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北心裡,已經升起一種不好的預感了。

她顧不得做其他設想,一把將旁邊的被子拉起來。

看到顧念城那張臉的時候,蘇北的心,徹底沉了下去。

她好像已經明白了,蘇暖今天喊自己過來,究竟是什麼事。

她這是赤果果的設計自己,自己竟然沒有看懂。

關鍵問題是,按照蘇暖的智商,萬不可能設計這麼嚴密的計劃。

蘇北看了看自己的身體,什麼衣服都沒有穿。

蘇北剛要穿衣服,就聽見門外傳來腳步聲。

她來不及有其他動作,就眼睜睜的看著,門被打開了。

蘇北徹底怔住了。

路南!

她被設計,她心裡只有這麼一個念頭。

可是,任誰看到這樣的場面,心裡都會受不了的!

路南前一秒還是笑容,當他看到床上顧念城時,臉上已經布滿冰霜。

蘇北著急的看著路南。

"路南,你先聽我解釋,好不好?"蘇北快速說道。

她著急的想要下床,結果想起,自己什麼都沒有穿。

蘇北慌了。

她似乎能感受到,蘇暖在某一個看不見的角落,正在嘲笑自己的無知。

突然,旁邊的顧念城,翻了個身,他似乎是醒來了。

他慢慢睜開眼睛,看著眼前的狀況,似乎有點不明所以。

蘇北著急的看著他。

"顧念城,你快跟路南解釋啊!"蘇北都快急哭了。

顧念城看著路南猩紅的眸子,好半天才明白過來,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他想了想,眸子微閃。

"路南,事情的確不是你想的那樣,你聽蘇北給你解釋!"顧念城平靜的說道。

隨即,他轉身看著蘇北。

"當然,蘇北,如果路總不肯相信你,我也可以負責的!"顧念城非常認真的說道。

蘇北徹底愣住了。

她讓顧念城解釋,可是,顧念城這話,豈不是火上澆油嗎?

果然,門口的路南,額頭青筋已經暴起。

蘇北顧不得其他,她直接將被子卷在自己身上,向著地上走去。

她一下床,床上的顧念城,赤裸著身體,瞬間一覽無餘。

路南再也忍不了了,咬牙切齒的看著蘇北。

"蘇北,你倒是給我解釋啊!"他壓抑著憤怒。

蘇北慌了,她看了一眼赤裸的顧念城,趕緊捂著眼睛轉過身。

她沒想到會這樣,她一點都沒有想到。

蘇北著急的看著路南。

"路南,事情肯定不是你想的那樣,你給我點時間,我給你解釋!"蘇北著急的說道。

可是,她現在除了說這句話,好像一句話都想不到了。

她想到蘇暖此刻得意的神情,蘇北恨得咬牙切齒。

她怎麼就這麼笨呢,竟然會中了蘇暖的圈套。

"對了,是蘇暖,路南,這一切都是蘇暖設計的,你要相信我!"蘇北慌亂的說道。

路南嘲諷的看著蘇北。

"這就是你所謂的解釋嗎?蘇暖,蘇暖的智商我還不清楚嗎?她想的方法,一向都是最愚蠢,最直白的,就算你要我相信,這一切都是她做的,你也說個像樣點的理由吧!"路南憤怒的說道。

蘇北瞬間啞口無言,她已經不知道要怎麼說了,整個人就像是失去了語言功能一樣。

在這怔忪的片刻,顧念城已經套上了褲子。

他走過來。

"路南,你不要太過分,我跟蘇北什麼都沒有發生,六點多的時候,有人約我來帝爵大酒店313房間,說是有事情告訴我,我後來暈倒了,根本不知道怎麼回事,醒來就在這裡了,路南,你不覺得,這一切發生的太巧合了嗎?還是說,你真的相信,蘇北會背叛你!"顧念城冷著臉說道。

路南愣住了。

突然,樓道里傳來一陣走路聲。

蘇北和顧念城都在房間里,根本看不清來人是誰。

路南一轉身,眸子瞬間緊縮。

"西西,你怎麼來了!"路南沉聲。

路西西皺眉。

"是瑟琳約我來這裡的,我也不知道她人究竟去了哪裡!"路西西說完,就已經走到了門口。

她看到房間內的場景,瞬間倒吸一口氣,捂住了嘴。

"蘇北,你怎麼……"路西西震驚的說道。

蘇北連忙搖手。

"西西,不是你想的那樣,我真的是無辜的,被人設計了而已!"蘇北快速的說道。

路西西轉身看著路南。

路南臉色鐵青。

"蘇北,今天的事情,就算是我相信,你被設計的,可是,你不覺得,面對這樣的場景,我需要緩一緩嗎?我不是什麼聖人,看見自己的女人,睡在別的男人床上,我還能裝作無動於衷,北北,你放過我,我也放過你,好嗎?"路南說完,直接轉身就走。

蘇北急了。

她看著路西西。

"西西,我求求你了,你去幫我拉住你哥哥,你就幫我這一次,好嗎?"蘇北懇求道。

路西西無奈的點點頭。

"好,我答應你,但是你得快點,我哥哥情緒很不好!"路西西說道。

蘇北點了點頭。

路西西一走。

蘇北看著站在房間的顧念城,她情緒有點失控。

"你出去啊,你還站在這裡幹什麼?你是不是覺得,還沒有將我害慘,顧念城,我求求你了,以後離我遠點,不要這麼關心我的事情了,好不好?"蘇北痛苦的說道。

顧念城為難的看著她,眸子閃過一絲心痛。

"你好好緩緩吧,我先走了!"顧念城說完,就從地上撿起自己的衣服,向外面走去。

看著顧念城離開,將門帶上,蘇北瞬間痛苦的抱頭,在地上痛哭。

好不容易,她跟路南和好了,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為什麼?

蘇北來不及傷心難過,她哭了兩聲,就趕緊起身穿衣服。

路西西能不能攔住路南,都不一定。

如果她攔不住,蘇北有一種錯覺,她和路南,好像就真的完了。

蘇北穿好衣服,臉上還掛著淚珠。

她來不及想太多,就快速的向著外面走去。

蘇北到了外面,她一眼就看見,站在酒店不遠處的路南和路西西。

路西西似乎在跟路南爭執什麼。

蘇北走近了才聽到。

"西西,這是我跟蘇北之間的事情,希望你不要插手!"路南沉沉的說道。

路西西的神情有點激動。

"我壓根沒有想過插手你們之間的事情,我只是不想看見你們,好不容易走到一起,現在又因為這樣的誤會分開,顧念城喜歡蘇北,你又不是第一次知道,蘇北要是真的喜歡他,早就選擇他了,用得著現在偷情嗎?"路西西說話的聲音,帶著一絲憤怒。

她好想將路南的腦子撬開來,看看裡面究竟裝了些什麼東西。

路南看了路西西一眼。

"西西,我說了,我現在不想討論這些問題,你讓我安靜一下,行嗎?"路南快速的說道。

他剛說完,蘇北就從酒店裡跑出來。

她快速的向著路南和路西西跑過來,路南轉身就要離開,卻被路西西拉住了胳膊。

路西西看見蘇北來了。

她皺著眉頭。

"蘇北,你快跟我哥說啊,我不想跟他繼續爭執了!"路西西說道。

蘇北走到路南面前,路西西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轉身就走。

她感覺自己的思緒有點紛亂,尤其是今晚發生的事情,徹底讓她不安。

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

靳東打電話的時候,路西西沒好氣地告訴他。

"我一會就回家了,你等我一會,不行你就回你家,別沒事找事!"路西西沒好氣的說道。

靳東買的房子,就在自己對門,還整天有事沒事的,老往自己家裡跑。

她走的時候,靳東就在她家裡,瑟琳說有急事,她就跑過來了。

沒想到,一切卻是這樣的。

她實在想不明白,瑟琳為什麼要喊自己過來。

路西西隨意跟靳東說了兩句,就掛了電話。

她一個人漫無目的的在街上走。

轉過酒店的拐角,她感覺到身後好像有人。

路西西剛想轉身,就感覺鼻子一麻,整個人都失去知覺了。

路西西走後,蘇北和路南僵持在酒店門口不遠處。

她直直的看著路南。

"路南,我知道,我現在跟你說什麼,你可能都不會相信的,但是,我必須清楚的告訴你,這件事情,我的確被設計了,請你相信我,也相信我們的感情!"蘇北說的非常認真。

路南神情不明的看著她。

"蘇北,我一直都在努力相信你,可是,最近接二連三發生的事情,讓我有點受不了,我是個人,有七情六慾,你能給我點時間,讓我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讓我冷靜一下嗎?"路南沉聲說道。

蘇北難過的看著他。

"路南,你還是不願意相信我,對不對?"蘇北傷心的說道。

路南皺眉。

"蘇北,你是成人了,我希望你能理智一點,你換位思考一下,如果換做是你,知道那兩個孩子,是你和李雲凱的孩子!你會不難受,就算我能理解,但是,也不表示我能無限制的接受!"路南沉痛的閉著眼睛,說道。 路南頓了頓,繼續說道。

"而且,今天我又看見,你跟別的男人赤身裸體睡在一起,如果換做是你,你會作何感受,蘇北,人心都是肉做的,我希望你能理解一下我,好嗎?我就算是要接受,你也給窩一個緩衝階段,你這樣接二連三的刺激,再好的感情,也經不起折騰的,蘇北!近期,我們還是不要再見面了!"路南說完,轉身就走。

"路南,你真的要這樣嗎?我什麼時候承認過,孩子是李雲凱的!"蘇北朝著路南的背影,大聲喊道。

她的聲音有憤怒,有不甘。

她好不容易才跟路南走到這一步,現在放棄,她真的好不甘心。

聽到蘇北的話,路南的身形,猛地晃了一下。

他轉過身,難以置信的看著蘇北。

"你說孩子不是李雲凱的?"路南震驚的看著蘇北。

他一直都以為,孩子是李雲凱的!

蘇北看著路南。

"路南,我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或者說了什麼,讓你產生這種錯覺,我跟李雲凱,雖然相處過,但是,我們之間,什麼都沒有發生過,蘇寒和蘇凜,跟他也沒有半毛錢關係!"蘇北大聲向著路南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