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水中出來,在附近盤坐了一會,發現四周平靜並無任何動靜,這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斂息術】收斂氣息。

再加上入水后,隔掉身體上的氣味。

『識香蛾』蟲也沒辦法再發現。

「嘿嘿,這秘禁之中靈氣濃郁,在這裡面修鍊,速度遠比外面快不少,難怪大家族中的弟子個個都是修鍊天才,果然樹大好乘涼。」秦墨舔了舔嘴,再將『金翅牛螳』放出來。

天命道尊 『金翅牛螳』依然被困在紫網中,處於休眠蟄伏。

不過此獸吸食靈氣的速度非常恐怖。

「現在就可以開始訓化此獸了。」『殘魂說道。

「好,我現在就開始研煉獸語之術。」秦墨也不宜遲。

「嘿嘿,不過在此之前,你需以自己精血煉祭此獸,待此獸接受你的精血之靈,你才能與此獸真正的建立共鳴關係,到時候,再訓化此獸,也就容易更多。」『殘魂』說道。

「以『精血祭煉』?」秦墨有些疑惑。

「此法倒也簡單,就是你凝聚一滴鍊氣精血,然後滴入此獸頭上,此獸若是接受你的精血之靈,便會煉化這滴精血,說明它認同你為主。」『殘魂』說道。

「好!」秦墨也不猶豫,立即引煉體中鮮血,於指尖凝出一滴精血。

此精血並非是一滴鮮血,而是以秦墨體中之血凝鍊出來的精血。

精血之中有秦墨特殊的血靈之氣。

指尖輕輕一彈,精血便一下落在『金翅牛螳』頭頂。

但『金翅牛螳』毫無任何反應。

片刻,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金翅牛螳』本是蟄伏的身體竟出現一層靈光,靈光凝成一層薄薄的光皮護在頭頂,竟阻止『精血』融入。

「嘿嘿,不久前老子才經厲過被別人寄魂一幕,這可是深有體會啊。」秦墨倒也不氣,立即雙眼一定,眼中神色狠辣。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殘魂』咳嗽幾聲,沉默不言。

秦墨此時能感覺到『精血』彷彿被一股鐵牆般嚴密阻擋。

「以我之血,給我煉!」

金翅牛螳毫無所動。

「以我之血,給我煉!」

金翅牛螳毫無所動。

「以我之血,給我煉!」

……

一天!

兩天!

三天!

「以我之血,給我煉!」

秦墨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金翅牛螳』堅持了三天,明顯有了一絲絲異動。

「以我之血,給我煉!」

……

四天!

五天!

六天!

秦墨倔強如廝,絲毫沒有停止的意思。

金翅牛螳明顯已經開始鬆動,頭頂的靈光已經暗淡了不少。

「以我之血,給我煉!」

……

第十天。

秦墨眼中輟著一絲狠厲之色,不死不休。

「以我之血,給我煉!」

金翅牛螳頭頂的靈光『咔嚓』一聲,如蛋殼破。 靈殼破碎。

精血成功化成一蓬血絲,融入到金翅牛螳頭中。

「哈哈,總算成功了。」

秦墨眼中斂去狠色,這十日來,他不辭疲苦,不覺枯燥,重複不下數萬遍,總算將『精血』煉化融入金翅牛螳身體中。

此時,秦墨能明顯感覺到自己的精血真正融煉於金翅牛螳中。

彷彿冥冥之中,自己與金翅牛螳產生了一絲極其微妙的聯繫。

不過就在這時,秦墨臉色忽的一沉。

「怎麼回事?」秦墨臉色大變,一股蠻烈之意竟從『金翅牛螳』體中傳出,彷彿要拚命反抗。

「此獸已生靈性,這是妖獸本性反抗,你若能鎮壓它的本性,此獸便會徹底臣服於你。否則,你依然無法徹底訓化此獸不說,甚至此獸能通過『精血』之靈,辨識出你的存在,會一直追殺,直到殺了你,逃脫你的影響。」『殘魂』提醒道。

「什麼!你怎麼不早說。」秦墨哪裡知道煉化妖獸還有這種情況。

煉了十天,結果給自己找個大麻煩。

「這就是未能從小就育養此獸的原因,倘若自小育養此獸,便也不會出現此獸逆反。」『殘魂』說道。

「此獸反抗之意好強!」秦墨此時感覺腦子裡傳來一股強大的反抗之意。

如同面對洶湧的洪水。

「一定要壓住。」『殘魂』重聲說道。

「操!」

秦墨暴怒,感覺自己根本無法鎮壓住此獸的逆反。

「想造反嗎?」

「做夢!」

「小爺跟你拼了!」

無盡意念化成一股濤濤念力,最後瘋狂的撲出去。

如傾山將踏,如臨天將行!

縱使千軍叛,萬軍亂!

吾將獨此一人。

獨擋天地,氣吞山河,主宰天地!

「給我服!」

轟!

歇斯底里的狂咆聲音掀起一股彷彿無境止的黑暗神光,在無盡境的魂靈深處,落下一記『黑暗重鎚』。

此時在某處黑暗裡,一團黑暗靈光閃礫,此靈光似如游蛇,在黑暗之中不停的遊動,留下一道奇特的光影。

光影連成線,最後此線成畫,有如一道奇特的怪印。

「黑暗神格!」

都市之崛起從零開始 『殘魂』此時化成一道霧化人形,站在秦墨腦中,仰望著頭頂的黑暗光芒。

「難道真與那個家族有關係?」

「只是怎麼會被種下『黑暗神格』?」

「『黑暗神格』,永世沉淪,世代不赦。」

「世世代代被放逐!」

「被下此靈印,究竟有多大仇?」

與之同時,此靈印忽的發出一道神光。

神光出現后,立即散化成一團無比奪目的金光,金光化成光海,鋪天蓋地般狂卷,彷彿要鎮壓住這片虛弱的識海世界。

「嘿嘿!」

「這廝的心意倒也是出奇倔韌,竟然能夠觸動體中秘印。」

識海里,霧化成人的『殘魂』雙手負手,作出一擺衣袖的霸氣之態。

「倘若是當年,老子絕對不願意招惹你們!」

「但是如今!」

「此子乃是老子選中的復仇之人。」

「就算你們是老虎!」

「今天老子也要摸一摸你們的屁股。」

「不知道是不是光滑圓溜。」

一股磅礴之意,忽的在秦墨腦中散開。

秦墨本來意識已經迷糊,此時這股磅礴之『意』,始一出現,便彷彿摧枯拉朽之際橫掃一切。

甚至是某些秦墨一直以為都無法觸捉的某些神秘、像是被禁錮的靈魂枷鎖。竟也一併被掃除。

不過此『意』實在太過於強大,秦墨頓時感覺自己大腦里像是被塞了千萬噸的風暴,立即魂識一沉,便昏了過去。

一日後。

秦墨才昏昏沉沉醒過來。

「怎麼了?」

秦墨揉了揉額頭,到現在也不知道昏迷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腦子裡也像是被砸碎了的雞蛋殼一般,碎得支離,疼痛如刀子在割。

「沒事?你已經成功鎮壓『金翅牛螳』的反抗,此後,此獸便將尊你為主。」『殘魂』回道。

「哦?」秦墨眼中明顯一喜,但剛喜就因為腦子裡疼痛,立即深吸一口涼氣,忽的像是注意到什麼?眉頭輕疑。

「怎麼感覺你好似比以前虛弱了不少?」

秦墨能從『殘魂』的魂力中察到『殘魂』明顯比之前虛弱了。

「我本就只是一縷殘魂,早晚有一天會靈散而去。」『殘魂』毫不在意回道。

「多謝!」秦墨雖是不知『殘魂』做了什麼,但他猜測昨天應該是『殘魂』幫助自己才鎮壓了『金翅牛螳』的反抗之意。

「不領!」『殘魂』冷漠說道。

「那就不謝。」秦墨壞笑。

「哼!」『殘魂』氣哼一聲。

秦墨懶得跟他矯情。

二話不說,秦墨立即開始研習『獸語之術』。

「嚜」,「咭」,「咕」,「喱」,「吧」,「哄」……

『獸語之術』是靠身體臟器發出奇特聲音,與靈獸進行共鳴溝通。

煉了三天,終於將『獸語之術』的技巧大概掌握。

「嚜。」

秦墨發出一個音節。

跟著『金翅牛螳』產生反應。

與之同時,秦墨察覺到一股微妙的情緒在腦子裡散開。

「這就是『金翅牛螳』的回應?」秦墨還有些不太確定。

「正是。這情緒雖是微妙,但你只要多溝通,就能大概掌握這情緒的變化,從而與此獸溝通,慢慢培養感情。」『殘魂』回道。

「好!」秦墨收拾起其他心思,開始細習研習『獸語之術』。

接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