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氣一出,就像是嗅到大便的蒼蠅,順着青哥的七竅飛快鑽了進去。

不過青哥似乎什麼也沒看見,只覺得張誠手一揮,自己周身就不舒服起來。

“你……你對我幹了什麼!”

張誠故意邪笑一聲,“你現在中了我的毒,如果你乖乖照我說的做,我就給你解藥,否則你就等着腸穿肚爛而死吧!”

“中毒?”青哥臉色一變,但隨即就說道:“大哥,你別開玩笑了!”

“不信?”張誠哼了一聲,“你現在是不是覺得小腹脹痛,四肢無力,全身的皮膚還有針刺感?”

青哥感受了一下,發現的確如此,頓時嚇得臉色慘白,差點跪在地上。

“大哥,我也是混口飯吃,不至於玩這麼大吧!”

張誠不理他,一本正經的說道:“你的毒現在只有我能解,不信的話你大可以去醫院查一查,醫院肯定會說你全身都是病,而且無藥可治,讓你回去等死。”

“你……你到底要我做什麼?”青哥哭喪着臉問道。

張誠笑了笑,在他耳邊低語了幾句,青哥臉色頓時一變,明顯有些猶豫,但最後還是咬牙點了點頭。

“那個……大哥,我現在能走了吧?”

“別急嘛……”張誠看着他,突然咧嘴笑了起來,“最近我正愁呢,既然你們自己送上門來了,我總不能浪費糧食吧。”

浪費……糧食?什麼意思?

青哥一陣茫然,隨即就看到一個拳頭在自己眼前迅速放大。

“嘭!”的一聲悶響,他就帶着一臉的驚愕,仰面癱倒在了地上。 張誠又繞了一圈,啪啪啪幾巴掌拍下去,將那些還在慘嚎的傢伙統統拍暈。

好人啊!

看着周圍這七八個漢子,張誠就像是看見了一堆香噴噴的扒雞趴在地上,忍不住喉結都聳動了幾下。

正愁體內的存貨不多了,就有人來組團送飯,要是不吸個飽,自己都覺得對不起自己……

不過現在鬼差來得快,要想雨露均沾只怕是沒那個時間……

張誠想了想,又動手把這些人拖到一起,頭挨頭、肩並肩的排成一排。

然後俯下身子就是一溜小跑,同時在這些人的面孔上方深吸了一大口氣。

六七個漢子身上的陽氣頓時都飛出了一縷,眨眼就被張誠吞進了肚子裏。

搞定!收工!

張誠吸完這一大口之後,頓時就感覺自己的力量又增大了不少,但他片刻也不遲疑,在黑霧涌出之前果斷閃人,溜之大吉……

他的身影剛消失在街角,河面上就浮起了一層黑霧,兩個面色慘白的男人從河水裏緩緩浮了上來。

這二人一胖一瘦,一高一矮,都穿着一件黑色長袍,雖然站在水裏,但是身上的衣服卻一點也沒有溼。

不僅如此,當河面上漂浮的垃圾經過二人時,居然像空氣一樣直接就穿了過去,就像這兩人只是幻影一樣……

“又跑了!”瘦高之人腹中發出尖利的聲音。

矮胖之人沒有回答,而是抽了抽鼻子,慘白的臉上隨即露出一絲凝重之色。

“不對,怎麼還有陰氣的味道?”

“陰氣?”瘦高之人也抽了抽鼻子,皺眉道:“不錯,的確是有殘留的陰氣,而且還夾雜着屍氣,難道是殭屍與冤魂聯手所爲?”

矮胖之人想了想,搖頭道:“不會,殭屍無智,只是憑藉本能而動,斷不可能與冤魂聯手。”

“但是此地既有陰氣又有屍氣……”瘦高之人瞟了一眼躺在河邊的那一排人,接着說道:“而且這頭殭屍每次只吸陽氣,卻不取人性命,實在是於理不合,莫非……此人魂魄未散?”

“魂魄未散?怎麼可能……”矮胖之人搖頭道:“身死既魂散,此乃輪迴之道,無人例外,此人既有屍氣,那必已散魂。”

“難道你忘了……幽冥鬼蜮那位?”瘦高之人猶豫了半晌,本來尖銳的聲音突然變得低沉下來。

“你是說……”矮胖之人似乎也想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臉上的肥肉抽了抽,本來就慘白的膚色變得幾近透明。

“不可能!如果真是那位來了陽間,只怕早就生靈塗炭了,陰司又怎麼可能會不知道。”

“說得也是……”瘦高之人點了點頭,似乎也不願再說這個話題,轉而說道:“那此事該當如何?”

矮胖之人想了想,緩緩說道:“雖然此人不可能是……那位,但屍氣與陰氣同現,此事實在詭異,我們還是速速向上峯稟報爲好。”

霧氣飄散,河面上的二人轉瞬不見,四周又恢復了寂靜,就像剛纔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

第二天一早,張誠從牀上爬起來,長長的伸了個懶腰。

雖然他現在不用睡覺,但一到晚上他還是習慣性的躺在牀上,將大部分陽氣收回丹田,讓身體陷入一種類似於休眠的狀態。

這樣一來可以將陽氣的消耗減到最小,二來漫漫長夜也不至於太難熬。

打開門,發現四眼斜坐在電腦前,歪着腦袋睡得正香,哈喇子從嘴角牽着線的往下淌,在胸口畫了一大片地圖。

張誠搖了搖頭,至從把電腦給他之後,這傢伙就跟瘋了一樣,天天幾乎都要玩到天亮。

不過他也懶得管,從四眼身上的陽氣來看,他身體還沒出現什麼大問題,而且就算真出問題了,對張誠來說還不就是一口氣的事……

轉頭看了看牆上的鐘,發現離上學還有一會兒,於是也不叫醒四眼,張誠穿上衣服獨自出了門。

自己的手機昨天掉河裏去了,視頻丟了還是小事,關鍵是沒了手機,上課的時候拿什麼刷貼吧!

於是他決定趁着時間還早,再去買部新的。

不過這時間大部分手機店都還沒開門,張誠在街上轉悠了一圈,好不容易纔找到一家營業的,店面還挺大,足足有三家門面。

張誠站在門口往裏一望,發現有七八個女人正在裏面打掃衛生,於是擡腳走了進去。

“歡迎光臨,請問先生是不是需要選購手機?”

這麼早一般沒有客人上門,張誠一進門,馬上就有三個導購小姐扔下掃把跑了過來,滿臉熱情的招呼他。

“嗯……”張誠點了點頭,心想你們這不廢話嗎?到你這不買手機難道是來吃早飯的?

“好的,先生請這邊走,我給您推薦一下。”一個濃妝豔抹的導購小姐好像生怕被別人搶先,立馬擠到張誠身邊,拉住他的胳膊就往裏拽。

剩下那兩個見張誠被拉走,只得失望的轉身離開,拿起掃把繼續打掃衛生。

老婆大人求復婚 “先生您看,這是我們店新到的腎8,整個江城現在只有我們店有貨……”導購小姐把張誠拉到一個櫃檯邊,指着一部土豪金吧啦吧啦的說了起來。

張誠探頭一看價籤,頓時嚇了一跳。

8888!還真尼瑪是腎8!這是要逼人賣腎的節奏啊!

“這個……貴了點,你們店裏還有沒有便宜點的手機?”

導購小姐一聽這話,笑容頓時消失了大半。

“那先生準備選購一部什麼價位的呢?”

張誠撓了撓頭,自己以前那部二手小米不過兩百塊,被青哥搞丟之後從他那拿了五百,算起來還賺了三百,看來可以鳥槍換炮了。

“給我來個五百塊左右的,屏幕要大,配置要高!”

“五百……”導購小姐的表情瞬間凝固在臉上,上下打量了一番張誠,心中暗罵:這是哪來土老帽,五百塊的手機還要求屏幕大配置高?你腦子秀逗了吧!

“不好意思,我們店是全江城最高端的手機店,就沒有兩千元以下的手機。”導購小姐高傲的看着張誠,然後指了指店外說道:“如果你真想買,出門左轉巷子裏有家手機維修店,裏面的老年機也許能滿足你的要求。”

這傢伙真是說變臉就變臉,前一秒還熱情洋溢的,轉眼就要趕人出門。

張誠見導購小姐說完一句之後轉身就走,根本不再搭理自己,心裏也有些來氣。

我靠!五百塊錢就不是錢了!老子還不信有錢買不到東西了,你這兒沒有我就到別處買去!

正當他準備走的時候,店門突然被人從外面推開,一個四十多歲、打扮華貴的女人走了進來。

“蘇總好!”

“蘇總您來了!”

一見這女人,店裏的人都迅速圍了過去,恭敬的連聲問候。

剛纔接待張誠的那個導購小姐也快步跑過去,掐媚道:“蘇總,您今天的氣色真好,是不是有什麼喜事啊?”

蘇總笑了笑,點頭道:“的確是有喜事,我家老潘的病終於治好了。”

“潘總的病好了?”

“這可真是太好了!”

周圍人一聽都是連聲恭喜。

“蘇總,潘總是在哪個醫院治的?這麼神!”

“對!對!蘇總您快說說,要是以後我家裏有人生病了,也去這家醫院治。”

蘇總笑吟吟的正打算開口,無意間瞟見正要出門的張誠,頓時大吃一驚,慌忙撥開周圍的人跑了過去。

“神醫!您怎麼在這!” 看着蘇總畢恭畢敬的跑到那年輕人面前,偌大的店面頓時鴉雀無聲,所有人都是一臉的迷茫。

別人可能不清楚,但是店裏這些員工多少聽說過,蘇總在江城可是有好幾處產業,光是手機店就有七八家連鎖,身價上千萬。

而且她老公潘石更牛,房地產、酒店等行業都有涉及,在江城這地方經營了幾十年,人脈又廣,可以說不管黑道白道都要給幾分面子。

曾經有個官面上的人物,據說還是區領導一級的,就因爲得罪了他們家,最後硬生生的給弄下課了。

可以說,就算是市上的領導到訪,蘇總雖然會禮貌相迎,但態度上也是不卑不亢。

可是……此時面對這個土裏土氣的年輕人,蘇總居然是卑躬屈膝,似乎連尊嚴都不要了。

而且蘇總剛纔好像叫的是……神醫?難道潘總的病……就是這個土裏吧唧的小子治好的?

看到這一幕的人都傻了!呆了!懵逼了!

這人究竟是誰?

所有人內心開始瘋狂猜測,而先前接待張誠的濃妝女更是咧着一張嘴,整個人都嚇得癡呆了。

“神醫……你……你怎麼到這來了?”蘇總看着張誠,聲音都有些顫抖。

“你是?”張誠回頭看了看她,感覺有些眼熟,但一時間想不起在哪見過。

“是我啊……”蘇總突然伸手將自己頭上精緻的盤發扯開,披頭散髮的說道:“神醫認出我了嗎?”

“你是……潘石的老婆!”張誠一見她這模樣,頓時恍然,昨天在橋上見到她的時候,她就是現在這樣子,沒想到化了妝之後還有點認不出來了。

“阿姨好。”

蘇總嚇了一跳,連忙擺手,“神醫折煞我了,我叫蘇小云,要是神醫看我虛長几歲的話,就叫我一聲雲姐吧。”

“呃……這有點不合適吧。”

“是有點不合適。”蘇小云想了想,“那神醫就叫我小云吧。”

張誠差點一口血噴出來,連忙說道:“算了……我還是叫你雲姐吧,潘叔……潘哥他現在怎麼樣了?”

一聽張誠叫自己雲姐,蘇小云頓時開心的笑了起來,伸手將自己的頭髮重新挽好。

不得不說,她雖然年過四十,但是保養得很好,皮膚上居然一點皺紋都沒有,看上去就像是剛滿三十的少婦一樣,舉手投足之間都充滿了一種成熟女人的魅力。

“託神醫的福,老潘現在全好了,今天一大早還嚷嚷着要出門跑步呢。”

“那就好。”張誠笑了笑,“雲姐,要是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走了,我還得去買手機呢。”

蘇小云聽了這話頓時一愣,連忙拽住張誠,疑惑道:“我這就是手機店啊?你想要什麼樣的給我說就行了,還去哪買啊!”

“這是你的店?”

見蘇小云點頭,張誠撇了撇嘴,說道:“你這店裏的東西太貴了,而且導購態度也不行,我誠心誠意來買東西,還要攆我走。”

“什麼?”蘇小云的心臟狂跳了一下,差點氣暈過去。

張誠是什麼人?

那可是他丈夫的救命恩人!

冷少情深:獨寵復仇甜心 潘石在江城摸爬滾打這麼多年,在成就了事業的同時,也不可避免結下些仇。

潘石在的時候她還不怕,但是蘇小云心裏很清楚,如果潘石一走,肯定有很多人會落井下石,到時候只怕傾家蕩產都算是好的了。

所以張誠救了潘石,也就相當於是救了他們全家!

再說了,雖然不知道張誠是用什麼手段治好了潘石,但是不過幾分鐘的時間,就解決了世界醫學界的難題,將一個已經被醫院判了死刑的人給救了回來。

這是什麼手段!在閻王爺手裏搶人,這簡直就是神仙手段啊!就算是傳說中的仙丹也不過如此吧!

當時在橋上蘇小云心情激動,還來不及細想,但是回家之後聽潘石一說,頓時也是深以爲然,對張誠除了滿心的感激之外,又生出了一絲敬畏和崇拜。

兩口子都是在生意場上打拼過的人,斷定像張誠這樣年紀輕輕又有大本事的人,身後必然是有了不得的背景,說不定就是什麼隱世家族中出來的弟子。

如果他們家能抓住這次機緣,抱住這條大腿,以後還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所以雖然知道張誠就在一中,但是他們卻一直不敢貿然打擾,生怕惹張誠生氣,這兩天兩口子正在爲這事發愁呢。

但是現在呢……張誠居然主動進到自己旗下的一間店裏,這本來是多好的一次機會!可是竟然……竟然還有人要攆他走!

蘇小云真是拿刀砍人的心思都有了……

店裏的人見蘇總和那年輕人說話,都不敢靠近,先前接待張誠那濃妝女心裏也是直打鼓,怎麼也沒想到這土老帽居然會跟蘇總認識,只能暗暗祈禱,希望張誠千萬不要提起剛纔的事。

就在這時,她看到蘇小云陰沉着臉走了回來,整個人就像一座即將爆發的火山……

“剛纔是誰接待神醫的!”

周圍人的眼睛齊刷刷的望向了濃妝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