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話間,徐珊的小手已經伸到了吳天的腰間,時刻準備著接下來的動作。

「什麼長輩?你可是我的女人!」

吳天沒好氣的道,「我這不是才開頭么?」

「好吧,繼續……」

「其實,這次是我和師姐一起設下的一個局,目的就是為了引誘那麗妃和秦天林上鉤的!」

吳天緩緩說著,將大概得事情講了一遍,尤其是說道麗妃和秦天林主動去紫空竹林找上寧紫蘭與寧馨之時,吳天的言語間不禁多出了一抹笑意,真的算起來,這還是他們那兩母子自己送上門來呢!

如果他們母子不這麼做的話,吳天一時間還真的拿他們沒辦法。

畢竟這裡是在飄雪帝國,而麗妃與秦天林的身份也不簡單,吳天想要動他們的話,也還要去看秦釜陛下的面子、

…………

「你們是怎麼辦事的?」

傍晚時分,吳天大鬧卿卿溫泉,做出了一個紈絝弟子所有該做的事情……

「小爺我的女人在你們這裡失蹤了,你們竟然說不關你們的事?」

「我告訴你們,如果你們不給我一個交代,小爺我就算鬧進宮中,也要讓你們這裡開不下去!」

「什麼?我沒照顧好?我們是你們的顧客,你們竟然還這麼推脫,我看你們這是在找死!」

……吳天怒吼不已,幾乎在這雅間中所有能摔的東西都全部摔了,在他面前站著卿卿溫泉的老闆娘,一個身姿妖嬈的美婦,名為葉卿卿!


不過,因為雅間緊閉的緣故,誰也沒有注意到葉卿卿在吳天發怒之際,那強忍著不敢發出笑聲的辛苦模樣,尤其是還要時不時的附和著吳天的怒火表達出那種委屈,隱隱憤怒的話語,這簡直就是一種天大的折磨。

原因無他,整個飄雪帝國沒有人知道,其實這葉卿卿的卿卿溫泉,也是屬於華晨拍賣場麾下的一種生意,而且葉卿卿更是與吳天岳母徐若晨姐妹相稱,而卿卿溫泉實際上是徐若晨所掌控的一個暗勢力,一個專門打探消息,且實行一些暗中手段的組織據點。

此次,吳天與徐珊來到這裡泡溫泉,也是開始設局的前期部分。

目的就是為了能夠給寧馨與秦天林造成機會,故意讓他們將徐珊劫走,那邊有寧馨在,也不用擔心秦天林他們敢下什麼黑手……

至於為什麼要和葉卿卿在雅間中演一場戲,完全是因為在周圍還有秦天林安插下的眼線,為了不引起他們的懷疑,就只能這麼做了。

「夠了,小爺我不想聽你的解釋!」

驀地,吳天陡然踹開雅間的門,向外走了幾步后,又黑著臉轉過頭來,冷聲道,「我告訴你,你最好給我一個交代,不然的話小爺我讓你這裡開不下去!哼!」

說完,吳天甩手就走,可是突兀的一個聲音響起,「吳兄,你這是……?」

腳步一頓,望著有些怪異看向自己的秦天嘯與一個陌生妙齡女子,吳天深吸一口氣,沉聲道,「秦兄,小四失蹤了!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被綁了,肯定與這家溫泉有關!」

「什麼?徐小姐失蹤?」

秦天嘯面色大變,而在他身邊的那個妙齡女子也是有些錯愕,「珊妹被綁?這怎麼可能?誰敢綁架華翠莊園的大小姐?這不是找死么?」

「凝兒,你先回去,讓你父親派人全城搜索,另外以飄雪城為中心,方圓百里之內都給我認真的找!」

「好,那我先走了!」

這個叫凝兒的女子應了一聲,又朝吳天點點頭后,這才快步離開。

「秦兄,她是……?」

「呵呵,吳兄你儘管放心!凝兒是老古的妹妹,現在是我的未婚妻!」

凝兒,原名古嫣凝,是古陌天之女,古淵的妹妹。

前段時間,古家與皇室聯姻,三皇子秦天嘯與古嫣凝本身從小就認識,可以算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而且兩情相悅,自然而然也就成了一對兒。

「原來是這樣!」

吳天輕輕點頭,眉宇間有著說不出的愁緒,擺手道,「秦兄,我不和你多說了!我還要趕回去通知徐姨和錢老,另外麻煩你通稟一下陛下,讓陛下也派人幫忙找找!」

「好,這點你放心!」

秦天嘯毫不猶豫的點頭,「我和你一起回去!徐小姐吉人自有天相,肯定不會有事的!」

「希望吧!」

兩人不再多說什麼,便立時離開了這卿卿溫泉,周圍許多前來此處泡溫泉的人,也都認識三皇子秦天嘯,見到吳天與秦天嘯如此相熟,說話起來完全是平等對待,不由得讓這些人也越發震撼。

當然,他們也都聽到了有人失蹤,懷疑被綁的事情,當即一個個都有些變色,對於卿卿溫泉的安全性也降低了不少。

…………

皇宮中,秦釜陛下聽到秦天嘯的稟報頓時面色大變,「怎麼會這樣?」

「父皇,我們現在怎麼辦?」

秦天嘯問道,同時也將他讓古嫣凝去做的事情說了出來。

「你做的很好!」

秦釜陛下微微頷首,「這樣吧,讓皇宮護衛也一起去找,哪怕是將飄雪城翻個底兒朝天,也要把人給朕找出來!」


「是,兒臣這就去辦!」

秦天嘯應了一聲,正要朝外走去之際,沒開口的趙皇后卻是忽的言道,「天嘯,等等……」

「母后……」

秦天嘯停住腳步,趙皇后凝眉道,「你辦完之後,去一趟華翠莊園,如果那邊有什麼事情的話,你要全力相助!如果需要父皇母后做什麼的話,立刻回來稟報!絕對不能讓吳天對咱們有什麼不滿!」

「是,兒臣遵命!」

秦天嘯欠身應諾,大踏步的離開了,而秦釜陛下卻是有些狐疑的望向自己皇后,趙皇后似乎看出了秦釜陛下所想,微微一笑道,「陛下,臣妾覺得,這次是我們的一個機會!您的計劃,或許可以藉此真正展開!」 「……」

「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先回去了。」她說。


尹木槿遲疑了一秒鐘,輕輕的嗯了一聲,他看著錦伊下了車,目視著她進了樓,從始至終沒有說一句話。

而錦伊背脊挺直,從始至終都沒有回頭看尹木槿一眼,直到進了家門……她靠在門上,身體無力的下垂,因為剛才的那個吻,她只覺得自己的心跳很快,鼻頭一酸,淚水緊跟著流了出來,從低聲抽泣到肩膀微顫,再到放聲大哭,她終是沒忍住。

哭了好一會兒,她顫抖著雙手從包里拿出手機,撥通了那個打了無數次的號碼。

「錦伊?」尹木槿的聲音聽起來永遠那麼溫柔。

錦伊本來已經忍住的情緒霎那間崩潰,她哭著問:「為什麼要說你配不上我?尹木槿,我喜歡了你這麼多年,配不配的上難道我會不清楚嗎?」說完她自嘲一聲,「我知道我沒那個本事讓你喜歡上我,但是就算你不喜歡我,想拒絕我,也不需要用這樣的理由吧!」真的是……好諷刺呢!

「你……哭了?」尹木槿先是一愣,隨即問。

「就算我哭了,和你有什麼關係嗎?」她的聲音帶著哽咽。

「……」

尹木槿斂下眸,沒有回話。

「木槿。」她叫道。

尹木槿輕輕嗯了一聲,應道:「我在。」

電話那邊傳來一聲輕笑,伴隨著的還有錦伊的聲音,「我發現你現在好像越來越喜歡逃避問題了。」

「……」

尹木槿的心一顫,雖然他沒有說話,卻也承認錦伊說的是事實。

「哎!」錦伊長嘆一口氣,說了句:「對不起,打擾你了。」然後掛斷了電話。

尹木槿聽著手機里傳來的嘟嘟嘟的聲音,抿了抿唇,打開車門就要下車,動作卻突然頓住了,他現在下車是要幹什麼?是去找她嗎?她現在應該不想見他吧!不過就算見了,兩人能說什麼呢?算了,他重新關上車門,發動車子駛離了這裡。

樓上,錦伊站在窗邊,看著樓下那輛車子離開,眼裡閃過一絲決絕,她終於……決定放棄!

這麼多年的等待,都在這一朝……煙消雲散。

孤兒院外,祁景淮拉著池南的手,看著院長說:「麻煩您了。」

院長哪裡當得起這聲您,連連說:「不麻煩,不麻煩。」

祁景淮笑笑,扭頭看祁思睿,「你真的不跟我回去?」

祁思睿搖頭,「不了,我打算今天留在這裡照顧小樂,先不回去了。」回去說不定又要面臨一場風暴,他還是不回去了,能躲一次是一次。

他那點小心思怎麼能瞞過祁景淮的的眼睛呢!

祁景淮輕笑一聲,並沒有打算要拆穿他,而是說:「好好照顧小樂,還有照看著你侄兒,如果你侄兒哪裡不舒服,立刻給我和你大嫂打電話,等我們辦理好手續,就來帶他回家。」

「好,我知道了,我會照顧好小侄兒的。」祁思睿無奈點頭,他這就多了個侄兒?怎麼這麼突然呢!也不知道他爸媽是不是能接受突然多了個孫子,嘖嘖!前途茫茫啊!

「那我們就先走了。」池南說。

院長等人點頭,「好,路上小心。」

回去的路上,池南靠在祁景淮的肩膀上,表情惆悵。 飄雪帝國震動了……

華晨拍賣場大小姐徐珊失蹤,懷疑被綁架,如今已經過去三天時間,卻始終沒有任何消息。

華翠莊園更是直接重金懸賞,但凡能夠提供準確消息者,賞黃金萬兩!

與此同時,秦釜陛下更是親派三皇子秦天嘯專門負責此事,將飄雪城護衛軍調動起來,再加上將近一半的皇宮侍衛,幾乎將飄雪城乃至周圍五百餘里的範圍都搜查了無數遍,可卻依舊沒有一點消息。

秦釜陛下更是在朝廷上震怒不已,若是綁架者將徐珊安全送回還好,如若不然,一旦被找到,必將處以極刑,任何人不得倖免。

最近三天時間,飄雪城可以說是人人自危,甚至連許多商家都因此暫時停業,可以說徐珊被綁一事兒已經成了普通老百姓絕對不敢提及的事情,唯恐會殃及池魚……

華翠莊園中,相比於外面的那種震蕩嚴肅的氣氛,坐在這偏廳中的吳天,徐若晨以及錢老三人,卻是表情顯得極為平靜。

「小天,我們剛剛和小妮子傳信了,她在馨妹的照顧下一直很好,秦天林雖然好幾次想要對她動手動腳,但都被馨妹給斥責了回去!」

徐若晨眉宇間帶著一絲擔憂的道,「可是這麼下去的話也不是辦法啊!難道非得要等到他們主動聯繫咱們?」

「嗯!」

吳天點點頭道,「這是我已經和寧姨商量好了的!現在出手的話,最多只能拿下秦天林,而我們主要的目標麗妃卻是能夠以不知情為借口逃脫!」

「可麗妃有些神秘,又與赫連家族有關,你要對付她的話,那赫連家族那邊又該怎麼辦?」

「赫連家族?」

聽到徐若晨的話,吳天微微笑著言道,「徐姨,您放心吧!我這麼做,正是要一舉三得!我已經大概知道了麗妃與赫連家族之間的關係,用不著擔心的!就算赫連家族知道了,也絕對不會為麗妃出頭!」

另外一點吳天倒是沒有說,他也想藉此機會,將赫連家族的某個人徹底滅殺,但是即便吳天身為赫連家族的護法,也需要一個理由不是么?

只是這個理由,還需要對方主動送上門來!

「好了,小姐!」

見到徐若晨還準備說什麼,那錢老卻忽的道,「相信小姑爺吧!如果小小姐真的出了什麼事請,小姑爺一定會比我們更著急的!既然小姑爺這麼說,他肯定早已成竹在胸了!」

錢老雖然年邁,但卻顯得極為智慧,那一雙落在吳天身上的眼睛,好似可以看穿一切似的。

「錢爺爺,都說了讓您直接叫我小天就行了,您又開始小姑爺了!」吳天訕笑著道。

「呵呵……」


錢老笑了笑,頗有意味的望了吳天一眼,沒有多說什麼。

…………

「什麼?雪霧谷?」

轉眼間又過去了兩日,終於距離徐珊被綁五日後的清晨時分,在莊園下人打開莊園大門準備清掃之際,發現了大門上夾著的一張紙條。

『讓吳天帶著裂空石與梧桐木,獨自一人來雪霧谷,為期三日,過時不候!』

看到這紙條上的信息,錢老與徐若晨的面色都是微微一變,而吳天則有些不解,雪霧谷不過是一個地點罷了,至於讓他們二人這麼變色么?

以雪化霧,以霧封谷,是為雪霧谷!

雪霧谷,是一個極為接近極北之地的地方,不管四周環境如何,這雪霧谷終年都被完全白霧所籠罩,且更是有著皚皚白雪終年不化,據說在雪霧谷深處封印著上古時期的神獸,九天雪鸞。

但這個傳說是否是真的,就不得而知了,不過曾經有許多高手想要進入一探究竟,然而卻最終無一人出來,久而久之,這雪霧谷變成了飄雪帝國的禁地。

人們哪怕是願意深入極北之地,承受那不知何時才會出現的暴風雪,也不願意進入雪霧谷一步。

如今,這紙條上的消息竟是讓吳天孤身前往雪霧谷,這如何能夠不讓徐若晨與錢老色變呢?

「雪霧谷?九天雪鸞?」

吳天的嘴角劃出了一道弧線,卻是不禁腦海中浮現出一個影像,正是之前在赤炎大陸上見過的雙羽青炎鳳。

「小天,你真的要去?那裡應該是個陷阱,你……」

徐若晨有些擔憂,可不等她說完,吳天便笑著道,「呵呵,徐姨,既然別人已經這麼說了,那我不去豈不是不好么?至於陷阱……呵呵,有寧姨在的話,我和她聯手又有什麼人能夠抵擋?難不成麗妃他們還能夠請出尊階之人不成?」

「雪霧谷應該是他們放出來的一個煙霧彈,小四肯定不在那個地方!」

吳天緩緩繼續道,「我會光明正大的離開,在我離開之後,想必對方的人會有所動作,這就要看您和錢老的了!希望在我和寧姨回來之時,已經能夠看到小四安全歸來!」

「你……哎,自己小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