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驕陽欲去尋找他曾經在這裡感應到過仙緣,但是這就無法將奧宇仙人,太昊仙人,癸天仙人,天殘仙人帶在身邊,但是將他們四人放掉,他們非常有可能去向混沌仙皇報信,這讓龍驕陽心中不由升起了殺意。

奧宇仙人瞬間感應到了龍驕陽的殺意,他冷汗直冒道:「龍驕陽道友……我們絕對不會出手幫助混沌仙皇的,你可別殺我們……」

太昊仙人也感應到龍驕陽的殺意,他非常驚悚道:「龍驕陽道友,我們可是吃了你丹藥,還指望你給我們解藥呢,我們絕對不敢背叛你。」

天殘仙人與癸天仙人驚悚的渾身汗毛都倒豎,這一刻他們才發現奧宇仙人與太昊仙人才是真正了解龍驕陽的,這傢伙說翻臉就要翻臉。

「我要去做一件事情,帶著你們不方便,可是放了你們,你們又會去通風報信,我也很難選擇。」龍驕陽眼中的殺意並沒有減退,現在他早就不是心慈手軟之輩。

奧宇仙人,天殘仙人,太昊仙人,癸天仙人都是大急,龍驕陽真是動了殺心,他們想不到一個讓龍驕陽安心的辦法,就必然難逃死劫。

「龍驕陽道友……我們……我們可以在你乾坤仙鏡裡面……」奧宇仙人急智道。

「你們的實力太強,入乾坤仙鏡也有可能對我照成影響。」龍驕陽皺眉道。

頓了頓,龍驕陽有了想法,他將鎮仙碑從乾坤仙鏡之中取出來,道:「我會以鎮仙碑,將你們鎮壓在此,等我做完事情,就返回來取了鎮仙碑,放你們出來,你們覺得如何?」

奧宇仙人,天殘仙人,太昊仙人,癸天仙人心中恨不得罵娘,這還覺得如何?當然不好!

可是奧宇仙人,天殘仙人,太昊仙人,癸天仙人不敢罵,現在的龍驕陽對他們動了殺機,稍有不甚他們馬上就會死。

「龍驕陽道友……這件法寶,會不會直接將我們鎮壓死?」奧宇仙人感應到了鎮仙碑上的正魔雙修氣息,急忙問道。

「一個月之內,你們是不會死的。所以你們要祈禱我一個月之內,可以完成這件事情。」龍驕陽平靜道。

奧宇仙人,天殘仙人,太昊仙人,癸天仙人無不色變,他們一樣要面臨死局。

「龍驕陽道友,你到底要去做什麼?我們說不定可以幫到你的。」奧宇仙人苦澀道。

「要麼被鎮仙碑鎮壓,要麼死在我手上,這就是你們的二個選擇,沒有其他選擇。」龍驕陽冷聲道。

「那就鎮壓我們吧。」太昊仙人絕望道。

奧宇仙人,天殘仙人,癸天仙人也無法可說,這就是弱肉強食的局面。龍驕陽根本不給他們其他選擇,除了被鎮仙碑鎮壓著,暫時保持著希望,別無他法了。

龍驕陽催發鎮仙碑,將奧宇仙人幾人轟的鎮壓到了大地之下。

而後龍驕陽快速閃現,進入到當初斬仙台被困的神靈果園附近,當年龍驕陽就是在這裡感應到的,有仙魔之氣的仙緣。

龍驕陽直接盤坐在地上,催發地龍十訣之術,去感應這附近山川地脈的龍氣,以龍氣去尋找仙魔之氣仙緣。

片刻之後,龍驕陽興奮的發現,當年他感應到的仙魔之氣的仙緣,竟然在一處龍脈起源之地。

龍驕陽的身體直接從大地上消失,融入在龍脈氣息之內,想仙魔之氣的仙緣極速接近。

轟!

突兀間,一抹可怕的殺機爆發,恐怖的刀氣突然間爆發,識破了龍驕陽以龍脈之氣的偽裝,斬向了龍驕陽。


龍驕陽尋找催發正魔領域,抵禦著這絕命一刀。

正魔領域形成的防禦,都被這一道差點劈裂,龍驕陽異常震怒,正魔領域迅速回擊而下,並且形成極陽與極陰之力,要滅殺偷襲之人。

但是當龍驕陽狂暴襲擊,龍脈之氣下,藏著的卻是一個石台。

這讓龍驕陽差點爆粗口,因為這竟然是他解救出來的斬仙台!

「可惡,我當初就應該碎了你。」龍驕陽氣怒傳念道。

斬仙台發現是龍驕陽,它歉意傳念道:「恩人……對不起,我並不知道是你。」

「你在這裡幹什麼?也在窺探這仙緣?」龍驕陽收起暴怒的心思,傳念問道。

「嗯,我準備收了它,以後給主人用。」斬仙台傳念道。

「這個大世界中仙緣無數,你去尋找其他仙緣吧,這仙緣我要了。」龍驕陽傳念道。

斬仙台沒有反抗,傳念道:「恩人要,自然要先給恩人。」

龍驕陽收回正魔領域,盯著在前方並沒有動彈的『仙魔之氣』散發的仙緣,準備要吞沒了它。

斬仙台卻在此時傳念道:「恩人,你不念聚仙經,要怎麼收仙緣之氣?」

「聚仙經?」龍驕陽驚疑的停止要吞吸『仙魔之氣』的仙緣的行動。

「是啊,這可是先天仙緣,你不念聚仙經感化它,讓它自願入體,強行奪了它,也只會反噬己身,而無用的。」斬仙台傳念道。

「你怎麼知道這些?」龍驕陽很疑惑,他怕是這有靈智的法寶在忽悠自己。

「我主人曾經給我說的,我可是在這裡念了好久的聚仙經了,可惜它對我不感興趣,完全不肯被吸收。」斬仙台傳念道。

龍驕陽傳念道:「斬仙台,你將聚仙經傳一份給我看一看?」

「好啊。」斬仙台完全不拒絕,直接將聚仙經的經文以記憶印記的方式,傳給了龍驕陽。

龍驕陽得到聚仙經后,將其研究了一遍,頓時發現了這聚仙經的玄妙,它需要用是一種宇宙之音來念,並且要同時展現自己身上的仙緣之氣,來將所遇上的仙緣之氣吸引過來,而後讓其與自己本體的仙緣融為一體。

這一刻,龍驕陽真是太慶幸,斬仙台只是一個有靈智的法寶,自身並沒有仙緣存在,要不然這帶著仙魔之氣的仙緣,說不定就被它融合了。< 渡邊覺得池田政秀肯定瘋掉了,既然那個中國高中生不怕死想要當先鋒,那就讓他去做炮灰好了,可你衝上去做什麼呀?同事六年,他從來不知道懦弱膽小的池田還有這麼驍勇的一面。

「難道我錯怪他了?要是還能回去,一定給他漲工資。」看著池田微微踏前幾步,悍不畏死的用電磁步槍攻擊黑衣特工,渡邊就感到了一股熱血上頭,恨不得衝上去和他並肩戰鬥,拼殺一把。

儘管已經年近四十,但是渡邊胸中的銳氣從來沒有減少,他不想被人瞧不起,尤其是外國人面前,更不能丟了面子。

「政秀,我來幫你!」雖然二十多年的歷練告訴渡邊不要衝動,但是看著池田打爆黑衣特工的英姿,渡邊也沖了上去,他不想失去這樣的同事。

看到渡邊社長跑到身邊,池田氣的直翻白眼,要不是不能開口說話,哪怕是被解職,也要罵他是個蠢貨。

梅爵野的臉上浮現出一抹陰險的笑容,他的能力是心靈控制,可以隨便控制一個活人,讓其成為傀儡,按照他的想法去行動,被控制的目標擁有自我意識,但是會被剝奪說話權利,這簡直就是陰人的最佳手段。

池田政秀現在就是梅爵野的肉盾,要不是有這一手,高中生也不敢莽撞的硬沖,當然,這個能力也是有缺憾的,對精神力強大的人使用無效,尤其是澹臺和老兵這種經過特殊訓練的,還會反噬讓能力者吐血,碰上阮菲菲這種類型,也有失敗的幾率,所以梅爵野才選了新人做目標。

「就是不知道他死了后,會不會扣我一千點數。」梅爵野有些思忖,不過看著池田中彈后,渾身是血的戰鬥,已經很滿意了,這傢伙雖然也會感覺到痛疼,但是那和自己有什麼關係?

只要不是致命傷,不解除能力,池田就會為梅爵野戰鬥下去。

龐美琴和阮菲菲盯著梅爵野的背影,心生警惕,這兩位可都是狡猾的女人,早看出不對勁來了。

「別停,快走!」阮菲菲盯著梅爵野,朝他呵斥,「你們先走!」

「哼!」梅爵野冷哼一聲,除了唐崢,其他人他可不怕,正要反唇相譏,幽靈病毒突然從身後的牆壁中衝出,握著餐刀刺向高中生的後腦。

梅爵野閃躲,池田一邊開槍,一邊不要命的撲了上來,擋在身前,眼看著幽靈病毒餐刀割向他的喉嚨,高中生趕緊解除能力。

「巴嘎!」恢復自由的池田看著近在咫尺的幽靈病毒,滿臉驚恐,大罵了一句,可惜太晚了,下一刻餐刀就切過了喉骨,就像打開了搖過後的啤酒罐,大蓬的紅色鮮血噴射出來。

滋啪,阮菲菲放出了閃電鏈,整個通道一時間全都是藍白色曲折的閃電,係數劈在了幽靈病毒身上,電的它起了一層焦黑的煙霧,因為距離過近,在靜電作用下,美琴的長發都被吸的偏了過去。

老兵的防護衣不錯,還沒什麼感覺,渡邊卻是渾身發麻,幾乎癱軟在地,不過胯下已經失禁了,這讓他覺得丟人,面色漲的通紅。

這一次自然攻擊正中目標,讓幽靈病毒在十秒內都沒辦法虛化,老兵當然不會浪費這種機會,摁著它就是一頓胖揍。

唐崢也趕到了,一刀斬在它的脖頸上, 飼養員大人,又黑化! ,不過這傢伙並沒有死亡,也沒有流血,只是慘叫著,一把抓在了老兵的手臂上。

「阮菲菲,電擊別停,用最大威力!」唐崢也把萱草召喚了出來,給女主持人加持增益狀態,這次殺不了,下一次要抓住幽靈病毒就難了。

阮菲菲沖前,雙手對準幽靈病毒的身體,每一根手指上都有手腕粗的電流射出,要不是身穿防護衣,唐崢和老兵也得倒霉,那些遊走的電弧打在身上,也讓人通體發麻。

幽靈病毒遭到了重創,腦袋嘭的一下碎成了紅色塵埃,消失不見,身體卻是變成了馬賽克狀的半透明立方體,像一團軟泥怪似的開始蠕動,沿著老兵的手臂蔓延湧出,入侵他的身體。

作為病毒,它當然有侵染他人身體的能力,只要進入百分之五,林衛國就會成為它的複製體,即便本體被殺死,它也可以繼續用別人的軀殼活下去,不過一旦進入晶體化,它的核心就會暴露,也容易被殺死,所以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這麼做的。

「老兵!」唐崢怒吼一聲,雪代丸斬在馬賽克晶體上,迸出了一溜火星,隨即就切了進去,不過轉瞬間馬賽克就蠕動著,包裹住武士刀,產生了強大的粘性,吸附住它的時候也開始沿著刀身蔓延,想要侵佔唐崢的身體。

「退開,斬了我的手!」老兵大聲警告,發現掙脫不掉幽靈病毒,自己的意識也開始模糊后,他立刻察覺到了不妙,果斷的讓唐崢砍掉他的手。

唐崢沒有猶豫,丟掉雪代丸丟后,隨即抽出了腕錶中的龍骨彎刀,雪亮的銀色刀鋒閃過,一截斷臂飛上了天空。

龐美琴眼疾手快,揪住老兵的衣領,把他扯了回來,聽到他的警告,愛惜生命的阮菲菲已經後撤了好幾步。

林衛國咬著牙,沒有發出任何慘叫,單手取出恢復藥劑,趴在了傷口上。

梅爵野站在安全範圍外,自然不會放過這種攻擊的機會,滿臉亢奮表情地朝著幽靈病毒的晶體化身體射擊,不過幾秒后就樂極生悲了,從停車場衝過來的黑衣特工看到高中生站在通道口,怎麼可能客氣,頓時一個一個掃射。

「敵襲!」高中生被打翻在地,腹部滲出了鮮血,他一邊往旁邊翻滾,一邊掏出了止血藥膏,拍在了肚皮上,他提醒眾人注意當然不是好心,而是想讓別人幫他分擔壓力。

「美琴渡邊,火力壓制。」唐崢立刻採取應對策略,美腿空姐好歹征服者,這麼多場生死之戰打下來,再笨也會有點收穫的,不用唐崢指揮,大拇指往上一推按鈕,就把雷暴步槍調成掃射模式,開始對著停車場狂轟。


這個時候她可不敢斤斤計較,聰明的女人就是知道改什麼時候展現自己的價值。

渡邊就比較笨了,腦筋很死板。

「電擊別停,都閃開點!」呵斥完注意力不集中的女主持人,提醒了一句,唐崢便單手取出加特林機槍拋給渡邊,接著把用十天分量的兔子炸彈做成的集束炸彈拽了出來,丟在幽靈病毒身上,然後右手對準它,轟出了機械獅吼炮。

兔子炸彈即刻引爆,一陣衝擊氣浪立刻席捲而出,吹得眾人睜不開眼,伴隨著爆炸,幽靈病毒的晶體身體碎裂,就像是下冰雹似的,叮叮咚咚地掉的到處都是。

即便是受到了這種打擊,幽靈病毒依舊沒有死亡,殘存的身體快速蠕動,試圖把暴露出來的核心裹住。

唐崢看到了一顆金色的立方體,猶若魔術方塊一樣,在進行著不規則的轉動,不用猜這也是怪物的核心,他立刻放出了兩把月刃,一擊必殺的效果果然沒讓人失望,鏗鏗地斬在了立方體上,頓時打出了裂縫,一些碎塊也掉了下來。


唐崢不滿意,又用最快的速度抽出高斯狙擊步,抵住槍口,轟出了一發高爆穿甲彈。

轟,核心徹底粉碎,那些掉在周圍的晶體也開始變成粉塵,隨著微風消失在通道中。

兩顆星辰種子和一枚黃金掉在地上,還有一張電子地圖,唐崢一把抄了起來,丟進腕錶,隨後取出一挺加特林,對準了停車場。

槍管轉動,噠噠噠的射擊聲中,衝上來的黑衣特工頓時被擊中,打成破銅爛鐵,碎了一地,各種掉落的鋼鐵零件叮叮作響。

轟,轟,兩輛汽車被打爆了,燒成了一團火球。

「衝出去!」渡邊提議,被唐崢拒絕了。

「以守代攻,就在這裡殺。」誰讓黑衣特工只知道傻沖,這麼好的地勢,不用豈不是浪費,唐崢把面罩拉起來,仗著暴龍防護衣的SS級防禦,直接站在通道口,和黑衣特工對射,他還有光之防禦盾沒用出來了,所以完全無威脅。

看著黑衣特工一個個被打爆,唐崢終於念頭通達了,被幽靈病毒追了一路的鬱悶總算髮泄了出去。

雖然沒有找到目標人物,但是阮菲菲不認為行動失敗,殺了這麼多的怪物和BOSS,就是點數呀,更別提還有種子獎勵,不過女主持人估計她得不到星辰種子了。

「可惡,那天我要是早點站隊,絕對不是這種局面。」阮菲菲看著通道口那個虐殺黑衣特工的團長,有點小失落,她本來可以過的更好。

槍聲停歇後,聞著刺鼻的硝煙味,渡邊失魂落魄,帶來的五個人,居然都死了,這讓他回去后怎麼向同胞解釋?他當然不認為唐崢用他們做炮灰,畢竟人家一直在斷後,並且擔任了最重要的工作,再說中國新人也都死了,這完全是自身問題。

「哎,都是池田他們不給利力呀!」渡邊看到只剩下他一個新人,不由的自滿了一下,果然身為社長,還是有些能力的。

梅爵野斜眼瞅著渡邊,暗道下次就挑你當肉盾。

「是地圖!」唐崢開心了,有了它,今天這趟行動絕對值了。 龍驕陽研究聚仙經三天之後,催發自己仙緣,而後開始涌念聚仙經,要讓這『仙魔之氣』的仙緣融入到他體內。

聚仙經真是極為非凡,龍驕陽還未將仙緣吸收,但是卻將大地中的龍脈之氣與宇宙中的星辰之氣,不斷吸入自己的體內,讓他自身的仙緣自己得到了提升。

這一下,龍驕陽才真正明白聚仙經的非凡之處,它其實是一種修鍊仙緣的辛秘之術。

同時這也讓龍驕陽心中暗自警惕,因為斬仙台的主人必然強悍非凡,要不然也不可能有這種可以修鍊仙緣的辛秘之術。

一晃,半個月的時間過去。

龍驕陽整個人都處於一種空靈的狀態,他感覺自己似乎在宇宙中,又似乎超脫出了宇宙。

仙魔之氣匯聚的仙緣,這幾日開始與龍驕陽體內的仙緣產生了強烈的吸引力,大有融為一體的趨勢。

但是龍驕陽很快發現了一個問題,這仙魔之氣環繞的仙緣之內,似乎有一股極其強烈的力量,它並不想被融合,而是想要入住龍驕陽的仙緣,而後通過仙緣佔據龍驕陽的肉身。

「嘖嘖,想要吞噬我的元神,那就要看一看你這仙緣,有沒有這種本事。」龍驕陽信心十足,開始與這仙魔之氣的仙緣展開拉鋸戰。

斬仙台則在龍驕陽到此之後的,三天之後離開了。

龍驕陽本想強留下斬仙台,但是在未曾弄清楚斬仙台真正的主人,是敵是友之前,他不想掌控斬仙台。因為他手中有著六道輪迴盤,怕日後需要佔據各路強者,一起返回幾十萬年前,阻止浩劫開始的源頭。

又一個十天過去,仙魔之氣環繞的仙緣,終於脫離龍脈起源的源頭之處,轟然湧入龍驕陽體內,湧入正魔仙印之中,要融入其中,亦是真正展開奪取龍驕陽肉身統治權的戰役。

龍驕陽經歷過數次被奪舍的危機,前幾次他都因為實力弱小而擔憂不已,但是如今他的實力強悍,信念無敵,無懼這仙緣入體,奪取肉身統治權的戰役。

這對龍驕陽來說,就是一場一躍成龍關鍵機遇!


仙魔之氣環繞的仙緣,與龍驕陽的正魔仙印極為相配,二者融合的速度極快。但是這仙緣之內的可怕力量,要浮現出了猶如宇宙滅道的力量,它磨滅著龍驕陽的元神與仙印,似乎必須要分出勝負,要不然就會是玉石俱焚的趨勢。

龍驕陽一下子明白了,當年玄陰陽強行吞噬仙緣之氣后,為什麼會導致實力大降,落下了終身難痊癒的傷害。因為仙緣中都具備一種先天的宇宙道印,它與修者所修出的仙印多半是衝突的。

二種不同的道印,自然會產生巨大的衝突,而其他修者又不想龍驕陽如此膽大包天,敢碎了宇宙道印,自然就是二敗俱傷的結果。

但是龍驕陽不同,他早已經干過碎裂宇宙道印的事兒。現在他只需要仙緣之氣,卻不需要仙緣中的道印力量。所以毫不留情的開始反吞噬這仙緣中的道印,他是直接將其碎掉,毫無保留的,完全無融合之意。

片刻之後,仙魔之氣凝聚的仙緣,成了單純的仙緣,在快速被正魔仙印吸收,而它其中包含的道印徹底被消磨乾淨。

轟,轟,轟,轟……

當龍驕陽吞噬下所有的仙緣之氣,這一個地方地脈瞬間崩潰,出現了巨大的黑洞。

龍驕陽極速閃現離開,他望著直接碎掉,變成了黑洞的帝州土地。一下子明白了,仙魔界最終將四分五裂的緣由。帝州中的仙緣將分崩離析,如果有人吞吸了帝州與仙魔界中心區域仙緣。

那麼這一個中心地帶就會變成黑洞,仙魔界的其它土地就會飄飛走,遊離在黑暗宇宙中。

「原來是這樣……原來是這樣……」

龍驕陽內心震動,忽然間覺得時間異常緊迫,因為他知道,仙魔界中還有許多,與各大仙皇與魔尊有著千絲萬縷聯繫的強者未曾出現過。

龍驕陽相信這些人,都是在等待仙魔界四分五裂的時機,或許他們已經出現,只是他還不知道而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