姐還是等黃大哥回來再修煉吧。小妹可是不怎麼經的起誘惑地。”說完還小小的開了個玩笑。

當然這也不算是玩笑,剛剛能忍住,不等於以後也能忍住,唯一的辦法就是不去想,不去看。遠離它。所以她也首次拒絕了許玉倩。她怕自己經受不起誘惑。

許玉倩聽到,臉上突然綻放出一陣笑意。拿起那手抄的不死鳳凰訣道:“小玲妹妹果然沒有讓我失望。如果妹妹剛剛起意的話,那你也是什麼也得不到。得到的不過是一本空白的書本而已。你看。”說完翻動手中的書冊,只見裏面什麼也沒有。完全是一片空白。那裏有什麼不死鳳凰訣。

許玉倩在商場這麼多年,豈會不留點後手。怎麼可能把任何籌碼都放在明面上,雖然與馬紫鈴有交情。但還沒有達到能交付生死地程度,不防備一點怎麼行。剛剛的。不過是試探而已,雖然這樣可能會傷點感情,但如果處理的好的話,未嘗不能促進感情。

許玉倩輕輕一笑,再次從身上拿出一本書冊,直接交到馬紫鈴地手中,道:“小玲妹妹,你可不要怪姐姐多心,只是這東西滋事體大。姐姐不能不小心,就像你說的,這東西拿出去,可是要惹出一番血雨腥風地。來,這本就是真正的不死鳳凰訣,姐姐現在就交給你了。希望妹妹以後能指點我們修煉。”

馬紫鈴看着手中的不死鳳凰訣,心神一跳,對於剛剛的事情,她並沒有絕得有什麼不對,換成是自己,也許做的更絕,現在她能把法訣交到自己手中,信任之意也是顯而易見的,交她們,何嘗不是讓自己也修煉。心中閃過一絲激動。

許玉倩再次道:“小玲,不死鳳凰訣是你黃大哥親手交給我的,我希望除了你之外,不會再有任何人知道。沒有允許,不準傳給任何人。不知道你能不能做到。”說着,眼中神光一閃,這是黃鵬留給她們的東西,她絕對不希望被別人毫不費力的得到。

馬紫鈴何嘗不知道這裏面的關係,本來觀看別人的修煉法訣就是大忌。點點頭,堅定的道:“姐姐放心,沒有你們的允許,我絕對不會將它傳出去的。我馬紫鈴以馬家十六代傳人的身份發誓,絕對不把今天所見的任何事情流傳出去

此誓,讓我馬紫玲生生世世永不爲人。形神懼滅。”

就在馬紫鈴發誓的同時,天空中突然傳出一聲清脆的鳴叫聲。其聲音瞬間傳到了莊園裏面的人的耳朵裏面。讓所有人的眼光不由望向了天空。

只見一隻巨大的雄鷹在莊園上空盤旋,而雄鷹之上,隱隱約約能見到一個熟習的身影站在上面。許玉倩看到,眼中不知不覺出現了一層朦朧的霧氣。死死的看着上空的身影。而婷婷卻跳了起來,叫道:“媽媽,媽媽,爸爸在上面,爸爸在上面,婷婷看到爸爸了。爸爸在天上。爸爸——”說着不由對着天上叫了起來。

這裏面要說看的最清楚的莫過於是馬紫鈴,她本就是修煉之人,自然能清楚的看出雄鷹之上的是誰,雖然驚訝,但還是道:“姐姐,說曹操曹操就到。剛剛纔說到黃大哥,他就回來了。妹妹早就說過,黃大哥吉人天象。不會有事的。”說完嘴角之上露出一絲笑容。對於黃鵬,馬紫鈴談不上好感,也談不上惡感,只不過是見過幾面而已。但心中卻對他有一種奇異的好奇心。

黃鵬在天空上看到婷婷的下面不停的跳來跳去,心中閃過一絲溫馨。冷喝一聲:“鷹翔,下去。瞬間把自己的意思傳到了鷹翔的腦海中。鷹翔沒有絲毫猶豫,身體猛的打了個懸,慢慢的向莊園之中降了下來。

李強等人,本來就一直在外面訓練,修煉黃鵬留下的混元煉體術。看到天空中的少爺,馬上就集合人手,筆直的站在了許玉倩等人的後面。眼神堅定不移的看着天空中盤旋的巨鷹。



鷹翔的速度非常快,幾乎是一眨眼時間,就來到了莊園之中,慢慢的停在了許玉倩她們面前。而黃鵬的身影赫然出現在衆人面前。

婷婷看到黃鵬走了下來,可不管別的,馬上就跑了過去。撲進了懷中。道:“爸爸,你怎麼現在纔回來。婷婷好想你。咦!這是什麼。好漂亮。”原來婷婷突然注意到黃鵬懷中多出了一隻雪白的狐狸。眼中不由露出喜愛的神色。要用手去摸那小狐狸。

黃鵬一看,微微一笑道:“婷婷,這是爸爸給你帶回來的寵物,好不好看,喜不喜歡?”說着邊把小狐狸往婷婷手中送了過去。婷婷小心奕奕的接了過去,撫摩了一下小狐狸身上雪白的毛。一種柔順的感覺讓婷婷一下子就喜歡上了這隻小狐狸。

聽到黃鵬的問話,頭還看着小狐狸,口中嬌聲嬌氣的道:“喜歡。謝謝爸爸。婷婷最喜歡爸爸了。波”說完擡頭在黃鵬臉上親了一下。然後就緊緊的抱住小狐狸。那小狐狸對婷婷也沒什麼排斥,被她抱着,眼中出現一絲享受的神色。還伸出舌頭,輕輕的舔着婷婷的小手。惹得婷婷一陣嬌笑。

黃鵬看到,心中閃過一絲欣慰。然後擡眼看着面前清瘦了不少的許玉倩,心中雖有千言萬語,卻最終化成短短几個字:“我回來了”

而許玉倩眼中雖然有一層霧氣。但還是給了一個溫馨的笑容,然後溫柔的輕聲道:“回來就好。”話雖然少,但那散不盡的柔情卻在兩人身邊流轉。許玉舒輕輕的走到兩人旁邊,道了一聲:“姐夫。”

黃鵬笑了笑,然後就和她們一起走進了涼亭之中。幾人分別坐了下來,許玉倩則是緊緊的坐在黃鵬旁邊。對面則是馬紫鈴,黃鵬看着馬紫鈴,嘴角拉出一絲笑容,道:“小玲,不知道這是我們第幾次見面?”

對於馬紫鈴,在當時把腕錶交給她的時候,他就沒打算隱瞞,以她的聰明,應該早就已經知道了自己的祕密。所以也沒必要拐彎沒角。

馬紫鈴笑了笑道:“黃大哥,如果小妹沒記錯的話,這應該是第三次見面。不過你可是瞞的小妹好苦啊。”說完眼中好奇的看着黃鵬。從自己得來的消息,他死神狀態,顯現出來的可是骷髏,而不是人。對於他能在骷髏與人之間來回變換的能力,馬紫鈴可是好奇的緊。

在以往的修煉法訣裏面,她從來就沒聽說過能把人變成骷髏,或者是骷髏變成人,不是說,骷髏不能變成人。如果是骷髏變化的人的話,那身上多多少少會出現一絲妖氣。異類的氣息。但從黃鵬身上,她感覺到的卻是實實在在的人的氣息。 有人氣,妖有妖氣,人妖本就有根本的區別,但黃鵬與骷髏之間轉變而不露絲毫破綻,這讓馬紫鈴怎麼也想不明白。

黃鵬卻不知道她想了這麼多,聽到她說完,也嘆了口氣道:“是啊,這是我們第三次見面。再次見面的時候,這世界變了,心境也變了。對了,我還沒謝謝你上次爲我把東西送回來。這段時間我一直在外地,還不知道世界上的情況怎麼樣,大概看一下,發現變了許多,不知道紫鈴能不能說一下。”

雖然他從天上,一路飛過來,也看到了不少的事情,但也只有一個大概的瞭解,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他還真是不知道。

馬紫鈴笑了笑,也就重新把剛剛說給許玉倩她們聽的話重新說了一次。而黃鵬也終於對現在的情況有了一個大概的瞭解,心中不由苦笑道:亂,亂,還真是亂啊,第二枚水晶頭骨出現。妖怪亂世,大哥要進攻蜀山,這一樁樁的事情,直讓黃鵬也不由苦笑不已,這些可以說都與自己有點關係。特別是大哥的事情。

進攻蜀山可不是什麼說的玩的事情。蜀山是什麼地方,那可是傳承了千年的大派。裏面隱藏的力量不知道有多少,就說蜀山掌門劍聖白玉,就足以讓大哥無功而返,而自己就更不用說了。雖然擁有了世界,但世界還沒有完全的成型。不堪大用啊。

心中嘆了口氣,大哥要進攻蜀山,自己肯定不能置身於事外。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在心中不由感嘆自己真的是天生的勞碌命。這裏才罷休,馬上又出這麼多事情,看來。這世界真地是變了啊。

馬紫鈴在說完,心中想到他不是已經進入了空間裂縫中嗎,怎麼現在好象沒事一樣,看來對他還真是不可以常理論之。以前他也是被打進空間裂縫,一樣沒事,這次依舊一樣。一次還好說。但兩次三次,那就不能用巧合來論處了。這隻能說,黃鵬肯定有自己地祕密。

黃鵬沉思了一會,擡頭看着馬紫鈴道:“紫玲,依現在的情況來看,這天下看是要亂了,至於會向什麼方向發展,就只能由時間來看了。”

說完由和馬紫鈴聊了一些不輕不淡的事情。再留她吃了午飯。然後馬紫鈴也知趣地告辭了,只是離去的時候,並沒有帶走那本不死鳳凰訣。馬紫鈴也是一個驕傲的女人,無功不受祿。既然黃鵬回來了,許玉倩她們的修煉自然不用自己操心。雖然捨不得。但依舊沒有拿走。雖然她知道就算自己拿走,黃鵬她們可能也不會阻止,但以後再見面就不是那麼好看了。

看到馬紫鈴走之後。黃鵬並沒有多少表示,只是伸手把許玉倩柔弱無骨的小手抓在了手中,許玉倩看到,隨手想要掙扎出來,但在看到掙扎一下後,沒掙脫也就沒在管,反正現在這裏有的也是自己地家人。眼中溫柔的看着黃鵬。

黃鵬笑了笑道:“走,我們去亭子裏說話,給你們講講我的收穫,這次得到的東西可不少,等一下帶你們去一個好玩的地方,我相信你們一定會喜歡的。”說着神祕的一笑。他也就是在家中才能真正的放鬆下來,只要一出去,等着地肯定又是血雨腥風,所以一直以來,他都非常珍惜在家的日子。

許玉倩對着他柔順的笑了笑。點點頭,幾人一起在廳子裏走了下來,只留下婷婷還抱着小狐狸一個勁的嬉戲,口中地笑聲就沒停過。對這小狐狸可是喜歡的緊。而小狐狸對婷婷也很有好感。不停地和她玩耍。

邊看着婷婷玩耍,黃鵬邊說道:“這次我出去兩個多月。爲的是一件寶貝。一件人人都想得到的寶貝,只要得到,我們就能遠離是非,獨立與世界之外,只是沒想到有些事情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雖然有所收穫,但現在要脫身卻更加難。有時候想起來,人生真的很無奈。往往自己想做的事情,一直做不了,不想做的事情,卻是一件接一件。”說着心中也是一陣感嘆。這話也說出了他的心境。

許玉倩沒有說什麼,只是溫柔的靠在他的肩膀上,道:“其實,我一直不在意你能給我什麼,你有什麼,只要有你在我身邊,就已經足夠。我要的不是物,只是你這個人,只要你好,我就好。”許玉倩的話,讓黃鵬的心瞬間一暖。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