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新覺羅弘曆!!

康熙的眼眶溼潤,他到底對他的寶貝做了什麼!

康熙發泄似的狠狠垂下手下的把手,只聽到結識的實木發出清脆的破裂聲。

吳書來驚慌的擡起頭,只看到帝王通紅的眼眶和幾欲悲絕的眼神。

手上的信紙從指縫間滑落,隨着風塵在空中旋轉着降落到地上。

康熙雙手捂臉,痛苦的埋臉在雙腿間,燙人的淚水從指間滑落,清晰的滴在地上,形成一片水漬。

吳書來震驚的張大了眼睛,下一刻卻驚慌的垂下頭,甚至儘量的縮小自己的身體,企圖掩飾自己的存在。

後人稱頌的聖祖爺居然在流淚!

吳書來不知道皇上從玉笛裏的看到了什麼,但是皇帝周圍瀰漫的無邊悲痛卻讓吳書來有些瞭然。

看着飄落在地上的信,吳書來猜測着應該是八爺寫給十三阿哥的信,只是不知道信上寫了些什麼,讓皇上如此傷心。

日娛之用愛發電 ωwш⊕тt kan⊕¢〇

“禩兒……禩兒……”康熙像魔怔了一樣不斷呢喃着胤禩的名字。

吳書來心驚膽顫的微微擡頭,有些擔憂皇上的情況,猶豫了一下,吳書來還是悄悄的跑出了養心殿。

胤礽、胤禛幾人倒是沒想到吳書來居然慌張到會來找他們救急。

那想必事情很緊急了,所以一行人急急忙忙的趕到養心殿,顧不得通報,便徑直走進了養心殿。

空蕩蕩的屋子,寂靜的沒有一絲人氣,就像一座空的殿堂。

幾人繞過屏風,走進裏屋。

康熙孤獨的坐在位子上,昏暗的燈光似乎在這個男人的身上顯得更加的黯淡。

幾人小心翼翼的邁着步伐

真的無法想象!

這樣全身瀰漫着絕望和哀痛的康熙似乎只有在孝莊去世時纔看到過。

幾個互相交錯着眼底的震驚和壓抑。

胤礽眼尖的看到康熙腳下不遠處躺着一張信紙,應該就是吳書來所說的老八寫的信了。

胤褆收到胤礽的眼神,悄悄的走過去,撿起地上的信。

幾人湊在一起看着這封讓他們皇阿瑪如此失態的信。

胤禛和胤礽幾乎同一時間擡起頭,驚愕的互看了一眼。

怪不得……

幾人看着頹然倒在龍椅上的皇阿瑪,終於明白爲何這個強大的男人會變成這樣。

胤禩這番際遇也難怪會這麼排斥皇阿瑪!

任誰都不會願意對着一張傷了自己兩世的男人有什麼好臉色。

衆人忽然覺得其實胤禩這樣對皇阿瑪真的已經算是很好、很溫柔了。

要是自己!哼哼哼!

幾人不約而同的眼露兇光!

看向康熙的眼神頓時也帶了些憐憫!

真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皇阿瑪!

有些事真的是上天的安排,哪怕你是天之子,也無法改變已經發生的悲劇。

……

“……皇阿瑪!”胤礽向前走了兩步,輕聲喚道。

康熙動了動肩膀,過了許久,才整理好情緒直起身。

面對面露憂色的幾個兒子和胤礽手上的信,康熙知道胤禩的事他們都知道了。

康熙第一次在自己的兒子面前露出一個苦澀的笑。

“都看了?”康熙的眼神看着胤礽手裏的信紙,微微透着一股悲慼和迷惘。

“是不是覺得禩兒的離開是他做的最明智的決定?”

胤礽複雜的看着自言自語的皇阿瑪。

“別說是你們,就連朕,都覺得禩兒做的真是對,而且還對極了!哈哈哈……”康熙仰天大笑,幾乎笑出眼淚。

“皇阿瑪……”胤褆動了動嘴脣,蹙緊了眉頭看着康熙,眼裏微微瀉出幾絲擔憂。

“……朕到底做了什麼!朕愛他啊! 豪門冷少的小酷妻 爲什麼傷害他的永遠都是朕?”康熙痛苦的低吼。

“你們說,朕,是不是該放手?”康熙擡頭,看着胤礽。

那目光裏像是最絕望的雄獅,胤礽看着這樣的康熙幾乎奪淚而出。

他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顯然這個問題的答案也不是康熙所要的。

他們各自握緊了身邊人的手,此時他們近乎虔誠禱告上蒼讓他們讓他們幸運的抓住了自己的幸福。

而不像皇阿瑪這般只能面對滿室的清寂,回憶、追悔着當初。

他們不知道離開的胤禩此時是不是幸福,但是看着這樣的康熙,他們無法說出“幸福”二字。

幾人裏面最冷漠的就要數胤禟、胤俄了。

他們的冷漠是基於對胤禩的感情,如今看到這樣的康熙,雖然震撼,卻也覺得唏噓不已。

只是如今再多的悔恨又有何用,發生的不可能當做過眼雲煙,轉世即忘。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胤禟被胤俄攬在懷裏,眼睛微紅的看着康熙,眼神裏透着解恨和微微的迷茫。

衆人走後,康熙回到了養心殿內殿,這裏是唯一留有胤禩影子的地方,如今的康熙逗留最久的便是這裏,偶爾連政務也會擺在外間的書房。

龍牀上的東西還是胤禩在的時候留下的,康熙僅憑着這些來回憶他和胤禩難得在一起的時光,即使這種溫馨和平和只是一個假象。

wωω• Tтkā n• ¢O

如今的他才知道原來愛到深處纔會自欺欺人,他會刻意的忘記胤禩和他在一起時候的不甘願。

撫摸着錦被上的花紋,康熙的眼神似乎飄得很遠。

不知是陷在回憶裏,還是在思索什麼。

作者有話要說:親耐滴們!!新年快樂! 番外 康熙

(?)

番外——康熙

他從來不知道心痛到想死是什麼滋味,只是在他看到那封信時開始知道,原來他可以爲一個人這樣絕望。

他8歲登基,即使初登記時,鰲拜專權,他不得不委曲求全,但也未曾像如今這樣心傷。

康熙從杭州回到紫禁城,手裏除了緊緊地握着那隻玉笛,整個人消沉的很。

吳書來站在底下,看着又一次發呆的帝王,無奈的嘆了口氣。

康熙輕撫着晶瑩剔透的玉笛,彷彿在愛撫自己的愛人,神色中是難言的溫柔和悲傷。

禩兒……

康熙從弘時那裏奪過這支胤禩留給永璟的玉笛,也沒覺得他這個昂姑瑪法搶自己曾孫子的東西有什麼可恥的。

只因爲,這是胤禩留下的唯一的想念啊!

即使想念的不是他!

想起永璟知道胤禩失蹤的時候對着他冷着一張臉,憤恨的瞪着他的模樣。

康熙忽然覺得這孩子也許真的不凡,將來必成大器!

面對着滿室的空寂,康熙摩挲着手裏的玉笛,嘴角勾起輕嘲。

真正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如果可以回到當初,康熙還會這麼對待胤禩麼?

康熙會堅定地說不!

浮生爲息 即使他想佔有胤禩想的心都痛了,但是他不該這麼衝動的傷了胤禩,如果不是他的不理智,慢慢的侵入他的生活,禩兒最後一定會接受他的!因爲他了解胤禩的性格!他的孩子永遠都是那麼心軟。

但是,沒有如果!

他傷了胤禩,把那個孩子最後的一絲尊嚴都壓在了身下!

他爲什麼會那麼混賬?!

康熙心底是對自己的痛恨和後悔!

用勁的手差點折斷了玉笛,只聽到清脆的一聲。

康熙幾乎驚慌的鬆開了手,緊張的把玉笛湊近眼前。

如果這支玉笛壞了……

康熙無法想象自己還能擁有胤禩的什麼。

只是……

一個很小的暗格在玉笛裂口出現的地方!

一封信,而且是禩兒的筆跡!

康熙訝異並且帶着一絲驚喜,小心翼翼的拿出信,攤開撫平!

細細的看着信上熟悉的字體,他看到了胤禩的另一個人生!

他終於明白了胤禩的那些異樣是怎麼回事!那些幾乎可以稱之爲預知的行爲到底爲何!

原來,他的孩子在他不知道的時候經歷了這樣一個人生!

看到信中提到永璂那個孩子的悲慘一生,以及永璟這個還未長大就被令妃用計早夭的孩子,還有一個死後無享祭祀的皇后!

康熙的手緊緊地嵌進把手,龍眸裏幾乎射出火光!

愛新覺羅弘曆!!

康熙的眼眶溼潤,他到底對他的寶貝做了什麼!

康熙發泄似的狠狠垂下手下的把手,只聽到結識的實木發出清脆的破裂聲。

吳書來驚慌的擡起頭,只看到帝王通紅的眼眶和幾欲悲絕的眼神。

手上的信紙從指縫間滑落,隨着風塵在空中旋轉着降落到地上。

康熙雙手捂臉,痛苦的埋臉在雙腿間,燙人的淚水從指間滑落,清晰的滴在地上,形成一片水漬。

吳書來震驚的張大了眼睛,下一刻卻驚慌的垂下頭,甚至儘量的縮小自己的身體,企圖掩飾自己的存在。

後人稱頌的聖祖爺居然在流淚!

吳書來不知道皇上從玉笛裏的看到了什麼,但是皇帝周圍瀰漫的無邊悲痛卻讓吳書來有些瞭然。

看着飄落在地上的信,吳書來猜測着應該是八爺寫給十三阿哥的信,只是不知道信上寫了些什麼,讓皇上如此傷心。

“禩兒……禩兒……”康熙像魔怔了一樣不斷呢喃着胤禩的名字。

吳書來心驚膽顫的微微擡頭,有些擔憂皇上的情況,猶豫了一下,吳書來還是悄悄的跑出了養心殿。

胤礽、胤禛幾人倒是沒想到吳書來居然慌張到會來找他們救急。

那想必事情很緊急了,所以一行人急急忙忙的趕到養心殿,顧不得通報,便徑直走進了養心殿。

空蕩蕩的屋子,寂靜的沒有一絲人氣,就像一座空的殿堂。

幾人繞過屏風,走進裏屋。

康熙孤獨的坐在位子上,昏暗的燈光似乎在這個男人的身上顯得更加的黯淡。

幾人小心翼翼的邁着步伐

真的無法想象!

這樣全身瀰漫着絕望和哀痛的康熙似乎只有在孝莊去世時纔看到過。

幾個互相交錯着眼底的震驚和壓抑。

胤礽眼尖的看到康熙腳下不遠處躺着一張信紙,應該就是吳書來所說的老八寫的信了。

胤褆收到胤礽的眼神,悄悄的走過去,撿起地上的信。

幾人湊在一起看着這封讓他們皇阿瑪如此失態的信。

胤禛和胤礽幾乎同一時間擡起頭,驚愕的互看了一眼。

怪不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