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獸咆哮一聲,扭動着巨力撞碎了昆倉釋放的冰之結界,滿身流血,模樣悽慘,衝入陣法之中。變化成人身,幽冥皇衣服碎裂,全身上下都是傷痕累累,流血不止。

幽冥皇氣勢微弱,完全沒有了之前的銳氣,十階巔峯實力,也只是比拼虛變第一境界,以虛變第一境界和天劫第三境界的強者對戰,沒有直接死亡就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聽到林塵不容置疑的命令,天麟神獸雖然很氣憤,可還是第一時間退了開來,加之虛空傳來的蒼茫氣息,讓楚雄心神出現震動。

天麟神獸突出一口本體之火虛凰吞炎,身影快速穿梭,也瞬間進入了陣法之中。

氣息也是微弱,身體之上有幾個血口,天麟神獸氣憤的直跳腳,被一個人類打壓,讓他的尊嚴有些無處釋放,在陣法裏面咆哮幾聲,開始療傷起來。

冰天也順利逃脫,可是已經重傷,一隻手臂直接被撕碎了,而且冰原雪族的冰晶權杖也出現了裂痕,聖器在天劫境界的強者眼裏,也不過如此。

紫璇倒是沒有什麼傷勢,雪晴從一開始就沒有下重手,而是邊打邊和紫璇溝通,讓它乖乖降服。

紫璇又精通空間法則,林塵的命令一到!在虛空摺疊幾次之後,就回到了陣法之中。

短短的片刻時間,林辰的力量就遭到了摧殘。


虛空顫抖,如同將要塌陷一般,蒼茫的氣息越加濃郁,整個虛空都在顫抖。

下一刻,天空撕裂一道千丈的虛空裂痕,一把巨劍如同一座山峯,直接插了下來。

蒼茫的氣息就是從巨劍之上傳盪出來。

巨劍插下,直接粉碎了幾座山峯,還有一片冰雪區域,就如同一把開天之劍,散發着火紅之光,映照的天邊紅潤,劍柄之上,站有兩人,散發着強大的氣機。

陣法之中,林塵可以清楚的看着外面,而外面卻不能第一時間看到陣法之中的情況,林辰的臉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巨劍給他帶來很承重的壓迫,巨劍之上的一人,散發的波動讓虛空都在扭曲,相必已經突破到了天劫境界之上,另外一人,面露桃花,儀表堂堂,也是一個風流倜儻之輩,境界修爲在天劫第一境界……

“哼,小小一把仙劍就如此囂張跋扈,要是老夫在之前,輕輕一道刀靈衝擊,就讓仙劍之靈死一萬次了!”九龍刀刀靈在林辰的腦海裏嘀咕道,很是不滿這把巨劍。

“什麼仙劍?什麼劍靈?”林塵好奇的問道。

“這把巨劍的劍靈是聖階之上!乃是仙階之靈,所以說,這把巨劍也就是仙劍,仙階的武器,威力是聖階的十倍,甚至百倍!”九龍刀刀靈緩緩解釋道。

“那你當初是什麼品階的武器?”林塵越加好奇了。

“憑什麼告訴你,反正大爺我是你仰視的存在,還有你,能不能修煉快一點,連全力使用我的靈力都沒有,一直讓我處於憋屈狀態,想想當年,一刀出,神鬼臣服,九龍刀現,浩劫臨見!”九龍刀又得瑟起來了。

“千百年之後,我一定達到我爹的高度,再現你的輝煌!”林辰眼睛明亮,自信滿滿的說道。

“切,千百年,就算給你萬年時間,你也達不到獨孤的境界,要知道,他百年就是窺道境界的強者,你在看看你自己,百年之後,才虛變之境,虛變與窺道境的差距,你應該知道吧,那就是天與地的差距。”

“好了,現在環境變了,你所在的星域靈力太過斑雜,修煉到虛變也算是資質勉勉強強,如果在靈氣純淨之地,你也算是一方天才,只有走出這片被人遺忘的星域,你纔有變強的資本各機會!”九龍刀刀靈說完,又沉寂了下來。

難得九龍刀刀靈主動說話,讓林塵徹底無語了,這貨就只會打擊人,不過,也算是給林辰指明瞭道路。

走出這片天地,去看看更加廣闊的天空。

吞噬蟻王此刻已經吞噬了姬羽經脈裏一半的玄冰之氣,林辰也進入了陣法之中,看尋幾人的傷勢。

陣法外面,巨劍出現,完全吸引了五大天劫境界的強者眼光,眼睜睜看着幽冥皇,天麟幾人逃入陣法之中而無動於衷。

更確切的說,是恐懼於巨劍劍柄之上的中年男子。

涅磐之境的修爲,在這裏,沒有誰會忽視,就算在龍形大陸,也是許多人仰望的存在。

巨劍變小,化成一抹紅光飛入中年男子後背的劍鞘之中。

仙劍消失,蒼茫的氣息也一併消失,壓在衆人心中的大石,也落了地。

楚雄和昆倉幾人,迅速接近中年男子,面目恭敬。

“拜見天海家的仙劍執者,焚虛仙劍果然名不虛傳,讓我等大開眼界了!”楚雄有禮的說道。

“楚雄,烈霜大陸出現了什麼變故!爲何寒冰罡氣會減弱,就連大陸上的寒冰氣息也消弱了許多。”天海嘯天淡淡的問道。


天海嘯天旁邊的青年,正是天海家族族長得二子,天海無殤。

天海無殤從落地的一刻,就目不轉睛的看着雪晴,眼睛裏不知道閃爍着什麼光芒。

“烈霜大陸出現的異變具體原因我們也不是很清楚,我們液在探查,只是,今日,此地出現了一股強大的寒冰氣息,震動大陸,所以我們前來探查此地。”楚雄淡淡說道,之後,指了指不遠處的陣法。

天海嘯天順手看去,天空一片迷霧,冰玄谷四周都是陣法交纏。

“陣衍門的融陣布法!”天海嘯天一字一句的說道,眼神裏閃爍着幽光,開始探查陣法……

“二叔,爲什麼陣衍門的融陣之術會出現在烈霜大陸,難道有陣衍門的弟子進入了這烈霜大陸?”天海無殤問道。

“此事卻有蹊蹺,還是等我探查一番在下結論,陣衍門的關係一向和他們不冷不熱,如果真是有弟子闖入我們的試煉之地,或許可以做出文章!”天海嘯天一邊探查,一邊說道。

沒一會兒,天海嘯天探查完畢。

“有些奇怪,這幾個陣法沒有完全融合,而是一個個鑲嵌疊加起來,和陣衍門的融陣之術有異曲同工之妙,如果陣內的弟子真是陣衍門的弟子,想必融陣之術也沒有學完整,裏面的一個陣法,和烈霜大陸的寒冰氣息相連,借用天地寒氣,很是精妙。”天海嘯天說道。

“另外,裏面有八道生命氣息,有一道氣息微弱,靈魂被禁錮,另外的幾道氣息都是妖獸散發而出。”

衆人都有些不可思議的看着天海嘯天。

沒想到涅磐境界的強者靈識力如此表態,不僅可以穿透陣法探查裏面的情況,而且還可以分明氣息所屬,的確是讓人有些毛骨悚然,太強了。

陣法之中的林塵,就是這種感覺,毛骨悚然,借用寒冰氣息,林塵可以聽到衆人的一言一語,沒想到到來的天海家族族人如此強悍。

龍形大陸上的強悍,讓林辰也有了興趣,另外,陣衍門的融陣之術,林辰也沒有聽過,林辰所會的陣法,還有陣法造詣,都是空老給他的陣法之書上學來的。

想到這,林塵不由自主的摸出了一塊白玉令,想起遇見空老的時候,的確有些詭異,現在想想,空老的身份的確是有些匪夷所思。

林塵手裏的白玉令,識兩塊融合而成的,當初武殿的武雲霄手裏有一塊,武雲霄被林辰殺死之後,得到了兩塊白玉令,兩塊白玉令一接觸就融合了起來。

當時林辰手裏的白玉令放出了一具空老靈身,在朱雀大陸幫助林辰,至於武雲霄手裏的白玉令裏是否有空老靈身,林辰就未必知道了。

林辰陷入了回憶之中!以前的種種的確是有些匪夷所思。

這時候,一聲浩蕩天音迴盪天際。

“龍形大陸天海家族仙劍執者天海嘯天,請問陣中之人是陣衍門的那位高人?還請出來相見!”

林辰的思緒被打斷,爲什麼天海嘯天沒有第一時間動手,而是陣中有一人的修爲他無法探查,那就是林辰,林辰融合了寒冰地炎,寒冰地炎溝通了寒冰氣息,孫以,林辰的氣息和寒冰氣息融合,讓人根本探查不出林辰的氣息。

如果一來就探查出了修爲,天海嘯天估計早開始強行破陣了,因爲忌憚,所以不敢盲目。

因爲,連他涅磐境界的修爲都探查不出的修爲,讓天海嘯天忌憚,所以,纔有了之前的詢問天音。

詢問天音,既是天海嘯天的試探,也是天海嘯天的唯一辦法。


越是強大的人,越明白怎麼保全自己,越是強大的人,越懂得謹慎。

天海嘯天是一個強大的人,所以他謹慎。 浩蕩天音,如同雷霆滾落。

在陣法之中,清晰可聞,林辰不明白什麼是陣衍門,也不知道什麼是融陣之術,天海嘯天超越了天劫境界,一不留神,死的連渣渣都不會剩下。

所以,林辰選擇閉口不語,不回答,或許會有更好的效果。

畢竟,涅磐之境,通曉天地至理,和林辰差距過大,林辰不得不防

許久之後,林辰沒有回答,確實起到了運用,天海嘯天謹慎,沒有再次詢問,而是從楚雄等人身上尋找突破點。

“你們可知此人是誰?”

“具體不是很清楚,有可能不是人?”楚雄淡淡說道。

“何解?”

“仙劍執者還未到來之時,我們就已經發動了進攻,裏面有着冰原雪族的族長冰天,另外還有幾隻血脈特殊的妖獸,其中一隻,還有着神獸血統,而之前,冰原雪族在以前的領地神祕消失,之前的冰玄谷也不是這般,到處充滿了詭異,所以我覺得烈霜大陸的異變可能跟陣法裏面的神祕人有關。”

楚雄淡淡說道。

“哦,看來的確有些匪夷所思,你具體說說那擁有神獸特徵的妖獸?”天海嘯天對神獸血統來了興趣……

“擁有着神似麒麟的體態,全身妖火覆蓋,頭顱是傳說中的麒麟頭顱,我沒有看錯,唯一不同的是,背後有一對翅膀,翅膀像傳說中的朱雀,剛纔顯現了本體,的確是有些神獸的特點!實力應該在十一階妖獸行列!”

“如此,還有幽冥獸在其中,還有一隻精通空間法則的小貂,快若閃電!來無影,去無蹤!”

楚雄很平靜的說道。

昆倉,雪晴,還有宣照陵,曲凡幾人,圍在一旁,沒有說話,臉色平靜,不是他們不想說,而是他們沒有資格和話題去挑開說。

涅磐境界,在他們心中,那是不可仰望的存在。

從天劫境界突破到涅磐境界,其中的難度,超越所有境界,這是一個巨大的分水嶺……

命格之境,也是一個分水嶺。

涅磐之境!也是一個分水嶺,只不過,這個分水嶺,更加的巨大,和讓人感覺到無望。

楚雄修煉到天劫第三境界巔峯已經快接近一百年,可就是沒有絲毫要突破到涅磐境界的契機。

所以說,他選擇低頭和巴結天海家族,對這仙劍執些更是崇敬。

他希冀着,或許天海嘯天一高興,就會告訴他一些突破到涅磐境界的經驗。

“你說的不是人又怎麼說?”天海嘯天問道……

“冰原雪族的守護者其實是一味異火,名爲寒冰地炎,被稱爲冰神!前些時日我們聯合去討伐冰原雪族,冰神突然出現,用一個陣法把我們全部困在了裏面,之後,動用逆天異寶,把方圓十里的冰原雪族腹地和冰原雪族全部帶走了!”

楚雄在三思量,還是覺得把這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告訴天海嘯天。

“那是什麼樣的異寶?聽到這裏!天海嘯天也抓狂了,如此驚駭的事情,自己修煉幾千年,否沒有聽聞。

“看着想是一枚儲物戒指,具體能不能儲物,我不確定,不過確實是一枚戒指!”楚雄更加詳細的介紹道……

“果然是驚天異寶,能把十幾裏雪地儲藏起來的戒指,也可以算是傳說中的神級儲物戒指了,品階至少是仙階以上!更讓人驚呆的是,竟然還可以儲藏活物,這纔是唯一逆天的東西,自成一片空間,不受外界空間壓迫!這件寶物的價值,堪稱無價之寶!”

天海嘯天臉色激動,如同林辰的戒指是他的一般。

陣法之中,吞噬蟻王還在全力吞噬玄冰之氣,幽冥獸幾人也在調養,一切都顯得平靜,林辰一直在觀察外面的情況,一直偷聽着幾人的話語。

看到天海嘯天這幅模樣,林辰心裏一驚。

“壞了!”

下一刻,陣法外面。

“看來必須動用強硬手段了,陣法之中,擁有太多神祕,神獸血脈,天地異火,還有神祕驚天異寶,只要破開陣法,一切都會明白!”天海嘯天淡淡說道,徑直走向了陣法。

果然如同林辰猜測一般,楚雄所說的東西,打動了涅磐境界的天海嘯天。

不在謹慎,而是貪婪。


“無殤,讓衆人退開,我要強行破除這裏的陣法!”

下一刻,林辰只覺得自己的毛髮根根豎起,一股冷汗從脊背留下。

“快進星辰戒裏,這裏的陣法耐不住涅磐境界修爲的糟蹋!”林辰咆哮一聲,讓幽冥皇,冰天,還有紫璇,天麟,以最快的速度,進入星辰戒。

之後,林辰折返回了陣法中心,準備保護姬羽,姬羽是他此行的最大目的,林辰不想功虧一簣,林辰輸不起,一輸,佳人殤,一輸,所有的努力都化爲夢幻泡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