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書記,老領導!」張鵬飛站起來打招呼。

「呵呵,是鵬飛書記。」陳潔微微一笑,同大家握了手。

「大家不用客氣,都不是外人,坐下吧。」顧部長再次請大家坐下。

「陳書記,這就是秋洪生的口供。」顧部長把文件交給了陳潔。

陳潔翻開看了看,隨後對張鵬飛笑道:「真是沒想到,又扯出了這些事!鵬飛啊,看來這件事我們要參與了!」

張鵬飛攤開雙手說:「接下來就不是我能參與的了,呵呵……」說完就起身道:「這件事我不方便知道,兩位談吧。」

郝楠楠和賀楚涵也站了起來,表達了對這個案子沒有特殊要求的意思。送走這三人,顧部長對陳潔說:「張書記不簡單啊,碰到這種事還能保持冷靜,沒有落井下石!」

「呵呵,想用這種伎倆和鵬飛斗,他們啊……自找苦吃!」陳潔微微一笑,說:「張鵬飛可以不管,但是我不能不管啊,這件事的涉案金額可以掉腦袋了!」

顧部長點點頭,他也明白這件事的嚴重性。

三人來到外面,張鵬飛看向二女說:「你們……」

「我們有事!」二**時說道,隨後不安地相互看了一眼。

「我真的有事!」賀楚涵逃也似地離開:「家裡有衣服沒洗呢。」

「呵呵……」張鵬飛也沒有攔著,反正這次進京時間充裕,還有和她見面的機會。

「那……那我也離開了啊,我回家了。」郝楠楠眼神怪異,心裡蠢蠢欲動。

「不請我去嗎?」

「你不忙別的事?」

「忙是忙,不過……我更想你。」張鵬飛的目光熾熱起來。

郝楠楠太明白他這眼神的含意了,笑嘻嘻地說:「那就來吧,我幫你泄泄火……」

張鵬飛回手對車中的彭翔和林輝打了個手勢,坐進了郝楠楠的車裡。

……………………………………………………………………………………

郝楠楠把車子開得飛快,張鵬飛望著她臉頰上閃現出的光彩,怦然心動,也許這便是女人給男人帶來的不同吧。

兩人剛剛回到愛巢,當張鵬飛把門關上的那一剎那,郝楠楠**的身體就撲了上來。感受著她波濤洶湧的身體壓迫,張鵬飛周身的血都沸騰了。郝楠楠的身上好像散發著魔力一般,吸引著張鵬飛的手在上面遊走,每一處都是無法割捨的喜愛。

郝楠楠努力把自己的身體投入他的懷抱,滿臉粉紅,長發披散在肩上和臉上,好像一頭瘋狂的母獅子,她的嘴火辣辣地吻在張鵬飛的臉上,每吻過一處,張鵬飛就像被火燃燒了一般。

張鵬飛體內的慾火完全被她勾起來,雙手拉著她的衣服向上一推,一對玉兔就出現在眼前。張鵬飛的手伸到後面輕輕一捏,內衣扣子就嘣開了,郝楠楠配合地張開雙臂脫掉內衣扔到空中,滑過一道美麗的弧線。

「快看……你最喜歡的……」郝楠楠托著玉兔,閃著動人的眼睛說道,盡顯風騷本色。

「嗯,還是那麼粉嫩……

張鵬飛雙手握著,光滑柔軟細膩,成熟的形狀,卻還保留著少女的青春,這樣一對玉兔,沒有男人不喜歡。

「快抱我……姐不行了……」郝楠楠突然緊緊抱著張鵬飛大喊一聲,下肢不停地顫抖。

「泄了?」張鵬飛的手摸下去,果然一片濕潤。

「嗯……太想要了……」郝楠楠迷人的眼睛完全要陶醉得閉上了,「鵬飛,快……直接進來,我等不急了。」

張鵬飛也等不急了,拉著她撲到床上,雙方寬衣解帶,好一派瘋狂的場面。一會兒張鵬飛壓在上面,一會兒郝楠楠又壓在上面,兩人大汗淋淋,一時間滿室春光,展現了人類最原始的本能……

最終,張鵬飛以一個高難度的動作騎在她的臀上**了,毫不保留地溫潤了她的身體。

「寶貝,爽死了……」郝楠楠緊緊抱著張鵬飛的頭,兩人仍然貼在一起。

張鵬飛摟著她,笑道:「過癮了?」

「嗯……」郝楠楠都沒有力氣打掃衛生了,渴求道:「寶貝,你幫我擦一擦,我……爬不起來了……」

張鵬飛再次爬起來分開她的雙腿擦了擦,望著她如少女般光鮮的部位,心中嘆息一聲,這女人真是活寶。他看到床單已經濕透了,又抱起她躺到了一旁。

「來……抱著我……」郝楠楠像只小貓一樣撒嬌。

張鵬飛又躺在了她身邊,郝楠楠抱緊他問道:「那裡還不算黑吧?」

「呵呵,還那麼漂亮,我喜歡。」張鵬飛這才明白她為何要自己幫她清理衛生。

「喜歡就好,不然怕你看不上我。」

「別亂說,我喜歡成熟的女人,你這個年紀正好。」張鵬飛拍了拍她肥嘟嘟的臉。

「那再過五年呢?」

「再過五年……我也老嘍!」張鵬飛嘆息一聲:「幸福很簡單,摟在一起也是幸福,對吧?」

「當然,我也這麼認為。」郝楠楠嘿嘿一笑,「做一次,能讓我興奮半年。你半年不來,我也不會想男人了……」

「哈哈……那呆會兒再來一次,我讓你一年不想男人,好不好?」

「臭男人!」郝楠楠雙腿夾著張鵬飛,柔柔地問道:「這件事,你想怎麼辦?」

「現在紀委參與了,恐怕就不是我能管的了。」

「我想上面還會爭求你的意見。」

「應該會吧,不過,我想看看喬家人的表現再說。」張鵬飛思索道。

郝楠楠想了想,小手指滑到他胸口問道:「你說喬炎彬會不會找你?」

「反過來如果是我,我就不會找。」張鵬飛淡淡地笑道。

「你說什麼?」郝楠楠很意外,不解地說:「以你的性格,應該會找他求情啊?」

張鵬飛搖搖頭,說:「如果發生在我的身上,我是喬炎鴻的大哥,不但不見我,而且還會告訴喬家人不要聲張,更不要想著去救人,就當作什麼也沒發生過。」

「為什麼?我不明白!」郝楠楠爬了起來,半側著身子問道,一隻玉免垂到張鵬飛臉上。

張鵬飛張口**,輕輕咬了一口,笑道:「原因很簡單啊,高層已經知道了,無論是誰求情,喬炎鴻都要受到一定的處理。事情已經發生了,喬家人如果過分的參與,不是代表他們心虛,甚至代表喬炎彬也有可能參與了這件事嗎?這更讓高層反感!」

「原來如此……」郝楠楠信服地點點頭,捏著張鵬飛的臉笑道:「小壞蛋,你真狡猾!你第一時間向上級彙報,為的就是把他們逼到絕路?」

張鵬飛翻了翻白眼,搖頭道:「你錯了,我向上級彙報,只是想以後不再發生這種事。至於喬家的現狀……那是他們自己造成的。」

「嗯,你說得也對……」

兩人正聊著,張鵬飛的手機響了,郝楠楠光著身子下床去拿。張鵬飛看著她那如玉脂般的肌膚,真想再撲上去。不過,當他看到來電顯示時,臉上的笑容不見了,失望地搖搖頭。

「誰打來的?」郝楠楠問道。

「你猜呢?」張鵬飛說完,苦笑著接聽電話。

/9/ 」>喬炎鴻被關在國安的時候,內部情況比較閉塞無法傳出來多少。但是當他被陳潔帶去紀委之後,消息就不受控制地傳了出來。喬家人確定了這一消息,也大概猜出喬炎鴻被查到了什麼事。喬震情急之下只能讓喬炎彬約張鵬飛談談,喬炎彬本想再等等看看,可是看著喬震那花白的兩鬢,他不能拒絕。喬炎彬親自給張鵬飛打去了一個電話,約他晚上一起吃飯。

張鵬飛難掩對他的失望,或者說替他感到痛心,但還是同意了他的邀請。張鵬飛的分析不無道理,喬炎鴻的事情鬧到這個地步,從政治家庭的角度來說他肯定要被放棄,他已經失去了機會。在這種情況下,喬家沒必要再想辦法營救,甚至都不應該參與進來。喬家這樣的做法,反而會令高層不滿。

張鵬飛和郝楠楠在床上廝混了一下午,等到了晚飯時間才離去。郝楠楠癱軟得連床都爬不起來了,但是她很幸福,望著張鵬飛的眼神充滿了柔情蜜意。結束短暫的處男生活后,張鵬飛心情舒暢,快快樂樂地趕去和喬家人見面。

對於這次見面,喬炎彬十分重視,選擇了京城最為豪華的大飯店。張鵬飛如約而來,彭翔和林輝跟在身後,喬炎彬和喬震等在飯店門口迎接。

看到張鵬飛從車上下來,喬炎彬和喬震快步上前。

「張書記,您好!」喬炎彬握著張鵬飛的手,嘴裡有些苦澀,在這位比他出道晚了好幾年的「小輩」面前,他不得不放下身段。今非昔比,物是人非,十年以前,他還可沒把張鵬飛放在眼裡。可是十年之後,張鵬飛已經走到了他的前面。

「喬省長,等久了吧?」張鵬飛客套道。

「我們也是剛到。」喬炎彬微微一笑。

張鵬飛又和喬震握了手,說:「喬總,我們有些日子沒見了……」

「是啊,上次見面還是在雙林省,那天我都喝醉了!」喬震免強擠出一絲笑容。

「呵呵,進去吧。」張鵬飛點點頭,儼然成為了主角。

喬炎彬和喬震很自覺地分在兩旁,引領著張鵬飛走進包廂。彭翔和林輝跟在身後,在他們看來喬家人是危險的。喬炎彬感受著身後如刀子般的目光,回頭看了一眼,心裡越發的不好受了。

包廂內金碧輝煌,鮮花怒放,規格十分高檔。三人剛坐下,服務員就進來泡茶。喬炎彬從服務員手中接過茶壺,親自給張鵬飛倒茶,模樣很恭敬。

「喬省長,不敢當啊,吃個飯而已,你這太隆重了,呵呵。」張鵬飛客氣地說道。

「呵呵,應該的……應該的。」喬炎彬放下茶壺,一時間不知道怎麼開口了。

喬震的表情也有些哭笑不得,目光看向喬炎彬,猶豫了一會兒,最終站了起來,聲音沉重地說:「張書記,今天,我和炎彬是代表喬家人,為炎鴻的事向您道歉!」

「喬總,我接受您的道歉,但這件事我知道和您沒有關係,沒有理由怪您,希望有一天炎鴻自己知道錯了。」張鵬飛點點頭,他明白對手此時的心情,當面諷刺挖苦不是他的性格,他更知道這件事確實和他們無關,完全是喬炎鴻一個人愚蠢的行為。自從曾柔栽在他的手裡后,喬炎鴻就想著報復。

喬炎彬見張鵬飛態度溫和,並沒有得理不饒人,懸著的心也就放下了。他說:「張書記,我們邊吃邊聊吧,炎鴻的錯是我們整個家族的錯誤。」

「好的。」張鵬飛點點頭。

喬震見到張鵬飛沒那麼強勢,也稍微放心,立即叫服務員點單。菜單自然交到了張鵬飛的手上。張鵬飛也沒有客氣,隨後點了一些清淡的菜。喬震連連擺手說張書記太節約了,隨後又點了一些大菜。

菜點好了,喬震看了眼喬炎彬,喬炎彬的目光也有些疑惑,略顯焦慮地看了眼門口,似乎在等什麼。張鵬飛假裝什麼也沒看到,其實他心中明白怎麼回事。

等服務員離開后,喬炎彬給張鵬飛滿上酒,舉杯道:「張書記,我先敬您一杯,感謝您給我們這次機會,讓我們當面道歉。炎鴻這件事做得沒有任何理由,他有百分之百的錯誤!」

喬震也說:「我們叔侄二人一起敬您吧,不求您的原諒,只是想表達我們全家人的歉意,這小子……是我沒有管好!」

「兩位,那我就陪你們喝一杯。」張鵬飛站了起來,舉杯道:「原諒不原諒,道歉不道歉的這些都不重要,我只希望炎鴻不要再做傻事了,我不在乎這種事,可是這種事對他的打擊卻是致命的,他……糊塗啊!」

喬震和喬炎彬點點頭,同時說道:「先干為敬!」

……………………………………………………………………………………

等他們把酒全乾了,張鵬飛才喝了半杯。喬炎彬看了眼張鵬飛的酒杯,並沒有不高興,雙方如果換個位子,他相信自己做不到張鵬飛這般氣量。喬炎彬又看了眼門口,心裡微微有些失望,隨後調整好情緒,對張鵬飛說:「張書記,這件事我都不知道怎麼說,今天請您來不是想讓您放過炎鴻,只是想表達一下我們喬家的態度……」

「喬省長,」張鵬飛打斷他的話,淡淡地說道:「事情發生的時候,我確實很生氣,而且這件事的性質……我不說您也明白,大家都是官場中人,有些話就說開了吧。氣憤歸氣憤,我沒想把炎鴻怎麼樣。現在的問題是他觸犯了法律,你如果了解這件事的進展,應該知道我並沒有參與或者要求調查什麼。」

喬炎彬點點頭,嘆息道:「我們明白,張書記不是那種人。」

喬震聽到張鵬飛這麼說,馬上說道:「張書記,炎鴻錯得太離譜了,但是還希望您……您能給他一次機會,我向您保證他今後不會再您面前出現了!」

張鵬飛看向喬震說:「喬總,您知道事情的進展嗎?」

喬震愣了一下,隨後點頭道:「略有耳聞,但不是很詳細。」

喬炎彬也說道:「確實不太清楚,聽說紀委的人介入了?」

張鵬飛神色沉重地點頭道:「問題比我們想象中嚴重,其實我都沒想到會變成這樣!和兩位說實話吧,如果知道會鬧到這個地步,我是不會向上級彙報的!當時的情況是這樣的,我發現被拍之後,非常生氣,還以為是那個秋洪生搞得鬼,結果秋洪生供出了炎鴻,我當時頭腦一熱就向上面做了彙報。我只想嚇唬嚇唬他,讓他有點記性,這樣也能成熟一些。可是沒想到今天上午剛剛接到消息,發現了一些他的違法問題,而且很嚴重,我想你們都不知道吧?」

喬炎彬和喬震都皺起了眉頭,他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喬震馬上問道:「張書記,他到底做了什麼事?」

張鵬飛說:「最近股市兩位有所關注吧?你們就沒發現一些不正常?」

「這……難道是?」兩人大驚失色。

「他現在是金融犯罪,操縱股市,據我了解他和朋友成立了好幾家空殼公司,利用提前預知的消息,再短期貸款大筆資金衝擊股市,所牽涉的金額……」張鵬飛搖搖頭,然後說道:「他有十個腦袋也要掉啊!」

「什麼?」喬震和喬炎彬嚇得全身一顫,「砰」的一聲,喬震的杯子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他們之前想象過情況有多麼的嚴重,可是卻沒有想到會是這種情況。都是體制內的人,他們當然明白金融犯罪的可怕,以喬炎鴻在經濟界的地位,如果他幹了這樣的事情,那將是一筆讓人心跳加速的資金……

喬炎彬低下頭,他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心裡有點後悔,早知是這樣,今天的飯局完全可以免掉。此時,他才明白張鵬飛為何態度溫和了,原來這件案子他已經抽身事外了。

「張……張書記,這是真的?」喬震顫抖的聲音問道,滿臉的不可思議。

「內部文件我看了幾眼,雖然看到得不詳細,但是基本情況還是了解的。」張鵬飛點點頭。

「那這……」喬震完全傻了,隨後「撲通」一聲跪在了張鵬飛面前,老淚縱橫地說道:「張書記,求您救救他,我就這麼一個兒子啊,求您了……我們喬家人會感謝您一輩子,他不能死啊,不能死啊……」

「喬總,您這是幹嘛!」張鵬飛趕緊要把他拉起來。

「二叔,您先起來,您這不是逼張書記嘛!」喬炎彬心裡痛得流血,眼睜睜看著二叔給張鵬飛下跪,他有一種很強的挫敗感,難道喬家人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他恨喬炎鴻的沒用,更恨自己的無能,可是他已經無力回天。

「張書記,求您了,您有這樣的能力,您有……」喬震聲嘶力竭地哭喊著,哭得十分傷心。

張鵬飛能夠明白他的心情,扶著他說:「喬總,不是我不幫忙,而是這件事已經不是我能左右的了。」

「不,張書記,您一定能幫他,不然……我就不起來了!」喬震抱住了張鵬飛的雙腿。

「二叔,您先起來!」喬炎彬怒了,他現在也不知道心裡是什麼滋味。事情發展到這一步,他發現自己錯得太離譜了。

兩人正忙著把喬震拉起來,沒想到這時候包廂的房被輕輕推開,一位中年男子走了進來。當他看到包廂里的場景時,一下子就愣住了,驚訝道:「你們這是……」

……………………………………………………………………………………

包廂里的人回頭一看,喬炎彬的臉色更難看了,他真沒想到喬震下跪的一幕會被「他」看到。喬震從地上爬起來,腳底下還有那破碎的酒杯。

「常峰,你來了!」喬炎彬免強打招呼。

「嗯,那個……路上堵車,到得晚了一些。張書記,我們又見面了!」胡常峰看向張鵬飛點點頭,假裝沒看到剛才的情景。

「常峰,」張鵬飛和他握了下手。

喬震沖著胡常峰點點頭,一句話也沒說,他現在被打擊得腦子全亂了。

「二叔太傷心了。」喬炎彬拉著胡常峰坐下,同時解釋了一句。

「我理解……」胡常峰點點頭,心裡很是詫異,真沒想到喬震會因為這件事給張鵬飛跪下,看來張書記讓自己晚到一會兒是正確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