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博心裏一愣,他馬上意識到,這個矮胖子很可能就是自己所等的人,可雷鬼和凌天的表現實在太欠缺了,他們可是保鏢啊,自己這樣一擲千金的大老闆,怎麼能容許其他人輕鬆靠近呢?

上官博剛要開口訓斥正低頭往嘴裏扒着食物的雷鬼和凌天,就聽得那個矮胖子說道:“請問是彼得先生嗎?”

彼得是上官博在酒店登記的名字,也是Z國方面爲他設的假身份,在國內,這個身份的主人,可是個高官,掌管着一方的土地資源審批,由於貪污被發現,但他得到消息,提前跑去了國外,才躲在這酒店裏的,爲的就是能得到M國的綠卡,爲了逃跑,甚至連老婆孩子都沒帶出國來,只是帶來了兩個僱傭的保鏢和兩個情人。

上官博假裝有些驚訝,甚至做出想要離席的動作,但很快又裝作鎮定地坐下:“我是,你是哪位,請問有何貴幹?”

矮胖子用手捋了捋自己那幾根過於稀疏而露出頭皮頭頂,然後故作風雅地說:“我的名字叫陸國防,呵呵,我們都是Z國人,也許,我跟你出境的原因是一樣的!”

陸國防說完,隨手就拿起上官博面前的食物大吃了起來。

上官博露出厭惡的表情,衝着雷鬼和凌天擺了擺手,兩人都沒明白他的意思,把上官博給氣得端起了杯子,把杯中的水一口喝乾道:“把他趕走!”

雷鬼和凌天這才懶洋洋地站了起來,雷鬼將手一把搭在了陸國防肩膀上,陸國防馬上掏出一張名片:“請彆着急,我希望你能看看這張名片再做決定!”

上官博衝着雷鬼一擺手,雷鬼鬆開了陸國防,上官博半信半疑地拿起那張名片看了起來。

名片上寫着陸國防的名字,還寫着一行小字:在這裏,我們可以幫助你。

上官博皺了下眉頭,用手指點着名片上的那行小字輕飄飄地問道:“你是爲這個來的?”

陸國防看看雷鬼和凌天,上官博明白,這是怕隔牆有耳,於是向着兩人揮揮手,把兩的支開,然後向前探了探身子。

陸國防故作神祕地小聲說道:“沒錯,我就是爲了這個來的,我知道你是不得已纔出境的,人生地不熟,雖然你很有錢,但總有坐吃山空的時候,所以,我來了!”

上官博臉色陰陽轉變了好幾次,才表現得很緊張地坐了下來,頹廢地問道:“你是國內派來抓我回去的吧,好吧,我認栽了!”說着,上官博將手腕並在一起,做出準備戴手銬的樣子。 陸國防哈哈大笑了起來,引得周圍的人都往這邊看着,花茶和琳卡也走了過來,問上官博發生了什麼事。

上官博趕緊裝作焦急的樣子說:“你們兩個是誰啊,我不認識你們,趕緊走,別影響我吃飯!”

陸國防一回頭,正跟花茶和琳卡的目光對視到一起,不由得眼睛一亮,從他的目光中可以看出有色色的成分,但很快,陸國防就轉過頭去說道:“彼得先生,別緊張,我是來幫你的,不是來逮你的,實話說了吧,我也是國內逃出來的,當年,也跟你一樣如驚弓之鳥,呵呵,現在,活得可瀟灑多了。”

上官博驚訝萬分,使勁地搖着頭:“行了,別騙我了,我跟你走,求你放了她們就行,貪污的錢我花得差不多了,要錢沒有,只有這條命交給你了,你看着辦吧,其他人呢,不會只有你一個人來逮我的吧!”

陸國防皺了下眉頭,但很快就舒展開了,甚至表現得有些欣喜,衝着旁邊的招待一招手,一位男侍走了過來:“先生,您有什麼需要?”

陸國防很大方地掏出幾百美元道:“等這位先生吃完了飯,請領他到六樓的622房間,我在那裏等着,記住,只帶他一個人前來!”

男侍眼中冒出精光,還裝作很矜持的樣子,但手拿錢的速度卻非常之快,就好像慢一點錢就會飛走一樣:“沒問題先生!”說完這話,男侍看向上官博,而陸國防則微笑着起身離開了,剛走沒幾步,馬上有三四個身着西服的年輕人跟到了他身後。

上官博眼看着陸國防他們消失在樓梯口,這才長出了口氣。

黃河伏妖傳 雷鬼凌天,花茶和琳卡都湊了過來,將男侍支到一邊紛紛詢問是怎麼回事,而上官博則微微一笑道:“魚上鉤了!”

六樓的622房間,門口站着兩個身穿黑西服的年輕人,目光凌厲,表情嚴肅,而且非常警惕,當男侍領着上官博出現在這一樓層的時候,兩人就下意識地將手摸向了後腰,上官博一看就知道,他們兩個是帶着武器的。

男侍領着上官博走到了622房間門前,向房門一指道:“彼得先生,622房間到了,您看……”男侍目光帶着恭敬和貪婪,一看就知道想要小費。

上官博大方地從兜裏抽出一百美元,塞到了男侍的手裏,男侍千恩萬謝地點着頭倒退着離開了。

上官博這才整了整衣服,準備進門了,卻被兩個黑西服給攔住了:“你有什麼事嗎?”

上官博掏出陸國防的名片在他們兩個眼前晃了晃,擡腿就要往裏進,卻再次被攔住了。

“陸先生不是住這裏嗎?”

那兩人對視一眼,其中一人道:“您是彼得先生吧,請原諒,我們要搜身!”

“開什麼玩笑,憑你們也想搜我的身,我不帶保鏢來就已經夠給陸國防面子了,現在還他媽地要搜我的身,擦!”

上官博說完轉身就走,卻被其中一個黑西服給攔住了:“彼得先生可以離開,不過你要想想,是不是要在這家酒店住一輩子?”

上官博愣住了,慢慢轉過身來,盯着對方的眼睛:“你……你……什麼意思?”

黑西服嘴角上揚着笑了笑:“彼得先生,別介意,我們不動手,只是檢查一下你有沒有帶武器,這是規矩。”

上官博深吸了一口氣,好像下了很大的決心一樣,慢慢擡起了手。

那個說話的黑西服手往腰後一摸,嚇得上官博往後一跳,作勢就要逃走,當然這是裝的,可兩個黑西服卻信以爲真,快速亮出手中的探測棒:“彼得先生不要害怕,這是探測棒,看一下你身上有沒有金屬而已!”

上官博裝作安下心來,眼看着那根黑黑的探測棒伸到了自己面前。

兩個黑西服很盡職地用探測棒將上官博從上到下查了個仔細,確認沒有武器後,這纔回身敲了敲門。

敲門聲一落,門立即開了,陸國防扭動着胖身體擠出了門口,上來就給上官博一個熱情的擁抱:“哎呀彼得先生,您受驚了,沒辦法,我們的做事風格向來比較隱祕,不得已而爲之啊請見諒,請見諒啊,哈哈哈哈……”

上官博顯得很不耐煩道:“別廢話了,我可沒有多少時間陪你在這裏玩抱抱!”

陸國防鬆開上官博,轉身一指房間道:“請進,咱們裏面詳談!”

上官博不客氣地一步邁了進去,陸國防的笑臉立即收了起來,回頭衝兩個黑西服使了個眼色,兩人馬上又守在門口,神情比剛纔更加的緊張。

進到房間內,上官博才發現,屋裏還有其他人,差不多有十七八個,都是些年輕貌美的女子,看他們的打扮,並不像是風塵中人,倒像是些應聘來的文職人員。

上官博回頭疑惑地看着陸國防,小心地問道:“陸先生,這是……”

陸路國防哈哈一笑,衝着那些女人揮揮手,女人們馬上站起身來,向側間走去,等到所有的女人都進入側間,陸國防這才說道:“彼得先生不會不明白其中的關係吧,呵呵,實話說了吧,這些女人,都是我下山來購買的商品!”

“下山?商品?”上官博聽得一頭霧水。

“沒錯,我還沒告訴你我的真實身份,其實,我是法神能量的大神官!”

“法神能量?大神官?”上官博更是驚訝了,表示這些詞他從來都沒有聽過。

陸國防哈哈大笑起來:“彼得先生,你沒聽說過也屬正常,我來給你解釋一下吧,法神能量是一個教派,法神,指的就是過去衆神之戰中的宙斯神,爲了不褻瀆宙斯神的名字,我們的教派就叫做法神能量,其實就是信仰宙斯神,我這個大神官,其實就是神的僕人,負責與神溝通的……”

上官博指了指側房間的門問道:“那些女人都是幹什麼的?”

“哦,這個啊,呵呵……”陸國防摸了摸禿頭頂,有些淫笑地說道:“他們是被我找來服侍神的僕人的傭人,因爲我們這些神的僕人,需要爲神所做的事情太多,根本無睱去顧忌平常的事情,所以,就需要找人來服侍我們!”

“服侍?服侍哪方面,我看這些女人的氣質都非常不俗啊?”上官博別有深意地問道。

“哈哈哈哈……”陸國防大笑不止,引得上官博也笑了起來。

直到笑得都無力再笑時,陸國防才漸漸收了笑聲,抹了把眼淚說道:“彼得先生是個明白人,光看你帶來的兩個情人就非常不俗,具體的就不用我過多解釋了吧,無非就是那些人之常情嘛,呵呵……”

“哦,我明白了,那我問得通俗一點吧,咱們教派的經濟來源是什麼呢?你不是說要幫助我嗎?我覺得,既然你們調查了我的身份,那肯定不只我一個人受到過教派的幫助啊?”

“這個嘛……”陸國防站起身來,走到側間的門處仔細聽了一會,然後才壓低了聲音說道:“彼得先生,這些具體的事項,需要你進入教派以後才能告知,不過我可以告訴你,教派有很大一部分收入就來自於那些女人!”

“那些女人?”上官博皺起了眉頭,也學着陸國防的樣子壓低了聲音說道:“你是說,讓他們去賣淫?”

陸國防一個勁兒地點頭,向着上官博伸出了大拇指:“不錯,彼得先生說得非常對,不過,不是在當地賣淫,而是經過教派的幾個長老甄別後,挑出能堪重用的,轉移到其他的教派聖地去,比如說,非洲、南美等地,那些地方,都有我們的分教駐地,動作起來相當保險,也相當方便,呵呵,而且,挑出的女傭,到了那邊,也需要當地教派的人員進行分類,這麼跟你說吧,現在,教派中許多能堪當大任的女傭,都已經在某些國家元首的身邊工作了,這是我們教派的莫大榮耀啊!” 陸國防說完這些,上官博才明白過來,以前在國內拿到的資料中並沒有提到這一點,原來,法神能量這個邪教,不斷地吸收那些高素質的女性來加入,經過洗腦培訓後,再輸送到世界各地,並且費好大勁讓她拉接近政府高官。

可接近了政府高官後再幹什麼,陸國防沒有說,上官博也不好問,他怕問得太急了會引起懷疑。

陸國防一直在注意着上官博的表情,想從他的眼中看出點什麼,可看了半天,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只是從上官博眼中透露出一些焦急。

陸國防的眼珠了轉了轉,對上官博說:“彼得先生,你看這樣吧,是不是先讓我們的女教衆來陪你聊一聊,你有什麼疑問,可以直接問她們吧,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

上官博可不想放他走,直接了當地說道:“陸先生,實話說了吧,我現在急需要保護,因爲……因爲我的錢,已經不多了,至於您所在的法神能量教,我,我還沒想好到底要不要加入……”

“沒關係沒關係,不急於一時,在您還沒得到我們的幫助之前,跟我們的女教衆多交流一下吧,呵呵,再見!”

陸國防說完,也不等上官博再提出問題就快速離開了。

上官博追了上去,卻被門口的兩個黑西服給攔了回來,要是擱在以前,別說眼前的是兩個人,就算是來二十個,上官博也不會看在眼裏,可現在他卻不能動手,只得臉上帶着懼意退回了房間。

剛退回房間,側間的門就打開了,剛纔見到的那六七個女人全都換了比基尼的衣服,把上官博圍在了中間。

上官博明白,這是陸國防安排好的,爲的就是讓這些女人來麻痹自己,以試探自己,假如自己不拒絕,跟這些美女玩得非常嗨,那就說明,自己與他們得到的資料確實相符,要是自己不搭理這些女人,那就可有點懸了,因爲剛纔陸國防已經說得很明白了,這些女人,都是要送到世界各地當女傭的,而自己,現在就充當了檢驗女傭的角色。

陸國防這樣做,是顯得對自己信任,可試探的成分過於明顯,上官博猶豫了,以前是博老大的時候,也沒少跟女人們一起玩,可現在不同了,花茶追得死死的,那個琳卡也擺明了要追求自己,並且跟花茶已經頂到一起去了,再說了,爲了能混入法神能量,這樣放縱確實有些不太道德,怎麼辦呢?

正在猶豫的時候,就聽得門外一陣亂響,好像還有人在喊叫,可很快就歸於平靜了。

上官博奮力推開正纏在自己身上的幾隻白嫩如藕的手臂,快速衝到門口,剛要趴到門上聽一聽的,那扇門就已經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給推開了,而且來勢洶洶,上官博趕緊閃身到一邊,門貼着上官博的鼻子擦了過去,帶起的勁風吹起了上官博的頭髮。

上官博暗暗吃驚,幸虧自己沒真趴上去,要不然,肯定被這扇門給拍到牆上去不可。

門一開,馬上從外面衝進來兩個人,上官博不用看也知道,一個是雷鬼,一個是凌天,因爲從他們的身形上已經看出來了。

雷鬼正卡着一個黑西服的脖子,狠狠地往牆上撞着,從他的站位來看,剛纔踹門那一腳也是他的傑作,而凌天則手持着赤虎,作勢要往裏衝,門一開看到門裏還有一人,他已經躍起老高,以避開門裏可能存在的襲擊了。

上官博已經在門打開的同時退後了,可他身後的幾個女人卻都驚聲尖叫起來,不是因爲受到驚嚇,而是看到了雷鬼那張有一條長疤的臉,一個個花容失色,用手擋住自己身體的敏感部位,頭也不敢擡起,都蹲到地上尖叫個不停。

雷鬼皺了皺眉頭,再看看上官博,露出一絲壞笑道:“不錯不錯,早知道我們兩個不來找你了!”

而凌天沒有說話,一個箭步就衝了進去,先是各個房間都查看一遍,這才退回到上官博身邊,上下打量着上官博。

上官博可爲難了,現在的場面該怎麼辦,門口的兩位都暈過去了,房間裏的美女也都嚇得沒了正形,這要是讓陸國防知道了,他該怎麼想自己呢。

雷鬼鬆開那個倒黴蛋的脖子,衝着外面擺了擺頭:“老闆,該走了,兩個嫂子可都等急了。”

此話一出,上官博不自覺得打了個寒戰,一想起那兩個整天爲自己劍拔駑張的女人,上官博就感覺頭疼,沒辦法,還是放下這裏的一切,先回去吧,要是讓那兩個女人鬧起來的話,那自己真得吃不了兜着走了。

上官博在前,雷鬼和凌天在後,就這麼大搖大擺地向走廊盡頭走去了。

陸國防在幾人走後,從另外一個靠近622的房間裏出來,隨他出來的是一個精瘦的年輕人,彎着腰,顯得對陸國防很恭敬。

精瘦青年從側面看了陸國防一眼,不解地問道:“大神官,爲什麼不直接領他進入領地,還要試探他?這裏不是咱們的領地,要是出了問題可就麻煩了,我覺得還是領他回領地好,要是他有什麼問題,在咱們自己的地盤上,直接做了他也沒人知道……”

陸國防擡起一隻手,不讓年輕人再說下去,然後陰險地說:“你不明白,這裏雖然不太安全,可要是出了什麼事,跟咱們一點關係都沒有,讓那些警察把他帶走好了,要是把他領進咱們的領地,我怕他只會尋歡做樂了,咱們要他的人沒有用,咱們要的是他的關係網,你沒在Z國呆過你不知道,那個國家,人走茶涼,但對於他這樣的外逃的官來說,還是有相當的人脈的,畢竟,他能出國,就肯定有自保的能力,他國內的那引起同僚,誰不想爲自己留條後路啊,只要能攀上他這條線,那些貪官們就無後顧之憂了,咱們再去Z國搞發展的話,就會順利多得了!”

一番話說得精瘦年輕人一頭霧水,但還是不懂裝懂地答應着點了點頭。

陸國防回過頭來,看了年輕人一眼,哀嘆道:“唉……你們這些人,進了教後就整天只知道找那些女教衆探討,腦子都快鏽住了,回去以後,我得跟總護法說說,讓你們這些人別整天就知道樂呵,也得想辦法爲教會做點事了!”

上官博回到自己的房間,一進門就看到花茶和琳卡一個坐在沙發上,一個坐在窗臺上,全都注視着自己。

花茶在沙發上一下子彈了起來,奔着上官博就衝了過去,先是揪起上官博的袖子,開始在上官博身上聞了起來,而琳卡則俏皮地坐在窗臺上晃動着那兩根健美但又不失優雅的修長美腿,臉上帶着揶揄的笑容,一個勁兒地衝尷尬無比的上官博拋着媚眼。

“女人的香水味,你去哪了?”花茶終於完成了前期的聞味道工作,擡頭就問,語氣帶着淡淡的恨意。

“你聞得沒錯,我確實去找女人了,而且還是六七個女人,她們不但噴了香水,還都穿着比基尼,一個個身材火爆,相貌出衆,”上官博深吸了口氣,做出極其陶醉的樣子,然後深吸一口氣道:“嗯……我到現在還回味那種氛圍,不知道啥時候能再重現這樣的場景,嗯……”

花茶氣得有些忍不住了,擡手照着上官博的後腦勺就拍了過去,卻被上官博輕鬆躲過,擡手再打時,被上官博一把抓住手腕:“別鬧了,我懂得分寸,你以爲我就那麼好色嗎?”

雷鬼和凌天走了進來,兩人看着熱鬧,凌天找地方坐了下來,掏出刀來用一塊軟布子擦着,而雷鬼則不懷好意地說道:“聖騎說的是實話,你們是沒見那個場景啊,一屋子美女,門外還有把門的,嘿嘿,要不是我和凌天去得及時,說不定,現在某個人已經開始翻雲覆雨了!” “雷鬼你閉嘴,再胡說我就送你另一條疤!”上官博氣急敗壞地中罵着,可花茶卻受了雷鬼的蠱惑,另一隻手一巴掌扇了過來。

上官博本可以躲開,可他沒有躲,反而一挺身,欺近了花茶,用肩膀擔住了花茶的胳膊,順勢一個熊抱,將花茶緊緊抱住,這一手確實厲害,本來還怒火中燒的花茶在盡力撕打了幾下後馬上安靜下來,享受這難得的擁抱。

其他人就那麼看着,上官博則趁花茶閉起眼睛享受的時候,回頭衝旁人努了努嘴,示意他們可以離開了。

雷鬼沒有走,而是上前一步,準備近距離地觀察一下,琳卡也沒有走,嘴巴小小地撅着,一副吃醋的樣子,只有凌天,低垂着頭,走向了門外。

上官博一看自己的示意並沒得到大家的認同,也不再管了,又緊緊自己的懷抱,也閉起眼睛享受起來。

花茶閉着眼睛,低聲問道:“剛纔雷鬼說的是真的嗎?你真的是去找女人了?”

上官博回頭瞪了雷鬼一眼,轉而溫柔地說道:“這還不是爲了……”

話還沒說完,就見凌天一個閃身,從門外跳了進來,腰身一扭,赤虎刀又亮了起來。

這一幕上官博並沒有看到,因爲凌天的腳步太輕,他倒是習慣了這種行爲方式,可把雷鬼嚇了一跳,趕緊挪動身體向門口跑去。

上官博還以爲雷鬼終於良心發現,要給自己和花茶留出一點私人空間的,這時,卻從門外傳來了嘈雜的腳步聲。

這次花茶也聽到了,想脫離上官博的懷抱,無奈上官博的力氣太大,掙扎了幾次,始終沒有逃離。

門口閃過幾個人影,雷鬼一瞧,正是被自己和凌天放倒的那兩個黑西服,後面還有幾個同樣裝束的人,心說壞了,這是人家找上門來要討個說法了。

剛要找點順手的東西開打,就聽得門外響起了陸國防的聲音:“彼得先生……”

花茶一聽這動靜,再次掙扎,上官博卻越摟越緊,絲毫沒有放開的意思。

陸國防出現在門口,剛要進去,卻被黑西服給攔住了:“小心有埋伏!”

陸國防臉色一僵,站在黑西服身後,仔細向房間內看去,看到了上官博和花茶溫存的一幕,隨即臉色變了幾變後,爽朗地笑了:“哈哈哈哈,彼得先生,還真是多情種啊,總在花叢中飛,小心被蜜蜂蜇了!”

上官博這才鬆開花茶,而後者滿臉通紅地跳向了一邊,與琳卡站到了一起。

女人真是奇怪的動物,花茶和琳卡是情敵,是對手,打心裏和對方較着勁兒,可現在有外人在場,她們兩個竟然顯得相當默契,都擺出一致對外的樣子。

上官博調整一下情緒,臉色變得慍怒起來,轉身對上陸國防的眼睛,慢條斯理地問道:“陸先生,有何貴幹啊?”上官博也以爲陸國防是來討個說法的,雷鬼和凌天可以打了他的人。

“呵呵呵呵,彼得先生,別誤會,剛纔我一番盛情,卻被你的手下給破壞了,所以我親自上門,來跟彼得先生談談,畢竟,我們還是要合作的!”

那兩個黑西服小心地靠近門口,他們覺察到門口有人,不敢輕易進入。

“撤了吧,陸先生是朋友!”

凌天聽到上官博的話,退後一步,將刀收回腰際,不露聲色地坐到了門後的沙發上。

黑西服剛要邁腿,卻被陸國防拉住,他率先走了進來,顯得相當有誠意。

既然對方沒有惡意,那上官博也不好顯得過於小氣,大手一揮,指了指客廳一角的沙發:“陸先生,裏面請!”

陸國防點點頭:“彼得先生果然有氣度,呵呵,請!”

兩人在沙發落座,那幾個黑西服則站到了陸國防身後,眼睛警惕地盯着雷鬼和凌天,生怕他們再搞什麼突然襲擊。

上官博一直看着黑西服,陸國防注意到這個細節後,回頭吩咐道:“你們先出去吧,沒有我的話,誰都不許再進彼得先生的房間!”

隱婚100分:重生學霸女神 “大神官,您的安全……”黑西服有些着急,自己的職責就是來保護這位都會的大神官的,要是他出了意外,那他們幾個保鏢也就沒好果子吃了。

“別擔心,我說了彼得先生是朋友,先前的誤會已經解除了,對嗎彼得先生?”陸國防以退爲進地問上官博。

上官博微微一笑,衝着雷鬼和凌天也擺了擺手,兩人馬上進入了臥室。

花茶和琳卡也要離開了,好給陸國防和上官博私談的空間,陸國防卻搖了搖頭:“彼得先生,讓您的這兩位異姓朋友留下吧,我們談的事,跟她們也有一定的關係!”

花茶一聽毫不客氣地坐到了上官博的右手邊,並親熱地將胳膊搭到了上官博肩膀上,上官博很自然地淫笑起來,一把拉住花茶的小手,細膩地揉搓着。

琳卡也不示弱,一屁股坐到上官博的左手邊,這次卻是她先出手,摟住了上官博的腰。

“哈哈哈哈,彼得先生,我真羨慕啊,能有這麼漂亮的兩位紅顏相伴,什麼煩心事都可以煙消雲散了!”

“過獎了陸先生,不知您要跟我談什麼,如果再給我安排幾個試驗品那就算了,你也看到了,我身邊這兩位,可都不是省油的燈,我可不想被她們給蹂躪!”

陸國防和上官博都會意地哈哈大笑起來,花茶的臉一紅,想把手抽回來,卻被上官博捏得死死的,而琳卡就直接多了,不作聲色地嫵媚一笑,那隻摟住上官博腰部軟肉的手,已經用上了力,一下掐起一大塊,慢慢地加着力度。

上官博腰部疼得要命,可他仍然忍住沒有出聲,反而用爽朗的笑意來掩飾自己的不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