罰惡司也上前道:“我也有。”

凡間。

一覺睡醒後,姜超先是吃了個早飯,然後便按照土地公說的,尋找起那枚大齊通寶。

畢竟自己來出差的主要目的是找貨。

土地公忽然冒了出來。

“小姜!找什麼吶?我幫你呀!”

姜超瞥了他一眼。

“滾。”

土地公腆臉道:“哎喲,你這是幹什麼?還在生我氣呢?”

“你要理解我啊,我也是窮怕了,現在凡人普遍沒以前信我了,我常年吃不到香火,生怕你賴賬。”

在土地公看來,姜超一定是因爲自己昨天急着要洋丫鬟,差點耽誤了他的大事兒。

畢竟因爲這個,害得自己的證詞無效。

他可不知道,姜超是故意爲之的,不然他幹嘛不把名字寫在腳底板?

“沒生你氣,只是你身上太臭了,離我遠點。”

土地公聞了聞自己的咯吱窩,差點沒暈過去。

他一邊後退一邊笑道:“呵呵,條件差,下面也沒有自來水管道呀,理解理解。”

姜超沒搭理他,繼續尋找起柳樹來了。

可找了半天,還是沒有找到。

土地公真心想幫幫姜超,又怕自己臭到他,姜超也不願和他多打交道。

“姜董事長!忙啥呢!?”

姜超一回頭,居然發現個熟人。

“怎麼?升了?”

謝老二露出一口大白牙道:“對呀!多謝姜董事長提攜!我現在是日遊神啦!”

姜超繼續查找了起來。

“和我沒有關係,話不要亂說。”

謝老二點着頭道:“是是是,您讓崔判向秦廣王推薦我,這事兒我肯定不往外說。”

“以後你但凡有事情找我幫忙,我謝老二絕無二話!找銅板呢?就在那兒,我看見了。”

姜超順着他所指,還真的找到了那枚大齊通寶。

手機忽然響了。

拿起一看。

罰惡司。

“姜董事長,請問我能耽誤您一點寶貴時間嗎?” 姜超想也沒想,直接回復了起來。

“不能。”

忙死啦,哪兒有工夫聽你廢話?

罰惡司急了。

“姜董事長,我耽誤不了您多長時間,就一會會兒。”

那好吧~

“長話短說,有屁快放。”

那頭的罰惡司臉上氣得直抽抽,但還是好聲好氣了起來。

“謝謝姜董事長給了我這個機會,是這樣的,夜遊神昨晚死有餘辜,但他的職位空缺了下來。”

“我想向秦廣王推薦你們公司的那個鬼煞,不知姜董事長是否願意呢?”

男神請入甕 姜超那麼想留下顧從軍,那我乾脆把他留在地府工作。

這可是個天大的人情吶。

“我代表顧從軍同志,拒絕你的邀請。”

罰惡司看了看手中的文件,一下子懵了。

秦廣王都答應了!

你怎麼還不樂意了呢?!

“姜董事長,是這樣的,我也知道小鑽風祕書長很忙,如果顧從軍同志能當夜遊神的話。”

“可以在最大程度上,幫小鑽風祕書長分憂解難。用人,還是要用自己人嘛,您覺得呢?”

別不答應啊。

不然我豈不是幫倒忙了?

“自作聰明!顧從軍什麼修爲?他那點陰氣值,能夠勝任四品陰帥職務?”

你這是幫我嗎?是害我吧!?

萬一顧從軍因爲修爲低,死在了任務中,這責任算誰的?

罰惡司總算是鬆了口氣。

“這個請姜董事長放心,陰帥在地府要保證有10000陰氣值,臨凡時要保證5000陰氣值。”

“我和賞善司關係很好,賞他些功德點,不就什麼都有了嗎?”

好個屁!

“拉倒吧,去年你和賞善司,因爲一隻雞腿差點沒打起來,他能幫你麼?”

罰惡司又有些不爽了。

這是幫我嗎?

是幫你!

幫你們公司!

“嗨,這事兒就不提了好嗎?我與他同僚數千載,這點小忙一句話的事。”

姜超心中滿是不屑。

“真的假的?有些人當了幾千年同事,還能害死對方呢,挺有趣哦。”

庶子奪唐 這說的當然是夜遊神了。

“放心吧姜董事長,咱們兄弟倆誰跟誰啊?呵呵,我保證,這種事情不會發生的!”

“您可一定要好好想想啊,畢竟陰帥的業務範圍,還是很廣泛的,對貴公司也能產生不小的幫助。”

姜超只好勉爲其難地答應了。

“那行吧,老顧同志未經太多人事,在地府還要靠罰惡司的幫襯。”

“應該的,我們是兄弟嘛!”

誰跟你兄弟!?

“對了,姜董事長,還有一個事情我想問問您。”

姜超眼看大局已定,立即回覆道:“好了,你已經耽誤我很久了,下次再聊。”

說完,姜超便收起了手機。

地府的罰惡司急得滿頭大汗。

視頻!

重生之不跟總裁老公離婚 前段視頻還給我啊!

肖府。

姜超拿出那枚大齊通寶,擺在了茶几上。

豪門夫人又敗家了 “肖老,銅錢我已經找來了。希望這次的不愉快,不會影響到我們以後的交易。”

這種東西,內行人是不會手傳手的。

一般都是放在桌子上後,另一個人拿起來看。

不然磕着碰着算誰的?

肖老戴上了一雙白色手套,滿心歡喜地看了起來,還從內兜中取出一隻小型放大鏡。

“好寶貝,好寶貝啊!如此品相,世間獨一無二!一千兩百萬給少了!”

姜超很是滿意。

“既然肖老這麼歡喜,還請肖老務必妥善珍藏,歡迎下次合作。”

姜超做生意喜歡老客戶,相互瞭解,可靠度高。

肖老收露出了笑容,將銅錢又放在了桌子上。

“罷了,這種寶貝,過過眼癮就行了,不敢拿啊。”

姜超眉頭一皺。

“肖老,你這意思,是要退貨麼?”

這麼說吧。

史無前例。

從來沒人拿到東西后敢說退貨的。

拿我們公司當什麼了?!

肖老連忙解釋道:“不不不,我聽牛副主管說了,貴公司的副總裁一直想要這寶貝。”

“姜先生又是子云的恩師,有着這層關係,我更願意將銅錢送給姜先生。”

姜超搖頭道:“沒有這個說法,這種二皮臉的事情,恕我姜某人做不出。”

肖老又是說道:“姜先生,你傳授子云練氣之法,就已經不止一千兩百萬了。”

“況且剩下的尾款我們也沒給,還請姜先生一定要收下,不然老頭子我心裏過不去啊。”

姜超跟搶錢似的,將大齊通寶裝進了口袋。

“好吧,既然你一再堅持,我也只好尊敬不如從命了。”

肖老一驚。

姜超的動作快得出奇,直到他說完話,桌子上還留着一隻手臂的殘影呢!

“姜先生,恕老頭子冒昧,你究竟是什麼修爲啊?”

問這事兒,就相當於在城市裏,問一個人的年薪有多少似的。

有些人感覺無所謂,有些人卻是在意得狠。

“煉氣化神八階。”

肖老的牙齒開始打顫了。

“八,八,八,八階?!”

激動的肖老當場站了起來。

這尼瑪就是8000多的陽火值啊!

姜超點了點頭。

“姜先生,你是怎麼做到的?!你歲數也不大啊!”

煉氣化神八階的人,這世界上有嗎?

有。

但姜超這年紀的。

絕對找不到第二個。

姜超平淡地看着肖老。

“這涉及到我們公司的高級機密,無可奉告。”

總不能說捉鬼捉來的吧?

肖老帶着歉意地點了點頭。

“是了,老頭子莽撞了,先生莫要見怪。”

姜超站起身說道:“沒事,我的事情都辦完了,也該回去了,留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