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對這個王秧有些興趣,好了,我先告辭了!」

周歩賢笑着說道。

接着手中抓着一個娃娃離開了。

看着周歩賢的樣子就,張隊不由搖頭苦笑。

這個周歩賢雖然是他的以前的同學,但是他卻覺得自己一點都不了解對方,而且一直到是神神秘秘的。

「那個娃娃是什麼?這小子,還說不破壞現場……算了算了,一個娃娃到是不重要!」

張隊看着周歩賢的身後的娃娃,不由苦笑的說道。女子產房,盛長槐也不便進入,只能在外邊等待着,這時候,那林小娘見勢不對,盛長槐連刀子都拿出來了,早就跑了,連貼身的女史都丟下不管,其他的婆子們戰戰兢兢的站着,生怕惹怒了盛長槐。

「你們幾個,都給我朝着衛姨的房門跪着,你們就盼望衛姨和肚子裏的孩子沒事,要是稍微有點什麼閃失,你們知道下

《穿越知否混日子》第一百一十六章剖腹產 就在帝辛這邊美人相伴的時候,霄雲,這個霄家少主此時經過老者的搶救總算是保住了性命,碎裂的骨骼也在老者的治癒下恢復了過來,只不過一身經脈猶如佈滿裂紋縫隙的瓷器,根本存不下靈力,直接從經脈里飄散出來,反而加劇了傷勢。

「咳咳….少主不要在運轉吸納靈力了,你這麼做只會加劇你的傷勢!」老者傷勢未好便超負荷運轉靈力治癒霄雲致使自己本身的傷勢更重了,幸好老者服用了大量的靈藥才得以暫時控制住傷勢,體內殘留的妖煞之力不是一時半會能驅散的。

受到兩名麒麟侍衛的重點關照,在轟破法寶后剩下絕大多數妖力都用在了老者身上,因為老者修為最高,當然要重點關照了。

而霄雲只不是承受了餘波,雖然傷的凄慘,救治卻簡單一些,老者則不同,此時外表看不出什麼,只有同境界或高於他的人才能發現他身體的真實情況。

聽到老者的咳嗽聲,霄雲臉色蒼白的停止了運轉功法,看着眼前的老者關切的問道。

「黃老你的傷勢怎麼樣了,要不要緊」

霄雲的關切是真心實意的,黃老不是霄家之人,只是當年意外的被霄家現任家主也就是霄雲的父親所救,從那以後便留在了霄家,一身實力在霄家只在家族和大長老之下。

霄雲從小便受到了黃老的照顧教導,兩人的關係更像是爺孫之間的關係,雖然黃老一直稱呼霄云為少主,但霄雲卻從來沒有當黃老是僕人。

黃老看着一臉關心的霄雲,慈愛的笑了笑。

「少主且寬心,這點傷勢無礙的,眼前最重要的是要為你治療經脈和殘留下的暗疾,而且一定要快,時間久了恐怕會影響到你以後的根基」

聽到影響以後的根基,霄雲神情也是凝重了起來,根基被毀基本上就等於宣告此人廢了,所以這件事刻不容緩。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我的經脈暗疾需要什麼藥物才能治癒呢?」

黃老手捋長須沉吟片刻,霄雲在一旁不曾打擾。

「恐怕要服用聖葯冰晶雪蓮的蓮子,或聖丹雪蓮丹了」

聽到這兩樣霄雲沉默片刻,苦笑一聲。

「這兩樣我霄家現在也沒有,等要買到或者找到不知要多久了」

聖葯和聖丹霄家自然沒有,但舉霄家之力也還是買的起的,但這兩種都是可遇不可求的,聖葯冰晶雪蓮生在在北方極地雪域,那裏不屬於大商帝國的領地,那裏生活着荒野蠻人和雪妖,兩方井水不犯河水。

像冰晶雪蓮這種聖葯都是極地雪域不定期不定時的放出來的,其中與極地雪域蠻族雪妖交好的葯閣獲得了絕大多數,葯閣位於無邊海域中的一座島嶼上,屬於中立勢力從不與其他勢力交惡,當然葯閣廣交天下勢力,也很少有人或勢力去得罪葯閣。

想要去極地雪域獲得冰晶雪蓮不現實,去葯閣購葯,這等傳送陣掌握在大商帝國皇室手中,霄雲想要借用?那還是去極地雪域碰運氣更簡單一些。

至於聖丹雪蓮丹,聽名字就知道跟冰晶雪蓮有着絕對的關係,冰晶雪蓮就是這聖丹中的主葯,這丹藥在大商帝國能買到,問題是,這等藥物出售,區區一個霄家根本收不到消息。

看到霄雲神情沉重,黃老卻爽朗一笑。

「哈哈,少主無憂,老夫既然說出來了自然是想到了辦法。」

「咦?黃老有何辦法」

霄雲神情一松,滿臉驚訝摻雜這驚喜之色的看着黃老。

「少主可知你有一門家主為你定下的未婚妻?」

霄雲一愣,點了點頭,小的時候霄雲還真是聽父親說過,但自己這個指腹為婚的未婚妻具體什麼情況霄雲就不記得了。

「黃老提起這件事,莫非我這個未婚妻的家裏有這兩種丹藥?」

「少主有所不知,你的這個未婚妻家世優越,是大商帝國數一數二的商賈世家,王家,以他們的實力和消息一定知道哪裏有這兩種丹藥出售,甚至可能他們自家就有。」

「那我們?」

霄雲有些遲疑了,畢竟那只是未婚妻,還一回面都沒見過,這些年兩家也沒有什麼走動,自己突然上門,而且還是去求葯的,怎麼感覺都不太好,面上也掛不住啊。

「少主大可不必如此,你我上門是求葯不假,但我們也不會白拿,我霄家可拿出等價的靈石來購買,這樣不就行了么。」

像是看出了霄雲的顧慮,黃老連忙出言解釋一番。

「既然如此咱們現在就出發吧,黃老可知王家所在?」

黃老捋須長笑,這王家正好就在這帝都之中,恰恰也在這南街之上,兩人決定立即出發,越快解決自身的問題,兩人才能安心。

兩人談論這些問題的時候就在站在街邊,因為不是什麼敏感的話題,兩人談論的並沒有什麼顧忌,黃老只是簡單的佈置了一層隔音結界,根本沒有多想。

兩人不知道,他們二人早就被盯住了,兩人走後,街邊的一名小販,旁邊酒樓的門子,還有之前在兩人身邊慢悠悠溜達的一對眷侶紛紛拿出一枚令牌,將他們所了解的消息傳了出去。

在令牌的另一端,一名身穿飛魚服,懷抱綉春刀的中年冷峻男子,正是錦衣衛南街錦衣衛百戶沈煉,此時沈煉正站在距離此地千百米之外的酒肆樓上看着離去的霄雲二人。

酒肆中的客人對於錦衣衛早已經是見怪不怪了,在這帝都里,滿街都是錦衣衛,時不時都能看見身穿飛魚服的錦衣衛。

也許在那些對大商帝國心懷不軌,或者作姦犯科人的眼中飛魚服綉春刀是魔鬼,是勾魂索。

但在其他不曾犯事奉公守法的人眼中,錦衣衛也就這樣。

在這帝都中,王侯將相比比皆是,世家門閥,以及其他聖地在帝都的居所遍地開花,帝都的人早就對這些見怪不怪了。

「王家么?想要聖葯!還有指腹為婚的未婚妻?難道是那個王若曦!」沈煉神色冷峻,將整理后的消息傳了出去。

涉及到皇子的事不是他一名小小百戶能做決定的,錦衣衛是親軍,是皇家的家奴,只受皇帝直接統御,當然皇后皇子這些一樣可以指揮他們,其他無論是王爺還是六部百官或丞相元帥都命令不了他們,所以帝辛的身份,沈煉是知道的。

錦衣衛指揮同知這邊也收到了沈煉整理后的消息。

「與王家有婚約,求聖葯治療傷勢!得罪了皇子留你一條狗命已經是天大的恩賜了,還敢想其他?」指揮同知又將事情上報給錦衣衛指揮使,層層上報不可越級上報這是一條鐵規矩。

前因後果已經了解清楚,人已經跟蹤上了,至於最後的決斷當然要讓上級做決定了。

這一切帝辛不知道,即使知道了也不會在意,此時帝辛正在與魔女鬥智斗勇,兩人在語言上展開了『激烈』的交鋒,魔女婠婠攻勢如火,但是面對帝辛的風輕雲淡,總有一種使勁全力卻打在了棉花上的感覺。

帝辛就像是一個刺蝟一樣,一時間婠婠竟然無從下嘴,婠婠心中氣悶,眼前這個少年不肯透露姓名不說,面對自己的話總能隨口破解,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卻是氣死個人。

此時婠婠早已不復之前的妖嬈嫵媚,有些氣悶的坐再了旁邊的座位上,顯然之前的交鋒讓這個向來將男子玩弄於鼓掌之間的魔女很是不爽。

看到這一幕帝辛到是開懷的笑了,果然與人斗其樂無窮。

「婠婠拍賣會什麼時候開始。」

婠婠狠狠的白了帝辛一眼,聖女不叫就算了,比你大這麼多叫聲姐姐總是應該吧?行,咱們不熟不叫姐姐也可,總得稱呼一聲婠婠姑娘吧?你一個小屁孩直接叫本聖女名字?

婠婠氣惱的將臉轉向外面拍賣台,對帝辛的話置若罔聞,反而優雅的拿起一杯靈茶在手中把玩。

帝辛輕笑一聲,這是選著性的耳朵失聰了呀,帝辛也不急,拿起桌上的靈茶慢悠悠的喝着,就在這時外面有一老者的聲音響起,打破了這個稍微有些尷尬的氣氛。

歡迎各位光臨天寶閣拍賣行,老夫奔雷手宇文泰!今天呢,是本次拍賣的拍賣師。

奔雷手?聽到這個名字帝辛的表情十分的古怪,一種想笑又偏偏忍住的表情。

婠婠說是把頭轉向了一邊,但是還是在偷偷的觀察這帝辛,見帝辛如此表情,感覺就像外面的奔雷手宇文泰是多麼好笑的一樣,笑他不就是笑天寶閣么,不就是在笑玄妙仙宗么,那不也是在笑自己?

「怎麼小公子沒有聽過奔雷手宇文泰嗎?這位是聖人境之下的絕頂存在,甚至可以逆伐聖人,獨門神通『奔雷開天掌』更是冠絕一代的神通,你家長輩沒跟你提過么?呵呵呵呵….」

婠婠陰陽怪氣的嘲笑着帝辛,她這是故意的,誰讓小個小屁孩總是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明明毛還沒長齊,卻是一副老氣橫秋的架勢,那種任你狂風暴雨我自巋然不動的架勢實在是有些讓人抓狂。

「聖人之下決定的存在么?可逆伐聖人,厲害厲害,不知比起錦衣衛四位指揮使如何,想來錦衣衛四位指揮使一定不是他的對手了,呵呵」

帝辛一邊說着一邊點着頭,一臉的肯定之色。

婠婠「……….」

語塞了,這話婠婠可不敢接,奔雷手宇文泰是她們魔道一位老魔,確實能夠逆伐聖人,當然同是聖人也有強弱之分,哪怕同一境界,體質神通以及所悟之道的不同,都會有着天壤之別。

宇文泰能逆伐一般的聖人,這已經是十分了不起的了,畢竟不入聖境終為空,聖境和化道境雖然只有一牆之隔,卻有着天地之差,任何一位能逆伐聖人的都是絕頂的天才。

但凡事就怕比較,奔雷手宇文泰與錦衣衛四大指揮使一比就完全不夠看了,他們是同等境界的存在,但隨便一名指揮使打五六個宇文泰應該問題不大,也就是說五六個宇文泰才勉勉強強能與一名指揮使打個平手罷了。

「哼!」

婠婠傲嬌的轉過頭不想再搭理帝辛了,跟他說話,幾句話就能讓自己氣死,以往自己養氣的功夫很好的呀,怎麼遇上他幾句話就破防了?

此時外面第一件拍賣品已經被展示了出來,只見宇文泰拿出一柄略顯殘破的古劍介紹道。

「此劍乃是被人從萬葬之地帶出來的,如今此劍殘破便已經是三品聖器了,如果能將其修復甚至上品聖器乃至半帝器也是有可能的,所以此劍的起拍價一萬上品靈石!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一千塊上品靈石」

萬葬之地乃是當年鴻蒙域與外域的主戰場之一,那裏靈力兇猛異常,難以吸收,靈力中更是摻雜着怨力詛咒之力,過多的吸收了那裏的靈力甚至會讓人瘋掉。

所以萬葬之地乃是禁地,不過因為萬葬之地總有各種寶物飄出,這些寶物會從萬葬之地深處飄到邊緣地帶,邊緣地帶化道境還是勉強可以存活的。

殘破的古劍已經是聖器三品了,如果修復!一時間很多人都動了心,尤其是本身修習劍道的人,更是直接出價。

「一萬一千」

「哼!一萬五千!」

「一萬六千」

「一萬八!」

價格節節攀升,不一會便喊出了三萬上品靈石的價格,帝辛知道這只是開胃菜,一個一品的聖器一般的價格也會在三萬到五萬左右,每增加一品價格便會成倍的翻,帝辛估計最後這個古劍的成交價應該在五十萬左右。

果不其然,最先叫價的都是一些小卡拉米,真正的大魚都在後面,最終價格以五十二萬被人拍走了。 衝出去的葉凡,看著一個個跳向BOSS的魔族怪物!

手中的雷電錘連連擺動,一道道夾帶著水火之力的光柱不斷打出!

這種魔法攻擊也葉凡最近才學會的!

攜帶者兩種屬性的魔法光柱中,水元素之力可以減緩敵人的速度,火元素之力可以直接造成傷害!

可以說是非常好用!

隨著一道道魔法光柱的打出!

沖向BOSS的魔族怪物們先是動作一滯!

然後還沒等他們有所動作!

整具身體就被魔法光柱中的火元素直接燒成了灰!

連個渣都沒剩下!

-15986!

-26358!

-14893!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