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羽皇的仙體突然爆炸,靈魂從綠煙中飛出滲入地下。


一直冷眼旁觀的妙磯忽然鼓起掌來。

「殺得好,殺得妙!謝謝你替我除掉了一塊絆腳石,這樣一來,我在金孔雀王的眼裡就更加重要了。」

「別得意的太早,下一個就輪到你了。」

妙磯風︶騷的一笑,「你也不要太驕傲。你雖是地仙境界,可妾身我也不差。」

說著,她突然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白骨中。

鄺圖雖有防備,無奈她的速度比尋常鬼仙要快出百倍;就連自己也無法達到這種速度。

妙磯剛一逃走,白骨封界便開始慢慢收縮。

上一次僥倖逃離白骨封界,全靠骨龍之功。如今骨龍被隔在大鐵蓋子之外,根本無法進入。何況,外面的人根本不知道裡面發生了什麼。

眼下,只能自己想辦法了。

他嘗試了幾次,卻發現了一個更加令人絕望的情況。

原來,這白骨封界已經和天衣洞融合為一體了!

在這裡雖然可以動用仙力,但縱然是地仙的仙力,也無法突破這升級后的白骨封界。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寄希望於外面的同夥能救自己。

然而,有些人天生就不是坐以待斃或坐等救援的人;鄺圖無疑是其中的代表。

他很快讓自己冷靜下來,暗想:我雖然一時無法從這裡出去,卻可以先從這些白骨中找到那些仙神。大家一起想辦法,總好過一個人。

打定主意后,他就開始在數不清的白骨中一處一處查找起來。

… 一炷香的工夫后,白骨封界已經縮小到原來的一半大小.

不過還算走運,鄺圖從白骨中找到了第一個仙神。

喚醒他之後,鄺圖隨即將解毒咒傳給他。不到片刻,這位紅臉膛的人仙便恢復了正常。

「多謝閣下相救。請問尊姓大名?」

「我叫鄺圖,你是誰?」

紅臉仙人露出疑惑之色,顯然沒有聽說過鄺圖是何方神聖。

不過,他還是恭敬的回答說:「小仙赤道生,乃是第二重天東明仙帥賬下的一名探子。」

赤道生?看他的樣貌和赤丹生頗為神似,莫非他們是兄弟關係?

想到這裡,鄺圖問:「你可認得瀛洲的赤丹生?」

赤道生愣了一下,「赤丹生正是我的同胞兄弟。閣下認識舍弟?」

鄺圖點點頭,「實不相瞞:我是瀛洲新首領,赤丹生是我屬下的三位頭領之一。」

赤道生驚喜的說:「小仙曾有耳聞,皇極未央不久前被一個少年仙人趕出了金鑾觀;原來那位少年英雄就是閣下!」

「是我。還有不少仙神被白骨掩埋,咱們要儘快把他們救出來。」

沒過多久,他們各自救出了一名仙人。這兩名仙人解毒之後,很快也加入到搜救的隊伍中。

不久之後,被白骨掩埋的仙神全部被救出;一共有一百零三位,其中身份最高的來自於第十八重天。

鄺圖已經從赤道生那裡了解到:天界的仙神並非都是天仙,同樣也有人仙和地仙;只是沒有鬼仙。在人間備受膜拜的人仙,在天界只不過是最底層的修為。

眼前之下眾仙,他們的修為最高也只是人仙第八層次。

鄺圖向眾仙簡要的介紹了眼前的處境后,擲地有聲的說:「妙磯妖婦的白骨封界雖然厲害,但是只要我們團結一心,一定能想辦法逃離困境。」

眾仙立刻苦苦思索起來。

片刻之後,赤道生說:「鄺首領,如果我們想辦法把讓這些白骨重獲生命,妙磯的白骨封界就會不攻自破。」

鄺圖心頭一亮,連忙問道:「誰懂能讓白骨重獲生命?」

一位額頭高聳,如同兩個肉角的仙人站了出來,拱手說:「小神霹靂朵略通此術。」

赤道生用意念對鄺圖說:「這位霹靂朵來自第十八重天,是那裡的葯神弟子。他雖然不是神仙,卻擁有低級神位;是我們這些仙人中地位最高的一個。」

鄺圖抱拳道:「就請霹靂朵為這些白骨施法。」

霹靂朵轉過身去,面對一堆白骨席地而坐,雙唇不住翕動,似乎在默念仙咒。


須臾之後,他額頭上的兩個肉角開始發紅,很快變的如同灼熱的鐵角。兩團淡淡的紅雲從兩角上升起,很快融合到一起;化成一朵磨盤大的奇異紅花。

他忽然喝了一聲:「還陽花現,賜爾重生!」

忽然,白骨中飛出無數道靈魂,全部被紅花的花蕊吸了進去。

片刻之後,紅花突然綻放,體積增大了數倍。那些靈魂向四面八方飛到白骨中。

白骨開始從白色變成淺紅色,然後漸漸生出了骨髓、經絡、血管和皮肉毛髮。

一炷香的工夫,白骨封界自動消失;天衣洞中布滿了各種生靈,其中一大部分都是人類。數量足有百萬之眾!

他們都站在遠處一動不動,不過卻有心跳和呼吸。這證明他們的確是活了過來。

幸好這天衣洞具有使物體變小的神奇功能,才能容下這麼多的生靈。

眾仙都驚嘆於白骨重生的奇觀時,鄺圖卻仔細搜查著妙磯的身影,結果卻一無所獲。

看來,這天衣洞中另有出路;妙磯正是從那裡溜走了。

鄺圖正在暗罵妖婦,霹靂朵說:「鄺首領,白骨已經全部重生;接下來該怎麼辦?」

鄺圖的注意力又回到這些生靈上,他不解的問:「這些白骨中怎麼會藏著靈魂?」

「這都是妙磯妖婦在造孽。她為了建造無垢天白骨界,殺掉了大量的生靈;並把他們的靈魂禁錮在白骨中;讓他們不得進入輪迴。」

鄺圖又問:「白骨界不是妙磯從無殤手裡奪過來的嗎?」

「無殤時期的白骨界全部是沉入海底的生靈遺骸,無殤並沒有主動殺生。妙磯霸佔白骨界后,通過大量殺生,才最終建成了無垢天。」

鄺圖憤怒的說:「那妖婦如此滅絕人性,難道天地的眾神仙就聽之任之嗎?」

「唉——」

霹靂朵嘆了口氣:「妙磯背後有金孔雀王撐腰。再說,古往今來枉死的生靈不計其數,也沒見哪位過問。」

一位胖仙人反駁道:「仙家貴在遵從天道。生靈從生到死,自有天道在起作用;哪來的枉死之說?」

此仙名叫趙逍遙,是第二重天的人仙;修為是人仙第八重,算是眾仙中修為最高的一個。

鄺圖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說:「既然如此,剛才我不該救你,讓你困在這裡自生自滅好了。」

趙逍遙嘟囔說:「我等都是仙人,和生靈自然不同。鄺首領救出我們,那是積天福之舉。」

「佛法云:眾生平等。仙人能力超過凡靈,就應該承擔更大的責任;豈能一句『順應天道』就袖手旁觀?大家都懼怕金孔雀王,最後的結果恐怕還不如這些生靈!」

眾仙一聽,都紛紛點頭。


趙逍遙的胖臉立刻變成了一塊大紅布,他拱手道:「鄺首領教訓的是,小仙錯了。」

鄺圖微微頷首,轉向眾仙說:「這裡不宜久留,我們要儘快想辦法離開。天衣洞雖然另有通道,但不便於我們帶這麼多生靈離開。」

霹靂朵說:「這些生靈雖然重生,卻需要一段時間來恢復魂魄。」

鄺圖點點頭,繼續說:「所以,唯一的辦法是我們齊心協力打開頭上的大鐵蓋子。」


赤道生懊惱的問:「這大鐵蓋子不受仙力,如何才能打開?」

「外面有我的同伴,只要大家內外一起用力,一定能打開大鐵蓋子。」

說罷,鄺圖飛到洞頂,用手敲擊了三下大鐵蓋子。

不到片刻,外面傳來了三下敲擊聲。

如此敲擊了幾次,最後雙方把敲擊的位置固定在大鐵蓋子的邊緣處。這正是上面有鷹頭貓的地方。

鄺圖指著這處邊緣,對眾仙說:「你們都飛上來,大家一起用力向上推。」

眾仙馬上飛了上來,各自托舉一處。

鄺圖再次重重敲擊了三下大鐵蓋子,然後一聲令下:「用力!」

眾仙一起發力,竟然將大鐵蓋子推開了一條縫隙;一道天光從縫隙中射了進來。

透過縫隙,已經能看到外面的骨龍和飛虎。

「大家不要鬆手,繼續用力!」

眾仙一起喊著號子,一鼓作氣,竟然將沉重的大鐵蓋子挪開了一個三丈多寬的空隙。

「大家先飛出去,然後將裡面的生靈搬移出來。」

眾仙飛出天衣洞后,很快將百萬生靈搬移到地面。這些生靈一離開天衣洞,立刻變成了正常大小;山上山下站滿了黑壓壓的一片,一直綿延了百里。

「鄺首領真是蓋世大英雄!」赤道生高喊。

一石激起千層lang,眾仙齊聲高呼:「蓋世英雄!蓋世英雄!」

這時,骨龍化成刺青飛回鄺圖的手臂上,呂嬰仙、鐵羽、枯雲、鐵磨和圓樹也欣喜若狂的飛了過來。

「鄺首領,你成功了!」呂嬰仙激動的說。

「是我們成功了!」

眾仙的歡呼聲更加高漲,響徹整個萬羽山。

經過一番商榷,百萬生靈被眾仙送往凡間各處,開始他們新的生命。只有赤道生和霹靂朵留了下來。

赤道生打算隨鄺圖去往瀛洲,見一見很久不曾謀面的同胞兄弟赤丹生。霹靂朵卻是應鄺圖的要求而留下來的。

「大哥,咱們是要回瀛洲嗎?」鐵磨問。

鄺圖搖搖頭,微微一笑:「咱們請霹靂朵留下來,是為了再做一件事。」

「鄺首領莫不是要去白骨界捉拿妖婦妙磯?」霹靂朵問。

「朵兄一語中的!咱們夠得著的地方,金孔雀王的勢力範圍基本被瓦解;如今還剩地府和無垢天。地府的情況比較複雜,所以先拿無垢天下手。」

霹靂朵欽佩的說:「鄺首領高見,小神樂意效勞。」

不久之後,他們便進入了無垢天,來到了妙磯的宮殿前。

然而,這裡已經變得一片死寂,毫無生機。

大夥進入宮殿後搜查了一番,只見宮內一片狼藉;很顯然是急於撤離造成的。

赤道生罵道:「那妖婦太狡猾,已經趕在我們之前逃走了。」

鄺圖的心中更是雙重的沉重。

妙磯這一逃走,風凌的下落也無從知曉。難道上次一別,就再難相見了嗎?

「鄺首領,現在怎麼辦?」霹靂朵問。

鄺圖很快從沉重中回過神來。

「無論如何,妙磯被迫放棄無垢天,也是對金孔雀王的沉重一擊。先把被妙磯殘害的生靈恢復生命,然後將無垢天封印起來。」

安排完畢后,鄺圖獨自來到風凌所居住的小宮殿。

這裡還保持著原來的樣子,熏香爐中還在裊裊的升起香氣;似乎主人並沒有走遠,而是出去散步去了。

雖然不抱任何希望,鄺圖還是四處看了一遍;然後在風凌坐過的軟椅上輕輕坐了下來。

忽然,他的右手在軟椅的扶手上觸到一個小小的突起。扶手裡藏著什麼東西?

… 他馬上用龍魂斬小心的割開扶手上的一層絲絨,一顆五彩珍珠露了出來。

這不是露凝送給風凌的鮫人珠嗎?

他小心翼翼的拿起五彩珍珠,一個熟悉的聲音忽然傳入神識中。

「鄺大哥,我要離開無垢天,不知將去向哪裡?如果你能發現這顆鮫人珠,就當是我們的訣別。我是一個不幸的女子,也是一個不詳的女子。希望你忘了我,露娜姐姐更適合做你的伴侶。」

「還有一事:我聽素素說,有人從瀛洲向妙磯發來消息。那人是一個女仙,名號不詳。還望鄺大哥小心。」

鄺圖聽罷風凌的留言,喟然長嘆一聲,萬千情緒一起湧上心頭。


「風凌說自己是不祥之女子,我何嘗不是一個不詳的男人,給自己身邊親密的女子帶來的都是厄運?無論翠濃還是風凌,雲珠還是雲霓夫人。」

帶著無限惆悵,他收起鮫人珠,離開了風凌的小宮殿。

不久之後,霹靂朵已經將被妙磯殘害的生靈全部復生;數量也有百萬之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