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你不必擔心,雖然修爲廢掉了,但是以你的資質,若是再加以靈草和太歲之血,要不了多久就可以重新修煉回來!”

宋陽說道,他得知太歲之血無論存放多久精氣都不會流逝,所以宋陽將太歲之血遞給影子,道:“這是太歲之血,如今小七他們都已經憑藉太歲之血成爲了大師級強者,我想你也可以!”

隨後他又取出了一堆的靈草和龍晶酒,包括了納氣果,甚至還取出一頭龍獸的大腿放下來,讓影子直接嘴角**,這些東西他可是見都沒有見過。

隨後,影子的眼中涌出熾熱之色,激動道:“謝謝你老大,只要有了這些,就算沒有太歲之血我也有把握在半年之內重新恢復到以前的高度!”

他十分自信,有了這些東西必然可以再次成爲高級武者,甚至可以突破到大師級,達到巔峯!

忽然,宋陽眉頭微皺,在影子疑惑的目光中站起來,片刻之後道:“龍晶酒對你的傷勢恢復有奇效,如今你已經可以喝了,至於高級靈草你儘管吃,完

全不需要擔心,我先去處理一點事情。”

說着宋陽下樓,他神識掃到了一行人來到夜殤酒吧,其中有張夢哲和張夢然,最令他吃驚的居然還有詩雅這個女人!

當初在楊晶的生日晚會上,宋宇就要將詩雅獻給楊晶,最後被宋陽救下來,這一切都是張夢哲的主意,如今他們再次出現,而且將詩雅打扮的花枝招展的,顯然又是要將她送出去了。

宋陽不禁替詩雅感到悲哀,這個女人就像是一個貨物一樣被送來送去,僅僅因爲自己的長相出衆。

宋陽身形一閃從原地消失,他直接出現在了外面,張夢哲三人正要進去夜殤酒吧,身後卻傳來宋陽的聲音。

“你們是來找我的麼?”

宋陽開口,平靜的掃過三人,張夢哲不愧是張家最有潛力的家主,面對宋陽面不改色,哪怕知道了宋陽的實力,卻連一個護衛都沒有帶。

張夢然看到宋陽頓時眼中露出一絲羞愧之色,顯然他知道自己根本就是個無能的廢物,再一次將喜歡自己的女人送出去,當然,今天的主角根本不是他,因爲他只是一個陪同人,只因爲他與宋陽認識而已。

他很想脫離張家,但是張夢哲太過強大了,他甚至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在張家只能充當一個傀儡,卻一點辦法都沒有,甚至他已經不跟詩雅聯繫了,卻依舊讓詩雅遭到劫難,好在這一次聽說是要將詩雅送給宋陽,心裏方纔好受一點。

至於詩雅則是哀怨的看着宋陽,上一次被宋陽救下來,這一次又是羊入虎口,被人當做禮物送出去,讓她十分慚愧。

我的絕色總裁老婆 “你這種架勢是要將詩雅送給我當女人麼,張家家主?”

宋陽淡淡的開口,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張夢哲卻是搖搖頭,笑道:“宋大師多慮了,我聽聞宋大師家裏美女成羣,自然不會在乎區區一個女人,但若是我今天不將詩雅小姐帶過來,往後她也一定會成爲其他武者的禁臠,我想宋大師對如今的西海情況應該瞭解。”

陸少,你老婆又跑了! 張夢哲說道,讓宋陽眉頭一皺,他已經從張夢哲身上感受到了武者的氣息,顯然他也開始修煉古武了,而張夢然卻依舊是一個普通人。

“詩雅曾經多次被肖家的少爺騷擾,最終還是我出面擺平,既然如今肖家覆滅,那地牢之中的情況你也應該見過了,西海被凌辱折磨的美人不在少數。”

這點張夢哲沒有說謊,甚至不只是詩雅,西海藝大其他的一些校花級美女也都被肖明騷擾了,但是張夢然當時在場,並且出手與肖明對峙這才免去了一劫,不過最主要的還是因爲張夢哲出現過一次,否則肖明根本不需要理會張夢然。

啟稟王爺:王妃又忘吃藥了! 張夢然如今在張家就是一個傀儡娃娃,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對此他也十分無奈,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詩雅被張夢哲送出去,甚至張夢哲還提出要將西海藝大那些比較出名的校花都送給宋陽,當然除了林萱萱和林冰。

但是張夢然出面阻止,否則今天來的就不是詩雅一個人了。

“你覺得你這話對我有意義麼?或者說……還是你張夢哲怕了,怕我宋陽登門拜訪你張家,怕你張家步了肖家的後塵?”

宋陽冷笑,他一早就得知了張夢哲的手段,這傢伙之前對林氏集團虎視眈眈,這裏的分公司差點沒被吞併了。

但是之前卻忽然拋

出所有股票,直接白送給了林氏集團,顯然是因爲得知了自己滅掉肖家的緣故,動作很快。

但是宋陽不是白癡,這個傢伙根本就是最狠毒的狼崽子,連自己的父親都能殺死的人,怎麼可能會任由自己擺佈,一定有什麼陰謀。

“人留下,你可以滾了!”

宋陽冷冷道,此話一出張夢哲眼底閃過一絲冷色,雖然很快但是依舊被宋陽察覺到了,面色不變,張夢哲甚至依舊露出微笑,裝出恭敬的樣子道:“既然宋大師讓夢哲滾,那夢哲這就滾……”

說完,張夢哲微笑着朝着自己的車子走去,甚至連面色都不曾變化,讓宋陽不禁想起當初自己去林氏集團面試的時候,也被人呵斥滾,自己還開玩笑的說“好,我滾”。

如今張夢哲也是如此,甚至比當初的自己來到還要自然,可想而知此人的心境有多麼的可怕,如果這傢伙也成爲強大的武者,恐怕沒有幾個人會是他的對手,光是心境就已經不是一個層次了。

目送張夢哲上車,這傢伙甚至連張夢然都沒有帶走,十分冷淡,但是在張夢哲上車之後,宋陽卻是聽到了對方的自言自語:“宋陽,現在讓你先得意一下,等到師尊回來,一定要你生不如死!”

宋陽心底發寒,想要將張夢哲斬殺,但是最後還是忍住了,心中冷笑:“原來是去搬救兵了,既然如此那就讓你多蹦躂兩天!”

張夢哲這個人絕對不能留,這個是宋陽第一的反應,此人如今更是朝着武者的方向發展去了,到時候終究是一個禍害。

“你們以後就呆在夜殤酒吧,在這裏做服務員,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宋陽淡淡的開口,張夢然一愣隨即點頭,露出感激之色,他寧可在這裏當服務員也不要回到早已經變了味的張家。

自從自己的大哥張夢哲殺死父親的時候,他就再也不想認這個大哥了,爲了利益什麼都可以不要,甚至是親情,如果有一天真的需要殺了自己來換取利益,張夢然相信自己的哥哥一定不會有任何的懷疑。

“你呢?”

宋陽看向詩雅,後者不愧是西海藝大第一校花,被張夢哲這麼一打扮的確是難以想象的美人坯子,比起林萱萱都更勝一籌,不過宋陽依舊更加愛林萱萱,畢竟那是自己的女人,而且性格活潑可愛。

“謝謝你宋陽,我……又要麻煩你了!”

詩雅頗爲難堪道,她知道宋陽有多個女人,所以也不敢奢求,對方太過優秀了,連張夢哲都不得不屈服,只能求和,而自己不過是一件禮物,一件被男人當做籌碼的禮物。

“對了宋陽,小心我哥,家裏的那名鄧嶽大師已經不在西海,我猜測他們是去找明陽宗的強者,畢竟你殺了他們的人!”

張夢然忽然提醒,讓宋陽不禁產生一些好感,看來這個傢伙的良心還算是不錯的了,至少比起張夢哲要好了很多,隨即宋陽上前,屈指一彈一道肉眼幾乎看不見的真氣飛入張夢然的手錶之中,將裏面隱藏的竊聽器給擊碎。

於此同時,轎車之中,張夢哲面目猙獰,惡狠狠的自言自語:“我的好弟弟,想不到連你都背叛我,很好……非常好……”

“家主,竊聽器忽然失靈了!”這時,張夢哲前方的司機忽然說道,此話一出,張夢哲頓時呆住了,一股涼意直衝脊樑。

(本章完) 宋陽帶着徐若琳和徐倩離開夜殤酒吧的時候正巧碰到了任清清,沒想到這麼久了她依舊在這裏上班,如今的她收入已經是都市白領的好多倍了,日子過得還算不錯。

任清清自然是感謝了宋陽一番,對於這個女人宋陽倒是很難說什麼,畢竟曾經是自己的夢中情人,但如今兩人卻已經不在一個世界了。

回到家中,宋曦月早就跟幾個女人商量過了,對於徐倩和徐若琳的事情大家都是心知肚明,並沒有什麼排斥,反正宋陽的花心已經是衆所皆知的了,現在可以說這棟別墅都成爲宋陽的後宮了。

而且每一個都是足以打九十分以上的美女,任何一個男人見到了都要跪倒,宋陽倒是一次性全部收入囊中了。

“小混蛋,你應該好好想想晚上的房間怎麼安排,就算你的牀夠大似乎也睡不下這麼多女人,要不你直接弄一個號碼牌學古代的皇帝翻牌得了。”

曦月姐笑着說道,雍容華貴,如今正式成爲了宋陽的女人之後,更是得到了滋潤,讓人有一種驚豔的感覺,更勝從前。

“妃子再多,只要有你這個皇后在,我想應該不是問題!”宋陽笑嘻嘻的將宋曦月攬入懷中,吸了一口幽香,大手更是不老實的在挺翹的臀部上游走,惹得曦月一陣顫抖,她太敏感了,也可能是宋陽的大手太壞了一點。

“小混蛋你開公司的事情準備的怎麼樣了,男人不管怎麼樣還是以事業爲主,否則這麼多女人你連養活都成問題哦。”宋曦月故意打趣道,她哪裏不知道宋陽現在的資本有多雄厚,要開一家公司簡直就是易如反掌。

但宋曦月畢竟是宋曦月,想的比任何人都要多,一個男人如果只是在女人身上逞兇那麼註定都會墮落下去,這不是宋曦月想要看到的。再說了,宋陽的這些女人哪一個需要他去養活的,尤其是林萱萱這種小富婆,卡里的錢都夠開好多家公司了。

自從林天豪認定了宋陽這個女婿之後,幾乎將自己一半的財產轉到了林萱萱的名下,甚至一些自己的隱藏產業都直接給了林萱萱,所以說現在的林萱萱簡直就是超級大富婆了。

最近林氏集團分公司之所以遭到暗算之後還沒有還手,倒不是林天豪沒有這個魄力,如果是在商業山的話能夠與他比肩的很少很少,他之所以沒有采取任何措施那是因爲他打算收山了。

“如今西海這裏肖家已經不復存在,剩下的張家暫時不會有什麼大動作,市長也重新回到了位子上,總算是穩定下來了,我打算過幾天就開公司,這點我之前已經跟岳父商量過了,他將世貿大樓已經暗中買下了好幾層,給我開公司用。”

對於這點宋陽還是很感謝的,雖然他不缺這點錢,但是一直都沒有行動,現在林天豪直接出資買下了,倒是省去了不少的時間。

“那你豈不是已經可以去註冊公司了?你打算註冊一個怎樣的公司,幹什麼行業?”宋曦月說道,她本就是白領麗人,這方面肯定是懂一點的。

“相關手續我已經找人去辦理了,我自然是打算開一家醫藥公司,至於合作方我都找好了,西海軍區總院!”

宋陽咧嘴一笑,他剛纔讓傻強去了鳳凰城大酒店,將已經在那裏等候的李偉接了回去,

這個小傢伙他很看好,擁有赤子之心,十分難得。

“醫藥公司在當今的確是很賺錢,既然能夠和西海軍區總院合作那就不愁前期的銷量問題,但是這方面的壓力也很大,一個不甚都可能造成不好的影響。”曦月說道,這其中最關鍵的就是擔心有人會過來搗亂,不過宋陽倒是無所謂,誰若是敢搗亂那就別怪他手下不留情了。

晚上宋陽選擇和宋曦月溫存了一番,又跑去睡大牀了,自然是少不了一番瘋狂的,林萱萱這妮子最大膽甚至提出要將宋曦月也拉進來。

不過今晚的確是添加了一名新成員了,徐若琳這個跟林萱萱差不多大的軟妹紙直接被她給帶壞了,瘋狂了一個晚上,宋陽將幾個女人都折騰的筋疲力盡了神識掃過,發現徐倩還沒有睡覺,就悄悄地摸進了房間。

“宋……宋陽?”

徐倩被開門聲嚇了一跳,但是發現是宋陽之後也就釋然了,狐疑的看着他,說道:“你剛纔跟她們那樣,現在還不睡覺?”

到底是成年人了,徐倩自然知道宋陽剛纔做了什麼,簡直就是太瘋狂了,要是說出去不知道多少男人要抓狂啊,每一個都是女神級別的,全都被宋陽一個人給糟蹋了。

“這不是怕我們家的倩妹妹一個人寂寞無聊麼,所以過來陪陪你。”宋陽毫不客氣的鑽進了大被窩裏面,徐倩的嬌軀頓時一顫,這還是兩人第一次同牀共枕,而且兩情相悅,難免會發生一點什麼。

雖然不排斥將自己交給宋陽,但是徐倩還是有一點恐慌,變得焦躁不安起來。宋陽輕輕抓住她的手,聞着那沁人心脾的幽香,徐倩看上去是冰冷的女強人,如今卻這般害怕男女之事。

新婚難眠,總裁意猶味盡 VIP隱婚:腹黑大叔抱一抱 當然宋陽不會強迫,並沒有提出任何的要求,而是將她的小腦袋放在懷裏,輕聲道:“倩妹妹,你見過西海的夜市麼?”

“夜市?”

徐倩一呆,他本就是青牙幫的冷妹紙,根本不會去看什麼夜市,甚至連門都很少會出,頂多就是跟宋陽等人一起出去吃點東西,後來到了鳳凰城大酒店更是忙得不可開交,哪裏有時間出去看夜市?

二十分鐘之後,宋陽帶着徐倩來到銀河之都酒店的頂端,這裏曾經是宋陽戰鬥過的地方,當初楊晶的生日 宴會就是在銀河之都舉行的。

“天哪,這是……”徐倩忍不住用手捂住嘴巴,眼中閃爍着晶瑩,在她的眼前,整個西海的也是都盡數呈現在了眼底,一片花花綠綠,燈光閃爍,十分迷人。

宋陽之所以帶她來這裏而不是去天橋,那是因爲他答應了宋曦月那裏是他們專屬的地方,宋陽不想違背,實際上這裏俯瞰整個西海更加好一點。

“人生很多時候只看到了前方的果實,而忘記了沿途的風景,倩妹妹,等我公司開起來了,我會在世貿大樓最頂端帶你們賞月看西海的夜景。”

宋陽信誓旦旦的保證道,讓徐倩激動的淚水直流,宋陽溫柔的將她攬入懷中,陪着她看了許久的夜景。

此時已經凌晨了,畢竟跟幾個女人就折騰到了兩三點。從銀河之都酒店下來的時候已經是接近四點了,但是路邊的小攤販依舊在忙碌着,燒烤攤位旁不少青年男女都在吃着燒烤。

宋陽帶着徐倩走過去

,直接坐下來點了一堆的燒烤,平時山珍海味的偶爾吃吃這些東西也是十分不錯的選擇。

不得不說徐倩很美,尤其是今晚,讓不少人都是投來驚豔的目光,老闆也是笑道:“小夥子,你對象真是仙女,走到哪都引人注意。不過你放心,現在咱西海可沒有什麼小流氓小混混了,哪裏都不會出事情。”

自從宋陽將西青幫都給剷平了之後,這裏的治安就變得好了起來,根本不會出現什麼流氓之類的,甚至連宋陽都驚訝,這個變化的確是太大了。

跟徐倩吃了點燒烤,又手牽手逛街,這條小吃街十分的場,宋陽兩人一路走來看到好吃的統統嚐了一遍,對於這兩個平時習慣了錦衣玉食的人來說,吃這種路邊風味覺得更是爽快。

凌晨五點半的時候,宋陽方纔帶着徐倩從窗戶悄悄的進去了,他現在可是後天中級的武者,這點事情自然沒有壓力,徐倩也已經見怪不怪了,知道他是武者,而且還將肖家的武者給殺了,飛檐走壁也不是問題。

兩人倒在牀上開始睡覺,就算是鐵打的人也要睡眠,這點宋陽自然是沒有疑問的。

睡到了中午的時候,宋陽起牀連帶着早點和午餐一起吃了,然後跑上樓,從自己的龍玉之中取出了太歲,只不過現在上面被自己畫了好幾個愛心,看上去不倫不類的。

“哎呀,好可愛的小烏龜啊,這麼別緻的禮物。”一見到白殼烏龜,就算是林冰也驚訝出聲,簡直就是個小丑啊,背上被宋陽弄成了愛心,看上去十分滑稽。

其餘幾個女人都是紛紛贊同,白殼的烏龜十分稀少,他們也都沒有見過,而且還被宋陽弄成了這副模樣。

林萱萱兩眼放光,不懷好意的盯着太歲,自言自語道:“臭無賴最近**過多,應該將這隻王八宰了燉湯,白殼的王八營養應該更豐富……”

此話一出,衆女汗顏,林萱萱這妮子現在是着魔了,對於做菜簡直就是熱衷的不得了,不過她的廚藝也是一如既往的慘不忍睹。

太歲明顯被林萱萱給嚇了一跳,在宋陽準備的魚缸之中游來游去,一雙小眼睛賊溜溜的,不過很快它就停了下來驚疑不定的看着宋曦月,眼珠子滴溜溜直轉,就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

對此宋陽倒是沒有太過在意,將太歲留在了家裏並且說千萬別將它給燉了,然後便是來到了鳳凰城大酒店,徐強和李偉早就已經在外面等待着了,一見到宋陽過來紛紛迎了上來。

“宋大哥,又見面了!”

李偉頗爲開心的說道,剛纔在跟徐強聊了一會兒之後便是知道這個宋大哥到底是多麼的恐怖,鳳凰城大酒店這是他手頭的一個小項目,甚至可以忽略不計。

“老大,今天韓將軍說要過來一趟,與你有事情商量,估計也快到了。”徐強說道,現在他負責一切的接待了,就連韓麒麟這等人物都會提前打電話給他,畢竟韓麒麟知道宋陽這個傢伙比較忙,女人也多,不好意思直接打過去,萬一這傢伙要是正在做啥多不好意思。

“我知道了,進去再說吧!”

宋陽領着兩人朝酒店走去,這時,一陣喧鬧之聲卻是傳來,宋陽定睛看去眉頭微皺,眼中閃過一絲冷色,又是這個傢伙……

(本章完) 秦坤一身白色西裝不滿的站在大廳之中,一拍桌子,朝着前臺小姐大吼:“媽蛋的,你知不知道本少爺是誰,膽敢違抗本少爺的話,不想活了是不是,本少爺要見徐若琳,立刻馬上!”

漂亮的前臺小姐有點無語的看着這個發飆的大少爺,眼中露出不滿,但依舊保持笑容道:“對不起,這裏是私人公司,如果要見徐經理必須要提前預約,否則我們也無法傳達。”

這個規矩是徐倩定下來的,除了有預約的人,其他人一概不見,這是最有效的對付那些前來騷擾的男性的方法,否則每天想要追求她們的男生不知道有多少,煩都被煩死。

像秦坤這種自以爲是的大少爺,前臺小姐每天都要接待好幾個,但是這麼囂張的還是第一次見到,畢竟誰不想給徐倩和徐若琳留一個好印象,在這裏吵吵鬧鬧那基本上意味着與美人無緣了。

“放屁,本少爺去學校找過她,根本不在,除了在這裏還會在哪裏,你馬上給本少爺叫徐若琳出來,否則本少爺叫人拆了這裏!”

秦坤囂張的吼道如果是以前他絕對會安靜的在外面等候,表現一下自己的紳士風度,但是現在不行了,因爲宋陽的出現,那親暱的動作以及徐若琳幸福的樣子都暴露了兩人的關係。

秦坤基本上可以肯定,徐若琳這朵鮮花已經被宋陽給糟蹋了,每一次想到這裏他就心中大怒,以他的身份去追求徐若琳居然失手,反而敗給了一個無名小卒,絕對無法忍受。

前臺小姐的話讓秦坤十分憤怒,他身後跟着的兩個保鏢更是上前,做出一副威脅的樣子,鳳凰城酒店這裏的保安也都走了進來,兩方進行了對峙。

見到這般都不行,秦坤目光陰狠,冷冷道:“很好,既然這樣……那麼本少爺要見你們的兩位老闆,本少爺要將這裏收購了!”

他知道鳳凰城酒店的兩位女老闆可都是一等一的絕色,見老闆跟見徐若琳幾乎沒有區別,所以才這樣說道。

前臺小姐眉頭深鎖,豈能不知道這個人的無恥程度,根本就是衝着徐若琳跟徐倩去的,她甚至想要直接讓保安將他們轟出去,但是又怕遭到報復,畢竟這可是有名的公子哥,得罪不起。

忽然前,臺前小姐眼前一亮,看着宋陽與徐強三人到來,尤其是看到宋陽更是看到了救星一樣,她認識宋陽,上一次被趙鑫呵斥的時候就是宋陽解得圍,後來才得知這個年輕帥氣的青年就是鳳凰城大酒店的大老闆宋陽!

“老闆!”

前臺接待欣喜道,眼中有着小星星,以宋陽的身價很難有女孩子不喜歡的,她也不例外,此話一出,在場所有人都是一愣,哪怕是那些保安也都愣住了,這個人是老闆?

至於秦坤更是眼珠子都快突出來了,指着宋陽瞠目結舌,他豈能認不出來宋陽,這不是當初在徐若琳學校面前摟着徐若琳的那個小癟三麼?怎麼一下子變成鳳凰城酒店的老闆了,難道徐若琳跟徐倩已經將鳳凰城酒店給了這個男人,他腦子一下子轉不過來了。

“老闆,這位公子聲稱要買下鳳凰城大酒店。”前臺小姐瞥了一眼秦坤說道,眼底有着不屑,她豈能看不出來這傢伙就是來找事的。

“是你!”

秦坤瞪着眼說道,面色不善,冷冷道:“你

是這家酒店的老闆?很好,本少爺要出資買下這裏,你開個價吧!”

太囂張了,就算是宋陽都覺得這個傢伙比自己還囂張,居然敢在太歲頭上動土,簡直不能忍!

不過他依舊是露出笑容,眼皮微擡道:“哦?你要花錢買下我的酒店,那你可要大出血了,就怕你沒這個資本!”

“放屁,本少爺會缺錢,區區一個大酒店,說吧幾個億,這點錢本少爺還不在乎!”秦坤冷冷道,他雖然不是特別大的家族子弟,但是自己家族卻是在全國各地都有着生意,地位不算很高卻有不少錢,論起資金的話比起肖家和張家都差不到哪裏去。

雖說鳳凰城酒店是一家五星級的酒店,但是頂多也就五六個億這樣,何況這裏的情況可是衆所周知,西海數一數二的大酒店了,每年的營業額都十分恐怖,就算花錢買下來要不了幾年就會收回成本,十分划算。

宋陽搖頭,覺得好氣又好笑,這些大家族的少爺還真是有錢,既然這樣那他也不介意收下來了。

“鳳凰城這一片都是我的,不僅有住宅區還有大酒店,你確定都要買下來?”宋陽此話一出,周圍頓時響起了一道道吸氣聲,那些保安也是肅然起敬,原來這纔是真正的金主啊,至於鳳凰城的兩朵花都是打工的,或者說……都是這位大老闆的金絲雀!

秦坤面色也是一僵,如果說鳳凰城大酒店需要五六個億就足以買下的話,那麼這一片所有的資產加起來少說也要十個億以上啊,如果再加上地皮的話,那價格就恐怖了,絕不是他能夠買得起的!

“本少爺就要這家酒店,包括這裏的所有員工,你開個價格吧!”秦坤說道,他自然不可能買下所有,他在乎的只是兩個女人,所以他提出要包括員工。

不過顯然他異想天開了,就算宋陽再白癡也不會賣掉這裏,淡淡一笑道:“一個億,我只出一個億,不過你恐怕連這點錢都拿不出來!”

“放屁,本少爺會缺少這一個億?本少爺有的是錢,就算是十個億也拿得出來,這可是你說的,一個億!”

秦坤面帶得色道,心中欣喜的無法言語,一個億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小菜一碟啊!

“看來你很有錢,不過……很不好意思的告訴你,現在你有錢,待會你就沒有了,別說一個億,就算是一百萬你都拿不出來!”

宋陽冷笑,當着所有人的面掏出手機,淡淡的撥通了一個號碼:“喂,逍遙,你將西海秦家的產業覈算一下,順便蒐集一點資料交給麒麟吧,我要讓這個家族從此在西海消失,三個小時之內!”

說完宋陽直接掛了電話,讓周圍人皆是一呆,聳了聳肩,宋陽大搖大擺的離去,離開前還不忘拍了拍秦坤的肩膀,那意思是你待會可以看看你到底還有沒有錢!

直到宋陽離去,秦坤如夢初醒,眼中露出嗤笑,道:“大言不慚,想動我秦家簡直就是天方夜譚,真以爲那個叫麒麟的就可以動我秦家,麒麟、麒麟……等等……”

忽然間他意識到不對了,自己記憶之中名字之中帶有麒麟兩個字的好像只有西海軍區的將軍韓麒麟,華夏軍事大佬家族韓家的傑出子弟,被譽爲最有可能超越韓衛國的存在!

眼角**,秦坤心有忽然有一種不祥的預感,陰沉着

臉看向依舊在犯花癡的前臺小姐,冷冷道:“你們老闆叫什麼名字?”

“宋陽!”前臺小姐淡淡的丟下兩個字就回到工作崗位了,打了個手勢那些保安也都回去工作,只留下秦坤和他的保鏢還站在原地。

“少爺,少爺?”

秦坤的保鏢輕聲喊道,眼中露出不解之色,只見秦坤目光呆滯,就像是丟了魂兒一般,呆在那裏了。

被這麼一叫喚,秦坤渾身一顫,眼中露出絕望之色,面如死灰,喃喃自語:“完蛋了,他是宋陽……他就是宋陽,滅掉李家的宋陽!”

他知道自己這一刻是真的完蛋了,龐大如李家都被宋陽給滅掉了,更何況自己的這個家族?

“不對,還有肖家,我秦家與肖家同氣連枝,肖家一定不會坐視不管的!”秦坤目露精芒,總算是找到了一絲希望,帶着保鏢風風火火的朝着肖家的方向趕去。

當然,他到了肖家之後方纔是真正的絕望,因爲自己這個最值得依賴的後臺已經消失了,西海從此沒有肖家,甚至連消息都沒有傳出來……

直到兩天之後,宋陽坐在辦公室裏面看着李逍遙傳過來的資料,十分滿意,如今西海已經再也沒有肖家了,而張家也是收斂了許多,但是宋陽明白,張家只不過目前沒有足夠的底氣,等到他們搬救兵回來,那纔是真正發飆的時候。

不過宋陽對這一切都是絲毫的不在意,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以他的實力還不會在乎這麼點對手,哪怕是明陽宗所有高手齊出他也絲毫不懼,畢竟是沒有宗師級強者坐鎮的宗門,他完全不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