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吸引起人眼球,不少男同事看得直流口水。

同時,還吸引了一位大人物注意。 他就是平安首富彭興業。

今天,他有點發燒,來醫院輸液。

躺在病床上,他很無聊,正巧看到在過道上接電話的崔婷婷。

崔婷婷的糰子不可謂不大,模樣不可謂不美,瞬間勾起了他的興趣。

他意動道:「去把她叫進來。」

「好的,彭總。」

秘書出去,走到打完電話的崔婷婷身邊,看了一眼崔婷婷掛在胸前的工作證后,說:「崔主任,彭總請你進去。」

「好!!」

崔婷婷沒有想那麼多,以為是她工作方面的事情,跟著秘書進去。

兩人進入高檔病房后,秘書自覺的離開,守在高檔病房門口。

作為平安首富,彭興業在平安縣的知名度非常高,連顧銘這位很少待在平安縣的人都聽說過彭興業的名頭,崔婷婷豈會沒有聽說過。

她不僅聽說過,還認識彭興業,見請她進去的人是平安首富彭興業,保持職位微笑說:「彭總有事嗎?」

「有些難受!!」彭興業說。

「哪?」崔婷婷關心道。

「這!!」彭興業指著某處說。

要是普通女子,遇到男人指著那個地方,指定臉色大變,大罵彭興業耍流~氓。

都市極品醫王 但是,崔婷婷不一樣,她是醫生,第一反應就是彭興業這裡出了問題。

「檢查過嗎?」

「不需要檢查,我知道問題出在哪裡。」

「哪裡?」

「它在想你了。」彭興業淫笑道。

崔婷婷臉色瞬變,難堪道:「彭總,請你放尊重點。」

彭興業掏出支票,唰唰簽了二十萬的金額,遞給崔婷婷並說:「這裡是二十萬,應該夠讓你把衣服脫了讓我干一次吧!!」

簡單粗暴,但是十分有效,用這一招,不知道多少妙齡女子主動脫~光衣服讓他干。

崔婷婷會例外嗎?彭興業覺得十拿九穩,現在沒有女人抵抗得了二十萬現金的誘惑,除非對方有錢。

崔婷婷一看就不像有錢人家出生的女人,豈能拒絕得了這個,她必定脫~光衣服主動爬到他的床上來。

在醫院,一邊輸著液,一邊干~著漂亮迷人的女醫生,這簡直是人生一大快事。

侮辱,這是赤果果的侮辱,崔婷婷的臉色瞬間難堪到了極點。

不過,她必須忍,因為對方是彭興業,是平安縣富有影響力的人,得罪了他,沒有好日子過。

她說:「彭總,要是你沒有其它事情,我忙事情去了。」

「不答應?」

彭興業有些意外,問:「嫌少嗎?」

「呵呵!!」

崔婷婷笑了笑,不接話,說:「看來彭總沒其它事情了,告辭。」

崔婷婷轉身離開。

講真的,此刻,彭興業對崔婷婷有些欣賞,因為在這個時代,這種女人很少。

但,這並不能改變他的想法,反而越加堅定得到崔婷婷的念頭。

作為平安縣首富,他理應享受平安縣最好的女人,豈能拱手讓於他人。

他淡淡道:「崔主任,你知道拒絕我的後果嗎?」

崔婷婷腳步一頓,蹙著眉頭說:「彭總,你這麼大一位老闆,威脅我這麼一位弱女子不合適吧?」

彭興業不以為意說:「我只要結果,過程不重要,崔主任能給我一個完美的結果嗎?」

「不能!!」崔婷婷搖頭,態度堅決的離去。

「有個性,希望你能一直個性下去。」

顧銘不知道,崔婷婷是少見的連環劫,以為表姐從此以後高枕無憂的他,正僥有興緻的帶著袁梓菱參觀他今天購買的別墅。

別墅很漂亮,裝修很精緻,饒是對物質條件要求不高的袁梓菱也不由得心生嚮往,想要住進這樣的地方。

然而,她不能這樣做,不能在無名無份的情況下,住進顧家來。

剛才有袁母在,顧銘保持克制,如今來到他的地盤,他豈能繼續克制下去。

他從背後摟住袁梓菱的小蠻腰,貪婪呼吸袁梓菱身上香味的同時,還詢問道:「喜歡這裡嗎?」

「喜歡!!」

袁梓菱沒有否認,把她的真實想法講了出來。

同時,她也做好了拒絕顧銘讓她住進來的無理要求。

然而,顧銘卻說:「喜歡那我給你也買一套。」

袁梓菱:「……」

這要不要太土豪了一點?這可是價值八百萬的別墅,不是八百塊的衣服。

「你就不怕我收了你別墅,以後不跟你在一起嗎?」她忍不住問。

「不怕!!」

「為什麼?」

「因為這是我心甘情願送你的,乃怕以後我們不在一起,我也希望你住好房子,過幸福生活。」

「顧銘……」

袁梓菱感動得淚眼嘩嘩的,第一次覺得顧銘如此關心她,如此愛她。

至於之前,她一直認為顧銘只是想上她,壓根不是真正的愛她。

她突然萌生出現在就讓顧銘上她的衝動,但是仔細想了一下,她忍了。

現在,還不是讓顧銘得到她的時候,至於什麼時候合適,不遠了,她會找一個合適的時機跟顧銘一戰,看看誰能笑到最後。

轉身,她用她雪白玉臂勾住顧銘的脖子,然後,她踮起腳尖,主動奉上她的香唇。

柔軟,嫩滑,甘甜,顧銘貪婪的品嘗著,一刻都捨不得停歇。

同時,他的魔爪也忍不住四處徘徊起來,再也控制不住,拉開袁梓菱腰上的腰帶。

果然,無甚卵用,也不見袁梓菱腰上的半身裙落下來。

當然,也不是一點用處都沒有。

袁梓菱寬鬆的格子襯衣敞開,讓他的魔爪可以隨意出入。

袁梓菱想哭,她只是想親吻顧銘罷了,哪想讓顧銘干那些。

顧銘這是典型的得寸進尺,越來越過份,感受到顧銘有掀她半身裙的意思,她趕緊把顧銘推開。

她喘息道:「現在不行!!」

「那什麼時候合適?」

「以後你就知道了。」

顧銘:「……」

這等於沒說。

袁梓菱不願繼續這個話題,轉移話題說:「你送我豪宅,我很感動,心意我也領了,但這份重禮我卻是不能收,你還是留著錢擴張你的事業吧!」

顧銘說:「不差這幾百萬,沒事的。」

「那也不行!!」

袁梓菱依然搖頭拒絕,說:「我感覺這樣像是在被你包養,我不喜歡這樣,不要讓我下定決心離開你好嗎?」

「這……好吧!!」

顧銘沒有勉強,他知道他每個女人的價值觀不一樣,他尊重她們每一個人的價值觀。

袁梓菱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再一次投入顧銘懷中。

【作者題外話】:五更完畢,求票支持,拜謝!! 難受!!

他想回家,想在劉柔身上把這兩天攢下的火氣全部發泄出來。

可是,想到今天晚上謝文殊的飯局,他忍了。

都答應別人了,不能不去,更何況這還事關崔婷婷以後的前途。

他不是沒有想過自己修一棟醫院讓崔婷婷當院長,可是修一棟醫院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目前,他還沒有能力辦到這種事,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謝文殊身上。

同時,他也有信心讓謝文殊答應他的要求。

時間流逝,距離與謝文殊約定的吃飯時間不遠了,顧銘推開袁梓菱說:「我們去醫院接我姐吧!」

「好!!」

兩人離開,開車前往醫院。

醫院,主任辦公室,崔婷婷魂不守舍的坐在裡面,還在想剛才發生的事情。

越想,她越是覺得害怕,越是惶恐不安。

她想過給顧銘打電話,可是想到彭興業的身份,她遲遲下不了決心。

彭興業不是宋俊,他的能量超宋俊百倍,她當真不知道顧銘拿什麼來跟地頭蛇彭興業叫板。

謝文殊能行,因為彭興業能有今天,謝家功不可沒,如果謝家終止與彭興業的合作,不說彭興業一朝返貧,但絕對沒有現在這樣的聲勢。

可是,謝文殊憑什麼幫她?難道就因為顧銘把她的病治好了?

治病的報酬謝文殊已經給了,請吃飯是最後的答謝,想要指望謝文殊捨棄利益,終止與彭興業的合作,這怎麼可能?

越想越絕望,她都快哭了。

這時,彭興業的秘書走了進來!!

崔婷婷收起臉上悲傷,故作堅強道:「你來幹什麼?」

秘書笑著說:「崔主任,彭總讓我轉告你,現在是你最後的機會,如果你不把握住,他不保證你以後還能不能見到你弟弟崔健。」

「他……他要對小健幹什麼?」 王者榮耀:撿了把劍送個大神 崔婷婷緊張說。

崔健雖然混蛋,但卻是她名義上的親弟弟。

不僅如此,崔健還是她養父養母唯一的骨肉,她不允許崔健有事。

秘書搖頭說:「這個彭總沒有講,但是你有理由相信,彭總能夠說到做到。」

秘書下最後通牒道:「你考慮清楚了嗎?我現在需要立馬給彭總回話。」

「我……」

一邊是自己的尊嚴,一邊是弟弟的安危,她別無選擇,含淚道:「我去!!」

「這才對嘛!!」

秘書說道:「彭總在病房等你,你先去洗澡,洗乾淨了再過去,對了,只能穿白大褂過去,裡面任何東西都不能有。」

說完,秘書走了,壓根不管崔婷婷答不答應,他相信崔婷婷會做出明知的選擇。

婚後成大佬的掌心寵 崔婷婷死死咬著嘴唇,過了好久,才收起傷悲,撥通顧銘的電話。

顧銘說:「姐,我們很快就到,你別急。」

崔婷婷撒謊說:「小銘,醫院還有工作,今天的飯局我就不去了,你們吃。」

「不能留著明天處理嗎?」顧銘鬱悶道。

「不能,很急,人命關天。」

「那好吧!」

顧銘無奈掛掉電話。

前途重要,但是人命更重要,如果為了一己私利枉顧一條人命,那樣就算爬上高位,良心也得不到安寧。

顧銘轉道平安大酒店,袁梓菱詫異道:「不去接你姐了?」

「她有工作急需處理。」

「有點可惜。」

「沒事,我們去一樣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