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赫臉上儘是蒼白之色,在周邊修士擁簇下,一行直接轉身逃走,但他們並未走遠,便被突然出現在前方的一道身影攔住!

蕭晨眯眼看向幾人,緩緩開口,「我還沒有讓你們走,誰都別想離開。」他目光掃過,東辰宗修士頓時身體一僵,心中不受控制升起一股寒意。

「你究竟是什麼人?」張赫硬著頭皮開口,「我勸你不要亂來,否則今日你休想或者離開!」

「我是什麼人不重要,有些問題問你,我問你答,如果讓我不滿意的話,你會很難過。」蕭晨沒有理會他的威脅,自顧開口,「方士海究竟怎麼回事?」

「我憑什麼告訴你!」

蕭晨搖頭,「看來你沒有把我的話放在心上」,他一步上前,拂袖一揮,張成等人剛欲抵擋,便已經被一股大力生生擊飛,他伸手抓住張赫的衣領將他直接提了起來,「說。」

張赫身體微僵,沉默了數息,道:「他在天明星內鬧事,被我抓了起來,送入了宗牢。」

啪!

他聲音方才落下,蕭晨一巴掌已經扇在他臉上,瞬間又五個清晰的血掌印出現,兩顆牙齒劃過一道拋物線向遠處落去。

蕭晨臉色平靜,「我要聽實話。」

「你敢打死!我要你死!我要你死!」張赫劇烈的掙紮起來,口中發出一聲聲低吼,可是他所有的力量都被封鎮,根本無法對蕭晨造成半點威脅。

啪!

蕭晨反手又是一個耳光,淡淡道:「不要挑釁我的忍耐。」

張赫依舊在劇烈的掙扎著,兩個耳光下去,已經讓他兩個面龐徹底腫脹起來,血紅的手掌印無比刺眼。 啪!

啪!



一個接一個的大耳光不斷扇下,這還是蕭晨收斂了力氣的結果,否則隨意一掌落下都能將這修為勉強在創世境的渣渣直接拍碎。

張赫在又挨了一個耳光后突然安靜下去不再掙扎,他眼珠子通紅,死死看著蕭晨,「你一定會死的很痛苦。」聲音因為牙齒漏風臉頰腫大而變得極為怪異,但那份怨毒卻是如此直接而強烈。

蕭晨直視著他的眼睛,目光平靜,沒有半點異色,「我既然敢對你出手,便有不畏懼你身後背景的依仗,你最好按照我說的去做,不然我會殺了你。」

張赫身體突然微微顫抖起來,他發現自己所有的怨恨與鑒定都被這句話輕易擊碎,因為他突然發現,面前這名修士真的敢殺他!

突然生出的變故,已經將遨星船停泊處的東辰宗修士全部引來,但懾於蕭晨先前摧枯拉朽將近千名東辰宗修士盡數擊潰,竟無一人膽敢上前阻攔,但向宗門求救的信息已經發出,想必很快就會宗門援助到來。各方商隊(商團)的修士小心翼翼圍在遠處,看著場內發生的事情,心中暗暗咂舌,不知這出手修士是誰,竟敢在東辰宗的地盤上如此強硬!

林子木帶著身後修士站在人群中,他不願過多的牽扯到這件事之中,如今看到張赫突然沉默下去,他心中生出一股不妙的感覺,暗道他或許應該走了。

而就在這時,他聽到了張赫的聲音,「是林子木與他有過節,我設計陷害了方士海為他出氣。」

林子木暗罵一聲沒出息,被人一嚇就把他供了出來,但他腳步卻沒有半點停頓,邁步間反而更快了幾分。但就在這時,他身體陡然一僵,因為他感應到一道銳利目光落在了他背影上,耳邊隨即傳來蕭晨淡淡的聲音,「是你自己過來,還是讓我出手請你過來。」

林子木沉默了數息,還是緩緩轉過神來,既然蕭晨早已經察覺到了他的存在,那麼他自然沒有離開的可能。他帶著身後修士走到蕭晨不遠處,恭謹行禮,道:「晚輩林家商團林子木,參見大人。」他第一句話便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只要蕭晨聽聞過林家商團的名號,便應該知道林家的力量,不敢對她如何。

但他這份謀算落到蕭晨身上,卻註定沒有意義。不說蕭晨根本不知道聲名赫赫的林家商團,哪怕他知道,也不會將林家看在眼中。

蕭晨看著面前氣度不凡不卑不亢的林子木,淡淡道:「他說的都是真的?這件事是你在暗中鼓動。」

林子木微呆,很快反應過來蕭晨說的是張赫所言,他略微沉默,道:「是。」如今事情既然已經被挑開,他再如何逃避責任都沒有用,處理不好還會因此激怒張赫身影影響林家與天明星張允的關係。權衡之下,他乾脆承認了此事。

「很好。」蕭晨點點頭,隨手將張赫丟在一邊,毫無預兆伸手一巴掌,林子木整個身體被打飛,面頰飛快腫脹起來,嘴角流出血水,梳理整齊的頭髮略顯凌亂。

林子木身邊修士口中紛紛發出怒吼,當他們尚未出手,便被一道清冷之聲打斷,「住手!」林子木緩緩起身,他臉色依舊保持著平靜,目光看向蕭晨,「晚輩不知這遨星船乃是大人坐鎮,冒然出手,受您這這一巴掌並不為過,但家父對我向來寵溺,絕不會忍心看我受半點委屈,今日之事,我林家必然會向大人討一個說法。」

「我既然敢打你,自然就不怕你林家,今日這一巴掌只是略施懲戒,你最好祈禱方士海他們沒事,否則你會很麻煩。」蕭晨皺眉,淡淡開口。

一路之上,他被方士海奉為上賓小心侍候,如今東吳商隊出事,蕭晨自然不會袖手旁觀。

林子木點點頭,「大人想要跟完本算賬,還是想想先如何度過眼下這一關吧。」他閃身退到一側,從天明星上,大片遁光呼嘯而來。

為首一名修士面色陰沉,眼中隱有焦急之色,此人正是東辰宗長老張允!他聽聞張赫被人拿在手中,生怕他受到傷害,得到回稟后即刻趕來。

目光落在張赫身上,見他安然無事心中稍安,可隨機看到他臉腫的像是一個豬頭,血紅的手掌印子清晰可見,心中「騰」的一下生出熊熊怒火!

「張騰,是誰打的你?」雖然只是一些皮外傷,卻已經徹底激起了張允的殺意!當著眾人的面打他兒子的臉,不就是在**裸打他的臉!不管是誰,今日都要為此付出代價!

「是他,父親為我報仇!」張騰伸手一指蕭晨,眼看父親帶著宗門大批修士到來,他心中對蕭晨的恐懼瞬間消失,眼中慢慢的全是怨毒。

張允目光落在蕭晨身上,緩緩開口,「在我東辰宗地界,膽敢如此狂妄行事者不多,你是哪一方勢力的修士,若有足夠的背景,老夫放你走,否則就把性命留下。」

他其實在一開始便已經將注意鎖定在蕭晨身上,因為場中修士,只有他給他一種捉摸不清的感覺。但從始至終,蕭晨都表現的極為平靜,平靜到甚至沒有因為他的出現而流露出一絲一毫的驚慌或是畏懼。正是因為這份平靜,才讓張允沒有在瞬間爆發,而是強忍著喧天怒火開口詢問。

能夠走到張允這一步的修士,都是城府如淵的角色,再加上張赫並未被殺,只是受了一些皮肉傷,為了這點事情,他也不願招惹到麻煩上身,畢竟誰都不知道蕭晨背後是不是有著他惹不起的背景。

蕭晨搖頭,「本座無宗無派,沒有讓你顧及的背景,道友也無需這般謹慎,若想要息事寧人,將方士海他們放出來,此事你我就此揭過。想要動手,我也會奉陪。」

張允眼中凶光一閃,「既如此,那便休怪張某人心狠手辣了,今日為維護我東辰宗的臉面,你休想活著離開。」

「那便看你有沒有這種手段。」後方,大批東辰宗修士趕至,佔據了大片星域,蕭晨目光在他們身上掃過,神色平靜。修為到了他這般地步,除非硬抗或者被正面擊中,否則大量修士聯手根本無法對他造成傷害,只需一味閃避就能讓這些人無用武之地!畢竟合擊之術雖然強大,但對真正的強者來說,卻太過笨拙了一些,他們有足夠的反應速度可以提前避開,並不足以對他們造成威脅。

局勢瞬間變得緊張起來,張赫目光怨毒看向蕭晨,一場廝殺即將爆發!

但就在這時,星域深處突然出現了一片靈光,然後以極快的速度增大,而在第一片靈光后,緊跟在後的是第二片,第三片…這是一個規模驚人的商隊,粗略一數遨星船數量便有七艘之多,向著天明星呼嘯而來。

林子木看著飛快靠近的遨星船,心中微微激動,目光在蕭晨身上一掃而過,眼中閃過幾分煞意! 快速靠近的大型商團,瞬間吸引了無數目光。張允目光微閃,眼底劃過幾分異色,竟沒有急於出手,似乎已經認出了這商團的身份,正在等待他們的到來。

「林家商團!」

「除了林家,罪惡星域中恐怕也沒有幾家可以組列出這種大型的商團了。」

「剛才被打的除了東辰宗長老張允之子,似乎還有林家商團林子木,不知道林家主在不在這一隊遨星船上,如果在的話,事情就真的要熱鬧了。」

「這種大型商團出動,林家主必定會坐鎮其上,這出手之人怕是麻煩了。」

蕭晨聽得竊竊私語聲,眉頭微微一皺,隨即舒展開來,目光看向林子木,敏銳察覺到了他心中的激動與恨意,看來這位林家主應該就快到了。

但他只是目光一掃,便恢復了平靜。既然已經出手,他就不會後悔,事情如何發展,靜默等待下去自然就能知曉。這份平靜,建立在他對自己力量的絕對自信上,不管出現任何波折,他都能將其擺平。

林家商團已經發現了天明星外的不妥,遨星船速度緩緩降低。林家主面容沉穩,在麾下修士擁簇中出現在甲板上,微微皺眉向此處看來,目光平靜。他經歷風浪無數,並未因眼前一幕而生出不安,低聲道:「派人去看看,發生了何事?」身邊修士恭謹應是,轉身步履匆匆而去。

林子木略微整理了一番衣衫,看著商團遨星船停下,帶著身後修士迎了上去,「見過父親大人。」

林長青目光落在他身上,看著腫起的半邊臉頰,眉頭皺的更加厲害。跟隨在家主身邊的修士急忙低首,一個個噤若寒蟬,眼中儘是震驚。居然有人打了少爺的耳光?他們都是常年跟隨在家主身邊的老人,林長青表現的卻平靜,他們越能感應到這份平靜下隱藏的潑天怒火。

不管是誰對少爺動手,他都要倒霉了!

「是誰打的你?」林長青淡淡開口,他不問原因,不管對錯,簡單一句就表明了他的強硬態度,他想要知道的只是誰動手打了他的兒子,然後出手幫他討還回來,就是這樣簡單。

「他。」林子木明白父親大人的意思,他轉身看向蕭晨,手指毫不猶豫點在他的身上,心中忍不住生出一股快意!他也未曾想到父親大人竟來的這麼快,不過如此正好!

林長青抬首,目光順著林子木指向落到蕭晨身上,但下一刻,他身體微微一僵。就在所有人都認為林家主會一怒下出手的時候,他卻做了一件令所有人驚掉下巴的事情。只見林長青腳下一步邁出來到蕭晨不遠處,拱手道:「敢問這位可是流雲道友?」

蕭晨心中微動,他流雲之名僅在邙元宗使用過,此人顯然已經看過了與他相關的圖影玉簡,看來今日事情或許不用動手了。

他點點頭,道:「在下正是流雲。」

林長青與邙元宗一長老交好,此前也正是通過此人的渠道才得知了蕭晨的圖影玉簡,在第一眼時就認出了他的身份,如今再經他證實,便再無懷疑了。

能夠逼迫邙元宗主退步,讓整個邙元宗不敢妄動之輩,必然有他強大之處!有關此事邙元宗雖然已經下了禁口令,具體原因林長青並不知曉,但邙元宗在蕭晨面前的退卻,卻是不爭的事實。林長青腦海中念頭急轉,便已經有了決定,拱手道:「犬子向來行事莽撞,不知有何處得罪了流雲道友,若有不妥之處,老夫代為向道友致歉。」

以蕭晨的身份,應該不會無故與林子木為難,今日之事原因八成是在林子木身上,而他也沒有受到太大的傷害,林長青在知曉了邙元宗一事後,自然不想因這點與蕭晨結仇。

林子木面龐陡然僵硬,聽得父親開口他心中並無憤怒,有的只是震驚與后怕!能夠讓父親這樣,則表明蕭晨有著令整個林家商團忌憚的力量,好在他之前表現的極為安分,否則蕭晨未必不敢殺他。想到這裡,他背後長袍已被汗水打濕。

蕭晨目光落在林子木身上,淡淡道:「怎麼回事,還是讓他來說吧。」

林長青點頭,轉首看向林子木,臉色瞬間變得陰沉下去,寒聲道:「子木你說,究竟因為何事得罪了流雲道友?」

林子木已經明白了眼下局勢,自然不敢胡言亂語,老老實實將他與張赫聯合陷害方士海等人的事情講了出來,言罷他向蕭晨恭謹行禮,「流雲大人,此事皆是晚輩的不對,無論任何懲責晚輩都可接受,還請大人莫要與晚輩一般見識。」

「胡鬧!我林家商團從不做仗勢欺人之事,否則也無法走到今日!子木,這次的事情你太讓我失望了,即便沒有流雲道友,讓我知曉了也絕不會輕饒了你!」林長青低喝臉上怒意勃發,倒不像是作偽,言罷轉向蕭晨,歉意道:「流雲道友,這孽子如此行事,道友如何懲治,老夫都無異議!」

蕭晨目光在他臉上掃了一眼,或許這林長青動怒不假,但如果他真的要嚴懲林子木,怕是他也不會如他所言般袖手旁觀吧。不過既然林家商團有意退讓,他也不願不依不饒。

「既然林道友這般開口,流雲亦不願與道友結怨,只要東辰宗將方士海等人安全放會,此事就算揭過。」

「子木,還不快向流雲道友道謝!」林長青低斥一聲,道:「流雲道友放心,老夫與張允長老相熟,還請道友給我一些時間,我自然能說服他將此事了結,送回方士海等人。」

蕭晨點點頭。

張允臉色陰沉,眼中卻露出了忌憚之意,他原本等到林長青到來,便是想要借他的手再去試探一番蕭晨,但事情的發展顯然與他預料中並不相同。從林長青的表現來看,這流雲必然有著極深的背景,讓林家商團不敢與他為難。

一時間,他心中頓時驚疑起來。

「張長老聽我一言,莫要與這流云為難,將此事揭過吧。」林長青略微拱手,低聲言道。語落,他將自己所知邙元宗之事完整道來。

張允沉聲道:「林道友所言當真?」

林長青苦笑,「若非如此,張長老以為我林某人就能看著愛子被人羞辱,生生咽下這口氣去。再者說,這件事情確實是你我一方理虧,若鬧下去,怕是不知還要生出怎樣的波折,對東辰宗聲譽有損。」

沉默半響,張允口中吐了口氣,微微點頭應下此事。他雖然依舊對蕭晨有些懷疑,但林子清所言卻讓他不想冒險。他轉身對身邊修士低語幾聲,那人恭謹應是,帶著數名東辰宗修士匆匆離去。

林林長青心中微松,希望此事能就此解決。

蕭晨已歸返東吳商隊遨星船上,拂袖一揮,將吳敏等人體內禁錮全部破去,淡淡道:「方士海他們很快就會回來,你等無須擔心。」

「多謝流雲大人!」在吳敏帶領下,商隊修士同時行禮,臉上儘是恭謹與感激。

蕭晨不欲多言,他負手而立,眉頭微微皺起,想著是否要離開東吳商隊獨自前往罪惡之星。畢竟他如今在罪惡星系中已經有了流雲的身份,無須再如之前一般小心隱藏行蹤了。

不過即便要離開,也要等待商隊事情解決之後,否則怕是他前腳走了,後腳東吳商隊修士就會被人全部拿下。一念及此,他低首不語,等待東辰宗將方士海等人送回。

周邊遨星船上,各方商隊修士看向東吳商隊所在,目光中儘是敬畏,僅憑一人就能將東辰宗和林家商團逼退,足以證明那位流雲大人修為的強悍!東吳商隊不知走了什麼好運,竟然與這種層次的強者交好,否則今日怕是在劫難逃了。可等到這些人轉念一想,若此事落在自己身上,臉色不由變得極為難看,看向東辰宗修士的目光也漸漸多了幾分複雜。他們選擇在天明星落腳,就是看中了此處的安穩性,不過今日之事挑明后,顯然讓他們心裡生出了其他的念頭。

張允清晰感應到了諸多商隊修士目光的變化,他面龐僵硬,心中極為陰沉。不管他承認與否,張赫所為很大程度上代表著東辰宗,事情被拆穿后已經讓東辰宗顏面大損,而忍下怒意不願與蕭晨發生衝突的舉動,更讓東辰宗的威嚴受到了極大的衝擊。張允清楚感應到了這點,所以他很窩火,心中也有幾分不安。今日事情可大可小,但若是處理不好,或許會讓東辰宗辛苦打造的天明星安全穩定的形象沾染上不可擦拭的污點。

宗內幾名長老惦記天明星專權長老之位已經很久了,只因為張允向來小心謹慎才沒有給他們可乘之機,而今日這件事情,顯然會成為這些人攻擊他的理由。張允已經有所預料,要不了太久宗主就好將他召回宗門,對此事進行解釋,到時必然會有一堆的麻煩。想到此處,他臉色變得更加難看。 林林長青明白他心情不好,也就站在一旁沒有多言,很快一艘小型遨星船從天明星快速駛來。不知為何,看著靠近的遨星船,他心中微沉,生出一股不妙的預感。

很快事實便證明他的感應沒有錯。

方士海與熊二等幾名弟子顯然經過了一番梳洗后換上了嶄新衣袍被送來,但他們一個個臉色蒼白氣息萎靡,顯然進入東辰宗宗牢這段時間中受了不少折磨。

吳敏急忙帶著幾名師弟師妹將他們接了回來。

方士海見蕭晨站在甲板上,哪還不明白今日之事流雲大人插手了,否則他們怕是休想活著離開宗牢,他掙扎著跪倒,「流雲大人活命之恩,沒齒難忘!」

熊二等人跟著跪了下去,但他們身上的傷勢顯然只是簡單的處理了一下,這一跪直接令身上的傷口崩潰,血水湧出染紅了身上的衣袍,滴落在甲板上。

吳敏看著老師與幾名師弟身上長袍被血水打濕,眼圈發紅,眼中露出恨意。周邊商隊修士,也紛紛義憤填膺,這才不過剛進入宗牢不長時間便已經落得這個地步,若是再晚一些時間,怕是方士海等人就要死在裡面了!不過他們也是敢怒不敢言,一個個低著頭一言不發。

蕭晨面龐驟然變得極為陰沉,他沉默半響后,緩緩抬首,道:「東辰宗好大的威風。」雖然只是淡淡一言,但誰都能聽出他語鋒間的不滿與冷意。

張允目光在張赫身上一掃,知子莫若父,這件事情十有八九是這小子做的,想要了結了方士海等人的性命,貪墨這遨星船上的貨物。但看著張赫腫脹的面龐,他實在難以斥責,且心中一團火氣忍不住翻騰起來。打了東辰宗修士,傷了他的兒子,如今他已經願意息事寧人並且放了方士海等人,你還這般不依不饒,當真以為他張允是泥巴做的沒有火氣!

這裡終歸是東辰宗的地界,而且他只是聽了林長青一面之詞,對蕭晨的力量並不完全相信,自認修為未必在這蕭晨之下!張允目光冷冷看向蕭晨,道:「我東辰宗宗牢向來執法嚴酷,不如此不足以震懾宵小,混亂我天明星秩序,這點就不勞流雲道友掛心了。」開口間語氣已頗為不善。

林長青心中一跳,可事情到了這與他林家商團的關係已經不大,這張允願意與蕭晨為難你自己去就是,他可不想趟這一灘渾水。

「談及混亂天明星,或許道友之子才是此中之人,為何不見道友將他送入宗牢中,也嘗試一遍這種苦頭?」蕭晨目光直視張允,淡淡開口。

張允冷哼一聲,「如何處置是我東辰宗內部事宜,流雲道友似乎管的有些多了!」

「不涉及與我,你們願意如何去鬧本座都不會管,但既然與我有關,便休想將此事輕易揭過。」蕭晨語態越發冷漠起來,他的這份強硬越發激怒了張允。

「流雲!我東辰宗不追究之前事情已經足夠,你莫要得寸進尺不知進退!」

「我很討厭別人威脅我,張允,你還不能代表東辰宗,確定要與我徹底撕破麵皮么?」

「笑話!在這天明星上,我張允便代表著整個東辰宗,我便要看看,今日即便撕破了麵皮,你又能如何!」張允臉色猙獰,事情到了這步,他絕對不會再後退半步,否則他必定名聲掃地,天明星專權長老一位也要拱手讓與他人。既如此索性鬧大,只要將蕭晨拿下,就能護衛住東辰宗的臉面,事後應對起來他也能輕鬆許多。

蕭晨冷笑,他腳下一步邁出毫無預兆出手,身影直奔張允而去,體內氣血流轉發出江河澎湃之聲,這是強大體修全力調動體內力量時的表現,兇悍氣息破體而出,便如猛虎出籠,氣勢逼人!

林長青臉色微僵,他沒有想到蕭晨竟敢如此強硬,搶先對張允出手,但微呆之下他毫不猶豫帶著林子木退後,顯然不想被牽扯到這件事情裡面。

張允口中一聲怒吼,這老怪已經被蕭晨的舉動徹底激怒,他拂袖一揮將張赫等人送走,毫不猶豫向蕭晨一指點落!伴隨著他一指落下,虛空中驟然浮現出一道金色箭矢,釋放出撕天裂地的鋒銳氣息,驟然射穿長空!從這怒射箭矢氣息便能感應的清楚,這一式神通出手,他已傾盡全力!

蕭晨面無表情,看著射來箭矢,冷哼中一拳轟出!「轟」的一聲巨響中,他身體微微一頓,但張允神通所成金色箭矢,已被蕭晨一拳生生砸碎!

他腳下沒有任何停頓,與張允之間的距離在飛快縮短!

林長青臉色大變,他雖然知曉邙元宗之事,卻未曾親眼見到蕭晨出手,今日方才知道這流雲體修修為竟已經達到如此驚人的地步,一拳轟出可直接砸碎張允神通而自身不受半點損害,這種肉身強度何其驚人

體修戰力驚人,最大程度上還是表現在他們的近戰廝殺中,一旦被體修強者靠近身邊,對任何修士而言都是無比恐怖的事情,他們舉手投足間迸發出地震海嘯般恐怖的力量,足以讓尋常修士無法招架,一拳一掌落在身上,都足以讓他們瞬間重創!

眼看蕭晨向張允快速逼近,他心中生出一股預感,這位東辰宗的長老怕是要吃一番苦頭了。

林長青可以想到的事情,張允同樣看的清楚,此人瞳孔劇烈收縮,對蕭晨的肉身強度震驚無比,但今日事情已經到了這般地步,他退無可退!

既然出手,要麼勝利,要麼敗落,再沒有其他的選擇!

張允不想失敗,因為他突然發現自己敗不起,否則這些年辛苦努力建立起來的勢力,恐怕會被人藉此機會摧枯拉朽徹底毀去!手上靈光微閃,這老怪揚手一拋,一件金色圓缽狀寶物瞬間出現,直接落在蕭晨頭上,一層金色靈光噴涌而出,宛若牢籠一般將蕭晨籠罩在內!

他咬牙催動寶物,體內法力滾滾而出。金色靈光組成牢籠內,一道道金色鋒芒直接凝聚,鋪天蓋地直奔蕭晨席捲而去。每一道金色鋒芒中所蘊含的力量,都足以將尋常創世境修士直接斬殺,對創世封王也有一定威脅!數量如此之多疊加下,即便是鐵人,也會被一點一滴磨死!

張允執掌天明星大權,在宗內地位日漸尊崇,甚至漸漸有了與宗主分庭抗禮之勢,他之所以膽敢如此,與手中這件得自遠古洞府中的寶物不無關係!有這件寶物在手,即便是東辰宗主對他也心中忌憚,否則豈會放任他獨掌天明星!

「流雲,老夫今日讓你命喪此處!」他口中猙獰低吼,那凝聚激射而出的金色鋒芒越發變得密集起來。

#####

【晚上還有兩章。】 蕭晨眉頭微皺,但他眼眸內依舊是一片平靜,伸手向前一拳轟出,一股無形力量澎湃而出,使得所有激射而來金色鋒芒盡數湮滅。但很快他便發現這樣於事無補,金色鋒芒不斷生出,即便他毀去再多,都沒有任何意義。抬首看向頭頂圓缽,他眼中厲芒閃爍,一拳向上悍然轟出,同時體內氣血翻滾,釋放出一層無形震蕩之力將肉身籠罩在內,周邊席捲而來的金色鋒芒闖入這震蕩之力中大部分直接湮滅,剩餘者斬落在蕭晨身上,也只能留下一條條白痕,根本無法撕裂肉身對他造成傷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