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曉慢慢將她抱在懷裏。

鯊鯊沒說什麼,漸漸不再顫抖,恢復正常。

「現在怎麼辦?」鯊鯊緊張的問。

那大王烏賊已經進到洞穴,趴着休息,絲毫沒有要走的意思。

「也只能等了。」

葉曉回答,兩人的聲音非常小,只有彼此能夠聽見。

葉曉緊接着說:「它總有要出去的時候,等到那時,我們再行動。」

「嗯……」

鯊鯊點頭,靜靜等待。

……

…………

轉眼,一天時間過去,到第二天正午。

「我可能要走了……」

石屋,二樓中,徐田嘆了口氣。

他取出早已經準備好的能量核心和拳套:「姑娘,你叫楚雅吧?這兩個就交給你了,你待我轉交給葉曉,行嗎?」

「沒有葉曉的允許,你不能走。」

楚雅拿着一把種子。

徐田苦笑:「你怎麼死心眼,我如果不走,會害了你們。」

今天是最後一天,不走就來不及了。

「我相信葉曉。」

楚雅認真的說道。

「那……我再等最後半天,天黑后,一定要放我走,這也是葉曉答應過的。」徐田嘆了口氣。

以此同時,水下世界。

「臭章魚怎麼還沒走,等本鯊鯊那天強大后,一定要把它打的落花流水。」

鯊鯊小聲嘀咕,渾身都麻了。

葉曉在心裏計算著時間。

現在的情況,很糟糕,關鍵能量核心都還沒到手。

「嗯?」葉曉猛的發現,周邊的水流開始涌動。

「太好了。」

鯊鯊小聲歡呼,只見,大王烏賊似乎是睡醒了,揮動着觸手,慢慢爬出洞穴。 「提成的話老員工可以拿到百分之十,我是實習生,提成只能拿百分之五。」

章建軍換算了一下,這百分之五的收益也不低了,她看著像是學生,估計是在這裡勤工儉學,趁著假期的工夫賺點錢。

「好,那付錢吧。」

章建軍爽快的說道,剛才的導購員還是不相信,在一旁吐槽著:「哼,我就不相信他真能付得起這個錢,二話不說就買個十來萬的車,怎麼穿的這麼窮酸?」

「是呀,咱們又不是沒見過有錢人,那穿的叫一個華麗,我光看他們就知道肯定是從村子里來的,一副沒見過世面的樣子。」

章建軍也不理會。

在這個年代還沒有刷卡什麼的,只能提取現金,所以他在來的時候就準備好了十萬的現金,都放在一個包里。

他把包提了過去,裡面是裝好的一打一打的錢。

「先生,這車最近有優惠,我給你打個八折,這車最後的價格是八萬塊錢。」

「好。」

章建軍把八萬塊錢放到了這檯子上。

「你數一下看是不是八萬。」

實習生趕緊數錢,確認這總共是八萬塊錢。

「先生錢已經齊了,我馬上給你辦手續,建議你明天來我們這裡提車,到時候相關的證件和流程都會給你弄好。」

「行,我不著急。」

章建軍慢悠悠的說道。

這時,導購員的餓臉都綠了,她在這裡嘲諷了這麼久,還以為這人真的買不起好車,畢竟這車的價格太高,誰知他這麼爽快。

她在這裡賣車這麼久了,也沒見一個爽快的人。

導購員立馬笑眯眯的走了過來:「實習生對這流程不是很熟悉,還是讓我來吧,我這裡還可以額外贈送你很多東西呢。」

「你來?」

「對,我來,從我這裡交易也是一樣的,反正都是一個店裡的員工,她現在只是實習生,按理來說只能在這裡打雜。」

實習生有些無奈但也不能說什麼。

「好,那就你來吧。」

章建軍不慌不忙的說著,一旁的鄭小梅都不理解了,但還是閉口不提。

一聽到讓自己來,導購員笑眯眯的點頭,開始準備證件,又送了不少的好東西,打算彌補之前的過錯,這分紅要是能在她的頭上,那賺的可比半年的工資還要多啊!

「先生,這都準備好了,這份購買合同給你,剛才的東西都是送的,不用客氣哈。」

「行,想不到你們店裡送的東西還真挺好的。」

章建軍拎著大包小包的東西滿意的說道。

「那是自然,你是我們店裡的消費者,本來就該收到這些東西,剛才的事情實在不好意思啊,我冒犯了您,還請你不要跟我一般見識。」

「沒事沒事,我也不是小肚雞腸的人,不過呢剛才的分紅是算在她頭上的,跟你沒關係哈,想不到你還挺照顧實習生的呢,看她這麼辛苦還幫忙。」

話音剛落,導購員的臉就綠了,笑容都是僵硬的。

「先生,您剛才說什麼?」

「怎麼,全程都是她服務的,跟你有關係嗎?」 夜蘭舒倏地跳下車,朝著江南曦走過來。

她眼睛瞪得溜圓,咬著銀牙,恨不得吃了江南曦的勁。

「江南曦,你很得意是吧?我哥是你的,我老公也是你的,我這條命也給你,你拿走啊!」

江南曦嘴角勾著一抹淺笑,很有些倨傲:「你欠我的,我拿走就拿走!」

她說著,驀地出手,指尖捏著一枚銀針,刺入了她脖子一側。

夜蘭舒的身子驀地一僵,眼睛都直了,似乎有些不可思議。

繼而,她眼睛一閉,身子一軟,往下倒去。

她身後,兩個大男人,一起出手,把夜蘭舒接住。

江南曦撇撇嘴,對夜北梟道:「她就是被你慣壞了,鑽了牛角尖。現在她暈過去了,兩個小時就會醒,等她醒了,你和她好好談談吧!」

夜北梟把夜蘭舒交到高偉庭手上,對江南曦柔聲說:「好,我一定會說服她的,你不要生氣啊!」

江南曦笑了一下,「我無所謂了,但是我覺得你搞不定她。問題的關鍵,在高偉庭身上!」

她看向高偉庭,眼眸變得冰冷:「你實話告訴我,當年你是怎麼和夜蘭舒在一起的?」

高偉庭抱著夜蘭舒,面對著江南曦,眼眸變了變,還是垂眸,歉意地說:「都過去了,你就不要問了!」

「是不是與你媽有關?」江南曦卻不想讓他逃避。

高偉庭一怔,「你,你怎麼知道?」

江南曦嗤笑一聲:「我大概能猜到,是怎樣的一個故事了!你媽一念之間,改變了我們三個人的命運,還真是厲害啊!」

高偉庭眼眸一顫:「對不起,當年也是我的錯!是我太懦弱了!」

江南曦冷聲道:「當然是你的錯,你不但辜負了我,也辜負了夜蘭舒。你到現在還不愛她,是不是?」

「我……」高偉庭說不出話來了,眼眸痛楚地望著江南曦。一聲南曦,卡在他的喉間,吐不出來。

他知道自己不配了,可是他永遠在自己的心裡,為她保留了一片凈土。

江南曦哼了一聲:「果然是這樣!是你把夜蘭舒害成這樣的,如果你一點也不愛她,不如和她離婚吧,別讓她這麼痛苦!」

她說完,徑直上了夜北梟的車。

她發動車子,利索地倒車,掉頭,一腳油門離開了。

夜北梟那輛豪車,價值千萬,在她的手裡,竟然也是遊刃有餘,絲毫不拖泥帶水。

那帥氣的動作,讓兩個大男人都有些眼眸發直。

江南曦還真是給他們太多意外!

夜北梟胸口卻憋著一口氣,打開高偉庭車子的後排座,讓他抱著夜蘭舒上去,而他坐上了駕駛位,開車去了夜蘭舒和高偉庭的別墅。

夜北梟這半天哪裡也沒去,就等著夜蘭舒醒來。

而江南曦開著車,去了程光秀的小別墅。

她看得出來,夜北梟太疼夜蘭舒這個妹妹了,肯定不會傷害她。當然他肯定也不會為了妹妹,就委屈她江南曦。她料想他不敢這麼做,如果他敢,她分分鐘帶著江小狼遠走高飛,讓他滿世界找不到人。

她這樣一想,竟然滿心暢快。如果夜北梟知道她的這個心思,估計會氣得吐血。

如果想要個大團圓的結局,就只有解開夜蘭舒的心結。江南曦感覺,夜蘭舒的心結,比她當初重多了。 第657章

郭月華和江鎮女士就等著這個辦法。

聽慕安安說了一堆,結果還沒聽到關鍵的,兩個人都有些著急。

江鎮又開始擦汗。

郭月華倒是還能一直維持端著!

在兩人高度緊張的表情下,慕安安還能故意的說了一句,「算了,我還是不說了。」

郭月華當即表情就難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