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名鬼差看着常大那焦糊的手掌提醒道。

“常二,你說的沒錯,這小子有點奇怪,不知道他是那層跑出來的魂魄? 被愛判處終身孤寂 看來今天我們不動用些真本事,很難能夠站的過他……”

說話間常大已經取出了一個銅鈴,此鈴名爲鎖魂鈴,是專門用來收服一些厲鬼所用,沒成想在自己的家門口竟然用上了。

“鐺啷啷……”

常大搖晃鎖魂鈴。

鈴聲四起,周圍衆魂無一不慌張起來,因爲那鈴聲彷彿是一定魂咒一般,另衆魂動彈不得。不但如此,其中還存在一種魂絲被抽的感覺,很是難受。

周慧亦是如此,本以蒼白的臉色變得更加的難看起來,大虎見狀關心的問道;“慧慧,你若是覺得那小鈴對你有威脅,我這就毀了它。”

大虎說完,擡手對着那小鈴一抓,很是奇怪的,那小鈴真的就從常大的手中脫離,飛向大虎。

小鈴到了大虎手裏,不再發出那種聲音,大虎看了眼,知道這小鈴不是什麼凡物,不過這小鈴對周慧有威脅,所以不由於直接手一發力,瞬間那小鈴化作了飛灰。

“啊……你……你竟敢毀了……”

常大還未說完,大虎直接一團火球打了過去,那常大就和鎖魂鈴一般化作了飛灰,消失在了地府內。

“不要問我是誰,她,我帶走了,你有意見嗎?”

大虎冷冷的看着剩下的那名常二問道。

常二見到大虎隨手就殺了常大,那裏還不知道此魂絕非一般之魂魄,所以也不敢再有得罪,而是很恭敬的朝着大虎一禮。

“原來是仙長,小的有眼不識,還望仙長不要怪罪,若是她是仙長的好友,那儘管帶走就是,只不過還望仙長告知小的,仙長你的名號,小的也好對上面有個交代。”

大虎見到常二的舉動言辭很是滿意,他是來救人的,不是來惹事的,所以嗎……就不準備殺了次鬼差。

“李道。”

大虎簡短的說出兩個字,他不能將實名說出,有恐日後地府會找他的麻煩。雖然以他的實力並不懼怕地府,但是他是個怕麻煩的人,只好用個虛名糊弄一下就是。

“李道?”

常二暗記此名,不過他覺得這個名字有些生,沒有聽過,地府排的上的高手沒有這樣的人,而凡間幾乎也沒有聽過這樣的名字,所以只好稟告上級,讓上級處理此事吧。

“好的,我知道了仙長,你請便吧……”

常二不敢久留大虎,恐有變故,萬一這位仙長一不高興,將自己也給變成了灰,那到時說什麼也就完了,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請這仙長離去。

“你很聰明,記得我叫李道……”

大虎說完最後一句話,就攔起周慧的腰肢直接消失在了地府之內。

常二見狀也不敢怠慢,指揮着衆魂魄繼續上路。

……

周家。

“雲利,你說這大虎進去了那麼久,怎麼還沒有出來啊?”

宋雅詩有焦急的問到周雲利。

“要不我們進去看看?”

周雲利想了想說道。

“不可,大虎的醫術我是親眼見過,我們還是相信他的話,等他出來吧。”

錢滿堂見狀緩緩的開口道。 周母宋雅詩,心中雖有些急迫,但這關係着女兒生死大事,她不敢魯莽行事,只好聽從錢滿堂的話,耐着性子在門外等候,不過雙眼卻是直直的盯着門口。

“錢伯,你說這大虎真的可以救慧慧嗎?”

周雲利知道周慧是墜河而亡,自己命人在河內搜索了不知多久,就是沒有找到周慧的屍體。現在大虎不但將周慧的屍體找到,而且還說能救周慧,這另周雲利有些不敢相信。

“這我不是很確定,但我相信大虎師傅不是個信口雌黃的人。”

錢滿堂見過大虎救治宋雅詩,也見到過大虎與那個附體魂魄的戰鬥,他對大虎充滿了信心。

“既然錢伯如此信任大虎,那我們就再等等吧。”

周雲利這話有些像對自己說,有又些像是對宋雅詩說。

三人懷着不同的心情,就這樣在門口默默的等待起來。

太陽今天下班比較早,滿天的星辰的早已搖曳在星空之中,無數的小眼睛一眨一眨的很是漂亮。

突然,一陣風吹過,一條虛影閃現而出,這虛影只是暫短的一頓,轉眼又消失不見,不過隱約間,能夠看到這虛影懷中有抱着什麼東西,可惜那虛影的消失的太過突然,使得無法看清是什麼。

“嘶……”

宋雅詩正在門外耐心等待,不知怎麼滴,突然的一個顫立,感覺周圍非常的陰冷。

“雅詩,怎麼了?”

周雲利見狀關心的問道。

“沒事,可能今夜有些太冷了,我穿的比較少吧!”

宋雅詩緊了緊上衣說道。

“奧,來穿上……”

周雲利將自己的上衣脫下,給宋雅詩穿上,他壓根都沒想過讓宋雅詩回去換衣服。

“不對……”

這時,錢滿堂突然的說了一句。

周雲利聞言很是奇怪,看了眼錢滿堂問道;“錢伯,那裏不對了?”

“我也感覺到有些冷……”

錢滿堂說完看向四周。

周雲利聞言很是想笑,自己老婆冷,給她披件外套那時應該,你說這長輩……並且還是個老頭,自己難不成也給批一件?這貌似有些不妥吧!

“錢伯,你這是……”

“雲利,難道你不覺得有些冷嗎?”

錢滿堂看到樓道頂有幾滴水珠依然成了冰珠,看着周雲利問道。

“我……”

周雲利經錢老這麼一說,突然也感覺自己非常的冷,按理說不應該啊!自己這套別墅可是有恆溫空調的,怎麼會冷呢?

“我現在也感覺有些冷,這是怎麼回事?”

周雲利開始疑惑了,剛纔自己沒有感到冷啊?怎麼自己剛把衣服脫下就覺得冷了呢?難道是這裏的空調壞了?

錢滿堂聞言擺了擺手,一副很是神祕的模樣。

“雲利,我想應該是慧慧回來了。”

錢滿堂很是小聲的說道。

“什麼……”

周雲利聞言感覺自己的頭皮發麻,什麼是慧慧回來了,她的屍體不是在房間嗎?難道是她的鬼魂回來了?想到這裏周雲利更是驚心不已。

宋雅詩也是一驚,因爲她是女人,女人天生屬陰,所以對一些陰寒之氣感知的比較早。難到現在的陰冷是慧慧的鬼魂帶來的?

沒錯,宋雅詩想的是對的,就在剛纔,大虎已經回到了房間,只是周慧的魂魄剛從地府出來,難免帶一些陰氣而來,所以這裏的寒氣乃是周慧所導致的。

“噓……小聲點,我們不要打擾大虎,以免給他增添麻煩。”

錢滿堂做了個禁聲的手勢,而後小聲的說道。

周雲利夫婦見狀很是配合的閉口不言,滿臉期待的看着門口。

大虎帶着周慧的魂魄來到了方間,看了看牀上躺着的周慧軀體,又看了看懷裏的魂魄,會心一笑道;“慧慧,我們回家了,你姑且暫等一時,我這就安排讓你魂歸軀體。”

大虎說完直接將周慧放在了一旁,而他手裏一晃,一道符錄出現在了手裏。

重生之無悔人生 大虎走到周慧軀體身邊,將符錄貼於周慧腦門,而後退後兩步大喝一聲;“天門,開……”

周慧魂魄在一旁看到大虎的舉動,內心很是疑惑,大虎究竟有多少祕密是自己所不知道的呢?

突然出現在手裏的符錄,以及他如何去的地府,這一切都是那麼的難以置信。

“慧慧,趕緊回到你的體內……我的法術堅持不了多久的……”

大虎說話的聲音有些吃力,好似大虎在扛着一座山一般,隨時會將他壓扁。

“奧……”

周慧正自在出神的想着,突然聽到大虎的話,連忙起身朝着自己軀體而去。

周慧來到自己軀體前,擔心的看了眼大虎,毫不猶豫的順着自己軀體的額眉心一閃而入。

如果說人的軀體是一個家的話,那麼人的眉心就是大門,想要回家必須經過門口。大虎現在已經將門口打開,周慧這才毫無阻擾的回到自己軀體。

大虎見周慧已經回到了自己軀體,心裏當即就鬆了口氣,不過這樣他的任務還沒有完成,他必須將周慧的天門關掉才行。

“天門,關……”

大虎臉色有些難看,不過眼神中帶着少許的激動,只要天門一關,那麼周慧就算是復活了,否則,其他的鬼魂也會趁機可入的。

大虎做完了這一切虛脫的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穿着粗氣。

過來片刻,大虎體力恢復了不少,這才站了起來。過去幫周慧把了把脈,發現周慧有了脈搏,只是很虛弱。

大虎走到一旁的桌子上,倒了一杯清水,而後給周慧喝下。不久後,周慧叮嚀一聲緩緩的睜開了雙眼。

“慧慧,你感覺怎麼樣?”

大虎急切的問道。

“大虎……”

周慧奮力的喊出大虎名字。

“呵呵……先不要說話,你剛剛醒來,幾天沒有吃過東西,所以你的體力現在很差,理應多多休息。”

大虎見狀很是高興的說道。

“嗯。”

周慧很是乖巧的點了點頭,而後又閉上了雙眼開始睡了過去。

大虎沒有打擾周慧,而是小心翼翼的開門出去,因爲門外有周慧的家屬在那。(。 大虎沒有打擾周慧,而是小心翼翼的開門出去,因爲門外有周慧的家屬在那。

門外周慧的父母以及錢滿堂都目不側視的盯着那扇門,突然間,門“吱呀”一聲打開了。

此時衆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因爲門開就意味着結果要出來了,說不緊張那是假的。

周雲利夫婦緊張那是因爲裏面的是自己女兒,而錢滿堂緊張,那是因爲他要看看這大虎的本事到底有多大,能否起死回生。

大虎走出門,呆呆的看着幾人的表情,神色有些難看起來。

“大虎……”

宋雅詩見到大虎的表情,就知道無論大虎的醫術有多高,他還是無力迴天,畢竟自己的女兒死去的時間太長了。

“唉……”

周雲利長嘆口氣,他和宋雅詩的心情是一樣的,女兒已經走了,是不可能回來了,不過好歹大虎已經替她報仇,方家也因此做了陪葬,他不敢在奢侈什麼。

老錢見到大虎表情,也露出了些許的失望之色,原本他以爲大虎會再次給他驚喜,讓他在有生之年也見識見識什麼叫起死回生,不過看樣子是不可能了。

“伯母……”

大虎想說周慧正在休息,等會你去弄些吃的,也好讓她醒來吃。畢竟三天沒有吃過東西了,她一醒來鐵定會餓的。

不過宋雅詩沒有給大虎說完的機會,就出手打斷道;“我知道你已經盡力了,我不怨你,你能將慧慧的屍體找回我已經很滿足了。”

“是啊,大虎,現在我們已經很滿意了,你也不要太過自責。”

周雲利見狀也出言安慰道。

只有錢老在一旁暗自搖頭,看來傳說畢竟是傳說,可憐自己還……唉!

“伯父,伯母,你們先聽我說完,慧慧她現在已經沒事了,明天早上應該就能醒來,不過她這些時日沒有進食,所以醒來後會很虛弱,還要麻煩伯母去弄些吃的。”

大虎的語氣有些激動,周慧死而復生,或許他要比任何人都高興,包括了她的父母。

三人聞言愣在當場,一時間不知所措。

過了好久宋雅詩顫抖的道;“慧慧……她真的沒事了?”

“是啊大虎,你沒有開玩笑吧?”

“這怎麼可能?”

幾人的表情無法用言語來表達,尤其是周雲利,嘴巴張的老大,一臉不可思議的模樣。

“嗯。”

大虎沒有在多說,而是重重的點了點頭。這事要是自己沒有遇到屁老,或者自己沒有修煉到練氣九層的話,他也不會相信,因爲這事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宋雅詩見狀就想往房間內跑去,不過被大虎攔了下來,“伯母,現在慧慧需要休息,你還是等下在看吧!”

“不,我現在就要進去,大虎,你就讓我進去看一眼吧?”

宋雅詩有些祈求的說道。

“這……好吧!那伯母你輕點,最好不要吵醒慧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