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張弘超卻絲毫沒動,一點也沒有被她的力氣推動。

陸嫣然卻是一驚,張弘超什麼時候力氣這麼大了。

以前在她眼裏,張弘超根本就是那種虛乏的男人,連個水桶都提不了多久。

肯定是在外面玩多了,導致身體虛乏無力。

最後沒辦法陸嫣然使勁往他褲襠踢了一腳,張弘超吃痛才勉強鬆開手。

趁着這一瞬間,陸嫣然迅速給蕭凡發了一個短信。

這個點已經下午五點了,蕭凡就算是豬也應該睡醒了。

她並沒有第一時間報警,也是因爲報警時間不充足,還有就是萬一讓張弘超情緒更加激烈,那就慘了。

只是她還沒跑兩步,張弘超就在她的身後了。

她一個女人的速度哪裏趕得上張弘超,果然張弘超見到她跑,更加生氣了,他生氣地吼叫一聲,就撲向陸嫣然。

陸嫣然“啊”的尖叫了一聲,就迅速往旁邊滾去。

這一滾,剛好她白皙的腳踝扭到了。

傷到筋骨,她表情有些痛苦。

再看向張弘超,此刻他的樣子極其猙獰!

讓陸嫣然打心裏害怕!

張弘超見陸嫣然一臉無措的樣子,倒是不急了,緩緩走向陸嫣然。

他之所以變成這個樣子,完全拜陸嫣然所賜!

張弘超的家庭說起來也算富裕了,這些年他揮霍了不少,要數最多的還是在陸嫣然身上。


他給陸嫣然的姐姐姐夫,父母親戚朋友都送過禮。

只爲了能和陸嫣然走到一起。

可是陸家突然提出招上門女婿沖喜的時候,他才得知陸嫣然得了怪病,不僅頭疼,還天天倒黴,最重要的是之前來提親的人,都是見過陸嫣然後意外死亡了。

爲了躲避黴運,這段時間他就逃到國外了,以他的性格只要能得到陸嫣然,上門女婿又如何!

但是這些都比不上自己的小命重要。

從妹妹張夢月口中得知,陸嫣然頭疼病好了之後,他又重新出現在陸嫣然身邊。

可是他沒想到的是,自己怎麼做陸嫣然都不看自己一眼!

當他得知蕭凡只是個上門女婿廢物狗後,最重要的是蕭凡和陸嫣然結婚這麼久也還是沒碰過陸嫣然。

當時他就決定說什麼也要先得到陸嫣然!雛的味道他可是喜歡的很,況且還是陸嫣然這種絕世尤物! 呼——!赤紅的火光讓夏凱的房間瞬間變得通紅一片,幾秒鐘過去,火光脫離了夏凱的身體,最終消散在了空氣中。

成功了嗎?夏凱心中滿是欣喜,根據以往的經驗,出現這種狀態基本就是晉級結束的徵兆了,夏凱用精神力內視自己的身體、經脈和丹田。

但突然,夏凱全身不自主的一顫,他發現自己的丹田中那條直線般的藥霧並沒有消失,它還在不斷地往火靈根注入能量,而火靈根本身呢,形態的變化依舊沒有停止,仍然在持續的壯大中!

這個發現讓夏凱又驚又喜,皇極破障丹看來不止是突破瓶頸這麼簡單,連自己長久以來積蓄的靈力也一併啓動了。

晉升一星大靈師!

二星大靈師!

三星大靈師!

……

夏凱發現自己的修爲在以直線的速度往上升,實力如同坐上了一臺雲霄飛車,不斷刷新着更高的記錄!


即使是黃色藥霧全部消失的時候,夏凱也發現火靈根的變化並沒有停止,自己近十個月積累的靈氣繼續支撐着它進一步的成長!

……



這一次的閉關,夏凱和夏宗的三人都沒有想到竟是持續了一個月的時間,當玉瓶中的靈氣全部揮發完畢,住所內的靈氣濃度也恢復到了原本的水平時,夏凱和禹青三人同時走出了自己房間。


一個月的閉關,讓夏宗四人都像脫胎換骨一般換了一種神采,他們互相看了一眼,每個人的眼中既是吃驚又是更多的興奮。

“大哥,你…你是六星大靈師了?!”禹青眼珠都差點瞪了出來,一個月不僅晉升大靈師還直接到了六星,這怎麼可能?可夏凱身上的靈氣波動,的確顯示如此!

“嗯”,夏凱微笑着點了點頭,“看來我帶回的東西效果很不錯,禹青你終於突破靈師瓶頸,達到三星狀態了,繆瑤也是一星靈師,銀月,你已經是九星靈師了麼?”

銀月絕美的臉龐上露出了會心的笑容,“還是多虧了你帶回來的禮物。”

銀月是四人中天賦最高的,擁有天階靈根,吸收靈氣的能力也最兇悍,恐怕再多一點時間,銀月能夠晉升大靈師等級也是可能的。

一個月的時間,夏凱十瓶靈泉中的一瓶已經全部耗盡,失去了如此珍貴了的東西,夏凱自然還是有些心痛的。但靈泉換回的實力提升,還是讓夏凱非常欣慰。

如此一來, 分手之後再說愛 。這樣的陣容恐怕跟高年級的學員相比,也毫不遜色了。但夏凱四人還僅僅是入學一年的新生而已,不知道他們現在的實力傳到葛老和學院長老的耳裏,會引起多麼大的震驚。

就在夏宗四人沉浸在實力大幅提升的喜悅當中時,一直守在門口的卡卡卻發出了嗷嗷的吼叫之聲,身體也在怒吼當中迅速變大。

夏凱臉色一凝,從卡卡傳來的精神波動中夏凱已經知曉,自己的庭院來了不速之客。

“我說夏宗的宗主,別來無恙啊。”在看到卡卡變身成爲四階靈獸後,對方的聲音依舊非常平穩,可見實力不低。

夏凱四人往門口處走近,一張久違的臉龐映入了他們的眼簾之中,不速之客不是別人,正是和夏宗有一年之約的彎刀盟盟主,龍江刀。

夏凱微微一笑,“龍盟主還真是準時啊,沒想到一年之約這麼快就到期了。”說罷夏凱右手一揮,支撐着初級禁制的四塊高級靈石便飛到了他的手中,覆蓋在住所上空一個月之久的透明法陣也因此解了開來。

龍江刀頗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消失的禁制,嘴裏酸酸的說道,“夏宗主這就小氣了不是,坐擁高級靈眼還要用一個禁制把靈氣遮蓋起來,不免會讓其他學員有所怨言啊。”

夏凱撇了撇嘴,心中暗道, 【我英】你能不能做個正經掛逼? ?“龍盟主要是羨慕,只要打贏了我,這高級靈眼自然就是你的。”

夏凱的直接讓龍江刀神情一怔,自己和夏宗之間的賭約是爲了這個靈眼不假,但對方能夠如此毫無顧忌的說出來,難道有什麼必勝之法不成?

龍江刀謹慎地用精神力去感知夏宗四人的實力,一探之下,果然讓他大爲震撼。夏凱的修爲竟然已經是大靈師等級嗎? Boss太囂張:老公,結婚吧 ?!

龍江刀臉上肌肉不自主的抽動了一下,一年的時間從靈士連升兩階成爲大靈師,這在雲靈學院數千年的歷史上也是屈指可數吧,莫非我還真惹上了一個天才中的天才不成?

“呵呵,”龍江刀乾笑道,“當初定下的一年賭約,完全是因爲看上了這座庭院僻靜而又美妙的環境而已。”

夏凱鄙棄的白了對方一眼,他最看不慣的就是虛僞的人,既然想要自己的高級靈眼,就用實力來說話。

“說吧,打算怎麼比。”

夏凱的氣勢頓時讓龍江刀語塞,他突然意識到以自己的實力,不應該是對方害怕自己纔對?

此時的龍江刀雖然和一年之前修爲一模一樣,但可是貨真價實的五星靈導師,比夏凱的六星大靈師幾乎整整高出一階,這樣的實力差距,在靈脩界根本不用比就已經分出高下了。

“我看…”龍江刀正準備說單打獨鬥,突然眼光一瞥,看到了一直站在夏凱身旁的獅形靈獸,立即把後半句話吞了回去。

原來如此!龍江刀在心中暗歎一聲,還好自己沒有上當,夏凱如此胸有成竹的原因,不就是因爲眼前這頭靈獸嗎。即使它目前是四階初等的實力,比自己的修爲略低一些,但再加上一個大靈師等級的夏凱就不好對付了。

在靈脩界,一旦靈師和靈獸簽訂了靈魂契約,那麼就算是在單打獨鬥中,靈師加上寵物的聯手也並不違規,因此擁有靈獸的靈師會佔很大便宜。 可是現在他失去了一切,都是拜陸嫣然所賜!

他家承包的項目無緣無故說違約,不僅失去了重要的客戶,還面臨着銀行鉅額賠款!

更重要的是,就連蔣文才也對他失去利用價值!

本來策劃綁架案已經成功,不僅坑了蕭凡,他自己也能抱得美人歸,簡直是一箭雙鵰!

沒想到那麼多人幫蕭凡不說,蕭凡的身手也是不凡,就連帶槍的綁匪都不是對手。

後來他答應蔣文才,只是想讓蔣文才幫他搞到陸嫣然。

那時候對他來說陸嫣然肯定不是完璧之身了。

成天和蕭凡混在一起,他就不信兩人沒有姦情。

只是沒想到哪裏都有蕭凡,計劃再一次泡湯不說,同時接到法院傳票,張家涉嫌不法交易,終止旗下一切進行中的項目。

這不但讓他心灰意冷,更是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除此之外,陸嫣然還對他趕盡殺絕,不僅陸家和他們解除關係生意上的一些來往,更是在網上爆出張弘超做的一些苟且之事。

他還被很多親戚嘲諷了一次,就連最親的人也離開他了。

他的心態徹底崩了。

而這一切都是陸嫣然這個賤人造成的,如果這個賤人早肯接受他的愛意,早點跟他結婚,就不會有現在的事情發生!

只是他不知道,這些陸嫣然並不知情。

而這些全是他自己咎由自取!

他今天喝酒了,俗話說酒壯慫人膽,他不僅要壯膽子,更是聽說喝酒能延時,所以他想狠狠地發泄一次,讓陸嫣然被他徹底征服!

所以他老早就踩好點跟上了陸嫣然,剛好這時候停車場沒有其他人,他出現,直接攔住了陸嫣然。

在他心裏和陸嫣然在地下車庫來一個車震,也是一件極其歡快的事。

可現在這個賤人居然要跑?

他當然不讓,緩步上去,再次抓住了陸嫣然的手,“今天說什麼你也走不掉!今天就讓你試試做我的女人什麼滋味!”

張弘超的情緒很激動,眼睛裏充滿了血絲,這無比猙獰的樣子把陸嫣然嚇到了,“張弘超!你千萬不要亂來啊!感情這種東西是勉強不來的,你這麼優秀,肯定能找到比我更好的女人。”

“我答應你,我不報警,你趕緊離開!”

陸嫣然此刻已經被嚇壞了,她不確定蕭凡能不能及時到來,但是她內心還是期盼蕭凡迅速趕來,她寧願把第一次給從前的蕭凡,也不會給張弘超。

張弘超瞪着陸嫣然:“呵呵,你以爲這樣說,我今天就會放過你了?”

“你不知道我爲了得到你付出了多少!”

張弘超越說越激動,一把捏着陸嫣然的脖子。

陸嫣然被她弄得直咳嗽,眼睛都紅了。

“你…你放開…放開我!”陸嫣然臉紅不已,看起來已經快斷氣了。

張弘超這才鬆開手,邪笑着在陸嫣然白皙的手背上親了一口:“我怎麼捨得殺死你呢?”

接着張弘超露出一個邪惡的笑容,“我要你,我要你在我的胯下臣服,哈哈!”

陸嫣然臉色一變,擡手給了他一巴掌。

可沒想到,張弘超更加放肆。

他滿臉壞笑和貪婪地望着陸嫣然,肆無忌憚地在她身上打量,“嘖嘖,嫣然啊是真的極品啊,你這臉這胸這屁股,尤物尤物!”

說完還在陸嫣然的臉蛋上掐了一把。

“張弘超!你放開我,你這麼想過後果嗎!你會坐一輩子牢的!”

“哈哈哈,我要是怕坐牢就不會來了,再說坐牢之前嚐嚐你的味道不是更好嗎?”張弘超說着說着已經把手伸向陸嫣然的衣服領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