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顧遲走了,沒什麼可拍的了,三人只得離開攝影棚,回去收到邱悅的一番冷嘲熱諷和蔣麗麗的失望,蘇可歆才下班。

下班回家,顧遲已經在家裡了。

她一進門,他瞥了她一眼,「回來了?」

「你今天也很早啊。」蘇可歆一邊拖鞋,一邊回答,看著顧遲,忍不住蹙眉,「今天,你怎麼都不和左瑤說說話?」

蘇可歆不提這個還好,一提,顧遲的怒火再次燒起來。

哪裡有妻子把自己的老公親手推到別的女人的懷抱?

她就那麼不在意他的感受嗎?

還是說,沒有愛情的婚姻做基礎,什麼都是可以拿來交易的?

顧遲的臉色愈發的陰沉,「你那麼希望你自己老公,和別的女人如何?」

蘇可歆一愣,這才意識到顧遲的不悅,趕忙搖了搖手,緩和一下語氣,「我也沒有那個意思,就是讓你和左瑤再靠近一些,看起來熟識一些,這樣方便我拍照。」

蘇可歆說的認真,絲毫沒有覺得不對的樣子。

畢竟只是一張同框照而已,他們雜誌社只要提供照片,剩下的給網友們想象,那就足夠了,她沒覺得這有什麼過分的。

可這話,停在顧遲耳朵里,卻是十分的刺耳。

他的聲音,此時已經冷到了極點,「蘇可歆,老公和別的女人親熱弄不清楚,你也不生氣嗎?」

「只是拍一張照片而已,你們又不是真的有問題。」蘇可歆辯解著,有些不明白顧遲到底在生氣什麼。

顧遲的臉色越發難看了。

「蘇可歆,你希望我和左瑤發展到什麼程度才好,牽手、擁抱、接吻?」他低聲問道,同時緩緩的滑動輪椅,停在蘇可歆面前,眼神筆直的看著她。 蘇可歆縮縮脖子,討好道:「我這不是相信你嘛,只是我真的需要爆料,反正都是緋聞,之後再給你澄清好不好?你就當做幫幫自己老婆的事業嘛!」

不好!

顧遲真沒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會被一個小女人為這點事,弄得那麼生氣。

可該死的是,看著面前蘇可歆撒嬌地央求著,粉嘟嘟的小臉,又讓他恨不得一口吃掉它才解氣。

於是,他一把拉起她小手,語氣莫測的問:「你覺得我和左瑤像這樣拉拉手,怎麼樣?」

「可以呀!」不明究里的蘇可歆乾脆地回答著。

「那這樣呢?!」顧遲有力地抓住她的肩膀,靠近了她一些。

蘇可歆連連點點,還說「更好更好!」

顧遲的臉色頓時陰沉的幾乎可以滴出墨來。

這樣都可以?

這個女人,到底有沒有一點危機意識!

顧遲的眼中突然流露出一絲冷氣,蘇可歆意識到事情似乎不太對勁。可是,已經晚了,顧遲他重重地壓在了沙發上。

蘇可歆意識到他要做什麼,臉色漲的通紅,試圖掙扎著說:「顧遲,你放開我!你要是敢和左瑤這樣,我絕對不會原諒你的!」

聽了這話,顧遲的心情終於晴朗多了。

霸隋 哦,原來蘇可歆對自己的態度還是有底線的。

不能對左瑤這樣?

那就是可以對她這樣了?

顧遲的身子俯的更低,兩人的距離密不透風。

「顧遲,你別這樣……」蘇可歆的身體開始發生變化,軟綿綿的使不上力氣。

顧遲感應到蘇可歆的反應,更是有恃無恐般的得寸進尺,解開了蘇可歆的裙子。

「蘇大記者,這裡可不是攝影棚,沒有人來抓拍我們。」

他的唇柔軟,充滿無限的情意,吻得蘇可歆都要醉了。他很溫柔,知道怎樣能讓她感到更加的舒服和安心。

蘇可歆不再抵擋,而是雙手環住了他。

女人猶如一朵花,在心愛的人面前才能綻放,香氣襲來令人神往眷戀,柔軟光滑的每一寸肌膚,都值得男人細心溫柔的呵護。

兩個人在寬大舒適的沙發上躺下,合二為一。

感受到懷裡的蘇可歆的溫順,顧遲很滿意。

這樣的蘇可歆,是他的,都是他顧遲一個人的。

翌日清晨。

顧遲率先起來,給沙發上的蘇可歆披了一條毯子。

她還在沉睡,想是昨夜累著了。

蘇可歆的臉弧線完美,長長睫毛垂垂的,鼻子精巧秀美,活像一個睡不醒的洋娃娃。

顧遲眼神閃爍。

左瑤緋聞的這件事,蘇可歆是任性了,但也許是因為她開始依賴他,接受他、信任他的緣故,才會這樣要提出有些無理的小要求。

顧遲試著了解她的想法,可他還是無法忍受,她的心她的眼裡,怎麼就輕易容下了一個女星左瑤呢?

愛情應該都是自私的。

此事若換成了顧遲,他絕對不能容忍任何一個人如此對待蘇可歆,看一眼也不行。

上一次那個Q市的黃總,醉醺醺地對著蘇可歆動手動腳地欲行不軌,他現在還記得自己的憤怒。

可是蘇可歆呢?為了完成雜誌社的破任務,竟然屢次三番挑戰他的極限。難道蘇可歆這個女人,都不會吃醋么?

不過,昨天在攝影棚也見到了蘇可歆努力工作的一面,想來她也不容易,為了抓新聞追熱點,拼盡全力,只是想得到別人的認可和尊重,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堵住那些人對陳年舊事的評價。

念此,他走到一邊,撥打了一個電話。

這時,蘇可歆醒了,感到腰酸背痛的。

顧遲剛打完電話,走過來坐下,摟著她,將她的頭靠在自己的肩膀。

「昨晚,對不起。」他低聲道,「我不想和你吵架,只是,我真的不想與左瑤有不必要的接觸。」

蘇可歆乖乖地點點頭,覺得自己昨天真的有點過分,說:「我知道了。我沒想那麼多的,我只是太想完成這次任務了。」

看見蘇可歆這樣乖巧,顧遲的心情好了些許。

但與此同時,他也有幾分好奇,總是溫順懂事的蘇可歆吃起醋來,到底是怎麼樣的模樣?

「想完成任務對么?」他低聲道,語氣莫測,「你放心吧,你能完成這個任務,我剛才已經安排今天晚上和左瑤一起吃飯了,你可以拍個夠了。」

「真的嗎!在哪裡吃?」蘇可歆有點不可置信的看著他,像是撿到了一個大寶貝,剛才還有些黯然神傷的臉色瞬間充滿笑意。

顧遲的眼神又暗了下去。

這個小女人,總有一天能氣死他。

聽見他和別的女人吃飯,她有必要高興成這個樣子嗎?

「晚上七點,小江南餐廳,你記得嗎?」

「當然記得,就是上次相親遇見渣男的那個餐廳。」蘇可歆站起來高興地說:「太好了,這次一定能挖到大新聞!謝謝你,顧遲!」

蘇可歆感激的對顧遲說道,隨後就高高興興地上樓洗漱換衣服了。

顧遲看著她的背影,眼神愈發的黝黑。

知道別的女人和自己的丈夫共進晚餐的老婆,還能像一隻快樂的小鳥,世上恐怕也只有蘇可歆一人了吧?

如果換了別的女人,恐怕會直接罵自己的老公一頓,或者抱著老公的腿哭得死去活來的,不讓他去赴宴,再或者拿刀架在脖子上,氣得找左瑤拚命才好。

可蘇可歆偏偏……

呵。

好,那他就要看看,她的極限,到底在哪裡?

顧遲輕笑一聲,獨自上班去了。

蘇可歆一大早興高采烈地來到了雜誌社。

邱悅卻冷笑一聲,說:「蘇大記者,聽說昨天的追擊,你們一無所獲啊,還能這麼高興,你的心可真夠大的。」

蘇可歆看了她一下,不與她搭腔,她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回應這種夾槍帶棒的話,也不想破壞了今天的好心情。

她在辦公室清了清喉嚨,宣布:「同志們,我得到了最新的消息,晚上顧總會和左瑤共進晚餐!」

曉梅和小李聽了消息,開心地拍起手來,大呼可歆姐萬歲。

邱悅氣得鼻子都快歪了,頭都要冒青煙了。 辦公室裡面的歡呼聲,連顧以寒的屋子裡都聽得很清楚。

他把蘇可歆叫到自己的辦公室里來。

他先關心地看了看她的胳膊,眼底滿是關切,「你的傷都好了嗎?有沒有留疤?」

蘇可歆搖搖頭,說:「護理得很好,沒有留疤。」

寒暄過後,屋裡突然變得很安靜。

在這間辦公室里,顧以寒沒少和蘇可歆起衝突,他曾經恨她、怨她、折磨她,就在這裡。當時的蘇可歆一定很傷心。

他錯了,錯得自己都不能夠原諒自己。

「蘇可歆,我沒有要安排你去跟顧遲新聞的意思,這是蔣麗麗的意思。」看著蘇可歆防備的表情,顧遲急著辯解,「這一次我真的沒有耍任何陰謀詭計,我以後再也不會那樣對你了,你會原諒的我吧。」

一開始,蘇可歆也覺得顧以寒的所做作為是無法被原諒的,他傷害她到足夠銘心刻骨。

可是,那一次復仇行兇,他衝進火場不顧生命的危險救了她,這一切還有什麼是不能被原諒的呢。

都說愛有多深,恨就有多濃。顧以寒之所以恨她,也是因為不了解事情的真相,雖然他從來都不相信自己。

蘇可歆回答:「顧以寒,我不想再和你有任何瓜葛,所以我不恨你了,我原諒你。」

她站在他的面前,顧以寒卻覺得有千里萬里那麼遙遠。

顧以寒眼神閃爍,無法繼續這個話題,只能轉移,「你們剛才在外面那麼高興,難道你都不擔心顧遲和左瑤真的有什麼嘛?事情從來都不是空穴來風的。男女之間除了愛情,根本就不可能存在友情。」

顧以寒說的這個道理,她蘇可歆當然明白。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即便是友情,總有一天也會變成愛情。

不過,顧遲不是那樣的人。顧遲是個有感情潔癖的男人。

他對待程若兒的長情,對自己的百般呵護,絕不是任何一個男人隨隨便便能夠做到的。

蘇可歆筆直的看著顧以寒:「我相信他。顧遲是我的丈夫,我最了解他。區區一個女明星左瑤,比起當年的程若兒差了不知幾個檔位。」

顧以寒一愣。

她竟然知道程若兒這個人?

看來顧遲已經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她了。兩個人的關係還真是親密無間。

他反問:「程若兒已經不存在了,現在說的是你蘇可歆,你們才認識了多長時間,你就這麼了解他?」

蘇可歆的目光投向窗外,緩緩地道來:「有些人一眼便知一生,兩個人之間的相處就是要互信信任,我相信顧遲,正如顧遲也相信我。」

待蘇可歆出了辦公室,顧以寒心裡一直在回味著她最後的那句話。

他犯了一生中最大最不應該的錯誤,就是沒有相信蘇可歆。

當年純真甜美如一朵白色的梔子花,她的善良、堅韌、天真深深吸引了他,他愛上了她。

可他是名門望族,多少人會覬覦他的富豪背景,於是他連蘇可歆都瞞著。

當年的那些照片,他連想都沒想,一心認定了蘇可歆的背叛,如果他肯聽她解釋,肯靜下心來好好的分析琢磨,如今兩人也不會形同陌路人了吧。

顧以寒覺得他已經失去了蘇可歆,徹底地失去了她的心。

白天上班的各種忙碌,到了晚上,蘇可歆幾人整理好各種設備,一齊出發前往小江南餐廳。

他們六點半就來到了早已定好的座位上。

曉梅和小李假扮成一對兒情侶。

他們將相機隱藏在不易發覺的地方,等待著。

七點鐘,他們果然看見顧遲和左瑤一前一後進了餐廳的門。

好戲就要上演了。

今晚的左瑤格外妖嬈,一看便知是經過刻意精心的裝扮而來。

完美的身材真是讓蘇可歆自愧不如。

低胸晚禮服,飽滿的呼之欲出。左瑤還化了很濃的煙熏妝,配合這黑夜的氣氛非常合宜。

曉梅暗嘆說:「真的是國民女神啊。」

小李早已看呆。

「喂,你們專業點兒,最重要的是今天一定要拍到照片。」蘇可歆好笑的提醒二人保持頭腦清醒、

那一桌,左瑤點了菜,視線就再也沒有離開過顧遲。

她低頭淺淺一笑,「顧總真是難約呀,我們有多久沒見面了?」

顧遲禮節地回答:「只要有合作,我們定會再見面的。」

「聽說顧總你,結婚了?」她眼尖地看到了他的戒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