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芳雪當然有一道眼力,是以他已經知道了,應該如何去*眼前這道虛幻的影子!

「亡月劫!」

伴隨著孤芳雪話音的剛剛落下,那之前一擊不中的夢魘刀,便是帶起衝天威勢,朝著孤芳雪的頭顱落下,在孤芳雪的頭頂上面,隱隱約約形成了一般月亮!

彎刀月亮!

刀就是月亮,月亮就是刀!

刀就在他的頭上,月亮也在他的頭上。

轟的一聲炸響!

只見得,前方赫然是被這一刀狠狠地斬出一道鴻溝,一道非常弱小的空間裂縫,便是直接出現,道九號公館這麼一小道的空間裂縫,卻是傷的孤芳雪表情詭異一招,也畢竟,她要的就是這個0結果,她就是想要讓這突然裂開的小的空間裂縫,然後直接吸引了虛影!

把虛影給狠狠的吸進入。

蕭焱此刻依舊邁網名逃竄,畢竟,他沒有忘記自己的決心,他此刻最大的決心就是要把第四引入到逆天沼澤裡面,然後自己再來個措手不及的打殺。

在逆天沼澤裡面,想咯哈可以下殺手!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魔女從有趣。

「到時候,就要看看,你們還敢不敢追殺我?而我,就要統統滅了你們,把你們滅到九霄雲外!」蕭焱一面行走一面朝著身後望著,他一進來感覺到了,身後那一股股強大的殺意,這這些殺意,想必就是他們。

「卧槽,自己只不過是殺了你們兩人,你們就這麼記仇起來,好呀好,看來我呵呵我勢必要先陰你們一把,然後先搓搓你們的雖說,不然,day是4女,你們如日中天,老子可不是那麼容易對付你們的?」蕭焱一面笑道,一面從掌中拿出了一顆黑色的圓形鐵球。

正是玄陰煞雷!

然而此刻的玄陰煞雷,卻是變得給在的黑,就如同蕭焱的臉龐一般,如同一黑鍋,畢竟還是蕭焱能夠拿出這樣的東西,也是下了很大條的由於,這些東西,若是多用一下,那可是少了一個,這樣的東西,對於依舊來說,有著非常重要的作用,若是想要,就要慎重。

他也只不過是拿出來而已但是,卻並沒有詳細30日4宗這樣的東西來一絲絞殺了這些人。

當然,這些人,也就根本不值得自己使用這些東西!

他只不過是以防萬一,防止有人突然逃竄,然後,自己藉助這玄陰煞雷的威力,給予逃竄者一擊必殺。

他網銀,依靠自己的速度,與出手的力量,這願意殺了,這玄陰煞雷,必然也會在一切順利一瞬間就擊中逃竄著。

縱使不擊中,也必然可以波及到逃亡者。


玄陰煞雷只要一出手,便是會(光棍節直接爆炸開開,那種強大的爆炸了,方圓十里之內,都會化為虛無。

當然,這些天,蕭焱對於玄陰煞雷又有了深刻的了解,知道,玄陰煞雷的爆炸了,了不光光是因為他本身所旅遊的力量,還需使用者走光,倘若使用者可以把自身強大的鬥氣灌輸裡面,就能夠取得更加良好的效果?

這樣的效果,可以令的方圓百里之內,皆有死傷?

不過,繞是如此,蕭焱的心中,也是驚奇一片,畢竟,玄陰煞雷若是威力越來越強,對於自己來說,那必然是好事自己此刻,一腳,而自己陰溝,用刀這東西的時候,還非常多。


就算是遇到不敵的強者,自己也可以拿出來使用玄陰煞雷,幫助自己擋一方,然後,我估計可以逃命!

是以,蕭焱此刻才這般有恃無恐!

只要他們進入了逆天沼澤裡面,就是他們的批評!

「嗨,只不過,像這樣的炸彈,卻是沒有了只做他的0方法,不然的話,老子寧可不如煉製什麼丹藥,也要吧他給煉製出來。」蕭焱那你渴望掌中的玄陰煞雷,旋即,撐死纏繞,表情安然了許多,畢竟,像貼膜好的廈大的,所思不多就下了黎塞留,怎麼對的你自己。

不過,蕭焱他還是張敏,只要自己願意,是一定他可以笑道製作願意殺了的辦法,到時候,就算再不行,自己也可以把最後一顆玄陰煞雷流下來,然後自己可以慢慢的研究。

若是真的慢了那個日後,自己就可以不顧什麼危險,畢竟,這種炸彈,自己是要定了,有它,自己就有底氣。

「快!快追!蕭焱就在少年,我們沒莫要讓他跑了。」突聽一名少年冷了米呵斥道,望著少年那蕭焱的影子,就恨不得把蕭焱給挫骨揚灰!

最後那跑過來的少年,此刻也是突然一聲大喝!

畢竟,無論怎麼說,他們都是對蕭焱有種殺機!

但在逃他們這些人卻只有一個人目光冷冷的望著一旁,卻並不是望著蕭焱的背影,他隨便的望著周圍,就彷彿,周圍的東西,公更加的比蕭焱還要恐懼!

「這便是逆天沼澤嗎?」月神殺感知著周圍那些無時無刻不散發出來的死亡之氣,內心卻是微微一怔,他相信,只要自己能夠完美的利用好此地的優勢,必然可以戰鬥力大漲!

死亡之氣,豈非是世界上最好的氣體?

這豈非對於月神殺來說,就是最好的補藥?

這豈非是只要月神殺不死,就絕無倒下的可能!

對於別人來說,這莫過於世上最恐怖的氣體,可對於月神殺呢?

對於蕭焱呢?

他們一個體內擁有鬼屬性鬥氣,而另外一個,則是擁有著黑暗屬性的鬥氣。

這兩種屬性的鬥氣,本就是相輔相成,源源相同,他們來到這裡,就等於,猛虎突然長出了翅膀。

這裡,就是他們大顯神威之地!

在這裡,無論是什麼東西,他們都可以瞬間掌控!

這裡的死亡之氣,這裡的壓力,他們可以瞬間適應下來,但是,別人就不一定!

月神殺冷眼望著周圍幾人,表情冷酷,沒有絲毫的顏色,有的僅僅是一張蒙著臉的黑色布條。

他的布條,都彷彿已經充滿了殺機,變得詭異的黑。

比任何人的還要黑!

他的手,緊緊的握著刀!

握著不屬於他的刀!

蒼白的手,漆黑的刀!

再漆黑的刀,也絕對沒有他的劍漆黑!

也絕對沒有他的蒙面要黑。

更沒有他渾身的殺意要黑。

「大哥,此地有古怪,我們要不要靜觀其變!」突聽一名蒙面人,突然來到那為首的蒙面人身旁,突然道。

他的每一個動作都是相當的突然,都是那麼的出其不意,可是,月神殺卻一直冷冷的注視著他!

注視著他的喉嚨!

殺人,最快的辦法,就是洞穿對手的喉嚨!

而注意別人的一舉一動,也未必非要用眼睛來看!

有時,一個人的眼睛,看到的動作,也未必就是真實的。

月神殺此刻也根本就不敢用眼睛去看!

看,只能給他帶來麻煩!

他縱使隱匿在此地,也絕對不會用溫柔的眼光去看待別人。

他只會用充滿殺機的眼神,去射死對手!

他此刻唯有用心去看,用心去感受這少年的一舉一動!

「無妨!用不著靜觀其變!此地縱使詭異,我還就不信蕭焱能夠設下埋伏?」眼見蕭焱就在自己身前,他又怎會放棄?莫說此地死氣蔓延,就算是此地乃是龍潭虎穴,他也照樣要去!

異水,對於他來說,太重要了!

他要異水,非但不是為了上繳,而是為了更好的獨吞!

他為了他自己!

一個人若是想方設法為了他自己,甚至,明知前方是龍潭虎穴,也甘願冒險一去。

因為他們這些人,往往都是一個不達目的不擇手段之人,他可以欺瞞自己的手下,他甚至可以欺瞞世界的所有人,但是,他絕對不會欺瞞自己。

自己沒有值得自己欺瞞的。


自己有值得自己去拼搏的。

「是!繼續前進!莫讓蕭焱跑了!」突聽那少年此刻鄭重的道,表情也是相當的嚴肅,雖說他們的大哥不在乎,可是,他們又不能不在乎啊啊。

這少年本來還想說,別陰溝裡翻船了!

不過,話到嘴邊,還是不敢說出來。

有時,往往不用說的話,甚至還要比說出來更加的有效。

有時,往往說出來的話,甚至,就會立馬實現!

他們經常在一起合作,這點,大家都有一定的警覺,可以說,想要在陰溝裡翻船了,是非常的難。

甚至,絕無可能!

但是,有時往往越強大的自信,反而卻是最有可能失敗的。

他們註定要在陰溝裡翻船了!

月神殺此刻內心冷哼一聲,但是,他卻沒有急著往前去。

他總不著往前去,只因為,他有著不得不往前去的理由!

要想更好的坑殺別人,就必須要站在絕對的位置上。

因為,只有這樣,你才可以在坑殺別人的同時,亦可以把自己置身於安全地帶!

月神殺做事,從來都不是沒有目的的,他此刻的目的,就是完美的刺殺。

最好,一劍殺上數人!

他緩緩地移動著步伐,別人的速度都是奇快無比,可是,就他的速度最慢,別人只當他是沒有多少體力,可誰知,就在他們其中有一個黑衣蒙面人想要訓斥的時候,月神殺那看似緩慢的步伐,不知何時,竟然已經超越了他。

月神殺超越了他,他木呆在原地,彷彿完全失去了生機! 可是,他還沒有了倒下!

他沒有倒下,但也不要緊。

不論他倒不倒下,都已經不重要了。

所有人,都已經如同煙塵一般,朝著前方掠去。

月神殺也已經化為一道煙塵,人已經消失不見。

他們誰也不知道,自己只顧著自己前行,而沒有注意身後的變化。

月神殺是用什麼殺死他的?

也沒有人知道。

什麼人也不知道,這人是究竟怎麼死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