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陸地進攻中,首先應由機械化步兵在炮兵、工兵和獨立的配屬部隊的支援下,在敵軍的防線上打開突破口,然後投入第一線機械化部隊以擴大突破口並對敵人進行淺縱深分割、包圍,最後投入第二線機械化部隊,它們將通過突破口對敵人進行長距離、大縱深的追擊和包圍。

但由於兵員數量的限制,有的時候造成無法擴大戰果,因爲那時的敵人數量巨大。

與此同時,空軍將和突破的機械化部隊保持密切協同,對敵人後方目標進行大規模轟炸,並輔之於空降兵的突襲,整個戰爭將着眼於運動戰,而不是一,二戰時流行的塹壕戰和陣地戰。 蘇聯烏法這個城市坐落在白河沿岸,在由烏法河和皎姆河匯入形成的沖積平原上,距離其東面的烏拉爾山巴什基爾山脈100公里。

總的來說,該城佔據了烏法河和白河的中間地帶,這一地區有一個非正式的名字叫烏法半島。

1949年5月10日,天剛破曉,成羣的中華軍重型b-17轟炸機羣突然對這裏的機場、鐵路樞紐、重兵集結地區和城市進行猛烈的轟炸



5時30分,在300多公里之外的出發點--奧倫堡,中華軍地面部隊向蘇聯烏法方向發起了大規模進攻,表面上看是揭開了徹底佔領烏拉爾山脈西側的序幕。

擔任進攻一線主力的中華軍第22,23,24裝甲旅,首先以中華軍突擊部隊爲先導,對進攻沿線的重要橋樑及要塞設施實施了襲擊。

愛妻入局:前夫請溫柔 這突如其來的打擊立即造成了蘇聯軍隊的慌亂,緊接着,中華軍的各支裝甲部隊趁亂髮起了猛攻。

由於中華軍突擊隊已經佔領了各要道,中華軍裝甲旅先頭部隊的進展頗爲順利。

中華軍對烏拉爾山脈歐亞邊境的突破,致使集結在烏法的蘇軍主力立即火速增援。

中華軍裝甲部隊也擺開架勢,他們正在對烏拉爾山脈以西防線進行的佯攻表演得非常成功,使得蘇聯烏拉爾山脈兩側的部隊在調動時猶豫不決。

5月10日凌晨,中華軍擔任主攻的第22,23,24裝甲旅向薩拉瓦特地區實施主要突擊。

第22裝甲旅輕易突破蘇軍的鬆散抵抗,只用了兩天時間便穿越烏拉爾山脈110公里長的峽谷深入薩拉瓦特城市外圍。

5月12日下午,中華軍的3個裝甲旅已經到達薩拉瓦特的南郊,並攻下了南郊著名要塞--拉文波利。

當天夜裏中華軍便開始了緊張的攻城戰前準備。

5月13日上午11時,中華軍出動近400架重型轟炸機分批次對蘇軍陣地和炮兵羣進行了長達6個小時的狂轟濫炸,並使蘇軍的精神發生了癱瘓現象。

下午5時,中華軍的第23裝甲旅已經沿着鐵路線穿透蘇軍陣地,突入相當的縱深。

第22,24裝甲旅也在午夜全部進入攻擊位置,準備接替進攻。

如果烏法前沿一線防線一失,通往蘇聯歐洲部分的道路敞開了,在烏拉爾山脈以東作戰的部隊面臨被包抄的危險,蘇軍最高統帥部這才感到形勢嚴重



蘇軍迅速增派10個戰鬥機中隊與駐防空軍部隊一起實施反擊。

中華軍裝甲集羣長驅直入,其威力與速度是中華軍對蘇戰爭開始以來相對以前聞所未聞的,蘇聯各前線部隊陷入驚慌失措之中。

5月15日清晨,朱可夫元帥沮喪地給斯大林打電話說:“這一仗我們恐怕要打輸了。我簡直不明白,這次中國人運用大量快速裝甲部隊進行襲擊會這樣猛烈,完全不計傷亡。”

中華軍的裝甲部隊的推進速度不但令蘇軍措手不及,而且也令中華軍參謀部不安,蘇聯第一顆原子彈和起爆裝置的位置並沒有發現,蘇聯人肯定已經轉移了,裝甲部隊的佯動已經失去意義,裝甲部隊暫時停了下來。

葉奮韜帶着霍晶也難得的來到了中華軍總參謀部指揮中心,尚進勇,姚水光,姚水明隨即也趕到了。

過了5個小時,突擊隊最後確認--蘇聯烏拉爾城以西的小城庫茲聶塔沃附近發現蘇軍特別車隊。

中華軍各裝甲部隊的禁令解除後,他們的速度比以前還快,以至於在路上遇到一股股潰散的蘇軍士兵,都不願耽擱時間下車去俘虜,僅用擴音器喊:“我們沒有時間俘虜你們,你們要放下武器,離開道路,免得擋路。”

這樣,激烈的裝甲部隊佯動仍然在熱火朝天的進行着。

5月16日清晨,蘭黎明鄭重的交給葉奮韜一個寫滿命令的文件夾:“老叔,這個要您親自宣佈。”

“好,給我接通所有命令涉及的指揮官和作戰人員並保證無關人員不得收聽。”

1,此命令保密期爲50年。

2,安全局,情報局,軍法處和憲兵對泄露任何此次行動細節者無須審判直接執行槍決。

3,大本營預備隊空軍第四飛行集羣第六特別大隊(三十架b-29轟炸機,其中有兩架被改裝的偵察機)負責執行此次任務。

4,轟炸機單獨完成此項任務,採取無差別轟炸,將蘇聯這一城市從地圖上抹掉



5,投彈後飛行高度要儘量爬升到一萬五千米之上,投彈後迅速撤離,偵察機沿小城100公里範圍環繞飛行作好記錄。

6,轟炸機羣起飛後,所有突擊隊員將全部撤到小城一百五十公里之外。

7,偵察機傳回確定消息後,所有中華軍進攻部隊停止進攻,後撤一百公里待命。

回去的路上,葉奮韜用這樣的語言回覆了霍晶關於這個他本人親自宣佈軍事命令的解釋。

漫天奇光異彩,有如聖靈逞威,只有一千個太陽,才能與其爭輝。我是死神,我是世界的毀滅者。

“原子彈?二叔,是真的嗎?”

“肯定,晶晶,這件事你們安全局要嚴格控制。 冷先生,請戒色 其實用不了多長時間,我們將會有世界上威力最大的原子彈,再以後我們還會有威力更大的武器,遠遠超過原子彈。”

1949年5月18日5時30分,一剎那,一切都同時發生。

當然,飛行員對以幾百萬分之一秒來計算時間是無從辨別的,所以可以說沒有人看到了原子彈的第一道閃光。

但是他們的確看到了在遙遠地面映出來的耀眼反光,黎明的天空頓時亮堂無比。

閃光剛過,巨雷在空中炸響,一個火球猛地從地面躥向空中。

大地頓時濃煙滾滾,熱浪洶涌。空中的火球越躥越高,直衝雲霄。

放眼望去,一根巨大的火柱頭頂煙雲往上猛躥,高度超過一萬米。不一會兒,空中形成了一朵碩大的蘑菇雲。

兩架在最後未及逃脫的b-29轟炸機像斷線的風箏一樣失去控制,最後的通訊記錄顯示飛行機組人員不可置信的聲音。

中華軍突然停止的進攻讓蘇軍大吃一驚也不可理解,烏拉爾山脈以西的事件讓雙方都在審慎的思考,斯大林明白,他已經沒有一舉擊敗對方的法寶了。 鬆了一口氣的中華軍總參謀部下達了新的命令,前線部隊獲得了一個月的休整完編時間,戰役推後了整整一個月。

1949年6月10日,中華軍一線裝甲旅各先遣進攻營(共25個營)在25分鐘猛烈的炮兵急襲射擊之後發起衝擊,戰役就此開始



中華軍的衝擊得到了組織良好的徐進彈幕射擊的支援,而且出乎所有蘇軍部隊的意料。

由於天氣不適于飛行,中華軍沒有進行航空火力準備。中華軍第1,2,3裝甲旅和第10,11,12裝甲旅各先遣營前進20—30公里,進展最大。

第一梯隊各後續部隊緊隨其後進入戰鬥。到日終前,中華軍第1,2,3裝甲旅和第10,11,12裝甲旅已推進約50公里,而第13,22,23,24裝甲旅各後續部隊則在多處進入蘇軍防禦缺口2—3公里處作爲預備隊。

先頭部隊發起的進攻順利發展,在突破50—60公里縱深的第二陣地之後,中華軍第1,2,3,10,11,12裝甲旅擺開陣勢進入全面交戰,從而增強了中華軍的突擊力量。

6月11日晨,蘇軍使用從預備隊調來的坦克第40,42軍實施反突擊,但被中華軍擊退。

6月12日中午,中華軍預備隊各部隊全部從準備地帶內進入業已打開的突破口。

到日終前,中華軍第1,2裝甲旅已逼近別拉佐夫斯基,次日凌晨佔領了該市。

第11,12裝甲旅於6月6日轉入進攻後,將蘇軍逐至葉卡捷琳堡東北郊,在葉卡捷琳堡以北,以東從行進間開始不間斷進攻。

同日,中華軍第3,10裝甲旅接替進攻進入交戰,一日內迅猛突進80公里,向北進至上佩什馬地域,向東南進抵傑格加爾斯克,蘇軍被壓向第一烏拉爾斯克和新烏拉爾斯克這一地區。

6月17日,中華軍第1,2,3,10,11,12裝甲旅在空軍一個白天不間斷的支援下佔領了葉卡捷琳堡。

中華軍空軍各參戰飛行集羣在天氣好轉後,從6月16日晨開始對進攻中華軍當面蘇軍的支撐點及其防禦縱深的軍隊和交通樞紐進行了突擊,支援中華軍各裝甲旅的持續進攻。

航空兵在6月16日一日內共出動飛機3470架次。中華軍在一天的進攻中粉碎了蘇軍第20,21集團軍的主力,突破了蘇軍防禦整個戰役縱深,推進了100—130公里



從6月18日晨起,中華軍開始堅決地追擊蘇軍。在追擊中,機械化部隊的行動快速而特別順利。

到6月22日前,中華軍各裝甲旅已進逼到烏拉爾山脈以北蘇軍最後的防禦地區,並於次日開始了最後的滿編準備工作。

6月25日,中華軍經過3天準備後,在這一區域發起了強有力的強攻。此前,情況已明顯複雜化。

蘇軍在中華軍右翼當面地區集中了重兵的集團軍羣,以便向南實施反突擊。

由基里爾-阿法納西耶維奇-梅列茨科夫元帥指揮的蘇聯葉卡捷琳堡這一地區的守軍抽調龐大兵力,包括4個諸兵種合成集團軍、1個坦克集團軍、1個坦克軍、1個騎兵軍對付面臨的威脅。

在中華軍左翼,蘇軍兩個集團軍向上佩什馬方向且戰且退,有誘使中華軍裝甲部隊的意圖。

在此情況下,爲了摸清蘇軍的意圖,中華軍偵察機進行了不間斷的偵察飛行。

6月29日,中華軍第3裝甲旅從行進間突破了上佩什馬東北郊的築壘地域。

7月3日,中華軍各攻擊部隊進抵指定位置,爲期一個星期的密集轟炸開始了。

此戰只是中蘇戰爭中最大戰役的一部分。

中華軍在總寬134公里的數個地段上開始突破,到戰役臨近結束時,已將突破正面擴大到500公里,前進縱深達500公里。

平均每晝夜進攻速度達35公里,而快速軍隊有幾天競達70公里。

這次戰役的一個顯著特點是在主要突擊方向堅決集中兵力兵器。

在中華軍進攻地帶總寬度15%的各個突破地段上,共集中了54%的裝甲車輛,53%的牽引火炮營,91%的坦克和自行火炮。

平均每公里正面重型火炮和迫擊炮達40—50門,坦克和自行火炮達100輛。

在主要突擊方向還使用了中華軍空軍第一,二,三飛行集羣的主力,飛機數量達到驚人的2000多架



所有這一切,使中華軍有可能迅速突破蘇軍防禦,並將蘇軍分割成若干孤立部分,並在進攻中保持了高速度的進攻速度。

許多部隊由於在戰役中英勇善戰,被授予勳章和獲得榮譽稱號。

中華軍戰士走過的道路歷來是不平坦的,在這片土地上倒下了接近10萬中華軍戰士。

中華軍控制區墓地那一排排的烈士墓,使中國人民回想起戰爭的歲月,回想起中華軍爲中華民族的榮譽,主權,領土完整,爲中華之崛起而進行的偉大戰鬥。

中國人民始終懷念着陣亡戰士,以崇敬的心情紀念中華軍軍人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事業中所做的貢獻。

7月4日上午開始,這一地區上空爆發了開戰以來最激烈的空戰,蘇軍的轟炸機在戰鬥機的掩護下,直撲中華軍陣地而來,中華軍的f-10戰鬥機滿懷信心的升空攔截,雙方投入的飛機各有500餘架。

從中午到天黑,戰線上空槍炮聲連綿不絕,雙方戰鬥機上下翻飛,相互追逐,不時有飛機中彈起火,拖着黑煙下墜,蘇軍轟炸機胡亂投下的炸彈在地面上炸起一道道沖天的土柱。

中華軍地面防空部隊也不甘示弱,不斷以猛烈火力射殺低空潛入的蘇聯攻擊機。

密集的地空火力網令蘇聯飛機成了撲火飛蛾,一批批闖來,又一批批被吞噬。

大混戰一直持續到夜幕降臨,損失慘重的蘇聯飛機悻悻敗走,中華軍陣地大都完好無損。

此戰中華軍擊落蘇聯飛機接近上千架,其中僅地面防空部隊就包辦了112架,蘇軍派出的飛機損失了60%。

《中華軍空軍史》稱:“再沒有比這種屠殺性質的戰鬥造成的後果更令人興奮的了。”這一天被中華軍空軍稱爲--戰鬥機日。

在這以後,蘇聯空軍只敢在夜間升空活動,戰區制空權被中華軍空軍牢牢控制住了。 重新整編完畢的中華軍從1949年7月10日開始,在對蘇大戰中,中華軍西伯利亞和中亞方向部隊在戰略進攻過程中而實施的對車里雅賓斯克,葉卡捷琳堡地區的進攻戰役正式開始。“若”《ruo》“看”《kan》“小”《.com》“說”“網”@新@筆@下@文@學.

戰役目的是粉碎蘇軍烏拉爾山脈兩側的重兵集團。

蘇軍統帥部企圖不惜任何代價扼守對蘇聯十分重要的烏拉爾山脈一線,並指望未來從該處向東,南方向實施突擊,以恢復被中華軍攻佔的西伯利亞以東的廣大土地。

蘇軍在車里雅賓斯克到葉卡捷琳堡一線建立了堅固防禦,在此保持有一個由大約60個師編成的重兵集團,隸屬於伏爾加河方面軍,前線指揮官爲善於防守的崔可夫元帥。

中華軍由錢文中將指揮的第1,2,3,9裝甲旅從北面的秋明地區威脅着蘇軍重兵集團。

中華軍由張救國中將指揮的第10,11,12,13裝甲旅從中部的庫爾乾地區威脅着蘇軍。

中華軍空軍第三飛行集羣對進攻軍隊實施航空兵支援和掩護。

中華軍由張勇中將指揮的第19,20,22,23,24裝甲旅在庫斯塔奈地區配合以上部隊粉碎蘇軍重兵集團。

蘇軍人員多於中華軍一倍,重型火炮和迫擊炮比中華軍多一倍,但中華軍的作戰飛機比蘇軍多兩倍,只有坦克數量差不多,但質量更是不在一個檔次上。

7月30日晨,中華軍第1,2,3裝甲旅在北線輔助突擊方向開始進攻,蘇軍於第一日就在該地段將掌握的2個坦克集團軍投入戰鬥。

次日,中華軍第10,11,12裝甲旅進入正面突破作戰。

蘇軍統帥部組織3個坦克集團軍迎戰,但未能阻止中華軍主力部隊的進攻,

7月5日,中華軍第10裝甲旅前進45—60公里後,攻佔了鐵路樞紐阿舒米哈。

蘇軍第6集團軍深恐失去退路,被迫開始將其軍隊倉促撤至後面的修奇耶小鎮。

中華軍第22,23,24裝甲旅於7月31日對特羅伊斯克的蘇軍集團軍發起進攻,至7月8日前全部肅清該地蘇軍,並開始不間斷進攻南烏拉爾斯克。

爲阻止中華軍進攻和守住沿烏拉爾山脈的走廊以便集中其部隊,蘇軍統帥部於7月11日,從東面和東南向中華軍進攻方向各部隊實施了猛烈的反突擊。

當然這一反突擊被退,蘇軍仍遭慘敗。

蘇軍3個參加反擊的集團軍,其中包括1個坦克集團軍,由於損失嚴重被合併爲若干戰鬥集羣,並損失了全部重型武器,汽車和相當大的一部分有生力量。

7月17日,中華軍第19,24裝甲旅接替第22,23裝甲旅後,再度向南烏拉爾斯克方向發起進攻。

至3月底前,其主力進抵葉曼熱林斯克,奪取了該城南郊的機場,隨即中華軍一個攻擊機大隊開始控制機場。

1949年3月10日,中華軍第1,2,3裝甲旅開始實卡梅什洛夫—蘇霍伊洛格-博格丹諾維奇戰役,爲中華軍在烏拉爾山脈東側的整個戰略進攻揭開了真正的序幕。

這次進攻的打擊目標是蘇聯防守葉卡捷琳堡外圍的2個集團軍。

中華軍攻勢迅猛,重創蘇聯兩個集團軍,迫使他們向西和西南後退100至120公里。

在1949年7月10日開始的進攻戰役中,截止7月底。中華軍就擊斃蘇軍官兵72500名,擊毀坦克和強擊火炮1227輛,火炮和迫擊炮1311門,俘虜蘇軍官兵14468名,繳獲坦克和強擊火炮246輛,火炮和迫擊炮1087門,汽車1246輛。

據當時擔任第3裝甲旅旅長的朱明輝少將回憶,追擊敵人的途中,“在卡梅什洛夫附近,我讓我乘坐的坦克指揮車停下來,因爲有大批的蘇軍俘虜擋住了道路。

1949年7月25日,中華軍西伯利亞方向預備隊第14,15裝甲旅出人意料的發起沙德林斯克-烏拉爾地區卡緬斯克戰役。

至8月10日,他們向西北方向推進了300公里,佔領了葉卡捷琳堡前面的重要交通樞紐和中心城市烏拉爾地區卡緬斯克。

這兩個裝甲旅隨後劃歸錢文中將指揮。

再見鍾情,首席愛妻百分百 蘇軍迅速調來強大的裝備新式T-54-1型坦克部隊進行反擊,但蘇軍攻勢受阻。

但由於天氣開始變壞,空軍的攻擊達不到很好的效果,未能取得重大戰果,中華軍不得不暫時停止進攻。

8月底,遵照中華軍總參謀部的指示,中華軍準備實施三個進攻戰役:

中華軍北路錢文中將所部實施阿斯別斯特-扎列奇內—阿拉米爾戰役。

中華軍張救國中將所部實施車里雅賓斯克戰役。

щщщ◆ тт kān◆ C〇

中華軍張勇中將所部實施葉曼熱林斯克—科爾基諾-科佩伊斯克戰役。

後兩支裝甲部隊將在車里雅賓斯克會師。

9月4日,戰役開始。

至9月11日,中部車里雅賓斯克被壓迫在合圍圈中心地帶的蘇聯部隊,只佔有長35公里、寬22公里的地段,其供應來源幾乎全被切斷。

9月13日,中華軍從東,南兩面對合圍正面發動了決定性的進攻,蘇聯坦克第1集團軍以4個坦克師的兵力,從車里雅賓斯克城市以北地域向西北方向實施突圍。

與此同時,蘇聯第8集團軍也以將近4個步兵師的兵力,從斯涅任斯克向東南方向前進,以接應突圍的蘇軍。

這是一個看起來規模巨大的戰役,中華軍空軍用10萬多架次飛行基本上達到了戰役目的,損失各型飛機367架。

9月27日,中華軍開始新一輪的進攻,至10月11日結束,先後奪得了一些大的公路和鐵路樞紐,從而改善了實施兵力機動的條件。

蘇聯烏拉爾方面軍殘餘部隊被壓縮到葉卡捷琳堡-上佩什馬附近的狹小區域,後面就是烏拉爾山脈了。

與此同時,由蘇聯北高加索,外高加索軍區組成的高加索方面軍主力集結在新烏拉爾斯克-第一烏拉爾斯克一線。

由蘇聯烏拉爾軍區,伏爾加軍區組成的烏拉爾方面軍主力集結在烏法一線。

一場決定性的大戰即將開始。 蘭黎明之所以對後勤下了死命令也是有原因的,那就是中華軍對軍事後勤有着深刻的認識和領悟,尤其是聯勤副司令蘇紫中將還有相關的專著問世。

1560年至1660年這一時期,被稱爲軍事革命時期,其特點,首先在於歐洲各國軍隊人數的巨大增長。

1567年,西班牙阿爾巴公爵鎮壓尼德蘭的叛亂時,只帶了3個旅團 ,每個3000人,外加1600名騎兵,但已給人以聲勢浩大的印象。

只過了幾十年,西班牙弗蘭德軍隊的人數,就動輒以數萬計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