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哥不慌不慢,瀟灑的抽着煙,他知道扎查是在等藥效發揮作用。扎查是一個爆發性選手,往往都是用一輪組合攻擊將對手幹翻,用不了半分鐘,有時連汗都不出。吃了藥後威力更是巨大,速度力量都不可同日而語,絕對不是平常人能夠抵擋得住的。

可現在扎查身上的汗珠滾滾而下,金雞獨立的姿勢已經保持了三分鐘了,雖然紋絲不動展現了他紮實的功底,可是卻把三哥的心揪了起來。

以前扎查吃過藥可是從沒有出過汗啊,看來扎查內心對這個人也是有所緊張,看來給他吃藥是明智之舉。

“不要緊,不要緊,已經給他吃了藥了,怎麼會打不過呢。”三個心裏默默安慰着自己,但是卻越來越沒底,開始爲自己接了那麼多的賭注擔憂。扎查對面的那個人笑眯眯的樣子讓他感覺自己好像被耍了一樣,誰做老大該自己什麼事,只要不耽誤自己的黑拳市場就行了,自己幹嘛要當出頭鳥,還讓自己的鎮場拳王上了臺。

“呀~!”扎查終於動手了,翹起的右腿猛然跨了一步,左腿迅速踢出,一記側踢踢向管兵的頭部,站在旁邊的人都聽到風聲了。

管兵依舊保持着微笑的模樣,只是向後一仰頭便躲過了這記側踢。但是扎查卻冷笑起來,因爲管兵的整個前部都暴漏給了自己。

緊接着扎查右腿一蹬左拳一記直拳搗向管兵左胸心臟位置,如果搗中,扎查有信心馬上結束這場戰鬥。因爲心臟部位被猛擊會讓心律紊亂,讓對手無法靈活的調動身體,這樣就更不可能抵擋住自己的攻擊。

但是扎查卻發現眼前的人如同鬼魅一般一記簡單的側身便躲開了自己的攻擊,而自己的左側身體卻暴漏在了他的面前。扎查心裏一驚,趕緊一哈腰以左腳爲支撐來了個掃堂腿以便把對手逼出攻擊範圍讓自己有調整時間。

掃堂腿意料之中的落空,連剛纔那記直拳都能躲過的人怎麼可能躲不過這記簡單的只是用來防禦的掃堂腿呢。


扎查眼角餘光看到管兵只是後退了一步躲開了自己的掃堂腿,仍然站在自己剛纔身體左側位置,而這時扎查已經轉了過來面衝着管兵了,扎查左腿猛然發力高高躍起,同時右腿彎曲前伸,堅硬的膝蓋向管兵衝去,同時扎查伸直了雙臂,準備用兩手抓住管兵的頭向下猛拉,這樣自己就能用膝蓋撞擊管兵的臉直接結束這場戰鬥甚至是這個人的生命,要知道自己的膝蓋可是能碎磚裂石的。

但是扎查的願望落空了,管兵這次出手了,一隻手按住了扎查頂過來的膝蓋,另一隻手從扎查雙臂間穿過按住了扎查的臉,直接把他推了出去。


扎查在地上打了個滾利落的翻身站起,再次保持金雞獨立的起手式,看到管兵伸出一隻手向自己勾了勾,這分明是挑釁。

周圍的人全都直勾勾的看着場中的戰鬥。平時都知道扎查的厲害卻從沒見過他痛快的戰鬥過,因爲一般扎查一套組合攻擊就結束戰鬥了,今天這個狂妄自大的人竟然能夠抵擋得住紮查的攻擊,看來他的確有些狂妄的資本。不過這纔剛剛開始而已,勝負未分。

剛纔的一連串動作不過才用了十幾秒鐘,扎查已經有些喘粗氣了,皮膚也有些發紅,眼中的目光更加凌厲。扎查知道,藥效發揮了,剛纔他站着沒動那麼久就是在等藥效上來。這是三哥從國外買的強效興奮劑,能大幅提高反應、速度、力量,降低痛感,據說是軍用淘汰品。雖然是淘汰品,但是軍用產品的效果絕對沒的說,扎查曾經體驗過幾次,有一次竟然一拳把一個人的肩膀打碎,讓那個人成了殘廢。

“呀~!”扎查再次大叫一聲,這次的聲音竟然震耳欲聾,讓人心裏一顫。

扎查的速度比剛纔更快,瞬間衝過了四五米的距離來到了管兵眼前。

“哦~”人們發出了驚呼,怪不得是高手,就這速度……是人麼。

管兵眼光一凜,突然發覺到危險,下意識的側身閃避。扎查的拳頭從面門經過,帶起的風竟然讓管兵感到自己的平頭短髮都被吹動了。還沒等管兵感慨一下扎查驚人的速度,膝擊緊接着攻來,管兵雙手交疊下壓擋住了扎查的膝蓋,但是卻被扎查抱住了頭。

“嘿呀~嘿呀~”扎查眼珠發紅,興奮地用自己的兩腿膝蓋交替攻擊着被自己抓住的管兵,嘴裏大聲叫着給自己鼓勁。

“好,頂死他……”

“漂亮,這下看你死不死……”

三哥緊皺的眉頭也稍稍舒展,嘴角微微翹起,泰拳不就講究個近身攻擊麼,被扎查抓住,等死吧。

角落包廂裏的男子依然專注的看着被扎查抱着頭抵擋着膝擊的管兵,發現雖然管兵低着頭,但是若隱若現的看到他的嘴角竟然依然微翹,保持着微笑。這個男人越來越讓自己感興趣了。

求點評、求花、求收藏~

如果您不是在17k.com看到此書那麼您看的就是盜版書,請支持正版閱讀,既沒有廣告還可以與作者互動,鏈接地址:17k.com/book/387307.html,謝謝各位讀者支持。 管兵趁着扎查膝擊的間隙猛一低頭雙手猛推扎查腹部擺脫了扎查的攻擊,直起腰,吐掉嘴角的煙把,再次衝扎查招了招手。而此時扎查已經渾身赤紅,眼瞪如牛,呼吸都變粗了,胸口急劇起伏,身上的肌肉更加糾結,青筋彷彿都要掙脫皮膚的束縛綻露出來一樣。

“啊~”扎查現在如同咆哮一般衝向管兵,迅猛的速度讓人感到恐怖,周圍的人除了三哥全都目瞪口呆,有的連嘴上叼的煙掉了都沒有發覺,這他媽還是人麼。

管兵一個側身躲開了扎查的一記直踹,扎查的腳結結實實的踹在了管兵身後的鋼管上,錚~的一聲鋼管竟然彎曲陷進去了深深的一塊。這鋼管可是小姐們跳鋼管舞用的,將近一百來斤的人在上面整天折騰都沒事,竟然被扎查一腳踹彎了……

管兵引領着扎查左蹬右踹,總是在關鍵時刻躲開扎查的攻擊,讓扎查更加憤怒無比,不斷地咆哮着吼叫着。

三哥終於知道爲什麼那藥是軍隊淘汰品了,因爲他發現自己這個熟知的手下已經陷入了一種瘋狂,本來穩當持重的扎查現在竟然瘋了一樣追打着管兵,明顯是在白毫體力。看來這興奮劑有時會讓人憤怒,迷失心智。

管兵躍上了臺階,跳到了DJ臺前,扎查一腳飛踹,實木打造的DJ臺竟然被踹裂了,木屑四散迸射,讓DJ臺後的人應接不暇,附近的小姐們更是趕緊捂着自己的臉,以免被劃傷破相。

“幾分鐘了?”管兵突然問道。

計時的小弟一驚,回過神看了看錶說道:“八分半……”

“恩,差不多了。”管兵的神態突然變了,臉上的微笑消失了,目光變得冰冷,讓追着他的扎查都不禁心中一凜,但是並沒有阻止扎查的進攻。

扎查又一個側踢踢向管兵的頭部,管兵左手一伸擋住紮查凜冽的一腳,右手直拳猛的搗在扎查胸口,扎查向後飛去落回舞池中央。

扎查揉了揉胸口,眼神迷離,似乎不相信自己竟然被一拳打了回來,揉了揉胸口站了起來。

管兵也跳回舞池,對扎查說道:“趕緊的,還有一分鐘,不然就沒有十萬塊了。”管兵明顯是在說賭注。

扎查怒吼一聲再次衝了上去,這一次衝擊帶着全場人的關注,特別是三哥內心更是糾結,因爲剛纔管兵的話讓他感到心裏不安。

泰拳是用腿腳主攻,所以扎查的腿功練得十分犀利,猛然躍起又是一個膝擊,衝着管兵衝了過去,這一擊竟然跨越了三四米的距離但是卻絲毫沒有影響這一擊的兇猛程度。

管兵身上泛起了淡淡的紅色,但是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瞳孔突然放大,扎查的動作在管兵眼裏變成了慢動作,象是電影慢放一樣一格一格的向自己移來……

“嘭~咔嚓……”管兵一拳搗在了扎查的膝蓋上,將扎查的腿搗的向後伸直,同時另一隻手單掌託在扎查胸口向後一送,扎查便飛到了DJ臺後面。

這只是一瞬間的事,所有人都看着扎查消失在了DJ臺後不見了蹤影。

管兵舉起雙手,伸出了兩個食指,象拳王爭霸賽冠軍那樣向全場示意,臉上帶着微笑開心無比,十萬塊到手。

三哥在扎查被管兵扔到DJ臺後那一刻就站了起來,因爲剛纔“咔嚓”的聲音讓他有了不好的預感。

果然,扎查掙扎着從DJ臺後爬了出來,剛纔膝擊管兵的那條腿拖在地上滿臉痛苦的表情,他的膝蓋已經被管兵一拳搗碎。

三哥看到扎查的樣子就跌坐在了座位上,心裏之念:“完了完了……”身上的冷汗將他那平整的襯衣溼透,整個貼在了身上。

“趕緊宣佈結果。”管兵瞪了一眼站在旁邊看傻了眼的計時小弟。

“九分四十秒……”小弟顫巍巍的報出了時間,剛纔管兵看他的那一眼讓他感到無比的恐懼。

“草泥馬,老三你那拳王是假的吧,讓老子輸了五萬……”

“靠,我輸了十萬……”

三哥現在心情很複雜,雖然自己的拳王輸了自己不用賠錢,但是卻折損了一員大將,隱性損失不可計量。看扎查那樣子就知道膝蓋被管兵打骨折,恐怕以後就是個廢人了,歸根結底自己還是賠大了。

“還有沒有要比試的?還是你們一起上?”管兵再次用眼光掃射全場,目光過處鴉雀無聲,因爲此時管兵眼中閃現的目光十分凜冽,帶着濃濃的殺氣,一掃剛纔人畜無害的樣子。

剛纔扎查的能耐大家也都看到了,恐怕自己的手下上去還不夠人家一指頭戳的。而且管兵對付光頭佬的架勢也讓人記憶深刻,用匕首刺他大腿時眼都不眨直沒刀柄,讓人膽寒。

而扎查的下場雖然沒有那麼血腥,可是一拳把扎查的腿打廢的效果更加明顯,以腿功著稱的泰拳高手被一拳搗碎了膝蓋,可見管兵一開始根本就是在玩人家,到最後也不給人家個痛快,打碎扎查的膝蓋骨,讓他成爲一個廢人,這比直接殺了他還要兇狠。

“沒人下場那我就當是各位承認我以後是開發區老大了。”管兵說道。

“老大就老大有什麼了不起的……”

“好好好,你是老大……”衆人無奈附和,只要不礙着自己賺錢做生意誰管你是老幾。

“哼,一會出去打他黑槍,看看他再厲害還有槍厲害不成……”這句話是心裏默唸的。

“那麼以後我管兵所到之處還請大家賞個面子讓條路。”管兵掏出了自己的手機,按下了幾個號碼撥了出去。

“喂……110麼……”管兵竟然在衆目睽睽之下打電話報警,讓衆人掉了一地眼珠。

剛剛當上黑社會老大竟然就報警,這要是說出去肯定是新聞頭條。

“啊對……寶來會,讓你們局長荊俊來,他不來肯定不行……你就說我是管兵……”管兵竟然讓人家110找公安局長。

“這小子真牛逼,竟然敢給公安局長打電話……”

“這有啥,我還給局長送過禮呢……只不過沒收……”

“不知道他打電話報警幹啥,不會是想把咱們一網打盡吧,我的趕緊走……”

衆人聽到這話才反應過來,自己是賊啊,幹黑道的誰手上乾淨?難道要坐在這裏等警察來抓麼?

衆人紛紛起身急匆匆向門口走去……

求點評、求花、求收藏~

如果您不是在17k.com看到此書那麼您看的就是盜版書,請支持正版閱讀,既沒有廣告還可以與作者互動,鏈接地址:17k.com/book/387307.html,謝謝各位讀者支持。 管兵一看可急了,自己這麼做可是完全爲了彰顯自己的實力,叫公安局長來幫自己裝13用的,這一幫子人竟然要走,那自己豈不是白忙活了。

於是一聲炸雷響起:“都站住。”管兵一聲怒喝,震得衆人耳膜生疼。

“現在我是開發區的老大,老大還沒發話你們就想走?誰敢走?走個試試……”管兵走到一旁從光頭佬腿上拔出了匕首掂在手裏,兩眼殺氣四射,讓人膽寒。

“艹,瘋子。不走等警察來抓啊,你們慢慢玩,我可得先走了。”一個長相肥頭大耳但是面相非常猥瑣的人說完就向門口快步走去,行走的速度完全與他的體重不符。

“嗖……”的一聲,猥瑣的胖子突然感覺右腿一麻,回頭一看,管兵手裏的匕首正插在自己的右大腿後面。於是胖子很沒有形象的捂着大腿癱倒在地。

“啊……殺人啦……啊……”胖子尖叫起來。自從發達了以後打打殺殺的事情很少做,都已經忘了被匕首刺進大腿竟然是這麼疼,胖子不停的嚎叫着。

而衆人皆震驚於管兵的厲害,剛纔一眨眼的功夫匕首就飛進了胖子的大腿,這手飛刀絕技絕對比小李飛刀牛多了。

很快,門外傳來了警報聲,指名道姓的要公安局長親臨的報警電話可不多,開發區公安局長荊俊正在辦公室閒得無聊,一聽下面的彙報馬上帶着人感到了開發區最大的娛樂場所寶來會。

荊俊一看,一輛非常霸氣的悍馬H2正非常囂張的停在寶來會門口,光看這架勢就知道里面的事肯定不小。在開發區誰敢如此明目張膽的堵祁家三虎的門。

荊俊一共帶了兩輛車加自己和司機一共十個人,一擺手帶頭走進了寶來會。

進了寶來會荊俊利馬驚呆了,怪不得人家指名道姓要自己這個公安局長親自來呢,原來整個開發區在公安局掛了號的黑道人物差不多全都在這裏,整個一黑道大聚會啊。


“這是幹嘛,讓自己一窩打盡麼,這倒是省事了,就是帶的人有點少。”荊俊皺着眉頭猶豫了一下,不自覺的摸了摸後腰的手槍,萬一這些傢伙一起反撲,自己還真夠嗆能制止得住,到時候該開槍就開槍,反正這些都是些人渣。

“小王……”荊俊悄悄叫來自己身後的一個警員,輕聲說道:“趕緊回去叫人支援。”

小王心領神會,悄悄走了出去掏出了電話……

荊俊看了看門口不遠處一個側臥在地上捂着腿直哼哼的胖子,胖子的腿上插着一把匕首。看來今天還有行兇的啊,照這個程度,弄個故意傷害肯定沒問題。自己今天要是把這些黑道敗類一網打盡肯定是大功一件啊,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

“荊局長,你好呀。”突然一個熟悉的面孔衝荊俊走來,荊俊驚訝的看到這不是李省長的女婿,昨天自己剛和江市長、宋局長一起給頒發了見義勇爲獎的管兵麼,他怎麼會在這裏。

“你好,小管,又見面了。”荊俊對管兵的出現十分詫異。

“荊局長,是我報的警,勞您大駕讓您親自來一趟的。”管兵說道。

“哦~?我還正想問問你怎麼和他們這些人在一起?”荊俊突然意識到,難道管兵被這些黑道人給劫了?然後他報警求助,而且還直接找到了自己。這不是個大好良機讓自己和他接觸上麼。憑他的關係給自己美言幾句那自己升個職啥的還不是易如反掌……

“荊局長,今天是我把他們叫來的,因爲我要統一開發區黑道。”管兵掏出一根中南海遞給荊俊,也不管人家喜不喜歡這種低檔煙。

荊俊馬上掏出了自己的蘇煙遞了過去,道:“抽我的抽我的。”並且掏出了打火機給管兵點上了煙。

頓時,不管是跟着荊俊來的警察還是那些正在冥思苦想如何脫身的黑道中人都瞪大了眼珠子。警察局長給親自點菸,這得多大的面子啊,這個管兵到底是啥來頭?

荊俊噴了口煙,思索道:“這個管兵要一統開發區黑道?那看來自己以後的工作可不太好乾了。省長女婿幹黑社會,那要是出了事可怎麼處理?一個弄不好自己可就是陷入水深火熱啊,抓也不是不抓也不是,真是頭疼。”

“荊哥,今天叫你來就是想麻煩你個事,協助我一下。”管兵神神祕祕的攬着荊俊的膀子到了一邊,背過衆人掏出了那個黑色的小本本。

荊俊眼睛頓時一亮,這個本本……荊俊趕緊打開,裏面只有一個編號和一個特殊的標記。果然是,荊俊見過這種證件,以前曾經有國安的人來找自己配合行動出示過這種證件,難道管兵還是國安的人?那麼他要統一開發區黑道很可能是有祕密任務要執行。如果是那樣,那麼無論他做出什麼出格的事就根本不用自己擔心了,因爲他的作爲都是代表着國安,根本就不是自己職權範圍內能管得了的。

不過慎重起見,還是確認一下的好。

“我能不能打個電話?”荊俊用崇敬的眼神看着管兵。

“當然可以。”管兵也想知道自己的這個證件是不是假的,趙輝那個便宜大舅子才一天功夫就準備好了證件給自己,還真值得懷疑。

不一會,荊俊覈實完了證件的真實性,掛了電話,雙手遞過證件,訕笑的說道:“沒辦法,這種東西還真不敢馬虎。”看來證件的真實性得到了證實。

“理解理解。”管兵結果證件揣進兜裏。

“小管,有什麼事儘管跟哥哥說,只要哥哥能做到的保證馬首是瞻。”荊俊斬釘截鐵的表了決心,既然管兵是國安的人,那麼配合他工作就是分內的事情,如果能借此和管兵攀上關係那麼自己的前途真的就不用擔心了。

荊俊非常熱情的摟着管兵的膀子,雖然管兵比他高,這樣摟着並不舒服,但是荊俊還是儘量擡高了手臂,適應管兵的高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