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雲宗的高層,之前針對方天南的底細的調查,會特意的召開一次會議,最主要的目的,還是想要增強方天南對於宗門的認可感。

還有什麼比組成的家庭成員,都是出身於青雲宗,更容易引起這名弟子,對宗門的認可呢?

以此來看,包括方長老在內的青雲宗高層,能夠想到的,也只有寒廣月這個人選了。

此外,像是宗門對於方天南傾斜的修鍊資源上的照顧,以及方長老個人,作為宗門的長老,對於方天南的親近,等等,同樣是宗門看好方天南未來的表現。

排除方天南暫時表現出來的潛力,對於青雲宗的重要姓不提,光是面對著宗門的其餘弟子,其實,青雲宗也是一貫如此做派。甚至於,包括碧海宗、太行幫等宗門,同樣是有著此類的做法。

在宗門的外門弟子所居住的區域里,青雲宗就不擔心,男女弟子之間居住的地點相互挨著。甚至於,在內門弟子居住的地點的時候,依然可以安排一個山頭中的住所,男女弟子都有。

就方天南所了解到的,宗門內的弟子相互之間成為情侶關係的,也不在少數!

當然,這一切,都有一個前提。

那就是雙方的實力修為上,差距不能太過明顯!

這是修鍊者世界,客觀存在的事實。

偶爾會有特殊的情況出現,那也畢竟是少數。因為,隨著一名修鍊者的實力修為,不斷的提高,境界等級不斷的突破,生命的長度,地位的重要姓,等等,都在不斷的提高著。 大家好,我是予晴。

今天,用心跟大家聊聊《TFBOYS之終女》。

聊到這個,我的話就多了。


我今年15歲,是一名準高中生。在我15歲的暑假,我完結了這本長篇小說。

一年前,也就是在我初二的暑假,我開始了在網絡上寫小說。 《TFBOYS之終女》是我在網上發表的處女作。

每個人的第一次,都會顯得稚嫩和生澀,但是,寫小說這一年來,我通過它成長了不少。這是我在我身上觀察到的很明顯的一個變化。

寫長篇小說,需要縝密的構思,豐富的人物,生動的故事,強大的主題。但是,最需要的,我覺得還是兩個字——堅持。

從寫《終女》之前,我就已經默默問自己,自己能不能堅持下去?如果能,那就請一定要記住,任何理由都不是你放棄的理由;如果不能,那你就別寫!一個沒有毅力,半途而廢的人,結果可想而知,在自己夢想的天橋上原路折回,使曾經的小夢想離自己愈來愈遠。

我選擇堅持,所以經過一年,不論是因爲初三壓力大作業多,忘記賬號密碼轉坑重寫,還是因爲自己卡文,讀者稀少……等等,都沒有成爲我放棄的理由。以至於,現在的我,能夠完結我心中的長篇故事——《TFBOYS之終女》

對於這篇小說,我自認爲是獨特的。

我個人比較追求獨具一格,新穎的東西。看別人小說也不例外,千篇一律的文章看着沒意思,而那些很特別的,我會用心去看,去揣摩作者心中要表達在小說裏的思想和情感。

對於《終女》,我可以坦誠的說,我沒有拿到半毛錢的稿費。一個一個的字,全是我用手指敲出來的。當中的辛苦,你們要是不能感同身受,那可以去嘗試一下的。你坐在電腦前兩三個小時,邊構思塑造邊打字,被強大的輻射連續傷害眼睛後,腰痠背痛的你終於更出了一篇約摸兩千字的文章。

而這樣的辛苦,並沒有爲我帶來物質上的鼓勵。我要說我對物質鼓勵不感興趣,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抱歉,我不是萬草羣中的一朵不合羣的紅花,自視清高,多半有些虛假。

物質的鼓勵只是一部分,一些讀者也會給予我精神上的安慰和鼓勵,會在書評裏,私信裏爲我加油。

一句加油,我並不能看出什麼。或許這是讀者的真心鼓勵,或許只是她敷衍的兩個一秒鐘就可以打出來的字。

我沒有以偏概全,只是表達一下我內心的猜測。

我喜歡長評,我在文章的末尾,書評不止一次說過這句話。漸漸的,也有讀者會給我髮長評了。實話說,每一個讀者的評論我都會去看,儘量去回覆。但是對於長評,我往往會看上好幾遍,特別認真仔細的一個字一個字的去看(所以經常會看到錯別字哈哈哈哈)。

記得一次,我跟朋友在外面吃飯,我拿出手機打算蹭店裏的WIFI,打開小說網站,看到了一個長評,瞬間放下筷子,目不轉睛地盯着手機看,朋友當即甩了幾個白眼給我,“你還在寫你的小說啊?”

“對啊,我說過要完結的。”我回答。

“浪費時間浪費青春浪費生命。”她很不開心地說。

我不以爲然,如果寫小說讓我覺得在浪費時間青春和生命,那我又何必要寫呢?

在寫作初期,我是一直想着稿費的。後來我知道,在這個網站裏,三隻的同人文是不能簽約的,當時有些小失望,後來漸漸的,拋開稿費,專心寫。純粹爲了想表達心中故事和感情而寫。

寫完這部小說,現在我不會嘗試寫長篇小說了。對於我,長篇小說偷走我課外休息的時間,而且,像我這樣的中學生,自身經驗本就不多,所以在小說裏體現的文學價值也不高。頂多,十年後,我回過頭來看看當初稚嫩的我是怎麼寫文章的,或許,我會忍俊不禁,“這傻子,當年怎麼寫出這麼多病句了?”

完結以後,大家對予晴的期待,會不會開新坑?

目前不會。

我現在還想告訴告訴大家一件我現在還不能忘記的事情!也就是因爲這件事情,上次答應你們的一天二十更沒有兌現。

那天晚上我在碼字,離二十更的目標已經不遠了,我的讀者羣裏熱鬧起來。

我也順便進去跟大家聊會天,可是我卻看到一個匿名的讀者批評我。

文筆稚嫩,劇情小白……我就記得這八個字!

我反省了,沒錯,我的文筆的確稚嫩,但是劇情的話呢,我並不覺得很小白。

我先反省自己,然後我就在想着,這個讀者怎麼這麼懦弱,匿名批評我。

有本事,你當面說出來,我還不會覺得你沒膽子,沒勇氣。

我倒要看看,你發表的是什麼鴻篇鉅作!


後來羣裏其他的讀者都來安慰我,我覺得挺感動的,很謝謝她們。但也覺得挺沒必要的。

我還不至於因爲一個讀者的批評而傷心。

我多的還是氣憤。

我最討厭的就是背後議論別人的,而她匿名批評我,和背後議論我,在我眼裏,沒什麼區別。

而且,我大概已經猜到是誰了。

羣裏那件事情以後,我心情不是很好。一直在想着我文筆稚嫩,劇情小白。根本沒心思更文。

而且書評裏的讀者,在那一天還沒過去的時候,就說我不講誠信,騙子……

我承認,我沒有履行我的諾言。我抱歉。但是請你們也別把話說的太難聽。

我不是義務寫小說給你們看的。

當然如果你們看了我的小說,能讓你們有一點點的快樂,我就已經很滿足了。

再說一遍,每一個作者都不是機器。


我寫小說,爲了錘鍊文筆,爲了表達心中的感情,爲了讓看過的人開心。

也好在我傷心難過的時候,成爲我振作起來的支撐。

再見,終女。

再見我的美好的時光。

謝謝,每一個讀者。無論你是否真心爲我加油,只要你看過我的小說,我都感謝你。

謝謝,因小說相識的我的朋友。

謝謝,讓我能夠發表文章的17k。

謝謝,我最喜歡的讀者——小天。感謝你,在我初三最灰暗的日子裏每天都給予我鼓勵。感謝你的陪伴。

還有,感謝,那些從一開始就陪伴我,到結束的讀者們。

再見! 方長老忽然的提起寒廣月的用意,方天南只能夠想出一個大概。但是,對於最終的理由,方天南卻依然沒有辦法了解。

腦海中浮現出寒廣月的身影,不知道怎麼的,方天南第一時間裡,總能夠想起,在幽冥山脈中的那驚鴻一瞥。哪怕是方天南心下里清楚,有了傳承洞天內乳膏的幫助之後,寒廣月胸口處的傷疤,應該已經徹底的消除。

但是,對於方天南來說,那種剎那間,深深的印刻在腦海中的曖昧春色景象,卻是始終揮之不去的。

想了想,方天南還是甩了甩自己的腦袋,看著方長老離開之後,漸行漸遠的身影,方天南也只能是苦笑著,嘆了口氣,轉身進入到自己的住所中。

讀力的一座房子,三間,兩層,有外圍的院落,裡面種植著不少的觀賞植物,當然,也有一片用來供給給內門弟子自己種植草藥的空地,此外,房子的內部,該有的生活用品,也都有。裡面的陳設,都比較的新。

「這就是自己今後的居所了嗎?」方天南從離開自己生活成長的小山村開始,進入到青雲鎮上,再到青雲宗的外門,每換一處居住的地點,總是能夠伴隨著諸多的感慨。如今,已經是青雲宗內門弟子的身份了。

方天南忽然的就想到,當初父母雙亡的那個夜晚,想到了妖獸的強大,以及在妖獸出現之後,肆虐的場景,方天南的眼神中,似乎是有著幾分痛苦,也有著幾分難以想象的堅毅。父親護著母親的溫馨場面,母親臨終之前,也沒有忘記,回頭看了眼方天南所躲藏的地方,那一眼,所透露出來的情感,讓方天南每一次想起,就會感覺到內心的絞痛。

而隨後,一道刺眼的,幾乎是劃破天際的光芒,正如明晃晃的在方天南眼前出現的陽光一樣,讓方天南下意識的就閉上了眼睛。

人元境真人境界!

還遠遠不夠啊。方天南暗暗的攥了攥拳頭!……

作為青雲宗的內門弟子,自然也有著許多的權利和義務。方天南隨手的翻看著,屬於內門弟子的曰常生活手冊。大體上,和外門弟子有著不少的相似之處。只不過,宗門針對內門弟子的約束,更加的寬泛一些。

而青雲宗的內門弟子,是沒有固定的導師的。

實力已經抵達了人元境的境界,如果真要安排導師的話,勢必就會是宗門的長老。其餘的,包括執事在內的人元境巔峰級別的修鍊者,想要在修鍊一途上,給予這些內門弟子明確的指引,顯然是有些勉強的。

不說內門弟子中,本身就有不少的人元境後期,乃至於是人元境巔峰的存在,在修鍊者體內的勁氣轉化為真元之後,真元的包容姓,以及每一名修鍊者天賦資質的不同,都要求著內門弟子今後修鍊的道路上,自己來進行摸索,以尋找到最合適自身的功法、武技,甚至是戰鬥方式。

其餘的人,哪怕是想要幫助,也很難插手。

不過,青雲宗也不是說,在你成為內門弟子之後,就放任一切,不管不顧了。每個月的月底,都會安排一名長老,在內門弟子的演武廣場上,開展講座。

講述的內容,比較的多樣。

有的是針對人元境真人,在戰鬥中所需要注意的事項,也有的,僅僅是這名長老自身修鍊過程中,收穫的感悟。反而不像是方天南在外門的時候,導師只是關注和幫忙傳授你如何晉階成為人元境真人的經驗。

在武者層次的時候,每一名修鍊者最大的目標,就是踏入人元境。而真的當你成為人元境真人之後,就會發現,修鍊的道路,才剛剛開始。

像是感知力到靈覺,像是法相的形成,甚至於是如何提高體內真元的純度,儘快的達到地元境,因為每一名修鍊者的體質不同,想要達到這些目的的過程,自然也是不盡相同。


不是宗門不想告訴你,而是,沒辦法告訴你!

如果不是方天南自己覺醒了感知力,又或者是法相的話,哪怕是宗主穆青山,要和方天南講解這方面的知識,方天南也只會當做聽天書一般的,反而會因此而產生一種莫名的惶恐,也會對今後的修鍊道路,產生一份猶豫的心態!

說白了,在真正的修鍊者世界里,就是不到那個地步,哪怕是了解了,對你來說,也不見得就都是好處!……

「哎呦,你還知道來看看我們啊。」古小凡,忽然的看著方天南,推了一下方天南的肩膀。

在古小凡的身邊,還有翟建明和蕭若兩人。

「我說,我剛閉關出來,你們又不是不知道。」方天南可不覺得,自己閉關的消息,能夠隱瞞下去。

「呵呵,……」古小凡聞言,不忿的撇了撇嘴角,反倒是蕭若,「呵呵」一笑,讓方天南先坐下來。

這是方天南進入內門之後,第一次回到外門弟子的所在地,和蕭若幾人相見。

說起來,也是巧,自從方天南晉階成為內門弟子之後,古小凡和翟建明兩人之間的聯繫,反倒是密切了不少。 囚情媽咪 ,在蕭若順利出關之後,三人便經常的湊在了一起。這會兒,正在「聚賢閣」的二樓就餐,倒是讓方天南少了去聯絡三人的麻煩。

「怎麼樣?」方天南坐下之後,第一個詢問的對象,自然是蕭若。

「還能怎麼樣?」蕭若反倒是坦然的攤了攤手,道,「大體上,是摸索到了如何突破到人元境的門檻了。接下來,就是實力上的積累,急不來的。」

蕭若並沒有一口氣突破到人元境。這是他在閉關之前,就做好了心裡準備。

「也好。」方天南點了點頭,「穩紮穩打的,總比貪功冒進來得好。」

「切,……」邊上的古小凡,沒好氣的說道,「你這是站著說話不腰疼。我們幾個,可都還是指望著,儘快的突破到人元境呢。」

「呀,難道你也已經到了化勁境後期的修為?」方天南裝著瞪大了眼睛,看向古小凡的臉,說道,「可是,不應該啊,……」

頓時,蕭若和翟建明兩人都輕笑了起來。而古小凡,也是一臉無語的埋頭不再說話了。古小凡對於修鍊上,雖然也是比較的認真,但是,從化勁境初期,突破到化勁境後期,豈是那麼簡單容易的?目前的古小凡,依然只有化勁境初期的修為。

整個青雲宗的外門弟子,大多數人的情況,也都是和古小凡這般。

方天南,終歸是只有一個,羨慕不來的。

四人之間,一陣的插科打諢,互相的交流著,近一個月時間的變化,倒也逐漸的消弭了,那種隨著方天南成為內門弟子之後,所帶來的隔閡感。不過,四人很有默契的,都沒有提到方天南覺醒了法相的事情。

蕭若相對的比較成熟穩重,自然是很清楚,不該自己了解的,就不需要去觸碰。讓方天南有些意外的是,姓子活潑好動的古小凡,竟然也沒有趁機提出來的,著實是讓方天南看著,感覺到有些古怪。

不過,不管是如何,面前的這三人,也算是在青雲宗內,所有弟子中,對方天南來說最為重要的幾人了。方天南還是很珍惜,和他們之間的這份友情的,考慮了一下,方天南便開口說道:「對了,好像是成為我成為內門弟子之後,是可以找幾個外門弟子一起,出去歷練的。」

「別,暫時的,我們都沒什麼機會了。」翟建明卻是笑著拒絕道。

看著方天南臉上略微有幾分疑惑的神情,蕭若解釋著說道:「年關到了,不管是內門,還是外門,所有的弟子之間,都有一次大比,你總不會忘了吧?」

方天南頓時就抿了抿嘴,似乎,自己還真的是忘記了啊:「這麼說,大家最近都是在準備著年終大比的事情嘍?」

「有些人要除外。」古小凡在邊上,介面說道,「就像是我這樣的,反正,去不去參加大比,都沒有什麼意義。」

「呵呵,……」翟建明聞言,也是笑了笑,說道,「你的意思是,我這樣的去參加,就有機會拿到不錯的成績啦?」

「這個,也是很難說的吧。」方天南開口揶揄著說了一句。

「你以為我是你啊。」翟建明聞言,頓時就沒好氣的撇了方天南一眼。

「翟師兄,你這話可就不對了。」這不,方天南還沒反應過來呢,古小凡就開口說道,「天南,是肯定沒機會了,而如果你去參加的話,還真的是有些機會的。要知道,這一次,外門弟子的獎勵,可是不小啊。第一名,可是一把玄器哦。……」

「我為什麼就沒機會啊?」方天南一愣。隨即,卻又恍然過來,自己已經是內門弟子了。即便是要參加,也是參加內門的大比。但是,作為剛剛晉階人元境的方天南,立即就去參加內門的大比,暫且不說實力上是不是足夠,光是身份上,就合適嗎?

下意識的,方天南砸吧著嘴角,考慮著,這一段宗門大比的時間裡,他又該做些什麼呢? 蕭若三人自然不會在意,方天南究竟有沒有機會參與到這一次的年終大比之中,畢竟,方天南剛剛晉階成為內門弟子,是不可否認的事實。如果把參與到宗門的年終大比,甚至是在大比中獲得一個好的成績,和成為內門弟子放在一起比較的話,想必,對於任何一名青雲宗的外門弟子來說,都會毫不猶豫的去選擇後者。

說白了,不管是有沒有資格去參與到宗門的年終大比,還是說,年終大比上出現的獎勵,對於每一名外門弟子而言,最大的期待,還是為了給自己突破成為內門弟子,做著準備。

年終大比中,可以通過戰鬥的形式,來提高自己的經驗,而獲得的獎勵,也是可以為自己的修鍊,提供更大的幫助。哪怕是第一名的獎勵,是一柄玄器,豈不也是為了你今後成為內門弟子而準備的嗎?

所以,在古小凡的話語聲,剛落下之後,蕭若就轉而看著方天南,問道:「對了,天南,你的武器,是不是也應該換一下了?」

「就是啊,……」翟建明附和著道,「現在,你都是內門弟子了,也的確應該為自己尋找一把趁手的玄器了。要知道,玄器對於人元境真人的意義,可是非同尋常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